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雌雄同体(第一部)—阙儿

时间: 2016-06-30 14:11:51 分类: 今日好文

【雌雄同体(第一部)—阙儿】
雌雄同体 BY:阙儿 http://ww3.myfreshnet.com/GB/literature/li_homo2/100031978/index.asp   微酸爱情   ×-×-×-×-×-×-×-×-×-×-×-×-×-×-×-×-×-×-×-×-   在高一的那年,我──步语尘──遇见了我生命中最难抉择的难题──扬季绝。  高一的那年,我也嚐到了所谓「爱情的苦涩」。  爱情是甜美的、爱情是苦涩的、爱情是揪心扯肺的,这些都是在我遇见你後你用你那发亮的生命所告诉我的。  迷恋的追逐著你、疯狂的爱恋著你,然而我却明白这样的迷恋最後仍只是一个无解方程组罢了。  如果一个男人加一个女人等於一个家庭。自 由 自 在   那麽一个男人加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加一个女人,会等於什麽?这个问题似乎就像在解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一样,无解。  然而我跟你最後仍只是条双平行线罢了,两条永不相交的双平行线。  或许甜中带苦带酸才叫真正的爱情,那麽我绝对相信……我和你之间爱情的味道,绝对是微酸的。   ×-×-×-×-×-×-×-×-×-×-×-×-×-×-×-×-×-×-×-×-   雌雄同体  词/曲:阿信  PM 7:00 镜子前的自己 琢磨属於自己的美丽  轻轻刮去嘴角胡青 画上我的本性 淡紫色眼影  粉色双唇的喃喃自语  答~啦~自 由 自 在   领带要配苏格兰裙和火一般的羽毛围巾  只是我仍在反覆考虑 搭配几号香精 做今晚的内衣  既使到最後你还是看不清 既使一丝不挂你还是看不清  我要你看到我 你不该猜测应该享受 我要你爱上我 你不该猜测应该爱我  我可以是男是女 可以飘移不定 可以调整百分比  只要你爱我一切都没问题 只要你爱我一切都没问题  与其让你了解我 我宁愿我是一个谜 一个解不开的难题 真和假的秘密 扣你心弦的游戏  模仿你或和你变成对比 参加你理想的爱情游戏 你也许避我唯恐不及  你也许把我当作异形 可是你如何真的确定 灵魂找到自己的样貌和身体  发现自己原来的雌雄胴体 发现自己原来的雌雄胴体   1.   与其让你了解我  我宁愿我是一个谜  一个解不开的难题   咖啡色为主且雄伟,风格偏欧洲系建筑,据说构图的建筑设计师是个女的……将头上的鸭舌帽拉低些,我瞄了一眼今後所要读的学校後心底不禁一阵感慨。  倒不是对女建筑师有什麽意见,而是弄成这番充斥著高雅感的校园让我混身不对劲。因为我讨厌高雅,讨厌那种看起来就像是故意表现出来的高雅。  「嘿!」自 由 自 在   忽然感到肩膀从後给人轻轻一拍的,我停下脚步有些困惑的转头。然而映入眼底的却是一张灿烂迷人的笑脸,穿著卡其色长裤搭著白色制服且全身上下散发出“高雅”这种气息的男孩。  想也没想的便是眉心一拧,我想我是以偏概全没错,自从国中认识过一个“高雅”的人後我便开始讨厌所有和“高雅”有关的东西。因为在我的心里,高雅就等於做作。  「在学校不能戴帽子的。」他指指我头上那顶黑色的鸭舌帽,很有礼貌的告诉著我。  我瞄了瞄他的白上衣却和我一样仍未绣上学号,跟我一样都是新生吗?他和我差不多高,体形也和我颇为相似。所以我想他应该也是178公分,60公斤左右的身材才是。  见他说话和举止如此有礼貌,我也不想为难他便将头上的帽子拿下。  他见我将帽子拿下後忽然冲著我傻气的一笑,之後便和我点头转身离去,而我仍呆怔的愣在原地微张著嘴。我今天才彻底的明白,原来……男生笑起来也可以这麽美丽。  而就在我为那美丽的笑容发愣时,一个穿著水蓝色水手服和水蓝色百折裙的女孩却忽然出现在我面前,满脸狐疑的在我眼前挥著手。  「你中邪啦?」她微嘟著嘴些微的皱著眉,不解的问著我。  我回过神来,有些困惑的看著她,对於这张有著精致五官且明亮动人的瓜子脸我却没什麽印象。  「你是谁?」颇为无奈的问著,我想我应该不认识她才对。  却见她愕然的微张著嘴,万分惊讶似的瞪大眼像是见到鬼一样的看著我。  「我是你国中的同班同学林千雪呀!哇哩……」她像是无法接受我将她当成陌生人这个事实似的,不停的叫著、不停的摇著头。  林千雪?没印象。我不理会她转身便走,我从来就不记国中同学有谁,只因我不喜欢我以前的班级──学校里的升学班,一个充满著悲哀和虚伪的地方。  表面上大家都是好同学、好朋友,私底下却在想该怎麽考赢对方。考试、考试、考试,这就是国中生活。每天不停的考试,不停的读书我真不明白这样的生活究竟有何意义。  但让我更不明白的是,几张考卷算出来的分数便决定了我们的一生和该上的学校。对於会上第一志愿我并无多大的讶异,如果付出了努力还得不到回报那才真的叫悲哀到可笑。  「喂!你干嘛不理人呀!」那女孩像是有些气愤的追了上来,还不忘大声的嚷嚷。  我不理她依旧踩著自己的步伐往该报到的教室走去,或许是她的一路嚷嚷让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到我身上。拐进教室後见她也跟了进来,我将背包放到木桌上淡漠的看向她。  「步语尘!你干嘛不理人!」她气喘嘘嘘的站在我面前,嘟著红通通的双颊却一点淑女样也没有的大声指责著我。  「我真的对你没印象。」拉开椅子,我说完後便坐了下来。  「你很过份耶!我们同班了三年你居然说对我没印象?」她绕到我桌前的椅子旁,一把将椅子转过来也跟著落了座。  「你该去的你的教室了。」对於她有些剌耳的声音感到有些不舒服,我转过头视线开始在教室里飘移。  或许坐在我面前的女孩称得上是美女,但我却一点兴趣也没有,或许该说对於任何人我都没有兴趣。人的心一旦嚐过深刻的背叛滋味便会退缩,而我的心不仅嚐过那悲哀的味道还给人狠狠的补上一刀。  所以要我不退缩是很困难的,或许这样很没用但比起再嚐到那种滋味,我宁愿选择这样的懦弱。  「我教室就在这。」她不悦的撇撇嘴,像是对我毫不在意的态度很是不满。  「哦。」我无奈的回应著,真希望有人来将她拉走。自 由 自 在   「喂,步语尘,你国二时和陈云平是怎麽了?吵架了吗?平时看你们感情那麽好的……真没想到男生吵架也是这样绝裂……」她边念边摇头,那感叹的神情落在我眼底却是另一阵痛心。  陈云平,另一个气质高雅的男孩子,曾经是我最要好的死党……和我最爱的人,更是将我一片真心狠狠踩在脚底的人。  那样的痛太鲜明,到现在心坎上被剌一刀时迸出来的血痕纹路都还仍清清楚楚、鲜条分明的印著。   2.   我将他当成最要好的朋友,当成家人一样爱他甚至超越我真正的家人,然而那样的信任和那样的爱却让他当成了利用我的工具。  「耶,你怎麽不说话?是不是那时陈云平抢了你的女朋友所以你们才会吵架?」林千雪见我没答腔便扬起甜到有些恶心的笑容猜测了起来。  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真够佩服她的想象力。女朋友?嗤!我撇撇嘴对这三个字压根儿就没好感。  「好啦、好啦!不说你们了,耶!我跟你说……」就在她打算转移话题时全班忽然安静了下来,她有些讶异的转过身赫然发现老师已走到讲台上了。  「糟糕。」她吐吐舌头,立刻将椅子转向黑板。  没多久老师便开始自我介绍,名叫许怀安是个挺斯文俊秀的男老师,看起来似乎才27、8岁左右。看班上那些女同学已经有人的眼睛变成爱心型状我便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真是走到哪都有花痴……早知道就去读男校,要不是怕再遇到像陈云平那种人我早在男校了。  「对了!老师很荣幸带到你们这班,听说这届本县的两个同分榜首都进了我们学校就在我们班!」许怀安俊秀的脸蛋挂著灿烂的笑容,我想大概将会成为本校众花痴痴迷的男老师吧。  百般无聊的托著下颚,不明白他究竟想讲什麽。同分榜首进了同一班很稀奇吗?同分榜首,听到这四个字我脑袋里的警铃忽然大响。许怀安该不会是想公布姓名吧?正当我这麽想时,他果然乐不可支的开口介绍。  「步语尘同学、扬季绝同学请你们站起来。他们是本届的同分榜首,而且还是两个大帅哥唷!」那样斯文的脸蛋却搭著极轻浮的话语,许怀安的笑容简直就和中了统一发票头奖没两样。  “吱……”自 由 自 在   就在他说完时坐在靠走廊第三个位置的人忽然将椅子往後推站了起来,那人脸上挂著很温和的笑容像是早已习惯众人将目光放至他身上似的从容不迫。见这情形为了不再被喊名一次,我在林千雪错愕的注视下也只好无奈的站起身。  我很怀疑我是不是选错了学校,不然怎会开学的第一天就这麽倒楣。真不晓得榜首有什麽好介绍的……   *  後来我才知道原来入学那天那个“高雅”的男孩就是扬季绝,我问他当时为何会跑来跟我说不能载帽子,他只是笑著说他认错人了只好这麽说。    而拜许怀安所赐,我的高中生活不仅过得很精采也很忙碌。我和扬季绝莫名奇妙被选为学艺和班长,更莫名奇妙我被选为学生会副会长而他是学生会长。而每天在我们身旁打转的永远是女孩子,而且还是眼睛变成爱心型状的女孩子!  这天被烦得受不了便溜进了学生会专用室,才将门关好一转身便看见扬季绝早已整个人像是虚脱般的瘫在沙发上。我走到他对面的沙发也学他整个人无力的瘫躺在沙发上。  其实和扬季绝认识久了才明白他是一个很活跃的人,不仅头脑好就连运动也几乎是十项全能的,像是老天将所有好的优点全放到他身上一样。他是属於那种活得发光发亮的人,不用别人给予照明他的生命本身就是一颗耀眼的太阳。  相对於我的沉默寡言,我就像扬季绝的影子一般偶尔会露个脸、无奈的扯扯唇,他忙的不可开交时我就替他去开会之类的。其实我也不晓得干嘛帮他,更不明白为何对这个高雅的人并不感到讨厌。  「恭喜!步语尘大帅哥,我相信你很快就会跟我一样虚脱了。」他伸直身子打了个呵欠後便慵懒的坐起身,打趣的说著。  凌乱的头发并没有为他的帅气减分,反而有加分的趋向。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後也跟著坐起来。  我是不知道是否像扬季绝这种天骄之子本身就会散发出一股傲气和不正经,我只明白扬季绝除了有一身高雅和天生领袖的气质外,他那开朗和有些不太正经的个性的确为他的人气加了不少分。  我实在怀疑,像他这麽完美的人为何会进来这间学校。是和我一样不想进男校呢还是喜欢这间学校的女水手服?  「喂喂,你在想什麽?干嘛露出那种鄙视的眼神?」扬季绝抬起右脚踹踹我来表示他的不满和抗议。  「去,我是在想你干嘛不去念建中而跑来这里。」  「你不也一样。」自 由 自 在   我和他对看了一眼後空气便漫著一股诡异的沈默,我们谁也没说话。  「步语尘,其实我以前见过你。」他打破沈默,但语气却杂夹了一些沈闷。  「哦?在哪?怎麽以前没听你提过。」侧瞄了他一眼,忽然觉得老天真的很不公平,同样是男生为何他的皮肤看起来却像吹弹可破般的白嫩?更扯的是俊美的脸蛋连半颗痘痘也没有。  「我家大楼的电梯里。那天你不知怎的衣服被扯得乱七八糟的,还一脸绝望的闯进电梯里时我吓了一大跳,当时还以为你被强暴了。」他漫不经心的踢著对面的沙发,但神色却有些严肃。  听到他的话我的脑里则是一片混乱,没想到那天电梯里的人竟然是他,而我生平以来最狼狈的一次竟然也让他瞧见了。  「你没猜错,我是被强暴了。」将视线移到会议桌上,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心情也有些闷闷的。  我不明白为何要告诉他,我只知道纸包不住火这件事终有一天会被他发现。反正都要遭受怪异的眼光,何不现在就告诉他?   3.   语毕我们又陷入足以闷死人的沉默中,我则是开始後悔干嘛告诉他这件事,就算他以後会知道那又如何?只可惜後悔也是於是无补,我瞪著白色的天花板尽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你没在开玩笑?」像是不相信般,他忽然再次打破沉默蹦出了这句疑问。  「或许吧。」我有些慌乱的带过,不想再讨论这个令人讨厌的话题。  我才说完便见扬季绝忽然站起身将我整个人压在沙发上,那俊美脸蛋突然的欺近我。我被这突来的行为吓了一大跳,一年前的恐惧再次浮上心头。  我拼命的挣扎著,额头也不停的冒出冷汗,紧紧的咬著下唇万分慌乱的盯著那在我面前逐渐放大的面孔。  挣不开,踹不著,只能被这麽压在身下玩弄著。自 由 自 在   眼眶泛起薄雾我懦弱的闭上眼,一年前被羞辱的景象再次印上脑海,再次很没用的低泣出声。心底更是後悔我干嘛要相信他,干嘛要将这事告诉他。  突然的感到身上一轻,睁开眼却见他一脸严肃的蹲在我身旁。  「为什麽不去报警?」扬季绝的脸上没有往常的戏虐,反倒是一脸正经的问著眼眶泛红的我。  报警?听见这两字我不免扯了扯自嘲又悲哀的笑容。我怎麽忍心报警呢?强暴我的人可是我那时最要好的朋友,爱他比家人更甚的陈云平呀!  「不管是谁,你都不应该纵容他才对。」他似乎明白我笑容里的意义,忽然这麽的训诫著我。  听到他教训般的口气,我不免心底一阵怒气,他凭什麽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我的事你管不著。」我坐起身,将眼底的水气抹去语气冰冷的回答他。  像是不满我的回答,扬季扬又忽然起身将我压躺在沙发上,而那捏住我肩膀的手劲让我疼到直皱眉头。  扬季绝的脸上没太多的表情,我也猜不出他究竟在想什麽,只能从他像是在犹豫的眼神挣扎里看出他大概想和我说些什麽。  「是没人管的著,但如果连自己都放弃自己那就太悲哀了一点。」最後他吐出了这麽一句话,便又放松了手坐到对面的沙发上。  右手臂盖在双眼上,我突然爆笑出声──高高低低不齐的那种像疯掉的笑声。  「我还以为你要揍我。」我努努嘴,闭著眼努力的让心情平复些。  幸好扬季绝没跟我扯一些什麽长篇大论、有的没的那些,否则他不揍我我也会跟他干上一架。  「如果我还有体力我会考虑。」他的神情又恢愎了往常的玩世不恭,但语气却不像是在开玩笑。  「喂,步语尘,那人叫陈云平没错吧。」忽然的,他云淡风轻的丢出了这麽一句极为爆炸性的话,那瞬间我整个人几乎是僵在沙发上。  我缓缓的放下手坐起身万分惊讶的看向他,他怎麽会知道?  「果真是他?」扬季绝挑挑眉,嘴边却勾起一抹笑。  「你认识他?」我皱起眉有些不相信他的话。自 由 自 在   「你的制服,还有你出电梯後他立刻冲下一楼,这些情形让我无法不去猜测你们的关系。」他俊美的脸上扬著一抹邪恶的笑容,让我看了不禁打了个冷颤。  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不应该和这人扯上关系、不应该将事情告诉他、不应该跟他成为朋友,更不应该相信他。说不定明天校刊头版,便是学生副会长国中时曾被男人强暴的惊耸标题。  「我当你是朋友不会做那种无聊的事的。」像是看出我心里在想什麽,扬季绝忽然开口说了这麽一句“我当你是朋友”。  不过朋友又如何?我当陈云平是朋友但结果呢?下场呢?我信任我的朋友但结果呢?  *  从那天後我便不常出现在扬季绝的视线范围里,我们依旧忙得不可开交,而无法避免的便是在班上和学生会上。  这时我才发觉,我真是疯了才会接任学生副会长这职位。开完会我马上收拾东西赶著开溜,但文件夹才收到一半右手腕便让人抓住动弹不得。我一转头抬眼落入眼底的是扬季绝灿烂到迷炫的笑容。  「干嘛装得一副自己很忙的样子?」他空著的另一手指指桌上一大堆文件,脸上的笑容让人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我没理他想抽开手却发现抽不开,这时又发觉我实在是太没用了,居然挣不开他的手。  「礼拜天有没有空?」说完他便松开手,脸上带笑的直揪著我看,然而他的笑容和他的问话还有直视却让我心慌不已。  他想干嘛?我心里不禁浮起这麽一个疑问。   4   或许是我的迟疑过於明显,扬季绝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瞬也不瞬的直盯著我,而他眼眸里原有的笑意也跟著消逝。  「你若有疑问可以问出来,犯不著用这种眼神看我吧?」平顺的语气听不出有没有在生气,他敛去笑容挑眉说道。  我忽然发现我们的对话时常陷入凝结的沉默中,就像现在一样我们又陷入无言的对望。然而这次他却不像从前一般,会率先打破这种足以将人压死的沉闷,只是直直的揪著我瞧。  「你要干嘛?」低下头手边又开始忙碌,我边整个资料率先打破沉默。自 由 自 在   老实说我很害怕两人对话最後被无言取代,或许是我疑心病太重,总是在陷入沉默时猜想对方是否讨厌我,否则怎麽不说话。  过了一回儿我却仍没听见他的回答,於是我停下手边的动作困惑的抬头看向他。却见他痛苦的绻著身子蹲在地上,这景情映入眼中时让我一阵慌乱连忙跟著蹲下身去。  「你没事吧?」看著扬季绝惨白的脸色,我皱起眉探出手轻拍著他的肩头。  「一下就好了……」那是我从未听过的虚弱嗓音,扬季绝的双手紧紧的抓著左胸上的衣服,表情有些挣拧的说道。  不知不觉我眉头拧得更深。一个脸色发白就连唇也跟著发白的人居然和我说一下下就好?我撇撇嘴压根儿就不相信他的话。  「你心脏有问题?有没有带药?」我顺著他的双手望去,发现那紧紧揪住胸口的手握得连青筋都浮现了,才明白事情的不对劲和严重性。  他没答腔,我只听到他的呼吸声愈来愈大、愈来愈急促。看著彷佛随时都会昏倒的他,我猛然的站起身打算去医护室请校医,然而才转身他的大手却忽然紧紧的抓住我的右手不让我离开。  转回头看他才发现他的呼吸已比较平顺些,表情也没刚才的吓人了。我松了口气再次蹲下身。  「你别吓人好不好?」看著他额前的冷汗,我眉心又是忽然的一拧深深的觉得像扬季绝这般完美的人,不应该会出现像刚才那种痛苦的神情才是。  却见扬季绝唇边勾起一抹笑容,然而右手却仍紧紧的抓著左胸不放。  「还是多话一点比较好。」虚弱的笑容却扬著不正经的笑声,扬季绝忽然放开我的手自口袋里掏出一小瓶白色塑胶罐。  「帮我倒一颗出来。」他探出手将塑胶瓶递给我。自 由 自 在   我无奈的接过瓶子倒了颗像是药锭的东西出来,手才移到他面前才想塞进他口里时却又给他抓住了。  「水……要配水喝……」说完他才松开手吸呼声便又急促了起来,我只好赶紧起身将包包里的矿泉水拿出来给他。  等他吞完药才见他呼吸又转为平顺,我在他面前坐了下来接过矿泉水。    「心绞痛?心律不整?」我盯著他那仍放在胸前的手皱著眉的问著他。  「死不了的。」自 由 自 在   这声“死不了的”答得又冷又淡,让我又将眉蹙得更紧。这是扬季绝吗?扬季绝该是自信满满又热爱生命的才对不是吗?  「干嘛皱眉?我是说真的,从小就这样都没死了。」他摆摆手尽是不在乎的说著。  「你星期日到底有没有空?」他忽然话锋一转,似乎刚才的痛苦都不见了一般,那脸上又挂上轻松的笑容。  我一脸怪异的瞪著他,简直被他搞胡涂了。  「有空,问题是你想干嘛?」我发觉们从上了高中後就变的多话起来,而且泰半都是和扬季绝在对话。  「我想上街买东西,就这样而已。」他忽然左手支撑著地,头微微的往上仰,右手随性的往额前的浏海一拨满脸笑容的说著。  真的就只有这样吗?我又在心底落了个疑问,不禁困惑的看著他。   5   他右手一探便盖在我头顶上像是在哄小孩般的揉著我的头发,我愣愣的看著他竟没有讨厌他的行为。  「就这麽说定了,这礼拜天十点火车站西一门,不见不散。」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便笑咪咪的说出了时间和地点,之後那温热的手掌像是揉上瘾一般仍是不停的揉著我的短发。  这人跟人家约事情都是这样……强势吗?我傻眼的看著那灿烂的笑容,忽然觉得是不是愈快接近年底疯子便愈多?  「对了,你手机给我一下。」他忽然抽回手从裤袋里掏出他的GD92,接著便塞进我手里。「喏,输入你的电话吧。」  望著手中的银色手机,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後便按进电话簿里输入我的电话。我真是疯了……我真是疯了……不停的在心底重覆这句话,然而手上的动作却仍没停下来。  「好了。」  将手机还给他後却见他轻挑眉又扯了个无害的笑容。  「你的手机呢?」自 由 自 在   「哦……」我又是无奈的应了一声便从包包里搜出手机,但当我将手机拿出来听见他的口哨声後便後悔了。  「冷豔蓝狐狸机?」说完他眼底的笑意更是明显。  我就知道我不该配这型号的手机,这只狐狸机Panasonic在打广告时都标名是“女生专用”的超可爱狐狸机了。可是我就是觉得这型很漂亮、很可爱不行吗?一想起当初去买手机时门市小姐狐疑和有些取笑的眼神就觉得气愤。  又没人规定男的不能喜欢可爱的东西,真是莫名奇妙……我拧著眉心将手机塞给他後便开始在心底生起莫名奇妙的闷气。  「好啦!」没一回儿他便将手机还我,脸上仍是挂著那抹诡异的笑容。  我扳著一张脸正打算拿回手机时,却被他拉住手忽然的一使劲连人带手机的被他一把扯进他怀里。  那瞬间心脏忽然猛然的一蹬的,我吓得冒出冷汗挣扎著要起身。然而在我慌乱时耳边却传来他的笑声──那充满恶作剧的笑声。  「扬.季.绝!」我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字的喊著,明白他又在戏弄我了。难道戏弄我真这麽好玩吗?吓我真这麽有趣吗?我想也没想的便反射性的扬起手肘,使劲的往後一推准确的撞在他结实的腹部上。  只听到他闷哼一声後,我的双手便被他牢实的扣在我的背後,没机会再送他一记“手肘突击”。  「生气啦?真可爱。」他忽然俯身欺近我,下巴抵在我肩上唇刚好靠在耳边,坏心的低吟著。  他这动作让我整个脸几乎气得黑了一半,我就知道我根本就不该拿手机出来!我就明白凭扬季绝那不知装了什麽的脑袋一定会想些有的没的!  「放开我,你不想我们这种奇怪的姿势被其他人撞见吧。」我有些愤恨的低吟著,根本就不敢想像如果这时有人突然进来会被传怎样的内容。  国中时只是因为“只要有我在的地方便会有陈云平,有陈云平在的地方就会有我”的小事,都能被传得乱七八糟了;而我突然有一天再也不理陈云平时又是被传得乱七八糟兼不堪入耳的。现在如果我们这情形被撞见,不被传得更糟糕才怪。  「我是没差。」他突然将身体更往前倾了些,整个脸几乎快贴在我侧脸上似的毫不在乎的笑说著。  对於扬季绝无赖似的笑脸,我气得想一掌狠狠的打在他那好看却又觉得有些碍眼的笑脸上。  现在是怎麽回事?为什麽我非得这麽没用的让他抓著维持这种暧昧的姿势?我生气的挣扎著,但事实证明了我的确是个很没用的人,无论怎麽挣扎扬季绝都仍是那副轻松到欠扁的模样。  就在我极度丧气时,他忽然松开了手将我的手机再次塞进我手里。
【雌雄同体(第一部)—阙儿】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