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爹#爹罗曼史—月羽悠(雪丽)

时间: 2016-06-30 13:43:54 分类: 今日好文

【爹#爹罗曼史—月羽悠(雪丽)】

圣凯──

身高:187cm.
体重:65kg.
血型:A
左眼视力:1.0
右眼视力:1.0
发色:深茶色
擅长的运动:篮球,网球,高尔夫,游泳......(样样精通)
擅长的科目:数学,物理,天文,英语,德语,法语,意大利语
喜欢的食物:甜食
讨厌的食物:生鱼片,洋葱
家族背景:680年的贵族世家,80年的三届首相继承连任。
目前最想做的事情:竞选圣.桑学院大学部学生会长
支持率:50%(支持者大部分为女生)

                   ──报告完毕


"哈哈哈哈......!"
"少爷?"
陈叔在一旁吱了声,奥名堂这才止住狂笑,将手中的纸忽地揉碎,随手丢进了垃圾桶。
理了理柔顺的黑发,精明睿智的双眼明意地看了一眼陈叔手中的时间安排表。
"陈叔,今天又有什麽安排?"
难得少爷肯合作,忠厚的陈叔立刻清了清嗓子,双手拿出时间表开始公式化地朗读:"您今天的约会时间大致如下:中午11:30分在校园东侧的凉亭中,与杜小姐共进午餐;下午16:10分在校园南侧的花园里与桦小姐共进下午茶;晚饭时间与岳小姐共进晚餐;晚上20:30分与敏小姐共同参加今晚在学院举行的交响音乐会。今天一天的主要话题有......"
"陈叔,把时间表拿来。"
"少爷?我还没读完......"
"拿来!"
易怒是奥家的天性,如果不照做,恐怕这小少爷也不会继续合作吧?
陈叔老实地将时间表交到了奥名堂手上。


"嘶──"地一声。
"少爷?!"
还来不及阻止,一对老眼就看著奥名堂怒气冲天地将时间安排表撕个粉碎。
炯炯有神的双眼一瞪:"你给那老头子打电话,告诉他,我不需要他给我安排的女人!"
一想到自己的父亲生怕自己娶不到老婆而每天给他安排这样那样的无聊又空虚的生活他就生气。
他这个老爹有毛病啊!
没看见自己儿子长得一表人才,头脑聪明,外表出众,走到哪儿就会让哪儿的女人引起骚动吗?
对自己的儿子这麽没自信,他真是瞎了眼了!


见小主人如此生气,陈叔心里也有许多难言之隐。
但其实......并不是......老爷他并不是对少爷不满意......或是没信心啊!老爷他......是在担心少爷啊!
刚想说什麽,奥名堂故意对陈叔视而不见,干脆甩手砰地把门关上,走了。
......
唉!事情怎麽会变成这样呢?
难道上一代的恩怨,还要延续到下一代吗?
陈叔为难地摇头。



圣.桑学院,以她美丽的校园风光,极为优良的教学方式而闻名於世。但真正让她在欣欣学子中产生如此向往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她独特的美丽,而是因为在她的怀抱中,有如此之多的外表内在都极为出众的男女学生共谱出无数份无限浪漫的恋曲。
能够每天生活在罗曼蒂克的优仙美地中,谁人不求,谁人不想啊!
可就是有人不想。
奥名堂旷课在外晃荡已经快一整天了。
因为他是国家首富的儿子,父亲奥正德更是圣.桑学院理事会的理事,对他来说,整个学校都是他的。
旷个几节课,算什麽?大不了把那个找茬的老师给炒了!
......
说实在的,这些天,他的心情的确不好。
不,应该说是这辈子心情最最不好的日子就是从这些天开始的。
"圣凯!我要报仇!"
只见奥名堂狠狠一脚把脚边的石头踢得老远,怒气冲冲地朝餐厅走去。



深茶色的短发优雅而利落,细长的眼帘显示出卓越的智慧,纤长有劲的肢体动作悠闲而高雅,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地翻阅著手中的书,再加上傍晚温暖夕阳那一照──
刺眼!碍眼!眼中钉,肉中刺!
一看到圣凯高雅优美地坐在窗边悠闲地看书,奥名堂就觉得双目刺痛。
能够恨一个人到如此之深,并不是因为偶然的缘故吧?
猛地,对方好像注意到了奥名堂盛怒的视线,抬起了深幽的目光。
"啪啦──!"
脑中的神经,甚至使全身的神经系统全都因为与对方那刹那间的对视而焚烧起来。
真想把他打个半死!
奥名堂竭力地控制著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从小就接受父亲严格的礼仪教育,他早就冲上去扒他的皮,抽他的筋了。
这个他,说来说去,全世界就只有一个人。
国家首相的儿子──圣凯!



可能是感受到了对方莫名的怒火,圣凯抱以礼貌性的一笑,继而继续看书。
笑什麽笑?你以为你是国家元首呀?
我跟你仇深似海,不是你一笑就能了之的!
奥名堂蹙著眉,找了一个离优雅帅气的人所坐的座位最远的座位坐下。
因为还没下课,所以餐厅里的人还不是很多。但有两位大帅哥一人一边地坐著,已经完全吸引住了四周的目光。
这就叫羡慕。
奥名堂向来对这些向自己投来羡慕清高地一概忽略掉。反正自己是什麽都不愁的人,甚至还因为上帝把自己造得太完美,所以自己根本就连一点生活上的欲望都没有。
现在唯一有的目标,就是找机会向圣凯报仇,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果他被折磨死了,最好被打进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心口又开始痛了。
那段记忆不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催眠师淡化了吗?
虽然事情历历在目,可回想起来,已经没有像过去那麽......令人感到羞愤难当了......
毕竟,这是奥名堂唯一一个,一生都不能泄露出去的秘密。



"圣凯!"
声音像一阵清风般清爽,一抹淡绿色印入奥名堂的眼帘。
好美!
在看见那抹绿色的霎那,某人的脑子就出现了暂时短路的现象。
"抱歉!让你久等了,我的课程刚刚结束。"
课程?
她是老师?
我们学校有这样美丽的女老师吗?
......记忆中,是没有的。
脑子的思考一恢复,奥名堂就忍不住再多看了走进高级餐厅的美女几眼。
......
黑柔的长发披在肩後,从墨绿衬衣中微微露出的细长的颈项,像白雪一般清洁。细致的脸部弧线,一个淡淡的微笑,如水的眼眸就勾住了奥名堂的所有视线。
──爱上她了!
有生以来耳膜第一次受到了剧烈的心跳声,奥名堂一下子就掉进了爱河。


整个晚饭时间,他都在注视著这个美丽的女人。
她是谁?
啊!她又笑了!什麽事情这麽开心?
他们在说些什麽?
为什麽我从来没有见过她?
灼热深情的目光已经无法从那美丽女人的身上移开了。
忽然间,饱含了醉意的双眸因为一个细微的动作而火冒三丈。
圣凯!
吃饭就吃饭!你干吗动手摸她的秀发?
心里正酸,远在对面的圣凯又摸了一把美女细滑的脸颊。
你这个色狼!
只要是漂亮的人,男人女人都要玩弄吗?
心里一紧,拳头握在了一起。
那美女微微蹙眉,轻轻推掉了圣凯"乱摸"的双手。
可在奥名堂眼中,那"色狼"仍不死心,继续对美女动手动脚。
你这个色鬼!你要是再敢动她──
"他们俩在一起真是天生一对呢!"
什麽?!天生一对?
周围女生谈话的声音让奥名堂大为一震。
"那个女人是新来的老师。听说第一天来上课,就被圣凯给看上了。"
"那麽幸运啊!圣凯可是我们学院最有前途的学生之一呢!听说他要竞选下个月的学生会会长了。"
"他好有前途噢!"
狗屁!他彻头彻尾是色狼变态一个!
"有人看见他在暗处对女老师动手动脚。"
动手动脚?
奥名堂听了心头直冒冷汗。
"那不是动手动脚。我听别人说,是女老师主动吻上圣凯的。在没有人的地方。"
真的吗?
怀疑地看向对面那个婀娜的倩影......
那麽美丽的女人,笑容是那麽温柔,怎麽可能干那种事?
肯定是圣凯吻了女老师!而老师又畏惧他的淫威,不敢拒绝他而已!
一定是这样的!



今天真是打翻了醋瓶,奥名堂食不下咽。刚想离开,就看见对面的一对碧人也正好起身。
"哎呀!圣凯好绅士哦!竟然脱下外衣给女老师披上。"
"那他们就是名副其实的恋人咯?"
"师生恋?"
师生恋?!
重复著女生的谈论声,奥名堂实在不敢往下想。
可是看那美丽老师的表情,似乎对圣凯有些顾忌。
......难道,今晚圣凯要用强权对她xxoo?!
奥名堂浑身汗毛倒数,原本焚烧的血液瞬间凝固。
只要是圣凯!那并不是不可能的啊!
他......是个什麽样的人......我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想到这里,奥名堂无论如何都不能眼看著美女老师被圣凯那只禽兽给吃了!





哼哼!
对!一定要来个英雄救美!
如此一来,说不定老师会爱上我也不一定!
抱定这个绝妙的想法,奥名堂决定悄悄跟上去看看。只要圣凯这禽兽一出手,他就毙了他,然後抱得美人归。一边向老爸交差(找到未来老婆啦),一边定圣凯强奸未遂的罪名,一举把他赶出学院,让他这辈子声名狼藉。
如果那混蛋活不下去了,死了最好!这样......我的秘密,也就没有人知道了。
奥名堂心底暗笑。
这一石二鸟之计,真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啊!


可事情的发展并未如奥名堂所想的那样完美,甚至可以说,简直就跟他所想的完全相反。
怎......怎麽回事?
这里不是学院的音乐厅吗?
如果要干那事......咳咳......不是应该去......至少也应该去幽静而无人打扰的地方吧?
心里是又急又失望,可频频看见美女一脸无奈的表情,奥名堂那颗决不妥协的心,又冉冉升起了希望。
跟下去!只要对方是禽兽圣凯,今晚,他迟早要出手的!
"名堂!"
娇爹的声音一响,奥名堂立刻感到懊悔万分。
吸口气,礼貌地转身,还没来得及说话,手臂就被娇气的小手一搭──
"我就知道你会准时来的。好了,我们进去吧!音乐会就要开始了。"
"可......我......敏小姐......"
人家都来了,自己哪能拒绝?
无奈之下,只好挽著敏莉莉的手,快步走进音乐厅。



为......为什麽会这样?
圣.桑学院的音乐厅规模如此宏大,为什麽他偏偏就和圣凯坐到了一起?而那美女老师就在距离他如此近的地方,可圣凯却正好不偏不倚地完全挡住他的视线。
真是恨不得现在就揍死他!
"名堂,你怎麽冒汗了?"
敏莉莉拿出香喷喷的手绢,想沾去男伴额上的汗珠。
奥名堂微微别过脸,礼貌性地拒绝:"谢谢,不用了。那麽香的手绢,弄脏就不好了。"
手绢浓郁的香水味,十足让奥名堂反胃。
"你脸色不好,要用我的手巾吗?"
就在惊诧的刹那,修长的手指拿出的清爽手巾已经擦去了奥名堂额上的汗珠。
"!"
会腐烂!
被他碰触到的地方,一定会腐烂掉的!
脸色一青,奥名堂凶凶甩开圣凯的手。
"不许碰我!"
喘著气紧张地站起来,意外的喊叫引起了周围不小的骚动。


这不站还好,一站,奥名堂差点傻了眼。
妈妈呀!这些个人是怎麽回事呀?
放眼看去,全校的男女生以他和圣凯的座位为分界线。以圣凯为左边的视线里,清一色是女生,她们正用某种嫉妒的目光望著自己。以自己为右边的视线里,清一色是男生,他们正用一种火辣辣的目光望著圣凯。
他们是怎麽了?3.8界有必要划分得那麽严重吗?圣.桑学院什麽时候变得那麽保守了?男女授受不亲?
"同学,你脸色不好,要不要看大夫?"
还没有来得及恢复,圣凯又在耳边进行温柔的攻击。
"不用你鸡婆!"
"......"
"......"
"......"
惨了!一个不小心,竟然讲出这种话来。
这里是圣.桑!不是什麽三教九流的地方。如果言行举止不注意,会给自己的家族抹黑的!
奥名堂实在是手足无措,对圣凯无法压抑的恨意让他一时口不择言。
该怎麽办?
他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物啊!再不收场,就怕会变成丑闻了。
"我不是欺负你,我是在关心你啊!"
眼前那冷静完美的外表微笑著看著自己,奥名堂感觉背脊发凉。
"音乐会就要开始了,我们坐下吧!"
圣凯似乎不懂奥名堂最自己的厌恶,没事一样地坐回座位,周围的惊骇也随之结束。
......"欺负"......"鸡婆"?
这两个词,哪里搭边了?
......可的确是圣凯为自己解的围。
翻了他一个白眼,奥名堂决定继续实行报仇计划。



"这位同学,请问你叫什麽名字?"
难以置信!
刚一坐下,那美好清凉的声音竟然会对自己说话。
奥名堂心脏乱跳著说:"我叫奥名堂。"
美丽的女老师若有所思,然後报以温和的微笑:"原来是奥氏集团的公子啊!久仰,久仰!"
难道她老早就知道我了?
年轻的心不禁心花怒放。
"翡,不许你跟他说话。"
圣凯故意坐直身子,挡住名为"翡"的美丽女人的视线。
你,你,你!你干什麽?为什麽不让她和我说话?
奥名堂气得发火,可音乐会正式开始了,他无奈地把火憋回肚子里。



音乐一首接一首,曲曲动听。但在奥名堂听来,最美丽的声音不是音乐声,而是那胜过音乐的美好语音。
"是《时光倒流七十年》的电影配乐啊!真难得!"
翡那美丽的语音声声传进了奥名堂那颗年轻火热的心中,目光不禁往左边望去。
忽地,正好对上了圣凯那双幽静明亮的双眸。
该死!
你身边有美女,望著我干吗?
迅速地收回眼神,努力想象身边那混蛋是只待宰羔羊,而自己,则是手握生杀大权的屠夫。
哈哈哈!爽!这样想象,够爽!
圣凯,你就快要完蛋了!
正想象得得意,突然间,身边的两人开始了怪异的对话。


"这伤感的音乐让我想到了那个人......圣凯,我好冷......"
"那是因为你穿的太少。"
"我是心冷......"
"那是你自找的。"
"你真是绝情啊!难道你就没有遇到过一见锺情的人?"
"这关你什麽事?"
"呵呵,看吧!我就知道你有喜欢的人。"
"没有。"
"别装了。你的心思,我还能不清楚吗?该不会,是你小时候干了坏事,让人家恨你恨到现在吧?"
"我做事光明磊落,才不像你偷鸡摸狗。没有的事!"
"呵呵......说不定是你自己忘记了。可人家还记你一辈子。"
"就算我做错事,肯定也是你挑拨的。"
"哎呀!人家的心意你一说就中,真不愧是我的甜心呀!"
"你少恶心了!以後少来找我,安分地教书吧!等我当上学生会长,肯定要好好治你。"
"我又没犯错。再说,我的心意,你是最明白的。"
"所以我才说,要你安分守己,否则我绝对不轻饶你。唉!也不知道我老爸是怎麽想的,竟然会让你来教书。"
"因为我们是亲戚嘛!"



谈话到此,旁听的人已经完全石化。
......他忘记了?
五岁那年的事情,他忘记了?
他竟然敢忘记?!
痛苦的怒火熊熊燃烧,疯狂地摧毁了自身的意志力。在盛怒之下失去理智之後,奥名堂一心只想著"报仇"二字。
"圣凯!你这个混蛋!"
一把揪起他,用尽所有力气一拳打下去。
不!一拳还不够,他要把这十四年来的所有痛苦全都奉还到这混蛋身上!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我恨死你了!我恨你一辈子!"
《爹#爹罗曼史》两虎相争篇










奥名堂──

身高:185cm.
体重:63kg.
血型:O
左眼视力:1.5
右眼视力:1.5
发色:黑色
擅长的运动:足球,游泳,拳击,高尔夫......(样样精通)
擅长的科目:数学,化学,地理,英语,法语,西班牙语
喜欢的食物:清淡的
讨厌的食物:腥辣的
家族背景:奥氏家族总资产600多年排行全球富豪榜前五位,最近二十年位居世界富豪榜榜首
目前最想做的事情:无所事事
人缘关系:紧张(大部分原因为本人脾气暴躁,但深受男生崇拜)

           
                   ──报告完毕


"......"
摸摸被打肿的脸颊,圣凯若有所思。
这个奥名堂,无缘无故地动手打人,而且还是在学院音乐会上。
"唔!"
......下手还真重。
站在镜子前,看著自己对那突如其来的暴力一时之间毫无招架之力,圣凯心中真是窝火。


他凭什麽打我?
看他那盛怒的眼神,就好像和我有仇似的。
......我认识他吗?
圣凯仔细搜索著和自己有关系的每个女生。可是,这些女生和奥名堂并没有关系,他也更说不上是抢了他的女友致使他动怒吧?



"喏!"
眼前出现了一样小巧可爱的东西。
圣凯没心情地撇了一眼:"什麽?"
翡故做一脸惊奇道:"我的乖侄子,这是糖果!Candy,ok?"
这种时候还拿糖果来逗他,以为他是三岁小孩?
推开糖果,侄子满心的不悦:"翡,这是大学,不是幼儿园。你拿糖果去给那些迷恋你的小男生,我不需要。"
翡依然不依不挠:"圣凯,我记得你小时候是很喜欢吃糖果的。虽然你现在长大了,但是在叔叔眼里,你仍旧是......"
"闭嘴!"
"唔!"
还没说完,翡的嘴巴就给圣凯牢牢地捂上。



眉头深皱,冷汗都流下来了,压低著声音说:"我不是老早就警告过你,像你这样不男不女不伦不类的,不许在学校说自己是我的亲戚吗?"
这真是圣家唯一的遗憾啊......不,应该说是尴尬才对!
自己的爸爸竟然有一个不男不女的弟弟,在圣凯十九年的人生当中,唯独这件事情,是他一直无法接受的。



"拜托你!如果你喜欢扮女人,就不要说你是我的叔叔!"
如果露馅,对他竞选学生会会长无疑是个巨大的威胁。
"唔......唔唔......"
翡想说话,无奈圣凯一张大手捂得紧。
任他那娇柔的声音,如果旁边有人在场,还真以为圣凯想对他xx呢!
被那暧昧的声音弄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圣凯赶紧放开了手。
"翡!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你知道我有多讨厌同性恋?"
喘了一口气,翡继续暧昧的攻势:"哎呀!我的乖侄子,‘姑姑\'这是疼爱你的表现嘛!来,亲一个哦!"
"恶!"
圣凯被翡弄得快要吐了,一把推开他,直冲卫生间。



翡倚在卫生间门口,继续乐呵呵地说:"我的乖宝宝,‘姑姑\'可是一直看著你长大的呢!在你小的时候,你还不是一样喜欢男孩子?"
"我没有!"
"明明就是有,只不过你忘了。说得也是哦,当时你还在上幼儿园......那个时候......"
"你就不能不提那件事吗?"
圣凯一声威胁,翡更是哈哈大笑。
"哈哈哈!我就说你记得的。我的乖侄子头脑这麽好,过目不忘的本事肯定也是和你老爹一样的利害咯!"
一提到那件禁忌,圣凯冲出卫生间,大力一推,把纤柔的翡控制在两臂之间,一贯冷静的眼眸瞬间燃起火花。
"我警告你,不许再提那件事情。"
"可人家已经提了。"
"那就不许再提!如果当初不是你,我也不会被人家说成是......说成是......"
"变态。"
"我不是叫你不要再说了吗?"



真是感觉到一阵无力。
这个人妖叔叔是圣凯的头号天敌。无论圣凯怎样威胁他,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同样的,为了让他重归正道,圣凯的父亲圣岚──一国之首,也同样是费尽心力,却只有徒劳无功。
【爹#爹罗曼史—月羽悠(雪丽)】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