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六界传说(第一+二部)—明天再说吧

时间: 2016-06-30 04:41:29 分类: 今日好文

【六界传说(第一+二部)—明天再说吧】

由来:
这世界原是由许多种族一同生活,也许是先天上的差异或是力量上的绝对差别,有能力的皆纷纷出走,开拓新天地,又因为能力与想法不同,因此----,由一开始小小的分歧,到最后的越差越远,站在万物顶端的两大势力,就被后人称为了神与魔神族。
由于想法与作为都相差甚远,两族互相对立,几乎无时无刻都有激战,造成了双方的死伤惨重,甚至已有些种族灭绝,为了加入新血,双方的王者都将目光放回了源头---人间界。
因为各族的离去,使人类成为了大地的主宰,可塑性也最高,于是----,战场转移了,藉由道术、巫术、武术和魔法的传授与混血,人们掌握到了新的力量,根据信仰与练功法门,成立了仙界与魔界,独立于人界外,依附在两族之下也占有了一席之地。
虽然----,人数似乎增加了,但仙魔界的人在本质上还是比不过两族人,反而把战火弥漫开来,天地间一片乌烟瘴气,连带的影响到了人界,最后-----
为了不全灭,两族签订了和平条约,各自回去休养生息,并且重整各界秩序,除了严令禁止各界不平等的来往,还规定从人界修练到一定程度后就必须到新的天地接受考验与管理,决定成为仙或是魔界子民,为此----,还创造了天界 (由两族的四位掌权者一同开辟出新空间) ,来容纳有资质的生物,成为其子民。
身负管理的四方天王,由两族派出,其地位与仙魔相同。
神族,由最高掌权者之一的龙皇,创造出的神器(龙珠)选定东方天王,认其为主,掌握封印、水之力,和无穷的知识。(在未知的新天地里,知识是很重要的。)
另一位凤帝,则是用其血造人,成为初任的南方天王,握有净化、火之力,和浴火重生的能力,不过这一再重生的能力只要其长子或长女出生便转移过去,因此南方天王由长子代代传承。
魔神族,由玄皇所创造出来的神器(玄甲)来选定北方天王,由天界北方的武者经过无数的挑战后胜利者为主,可自由选定其特殊技于武术之中,玄甲亦可随当时主人的心情与身体状况变化出最适状态与武器,可说是只要有玄甲在身,就拥有地之力和无穷战意,可振奋人心。
白帝也效法凤帝,由血脉传承,但不一定是由长子,而是随机继承,每代仅一人可得,成为西方天王,拥有言灵、风之力,和可交换的能力。
虽然四方天帝能力不一,但地位相同,初期也的确同心协力,共同为天界打拼,各司其职,由一开始的寥寥数十人,在万年后,将天界转变成了真正的修仙、魔的基础,呈现一片欣欣向荣,大多数的人就算修不了仙、魔,但也比在人间界的生活好得多。
可是----,就在不知不觉中----,事情起了变化。
神 魔神
仙 魔


为了方便起见,天至仙、魔界,仙、魔界至神、魔神族的功力皆为一-九级,最高级越好。
六界传说(序)
「快走----,快护着天王离开这里,快----。」东方天王座下的十二斗神将之一,努力的抵挡住追兵,催促着其它人快离开。
「不,我不能离开,那些叛军要的只是我,我不能让你们白白牺牲,为了神器,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第三任的天王----洛,拒绝了逃避,已两千多岁的他,虽长年沉浸在书海浬,个性显得有些天真,但----,他的确是个好天王。
「不行!神器绝不能落入他们手中,可恶----,要不是又有五位同伴飞升到仙界,情况也不会这么糟糕,他们----,有备而来,想让龙珠重新认主,哼,乱臣贼子,神器怎会选择他们呢??速离吧,主子!」上任天王所选的斗神将在说完后,不顾自己的伤势沉重,就又跑出去尽忠职守。
其实---,现在的情况会这么危急洛也要负一大半的责任,他----,是个很不错的人,自他上任后,一直很为东方天界的人民着想,致力于改善一般天人的生活与环境也颇受到好评,更常常与其它天界的天王来往,提供帮助与交流,却耽误到了自己的修练。
更不幸的是----,他所选择的斗神将有一大半都是文官,虽然都很忠心,处理政务的能力也很好,但---,就是缺乏了力量。
由于每任的东方天王都是智者形象,所掌握的封印之力虽强,但大都必须靠斗神将先将其制服或抵挡,所以----,斗神将虽是由其贴身侍卫,或左右心腹担任,武力通常是优先考虑,但洛认为现在天界已太平,从未将武力列做第一考虑,所以----,现在情况才会这么的糟糕。
四位天王中,东天王一直在力量上趋于弱势,因为龙珠择主的条件并不在于武力,而南天王正好补足了这一点,但在早期----,倒也还好,众人都很倚赖东天王的知识与智能,毕竟在面对未知的环境与未来,智者是必须的存在。
可是----,在一切都稳定后,各人都掌握到了生存的技巧与修练的诀窍,在崇拜强者的信念作祟下,对东天王的尊敬----,就开始不如其它三位了,因为---,大家都认为只要有龙珠,谁都做得到东天王可做到的事情,而忽略了龙珠择主的本质。
先前是也还好,前两任天王虽不重视武力,但也不至于荒废掉道术的修行,是比不上其它三位,却也比一般天人领先许多,加上众多杂学与神器辅助,平均---,四、五千年就可凭自身实力登上仙界,到时看是要入仙界进修或是仍回天界掌管一切,皆可自由选择。
但洛已经两千多岁了,却仍停留在天人第四层,一直未有进步,而其它三位则早在天人第七层以上,这让东方天王底下的臣子都忧心不已,因此----,也埋下了今日叛变的动机。
听见宫外的声音传来----,洛叹息了,他并不是天真到了愚蠢的地步,他只是太善良也太单纯了点,见到了眼前的情势----,也知道此是无法善了了,唉,事已致此,无可挽回----,你们实在是太无知了,因无知而导致自大。
唉,距离下次的封印解开只剩下两百年的时间,若我不在----,有谁能够处理??
南天王会来帮忙吗??他的净化力虽强,但被封的怨气与魔兽的实力却是----,他会愿意尽心吗??
到时的东方天界----,罢了,但至少----,我要帮助龙珠之灵艀化成功,真正的拥有自己的意识,也绝不能让新生的它落入这帮人的手中。
洛并不是疏于修练,他只是将功力都分给了龙珠,只不过----,这是个秘密,没人知道,当龙珠之灵一旦出生后,他的修练就会突飞猛进,只可惜----,他没有时间了。
「冲啊!只要进去找到了天王,就可以得到龙珠了----,到时候我们蛇族一脉即可带领大家傲视其它三界,不再让北方天界的人视我们于无物了。」
「说好了是有能者居之,我们虎族才是最优秀的。」
「不,是我们!」「是我!」
一片吵闹声中有人发言了:「没有我当军师策划,大家都只是一盘散沙而已,现在还是快找到天王逼他交出龙珠好重新认主,这样----,就算是仙界或是其它三界得到消息了,也无法否认我们的正统性,快---,消息可能封不久了,已过了一天。」
正在说话的人是一位人类的天族人,一向心高气傲的他早就看不惯那位弱不禁风的天王,要不是---,长老们一直不允许,还说天王之职不是凡夫俗子所能担任,我岂会拖到现在??
如今我已得到了家族的默认,与其它部族的认同,只要到时候杀死天王嫁祸到这群动物天人们的身上---,得到龙珠的我还不是名正言顺??若龙珠不认主,就算当个装饰品也无妨,我一定要登上王座。
被权势给冲昏头的他完全没想到神界的反应,因为神族的人很少到下界来,也很少干涉天界的事,身为东天界三大世家之首的他,眼光并不短浅,只可惜等级太低,对于一些只有天王与斗神将才知道的秘密,他完全不知情,更不晓得如何去防范,只看到表面上天王的功力不高,便认为可以取而代之。
发起了这场持续了有千年之久的动乱,让原本安和乐利,可称之为是天界中最美丽、最富饶的东方天界,就此成为了历史,终其一生----,王座仍是离他很远、很远----。
「到我身边来吧!不用再抵抗了!」洛再次开了口,看着剩下的四位斗神将,两文两武仍在浴血奋战,他十分不忍,也做下了最后的决定,他不逃,却要让背叛者付出代价。
经此一役,他的心冷了,已过了一天,若有心,其余各族早已来协助,也用不着他们如此的拼命,是想伺机而动吧----,而宫里的天人---,若不是早被收买就是被杀,但----,应该再不济也可想办法通知南天界,他们的行动虽然快,但绝称不上是隐密,你们这样的沉默,就算不是主谋也是帮凶,因此----,接下来你们的命运就由你们自己决定吧,而龙珠----,就看你选的下任天王愿不愿意再次回到这里了。
「谢谢你们,让你们这样的保护我---。」洛很平静的看着眼前四人,知道外面的阵法挡不了多久,说:「你们已经尽到了你们的职责,身为东天王的我万分感谢,也在此下最后一道命令,就是---,活下去,请好好的活下去,若下任天王愿意再回到东天界来,请再继续辅佐他,若他不愿意,也请保护他到仙界去寻求代理人。」
话一说完,昊光一闪,四人皆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光芒消失后,洛手上拿得是一颗散发着七彩光芒的珠子,洛很温柔的看着它说:「对不起----,看不到你出世了,可是---,不要为我复仇,是我没有尽到教育子民的责任,请你好好的培养下一任天王,千万不要让他像我一样荒废道术,只能靠别人保护。」
「碰!天王,将龙珠乖乖的交出来吧!」带头的一位天人破门而入,就看到洛苍白着脸,而龙珠的光芒却更加的耀眼、更加的缤纷。
「小心,说不定他是要用什么绝招。」另一个比较小心的叛将,拉着先进来的同伴后退了几步。
「愚蠢----,连龙珠在吸取洛的功力也看不出。」一道豪迈的女声说完,四周马上就变得静悄悄的,原来她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迅速的将周遭的叛军消灭一空。
「是妳----,北方天王----静。」洛强打起精神看着这迟来的援兵,说:「我真想不到来的人竟会是妳----,妳竟然比南天王来得还早----。」
「----,你的情况很不好,看来是没救了,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吗??」静没说什么,虽然觉得很可惜,但----,已无法补救。
「很抱歉,我欠妳的承诺无法达成了,或许下一任继承者可以----,能够帮我照顾他吗??我不想让他太早就接任东天王的职位,像我----,根本就缺乏了历练,今天的局势才会变得如此!」
「你放心??虽然我们不是直接由魔神族管辖,但毕竟立场对立----,你真放心由我指导下任的天王吗??」静有些惊讶----,有时候洛真得是很天真耶!
「静彤---,求求妳----,我相信妳的能力。」洛见静似乎不愿意答应,只好多补一剂强心针,喊出她的真名。
除了人界外,其它各界的习惯是只有少数的亲密好友或是伴侣才知道的,一般人只知道职位名或是称号,像洛----,这个昵称也只有少数几个人才知道,但他的真名-----洛羑,估计是要永远消失了。
「你---,可恶,好吧,我一定会把他教成一位出色的武斗家,然后再回来将这些叛军一网打尽,以慰你的在天之灵。」不太情愿的静彤说着反话,都这么熟了,也知道以洛的个性是不可能会要下任天王这么做的。
「都可以----,只要是他的自由意志,就放手去做吧,静彤----,我要离开了,龙珠----,没什么---,请妳好好保重!」洛说完就永远闭上了双眼,原本天人死后,尸体就会回归尘土,但他----,并没有。
龙珠在他闭眼的那一刻起,就冲入了他的怀中消失,似乎没有要选择下任天王的意思。
「真是奇怪----,洛,你活着的时候我弄不懂你,就连死了,你也还是这么的与众不同,罢!看在你是第一个看到我真面目而不露出轻蔑与错愕目光的外人----,你的遗愿我会达成的。」静彤说完后,扛起洛的尸体就消失无踪,与来时一样没有惊动任何人,而等到她离去后,由军师所带领的叛军才抵达现场。
不知道已侥幸逃过一劫的他们,对于天王的失踪感到万分的焦急,彼此互相指责,还起了内哄,在百般的无奈下,一个替死鬼被推上台了,发布天王失踪的消息,但奇怪的是----,其余三界并没任何反应。
参加叛乱的各族惊喜交杂,纷纷要求论功行赏,第一任替死鬼也莫名其妙的被暗杀掉了,然后----,动乱将起,有点实力的人谁也不服谁,毕竟象征地位的龙珠谁也没得到手。
然而更奇怪的是----,就在内斗彼此消耗实力的两百年后----,其它三界封闭了原本来往就交易不热络的交界通口,然而在有心人的刻意封锁下,也没有多少人意识到这代表了什么意义??
直到有一天----,封印破除了!
冲出的魔物与异种生物到处奔驰、原本互相争斗的天人们连忙紧急戒备,可是仍被个个击破---,没人知道如何将这些彷佛不死的生物击败,剩下的天人们只好聚集起来请求南天王的协助,却无法到达南天界,这时----,他们才知道他们已被遗弃-----。
剩下的人无法离开东天界,也无法到人界,就只能每天面临死亡的危机,祈求着奇迹的再次出现----。
但-----,奇迹-----,是不会降临的,因为龙珠一直没有再次择主,而其它三界,西北两界是事不关己,南方天界则是接到了命令,除非是新任的东方天王请求,否则不必给予协助。
「洛----,现在的东方天界----,根本就称不上是天界了,比人界还残破----,都三百多年了,龙珠却还是不择主---,南天王已忍不住上表请求出面协助,因为那些怨气已经飘散到了南天界,让他净化的很辛苦。
唉,都不知道龙珠是怎么想的----,它真的有意识吗??就算是神器----,应该也只是有些灵性罢了,怎么会??都是你这怪人,用的东西当然也怪,害我自言自语的也越变越奇怪了。」静彤有些落寞的看着洛的遗体说话,再过个二十年,就是她任职北天王满千年的日子了,到时候----,她得去魔神族里一趟禀报她的政绩,但----
「新任天王老是不选出,你的承诺如何能实现啊??就算到时候可以----,时间也已经来不及了,魔神族----,唉!」就在静彤对着洛的遗体抱怨不已的时候,白光一闪----,洛的尸体化成尘埃飞散,龙珠-----,往人间界的方向飞快而去,让静彤迅速跟上。
同一时间---
「嗯??」西天王看着远方,静站着不出声,同样的情景也发生在南天界。
「新任的东天任即将要出现了----,终于----。」南天王觉得终于能松一口气----,东天界现已残破不堪,就算是他---,面对那些异种生物也无可奈何,杀死他们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就算能净化其怨气,他也不喜欢杀生,只有东天王的封印之力可以兵不血刃,经由封印、净化、教导,让那些异种生物能具有灵性----。
这并不是天方夜谭,事实上---,第一、二代的斗神将中就有好几位是受到感召的异种生物幻化而成,可惜的是----,能和牠们真身沟通的就只有东方天王一人而已。
「终于-----,让我等得真是不耐烦啊,好戏---,终于要上演了。」远在神界的龙皇,注视着下界的流星---,诡异的笑了。
至今---,仍没有人知道他创造出龙珠的真正用意为何??
就连与他搭当数万年的凤帝与心意相通的龙后也不知情-----
「这次的天王究竟能不能撑到仙界呢??上次第三任的失败真是让我失望,还以为这次凤帝终于能找到伴侣了呢---,唉!」龙皇不甚唏嘘的说着,原来----,真相就是----。
龙珠是他一手创造出来找寻另一半的工具!
身为神界最聪明、最有智能与知识最广博的他,最难过的一件事就是----,没人听得懂他的话!
每次他话里头的涵义,其它人不是想太多就是根本不懂他的暗示,害他每次都只能用命令的语气讲话,故意装神秘的让人敬畏,真是让他痛苦到不行。
凤帝倒是一本正经,也不会陪他胡闹,真是无趣至极,他也不可能昭告各界他要娶后,不然光是报名的参与人选名单,估计就会压死准备的龙族人了。
到最后----,聪明到无人可懂的他,干脆就趁着要选东方天王的时机,光明正大的要求全族人将力量贡献出来,配合他的条件设定,选择出符合他心意的龙后人选,想想----,还有什么事情会比这更重要的呢??
只不过他脸皮薄了点,不好意思大声的开口要求嘛!
可惜----,他设了千百个条件---,其实也不多啦,容貌不重要,气质可培养,其余的要求不过只有一点点而已嘛----,却忘了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一点----。
女的----,他的龙后---,他未来继承人的妈----,他忘了----,真的忘了----
才会对着第一任的东方天王流口水----,却不敢采取行动,可是----,随着时间的过去,通过了各种考验带领着众人开辟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智者风范,仍是让他心仪不已,龙珠的条件设定是要求可塑性高的人,或许一开始的感觉没什么,但随着成长和相处日久,就会散发出独特的迷人风味,平凡的面孔这时反而更能显示出他的与众不同---
对,龙皇就是不选美人----,要美---,估计也没人会比得天独厚的他或是凤帝相比,他要的----,是真正的美、真正的独一无二。
最后----,他受不了的假公济私,第一任东方天王初到仙界,就马上召他到了神界任职,藉由脱胎换骨的洗髓法,消耗掉自己近万年的功力后,为神族加入了一位生力军,却没想到----,自己爱上了他,他却不一定会爱上自己。
还好---,智者的称号不是叫假的,经过了数千年的努力与斗智,他终于抱得美人归。
也在有需求下,两人共同研发出新方法,可以藉由彼此的精血与爱意,用灵体孕育下一代,至此---,龙皇倒是不紧张了,反正他还年轻的很,继承人也不是那么迫切需要,还是先享受两人世界再说---。
这时的他才有心思回头一看,这才发现----,第二任天王竟被仙界最有名的铁公鸡给追走,疑惑之余,才发现龙珠依旧是照着他的条件继续择主----。
嗯---,看来有眼光的人不少嘛!
这么想的龙皇也很有成人之美,想说独身数万年的凤帝应该眼光也不差,若可以----,等第三任天帝到仙界后,可能的话,就安排他到凤帝手下去好了,说不定还可以成就一段万年奇缘,却没想到----,计划被破坏了,出师未捷身先死,唉!
所以才会下令南天界不许多管闲事,硬是要让东天界的人受点教训,也增加第四任天王的任务困难度,若这样他都还能飞升到仙界来----,那不用我说,凤帝也会主动的前来观看,这样-----,我就能够不着痕迹的将人推荐到他那里了。
到时候----,我再透漏出我和禾研究出的新方法,这下---,还怕你不求我吗??
哈、哈、哈!
「笑得这么开心??有什么好事吗??」禾关心的上前发问。
「当然有啊!你看----,新任的东方天帝要出现了,这下----,你不用再担心了,东方天界已有人接手管理。」龙皇笑得很温柔,一点异样的神色也不露。
但太熟悉他的龙后却一点也不上当,说:「真的不用担心吗??夫君??」
「这----,天机不可泄漏,船到桥头自然直。」龙皇也不多说,反正一切尽在不言中----。
「嗯!」龙后也不再多问。
此时的两人完全没有想到-----第四任东方天帝,也就是最后一任的龙珠之主,竟会被神族的死对头,魔神族的两大巨头给缠上-----,你追我跑的进行了一段可歌可泣的千年之恋---。
可怜的第四任东方天王---君怀素,没有任何机会回到东方天界---
就连一眼----,也没见到----,就开始了他的逃亡之旅。
六界传说(一)
一道霞光过后----
「哇~~~。」一阵婴儿的哭声响起。
「是男是女??」一道虚弱的女声问着,房里的众人对方才天际的彩光并没有太大的注意。
「男的,恭喜王妃喜获麟儿。」产婆高兴的恭喜着王妃,想说应该会有不错的打赏。
「怎么会??男的---,妳下去领赏吧。」但王妃的反应并不如她所想,反而充满了失望之情。
「是----。」对于王妃奇怪的反应,产婆虽感疑惑,但也没多深思,更不知道----,她正迈向了死亡之路。
「菲儿,将这孩子带走----,到预定的地点去换回女儿。」年轻的王妃对着怀里的孩子看了一会儿后,还是忍痛割舍,虽然明知这样可能会有后患,却还是打定主意放这孩子一条生路。
「要不是你爹----,唉,怪就只怪你是他的儿子,若是女儿---,或许我还能请求他网开一面。」王妃叹息了,虽然她意志坚强,巾帼不让须眉,但----,毕竟也只是个女人而已。
身为东煌国宰相的女儿,她从小就常进宫陪太后聊天,与当时的太子,也就是当今的皇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原本---,应该是可以成就一段幸福的姻缘的,却被手握重权的护国王爷抢亲----,逼太后下旨赐婚。
在最后一次见面时,她就下定决心----,如果离别已是必然,那----,她愿成为皇帝手中的一枚暗棋,将护国王爷的罪证收集妥当,大义灭夫!
就算无法再回到他的身边,也绝不容许有人伤害到他,如今罪证已齐,可就是----,会诛灭九族的啊,这孩子----,除了这样---,我也没有其它办法能救他了---。
「碰!」一声巨响后,王爷带领着护卫亲兵前来。
「爱妃,孩子呢??产婆在哪??」王爷和颜悦色的问着她。
「王爷!这里是产房啊!秽气----,您还是先出去等吧,待会,奴婢就带着小郡主出去给您瞧瞧了。」一旁机灵的璟儿赶紧想出说辞,要将王爷给请出去。
【六界传说(第一+二部)—明天再说吧】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