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接招!绝世好昭!—浮影若若

时间: 2016-06-30 02:11:00 分类: 今日好文

【接招!绝世好昭!—浮影若若】
1
“TMD,你们作死啊!”319里伸出好大一颗头,对着楼上就喊!
“你们TMD就受着吧啊!”419也不甘示弱。
每到这个时候,其它寝室都不敢做声。虽然工管(工商管理)系与财税(财政税务)系素来不合,但是319与419各是两个系里的王者,谁敢当炮灰?
其实,这都要怪419,他们寝室的老幺是个舞迷,通常在晚上8点以后开始播放超音量的音乐,而且还在寝室里跳街舞。
“算了,二哥!他们也不是故意的,因为没地方练舞呀!”说着,看了一下才上大学一个月就成为文艺部干事的老三。
发话的是319的大宝贝儿——萧昭。说是大宝贝儿,是因为他的生日是寝室里最小的一个,1982年12月31日出生。刚好是个猪头狗尾巴的日子。不过大家都喜欢他,因为他特别的可爱,可爱到很多外寝的男生都特地过来看看他,摸摸他那可爱得像招财童子一样的圆脸……当然也有人讨厌他,不过寝室里五个哥哥全部都奉他为319的首席扛把子,因为——可爱嘛!他的脸——无敌了!
“既然宝儿都发话了,就再忍他们一次!”二哥是财税系的老大,他一拍桌子,起码能蹦出来200个以上的兄弟。
“唉!”老三叹气,“等我当了文艺部长,怎么着也帮他们弄个教室专门练习舞蹈,起码不用整天被头顶炸雷轰得耳鸣。”
老大看着萧昭微笑着不做声。
“宝儿,看看,你说话多好使?”五哥说。
“宝儿,你是咱们的大宝贝儿,咱们不许人欺负你,不过你非要别人欺负,哥哥们也没办法。”老四是最没正形的一个,一点儿都没有做哥哥的风范。
“嘿嘿……”萧昭傻笑,他不知道其实他越傻越可爱……

“宝儿,你帮哥一个忙呗!”三哥不怀好意地凑过来。
“什么忙啊?”萧昭最热心了,尤其是帮哥哥们打饭,那样,他就可以买很多他喜欢吃的菜,和哥哥们一起吃。
“我们合唱团有个团员生病了,可是后天就演出了,没办法,想让你替一下。”三哥说。
“啊?”想到合唱团那一身蓝得发屯(农村,屯子,就是“土”的意思)的西装,萧昭使劲摇头,“不要,不要,合唱团的西服好丑,人家会因为我是神经病……”
“咱们宝儿这么漂亮,怎么能穿那么丑的西服呢。”三哥的双眼充满欺骗。
“那穿什么?让我领唱吗?”就是,萧昭我这么有歌舞天赋的人,当然要领唱,而且,就冲我的长相,也要给我加高分啊。
“只要你唱,哥就请你吃燕川的黄金豆花、水煮肉片和豆花狮子头……”三哥是魔鬼——拒绝不了的诱惑。
“好。”萧昭兴高采烈地跳下椅子,“说了要算哦!”

“你骗我!”萧昭的嘴撅得好高。“我才不要穿裙子!我是男生!”
“没骗你啊,说过了不给我们宝儿穿西服的。你看,这个裙子白白的,是绸子做的哦,很凉快,看,下面还有小红花呢!”三哥抻起最大号的拖地长裙……
“我!不!干!”
“宝儿,哥哥求你了……你看,男生和女生的人数都有定的,你知道,咱们系的女生都五音不全,好不容易挑出来这么几个,现找人的话,就算她们肯来,我还怕她们砸了场呢!”
“那……那也不能要我扮女生啊……”
“除了宝儿,还有哪个男生比女生漂亮啊?哥求你了,还不行吗?哥可从来都没求过你啊……”
唉。算了,萧昭自认倒霉,没办法,谁让他心软呢。
这低胸大连衣裙还真危险呢!萧昭从来不知道女生的胸部还有撑衣服的作用,现在胸口这边瘪瘪的,领子那么大,又不能穿背心,他怀疑自己有露点的危险。好不容易紧张兮兮地唱完《走进新时代》,下台时不小心踩上了裙脚……KAOKAO!难怪那些女生都先把裙子缝过了,这种长度哪是人穿的?正想着,一头栽进刚上台的人怀里。幸好,幸好,幕布已经拉上了。
“对……对不起……”萧昭急忙道歉,结果发现那个人正盯着自己的胸口看,“色狼!”他随口就说。
那人抬头看了看他,也不客气地来了一句:“飞机场!”
萧昭气了个倒仰,一看,那人穿着鹅黄色滚红边儿的绸缎武功服,好像是工管那帮舞大片儿刀的。虽然生气,倒也没想耽误人家上台,跺跺脚就跑到后面找他三哥撒气去了。
现在的女生可真开放啊……那么大的领子愣敢不穿胸罩!不过话说回来,那种怎么摸都摸不到的胸部穿了也没用,说不定会穿反……虽然耳朵里听的是屠洪纲的《精忠报国》,但司马昭彰从头到尾都在想刚才那一撞……因为那个女生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

萧昭一向都是吃饱了再喝的那一类,当他酒足饭饱以后,不管其他哥哥的胡勒勒(瞎说,胡说的意思),拿起最新的校报看起来。
“宝儿,你知道吗,今天请你吃饭我高兴啊,哈哈……”三哥喝多了,脸红得像被人煮了似的。
“你高兴什么?”他随口问,突然看到校花校草排行榜新改版了,上面居然加了图片……去,自己那张小学毕业照的一寸照片(一直混到大学,因为我们宝儿是BABY FACE)正堂而皇之地占据着校花榜首……没办法,自从两个星期前被发现选为校花以后,他郁闷了好久。努力想在校花榜中寻找其他男生,但是很不幸,其他照片看起来都很女性化……哼!有自己这么英俊潇洒的校花么?
“我……我跟税1的班长打赌,他……他说……只要看着你穿裙子,就输给我500……今天咱们吃了不到400,我还有剩……”三哥不知道他的话已经引起了无数道死光射来。
“啊,老大还是校草的第一,二哥排第三……HOHO……寝室里有两个校草……可是,这个第二的司马昭彰好眼熟啊……连名字都很熟。什么?你拿我打赌?”他突然回过味儿来,“好你个三哥,你出卖朋友……你……你你你你你……”
“宝儿,说吧,想让哥哥怎么帮你收拾他!”二哥掰起手指节。
“对。”其他哥哥都气愤地附和,“寝室里怎么能有出卖兄弟的败类!”连一向看起来冷酷,但对兄弟都很温柔的大哥都攥紧了拳头。
“哼!”萧昭大喝一声:“服务员……我们还要点菜!吃死他!”

2
01届的财税系有一个绝昭。此绝昭非彼绝招也。绝昭者——萧昭。绝,乃是世人叹为观止,全部绝倒的意思。萧昭,怕水。小时候跟爸爸妈妈去河边挖蛤蜊,结果掉进挖沙造成的大坑,差点淹死,此后凡大过浴缸的水坑都能导致他浑身颤抖瘫软无力。萧昭,怕火。小时候家里穷,点那种砖头围成的炉子,拿倒了火柴(头冲下)烧着了手指,此后凡火柴、打火机一类与火有关大小物件,概不敢动。萧昭,怕坐车。凡比大型公共汽车小的车辆,他只要一坐上去,就浑身冒汗,生怕被大车撞翻……萧昭,怕狗。儿童时期去农村亲戚家,恰逢热情大狗两只,扑倒、舔吻,后见狗便逃,狗者,贱物也,昭逃,狗追,乐此不疲……萧昭,怕猫。说实话,他也不是真的怕,他是真的喜欢猫,但是对猫过敏,喷嚏一旦超过三个则有休克危险。
工管系的人都知道,萧昭是财税系的宝。但工管系的老大司马昭彰发话:“屁!一个什么都怕的胆小鬼能让他们捧成宝,财税系没人了!”
学校足球比赛,所谓的不是冤家不聚头便是这个了!最后全校11个系里有资格参加决胜赛的又是工管系和财税系。司马昭彰是篮球队长,但不代表他不看足球,为系争光是他这个拥有无比的团队精神的人始终如一的信念。“我KAO!那个守门的是谁啊?怎么一个都不能进!”他的鼻子都要气歪了。这比赛上场队员两方的水平都差不多,可是,上半场已经让人家进了两个,自己这边还是大鸭蛋!看看人家的守门员!
“绝招,传世之宝!绝招,杀敌的奥妙!一出招,高低揭晓!一转身,全部倒掉!……”财税系的啦啦队正在跳着爱戴的《绝招》,而整个财税系的观众更是不停地大喊“绝招,绝招!”
“他们喊什么啊?一帮疯子!”司马昭彰气得直捶大腿。
“你不知道吗?那个守门员是他们的绝昭啊,可爱的小宝!”坐在司马旁边的张微微说着,眼神中散发出迷醉的光芒。
司马昭彰冷眼看着身旁这个发花痴的女人,又使劲瞪着对方球员那边,想了想,抢过旁边同学的望远镜,想看看到底什么样的“绝招”能让这帮花痴病成这样。这简直在挑战他身为一个校草的尊严!
休息结束,司马昭彰只看到大家的后脑勺,开踢的时候才看到,可是那个守门员总是弯腰,还是看不太清楚。
“他可是咱们学校赫赫有名的‘钢门’(表骂偶,这个绰号真的有哦,偶死党的同桌就有这个绰号,足球守门好厉害的哩!)啊!”张微微又说。
“KAO!又进了……”司马昭彰使劲咬着牙,对方还是守得那么死,真想把那小子揍趴下!
比赛结束。司马昭彰飞一样地冲到看台下面,就算不揍那小子几下解气,也得意思意思,让他知道什么叫“有点数儿”。“谁是绝招?”
“耶,这个人好像见过。”萧昭一面擦着自己因为在地上滚来滚去弄的满脸灰,一面自己嘟囔。“你找我吗?”
司马昭彰狠狠地瞪他,突然一震:“你……你这个变态……人妖。”
“啊……是色狼!色狼!”
“飞机场。”
“色狼。色狼,专门偷窥别人胸部的色狼……”
当萧昭被大哥二哥连拉带抱地与司马昭彰分开的时候,谁也不知道这两个看起来根本没交集的家伙怎么有这样的深仇大恨,而且……还互相对骂得好没风度。
“宝儿,你怎么骂那人是色狼啊?他非礼你了啊?”二哥问。
“宝儿,这可不是你的风度啊,我们宝儿从来都是乖乖的宝儿,从来不跟人打架的,是不是?”三哥摸着他的头。
“都是你。”萧昭狠狠地瞪着三哥,“要不是你上次让我穿裙子,能被他骂么?他以为我是变装癖,可是……可是他偷窥我的胸部……”虽然……没什么胸部可以看的,但假如自己是女生,不就被他看光了么?
“工管的司马昭彰不是那样的人吧?”二哥摸摸自己冒着胡茬子的下巴,“我听说他很讲义气,也有女朋友,不至于吧?男人好色,多看两眼也没什么,又没摸你。”

“司马……你什么时候饥渴成那样了?做了什么事儿被人家叫色狼啊?”寝室里一帮宵小不停在他耳边嗡嗡嗡……
“哼,他穿裙子,那个变态!他自己撞上我的,还说我看他胸部……呸!他有个鸟啊!”
“是……他是有鸟,没胸。”某个那个家伙开口,引起一阵哄笑……(这……工管和财税的层次果然不同啊……)

洗了个澡,浑身轻松了不少。学校的澡堂单日对教师开放,双日对学生开放,可是今天虽然是单日,但足球队比赛有功,洗洗也是特权。
“看我们家宝儿多好看。”老三嘻嘻哈哈地拉起萧昭的袖子。
“宝儿,等你学会了做菜,四哥就娶你。”
“宝儿,你不用学做菜,五哥要你。”
“宝儿,二哥是真心为你好啊,还是跟老大吧,他做菜是一绝了,你永远也不需要学点火……”老二说。
“你们这些家伙……”萧昭又好气,又好笑,他们还真是没正经。
“宝儿,你想跟谁?三哥我也不错。”
“去死,你这个花心大萝卜,都有女朋友了!”萧昭将老三推开,爬上自己的床(宝儿原来在靠窗的上铺,结果由于总有人在楼下偷窥,所以和别人换了,到门口老大的上铺。)。
“那三哥把他甩了,你就跟三哥了?”老三嬉皮笑脸。
“老大,你看他们呀!”萧昭撅着嘴,看着这群家伙,心想,你们要是知道我真的喜欢男人,说不定比谁跑得都快。
“你要是跟我,他们就不敢再胡说了。”老大倚在自己的被上,对上铺探下来的小脑袋说。
啊……这是老大会说的话么?萧昭仔细看了看老大,发现他的表情还是跟平常一样酷酷的,看不出来是不是开玩笑。“老大,你也被他们同化了啊?”
老大笑笑,俊朗的脸上漾出笑纹,被那些花痴看到肯定尖叫,就连萧昭都是一阵心跳,真不愧是校草№.1。
“哈哈,宝儿,你的魅力无法抵挡,小女生不行,男生也不行,就连老大都被你死会了!”
“什么啊?难道老大不是男的么?”萧昭脸红着躲进被子里。如果不是早就有了喜欢的人,说不定……其实,老大人真的不错……

3
“分手?”司马昭彰看了看张微微。这个排名校花第四的女生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分手就分手呗!可是,被女生提出来是很没面子的,那他以后怎么在学校混啊。
“我跟别人处了一个星期了,觉得他比你好。”
KAO!“比我好?”他觉得自己现在说话是从牙齿里挤出来的。
“是啊,他比你温柔体贴,你除了长得帅点儿没什么优点。”女生很不客气。
“是吗……”司马昭彰强忍着。他不是那种会打女人的人。分手就分手了,她提出来的也就罢了,还说那么多没用的干嘛?自己有那么对不起她吗?再说,自己的成绩可是全校第二的(第一的是萧昭他们老大)。
“我走了。”女生转身就走。
司马昭彰使劲深呼吸,四下看看,幸好,没有目击者。

真讨厌!本来好心与四哥一起帮辅导员搬资料的,可是那个见色忘友的家伙收到新女朋友的一通电话自己就被抛弃了。萧昭抱着高过自己头的资料往办公室走。
“哎,你是小宝吧?”(萧昭,大家叫他小昭、昭昭、宝宝、宝儿、小宝的,什么都有)。
“啊,我是。”书本挡住视线,他根本看不见是谁在说话,反正是个女的。
“我是工管的张微微,我帮你搬吧,你拿这么多,好能干啊!”
“没什么的,不用了。”怎么能让女生帮忙拿东西?
“我来吧。”
“真的不用了,我能拿动。”
“你看,你视线都挡住了,我帮你拿一些,不用太多就好了……”
“这……”

整个一中午,司马昭彰都在想跟张微微分手的事。倒不是想要复合,可是,自己怎么跟兄弟们交代?何况……他也一直在琢磨那个撬他边儿的家伙到底是谁那么不要命。不过,女生都很好色,难道……是财税系那个样样在自己之上的尹修(萧昭他们老大)?正想着,经过办公楼,看到张微微正和一个男生拉拉扯扯的。
“嗯哼!”他假装咳嗽了一下。
“是你啊。”张微微翻了一下白眼。“你干什么?”
“这个是你的新男朋友啊?”他冷森森地,试图用眼光穿透书本。
“对啊,怎么了?”张微微示威地一把拉过萧昭的胳膊,挎起来,结果忘记了萧昭胳膊上有太多的书本……
“啊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萧昭一跳,被书本砸到了脚。他急忙在地上捡,却看到有人走到跟前。
司马昭彰伸手将那个“情敌”的下巴抬起来,迎上一双惊讶的圆眼睛。“是你……”他的嘴巴都要气歪了。
“色狼!”萧昭也退了一步,这家伙居然摸自己的脸……变态……
“我还在想谁这么大的胆子,好啊,原来是你!”司马昭彰挥手就想打过来。
跟寝室里的哥哥们闹惯了,萧昭一下就躲过了,“好啊,你还敢打人。来人啊,打人啦!色狼光天化日下行凶……”
“好,算你狠!居然来这招!”司马昭彰气得浑身发抖,他知道过不了30秒,接下来的一大群八卦母老虎能把自己用吐沫星子淹死。“你等着瞧!”
“好,我等着!”萧昭拍了拍胸脯。有黑带的老大和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二哥做后台,谁怕谁啊?

“好怕,怕怕!”萧昭慌慌张张地从上铺爬下来,钻到老大的被窝里,他最害怕打雷了,倒不是因为雷声,而是从小看了《黑猫警长》以后,就知道了球状闪电的厉害,他不想自己被烧死了可寝室的哥们儿都不知道,要是跟老大睡一块儿,起码自己被烧死了老大还能马上知道自己的死因。
“乖,不怕。”尹修拍着萧昭的背,安抚他的情绪。
“宝儿,要不你到三哥这儿来?”
“不要。”
“四哥也欢迎你。”
“去死。”
“那五哥够你的标准吗?”
“你们没有安全感!”老二发话,“所以我从来不做不自量力的事情。有老大在,你们都眯着吧!”
“对,对。”趴在老大温暖的胸膛上,使劲点头。
“宝儿,我喜欢你。”安静了好久,响起了起伏的鼾声,尹修小声地说。
等到尹修的呼吸平稳,估计也睡着了,萧昭也小声地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也是个男的。”
尹修没想到他还没睡,居然被他听到了。脸一红,幸好看不见。
“不过老大你真的很好,要是没有他,我就嫁给你。”萧昭说着,偎得更紧。他原来一直以为,喜欢就喜欢了,可是寝室的哥哥们老是说要他嫁啊嫁的,他听着听着,也就上心了。假如……那个人会娶自己就好了。
天快亮了,尹修一直都没睡着。“要是你想嫁我,我一直都等着你。”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体育课……
世界上最恐怖的课,因为要学游泳。
萧昭在浴室里磨蹭磨蹭着,不想洗完,不想换游泳裤,更不想看见游泳池。但是,最后还是换上了小裤裤,哆嗦着抱着膀子走到游泳池边上。
“昭昭,你在这边游吧,潜水区才1米5,不会有事的,你别怕。”有女生说。
“对啊,我们去帮你跟老师说。”
“不……不用了……”萧昭扁着嘴,每次都是在深水区里,老大他们带着自己的,可是,自从昨天晚上知道老大喜欢自己以后,他就害羞得不敢见他了。可是,一个大老爷们儿跟女生在潜水区混着,多丢人啊。上次自己非被女生拉下去,结果那些男生游过来在下面偷窥女生的小裤裤被抓到了,还非说是要看看自己在这边是不是习惯……
“宝儿,过来。”二哥在招手呢。
真气人,每次想去医生那边开证明,可是就是开不出来,因为自己不是真正的恐水症,而且,他还好喜欢泡在浴缸里。正在往深水区走,冷不防有人拍了自己的肩膀。
“小变态,怎么不敢下水啊?”
“色狼……谁说我不敢?”在这种又冷又危险的地方,说话的底气都不足。
“你下去试试啊!”挑衅,谁不会啊。
“下就下……”撑死这有1米7,自己还高出好几公分呢……(傻孩子,他不知道站在水里连鼻子都露不出来就很危险了……高出水面的是额头……)
“下去啊……”他像在《追捕》里经典那段配音的坏蛋。
“我……”还是不敢。
“下去吧,你!”司马昭彰一推,就把那个磨蹭的家伙推了下去。刚才在浴室里就看到他了,哼,看你还敢不敢嚣张。
“唔……”水里好温暖。萧昭的脑袋一下昏沉起来,根本连挣扎的意识都没有,他就想到拍电视里那些人淹死之前缓缓地沉没,好美丽,尤其是穿婚纱的新娘,假如被弄伤就好了,水里还会有红色的血,好好看……要是像小时候那样使劲挣扎的话,据说死相好难看……
虽然明知道他不会水,但本来想着四个班一起上课有那么多老师,而且自己就在旁边,他起码也挣扎一下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啊,结果眼睁睁地看着萧昭3秒钟就沉了底,那张精致的可爱面孔被水光映得惨白。他愣了愣,忙在四周尖利的呼喊声中跳下水去。
“谋杀……”“他怎么这么狠心啊!”“混蛋”“畜生!”
周围的嘈杂都入不了司马昭彰的耳,他慌张地帮萧昭控水,然后按压心脏,人工呼吸。
“你TMD……”老二伸脚就要踹,却被老大拉住了。
“别吵他,他在急救呢!”尹修发话。
“宝儿,宝儿……”

4
睁开眼睛,看见一张大大的脸。呃……他在跟自己接吻?不是,是人工呼吸……萧昭听见周围的唏嘘声。
“宝儿!”二哥一把把司马昭彰推到一边儿,抱起萧昭的脑袋就哭……旁边的好多女生也哭起来……凑什么热闹啊!
“呼吸……我要呼吸……”萧昭推开二哥的胸膛,大口喘气,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哗啦哗啦往外流水——自己是不是快跟尼斯湖水怪差不多了?
“吓死我了。”三哥也蹲下来,摸着他的脑袋,“宝儿,以后别吓哥哥了,你这么可爱,要是出了事儿,我们可怎么活啊……”
萧昭哭笑不得:“以前你们不是也活得挺好。”他晃晃悠悠想站起来,结果老大一把把他抱到怀里,说了声“我送他去校医室”就走了。后来才发现老大全身上下就穿了一条游泳的小裤裤……他们俩一样……到了校医室顺便把老大的脚给包了——过来的时候没穿鞋,被什么东西扎了。

司马昭彰的大脑一片空白,就眼睁睁地看着萧昭被人抱走,没想到那小子这么容易就差点玩完了。更没想到的是……
他从来没有仔细深究过萧昭为什么会成为一个系的绝招,更没想过校报上为什么会把一个男生选为校花№.1。但是现在他知道了。
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着急上台,而且,不小心撞到就看了一眼,没想到他会骂自己色狼。后来每次看到他都互相对骂……打也没打到。可是,刚才靠近他冰冷的脸时,真的突然很害怕,才没过几秒钟,他就那么冷了,脆弱得可怜。而且,看起来白白嫩嫩的皮肤上面满是水珠,看起来好让人心疼。肉肉的小嘴唇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他差点以为自己扼杀了一个生命。那长长睫毛下的眼睛也一定很美丽,难怪大家都喜欢。既然是个宝,一定很可爱吧,很爱笑吧?可是刚才,他什么都没看出来,那具又冷又湿的身体让他好想哭。
【接招!绝世好昭!—浮影若若】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