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卖鱼的黑帮情人(上)—GRVITATION

时间: 2016-06-30 04:11:03 分类: 今日好文

【卖鱼的黑帮情人(上)—GRVITATION】

1

菜市街,人声沸鼎,可奇怪的是,所有婆婆妈妈姊姊阿姨们偏偏都聚集在同一个地方。
哪里?就是散发著淡淡鱼味儿那个摊子呀!
卖鱼的?
没错,只见一名青年,正在展现绝高的杀鱼功夫。
“小哥,这条鱼怎麽卖?”一名胖胖的妇人著大嗓门问道。
“哎呀,这位美丽的太太您真有眼光,这条鱼很鲜呢!”正在杀鱼的青年停下手边工作,明眸变的晶灿,油嘴滑舌道,一旁的妇人是被他逗的呵呵直笑。
这就是为什麽大家聚集在此的原因了,因为这家鱼铺的老板──迈于的关系。
迈于迈于,音同卖鱼,迈于一家三代正好都是鱼贩的,品质有保证,加上这个迈于,生来一副讨喜样;浓眉大眼,长的有棱有形,虽说不上是顶级的帅哥,但就是得人缘、惹人喜,他身长不是太长,一七八刚刚好,体型不壮硕倒也不瘦弱,还蛮结实的,可号称菜市场的“师奶杀手”。
这样的他,是比常人那麽不平凡了一些些,不过说到迈于最不平凡之处,这可是鲜少有人知道的事情,除了他的家人之外──
迈于卖鱼,年二十五,赚不了几个小钱,可奇怪,他住的却是常人不吃不喝赚的三百辈子也住不了的高级洋房,开的车更是名贵的高级跑车像是“积架”等等。虽然大家都对这件事耿耿於怀感到好奇,却从来没人敢开口去问,怕平常和蔼的迈于原来是凶狠的黑帮大哥还什麽的,如果他老大一时不爽找人干掉他们这些小老百姓怎麽办?
但大家都没发现,如果好声好气的跑去问他,他也会好声好气甚至嘻皮笑脸的告诉你:“抱歉,那些东西不是我的,是我情人的。”
没错,迈于最不平凡的地方就是他的那个情人。
────────────── 
甩著钥匙圈,迈于吁吁吁的吹著口哨,心里已经打好主意,等一下回到家他就要先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好好慰劳自己的辛苦!
“嘿哟,我回来了!”迈于咧起嘴,对站在门前几名身著黑衣的高大男子挥挥手。
“欢迎回来,少主夫人”没料到,黑衣人是如此齐声回答。
“你妈咧,谁准你们叫我少主夫人啦?”迈于操著一口台湾腔,粗声粗气。这群保镳是傻子不成?
“是少主说的。”
“妈啦,那死人又乱说话了!”迈于啧啧念,“下次你们这群家伙别再乱叫了啦,不然我就像杀鱼一样切掉你们喔!”语毕,他给了个二十五岁的男人不应该有的顽皮鬼脸,扬嘴一笑,大摇大摆的开门进房。几个黑衣男子面面相觑,无语问苍天。
一切都是他们的少主吩咐的呀!欲哭无泪的保镳们,默默哀悼自己的未来。
“嘿嘿嘿嘿!”进到屋内後的迈于,发出了呵呵笑声。
这栋房子是迈于情人的,几坪大他是不晓得,因为从来没有认真去算过,他只知道大的夸张。房子内的摆设以简洁为主,是迈于情人的品味,可惜迈于偏偏觉得太单调。但他也从不抱怨,迈于可不想落得一顿骂。
迈于是怕情人的人,不是说他生性胆小,而是他情人实在太有魄力太有威严了,所以连迈于这等粗里粗气的人在情人面前也是副小媳妇样,但……今时今日今儿个,迈于老大他却可以在情人屋子里作威作福。
“哈哈哈哈!”迈于抓起昨晚吃剩,放在客厅那檀木大桌上的洋芋片,一边大笑著一边将自己摔入足以容纳下三、四人的棉布沙发内,打开平面电视,舒舒服服的啃著零嘴看节目。这等只有中年发福失业男子会做的事情却是迈于平时最爱的消遣活动,可迈于情人讨厌他这样邋遢,所以平时这种行为是绝对禁止,他被准看电视的时间也只有情人在看时事新闻时才可以一旁跟著观赏。
但……迈于的情人目前正在德国出差,与身在台湾的他可是相差个十万八千里呢!现在迈于这副懒散样;除非是他情人有通天眼、顺风耳,否则不可能知道的。平时在通电话时,迈于也会表现出一副我很乖!我很乖!的样子,如此的天衣无缝,他情人是绝对不会发现的。
迈于的情人出差有两个多月之久了,他除了偶尔觉得寂寞空虚时会对情人撒撒娇,而平常就是出外工作後呈现的这副懒惰样。距迈于情人回来的时间还要两个礼拜,虽然迈于觉得有些寂寞难耐,但如果可以让他每天都能像现在这样赖在沙发上吃零嘴看电视的话,好吧!那他也可以在多忍耐个几天。
喀滋喀滋的嚼著零嘴,饼乾屑还掉了一些在地上,迈于心想:如果这个样子被那家伙看到了,肯定把他大卸八块吧?迈于吃吃的笑著,心里自嘲:这是哪有可能的事呀?
正当迈于开著自己玩笑之际,一双修长的手臂无预紧的缭绕上他的脖子,低沉性感的声音在他耳畔吹吐热气,缓缓的,缓缓的轻轻笑道:“于宝贝,我回来罗。”

2
一声“于宝贝,我回来罗。”这句话可吓坏了咬著零嘴的迈于。不!这是不可能的,那家伙明明没有那麽快回来的呀,迈于暗自的抚慰著自己,以一张沾满饼乾碎屑的脸转过头迎向身後人。
直映入迈于眼底的,是一张笑脸,笑脸上有一双好看的浓眉,漂亮的丹凤眼,直挺的鼻,还有一张透著粉色的性感薄唇,多麽令人赞叹万分的一张俊颜呀!那笑脸的主人留著一头及肩的半长发
,由发跟到发尾全部染白,只留几根混杂在其中的黑。较硬的发质使他的发呈现一点尖翘,给人一种狂放不羁的感觉。
与迈于面对面,男人只是挂的一抹高高的笑。
男人很高,比急急由沙发上跳下的迈于还高上半截头;男人的身形抑不错,身著的黑色西装将他的修长结实衬托的完美极至。他浑身散发著一股锐气,迫人却又使人著迷。迈于浑身僵硬的盯著男人,他怯怯开口,一点也不符合平常在菜市那副大咧咧的样子:“嘿,玄,你……你怎麽那麽快就回来啦?”
被迈于唤做玄的男人伸手环住迈于结实的腰,轻柔按捏:“想你罗,不就努力结束工作回家呀。”
男人的全名,皇玄,迈于最爱又最怕的人,他的情人。皇玄这名字在各界并不陌生,皇玄的父亲曾是黑道间有鼎鼎有名的人物,几年前,皇玄的父亲死後便将一手在黑道间创造的基业交付给他,皇玄也凭藉著他的聪明才智和交际手腕,牢牢的将父亲给予他的事业稳固,甚至在加筑。但现在这个足以掌控一切黑道少主却爲一个卖鱼的小贩失控。
“是……啊,真是好久不见罗,你……你变的更帅了耶,玄玄。”迈于努力的咧起僵硬的嘴角,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多花痴就多花痴。
“是啊,于于,好久不见了,你变的……”皇玄嘴上虽还拣著微笑,但那有著英国混血的蓝眼却散发著冷光,他寒冷的目光扫过沙发上、桌上的零嘴碎屑,以及正在拨放不良卡通的平面电视,他皮笑肉不笑,额上冒青筋的笑道:“你变的不乖罗。”
迈于被皇玄盯的直发抖,他知道皇玄最忌讳他做这种不健康的活动了。想想上次被发现之後,被处罚的那种惨况,迈于就忍不住吓的双腿直抖,“玄玄,要不要先洗个热水澡舒服一下呀,我帮你放行李!”他讨好道,顺便转移焦点。
皇玄没说什麽,他只是觑了迈于一眼,然後坐在沙发上,大刺刺的翘起二郎腿观赏起他两个月没见到的迈于,迈于则是傻愣愣的站著,与皇玄对望。
惨罗惨罗!迈于心底惨叫,他知道皇玄现在看他的眼神是只有在他做了什麽惹他不高兴的事的时候才会有的……果然,皇玄低醇的声音发响:“真不乖呀,于于,真不乖。”
皇玄举起具骨感又修长食指,左右的摇晃了下,嘴里还不时发出啧啧声。
“对不起啦,玄玄,饶了我,我下次绝对不敢再犯了,不要罚我。”迈于终於忍不住的扑上前求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似的。可奇怪的是,这种表情这种动作,偏偏又意外的很适合他这个大男人,看上去可爱透了。
“不行喔,于于。”皇玄嘴边扬起笑容,伸手拍拍迈于留著一头精悍短发的头:“我必须要改正你的坏习惯。”
“不要!我不要啦,玄~”
不理会迈于的苦苦哀求,皇玄只把他当耳边风,“也两个多月没碰你了,只是一次处罚没大碍的,做好前戏工作就没事啦。”
“不行啦,玄,你会把我操死的!”
皇玄直觉得迈于扭捏的态度很烦,当初他们之间早有协议,要是迈于做错事,他便可无条件的处罚他。皇玄拧起俊眉,严声道:“不管!你给我脱掉衣服进房间!”
──────────────
迈于发自内心觉得,他当初怎麽会爱上这个连现在都还很爱的恶魔呢?
“啊……嗯嗯。”双手被紧紧以布条捆住,浑身一丝不挂,露出结实的修长身体,小麦色的肌肤在灯光下透著诱人的光泽。迈于浑身发热发软的倒在柔软的king-size大床上,他眼中带泪的望著坐在正对著床铺,沙发上的皇玄。
皇玄也望著迈于,咯咯的笑著,连眼底都闪耀出兴奋光芒。可爱,他的于这模样真是可爱极了!他暗自忖道。没错!这就是他给迈于的处罚;喂迈于吃下一颗由他旗下的一名天才药师调配出的春药,然後静静在一旁观赏他的媚态,等到他高兴了,才去解放他的欲望。
这是皇玄喜欢的游戏,可迈于总认为这是处罚。
迈于浑身上下都快烧起来似的,强忍著体内的欲火,他怨怨的看著皇玄。恶魔恶魔!这人简直就是恶魔!跟他当初刚认识的皇玄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嘛!
迈于委屈的开始掉泪,他不过就是偷吃了零食和看电视嘛,干嘛又处罚他吃春药。滴著泪,迈于忽然怀念起他刚认识时的皇玄。
待续

接下来某G会开始倒述两人的认识过程
有什麽意见请随意留吧^^
3
皇玄和迈于的“孽缘”,其实早在七年前就开始了。
七年前,迈于十八岁,皇玄小他两年,可因为皇玄早读,因此本该就读高一的他和迈于是同一届的学子。两人就读同一高中,正好是同一班级的隔壁邻居,也不知道是为什麽,每次以抽签换位置时,他们两总是巧合的抽中邻座签。
那时的迈于,任谁都看的出来他十分喜欢皇玄,因为打从迈于第一次和皇玄见面时,他就觉得皇玄真是帅到不行、个性又酷到不行。那时其实也不只迈于一个人被皇玄的迷的团团转,只是迈于死忠的程度和脸皮厚的程度比别人强就是了,他就算是告白被皇玄冷著脸拒绝了一百多次有,也还是天天缠在皇玄身边。皇玄对於迈于这个人,除了觉得他难缠外,倒也觉得挺可爱的,但是也还没什麽印象,因为皇玄的特长就是“目中无人”。因此高中时,皇玄对於迈于的印象,一直仅止於:像只热情小狗的人。而已。
六年前,皇玄考上了一所名校,开始展开他的大学生,可他万万没想到,迈于这本来成绩不好的学生居然为了他用功苦读也考进了这所学校,因此,他们又开始了同窗生活。
大一那年迈于缠皇玄缠的更紧了,皇玄到哪他就跟到哪,每天还不辞劳苦的接他上学送他回家,皇玄也不厌其烦的让他跟著,因为他并不觉得讨厌,相反的还觉得挺好玩的。
因为迈于很听皇玄的话,皇玄便常叫他去做一些事例如:帮他做报告啦、查资料啦,总之课业上的所有大小事情,其实那些事他亲自动手的话可以比别人快上好几倍又完整无缺,可他就偏偏爱看迈于这个动作慢吞吞,拿作业没辄的小白痴为他忙的焦头烂额的样子。也许皇玄体内的恶魔因子是从这时开始作祟的也不一定,可惜愚笨呆蠢的迈于依然内心十分甜蜜的自愿受皇玄的“欺负”。
结果终於,皇天不负迈于这苦心小傻子,皇玄渐渐的发现他从对迈于没啥印象到还满喜欢迈于的,到发现他一天没有欺负迈于就一天不舒服,到发现他一天没看见迈于委屈的泪脸就一天不高兴的到他自己发现自己其实已经喜欢迈于喜欢的不得了了。
上帝保佑,然後就在大二那年,迈于终於告白成功,虽然当时他还以为皇玄为他说完:“好啊!我们交往吧。”之後会世界末日,海水倒灌的,但是心里还是雀跃不以,连身体都幸福的要飘起来了。
迈于的老爹知道了这件事之後,只是直指著迈于说,他是个笨小子,连被人欺负也爱,自己怎麽会养出个被虐狂诸如此类的话後倒也没多说什麽了,反正他也懒的管;而皇玄的父母亲呢?没差,他们只当儿子是一时好玩而已,并没插手多管事。
那时迈于也只是心想,就算皇玄是抱著好玩的心态而已,他只要能和皇玄在一起一小段时间他就很高兴了。可任谁都没想到,皇玄对这段感情异常的专心专意,他和迈于交往後就一直很努力兼没孝心的夺取父亲的事业,他想要有能力可以自己养活迈于一个人,他父亲虽知道他的企图,也与本来就不很和睦的他切断父子情和他翻脸,可惜在皇玄大四那年他早已心脏病发与神报到了,正中皇玄下怀。
於是大学毕业之後,皇玄便放弃考研究所的机会,专心巩固他的黑帮事业,顺便“抓”了个已经继承他老爹摊子的小鱼贩迈于回他买下的一栋新家。
直到今天,一个愿虐一个愿受,迈于始终与皇玄交往著,天天受他欺负之苦。
嗯,回归到现在就是个例子,迈于被双手绑著在床上嗯嗯啊啊的被欺负,皇玄则是一旁笑的嘴都阖不拢了。
迈于身上的春药效力亦发强烈,体内窜起的熊熊欲火使他不禁以身体蠕动触碰冰凉的丝被,冷却他蓄势待发的欲望,和挺的直立立的分身。
迈于掉著泪,他敢发誓,他并不是真的被虐狂,也不喜欢像现在这样被皇玄欺负呀,他刚认识的皇玄绝对没有像现在这样每天都爱欺负他,他好想念刚认识时的皇玄呀!
可是迈于根本没想过,就是因为他既讨厌皇玄欺负他又很爱缠著每天虐他的皇玄,这种根本充满矛盾的行为,才会渐渐养成皇玄不每天欺负他就不能活下去的恶习。
待续
谢谢大家的票数~某G会努力写文的
会客室我也会找时间回覆的^^

4
“玄……玄玄,救我、救我啦,呜呜”。除了无奈还是无奈。迈于挣扎了几下,发现双手依然被布条捆的死紧;他再看看自己已经立的高高,热的发红的男根,只好低声向皇玄求助。
“嗯,让我考虑一下。”皇玄双肘靠在大腿上,十指交握,俊脸抵在手上,眼里满是戏谑的望著哭丧著一张脸,无助的迈于。
“玄玄……”迈于急红了一张脸,样子说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可是看在皇玄眼里,那模样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皇玄低著头看起来很仔细的想了好一会儿,然後像是做了决定一般,他抬起头,给了皇玄一个灿笑:“抱歉,于于,可是我现在还不想救你。”
一听,迈于愣了,玄玄好过份,怎麽可以这样对他?迈于心底嚎啕大泣,脸上也哭的更惨,身上的热度使他急窘的开始大吼:“玄玄!我保证我下次不敢再犯了啦,求你……呜……求你救我啦!”
“啊啊,跟你说了我现在还不想。”皇玄给了迈于一个顽皮的笑。
其实皇玄正在口是心非,他自己西装库底下也早已搭起帐棚,蓄势待发,他何尝不想前去解放迈于的欲望然後直捣迈于的小菊花呢?只是他实在太喜欢看迈于被欺负的样子了,所以为了一饱自己私欲,他决定先忍一忍,反正时间还很多呢。
迈于大声抽泣著,中间还不时夹有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他由原来的侧躺姿势改为趴姿。迈于觉得身上难受的紧,快要撑不住了,他看皇玄的样子根本没想来解放他,如果不想法子自救,他恐怕会在床上暴毙身亡呀!
迈于呜咽咽的想著太过夸张的歪事,身子不停的往被子上蹭,间接以床触碰自己的男性象徵,吮著丝被上散发的淡淡香味,这才觉得舒服些。
皇玄一旁只是勾著微笑,他觉得这样的于真是可爱。
迈于的样子和所谓的美扯不上一点关系,相反的,他长的比较刚毅一些,这是大家对他的第一印象。可其实和他相处久了的人都知道,迈于是个可爱的家伙,他可爱的地方就在偶儿表露出来的表情、动作和行为上,当然他本人是没发觉。
如果要皇玄用东西形容他的可爱的话,他可能会选择:像一只可爱的大型犬。吧?
迈于摩蹭的动作越来越大,男根与丝被的微微碰触能使他获得舒畅快感,嘴中的愈发愈大,一股十分强烈的射精意图从他全身上下涌上。
他真是恨死了这个处罚!
处罚这项约定是在迈于刚搬进来和皇玄住的时候定下的。刚同居,许多生活恶习就会在对方面前暴露,皇玄看的不顺眼的,就会指正。因为皇玄有些小洁癖,所以迈于被他限制的紧,例如:衣服不能乱放啦、垃圾不能乱丢啦之类的;此外皇玄也是个注重健康的人,他总是不准迈于吃垃圾食物或是看些不良节目,於是迈于被禁止吃零食和看电视等活动。迈于这边当然很不能习惯,但为了他追了那麽多年的皇玄,他愿意牺牲啦。
可迈于始终觉得不公平,後来在此种情形的演变下,两人就乾脆定了一项条约;如果哪个人犯错了,就要接受对方的处罚。
皇玄对迈于的处罚就是现在正在进行中的“游戏”,而迈于对皇玄的罚呢,就是规定皇玄要带他去皇玄最讨厌的游乐园玩,也不知道是为什麽,皇玄非常讨厌游乐园那种人挤人的地方,可偏偏迈于爱去的要命。
可惜同居到现在,皇玄没出过一点皮漏,迈于更从同居後就没去过他最爱的游乐园了;而迈于己从同居到现在,则是早已被皇玄处罚过不晓得几次了。
“啊嗯……”略为暗哑的声音不停由迈于喉头逸出,包含抖动的颤音。快!迈于想解放自己的欲望,大力摩蹭著床,可惜如此一点的摩擦,始终难以释放自己。迈于的手腕都被布条擦红了,泪也在脸上流的乱七八糟,皇玄却依然没有动静,因为皇玄的忍耐力向来比别人强。
良久,经历了一番挣扎,迈于终於在激烈的晃动後将自己白浊的精液洒在艳红色的床被上,形成强烈对比。皇玄则是轻笑一声,这才肯起来走到迈于身边。
他望著大口喘著气,累到趴著连动也不想动的迈于,十分“好心”的帮他解开手上的束缚。
双手自由了,迈于却像是残废似了举不起以麻木的双手,他心底恨恨的怨著皇玄:现在放开有啥屁用呀?
“于于,这样就能泄了,怎麽?我太久没回来你欲求不满喔?”皇玄的嘴角依然划著微微的四十五度,笑的好不邪佞。迈于艰难的抬起头,红红的眼眶显示著些许的怒气;这代表他不喜欢皇玄开这种玩笑。可惜!皇玄向来就是行我素的人,迈于看起来一点也不具威胁感的气脸对他起不了任何作用。
“别那样看我嘛,是你有错在先的,于于。”

5
迈于的呼吸平复了些,但因为春药药效未全退,身体始终处於莫名的微热中,所以精神还是有些懒洋洋的。
皇玄坐在床沿,长指轻轻划过迈于有弹性的脸颊,薄唇微微的勾起,而後落在他的颊上:“于于,转过身。”
迈于觑了皇玄一眼,缓缓的转过身,然後坐起身,带著哭腔:“干嘛?”
皇玄眼中带笑的望著迈于,什麽也没说,只是轻轻捧起迈于的脸然後吻上他的唇。迈于一时间有些愣忡也反应不过来,只是让皇玄恣肆的轻啃他的唇。
好久没吻于了。皇玄轻笑著,感受著口中的柔软,伸出粉舌再加以舔舐品嚐,将迈于的唇上出水润湿光。他不舍的离开迈于的唇,好笑的看著迈于呆呆的表情:“发什麽傻呀,于于?”
迈于这才稍稍的回过神,惊觉自己被吻了的他,居然蓦红了一张脸,惹的皇玄又是一阵发笑:“都吻过那麽多次了,你脸红什麽?”
“我……我只是觉得好久没被你吻了耶,有点感动。”玄玄吻他呀!迈于的神情忽然像是获得主人赞赏的小狗般,也不知道是皇玄错觉还什麽的,他总觉得迈于的眼睛变的水汪汪的,好不可爱!
“喔,迈小于你这样就感动啦?”皇玄的语调微扬,坏心的以手钳住迈于的下巴,挑眉问道:“那你还要不要再一次呀?”
迈于听了,直点头,眼眶里的水润被为暗的灯光照的直发亮。皇玄微微漾起一抹笑,亲亲迈于的脸颊,令道:“张开嘴,于于。”
迈于很听话的张开唇,眼里直发著感动之光,等著皇玄的下一步动作。迈于很喜欢和皇玄的肢体接触,像是接吻和拥抱,每次一有此类接触迈于便会打从心底觉得皇玄是真的喜欢他的,因为平常时间,皇玄实在太爱欺负他了,让迈于自己都有些混淆皇玄是喜欢他还是喜欢“欺负”他。
皇玄望著迈于口中像是迎合似的嫩舌,顺势吻上,以唇碰著唇,舌则是剧烈的与迈于的舌交缠,丝毫不让他有逃脱的机会,皇玄的灵舌滑游在迈于烘热的口腔内,舔过他口腔内壁,又间接轻咬他的舌,惹得迈于是一阵又一阵轻颤。
迈于被吻的发昏,整个人都摊在皇玄身上了,皇玄却趁迈于很进入状况时,结束这个热吻。
迈于眼神还有些迷蒙,讷讷的望著不明究里节束机吻的皇玄。皇玄则是一笑,突然将反身迈于压倒。迈于还反应不及,只觉得景物呈现九十度翻转,他的背狠很的与床部相撞,还好床铺软的很,没让迈于内伤,不过也足以让他头眼发晕。
迈于有些惊慌的望著皇玄,心里不安的想著不知道皇玄又要对他做什麽事了?
皇玄上床,跨坐在迈于腰上,手指轻抚著他的背脊:“迈小于,爽够了吗?”
“啥?”迈于被问的一愣一愣的,傻傻的问道。
皇玄发出一阵轻笑声,轻抚转为按捏,而且专攻迈于敏感处:“瞧你被我吻的一副舒服的模样,忘了自己现在应该是在被处罚中吗?”
迈于又是一傻,然後发出呜咽悲鸣:“处罚不是已经结束了吗?玄玄?”
【卖鱼的黑帮情人(上)—GRVITATION】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