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舅舅,吃饭了!—炯灼

时间: 2016-06-30 08:14:41 分类: 今日好文

【舅舅,吃饭了!—炯灼】

(A)

 


今天睡得好香,几点了?我抓起床头的闹钟,天哪!AM9:00!
"妈妈!起来了吗?要迟到了!"奇怪了,没人回答。从睡房走到老妈的房间,再到厨房,哪里都没有人。"妈妈!"房间里只有我的叫声。肚子好饿,我停止了寻找,却在电视上发现了一封信,我的右眼皮开始跳个不停,有种不详的预感。信封上写着:给我最爱的儿子。老妈,别跟我开这种玩笑。打开信封,有张白色的信纸,上面是老妈的笔迹:妈咪要去远行了,照顾好自己!
就只有这12个字,我是你唯一的儿子,你怎么这样对我,就好象在我10岁时,那个离开家从此人间消失的父亲。7年后的今天,连妈妈也不要我了!我是一个非卖品吗?只是你们必需品的附加赠品,是那样的可有可无。我再怎么努力地成为最优秀的,也许在你们眼里也不过如此。我每天向上帝的祈祷也没有用吗?
生活还要继续,这是妈妈在爸爸走后对我说的。妈妈从不提起爸爸离开的原因,我也从不问,这个话题是我们心里的禁区。
我和妈妈的年龄相差19岁,爸爸走后,更多的是我照顾妈妈。她总开玩笑说我更像一个家长。可是我的成长,只是为了让妈妈更快乐一些,也不用她那么辛苦。我因为长得比较高,在高一的时候我便谎报了年龄,在酒吧开始打工,老板至今以为我是勤工俭学的大学生。我的独立并不想换回妈妈毫无顾虑地离开。
去上课吧!跟老师说个谎吧,他一定会相信,我是一直全勤的。不过早上起晚了的代价未免太大了,我从此又失去了妈妈。
把MD戴在身上,音乐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它能令我忘记很多东西。音乐响起了,是一个叫安徒生的歌者唱的,谁也不知道他相貌如何,这是他的第一张唱片,封面上兰色的背景,前面是一只白色的天使翅膀。没有他的照片,有人猜测是他长的太丑,所以让人们更注意他的歌声。即使是偶像遍天的今天,即使他的歌里没有爱情,他的唱片依旧是卖的最好的。也许现在人们更需要的是心灵的触动吧!我不在乎安徒生的样子,他的声音带给我的是一种感动。
"雨在天上烦了,
跑到人间来哭泣,
故事全部倾诉给了土地,
不小心被诗人捡去当做了主题,
诗人太用心,
于是诗卖得太艰辛,
因为没有人再读诗,
也没有人再聆听谁的呻吟。
雨回到天上更换了姓名,
把自己冰冻成白色的六角星,
重新的降临,
重新让诗人有些兴奋,
但这次诗人不愿再出去了,
怕捡到的有是一场空虚... ..."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雨和诗人》。
我不知不觉来到学校,碰到了班主任,他说以为我病了,正要联系我呢!我随便编了一个理由,他便相信了。这一天我不知道是如何度过的,此时已是放学的时间了,我却不想离开学校,我回到家做什么呢?为妈妈准备晚饭吗?她已经不在那个"家"了。一个人坐在教室发呆,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走出校门天已经有些黑了,我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到家了。掏出钥匙开门,发现门没有锁,我早上忘记了吗?推开门发现灯是亮的,难道妈妈回来了!结果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的脑子里闪现的第一个词是:好美!第二个词脱口而出:"小偷!"
"喂!你不要瞎说,我好歹等了你一晚上。"这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好耳熟。
"你是怎么进来的,私闯民宅外加刑窃吗?"
"小静,你怎么这样诽谤我,我当然是用你妈给我的钥匙进来的,她没有跟你提起我吗?"
"没有,我从没听说!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你舅舅呀!你妈妈临走前托我照顾你的,今天起我就住在这里了。还请小静多多关照。"
"什么?不可能!你再胡说我就报警了!"我拿起了电话,这个人怎么看也就二十几岁,我舅舅?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你的反应果然跟你妈说的一样,这个给你,看后你就会相信我了。"他递了一封信给我。
信封上写着小静收,是妈妈的字迹。里面依旧是白色的信纸。
安静:
你一定不相信安然是你的舅舅,所以我让他拿这封信给你看,此时你一定怪妈妈的不告而别,我有一天一定会告诉你全部真相。我知道你很坚强,但你毕竟是17岁,需要一个监护人,我让你的舅舅去家里住,你一定要和他好好相处。

 

爱你的妈妈

 

 

 

"小静相信我了吧!作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安然比你大8岁,是你如假包换的舅舅。"他笑着说。
谁来叫醒我,这一定是个梦。这个美得过分的长发男人是我舅舅?
(B)
"小静相信我了吧!作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安然比你大8岁,是你如假包换的舅舅。"他笑着说。
谁来叫醒我,这一定是个梦。这个美得过分的长发男人是我舅舅?
一阵敲门声响起,这时是谁来了?
那个自称是我舅舅的男人去开了门,接过了盒子,付了钱。
"小静,你饿不饿?还没吃饭吧?我叫了PIZZA,海鲜的怎么样?"他说着打开了盒子。
"我不要!"这些垃圾食品,他吃得倒是津津有味,我宁愿饿着。
"为什么?不合你胃口吗?"他好象很担心。
"不,我是‘蔬果族\'!"我不自觉地说出了谎话,他一定不会相信吧。
"你不吃肉的吗?"他好看的眉毛皱在了一起。
他居然会相信了,谎言只好继续,上帝知道我不会挑食的:"对呀!我只吃水果和蔬菜,而且是天然的。水果嘛,只要是从树上自然掉落的,我都会照单全收。"
"天哪!你只吃这些吗?那怎么办......"他的表情真丰富,为难的样子像是四处觅食的仓鼠,仿佛是希望从家里找到我所说的那些"食物"。不过那是不可能的,每天都是我在做料理,家里有什么我最清楚。还有妈妈绝对不会吃素的,素食主义离我好遥远!本以为他会马上揭穿我,没想到他还在为难,说实话吗?
"不然,我去超市给你买些吃的吧!"他笑着说。我在心里给这个笑容打了满分,不得不承认他的魅力,这样的舅舅出现在超市,其他人会不会对他行注目礼呢?想着种种情景,好想笑!忍耐,忍耐,要注意形象。
"小静,小静!你说话呀。不会是饿的血糖低了吧!"
"嗯。"忍俊不禁时只能如此回答。不经意看到表的指针已是8:00,这么晚了!还要去打工的,迟到的话,老板又要问东问西的,还是快点结束这段对话吧!虽然舅舅是挺好玩的,不过我要出发了,工作是不能丢掉的。
"对了舅舅,晚上我要去同学家复习功课,时间都到了,晚饭我去他家吃,我先走了!"
"小静,同学家有你吃的吗?"
"没问题,他同我吃的一样,晚上我不回来了。舅舅,你睡我妈的房间吧!"
"我开车送你吧!天都黑了太危险了。"
"我是男人没问题的。"我本想说舅舅一个人在街上才是太危险了,还好没说出口。再不走真的要晚了,忽略舅舅的喊声,我跑出了家门。

 

 

 

"阿轩,今天怎么晚了,每天都第一个到。"老板坐在吧台边招呼着我。
"没什么,都解决了。"我走了过去。
"有事情一定告诉我,不要客气。"
"我会的。"我笑着说。老板从来不会在我不想解释时追问下去。
老板32岁了,大家都叫他KING,有着成熟男人的风度。虽不算英俊,但站在人群中绝对是很耀眼的,散发着霸气,并值得信赖。也是那种有故事的人吧!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开了这间酒吧。
每天来这里的人很多,他们因为快乐,因为悲伤都会来到这个叫"地平线"的地方。这是一个充满自由空气的地方,你只要不伤害到他人,谁都不会干涉你的。每天我给他们调酒,听着客人的诉说,其中有无奈,有幸福... ...。当然也不乏向我暗示爱意的,如果他们知道我只有17岁的话,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齐轩是我在这里用的名字,其实是爸爸的名字。当时老板问我叫什么,我毫不犹豫地说出这个名字。听见别人叫着"齐轩",让我时刻想起爸爸,其实我是害怕哪天彻底忘了他的存在,他在地球的某个地方吧,他快乐吗?在我的脑海里,他的声音,他的样子都已经模糊了。偶尔会想起他对我说的那些承诺,可惜都是无法兑现的了。我等待了七年,可是得到的只有失望,是该放弃了吧!快到营业时间了,不想这些了。
跟熟客打着招呼,工作开始了。平时我会到12:00就离开,毕竟我还要上学,周末则会延长时间,这已经是KING给我的特殊待遇了,他一直都很照顾我。
"阿轩,我来了!"依旧的笑容,每天都充满活力的佐惟。我一直很羡慕他的直率,阳光总不会从他身边离开。
"我看到了,你不必那么大声。喝什么?"我笑着说。
"老样子。阿轩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忧郁!"佐惟的直觉又在发挥作用了,他说着坐在了吧台前。
"哪儿有?"我敷衍着他,躲开他询问的眼神。
"有事情一定告诉我呀!"他认真地说。这是我今天第二次听到这句话了,我现在的样子那么糟糕吗?我觉得自己掩饰的很好啊。
"好,你的‘深蓝\'。"我把酒递到他的面前,这是佐惟的最爱。
"太棒了!"他笑着接过酒杯。
佐惟一边喝着‘深蓝\',一边跟我诉说着他的暗恋故事,那个人好象是他同事。他总是鼓不起勇气告白,我笑他好胆小,他居然红着脸说怕被拒绝。这个人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佐惟吗?还是我有幻听了。
"远远地看着可是强过朋友都没得做!"佐惟陷入苦恼中。
"你是真的陷进去了,但被拒绝总比错过好吧!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你不是最乐观的吗?拿出点勇气。明天就对他说吧!"我鼓励着他。
"你说什么,明----天!我没有心理准备!"他的声音好大。
"你别那么激动。"
"那你今天下班帮我做一下彩排好不好?"佐惟好象很诚恳的样子。反正今晚我也不回家,就帮帮他吧!
"好吧!只此一次。"
"我等你下班。"
今晚我准备睡在酒吧,所以与佐惟选了一个附近的街心花园练习。半夜路灯边,还好不是夜黑风高的晚上。教了他18遍的台词了,佐惟居然说紧张记不住。于是我只好下了最后通牒,让他把我当成他心中的"某某",演练最后一次,再不行,只好让他对着电线杆倾诉真情了。
"你如果记不住我说的,那就自由发挥,有感而发就好。"
"开始吧!"他终于有了信心。
"阿夏,我喜欢你好久了,一直怕你接受不了,我总是无法开口。看着你伤心,却帮不了你的无力感总是挥之不去。所以,我希望守在你的身边,我的真心你会看到的。还有你总不注意身体,我会很心疼。健康是‘壹\',事业,家庭,金钱也好只是‘零\',只有你拥有了‘壹\',你的财富才会增加到1000,100000 ... ...。我会帮你永远拥有‘壹\',请你相信我好吗?"佐惟的话感动着我,这不是我编的台词,而是佐惟的真心,连我都不忍心拒绝。我代阿夏点了点头,佐惟激动地抱起了我说着:"我终于说出来了!"接着仿佛要亲我。
我赶忙阻拦他:"佐惟你放我下来!"他终于清醒了,不好意思地笑了。不过还没等他放我下来,我感到后面有人把我抱在怀里,放到地下。我还没看清是谁,他便一拳打倒了佐惟。好长的头发!不会是... ...

 

炯:第一次来这里,请多多关照!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再来的。

 


舅舅,吃饭了!
(C)

 

我赶忙阻拦他:"佐惟你放我下来!"他终于清醒了,不好意思地笑了。不过还没等他放我下来,我感到后面有人把我抱在怀里,放到地下。我还没看清是谁,他便一拳打倒了佐惟。好长的头发!不会是... ...
"你想干什么?"佐惟很快地爬了起来,看到他迟疑了一下,好象眼中有一点惊艳,但很快就被愤怒取代了。
"这是我想问你的!你想对小静做什么?"天哪!真的是舅舅,明明没我高,一付弱不禁风的样子,打起人来真是一点都不含糊。
"小静是谁呀?你从疯人院出来的吗?"佐惟毫不示弱,抓起了舅舅的领子,眼看就要来个过肩摔,舅舅会受伤的。
"止め!佐惟,不要!"在我喊出来时,舅舅已躲过了佐惟的攻击,发出了仿佛是気合的声音,看样子舅舅学过空手道。不论是拳击或踢腿的动作都简单而直接,不是花拳绣腿而是具有实战性。看来我要担心的是佐惟。
"别打了,听我解释!"此时的两人仿佛根本听不到我说的话,继续僵持着。这样下去,舅舅要是把佐惟打死怎么办!不阻止不行的。
"安然,你住手!"用说的不行,我只好抱住了舅舅,还好他没我高。舅舅没想到我会这样阻止他,挥出的拳打在了我的肩上,好疼!下次一定不能招惹舅舅! 
"小静!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前面!"舅舅的表情仿佛打到的是他。
"别再打了,他是我朋友,回家吧!"我捂着肩膀,并转头对佐惟说," 抱歉佐惟,今天的误会我改天跟你解释,一定会向你赔罪!你的伤要上药。"说完便拉着舅舅离开,佐惟好象还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什么也没问。还是先回家吧!一会儿给老板打个电话,说我今晚不回酒吧了。看见不远处停着名车,一定是舅舅的,总觉得这车同他很相配。
"你的车?"我问舅舅。
"对!"舅舅说完看着我捂着肩膀的手便低下头,仿佛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不知如何面对。
"我没事,今晚的事是我的错,走吧!"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些,明明舅舅比我大8岁,不需要我的安慰的。但我说完后,舅舅明显放松了下来,默默地开着车。我看着舅舅的侧脸,我们真的有血缘关系吗?他的脸就像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像,长发自然的散落下来,无时无刻都会吸引别人的目光,我们的样子没有一处相似。一路上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回到家后,他说要帮我擦药按摩,我本想坚持自己可以处理伤口,但看到他内疚的眼神。我也只好让舅舅治疗。他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手里拿着一件易碎品。受伤未必是件坏事!这时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我没有打断舅舅。他后来说他是空手道黑带,难怪佐惟都没有还手之力,只有挨打的份。我同他说了今天帮佐惟的经过,他居然尴尬地笑了,说什么一定要去负荆请罪,而后他又说的话只让我有想逃的冲动!
"对了小静,你不是说晚上去同学家复习功课吗?"他一脸的严肃,坏了!要穿帮了,别说我现在受了伤,就是平时我也打不过空手道黑带的他,硬着头皮继续‘编\'吧!
"佐惟晚上突然打电话给我,不好拒绝!舅舅,我的肩膀好痛,我想睡了,明天再聊吧!"我只好装可怜了。
"那你睡吧!明天我帮你向学校请假,休息一天,晚安!"
"晚安!"我笑着躺下,舅舅走出了我的房间。还好还好,逃过一劫!上帝,我不是要故意骗他的。
再醒来时没有看到舅舅,看到他留下的便条(天使的图案),上面写着他去工作了,给我准备了早饭,绝对是全素斋。学校那边也帮我请了假,中午会回来。看来他还是相信我是"蔬果族"。该如何解释呢?算了,还是顺其自然吧!
门口放了一个大纸箱,是舅舅的吗?昨天他好像说过回家取东西后,正巧碰到我和佐惟在路边的街心花园,纸箱里放的是什么呢?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打开了箱子,当人们打开潘多拉盒子时的心情是不是跟我一样呢?看看舅舅到底带了什么好东西,天哪!这么多的天使!他是从哪里搜集到的,居然连牙刷上都有天使图。舅舅,你可是25岁的男人,喜欢的东西未免太可爱了一些吧!
中午他说要回来,给他做些午饭吧!准备了一桌子的料理,都是妈妈平时赞不绝口的菜,舅舅对食物应该也没有什么特殊要求,回喜欢吃吧。
都12:40了,舅舅怎么还不会来,等得无聊我打开了音响,安徒生的歌声响起,声音仿佛是流进我的心里。音乐无论作为商品还是艺术,最重要的还是让人能产生共鸣才是完美的。靠在沙发上发呆也好,难得如此偷得半日闲!
开锁的声音,舅舅回来了,他进来时听见安徒生的歌声很惊讶的样子。
"你喜欢他的歌吗?"舅舅的表情好奇怪,一进门就问起我的想法。
"喜欢,百听不厌!"我如实地说出了想法,舅舅笑得好开心。
"我给你买了素食,你看看爱吃吗?"他拿出了很多食物,认真地等我点评。
"嗯,很好吃的样子。"我不想看到他失望的表情,"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在餐桌上。"他走了过去。
"小静,这么多料理是谁做的?每道菜精致的让我都舍不得吃了!"舅舅很幸福的样子,我做给妈妈,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表情,还是舅舅好。还是同他说实情吧!

 


(D)

 


"小静,这么多料理是谁做的?每道菜精致的让我都舍不得吃了!"舅舅很幸福的样子,我做给妈妈时,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表情,还是舅舅好。还是同他说实情吧!
我指向了自己,舅舅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迫不及待地尝过料理后问我:"小静这些真的是你做的?!"
"不然还有谁呢!难道等我妈回来做?"质疑我的能力吗?
"姐姐做饭?我还不想食物中毒!"舅舅一付小生怕怕的表情。
"就是!我可不是为了吃到美味才自己做,只是为了生存,妈妈做的菜给我太多‘惊喜\'了。"终于找到一个与我有共同语言的人了。
"我了解!难怪你会想成为‘蔬果族\'?"舅舅点了点头。
舅舅怎么还没忘记这事,不必那么同情我吧!"所以,既然妈妈走了,我也决定放弃当‘蔬果族\'了!"妈妈如果听到这些会怎样呢?还是不要想象为妙。
"你终于相通了吗?太好了!我这两天满脑子都想着该买什么给你而发愁。"舅舅认真的样子也很可爱。
"吃饭吧!我要开动了。"
妈妈,我也许应该感谢你,把舅舅带到我的身边。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守护天使,只是我们总会在他来到时视而不见,一次一次地错过,还向上帝抱怨。其实是我们没有用心去寻找,舅舅是我的守护天使吗?只有时间能告诉我答案吧。
中午舅舅走时说晚上有工作,不能回来了。太好了!我正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在酒吧工作的事,以后再说吧!

 

 

 

今晚的"地平线"还同往常一样热闹。不过,我发现了不同的人。
平日里活力充沛的佐惟今天居然捂着脸,沉默地走到我面前,这家伙是怎么了?晚上吃了不卫生的东西吗?
"佐惟,你的脸怎么了?"
"阿轩你不会忘记昨晚的事了吧?我可是等着听你的解释的。"他说着放下了捂着脸的手,天哪!难怪他要捂着遮丑,脸都肿起来了,舅舅下手是狠了点儿。第一次看到佐惟如此狼狈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有点儿同情心好不好?"
"好,好,我不... ...哈哈哈"
"还笑,STOP!"
看着佐惟要抓狂了,不能再笑了:"佐惟,对不起!把你害成这样。"
"昨天那个人是谁?"
"我舅舅!"
"不会吧!那么年轻的舅舅。"
"我现在也不相信,不过事实如此。谁让你昨天要骚扰我的样子,被他看到当然会出手了。不过你放心,他说要向你当面道歉的。"
"还是算了吧!他要再误会什么打我怎么办。"佐惟坚持不再见舅舅了。
【舅舅,吃饭了!—炯灼】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