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微澜—西夕东阳

时间: 2016-06-30 13:15:18 分类: 今日好文

【微澜—西夕东阳】
第一章
夕阳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连续剧叫《死水微澜》,我觉得我的生活正是死水。和大多数的中国儿童一样,在人生路上平凡的成长。
从幼稚园起,一直到大学毕业,我没有任何的成绩可以让父母为我骄傲,也没有任何的勋章可以让我自豪。我很平凡,在外人眼里看来;可实际我又不是那么平凡,对于一个Gay而言,他能是平凡的吗?更何况我又是一个病态的Gay!我喜欢男人,可又从不愿表现出来,还强迫自己与女人做爱。感觉活的很累,心累。这是自找的,谁叫我不愿坦言自己的性向呢?为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许是我性格扭曲了,也许是我害怕被有色的眼光对待,也许……也许……可即使如此,我却期待着我的生活有一天能够微澜。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了本市的公安机关,在里面从事行政工作。这份工作既稳定又不费事,而且阳光又帅气的小伙子们总在我周围,这样的环境让我感觉如入天堂,但同时也使我更加谨慎了。毕竟谁愿意与一个用异样眼光看待自己的人共事呢?我尽量放低视线,搞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以便能够平安度日。
“邵辉,外找。”
同事小李从门外走进来,向我比了比指头。
“谢拉。”
看了一眼墙上的种,快到下班时间了。这时候找我难道是方捷?才一个礼拜没见面而已,我的第五任女友。
“邵辉,走,吃饭去。”
下到一楼,刚拐角就被人叫住了,是铭。
“怎么是你?你可难得找我吃饭啊。”
“饿一天了,又画不下去,就找你来了。”
张铭是我十年的朋友了,初中、高中都在一个学校。大学时,我考到了北方的学校学法律,他留在了家乡,学油画。他是我暗恋已久的人。
“你以为是哪个大美女啊?”
“我哪有什么美女,倒是你,不找美女找我做什么?”
铭自中学以来就是大众情人,帅气的脸、一头及肩长发还有风趣的谈吐不知迷倒了多少人,我也是他的俘虏之一。
自知这段感情是无法得到回报的,我仍甘愿充当朋友的角色,至少还能呆在他身边。
“美女,我对美女没兴趣了。”铭轻哼了一声
“啊?”
“啊什么?她和我分手了,她说我光有才气没财气爱情是不可能继续下去的。没意思,吃饭去。”
铭的神情有点黯淡,我看了觉得心里酸酸的。
“那你等我一会,我就下班了。整晚陪你行不?”
“还是兄弟最好啊。”
铭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小小的波纹。


在酒吧喝的差不多后,铭硬拉着我去唱歌。他一直都喜欢那种张扬、充满激情、节奏感很强烈的歌。可这回,整个晚上他都在唱着《晚安,北京》张扬而又充满悲伤。我则唱了Robbie Williams《Better Man》。
铭,希望我们都能成为更好的男人。


扶着醉醺醺的铭回到他家已经是深夜了。
小心的将他放倒在床上,帮他脱去衣裤后细细的欣赏起他的俊颜。说欣赏是因为这个时候我没有掺杂任何的有色成分在里面。否则,那对他是一种亵渎。
我怀着虔诚的心膜拜起他的眉梢、眼角、骨感的手指以及动人的身躯。
他,是我年轻恋情里的唯一的心灵情人。
向这样能够在近距离毫无顾忌的欣赏他,自上大学后至今还是第一次。这是怎样的一种感动我无法用言语将他表达出来,我只能感受心脏在微酸中有节奏的跳动。
轻轻的将被子温柔的盖在他的身上,宝贝,可别着凉了。

微澜
第二章
夕阳


走出卧房,来到他的画室,那里杂乱的摆放着很多的石膏像,颜料在工作台上杂乱的扔着,画架上还放着一幅未完成的画,那上面是一个动人的女性,那个刚和他分手的女性。
铭是画人物的,记得他说过画本就是一种灵性的体现。能体现灵性的东西很多,而人物则是最能体现的一种。眼神、表情、姿态等与画者的感情交融在一起画出来的才是最灵性的东西。
高中毕业时,铭赠给了我一幅画,那是我站在教室的窗边眺望着远处的夕阳的油画。
我的轮廓被夕阳所柔化,表情是那么的恬静,原来在铭的眼中我是这样的,一个安静、温柔的少年。
“这你是什么时候画的啊?我怎么都没发现你把我当成模特了?”
心情是激动的,声音是兴奋的带着点微颤。
“嘿嘿,我偷着画的。那天你站那儿的感觉真好,我就怕你突然走开,忙用稿纸把你画了下来。回家后我就开始照着稿纸和回想重新画了一幅,我可是用了两个星期呢。怎么样,喜欢吗?”
“当然,我很喜欢,我要一辈子留着它。”
“是该好好留着,要知道这可是我第一次画真人。哪天我要是成名了,这可就是巨著了。”
第一次画----真人,我是----第一个模特。
我好高兴。
“谢谢你,张铭。我会一辈子珍惜它的。”
看着画中的女人不由得竟有种妒忌,即使是铭已经分手的女人,还有那么一丝的厌恶,她竟让铭受伤了。
不过即使如此,她还是幸运的,至少铭在她身上投注了感情,而我呢-----一个朋友而已。
回望铭的卧室,那里他静静的躺着。希望今夜你的梦里没有悲伤,希望那里有个----我。


“邵辉,你怎么昨天不说一声就走了?”
下午铭打来电话质问我的不告而别。
“你醉的不醒人事,我叫都叫不醒,怎么跟你说啊?”
“那么晚了,你还一个人回家,碰上些倒霉事可怎么办?你可以住我家啊。”
“大哥,你也不看看我是吃哪行饭的?怎么着都找不上我啊。况且,你把整张床都占了,我睡哪儿啊?”
拜托,和你一起睡,那岂不是逼我犯罪?
“行啦,行啦,昨晚累到你是我不对,这样吧,晚上出来我请吃饭。”
“……今天不行,我还有事呢。”
距离还是不要太近的好,我心中的野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咬你一口。
“女朋友啊?”
“是啊,今晚约了一起吃饭。”
本来打算回绝的,现在却改变了主意。
今夜不想一个人度过。
“切……”铭发出了不满。
“啊,不好意思,让你想起伤心事了。”
真该死,哪壶不开提哪壶!
“哪儿啊?那种事情昨晚喝完酒就忘了。依我的魅力还怕找不到?”
是啊。
“是啊。既然如此,那你不满什么?”
“不满你没陪我啊!”
这……呵呵,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任性呢。
“要不,你做我女朋友,我就陪你啊。”忍不住想要调戏他一下。
“去、去你的,少不正经了。”
感觉铭在电话的那一头脸红了,看来我的幻觉越来越厉害了。
“哈哈,是我不正经。”
“再说了,要做,也是你做我的女朋友。”铭略带迟疑的回答。
惊!
镇静!
不过是玩笑而已!
“好啊,你真要的话,我就答应你。”
“你!不和你开玩笑了!”
“呵呵。”
“你现在越来越流氓了!还是干警察的呢!”
听声音就知道,铭在那头铁定因为嘴皮子逗不过我而生气了。
小孩子般可爱。
真希望这不是玩笑。
真希望你那时的迟疑有种不同的意思不是我的幻觉。
“呵呵,好了,不和你聊了。我收拾一下就要出去了,你也忙你的去吧。”
“好吧,但是下一顿你请。”
“为什么?”
“因为你今晚没陪我啊。”
“哈哈哈哈,我真服了你,好,就这么说定了,拜。”
“拜。”
挂上电话,心情好复杂。
真的,你要的话,我就答应你。


晚餐定在方捷喜欢的川味楼。
她的口味和的性格一样,热情、辛辣、干脆。
和她交往已经快两个月了,她的性格使我和她在一起颇为顺利,她像个男孩一样。
可是,抱歉,我利用了你。
“你又晚了!”
方捷不满的看着我。
“抱歉,路上塞车。”
事实上我和每个女孩约会都经常迟到,我是故意的。
女人不喜欢约会总是迟到的男人,那会使她认为自己在对方心中不够重要。
我想要的正是如此。
先前交往的对象都以我不够重视她而向我提出了分手。
我欣然接受,表面却还装做被抛弃的可怜男人。
我是狡猾的,连挽留的话都不说一句。
女孩奋然离去。
“你就不会提早出门吗?别人约会都不迟到,就你事多。”
“我们单位纪律严格,我得到点了才能走。”
“哼~~”
方捷快速的甩过头,不看我一眼。
即使生气也毫不做作,直率的个性。
铭也是一样呢。
“是我不对,别生气了。”
“那你今天得都听我的。”
她挑衅的望着我。
“好。都听你的。”
……………………


微澜
第三章
夕阳

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身旁的人已经不在了,昨天还好过关了。
回原籍后,我和女人在那方面越来越不行了,心里总是想着张铭。
随着接触的增多,对他的那份感情也慢慢恢复到了如中学时代般的热烈。
昨晚也是借着想象他在我身下的样子才顺利过关,这样的情形不知道以后还有多少回。
抱歉,铭,我把你弄脏了。
“醒拉?快洗洗起来吃饭吧,亲爱的~!我把早餐都弄好了。”
方捷从房外走进来,附下身体在我的脸上((啵))了一下。
她真是个好女人。刚认识的时候她什么都不会做,早上每次吃的都是外卖。后来我说不喜欢吃外面的东西,她就开始学了起来。
这样的话即使以后分手,你也是个完美的女人了。
你可以找到比我好上成千上万倍的男性。
我微笑的回吻了她一下。
“说说都有些什么?”
“煎蛋、牛奶还有苹果,就等着你把它们消灭掉了。”
“好啊,我这就起来把它们消灭掉。”
…… ……

到了单位,刘局长让我把的一份证据材料移送到检察院,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了方捷的大哥。
我并不认识他,甚至不知道有他的存在,方捷从来没提起过。
我交完材料正准备离开,就被人喊了一声名字。
这儿有认识我的人?我可是第一次来这里。
也许是我听错了吧。
我继续往前走。
“邵辉!”
这回我停下了脚步,应该是没听错了。
掉头回望,是谁呢?
一个高大的男人朝我跑了过来,27、8岁的样子,穿着检察院的制服,我确定我并不认识他。
“你是?”
“哦,抱歉!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方克伟,方捷的哥哥。”
“哥哥?我从没听她说起过啊。”
“是吗?恩,前一阵子我出差了,可能她忘记跟你说了。”
男人抓了抓头,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忘记?连自己有个哥这种事都能忘?我不想拆穿他这显而易见的推说之词。
谁知道他是不是呢?
可他又是怎么认识我的呢?
“也许吧。请问方捷向你提起过我?”我礼貌性的询问。
“这……准确的说不是她提起的。我前些日子看见你和她一起出门,后来问她,她说你是他男朋友,还将你的情况说了一下。”
情况?呵呵,指的是家庭、事业、学历、收入以及一切与婚姻有关的情况吧。
“这样啊。很高兴今天见到你,我的事已经办完了,现在要回局里去。那么下次有空的话,我们就一起吃个饭吧。”
正好也验明一下你的正身。
“好,那么再见了。”男人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嘴边的两个迷人括号像极了日本男星--反町隆史。
“再见。”
在回局里的路上,我想着这个自称为方捷哥哥的男人,他的话有点问题。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是个迷人且帅气的男人。
有必要找方捷问一问清楚。

“邵辉,上回找你的那个人,今天来找过你了。留话说让你晚上找他去。”小李看着手中的调查报告,头也没抬的告诉我。
“好的,谢谢你。”
“对了,你现在功力深了啊,听脚步都知道是我回来了。”
“那是!我是干哪行的啊?”
“呵呵……”
回到座位我想,和铭不是前天才见过面吗?以前他找我怎么也得过个四、五天,这回这么勤快看来那个女人伤得他有够深的。
望一眼墙上的钟,时间还这么早!
快点下班吧。

一下班,我就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铭家。
按了半天门铃,也没人来开。
我估计这家伙是出去了吧,找我过来自己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轻叹了口气,正打算离开,却听到了里面传来“嘭”的一声东西倒地的声音。
铭在里面?
他怎么了?
“铭!铭!你怎么了?快开门!”我用力的敲着门。
“唔……”里面传来微弱的呻吟。
不会错的,是铭!
“铭,开门啊。出什么事了。”
半饷才听到铭跌跌撞撞跑来的声音。
打开门,我愣了几秒。
才两天没见而已,他怎么已经像个鬼似的了?
原本如丝般光滑的黑发乱七八糟的纠在了一块,下巴布满了胡扎,两眼无神,整个人都颓废了。
怎么成这样了?
进门,顺手关上。
我一把扯住铭将他带到了浴室。
铭发出了吃痛的声音。
我用力过度了,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忙松开手看他是否安恙。
“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了?”声音带着轻微的颤抖。
给铭吐上泡漠的手指也轻微的颤抖着。
“我……”
一抬头就迎上铭忧郁的眼神,那里面载着满满的伤痛。
强压下心头的酸疼,忙打断他还没来得及解释的话。
我怕我听了,手会抖的更厉害,心会更痛。
“嘘,一会说,我先帮你把胡子刮了。”
完了,又给铭放了洗澡水,让他好好的把自己整理干净。
我不想看到这样颓废的他。


坐在设计新颖的沙发上,我的心情并没有因为沙发的舒适而缓和,反而更郁闷了。
桌上、地板上到处都是空了的啤酒罐,喝了这么多,急性酒精中毒怎么办?他还要命不要?
为了那么一个抛弃他的女人值得吗???
铭,你这个傻瓜!一点都不了解我的心意。你这样让我有多难受你知道吗?
混蛋!害得我心好痛……


铭出来的时候,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只是那飞扬的神采没有了。眼神也依然满载着浓浓的忧郁。
“过来坐我旁边。”语气的冰冷到了连我自己都惊讶的地步。这真的是我发出来的?
铭也明显的瑟缩了一下。
“过来!”
铭略带迟疑的走了过来,安静的坐在我的旁边。
这时的他就像是个怕被父母责备的小孩。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苦笑一下,还是应该温柔待他的。
“为什么喝那么多酒?”
“我心烦。”
“为了那个女人?你不说我也知道。”
铭低下了头。
“你不是说那种事喝完酒就忘了吗?原来你也只是说说而已。”
“不、才不是!我只是还没调整过来!”
“哦?”
“就是这样!只不过看到了她的画想起了在一起的时光,忍不住就感伤了起来!”
铭一下精神了起来,还是激将法管用!
对付高傲的铭只有用这招了。
“是吗?只是这样?我看不像啊,瞧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样了?就你刚才那样,我要是那个女人也决不会后悔甩掉你!”
铭听了一惊,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你的自信跑哪去了?失去你是她的损失,你应该好好活着,让她后悔当初甩了你!”
“你说,她会后悔吗?”铭不确定的看着我。
天啊!铭!你的自信真的跑到国外渡假去了?你可是情场高手啊!竟然向我提出这么白痴的问题。
“当然,如果你比现在更出色的话。”
我想我坚定的意志也一定传达给铭了,他肯定似的重重点了下头。
“说的也是。我真不该为了她而糟蹋自己。我太傻了!”
“就是啊,她哪值?你可是万里挑一的大帅哥啊!”
好,振作了!总算没什么大碍了,我的心也彻底放松下来,大大的舒了口气。
“谢谢你,邵辉。你总是支持和鼓励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啊,最好的朋友。
那,这就是我应该做的。
现在该换一下轻松的气氛,把这房间里的沉闷空气彻底一扫而空,巩固战果。
“你呀,也不为我想想,看你这样我不知道有多心痛~~!呵呵,下次可别再烦傻啦!”
我的真心话,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表达出来。
“恩。”
“可别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树林。”
“当然!我没那么傻!”
“那现在吃饭去?我请!”
“好啊!邵辉,你真是好人。”
“是啊,是啊。你知道就好。”
“要你是女人,我就娶你做老婆!谁娶到你,是谁的福气。”
“现在就可以啊?”
“咦?”
“去荷兰啊!同志早能结婚了。”
“呸!下流!刚才的话我收回!!”
“呵呵”
“还笑?死同性恋,离我远点!哈哈!”
“哈哈哈哈……”
我仍然在笑着,心却不停的在流血。我是个死同性恋呢!
无望,从一开始就是无望!
早就知道的,却还总希望有那么一点的奇迹出现在我的身上。
可是现在,当你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的这一刻,却将我推进了无底的深渊。
是该放弃的时候了……

(待续)

微澜
第四章
夕阳

从下定决心彻底放弃铭的那一刻起,我就尽量减少和他碰面的机会。
借口的话要多少有多少,铭虽然总打电话来抱怨,我也还是硬着心肠拒绝了他。
既然我终非你所爱,那就让我这颗伤痕累累的心自由吧。
时间久了也就会淡忘了,就向大学的那四年一样。
活了二十几年,我的生活仍然是一潭死水。
我不甘!
我仍期待冥冥中会有那么一个人来让我的生活泛起微澜!
并且这种感觉渐渐强烈了起来。
和方捷是继续不下去了,我既无心也无力,何苦累了两个人?
也该是我和女人划清界限的时候了。
我不能再自私的去利用她们,而在心里想着这样或那样的男人。
自然我和她约会也越来越少,我在找个契机,分手的契机!
在单位一切都很顺利,和同事关系融洽,办事稳妥有效。
局长也很欣赏我,总说我是个有大好前途的年轻人。
像我这样的人真能有什么大好前途?
我不指望,我只希望我能安静的活着,和那个我等待中的他一起。

下午方捷来了个电话,说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和我见个面。
无论我有多忙,无论我有什么理由。
她坚持要和我好好谈谈。
听着她的语气,我想契机来了。
很意外今天她没有将约会的地点挑在外头,而是她家。
分手的时候通常彼此的脸色都不会太好看,她考虑得很周到。

一见面,正如我所想,她的脸色真的很不好看,看我几乎是用瞪的。
“最近为什么总不找我?我找你也总说没空!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还没嫁给我就开始让我老实交代了?很抱歉,我不是什么老实人。
“没有啊,我能有什么事,最近忙了点。”我又开始装无辜了。
然后继续上演“无趣男人被甩”的戏码。
“你总是这忙那忙的!你总有理由!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方捷激动的朝我怒吼。
“可的确是忙啊。”
“连给我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这……对不起”
“哼!其实你不用说什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知道就好,那就不用多废话了,反正是我对不起你。
“我也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男人!太让我意外了!”
什么?!
她知道?
难道……
不会吧……?
应该不会!!
“你知道什么?”
“喝~看来你心中果然有鬼,瞧你脸色都变了!”方捷的眼神由愤怒变成了鄙视。
鄙视!我最受不了这种眼神!看来她真的知道了!我想立刻离开这里。
“是!我有鬼!既然你都知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走!”我激动的站了起来。
“站住!邵辉,你走,你走了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
“我原本就不是让人看得起的那种人!”我扭头大步朝门口走去!
我承认这一刻的我是冲动的,甚至没想过为自己巧妙的辩解一下,我不是一向最不愿意让人知道我的秘密的吗?
奋力打开门,视线被眼前的身影挡住了。
“抱歉,从外面就听见你们在吵了。有话好好说不行吗?”
谁?抬头一看,似曾相识的感觉。
“哥,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别来的吗?”方捷语气很差的对着男人说话。
是他!方克伟!
原来他真的是方捷的哥哥。
“我,对不起……”
方克伟很沮丧的低下头,过近的距离使我清楚的看见他的嘴角扯出一个牵强的弧形。
“我正要走,你们谈吧!”我侧身从他身边走了出去。
“邵辉,你要是个男人就当着我哥的面把话说清楚,别这么不清不楚的!”
“哥,这事和你有关,既然你来了,那正好。”
“什么?”我有点不明白了。
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还是说你想让我更难堪?!
况且这事和你哥又有什么关系?
“和我有关?”方克伟也很疑惑看着他那个正张牙舞爪的妹妹。
【微澜—西夕东阳】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