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惊叫奇缘—邋遢女孩

时间: 2016-06-30 06:07:55 分类: 今日好文

【惊叫奇缘—邋遢女孩】
他张开眼,
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草原。
恐惧惊惶,
他为什么会在这?
飞机失事,
而他竟然毫发无伤的生还?
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传来一声声轰隆巨响,
吓得他在草丘后探头探脑,
只见几个黑点由远而近,
他瞠目结舌的看着,
黑点是人,
男人。
长袍长发,古代装扮。
他们在追一个人。
用飞的。
而被他追的人,
飞得更快更急。
奇怪,
他觉得那个人有点面熟。
只见他们在空中交手。
剑气像激光扫射,
嗖嗖乱响。
对掌时内力震荡如火药爆破,
炸得草原地皮翻飞。
超人?神仙?大侠!!
他惊叹,
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了不得的时空。
想再看,
但保命要紧!
逃!
突然一人黑影从天而降,
他下意识的接住,
一条血肉模糊的断臂!
他强压下要呕吐的欲望,
却压不下冲喉而出的
惊叫!
几乎震破了天上飞着的众位大侠的耳膜。
那被追杀的人,
刚撕下敌人手臂的人,
一个不察让魔音穿脑,
神乱气散,
被人抢了先机,
刺穿那人的前胸,将其擒住。
他被人堵住嘴,
用手。
幸好不是石头。
那些人说谢谢,
但仍怕他再张嘴。
他好像帮了大侠们的忙,
助他们抓住什么邪教头头。
他眨眨眼
僵笑。
被大侠们捆绑成粽子的人回头,
狠狠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他觉得好像被两面把冷冰冰的刀子剜了十几下,
脸上有点疼,
所以为了小命,
他决定跟那些人走,
确保那个人不会逃,
但却忘了这样似乎离危险更近。

命运才刚刚开始……



那个人的脸俊美邪气,
他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
是因为那个人在瞪他一眼后开始闭目养神,
没有再看他,
一眼都没有。
他觉得这个人眼熟是因为,
这是一张主角的脸,
主角就是一天跳崖一百次,
都不会死还会获得武功秘籍的那种命超好的怪物。
难怪受穿胸一剑,
也只是失血过多脸色苍白。
他看了看那伤口,
庆幸还好没长在自己身上。

众位大侠赶来一辆大马车,
将邪教头头像贷物一样般了上去。
他也跟进。
那些大侠们对他很客气,
至少表面如此。
大侠们还礼貌的问他要不要换件衣服。
他低头瞅了瞅身上的休闲装,
又看了看他们的长袍,
然后摇摇头婉拒,
我不想摔跤。

路上,
大侠们旁敲侧击寻问他的来历,
他说真话,
除非想被当成疯子看。
他说假话,
又怕被人拆穿。
他只能摆出一幅世外高人的拽样,
神秘兮兮的说了句,
天机不可泄露。
他发现挺管用,
至少大侠们全都闭上了嘴。
只有那个人冷哼一声,
嘲笑,
却不看他。
他尴尬的笑了笑,
装作没看到那位失去一条手臂,
脸色比那个人还白的大侠对他的一阵狂踢,
他突然觉得对拥有主角脸的人这样做,
通常都不会有太好的下场。
果然那个人张开了眼,
马车内温度骤降,
那位大侠很没用的被骇退。
但刀子眼却不是瞪向对其施暴的人,
而是他。
原来没有好下场的人是自己。
所以他下了一个决定,
这个决定将改变两个人的一生……



月黑风高,
杀人的好时候。
不过他来到地牢,
不是为了杀人,
而是救人。
谁让那个有著一张主角脸的邪教头头被关在这。
如果他还想在这个陌生的时代有好日子过,
最好救他出来。
大侠们应该认为他已经睡了,
今晚随他们来到这个秘密山庄,
与大侠们在庆功宴上把酒言欢。
只因要救这个人,
便要有与大侠们翻脸的觉悟,
真惨。

蹑手蹑脚高度警戒。
来到地牢入口,
牢门大开无人看守,
心中虽奇,
大侠们的手下也太失职了吧。
不过刚好给他机会,
遮遮掩掩的走入地牢深处,
还好四壁都有火把照明,
否则这个暗无天日不透光线的地方,
他这个普通人会什麽都看不见。
来到转角处,
偷偷探头,
心中微惊,
发现四名看守正趴在铁牢前的桌子上,
睡得正香。
好静啊,
不知为什麽他打了个冷颤。
将鞋子脱下来拎在手里,
怕走路的响声惊醒那些看守。
轻轻的蹭过去,
然後朝紧闭的铁牢门小声的问,
喂~~~~你在这吗?
说著向门上的铁窗望去,
一眼就看见那个人被铁链子锁在一个十字架上,
正用一双威棱四射凶巴巴的黑眼睛盯著他,
他只能叹口气,
忍下想调头走的冲动,
但忍不住揉揉被他盯的发疼的脸,
扯出一个笑脸尽量友善的说,
你还记得我吗?
那个人黑眸微眯,
冷冷冷冷的说,
阁下所赐,
不敢忘!
僵笑。
还好那个人被锁著,
否则倒楣的准是他。
我……
颈後吹起一道凉风,
我是来救你的!
那个人眼神有所动摇,
竟吃惊的咳嗽一声,
颈後的风顿止,
他扭头往後瞧瞧,
除了那几个睡得像死猪一样的看守外,
什麽都没有。
可脖子後却起了一层寒粒。
回头再看,
那个人以恢复了平静,
一双仿佛冰镇过的眼睛更加冷冽,
你究竟有什麽目地?
他面对那个人笑的首次这麽自然,
看来你是相信我了。

他一字字清楚的说,
只要你以後不杀我,
不找本人的麻烦,
他再笑,
我就会放了你。
那个人看他的眼神变了,
好像他突然多长出了一个头,
至少也是一个不合常理的怪物,
正确的说是在看一个思觉失调的人,
思觉失调就是所谓的精神病,
如此而已。
他才不管,
安全第一。
看来你是同意罗,
笑,
得意的笑。
那个人研究一样的盯著他,
邪气俊美的脸,
竟出现了一丝称得上笑意的东西,
让他看呆了,
心震了一震,
脸红了一红,
真不愧是主角。

我同意,
那个人说。

取得钥匙,
两人出了地牢,
他完全没发现那些看似熟睡的看守们,
实则以成为一堆没有生命的肉块了。
一条幽灵般的人影不知从哪冒出,
就像被风吹著走一样飘在两人身後几丈远。
而他也没发觉,
那个人眼中正在翻涌的诡谲……
一点都没有。



密林深处,
晓光冲破寒雾,
叠叠苍翠中,
两条人影一前一后的奔跑着,
仔细一看猛向前跑的似乎只有前面那人,
后面那位几乎是如影随形的“贴”在他身后,

我想这里应该差不多了!

他再也跑不动了,
身上的T恤都粘在身上,
极为不适。
喘着粗气停靠在一颗大树上,
汗水由额上滑落,
他被水气模糊的双眼,
突然看到了一条毛毛虫正在他眼前懒洋洋的爬着,
吓的他迅速后跃。
好像那条毛毛虫咬了他的鼻子。
回头尴尬的看向身后那个人。

我不是怕,
只是讨厌它的毛而已,
记得小时候还解剖过它来玩,
但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以后就很恶心这东西,
看到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那个人冷冷淡淡的站在那,
仿佛雷打不动,
不见疲惫之态且气息丝毫不乱,
身上连一滴汗都没有,
好像被关地牢,
多日粒米未进还受严刑的根本不是他。
另人眼红。
这就是有武功与没武功的差别,
这就是不平凡人与平凡人的差异!

我想他们应该是追不上了。

他说完忽然想到这个邪教头头,
大可不必跟着他这个普通人乱跑一气,
他不是可以用“飞”的吗?
咻——的跳一下都够他跑上一分钟,
为何会跟着他身后慢悠悠的“飘”?
那个人也在看他,
将他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看的他有点晕,
不,
是浑身发毛!
海一样深又有着超低温度的眸子,
让他看不透那个人的想法,
不会是想反悔决定要杀了他才跟来的吧。
他永不会忘,
初见时这个人有多狠,
杀人如切菜般容易。

他假笑,
没话找话的问,

咱们在一起这么久还没自我介绍呢。
我叫杰,
是来自……呃,
很远的地方,
你呢?

他本就不期待那个一身阴冷邪气的人会回答,
这话纯粹是他要说再见的前奏,
因为与这个人在一起,
像是与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绑在一块那样危险,
最重要的是,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爆炸。
何况那群大侠若追杀来,
刀枪无眼的,
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他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
杰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
都不知道要怎么生存下去,
他还真想向这个人要点救人的报酬,
不过杰可不敢说出来,
毕竟这个人会被抓有“一点”原因是因为他。
要是惹这个人一个不高兴,
自己就得向这个世界说Bye-Bye了。
啊?
他说什么?
只听那个人以不容忽视的声音缓缓说,

在下是锋……
魔龙教教主。

说完黑眼睛紧盯着杰的反应。
尽量不让自己去嫉妒他那好听的男低音,
杰吐了下舌头,
好俗的教名,
他小声的说了句。
没注意到锋微微上挑的眉毛。
杰是有点意外锋会自报身家,
但他不会去想那背后有什么意义。
也没看到锋兴味的眼神,
其中的锐芒变成一种奇异的光在闪动。

锋先生既然如此我们也算认识了,
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
咱们就此别过。

杰学古人抱拳作揖,
转身逃一样的跑远,
似乎后面有妖怪在追。

锋看着他没入树林深处,
黑曜石般的瞳眸又变得冰冷起来,
同时闪过一种难解的情绪,
他看错了杰,
原来这个人也跟世人一样,
不过如此……



金轮踏上山巅,
四周的云雾像醉汉一样奔逃。

锋所立的那颗巨树上,
一条飘逸灵秀的黑影,
纸片一样从树上滑落在锋的身边。
锋连眼眉都没抬,
好像早就知道这黑衣人的存在。
只见那黑衣人的容貌竟有一种艳光,
眉目间有着动人的妖媚,
竟是个绝色的美人。
如果不是他胸前平坦真要以为他是个女子。
不过他本人似乎对这张脸不太满意,
是很不满意。
基至有点自卑。
他正是那一直从地牢跟他们出来的人,

就这样放他走,
要不要我去……

眉眼中的妩媚冰消成一种冷酷的杀气。
锋邪俊的脸上浮现出一个虚幻的微笑。
但他的声音却比二月寒天更冷冽。

霖,
你不要多事。

霖斜倚树杆,
看了看连眼尾也没瞄像他怕锋,
嘿嘿一笑识相的转移话题,

你怎么会被武林连盟那些蠢材抓住了?

如果忽略语气中的幸灾乐祸,
这句话还是有关心的成份在的。
锋好看的眉毛蹙了蹙,
提到这个他就觉得耻辱,
这是他一生的污点。

哼。
是因为……

突然一个极为凄惨的恐怖叫声,
响彻密林。
惊的一大群飞鸟冲向天际,
震的毫无准备的霖脚下一个踉跄,
差点站立不住,
锋也脸色微变,
认出这个另他终生难忘的魔音秀。
接着说,

因为这个。

霖拍着胸口一脸怕怕的样子,

领教……领教……

锋看了他一眼,
不难看出眼里有种有人作伴的调侃,
然后倏地消失在杰走的方向。

杰离开后,
正准备离开这座山林。
边盘算着往后的日子,
总不能沿街乞讨为生吧,
或许可以效仿古人卖字画,
赚点生活费,
摸了摸脖子上的金链,
或许下山后找个当铺换点本钱,
他的现代速描画法,
说不定会让那些古人惊叹为奇珍,
白花花的银子滚滚而来,
以后就吃穿不愁了,
如果回不去,
说不定还能安个家娶个如花美眷,
越想越得意,
忍不住笑出声来。

蓦地身后传来一阵异响,
他回头一看,
却看到了一个另他想立刻从这消失的可怕生物。
那是一头猪,
野猪。
目前为止杰对猪的印象只有三种,
一是饲养厂养的胖猪。
二是可爱的粉红色小宠物猪。
三猪肉。
他从没见过这么可怕的景象,
如此痴肥粗壮。
硬密的黑毛布满全身,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
决不相信猪会有如此可憎的面貌,
它的眼睛毫无理智充满凶暴,
杰完全相信他有攻击性,
只见那头恶形恶状,
臭气熏天的野猪正吭吭哧哧的向他走来,
这时有什么比一头野猪更可怕的?
有,
两头野猪。
不知又从哪走来一头更大更丑恶的野猪参与过来,
别看他们一副蠢笨的样子,
走的可够快的,
另杰一瞬间惊惶失措,
紧绷的神经“啪”的一声断了!
他传奇性的男高音再次展开,
扭头就跑!
后面那两头野猪不知为什么见他一跑也追了上来,
追我干什么啊,
你们又不能吃我……
应该不能吃吧……
杰凄凉的想,
为什么老天要让他被两头野猪跑着追,
至少也要一个像样点威风的动物,
比如老虎,
……
还是猪吧……这样好点,
人的思想很奇怪,
在最危急的时候他还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总之他现在很倒霉。
没想到才跑十几步就一头撞进一个人的怀里,
抬头一看,
是锋。
惊喜交加下,
他不禁展开一个松口气得救了的微笑,
这是他头一次对锋露出如此真心的微笑,
绝不掺杂一丝假意虚情。
这个笑让锋眼前一亮,
他赶来时,
一看见被两头野猪追着跑的杰,
心中升起一股从没有过的情绪,
那是一种想要大笑的感觉。
幸好他的自制力一向很好,
可撞进怀里的杰对他露出的笑容,
竟让他感到一刹那的震慑,
那不是僵硬的尴尬的假笑,
而是一种纯然的信认且放松的真心笑靥。
这种笑竟让他有一种想再看一次的感觉,
这种莫明其妙的心情,
让他立刻沉下了脸。
杰是一个男子,
这毫无疑问,
因为他没有一点像女性的地方,
一点都没有,
可是……
锋拉下脸想推开杰。
却见杰以自动脱离他的怀抱,
躲到了他的身后,
以锋作挡箭牌,
偷瞄正疯跑近的野猪,
吓得闭上眼,
而锋看着空空的怀抱,
心中的不悦遂渐加深,
明明他是想推开他,
可杰真的离开他,
他反而更觉心翻腾个不停的烦,
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他很不喜欢,
心中的黑色情绪慢慢沉淀,
这是杀意……

杰忽然间好像听不到一点声音,
这种静让他心中发寒。
他睁眼首先看到锋的背影,
挺拔如山岳,
似松灵寒魄。
然后他看向地面,
一片狼籍,
碎尸遍布,
根本分不出来那些碎肉原来是什么,
满眼血腥,
杰转过头,
然后不受控制的呕吐起来,
仿佛要将五脏六腑都吐个干净……

密林内鸟鸣蝉唱,
一片盎然生机。
天上的赤轮手持万把锐剑刺向下方的绿波,
煜煜炫光透过繁茂的绿叶线射而下。
斑驳的明暗光影铺缀碧荫地,
使四周弥漫的血腥味渐渐压抑沈淀。

杰仍不断干呕著。
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这种幻觉一样的感觉,
更强烈了。
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异的事,
所以即使作出一些不能想像的举动也是可以原应谅的吧。
杰一直这样想著。
他用尽自己全身的力量,
不去碰触心中一来到这就产生的恐惧。
不想让自己对所发生的事感到害怕!
一点都不想。
杰发泄一样将所有的不明白也不想明白的感觉。
呕吐出去。
这种痛苦却使他轻松。
是的就是这样,
杰告诉自己或许这是梦也不一定……

锋看著他。
熠熠生辉的双眸中,
黑色的情绪被一种更强烈更锐利的东西冲淡,
他的瞳人儿仿佛感到刺痛般的伸缩著,
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麽……
杰缓和下来,
深吸一口气,
挤压著适才灌满恶意空气的肺部,
锋的杀气,
消散了。
杰挺直腰杆,
用被汗水与泪水揪结模糊的双眼望向天空,
薄雾氤氲的黑眼睛见到的是几乎是遮蔽整个世界的绿意,
绿色的天空。

锋看著以平静下来的杰,
那样抬头仰望著。
他整个人都似要被铺天盖地的绿意所溶化,
光雨从滴翠的叶子间隙中洒下,
星星点点拂了他一身,
使他沐浴般浸在柔光里,
连皮肤都显得透明起来……
锋明知那是错觉,
却仍觉得杰似要消失在那片绿那片光之中,
这一幕不论哪种情感,
都另锋禁不住张口,
唤:

杰!

锋微眯海一样深遂的眼眸,
什麽在胸口鼓动叫嚣?
这是不安?
陌生的感觉。
杰总是另他捉摸不透,
他的奇言异行,
超乎正常人的理解,
这样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
另他好奇,
是的好奇,
奇怪这个人抓住他却又放走他,
自己明明可以杀了他,
却又为何没有动手?
奇怪自己明明可以甩掉他先行,
却又跟他一路慢慢来到这,
只因那略显孤单的背影?
这种从未有过的情绪,
弄得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常?
难道自己……

杰这时回过头来。

(作者语:从现在开始<<伪武侠>>正式更名为<<惊叫奇缘>>,呵呵改这个名子会否第一印象是在看恐怖小说,恰恰相反,它有点恶搞嫌疑,是一个主人公错闯时空的故事,本来作者就没打算将之写成长篇,所以决定在第8章将之结束,没人反对就这麽定罗^^至於写作行式,有点像诗体的短句,完全是作者的一种新的尝试.或者说只是作者在偷懒^_^总之呢欢迎大家来品评也欢迎大家到我的鲜网会客室坐一坐聊一聊!我的专栏有第7章,
催眠~~~~~~~投我一票!投我一票!投我一票!投我一票!)

草木苍翠,
郁郁葱葱,
站立其中与人湿袖之感。

杰!

听到呼唤,
杰回头看著锋,
努力忽略著,
刚才听到自己的名子在对方嘴里化开的奇异感觉。
难受与那一刻的心旌动摇,
所以他又有了要逃跑的念头。
锋给杰的感觉是神秘莫测的,
冰冷邪魅手段毒辣残忍,
又似乎是无所不能的一个人。
杰现在只庆幸,
还好死的是猪不是他。

锋见他回头,
以为会在那双黑眼睛里见到厌恶与惧怕。
但除了一丝戒慎外却没有半点负面情感。
说不上纯净,
更与无邪沾不上边,
可锋却想要去探究想要去了解,
或许只因那眼里淡淡漾著的是,
连杰自己都没发现的悒郁。

杰忽然笑了笑,
对锋。

谢谢你救了我。

锋不知哪里震了震动了动,
好像天地万物都以杰为中心震了一震动了一动。
什麽在跳的这麽快?
锋紧皱好看的眉毛,
俊美若魔神的脸阴沈下来,
真是荒谬的感觉……
锋的手仿佛受到迁引般自然而然的抚上了杰的胸口,
感受著那里平稳的心跳。
指尖在发烫,
炙热。
直到掌下跳动的音符突然加速,
与自己被杰扰乱的心重叠。
奏出更和谐更美妙的音乐,
意乱情迷……
杰瞪大了眼睛完全不能思考,
锋的手在做什麽?
本来杰正有点感到不好意思的笑著,
有点糗。
必竟自己神经比较脆弱(真的吗?)
看到那血淋淋的场面就情绪失控,
吐了个天昏地暗,
有点丢脸。
可锋现在在干什麽?
他又不是女的,
【惊叫奇缘—邋遢女孩】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