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黄河之水天上来,春风不度玉门关—麝香豌豆

时间: 2016-06-30 06:43:44 分类: 今日好文

【黄河之水天上来,春风不度玉门关—麝香豌豆】

1

十七岁,夏,碧空,白云,夕阳轻。细雨丝丝,又是那种浅淡晴朗天气特有的泥土味。我一个人坐在光线昏黄的教室里,静静的聆听着从大片大片的玻璃窗外筛进来的声音,忽然响起,在空旷的楼道,步步清晰,踢踢哒哒如蜻蜓点水般在心中荡起一晕一晕的涟漪。每近一步就远一步。时间,等等我。

砰的一声,如我所预料,门被踹开了,才刚勉强用薄板修补好就又重新空掉了半扇。我咧开嘴傻笑。他尴尬的站在门口,嘴里小声咕哝着不清楚的话语。虽然光线不足,我还是瞄到了他的脸有一瞬间微红。除了我,还有谁知道,这个平时冷若冰山的高大男生其实是个怕羞鬼。片刻,我听见自己的笑声在充满灰尘的教室中转悠了几圈后渐渐远去,他已经坐到了我面前的课桌上。也不说话,转头盯着窗外的垂柳夕阳漫漫无际的仿佛能看到二十年后去。

我低头用手指仔细抚摩着课桌上杂乱不清的划痕,喉咙里哽咽着。并不是想哭,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夕颜,其实我喜欢你。这句话,对着墙壁天空我演习了无数次,至今我要走了,仍旧只敢在心中默念。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仍旧保持着这样的状态,教室里不热,校园里没有亮起一盏路灯,只有月光洒进来,从窗下朝里面望过去,角落漆黑漆黑的,似乎很遥远的立着两片阴森的白门板,除了呼吸声,还有风从坏了门底下涌进来。

一只冰凉的手忽然摸上我的脸,本能的打了个激灵,慌忙的抬头望向他,一时间头晕目眩,几乎冲口而出我爱你。

然后是冰冷的鼻尖贴过来,我闭起眼睛,夕颜,我从来不知道,你的唇是这样温暖。他将舌头顶进来的瞬间,我几乎疯了,抓着他的头发站起来,腿打着颤,绊的椅子哐当一声倒在地上,但谁也没有放手,充耳不闻的忘情撕咬着,较之傍晚时的心情,我可以说是死而无憾了。额角有汗水顺着颧骨流下来,还有我们的眼泪,最后是口水,一直滑过喉结......粗重的呼吸夹杂着呜咽低吟从扁桃体两侧呼和而出。一个如此难以形容的吻,深到不见底不见痛。紧紧的抓着夕颜的白衬衣,一条腿跪在硬邦邦的桌面上,另一条被他抓着脚腕压在桌侧,我弓着身子向他的颈项探去,湿糜细碎的轻咬着削立的锁骨,我害怕,怕天一亮这只是一场梦,"夕颜你告诉我都是真的,你证明给我看。"
他单手钳住我的腰,象要将我揉进去一样,多痛都不要放手,我情愿被你折断。
就这么紧紧的锁扣着彼此,哭湿了一大片衣服,薄薄的白衬衫贴在他的肩膀上变成了透明的旖旎。温凉而湿润。

半夜
夕颜搂着我,坐到窗边,他靠着不宽不窄的墙,我的肩贴在玻璃上,半个身子窝在他胸前。背对着他,轻声说出,"夕颜,我喜欢你。""我都知道,一直都知道。"不需要回头看,我肯定,他笑了。那种悔不当初的笑,无可奈何的笑,因为我亦是。可是不论将来如何,至少此时此刻的这些幸福,是整个校园也装不下的。


"别忘了我。"夕颜说着,从衬衣兜里摸出一条红绳来,上面系着一颗从校服上摘下的金色纽扣。闪闪的,在月光下格外耀眼。

漫天星斗,你们可见到今夜夕颜与金戈在此所做的一切?若将来有一天,物逝人非了,谁愿意来为我重演一回?


2

二十三岁,冬。阴天,大雪,仿佛能在脸上割出血口子来的风。
初中毕业的时候,父母离异,我陪着妈妈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而且这陌生的感觉,一晃就是六年。

刚刚步入社会的我开始庸碌的生活,再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悲春伤秋,多愁善感。也早没有了当初对自己性向的疑惑和恐惧,面对一切,习以为常。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就别再纠缠。和几个男人上过床已经懒的去想了。身边和自己一样的只要仔细观察其实不少。凭直觉就知道,谁是什么人。我还真是敏感的可以,以至于这敏感不仅指某个方面。

从我走的那天,夕颜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了。不过是一个吻,多深刻都不能当作承诺。如果说当初我只是喜欢上了一个男孩,那么现在,毋庸质疑,我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同性恋了。

别忘了我。无论和谁分手,最后我一定对他这样说。即使,我对他并没有什么感情。只是一个仪式罢了。
妄想着有那么一天,两个新郎的婚礼,一定也是可以风光无限的。

有朋友说,我这样永远不会全心全意去爱一个人的就是天生情种。实际上,也只有我自己知道,P,我根本就是一堆垃圾。不要说全心全意了,我连基本爱一个人的勇气都没有。因为我怕他让我忘不了又得不到。

哪来这么多伤害呢?
有个男孩对我说,爱情于他,简直就是无妄之灾。一次,就要用一辈子去承受。那么,再一次,就死定了。
我看着他那认真的表情,恍惚就是很久以前的自己,又绝望,又寂寞。
做爱的时候,我们一起闭上眼睛。然后半夜躺在床上失眠,听他叫着别人的名字。睡都睡不安稳......
第二天早晨他问我夕颜是谁。我楞,是吗?这也传染啊。干笑数声:意淫对象而已。


3
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二十六岁的夏天。漫长的可以围绕赤道跑三周。

因为蝉鸣不断,我失眠,因为蚊虫叮咬,我失眠,因为空调太冷,我失眠,因为抽烟喝酒,我竟然也失眠。最可恶的是,虽然我彻夜睁着眼,第二天依旧是精神百倍,不论工作如何枯燥,都毫无倦意。只是黑眼圈越来越重了。同事都叫我假面超人。去洗手间时猛然看见自己的脸,这还是我吗?看看眼角,都出细纹了。顾影自怜,不禁哀叹起来,明媚鲜艳能几时啊......说罢竟还真的伤心起来。

最近想的越来越多,如果忽然失忆了,没准能好好睡一觉。看现在这状态,真象即将去世的人回光返照。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自己把自己累死了。

午休时间,我一个人走上楼顶,这么高的地方,竟然连一丝微风都感觉不到。四周一片污浊的热气。手碰触到石灰岩的瞬间反射性的缩回来,好烫。周围的高层建筑比比皆是,根本不是我预先想象中的一览众山小,也丝毫没有放松下来的舒适感。忽然就觉得被一切挤压的透不出气来,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我第一次莫名其妙的流泪,哭的还满伤心,也不知道为什么。靠着边缘的高台,灼热的温度隔着衬衣烙在后背上,

坚强而温暖,虽说是夏天,我却是手脚冰凉。双臂交叉着搂紧自己,将头埋下去,无比空虚。

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颈部失去了知觉,腿也麻了,从手指缝里透进来的红色阳光不见了。我质疑,阴天?还是偶尔路过的云?缓缓的仰起脸,眯起眼睛适应强烈的光线。

一个高大的黑影挡在我面前。看不清这个家伙的脸,只能勉强借着刚刚恢复一点的视力模糊的辨认出他嘴角安抚式的微笑,好象我是一碰就碎的瓷像,他伸手小心翼翼的试图拉我起来。我一闪,撑着没什么力气的双腿猛的站起来。一阵头晕,眼前更黑了,接着我就这么摇摇晃晃的跌进了那个人的怀里。他好象意料之中的一样搂住我。头一沉,就靠在了他的颈窝处,干热的空气中,一股恍若隔世的感觉将我带进黑暗......


醒来的时候,我还在楼顶上,不过被挪到了阴凉而靠里的位置。上身盖着一件黑色西装,抬手看表,已经下午4点了。抓着旁边的排水管站起身,似乎比起前些天来舒服了许多。

拎起衣服,轻拍裤子上的灰尘,傻笑着回到办公室。虽然事后被领导训斥了一通,但心情却很舒畅。

那件上衣一直挂在我的衣橱里,洗干净后熨的平平整整。虽然每天中午我都会跑上楼顶转一圈,却始终没有再遇到
衣服的主人。除了他身上那种似曾相识的味道,我什么也记不起。


4

玄月初七,秋霜落叶,日渐清凉。

半夜惊醒,一身冷汗,看着枕边沉睡着的男人,忽然就很害怕。于是胡乱的套上衣服不告而别。

空荡荡的斜街上一盏路灯都没有。月光很透澈。不知不觉的走进一片空地,周围零散的铺设着一些陈旧的器材,滑梯,双杠,一个大沙坑。坐进吊在梧桐树上的大轮胎中,我从上衣兜里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接着却怎么也找不到打火机了。无聊的晃起秋千,有些冷。

抬头看见漫天的星星,格外明亮。

喀的一声,眼前恍出一簇火光,我吓的倒吸一口气。嘴角含着的烟被点燃了......

走到面前的人背对着月亮,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黑暗中,那双眼睛反着模糊的光,又是这个角度,微微上翘的嘴角。我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风掠过,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什么都想起来了......

"夕颜......"

空荡的四周将我的声音拖的很长。

"......"

又是梦吗?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我迟钝的连他走路的声音都没有发觉......

夕颜,我过的不好,为何不让我忘了你呢。


5

次年六月底。

收到夕颜的婚帖。听说,女方是公司人事部经理的千金。
一星期前,出差将近一年的他才刚从英国回来。婚礼竟然就在下周。

不知情的同事问我,怎么你还认识这号精英呢。我怎么说?我还和这号精英啵儿过呢?他们非恶心死我。
捏着那张鲜红的请贴,一直半死不活的心这下彻底绝望了。原来其实我一直都没放弃过。
眼睛酸酸的。还记得他亲自送这个消息给我时的尴尬,我浑然不觉的从他手中接过这张华丽的纸卡。听着他面对客户式的客套。于是我就这么应承了下来,还郑重其事的祝福了一番。

我也不小了,都奔三十的人了,说不定哪天,也就不能这么玩了。感情,哪有人们传言中的那么深,至死不虞的不是爱,是矫情。

但那天我没有去参加夕颜的婚礼。不是我小心眼,也不是我心存芥蒂。那张鲜红的请贴,一直被我摆在写字台上最明显的位置。和新洗的黑白照片一起。巧的是,那一天,最爱我的人和我一直最想爱的人同时离开我。
以后没人管我了,一辈子不结婚也没人再唠叨了。原来一直发愁的事现在全不用担心了。我自由了。

把乱七八糟的事办完了用了一星期。我们本来也没什么亲戚,所以谁来谁不来都无所谓。至少我爸就肯定不会来。

连想通知他都没个地址。

后来在公司遇到夕颜的时候,他安慰我的语气听起来比火葬场的工作人员还平静。此时,在这个人的眼睛里,我只能看见陌生。什么别忘了我......我怎么能忘了你呢,总是在我最无奈的时刻出现,做一些不冷不热的举动,说着看不到摸不着的空话。

夜里,我一个人躺在床上,似乎又听见了隔壁房间里压抑着的轻咳声。于是赶紧跑到客厅倒了杯水端进去。
推开门,看见里面平整的床铺,才想起,家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

将水杯放在窗台上,我望着窗外,为何每个不开心的晚上,星星都如此璀璨。我这个人,平时最喜欢热闹,哪人多往哪扎,总期待着人群中有那么一两个和我一样寂寞的。结果找了这么久,才发现,那寂寞是天生的。以前妈在的时候,我总不听话,还经常找理由不回家。最不爱听的就是她说谁谁谁家儿子娶媳妇了,谁谁谁家姑娘这好那好了。说到我烦的恨不的把什么都抖落出来。可最终,我还是没有这么做,怕她知道了难过......


6

夕颜儿子满月那天,请了不少人。我也在其中。

今年,我29岁,还是没有女朋友。

真的老了。看着他那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景象,我虽然一点也不羡慕,可心里就是不怎么舒服。
夕颜还说干脆让孩子认我当干爹。我笑着没说话,心想这干爹似乎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散场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一个老相好竟也来了,多日不见,他也沧桑了不少啊。回去的路上,我们边走边聊,看

的出,他心情不好。

他问我说你知道吗,那孩子他爸是我第一个男朋友。他从来没喜欢过我,可你知道我多喜欢他吗......

我说你喝多了,别瞎掰了,就你那点破事别老拿出来现。


送到他家门口,我才想起来,那个深夜,在离这不远的地方,有人给我点过一只烟......
我笑了,当时他心里想什么?
也许还喜欢我呢吧......

傍晚,坐在那个破旧的不能再破旧的轮胎秋千上,撕着从地上捡的大片树叶,呆呆的看着夕阳落下去......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惜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原来真的是这样。

7

三十二岁,我结婚。

送喜帖给夕颜的时候特别坦然。他也是会心一笑,可我总幻想那笑是透着苦涩的。

大婚当天,来的人不算少,可大部分都是妻子娘家的。
夕颜坚持做伴郎,我都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那天我被灌的七昏八素,从早晨就没吃什么东西,一天光喝酒。晚上还吐了夕颜一身。
其实我也不是全醉了,就是觉得这样说什么都痛快,明天一醒过来,我就当什么也不知道。没说过我还记得当初有个人在我被全班同学孤立的时候对我特别好,没说过只有这个人不因为我爸不要我而瞧不起我,没说过我冬天特意不戴手套是因为他一定会把我的手拉进他怀里捂热,没说过我搬家后给他写过多少信他没有回我恨他,没说过我打算恨他一辈子,因为他不让我忘了他......

躺在洞房的大床上,摸着手背上温热的液体,放到唇边舔起来,这眼泪,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我的。

那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婚礼上,就只有一个新郎和一个伴郎......


8

一周后,我回老家收拾东西。

新家里有她在虽然不那么空了可我总觉得还是不自在。所以我将以前看习惯的东西全都装进袋子,准备全搬过去。
她看着我象拾破烂一样的东捞西捡也跟着忙起来,虽然她不知道我都需要些什么,但凡我眼睛注视超过五秒的东西她就预备往家搬。

其实这个女人真挺不错的,所以即使我不爱她,也愿意好好照顾她一辈子。

我一个人坐在小床上发愣的时候,她将我妈原来住的屋子收拾的一尘不染。
"怎么眼睛这么红?是不是进灰了?"
她摇头冲我微微一笑,身上还系着我妈以前用的围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冒出一句话来
"你永远也别离开我行吗......"
说完我也觉得不好意思,立刻就站起来走到抽屉边上乱翻起来。
她跑过来从背后抱住我,于是我的身体僵住了,手里捏着那张褪了色的红喜帖,听她趴在我背上认真的说,"我永远不离开你......"

说的比唱的好听。


9
其实,真没那么容易。

不过才短短一年,

她终于还是撑不住了。

其实全是我的错。
我不讲理,故意找茬,经常不回家。当初想要好好对她的心情早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吵架后,她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就当我是你朋友,对我好点不行吗?
这个时候我会内疚,会觉得很对不起她。可是事过境迁后我还是如往常一样不安分。我想我这个毛病是改不了了。

去离婚那天,她哭着说,你别后悔。
我说我从娶你那天就后悔了......
然后她送了我一巴掌,我没有闪,是我对不起她的,心里想的是,还好没有孩子。

半路上,她突然问我,能不能再带她回一次老房子。我看着那双哭成桃核的大眼睛,二话没说的掉头了。


进了门,她问,还记不记的,我在这说过什么,"不是一辈子都不让我离开你吗"
我忘了,真忘了。但是我没有这么说,即使我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记得"

她比我爱哭,而且哭起来比我好看。

在老房子坐了一下午,她一直哭,我就靠在窗边麻木的听着,听久了还觉得如果她马上停下来我会接着帮她哭。那些说过的话有什么是不能忘的呢?

傍晚的时候她嘀嘀咕咕从我妈屋子里搬出一个小纸箱子来。我叹气,又想干什么。

找来一把小水果刀,她小心翼翼的将上面封着的胶带割开。

那里面,是好几摞捆的结结实实的信,不仅旧,还散发着霉味。
她仔细拆开,一封一封递给我。

我犹豫的接过来,信封上是十六年前的邮戳......从我离开的那一天开始,夕颜就写过信给我。

总共二百四十一封,其中三十封被拆开过,又仔细的折好。另外还有四十几封是我曾经亲手投进邮筒的......
想必我妈当时费了不少心思。

看完所有的信,已经是次日凌晨3点多了。她说,这些信她几乎每个星期都来检查一遍,但一封也不敢烧,因为结

婚那天晚上,她无意中看见夕颜在新房里抱着我哭了......

这算什么呢。拜托你们能不能换个方式爱我?

天还是漆黑漆黑的,
哭着摔门出去,什么也不想听她说,我发疯一样的在街上狂奔,为什么,整条街没有一个人?我现在好想见夕颜一面。


10

天蒙蒙亮,我站在他家大门口。已经一个小时了,始终还是没有按下门铃。
一层层的云彩从天边晕染开来,偌大一片天空,深深浅浅烙着飘过风的痕迹,哪一道,是我走过的呢?

太阳升起来那一瞬间,我看着院子里缓缓绽开的小野花,叶瓣上的露水渐渐消失了。
多好的一个家。以后写信告诉他养条狗吧......

从颈上取下那条旧的快断掉的红绳挂在黑色的栅栏门上,那颗被磨成褐色的小纽扣在阳光下仿佛重新泛出了金闪闪的光。

眨眨眼睛,转身离去的时候,我还是想说,夕颜,我爱你......


【黄河之水天上来,春风不度玉门关—麝香豌豆】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