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下一站天国+雪国+光之名+蒿里—迦楼罗

时间: 2016-06-30 09:40:19 分类: 今日好文

【下一站天国+雪国+光之名+蒿里—迦楼罗】
下一站天国



——忘记一切,微笑着开始全新的人生吧……

五月二日,我死去的日子。
会上天堂我一点也不意外,不算太长的十五年里,我一直生活在自家的庭院和医院这样封闭的环境里。虽然没有什么余裕去行善,但至少老天在我产生邪念之前就接走了我,这也不能说不是一种幸运。
和这列每日一班的老旧的列车上的所有乘客一样,我是灵魂,无罪的灵魂,被神眷顾的灵魂。为了不污染天国的圣洁,我们将在离天国最近的车站卸下生前所有的记忆,只保留下一件,证明我们曾经存在过的那一件。
留下哪一件呢,真是烦恼啊……十五年,每一天都过的都很平静,没有特别的伤心,没有特别的高兴,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能让我记得……
——他呢?
他就坐在我对面,并不像别人那样因为能进天国而兴奋的谈笑着,只是安静的看着窗外,因为是天国的铁道,所以窗外除了云什么也没有。
云有什么好看的呢?不开心吗?那个有着奇怪而又漂亮的红头发的人,一看就知道和我的人生永远不会有交集的人……
即使是在没有存在感的灵魂之间,他也显得特别虚幻,却让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忽视……
……他的存在就像耀眼的伤痕一样……
这样的人,也能上天国吗?
我转回视线,让自己继续为到底留下那段记忆而烦恼。
五月二日,我死去的日子……我还记得那个初夏的晚上,家人围绕在我身边,我躺在床上,手被温柔的握着。
窗外的雨下得那么安静,紫阳花在湿润的空气里泛出迷蒙的苍紫的颜色,死亡无声无息的降下来,那么美,就象一种恩典……
——他呢?
这个红色头发的异邦男子,他又是在怎样的地方以怎样的表情面对着死亡?
……还是不能无视他的存在啊……
列车员进来了,带我们去卸下记忆。他正好排在我前面。
疏离感。好像他对什么也不感兴趣似的。
也许他和我一样,什么也没经历过,一心一意只是等待着神的宠招,所以才能上天国的吧?
对他,我充满了猜测。
不过很快我就能了解到有关他的一切了,在天国的真实之镜面前,任何人都没有秘密。虽然这种了解,不会太深入,但我从来就没有奢求过深入的了解任何人,尤其是他这样存在感太过强烈的人。
无形的镜面将他记忆的幻象一幕一幕的显现出来……
该怎么形容呢?为什么在这样的记忆前,他还能保持平静呢?原来他的疏离感不是因为什么也没经历过,而恰恰是因为经历的太多啊!
在一倍于我的时间里,他做了百倍于我的事情。一个人怎样才能在短短的三十一年里过完别人需要一生才能全部体验的复杂人生呢?
所以,他每天都被各式各样的欲念围绕着,纯洁的,污秽的,悲恸的,狂喜的,像哭喊着要月亮的孩子那样,每一种都可以让人彻底疯狂。
都是些我从未经历过的感情啊……
在每一个耀眼的舞台上,他手中的那件古怪的乐器发出的不是音乐,而是如他的灵魂一样,将毫不伪装的赤裸包裹在华丽的装饰之下的真实的呼喊。
我无缘接触这样的音乐,医生说太过吵闹的声音对我的身体有害。
——他呢?
这样的音乐是否同样也会伤害到他的身体,他纤瘦的,没有什么意志力的身体。
不过如今,他也好,我也好,都没有所谓的身体了。
我看见在全情投入的队友之间,在为他疯狂的人群面前,长发的他,短发的他,总是游走在一种不确定的幻觉里,自得其乐的晃着脑袋,无可奈何的幸福感,瞬间侵略了全部表情的恐惧以及用尽一切方法——忍住眼泪。
还有无论多厚的妆也掩饰不掉的,眼神深处的寂寞。
任何时候都那么绝对,他不可以活的含糊一点吗?
从一出生就知道生命是以天计算的我,就决对不会象他那样执著。
身边的灵魂们发出羡慕的惊叹,的确,真实之镜里映出的都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辉煌经历。甚至有人都在替他发愁了,毕竟这些记忆中的任何一件都是曾经存在的最好证明,怎么也舍不得丢掉啊!
可是他轻轻摇动烟雾般的红发,也不开口说话。
五色斑斓的记忆一下子褪色了,像年久的照片,渐渐黯淡,然后在看不见的火焰中焦灼,翻卷,变成灰烬,消失。
那火焰,名叫忘却。
灵魂们发出不解的声音。离他最近的我却看见他脸上无助的自嘲的笑容。
又一段记忆显现了,他的家,微笑着做着家事的母亲,看起来很严厉,却在报纸后面慈爱的看着他的父亲,并不像他一样美丽,却有着比他温暖的笑脸的弟弟……
他有些眷恋的笑了笑,像看一场温馨的电影,接着,又摇了摇头。
家人的脸在忘却之火里慢慢退去。
学院祭、对某种声音的莫名其妙的感动、第一把guitar、最初的舞台、自己没有发现却已等待许久的邀约、被五个人分享的泡面、所有的唱片、心爱的蜘蛛、被飞速抛在身后的路灯、寒冷夜里互相取暖的体温……所有的一切,他都认真的看,认真的、轻轻的摇头。
还是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吗?
列车员似乎有些担心的样子:“接下来,就是不太好的回忆了啊!”
他用眼神示意继续下去。
没有理由的负面感情,自以为是的自由,辉煌的黑洞般的演唱会、丢弃一地的针筒,没有诚意的身体接触,还有,自缢的绞索……
为什么要自杀呢,从出生起每天都生活在死亡的觊觎里的我,怎么也无法明白自杀者的想法。
惊讶的骚动在纯洁的灵魂之间蔓延。恐惧和鄙夷的目光躲躲闪闪的落在他身上。这里没有人会质疑神的决定,可是,谁都明白,自杀者是不能进入天国的啊!
仿佛在再一次确认它们曾是自己的一部分似的,他认真的看着这些别人唯恐藏之不及的记忆,就好像战地记者透过镜头审视着自己被炮火炸断的腿脚那样。然后,他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想清楚了吗?这里真的没有你要的记忆吗?”
他用摇头阻止列车员在说下去,温柔的列车员却和他一样固执:“你一生所经历的事情已经全部被你否定了,什么也没留下的话,你不就和没有存在过一样吗?”
他垂下线条优美的凤眼,当他再次抬起眼睑时,灵魂们惊讶的发现,真实之镜中他的记忆,并没有完全消失。
虽然失去了全部的背景,一些人影依然清晰的存在于黑暗之中。我依稀能够辨认出那是曾和他一起站在舞台上的人们。
那是他的同伴吧。那是即使失去了一切,他也无法放弃,无法忘却的人们。
那个有着高亢声音的伙伴,那个以后才出现的,神色淡然的伙伴,那个戴着帽子时象风一样自由不羁,脱下帽子却有着异常羞涩的笑容的伙伴,他们看不见他,谈笑着,从他身边走过。
好像在强迫自己去看似的,又好像是根本不愿移开视线,矛盾的表情就这么写在他脸上。
那些都是活着的人吧,他们一定还不知道他已经死去的事实。
死去的人没有权力带走活着的人的快乐,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他呢。
他笑了。有些吃力的,他摇了摇头。
他们的身影在忘却之火中淡去了。他们,仍然不是他想留的记忆啊。
接着向他走来的那个记忆的幻象容貌有些乏善可陈,但却意外的有着特别温暖包容的气质,好像最微小的幸福都能让他满足并感激似的。这个幻象有些迷惑的朝前走着,在经过他身边的那一刹那,幻象象是感觉到什么一样停住脚步,开始四下张望,寻找……
他看不见他啊,因为活着的人是看不见死去的人的。
“……!!”幻象好像在喊着谁,平静温和的表情渐渐变得焦急。
他和我一样听不见幻象的声音,可象是明白了幻象是在找什么一样,他低下头,想要掩饰渐渐浮现在脸上的无奈的微笑。
他笑起来很美,而且如果愿意,他也从不吝惜自己的笑容。可是我无缘无故的害怕看他的笑脸。因为那种笑,就好像只会刺伤自己的,完美的针一样。
“对不起。”
我不能确定这是他的话还是我的幻听,然而下一秒,我就看见那个正焦急寻找谁着的幻象消失在忘却之火里。
他不忍再看他不安吧。
……很温柔呢……这个看起来那么任性的红发男子……很温柔啊……
列车员似乎又按捺不住又要说什么了,可是从黑暗中慢慢显现的最后的幻象令他在一瞬间失去了言语。
不只是他,前往天国的纯洁灵魂们的身上,忽然都显现出了代表欲望的鲜红色。
金发的幻象,美丽的幻象,我在他的记忆中不止一次看见的幻象,离他最近,也离他最远的幻象……
华丽也好,魅惑也好,任何有形的词汇也不能形容这幻象的美吧。可是,用欲望的目光抚摸着他的灵魂们,看不见他的寂寞吗?
——如果谁也不能永远留在身边的话,那谁也不要走近吧——
藏在美丽的强势之下的胆怯,令他不敢相信任何有感情的东西。金发的幻象像孤独的国王戴着火焰的玫瑰冠冕,用音乐之砂建筑着,一个人的王国。
他们就是用寂寞彼此吸引的吧,而他和他是那么的相似,又是那么的不同。
和别人不一样,最后的幻象只是静静的站着,似乎走出一步就会受伤似的,他一动不动,任性的,任性的等着红发的他一步一步地向他靠近。
他向幻象伸出的手指,有着犹豫的绝决。而他翕动的苍白嘴唇一直无声的呼喊着谁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就像在强调什么……
那是一定是这个美丽的幻象的名字吧……
最后的幻象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好像被玫瑰的枝条束缚住似的,看不见的尖刺划破了他无机质的肌肤。他皱起眉头,表情越来越痛苦……渐渐的……
幻象狂乱的摇动着辉煌的金发,向空气里抛掷着无法挣脱束缚的无助。
是什么样的恐怖,是什么样的痛苦,领着不知所措的幻象滑向崩溃的边缘。
他忽然抱住了发狂的幻象,在拥抱的前一秒,那倔强的手指用尽了他一生的勇气。
幻象和幽灵,即使拥抱也没有什么意义吧。反正都无法感觉彼此的存在。
可是他却拥抱的那么贪心,就好像贪恋着那根本不存在的体温。
金发的幻象渐渐的止住了动作,困惑的抬起头,似乎已失去了痛苦挣扎的力气,剩下的,就只有绝望。
玫瑰的迷阵,砂之幻影。那是他自己布下的,困住了别人,却也困住了自己。
即使拥抱也没有意义吧,幽灵和幻象。拥抱得越紧,痛苦就越深。
又笑了,那个红发的男子。在微笑里,他松开拥抱的手臂。
细长的手指,像抚摸着心爱的琴弦那样穿过幻象的长发,然后,收回。
没有风,幻象的金发却在微微的颤动,冰冷的金线缭绕在他苍白惶惑的脸颊边,他低着头,像抵御不了某种寒冷,却又在拼命逞强一样。
他后退一步站在无助的幻象面前,微微抬起视线。好像要把什么烙印在心里似的,他就用这样的眼神注视着幻象掩映在金发里的容颜。
这就是他要留下的记忆吧?这就是证明他曾经存在过的记忆吧?回过神来的灵魂们纷纷以羡慕的语气猜测着。
我想也是那样吧,的确值得人用全部的记忆去换啊,那个金发的幻象。
“如果就是他的话,我就要记录了哦!”列车员的声音因为松了一口气而异常轻快。
他还是专注的凝视着幻象,此刻,金发幻象的表情,就象承受着身体的某部分被剥离、被撕裂的痛苦却无法反抗时那样。
那是这幻象在钢琴前,鼓架后的表情,那是我再真实之镜里看见的,当他知道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之后,每次独处时的表情。
让人心碎的表情。
就像被金发的乱反射灼伤了眼睛似的,他轻轻摇动红发,闭上眼。
“自由……”
我再一次幻听。
我还没来得及分辨这句话中含义,惊诧的呼声已经在前往天国的纯洁灵魂中沸腾起来。他们脸上那种不可置信的神色让我确定了我眼中的不是幻觉——
金发的最终幻象抬起美丽的双眼,看着根本不存在的天空,金发流淌过他的身体。他摇曳的身影象一朵花,一朵凋谢在忘却之火里的最美的花.
是玫瑰吧,那朵花……
真实之镜里一片黑暗,一切都结束了。
“适可而止吧!”列车员再也忍不住了,“你连他也否定了!你什么也没有了啊!现在,你拿什么证明你曾经存在过,你拿什么上天国啊?本来自杀者上这列车就已经很勉强了,搞不好还没进天国车站,你就已经消散了也说不定!”
他转过头来瞪着列车员,一脸“罗嗦什么”的威吓表情。一瞬间,这表情变成了笑,轻灵的,跳脱的笑,就像失忆的精灵重新找回了双翼,为了再次高飞而尝试着振翅时的微笑那样。
那是什么也束缚不了的笑容啊……
“那个地方,我才不想去!”
从他变得透明的嘴唇里说出的出人意料的话语,我想,这一次,不是我的幻听。

我成为新一任的天国列车的列车员是不久以后的事。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等待他那位有着高亢声音的伙伴,那位后来出现的,神色淡然的伙伴,那位带着帽子是象风一样自由不羁,脱下帽子却有着异常羞涩的笑容的伙伴。
那位其貌不扬却像天空一样温暖包容,即使作为幻象也会牵挂着他的伙伴。
那位象花一样,永远住在孤独的王国里的伙伴。
当他们出现在我的列车上,在我的带领下卸去回忆的时候,他们会不会想起他呢?他们会不会犹豫呢?他们最终选择的,会是谁呢?
是他或不是他,都是残酷的答案吧。
然而即使违反天国的法则,我也会给他们看我带入天国的唯一记忆。
一直不敢承认还没真正活过就已经死去了的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幸福却无法选择带走哪段回忆的我,保留了那个也许已经消失,那里也不存在的精灵的影子。
就在天国的前一站,我找到了足以证明我曾经存在过的瞬间。

******************

一个对VR一窍不通的十五岁少年的回忆,像不像呢?不过怎么说也是两个截然相反的灵魂啊。
还有,其实我讨厌第一人称的文章,完全拿它没办法。

【下一站天国+雪国+光之名+蒿里—迦楼罗】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