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在开始的地方结束—天佑我赫

时间: 2016-06-30 16:39:17 分类: 今日好文

【在开始的地方结束—天佑我赫】
在开始的地方结束(一)
“Hee Jun,我恋爱了!”Tony很认真地注视着Hee Jun的眼睛。
“哦,”淡淡的口气,不太像Hee Jun平日的作风,“他是谁?”
Hee Jun的淡然不是没有道理——在他听过Tony 第 n次对他说这样的话之后。
“张佑赫!”Tony不是什么喜欢掩饰的人,一件事他绝不会藏在心里太久。
“男人?”Hee Jun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音乐的时候音量开得太大,以至于现在听觉不灵敏了。
“嗯!”Tony对于Hee Jun只是略显惊奇的态度有点吃惊。
毕竟,一个男人……爱上另一个男人……总有点不太符合常理不是吗?

Tony
我注视着他已经很久了,久得不是一般的人所能负荷。
我知道,他是不一样的。
每次他淡金的发丝被风挑起,我都会有种冲动想去碰触。
开始的时候,我对自己说,那不过是一种下意识的,追寻着某种事物的暗示罢了;到了后来,当我觉得,我的视线越来越离不开他的时候,我才隐隐地明白过来,我对他,决不是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那么就让它这样继续下去吧。

Tony又开始了自己漫无目的的行走——他又把佑赫跟丢了,每次都是这样!他就像个幽灵一样,没有一点声息地就从自己眼前消失。
说起来很奇怪,他明明可以很大方地走过去,和佑赫交个朋友,现在却扭扭捏捏像个女生;甚至像个傻瓜一样玩跟踪!
也许佑赫就是他的克星,他的一切事情,遇上佑赫,就全乱了套……

“Hee Jun……”Tony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
“……”每次Tony用这种声音和Hee Jun说话,Hee Jun都会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所以在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只要听他说就好了。反正,猴子也决不是什么懂得谦让的动物。
“我们是好朋友吧?”
“呃……对!”Hee Jun觉得自己的右眼皮跳了一下。
“你……帮我个忙好吗?”Tony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Hee Jun却听得心惊胆颤!
“这个……这个……我……”Hee Jun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Hee Jun,我知道……我总是给你……添麻烦……我……”Tony哽咽的声音和红红的眼睛让Hee Jun忽然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揉了揉抽搐的眼角,Hee Jun狠下心说了句:“好吧!”话一出口,Hee Jun就有一种把自己捏死的冲动。
“耶~~~~~~Hee Jun!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Thank you!Jun Jun,你最好了!”
不是不知道猴子的惯用伎俩,Hee Jun却多多少少有了一些安慰,谁让他是他的死党呢!


FREE TALK
偶已经8猪道缩虾米吼了,偶也8猪道自己在写些虾米~唉~~~~~自从那天偶向偶们班上滴韩国学生证实了TONHYUK滴真实性之后,大脑一直就米正常过,偶几乎把能抓滴都抓过了一遍,能咬滴也一锅米落下― ―||||也包括偶可怜滴朋友们― ―||||(汗ing)8过偶真滴素粉兴奋滴缩,HOHOHO~~~~~~~~~~~SO,就算素写了酱滴无聊滴开水文,也素可以原谅滴^^
TONHYUK FOREVER!!!


Sandy
佑赫,外找!”
“知道了,谢谢!”佑赫放下手里的书有点不情愿地走向教室门口。
“张佑赫?”HEE JUN有点惊讶,毕竟眼前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人怎么说也是跆拳道黑带。
“是,请问你是……”佑赫在记忆里快速搜寻了一遍,找不到与HEE JUN有关的任何片段。
“哦,SORRY,忘了自我介绍。我叫MOON HEE JUN,学生会会长。”HEE JUN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有事吗?”佑赫盯着HEE JUN那头红发看了许久,想起了前一阵子在学园内闹得沸沸扬扬的,学生会新晋会长质疑理事长的事,语气稍微有了一点缓和。
“呃……是这样的,”不知为什么,HEE JUN有一点点心虚,“我们学生会最近针对外籍韩国学生较多的情况,开展了一次活动,由我们学校的优秀学生辅导他们各方面的学习……”
“你就直接说我帮谁就行了!”佑赫不耐烦地打HEE JUN断公式化的叙述。
“高一七班的安胜浩,去年刚从L·A回来。你午休时有空就可以去找他,他通常都会在教室里。”HEE JUN很留心地观察着佑赫的反应,有一点点变化,他该不会怀疑自己的计划吧?
“我知道了。”冷冷地应一声,抬手看看表,佑赫说,“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OK。不打扰了。BYE!”HEE JUN像获得赦免一般长嘘一口气。他的任务算圆满完成了,下面可就全靠猴子了,只希望他不要搞砸了才好。
午休
“请问安胜浩在吗?”佑赫叫住一个从七班教室走出来的男生。虽然他并不情愿帮一个自己根本没打过照面的人,但他毕竟答应了HEE JUN,既然答应了,他就一定会做好。
“啊,请等一下。”被叫住的男生有点吃惊地回答着。毕竟他张佑赫肯开口说话已属不易了,而现在竟要找人,找的还是安胜浩,那就更奇怪了,“TONY,有人找!””
“谁啊?”TONY刚睡着又被叫醒,迷迷糊糊地问。
“张佑赫!”男生很好笑地看着TONY忽地清醒过来,然后略带紧张地理理自己的头发,整整自己的衣服,口里还嚷着“就来就来!”这哪像平时骄傲得像个王子的TONY!再有偷瞄一眼倚在门边的佑赫,竟也有一丝玩味的表情!?简直是天大的奇闻!
“你就是安胜浩?”挑起眉,佑赫打量着眼前的人……与意料中的不太一样。
“对!你……你也可以叫我TONY,我的朋友都这样叫我。”TONY觉得自己几乎站不稳了,下意识地摸了摸耳朵。
“我叫张佑赫,从今天起开始给你补习。你想怎样叫我就怎样叫我。”虽然极讨厌说话结结巴巴的人,但佑赫觉得自己就是无法对眼前的人认真,这个像只小猴子一样的家伙!
“谢谢,我会努力的!”有点惧怕佑赫冷淡的态度,TONY还是努力扬起一个笑脸。
一瞬间佑赫竟怔忡在这明亮的笑容里,“TONY”—“高贵”,真的太适合他了,没有任何刻意表现出来的气质就像一个真正的王子!
张了张嘴,佑赫说不出一句话,有点尴尬地站在TONY面前。
“呃……张佑赫同学,我打算下午自习就开始补习,你看可以吗?”TONY试探地问。
“好吧,那我先走了。”觉察到自己的反常,佑赫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TONY诧异地看着走得有点慌慌张张的佑赫,嘴边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TONY
我做梦也没想到HEE JUN这小子办事这么有效率,我就这么毫无任何心理准备地站在他面前,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在抑制不住地颤抖,兴奋的,还是紧张的?我也不知道,总之能这样近的看着他,我已经激动得快要忘记该怎样呼吸了。
幸运的是,他还没有察觉我的意图。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他不会被吓傻掉!他说随我怎样叫他,可以吗?我忽然觉得很悲哀,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叫他HYUKIE!……我一定是疯了

PS。我已经没力了,快要死了,作业还没写呢,不过我也觉得是有点少,唉~~~~~~~谁让我打字慢呢??嘿嘿嘿,反正我写的和发的也就差了那么几句话,大同小异HOHOHOHO~~~我已经有被骂的觉悟了,要上课了,我先溜先~~~~~~
TONHYUK FOREVER!!!!!

sandy
02。11。5

上个学期写的了~
(自由自在转载)
(三)

痛苦之所以是痛苦,
就在于它是难以承受的生命体验;
否则,
痛苦毫无意义!


TONY一个人在走廊上来回晃荡,心里七上八下的。他想不明白,自己的命怎么就这么不好,考试时竟忘了不能考高分的事……这次佑赫一定会发现自己的“阴谋”,一想到佑赫会生气,TONY简直不敢再往下想接下去会怎样。直到上课铃声响起,TONY也没想到一个完美的对策,只好又拉下脸皮去求HEE JUN。
谁知友情也在这时短路了,HEE JUN是铁了心不打算帮忙,TONY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就连KANG TA也给搬出来了,无奈HEE JUN就是不为所动!无计可施的TONY只得硬着头皮去面对佑赫。
四点一刻,TONY准时到达自习室。不意外的,TONY看见佑赫已经到了,与以往不同,TONY站在门外盯着佑赫的背影看了好久,才怯怯地敲门走进去,他总觉得这是最后一次了……这样地看着他,不由得心里涌上浓浓的悲哀。
“不好意思,你来很久了吗?”尽管紧张得发抖,TONY还是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若无其事。
“没什么,我也刚到,”佑赫的语气依旧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明显的情绪变化。
“是吗……呃……那我们开始吧?”TONY小心地问,虽然已经怕得要死了,他还是在安慰自己,也许佑赫真的什么也还不知道。他强迫着自己先镇静下来,决不可以先乱了方寸,让佑赫对自己的异常产生怀疑。
放下书,TONY在佑赫对面坐下。
“TONY,以你的成绩,好象根本就没有补习的必要吧?”
佑赫波澜不惊的语调让TONY惊得几乎从椅子上弹起来。
“你……你说什么呀……我,我……”TONY简直不知如何掩饰。
“难道不是吗?”佑赫反问。“我是不知道你这样做的目的,当然,我也没兴趣知道。但这并不代表我可以无视、默许你和文熙俊的作弄,所以我想,从今天开始,我们之间的补习契约可以终止了。”佑赫直视着TONY的眼睛,而TONY只是慌忙躲闪着佑赫略带愠色的目光,错过了那之后掠过的一丝不忍。
…… ……
“……”TONY一个人无言地坐着,他已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佑赫早已经走了,久得他已记不得佑赫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久得他几乎要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至那以后,TONY就再也没有在校园内见过佑赫。
直至有一天,tzzz对他说:“哥,我爱上了一个人,一个很棒的人!”
“是吗?”TONY浅浅地笑,轻抚着tzzz的头,他这个宝贝表妹眼光可不低,谁能让她露出这样倾倒的神色,还真是不简单!
“介意告诉我他是谁吗?”看着眼前幸福的人,TONY已经不知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了。幸好,对于沉浸在幸福中的人来说,这还不算个坏问题。
“张佑赫!”tzzz幸福的声音,让TONY几个月来的辛苦努力全部化为泡影,张佑赫张佑赫张佑赫,又是张佑赫!这个让他想到心都发疼的名字,现在没有任何预兆地被提起,而且,他是tzzz爱上的人!
他一个男人,有什么立场和资格去跟她抢?!
“哦……那改天带他一块出来,我们认识一下?”既然已经无法挽回,TONY想至少再为自己自私地找一个见他的理由!对或错,他已不想再去区分了,因为,从他爱上佑赫的那一刻,他的字典里便再也没有对与错的分别。
他爱上他,本身就是一个无可挽回的错误!!
“好啊!”完全沉浸在幸福中的tzzz根本没发觉TONY的异样,“哥,那明天我约你!BYE—BYE!”
“嗯!”TONY几乎要发不出声音。

TONY
我不知道命运为什么像个长不大的淘气小孩,总喜欢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
在佑赫离开的那些日子里,我不断地对自己说,忘记他忘记他忘记他……明明心都快被想念给撕裂了,表面上却不得不平静如常,毕竟生活还要继续。但,我却忘了,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我也无法逃避现实,当心里某个被封存的部分再度苏醒时,我发现,面对如潮水般向我涌来的痛苦,我无力还手,无力招架,甚至连逃避,也来不及!
我总是想起最后一次,佑赫给我补文学课时,在我书上划出的一句话:“……人与人的际遇实在是不可预料的事情,本该纠缠不停的或许终有某天被一笑而过,就像一场没有了终点的赛跑,你必须从开始的地方出发,却决不会也不可能再回到开始的地方结束!”
那是在暗示我吗?HYUKIE,我早就知道,你比我聪明了太多!


粉爱佑猴滴:Sandy
在开始的地方结束(四)

你可以不爱我
但是
你不可以剥夺我爱你的权利


两人见面的场景有些奇怪,提出要见面的人一言不发地坐着,被邀请的人也绷着张脸,完全当tzzz不存在般地,直视坐在对面的TONY。
最终,还是TONY打破了僵局:“你……你好,我叫安胜浩,你也可以叫我TONY,我的朋友都这样叫我。”
“我叫张佑赫,随你怎样叫我!”佑赫面无表情地开口,视线一刻也没离开过TONY。
太过熟悉的对白,让TONY在一瞬间以为一切还没有发生过,但佑赫冰冷的眼神,让他在下一秒就立刻清醒过来。不由得苦涩地笑笑,TONY低下头避开佑赫的直视,要知道,光是像这样的坐在他面前,他就已经觉得手脚冰凉了,何况还要接受他的注视!
“喂,佑赫,你干吗老盯着我哥看?嫉妒他比你好看啊?”受不了这两个人的无视,tzzz冲佑赫抗议。
“你今晚有没有空?”佑赫没有起伏的声音响起。
“啊?有﹑有啊!”tzzz愣了一下,有点意外佑赫问出这样的问题。
“你今晚有没有空?”佑赫又问一遍,压根不理会tzzz的回答。
“什么啊……”tzzz不满地小声嘀咕。
“你今晚有没有空?”佑赫固执地重复着同样的问题。
终于,TONY抬起头,用疑惑的目光征询着:“你在问我?”
佑赫的回答令TONY震惊,“是的”,他说。
当然,同样震惊的人还有tzzz。她看着佑赫,片刻又把目光转向TONY,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在她心里升腾,她太了解TONY,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一个大胆的设想在她的脑海中形成,“TONY哥喜欢佑赫!”
没有半点的不安和妒忌,tzzz的心里很坦然,毕竟,对于她来说,在TONY哥和佑赫之间,如果只可以选择其中一个的话,那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TONY哥!问她原因,她也不知道(偶知道!偶知道!那素因为她色~~~~),她只知道失去佑赫,她决不会难过,但失去TONY,她一定会伤心得死掉!(--||||)
“哇呜,好棒,哥,佑赫请你去他们家也,太幸福了!佑赫很会做菜呢!” tzzz很夸张地叫出声。
“……”抬起头注视tzzz,TONY在她眼睛里看到一些自己不明白的东西(那素色!!--),还有……鼓励?!TONY有点怀疑自己的视力。
“那就这么定了。”佑赫站起身,望向TONY。
“哦,好……好的!”不知是为什么,TONY觉得,今天的佑赫尤其令他害怕。
“呃……哥,佑赫,那我先走了。”觉得自己的存在好象有些多余,tzzz匆匆忙
忙地告别。(8素好象,泥就素多余滴伦~~~~~)
“恩,Bye-bye!”忽然觉得tzzz已经察觉了什么,TONY心里产生一丝不安。(猴子泥表8安,那过女伦其实素粉无耻滴~~~~~~)
没有去理会tzzz的离开(汗……),佑赫的视线一直停留在TONY的身上,狭长的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欲望。(汗ing,偶想了N久,只有想到酱滴词了……--)
…… ……
“进来吧。”佑赫淡淡地招呼着拘谨地立在门外的TONY。
“打扰了。”小小的声音。
沉默,令人不安的沉默!
良久,TONY缓缓地站起来:“我还是回去了。”
“你……难道没有话想和我说吗?”这突如其来的问话,让TONY疑惑地回过头,注视着从沙发上起身的佑赫。
“……”咬了咬下唇,TONY犹豫着。他不知道心里面那么多句话,要说哪句,先说哪句。
佑赫看着眼前的小东西先是呆呆地咬咬下唇,又轻轻皱一下眉,一付可爱得不得了的模样,不觉中感到初次见面时稍有些惊艳的感觉变了质,有点……难耐?!无可抑制地想……抱他?!!
“天!我在想什么??!”佑赫好看的眉拧成一团,不满自己大脑的自作主张,然而,面前傻傻的宝贝却有意无意地诱惑着他,让他向来引以为傲的定力显得微不足道。(汗,佑佑自己色还要怪猴猴,唉~~~~~)
“呃……我,我,我是说补习那件事,我其实并没有作弄你的意思,我只是,我只是……我……”TONY忽然说不出话,因为佑赫不知什么时候移到他面前,看着佑赫那张漂亮(汗,这过……这过……--||||)的脸放大的出现在自己眼前,TONY的大脑顿时一片混乱。
“你……什么?”佑赫眯起狭长的眼睛,唇边一抹戏谑的笑,像极了一头美丽的野兽,注视着身前的猎物(说猴子素8素会恰当一点?--||||)“你什么呢?恩?”纤长的手指捏住TONY圆圆的下颔,强制地抬起那张红得几乎滴出血来的小脸。
然而,他立刻就后悔了,因为TONY的眼中,已经由于无措和紧张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那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
“该死!!”察觉到身体里微妙的变化,佑赫忿忿地在心里咒骂着这身不由己的欲望。(汗,佑佑真素野兽滴说,猴猴真可怜--||||)明明自己也是男人,却会对另一个男人产生欲望,佑赫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佑佑,8用想那么多了,这就素命运,HOHOHO~~~~~~)但是,接下来TONY的一句话,让佑赫所有的道德和思考能力,都随着他的最后一丝理智和冷静灰飞烟灭!(佑佑也就那么一点自控力--||||,叹气ing)
“我……我喜欢你!”TONY几乎是闭着眼睛喊出来这一句话,最后一个音落下,他已无力支撑身体的重量,瘫软下来,却意外地跌入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sandy
02.11.15
寂寞
早已习惯它
从出生的那时起
但面对伸过来的
你的手
心不知不觉被动摇


这个……是什么?散发着野性的气息,淡淡地,混合着POLO的香味,好舒服的感觉……TONY兀自思忖着,陶醉地半眯起一双眼,却对将要发生的事全无自觉。
“你……休息好了?”慵懒的声音,轻轻地在TONY的耳边响起。
像被当头泼了一盆冰水,TONY立刻回过神,想要挣出佑赫的怀抱,但那只是想罢了,佑赫的手臂把他圈得很牢,察觉到他的挣扎更是紧得让他几乎喘不过气。
“你,你……” TONY窘得语无伦次,拼命想要挣脱佑赫的钳制却换来了更为严密的控制。
“我什么?”佑赫轻笑,“你喜欢我不是吗?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宝贝?”(佑佑简直就素过无赖— —)
宝贝?他叫我宝贝?什﹑什么意思?还有“接下来”……是指什么?TONY小小的脑瓜一时间实在无法对佑赫听起来没什么,其实就是暧昧得不得了的话作出反应。
迟疑之中,TONY感到有什么东西碰到了他的嘴唇,轻轻地……同这种感觉一同出现在TONY面前的,还有佑赫放大的脸。TONY连震惊都忘记了,他只顾得上想,佑赫吻我,他在吻我?!!这……这是怎么回事??(汗,猴子酱迟钝!吻你就代表他想对你¥#·⊙~—@$*%⊿……— —||||这都8懂!)TONY迟钝的大脑都还没来得及对这突如其来的吻作出反应,佑赫的吻就不再似之前的温柔,他不断用舌头舔舐着TONY的舌头﹑嘴唇和整齐的贝齿,毫不留情地掠夺着他口中的氧气,沉醉在这宝贝带给他的甜美的触感里。
“嗯……嗯……佑……佑赫……”TONY睁大了眼睛,无法呼吸的痛苦和从未体会过的快感交叠着冲击着他的感官,思维也被冲得七零八落,无意识地喊着佑赫的名字。
“宝贝……你真是美味之中的美味!”佑赫离开TONY的唇,一边调整着稍有些紊乱的呼吸,一边意犹未尽地赞叹着,(汗……偶真的8知道该用虾米词好……)TONY已无力对他的话作出反应,只是大口大口地吸着新鲜的空气。
当TONY的意识总算恢复正常时,落入他眼底的,是佑赫因高涨的欲望无法得到满足而显得狂乱的眸子……没由来的,TONY打了一个寒颤。
“呵呵,宝贝,你该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骨感的手抚上TONY小小的鹅蛋脸,佑赫坏心眼地打趣道,虽然他现在没有一丝半毫打趣的心情但看着眼前这单纯的宝贝,就是不忍心为自己的欲望伤了他……不忍?在心底笑出声音,他张佑赫竟也有对某人心存不忍的一天(佑佑,忍不了就表忍了,禁欲有伤身体,该出手时就出手……汗,偶真素过BT— —||||)
“啊~~嗯……”也许是佑赫的冰凉的手指轻触在肌肤上的感觉太好,TONY下意识地喃喃着。
“该死!”佑赫已不想去追究这到底是今天第几次骂这句话了,总之他知道,自己理智的那最后的唯一的仅存的一道防线也被这一声媚人的呢喃摧毁了个干净。
“啊~~~~~~~”TONY惊喘一声,还没来得及发问,就觉一阵天旋地转,他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被佑赫打横抱了起来。
“宝贝,这可是你自找的,”佑赫有点恨恨地说,“谁让你先来引诱我!”(佑佑真米品,明明素自己控制不住— —)一脚踹开卧室的门,佑赫把TONY扔在柔软的大床上。
“别怪我,宝贝,我说过,是你来引诱我的。”佑赫呼吸急促地对仰躺在床上,一脸惊恐和不安的TONY说。(死佑佑就会说别伦— —)
TONY很想说点什么,但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放弃地闭了嘴,从佑赫的表情中,他已经猜到接下来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随他好了,就算会死掉也无所谓了,谁让你喜欢他呢?”TONY在心里对自己说。(汗……猴子你想得太多了,8会死掉滴~~~~I PROMISE!HOHO)
轻柔地,佑赫用略有些冰凉的手指沿着身下的宝贝曼妙的曲线游走,所到之处碍眼的衣物被一一除去,TONY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佑赫的触碰下像着了火一般,滚烫得吓人。只不过片刻,TONY全身不着寸缕呈现在佑赫眼前,佑赫满意地看着身下的宝贝小麦色的皮肤因自己的抚摩而泛红,唇角勾起一丝笑意。
【在开始的地方结束—天佑我赫】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