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伤痕—莫离

时间: 2016-06-30 10:07:07 分类: 今日好文

【伤痕—莫离】
1

我的错,是简单和绝对的,我爱的男人不值得我爱,他不值得我多看一眼。可是我把我的爱给他,我全部的爱。
——题记


还没走进西餐厅门口,莫非就看到了那个人,正对着门方向,端着咖啡正要入口,态度闲适。三年没见,他变了很多,稍有一点发福的身体包裹在合体的西装内,脸部曾经锐利的轮廓已经变得有些松弛,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这个城市里常见的中年白领,有一定的事业,和睦的家庭,以及稍稍疲惫的神态。他耐心的听着对面女子小声说话,偶尔报以微笑。他的眼睛已经找不到当年的神采。
他只是个平庸的中年男人。如今。
莫非突然觉得身体的某个部位隐隐作痛。像一个长久以来被埋藏的很好的伤口,突然撕开包扎,赤裸裸暴露在空气里。辣辣疼痛。他下意识的抬起左手,瞄一眼时间:三点二十分。
与人约了在这间酒店的西餐厅吃下午茶,顺便谈一个合同的后续事宜。自己早到了十分钟。
莫非慢慢走进去,Waiter迎上来,确认预定后将他领向一张靠窗的桌子。中途经过那人身边,他正好一抬头,立时呆滞了一秒,促不及防的,笑容凝结在脸上。
莫非给出一个淡然有礼的微笑:“嗨,好久不见,韩先生。”
韩天成有点狼狈:“莫……非,你好。”自 由 自 在
看着他的脸,莫非竟然有种窒息的错觉。暗中握一握拳,他微笑道:“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有空大家一同出来喝一杯。”向那女子点头示意,淡淡离去。
“老公,这是谁啊?从来没听你提过么。”一脸好奇。
勉力微笑:“以前公司里一个下属,后来跳槽了。”
“真是英俊,打扮谈吐也好,实在难得。”
“怎么,动凡心了?”
“去你的!对了,他几岁?有无女友?你知道Amy最近托我关注人选……”
“丽菲,是时候接宝宝了。”
“啊,已经那么晚了么?都是你,才两岁的孩子就送去幼稚园,给阿姨带不好么?如今日日接送,好不辛苦。”
一路碎碎念里离开。
临去,小心的朝那个方向瞄一眼,莫非正与一套装女子言谈甚欢,并未关注这边。

那人已去,莫非有片刻茫然,方才努力作出的愉快样子终于略显疲态。
对座的女子敏锐的捕捉到他的变化,故意笑道:“好了,公事已毕,莫经理不妨现原形,不必担心有碍观瞻。”
莫非掩饰的笑笑:“此地门槛太高,变回青蛙只怕跳不出去。”
一阵轻笑,女子叉开话题:“对了莫经理——”
“唤我莫非即可。”
“好吧——莫非,你的表好漂亮,什么牌子?价位如何?不好意思,我先生下月生日,正愁礼物。”
略一踌躇:“是Longines Evidenza,几年前买的,原价记不得了,仿佛是一万五左右。”又一阵隐隐作痛,他下意识的转动起那褐色的真皮表带,眼神游离。
“哗!如此昂贵,不是平民作风。算了,让他继续用手机看时间吧!”
闲闲聊来,不知不觉,咖啡已见底。

下午茶完毕后又回公司卖命,待莫非回到住处已是十点光景。今晚他大失水准,简单的营销分析报告竟也屡屡出错,弄的助理惊骇莫名。
开门,关门,换上拖鞋,脱掉西装,扯去领带,一路卸掉全身束缚,径直走进浴室。
花洒急急冲下密集水柱,莫非水里的脸一片漠然。水继续冲刷,脸上肌肉开始细微抽搐,抽搐,终于,他扔掉花洒,抱住头,靠着玻璃门慢慢蹲下来。
泣不成声。

七年前,莫非二十二岁,大四,满世界找工作。
那时候大学还没有扩招,F大的学生很容易就能进到很好的外企。可莫非是非常桀骜的甚至狂妄的孩子,他的目标只放在500强。
那间企业是本行翘楚,莫非跃跃欲试。自己的简历够漂亮,so why not ?
一路横冲直撞,刀光剑影,如入无人之境。
韩天成是他三面的面试官。自 由 自 在
那时候,他还是二十九岁的,年少得意踌躇满志的部门经理,眼神锐利,并且,非常英俊。
他们几乎是一见钟情。

小心翼翼的维持人前的上司与下属关系,他们在没有人的地方为彼此疯狂。
无人注意时暧昧的微笑眼神,茶水间里蜻蜓点水的吻,厕格里激烈的做爱,莫非把领带死死咬在嘴里,生怕发出丁点声音,这时候他的眼睛水气弥漫,魅惑蚀骨,每每激的韩天成几欲癫狂。
他们甚至故意留下来加班到深夜,然后在没有人的大办公室里疯狂纵欲。

眨眼就是三年。
当所有能够发掘的激情都被渐渐用尽,当已经熟悉了彼此身体的每一寸皮肤,当他的微笑不再让你心如擂鼓。
当整整一个月没有做爱。
吵架。不停吵架。
那时的莫非是一头激烈的小兽,不依不饶。
可是,韩已经懒得迁就他。
两个人的坏脾气终于碰撞到顶点。
大打出手。两败俱伤。
那一晚莫非擦着嘴角的血迹,草草收拾几件衣服胡乱塞进包里,头也不回就出了门。
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白天,两人还是所有人眼中正常的上司与下属,合作愉快。
顺便说一句,韩天成依然坐在那个位置,这些年竟都没有得到升迁。在他的一路关照下,莫非倒是慢慢做到了副理。
合作愉快。

莫非在外面与人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有点吃力的开始他的的独居生活。
骄傲的孩子,等着对方谦卑的道歉与恭敬的请回。
一天,两天,一周,两周。韩天成还是一付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人前,只谈公事;人后,视若无睹。
莫非有点慌,火气渐渐上来。自 由 自 在
第三周,他申请换部门的报告批了下来。
从此一个楼层,永隔参商。

五个月后,传来了韩天成要结婚的消息。
第二天,莫非递上了辞职报告。

湿淋淋的从浴室里出来,莫非脸色惨白,眼圈发红,但是表情平静。套上裕袍,随手抓过毛巾擦擦头发,走过去打开电脑放起MP3,房间里立刻弥漫起黄耀明丝缎般华丽妖娆的声线——
“我也许不懂何谓爱 但我很清楚恨与悲
唯独有你 让心继续的痛 这便是爱吧 我便能继续 爱到死
一切苦恼都原为你 一切伤痛不留余地
莫太早取笑我这心理 应知根本你欢喜
茫茫苍天赤地 能用甚麽取代你 让我破除这诅咒 爱到死……”
啪的一下拉掉电源,莫非浑身颤抖不能自已。他一屁股坐到地上,摸索出一包三五,抽出一根来点上,狠狠深吸一口,吐出长长的苍白的烟柱。
这首歌的名字,叫做《爱到死》。自 由 自 在
莫非看着自己执烟的手,袖口下滑露出手腕,浅麦色光泽的皮肤上,一道丑陋的疤痕突兀的延伸,皮肉外翻。平日里,它被宽阔的表带严密遮掩。现在却固执的暴露着,不管不顾。
莫非突然神经质的狂笑起来。
不知不觉,眼泪已爬了满脸。

第二天破天荒的提早下班,下属们难以置信的交换着惊喜的眼神——平日里他是工作狂,苦了下面的,怎好意思老比上司早退?怨声载道。今日真真难得,回去翻黄历,定然黄道吉日。
出了写字楼大门,满脸憔悴,强打精神准备叫车,旁边清清楚楚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传过来:“莫非。”
愕然侧过头去,看到那张曾经已是生命一部分的脸,还有那脸上微微踌躇的表情。韩天成有些贪婪的看着他,说:“可以去喝一杯么?”
“对不起,今天我很累,改天吧。”几乎跳过大脑,双唇机械的张合。
“不会弄得很晚的,只是……想找你聊聊而已。莫非,我们已三年多没见了,请勿拒绝。”
三年零四个月,莫非在心里说。理智告诉他拒绝拒绝拒绝——可是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虚弱不堪:“好吧。”
韩天成惊喜的睁大眼:“那你等一下,我去把车开过来。”急急走开。
莫非定定立在那里,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开过来的竟然是一辆八成新的蓝色赛欧家庭型,突然想起,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兴奋的告诉自己,将来要买一辆切基诺,然后周末两个人出去拉风。
多么遥远的事情。
面前这个男人,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韩天成。
可是,自己,又何尝还是当年那个莫非。

“Cosmopolitan”莫非随口道。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只点这个。”深深看着他的眼,韩天成脸上不掩交错情绪。曾经沧海。
“习惯罢了。”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莫非……”韩天成似酝酿勇气,“对不起。”
莫非头痛的闭上眼,片刻后再度睁开:“有必要么?韩天成,你并不亏欠我什么。”
“莫非,你还是不肯原谅我。”自 由 自 在
婚姻生活可以让一个男人沦落到什么程度,当年的锐利与头脑竟似不见踪影。莫非发现自己怎么都无法把面前这个平庸的,自以为是的男人同记忆里那个韩天成联系到一起。
只是三年而已。
“是你自己放不下吧,然后认定别人定然如何煎熬——韩天成,你从来都是这般自信。”轻轻一句话,对韩天成来言却不亚于当众一记耳光。
他立刻涨红了脸。
沉默。
当莫非的杯子接近见底的时候,韩天成终于再度开口,语句艰难:
“莫非,对不起。可是,说真的,如果要我再做一次选择,我还是会那么做。”
莫非抬头看他一眼,似笑非笑。
“我是,故意同你吵架的。
莫非,你知道,我已不年轻,我终有一天会受不了那压力。
我曾经无比张扬,认为可以与心爱的人一辈子过下去。可是,莫非,我们都太天真。
一个三十三岁的性向异常的男人,老家父母翘首盼望含饴弄孙,自己事业又遭遇瓶颈,前途渺茫,我看不到将来的的样子——莫非,我那时心理负担很重。整夜整夜的失眠,我偷偷去看医生,配了安眠药回来却不敢吃,怕被你发现。
你是那么不谙世事的孩子,偏又张牙舞爪,小兽一般。
莫非,我开始考虑将来的样子。越想越寒心。
但真正让我下决心是另外一件事。
莫非,你也知道,我并非技不如人,却每每升迁无望。那次好容易一个大区经理的位置空出来,原以为十拿九稳,结果竟给了资历业绩都不如我的人,实在不公。”
啊,记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那时莫非还很为他打抱不平了一阵。
“后来,我被老板叫去,亲口给出原因——上面认为我这个年纪还没有结婚,定性不够,势必不能稳妥,态度激进,理性不足,故而不能胜任总领一方的大区经理一职。
莫非,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婚姻同升职亦能联系。”
原来说到底,我竟是输给了一个职位。莫非自嘲的笑笑,将杯中残余液体一饮而尽。
仿佛看出他的鄙意,韩天成急急解释:“莫非,你要知道,我那时已然三十三岁,正是尴尬辰光,这当口不进则退,我不能想像自己临了被发配到后勤部尴尬混一份闲职或者干脆被淘汰出局的样子……”
“够了。”莫非终于不耐烦,掏出皮夹抽一张一百压在杯下,然后转过头,轻声却决然说道:“我不明白,你今晚约我出来是出于什么目的?如果仅仅为了听你说这些话,那我也听过了——”起身,再看那人最后一眼,“韩天成,我真奇怪当初怎么会爱上你。再见。”
“莫……”自 由 自 在
突然意识到什么,韩天成张大了口,一动不动呆滞在那里,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离去。
半晌,他颓然的仰躺进沙发里,面目扭曲,五指纠结。

出了酒吧门,莫非在街头怔怔立了许久。晚风夹带着阵阵凉意扑面而来,他下意识的转动左手腕上的表带,感觉到那凸起的息肉与真皮层的摩擦,隐隐作痛。
猛的,心脏一阵剧烈抽搐,他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撑着墙,慢慢的慢慢的蹲下来。
面前,人流匆匆往复。

2

我不知道我是否对你一见钟情,我只知道,我见不得你眼底的丝缕疲惫。
——题记


那天晚上洛君平回到家已过午夜,身体的疲惫却敌不过精神的亢奋,仿佛大脑皮层每个细胞都叫嚣着旋舞着沸腾着。
真是快乐。自 由 自 在
匆匆冲个澡出来,他湿淋淋的套上裕袍就跌入床中央,甩一甩头,水珠四溅。懒懒点一支烟,袅袅青烟升腾,烟雾背后竟好似浮现出一张线条利落的脸,发一阵呆,洛君平忽然轻笑出声。
那个男子,仿佛叫做莫非。
多美丽的名字。
多美丽的人。

若不是做媒体的朋友落力相邀,洛君平通常懒得去那种商业性质的Party,一堆人,一堆产品,一堆来往恭维,一堆虚伪言笑。这是朋友所在的那个时尚频道同那间公司合办的带有推广发布性质的活动,大大小小媒体、商家都在被邀之列——“很热闹的!”朋友这么说,“从头到尾本小姐一手策划,你就当给我面子去看看嘛——有精选87年份红酒,保证值回票价!更何况……”精明小女人眼波流转,作陶醉捧心状,“他家那个市场部经理,简直极品人材……”
洛君平当头一卷报纸不轻不重砸下去——“又发花痴!”

场地设在一间叫做Dune的酒吧,说实话布置的算不错了,至少原来可怖的金色基调被努力掩盖掉不少。洛君平到的很晚,同几个相识的打过招呼后就拎起一只高脚杯缩到一个自以为最不起眼的角落,懒懒旁观。
还是一样的无趣。
即将上市的最新款数码系列被弄成摆设到处堆叠,但是在最初礼节性的介绍发布附和过了之后,明显美食与美人更能勾起来宾们的兴趣。
是的,美人。
这样的场合永远不缺云鬟霓裳的时尚女子,个个妆容细致,举止谈吐无懈可击,穿BCBG的薄纱裙子,喷CD香水,拎GUCCI的小手袋,英语流利一似母语。她们深谙各种微笑的使用方法,或甜蜜或高贵或妖娆,然后用时而天真时而世故的眼神看向你,前提是你有足够的身家背景,足以登上她们逐猎的榜单。
这便是城中所谓的精英女子。多么无趣。
一个女人,当她美丽大方,职业高尚,月入过万,那么,她就有理由要求男人们有自己的公司,或者,至少金领阶层,名车豪宅齐备,单欠一个女主人——这个男人最好还要一表人材,会得浪漫,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风流倜傥却忠心耿耿……
洛君平想着想着失声笑出来。
他是双性恋,年少轻狂时也很是遭遇过几个女子,初时感天动地誓同生死,待到他傻傻地握着几个月薪水换来的碎钻戒指和大捧玫瑰求婚时,换来的不外忽惊骇表情,“我们不合适”,或者——“太仓促了,给我点时间……”然后便再没下文。待年纪大点便学乖了,也弄懂了,对女人的心也渐渐淡了,这些年一心一意只在同性堆里厮混,倒是女人们自发排队找上门来,这种时候他便每每搬出林倩作挡箭牌——便是那将他拉来此的强悍小女人,其实也不小了,他们是大学同学,林倩一度是他女友,后来和平分手。那次分手颇具戏剧性,林倩无意间抓到他同男孩子激吻,当下几乎崩溃,但是坚强理智的优点在这种时刻充分发挥了它的好处,三天后林倩眼圈红红但是神色平静的跑来找他,两人开诚布公,整整五小时下来的结果是,分手,大家做好朋友。至今,林倩都是唯一知道他性向秘密的异性。如今她已有了谈婚论嫁的男友,于是顺理成章的取笑他,魅力下降,没人要云云,嬉笑嫣然。
魅力下降?洛君平扯动嘴角,露出一个意蕴悠长的暧昧的笑容。
唯一遗憾的,只是可心意的情人难寻,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自己又是那么挑剔,不愿降格以求,是以很多时候竟是过着清教徒的生活,真是遗憾。
洛君平浅啜一口红酒,感受着醇厚质感,目光再度飘向那边。
今晚一来他就注意到那个人,非常挺秀,烟灰色剪裁合体的西装,白衬衫,不系领带,脖颈里松松围根红底暗花小丝巾,柔软的折角安静的掩在衬衫下,无比妥帖。洛君平认得那是Hermes今季新款,林倩曾对着时尚杂志淌了半天口水。
但是,真正让洛君平不能错目的,是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是深栗色的,波澜不惊,可是,眼底写满疲惫。
他应该是这间主办公司的管理阶层,洛君平一路看着他与人攀谈,寒暄,产品介绍,碰杯……态度优雅,满面微笑,尽心尽职。洛君平看着他执杯的左手,手指修长,骨节微凸,指甲修的很干净。
他的无名指是空的。
莫名的安心。自 由 自 在
一眼就知道他是同类,说不上原因,只能说那是只有同类生物才有的敏锐直觉,并且,极少看错。但是洛君平有自己的原则,他不碰已结婚的男人。虽然,直到目前这还是个不能见光的种群,但是,一旦你选择了婚姻,你就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而不是仅仅为了要镀一层护身符。
“嗨,魂兮归来!”伴着娇媚女声的是一只纤纤玉手,浅紫色蔻丹在眼前晃动:“竟将此等绝世美人视若无物,洛君平,你不想活了?”
“啊,林大小姐,失敬失敬!”洛君平努力作出惶恐的样子,眼里却掩不住的溢出笑意,“今朝焕然一新,果然佛要金装……”
林倩今晚着实费心打扮停当,一袭粉紫色裸肩小礼服,摈弃全部首饰,单靠玲珑身段与象牙色肌肤夺人眼球,效果奇好,整晚苍蝇搭讪不绝。
“洛君平……”林倩咬牙微笑。
“OK,OK!”洛君平聪明的适时投降,“还是没长进,一点经不起逗。”
“那也要看是谁……”林倩低声喃喃。
“什么?”洛君平有些疑惑的扬起漂亮的眉。
“没什么。”林倩抬起头来已然恢复艳丽笑容,更带着些许诡异,“如何?今晚可有收获?”
“正要求你帮忙。”洛君平老实不客气,勾起嘴角轻轻一笑,整齐的白牙在灯光下倏忽耀目,邪气暗生。
“他可是我先发现的。”林倩骄傲的扬起下巴,不是好相与。
洛君平不急不燥自Waiter托盘中换杯香槟,闲闲查看那细致泡沫,浅尝一口,微微皱眉——口感不正,随手搁到一旁。这才道:“不怕程青吃醋?”
“他?哈!他敢!”林倩满脸被宠坏小女人的嚣张放肆,眉目飞扬。
“可怜的程……”洛君平一脸哀挽,“真真品味独特。”
“洛君平,不要忘了,想当年——”林倩的笑容开始变得危险。
“好了好了,不闹了,说真的,林倩,替我介绍。”洛君平收敛起玩笑表情,神色认真。
深深看他一眼,林倩脸上也现出认真样子:“你确定?”
“我确定。”洛君平微微侧过脸去,那一方莫非正握着一款超薄数码摄像机向一中年贵妇作介绍,但对方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双眼睛只在他身上来回划动,笑容甜腻骇人。莫非不着痕迹的闪避那一双手的借故亲昵,风度极好,但是脸上微笑已然开始尴尬。
“我确定——就是他了!”洛君平一脸郑重,语气轻声但是斩钉截铁。
“……他叫莫非,今年29岁,罗氏电子市场部经理,工作狂,每晚加班,早则七八点,迟则九十点,能力卓绝,业绩斐然,上任才两年罗氏数码整个大区的市场占有率就翻了一番。还有——”林倩歪过头,斜斜扫洛君平一眼,笑容暧昧,“他还是单身,暗恋者无数但是从无绯闻传出。甚至有芳心碎了一地的恨恨说他是gay,不过无从考证,毕竟也没人真见过他同男人约会……”
“哗!”洛君平满脸叹服,“林倩你难道克格勃出身?着实佩服!”
“多少年难得遇见一个从头到脚舒服妥帖的,怎可轻易放过?”林倩不以为然。
“林倩,替我介绍。”洛君平再度开口,不容推托。
“先说怎么谢我?”林倩笑容可掬,乘机卡要。
“……上次那条Cartier的龙之吻,算我送你们的订婚礼物——可好?”洛君平捏捏眉心,一脸无奈。
“谢了,洛总。”美女嫣然一笑,挽起他手臂便施施然向那人走去。香风飘散。
那一头,莫非正被纠缠到快要发疯。自 由 自 在
“莫经理,你好。”林倩笑吟吟先一步走上前去,又点头示意,“周太太,晚上好。”
仿佛溺者骤见浮木,莫非面上霎时爆出灿烂笑容,周围皆尽为之目眩,听他道:“林小姐,晚上好。这位是……”
“我来介绍——这是恒通贸易的洛总。”
“洛君平,请多指教。”洛君平乘机递上名片。
双手接过,莫非认真看了一秒,然后抬头微笑着说:“洛先生,以后还要多承照拂。这是我的名片……”
“周太太,你的鞋子好漂亮,哪里定做的?……”林倩早已乖觉的将那富太引开,留那二人独自交谈。
背过身,精致的面庞闪过一丝黯然,倏忽即逝。

“洛先生是本城人?”莫非取过两杯红酒,随手递过。洛君平道谢后接过,轻轻一晃杯子,酒红色璀璨的液面在灯光下美丽不可方物。
“是,又不是。”洛君平轻啜一口,微笑道,“家祖早年移民,我自小在国外长大,后来回这里念大学,打工,创业至今。”
“啊!”莫非恰到好处的现出惊诧表情,“洛先生精神真教人佩服。”
“呵,家父从小教训君平勿忘华人根本。”洛君平深深看着他瑰丽却满透倦态的眼,细不可闻的叹口气,道:“我生平最怕虚客气,直接唤我名字便可——我可否唤你莫非?”
【伤痕—莫离】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