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彩虹牌小飞侠—阿塔

时间: 2016-06-30 01:42:31 分类: 今日好文

【彩虹牌小飞侠—阿塔】
“每个人都是这大千世界里的彼得·潘,有权恣意遨游。 年龄只是上帝给人的计时器,真正的年轮,永远在每个人心里,只有自己可以画上刻度。”

不知道这句话出现在哪本书的哪个位置,反正我记住了它。倒不是相信这样的话,因为在我眼里,彼得·潘从来都不是童真的化身,他只是一个残忍的大孩子。

我只是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带著不同色彩的彼得·潘,将生命凝固在某一点,不愿意从梦中醒来。

──阿塔[danheta]



他要见她。

啊!不。

正确的说,是见她们。

他是设计师,而她,王瑞雯,正好是一个模特。

他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设计师,而她是圈子里最底层的无名模特。

她,我叫她小雯,她是我的前任女友。

他姓方,大家都叫他方先生。叫的时候,那神色,恭恭敬敬;那语气,和风细雨。我从来没有见过此等异景,仿佛所有的星球都围绕太阳打转一般。

小雯曾说:“模特公司的人,一向势利。”

今日又麻烦他们多验证了一次。

据说他脾气不好,容易得罪;据说他不喜欢女人,从来都不会给女人好脸色看;据说他是个同性恋,私生活乱得透顶……杂七杂八的传言多得不可数,可惜全部与我无关。

他们聚在在这里的原因很简单。

他要选新人,她要向上挤。

所以她在他面前不安地等待。等待被选中,等待乌鸦变凤凰,等待困窘的生命出现新的转机。

我陪著她等,在煎熬中等著被煎熬。


小雯是模特,身材脸蛋都无可挑剔,只可惜不走红,甚至连温饱都成问题。每天接一些细碎的小活,在各个商场广场奔来走去,美好的身材用来展示家用内衣,一天到晚疲于奔命。

我是三流写手,在各种都市小报上写一些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艳俗爱情悲喜剧。

她是不走红的模特,我是无名的写手,两个人本应同病相怜。只可惜她说:亦明,你写的东西,居然有人看?

她说我这样的庸才,居然还能混到如此丰厚的稿酬,可见世道不公,人心不古。

我无奈,只好苦笑,她又怎么知道,我岂止卖文,还卖我所剩无几的自尊。再说,庸俗的东西总是最有市场,我又能如何?我总要生存,总要活命,所以一切向钱看齐又有什么错。

日子如此无聊乏味,可惜我并不介意,前生必定是荣华富贵享尽,所以到了今生,一切都已平平。我拿虚无缥缈的前世来安慰一事无成的今生,安慰得心安理得自得其所。

她却总是不屑,对我的文章,对这样的我。她视我的心血结晶为垃圾,而且还是不可回收的那种。

我哪里说得过她,再说见她为了生计奔波劳苦,更是不忍心再刺激她的,所以闭嘴,任她随意贬低我,只当让她发泄。


其实,我本来不该在这里看她走秀。

我本来是有事要做的。

我计划著要让男女主角发生惊天动地的大变故,好勾读者的眼睛和心,好养我的票夹子。

自从她搬了过来,我笔下那对才子佳人已经在咖啡厅里相对而视了整整一个星期,还没有任何进展。编辑已经亲自登门,因为电话总是忙。她开始警告:罗亦明,本报是不会为了你开天窗的,要是想另谋高就就请早说。

我战战兢兢,卑颜地感谢她亲自来访,并且承诺明天一定交稿,她这才雄赳赳气昂昂地满意离开。

哪里知道这边刚送走一位,那边小雯就急急地打了手机回来,要我两点一定到新茂看她走秀,风风火火,说完就挂。

我拿著话筒在客厅里瞠目结舌,她怎么这么自说自话,完全不问我的安排?而且还催得如此紧急,火烧眉毛一般。

我看看表,此刻已经将近一点.从这里到新茂,最快也要一个小时。时间紧张得不容人多想,我抓起了钥匙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大门。

结果是我坐在摩托上,茫然地看著前方,感慨自己的被动。

自从她搬了过来,我的日常生活就被她打得七零八乱。

她是新新一族,标准的月光仙子,每月绝无余钱,吃了上顿就要紧张下顿的出处。实在无法,只好自我安慰:瘦身新法万万千,最有效不过如此。

上个月终于被忍无可忍的房东赶了出来。那房东也许真是被逼得急了,竟然舍弃了两个月的房钱叫她卷行李走人。

她在大连混了两年之久,相识相熟的竟然只有一个我。于是她就来敲我的门,说要与我同住。

你怎么可以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啊?她高姿态地说道,我和你同住吧。

啊?

我只有这一句可以应答。

于是她就搬了进来。

要知道她是我的青梅竹马,我们从小相熟,不分你我。

我也是她的前任男友。

只是相交太久,爱情已被岁月无情压榨,流失了所有的新鲜和水分,干燥而且僵硬。相处太久,早已模糊了爱情的定义,前进后退都是问题,满目疮痍,不忍目睹。只好把爱情扔进冷冻库,等待刀法高明的外科大夫前来相助。

只是我们仍然交往。

半死不活,无关爱情。

讲给朋友听,朋友摇头摆手。看我和小雯相处的情景,没人相信我们之间存在问题,他们都说得斩钉截铁:你们才真是才子佳人,绝配。

我们无奈,相视一笑。

苦笑。

她二十三岁生日的时候买了一个极大的黑巧克力蛋糕,外加一把极其骇人的水果刀,递到我的面前,对我说道:“亦明,帮我切开,一人一半。”

那时她在公司谎报年龄,人人都只道她年方二十:青春美丽、可爱动人。

我装作不知。但我从不觉得她虚伪,只觉得她可爱。女人都视年龄问题如大敌,如此隐瞒真实年龄总是叫我看不惯。可她是例外,所以她曾经是我女友。

她不懂得的有很多,在我眼里,她总是小女孩。

就像现在,她紧张地攥著我的手,等待著机遇降临。无论她有多么的好强固执,骨子里还是软弱的。

她在等待,等待她出场的那一刻,等待在那个设计师面前走秀的宝贵时机。

从此是一鸣惊人还是默默无闻,是万人之上还是万人之下,是百日红花还是花底绿叶,她要赌一赌,她要在命运的轮盘上赌一把。

因为他有那种实力。

他是无名模特的救世主,好像神一样的存在。

那些站在场外的女孩子应该都做如是想,所以她们一样的忐忑,一样的不安。

小雯穿著一件荷绿色的长袖纱裙,缓缓地从台上走过,飘飘然好像凌波仙子。

她站在他的面前,他看都不看,只是低低地冷笑:“小姐,你到底会不会走秀?”

小雯旁边的模特脸色大变。小雯是这里走得最好的,连她都被否定,那么其他的人又该如何?

小雯脸色一白,然后很快又恢复镇定:“方先生,我建议您配副眼镜。”她还是受不得气,就算是为了将来,也没有人可以让这个女人受气。

他愕然,然后抬头,于是我看见一张可以令女人的尖叫的脸。

只可惜他嘴巴太毒,不招人爱。

他冷声说道:“说你走得不好就是不好,你走得不象女人。”

小雯竟然晃了一下,她从未被如此否定过,想必打击很大。我向前移去,怕她出事。

没料想小雯忽然迈步向前,挑衅般地尖声对他说道:“看来传言是真。方先生,您根本不懂欣赏女人!”

他睁大了眼睛,似愤怒又似惊奇,大概出名太久,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和他对话。那些关于他不爱女人的传言,从来都只在暗处偷偷传播,今天居然从一个无名模特口中听到,不知他将作何感想。

他竟然笑了,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怪不得你把男朋友带来,真是考虑周详。”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待续)




《彩虹牌小飞侠》

阿塔



小雯何等聪明,怎会听不出来他的意思。刚烈如她,又怎么能忍?

于是她快步上前,竟然伸手想要甩他一掌。

只可惜这种时候男人总是要快一拍。

他只是一抬手便轻易地抓住了她,小雯一张素脸顿时涨得通红,动弹不得,只得恨恨地盯着他看,眼中仿佛是要喷出火来似的。他倒是毫不在意,仿佛只当她那凌厉得可以杀人的目光是T型台下频频闪动的镁光灯一般。

“虽然台步走得极差,不过总是这里最好的了。”他很有风度地说道:“如果愿意,请你下个星期带着证件去淮海路29号,一切自有人安排。”

说完,他竟然甩手就走。小雯怔在那里,一时间表情恍惚可怕,仿佛不知身在何处一般。

走过我身边时,他轻轻地扔下一句话:“真是有趣,母老虎配小绵羊。”他笑得悠然自得,仿佛是我们在演戏取悦他一般。

我愕然,几乎反射性地转头过去想要拉住他,可惜他溜得太快,我竟然来不及。

哈?!我开始不寒而栗,我为什么要介意这么一个陌生人的胡言乱语?

去去去!恶灵退散!

我定了定神,匆匆地走上前去。场外的那些女孩子都骚动起来了。明明只看了几个人,竟然就定了是王瑞雯,连我这个外人也觉得不公起来。她在这里多留一刻,就多一层的麻烦。还是趁早逃了罢!

我在那些模特们反应过来之前伸手拉走了她。女人们疯狂起来最是可怕,所以在那之前先要早早逃离。

拉了她下楼时,她竟然差一点儿从高高的台阶上跌了下去,我只好拉她去搭电梯。

好笑好笑,明明只有二层,我们居然还要搭电梯。

现代的文明真真可怕,催得人不得不懒下去。

在电梯里,她眼神涣散,僵硬地对我说道:“亦明,你说他是不是想要耍我?”

“怕什么?他不是同性恋?难不成还想打你主意?”我只好努力履行安慰的职责,虽然我们已不是男女朋友。

“那他怎么会……我当众那么说他……”她居然变得期期艾艾,瞻前顾后地犹豫起来。


“那也是他先羞辱你。他竟然那么说你,你忘记了?”我不失时机地提醒她。我的天,只是一个不爱女人的男人罢了,何必搞得大家都乱了阵脚?

那样的男人,说起话来像是巨型粉碎机,恶毒而且不留情面,长得再出众又能如何?

极好。我想到了。

那男主角竟然在咖啡厅里遇到前任女友。那女子极其厉害,口舌之间不露痕迹地将女主角奚落了一通,一时间风云突变,男女主角均手足无措、方寸大乱。

女人最会记仇,尤其是小女人。

很好。

于是这两个女人便如仇敌。

呵呵。亡国之恨灭门之仇也不过如此。

等等,还有。

那前任女友原来竟是被那男人无情抛弃,于是她发誓要报复,从此剧情峰回路转,主角又多出一人。

如此这般,该连载又可以多拖几月。我于胸前诚心地划着十字,希望这烂俗无比的剧情能够替我拖出一部笔记本电脑来,眼下用的这台运转起来有如老牛拉破车,慢得教人痛苦异常。

于是我在心里暗笑,得意非凡,几乎爽到极点。

可怜可怜,这帮主角真是活该,做了我的子民就该挨我宰杀。


一楼早已到了,小雯却不出去,只是暗中拉我的衣角。

我抬头,看见他如临风玉树一般立在我们面前。

“方先生,”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了出来。

他并不看她,却向我伸出手来:“我姓方,方仲信。”

我暂时陷入了痴呆状态。我和小雯出去,男人一般先看的都是她,这样的突发状况实在是教我有些措手不及,反应自然慢了半拍。

小雯倒抽了一口气,抢先一步挡在我的面前,用力地打掉了他的手,有些心慌地说道:“你想干什么?”

“和他交个朋友,与你有关?”他面无表情。

“不行。”她拒绝得很快。头一次,她替我拒绝男人。

好笑,我开始想笑,不过还是没有笑。我怕那样会激怒她。

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先我一步笑了出来,“原来是牧羊犬。”

这样恶劣的哑谜,小雯哪里听得明白。

我已经不想笑了,我说:“方先生,到底您有何事?请快讲,我们和朋友有约。”

“交个朋友。”他说得简单,听得我有些心惊,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居心。

笑话?我居然想要知道他的居心,我又不是年方二八,步步小心的妙龄少女?

“谢谢。承蒙您看得起。”我也伸出了手与他相握,“我姓罗,罗亦明。”

小雯暗自踹了我一下,对于这样罗嗦的对话感到十分不耐。

“亦明?取自‘亦明亦暗’?”他视若无睹,径自问道。

“方先生,亦明是我男朋友。”小雯终于爆发。

“我知道,那又如何?”他立刻变被动为主动,变防守为进攻。

她抿了一下薄薄的嘴唇,忿忿地说道:“你不要想打他什么主意。”

咦?我简直都要绝倒,如今的世界真是奇妙,原来男女之间的对话也可以是这样的。

我忽然想到我笔下的一男两女,心中暗暗叫苦。

抬头三尺有神明。

此言果然不虚。

他开始冷笑,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位小姐,原来你打别人主意的借口都是交朋友?”

糟糕糟糕,这样的对话对小雯实在是不利。她一向易怒,而言语交锋最忌讳的就是心境的不平和,怒了,就要落败。

如此恶况之下,我当然很想助她一臂之力,可是他们两人一言一语来来往往,刀光剑影杀气腾腾,我竟然一句都插不进去。

她果然气结,于是口不择言:“我对同性可没有兴趣!”

“哦,难道你对每个异性都有兴趣?”他不动声色,缓缓发问。

小雯气得发抖,竟然说不出话来。

哎呀!真是奇怪,想她王瑞雯是何等人物,今日竟然锋芒大挫,锐气全消?我无言,幸亏我无言,否则必定输得更惨。四手居然不敌双拳?讲出去教我和小雯颜面何存?

更奇怪的是他居然鸣金收兵,不再乘胜追击。

他转向我,一脸的温文尔雅地对我说道:“罗先生,晚上可有空闲,一起吃顿便饭?”

咦?我大奇?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吊膀子大法第一式?

小雯脸色大变。

不怪她如此。

倘若我的朋友被同性恋如此搭讪,想必我的脸色也不会好到那里去。

“这位先生,吃饭就不必了。大家都很忙,何必浪费宝贵的时间在无聊的应酬上?有缘再见。”这一套是我的编辑用来对付那些文学青年的独门妙法,百试不爽,今日被我顺口照搬,竟然一字不错。

他果然一愣。我暗自得意地看向小雯,这才是所谓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我们很礼貌地与他告别,急急地离开了永安大厦。

小雯深深地出了一口气,斩钉截铁地说道:“他对你有意思。”

我接到:“原来我这么有魅力?”

她厉声喝道:“罗亦明!”

我只好收敛,老实答道:“我不觉得。”

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我怕小雯,某些时候。

她舒了一口气,“你不觉得?”

不觉得。

我还没有自恋到这种地步:对方只说交个朋友,我就开始发花痴?

说实话,我觉得他只是想要消遣我们。

消遣我和小雯罢了。

(待续)

《彩虹牌小飞侠》

阿塔



这个人,定是闲来无聊,拿我和小雯消遣。

“可是……亦明,我想了,明天我还是要去。”她抓住了我的手,皱着眉轻轻地说道。

“真的要去?”我打开了门,拉她进去。

她一咬牙发狠般地说:“我要去。当着那么多的人,我不信他还能反悔不成。”

壮士断腕一般的口气。

我说好好好。

去吧去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还能如何?只好旁观。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们怕他?

她突然抬头:“亦明,明天你陪我去。”

啊?

“不行,”我拒绝。明天就要交稿,生死存亡的关头,还是自保要紧。

小雯生气:“亦明,你真不够义气。”

我失笑,“小雯,什么时候我们之间居然讲起义气来了?”

“你去还是不去?”她居然真的生了气。

我叹气,小雯并非一向如此。她的任性,多半都要怪我之前的纵容。

“如果今天晚上写得完,明天就陪你去好了。”我退避三舍,无奈相让。

她面有得色,换了一身金碧辉煌,甩手出去夜游。

我呢?

我面对着瘟酒吧启动时的蓝天白云,陷入了一片惨淡的愁云之中。

怎么办?

我需要灵感:男女主角到底该如何是好?

难道真要插入一个恶毒怨妇,坏人好事?我倒欢喜,怕只怕编辑婶婶不会同意,平白地浪费我的笔墨。


时间匆匆流逝,我开始心慌意乱。死刑渐渐逼近,我的脖颈还未洗净,浑浑噩噩之中我仿佛看到编辑婶婶提刀前来,大呼道:纳命来!

我大骇,于是从梦中惊醒,一身冷汗。

原来是困意趁我在键盘上与那些ABC奋力拼搏之际偷偷来袭,它在暗我在明,如何招架得住?

我揉揉眼睛,试图重振精神。

故事平淡无味。那怨妇正在组织语言准备下一轮的进攻,而我已经中了睡魔之流弹,昏昏欲睡。电脑前睡觉实在是不甚舒服。于是乎,我将转移阵地,热情如火地奔赴我的单人床。

虽然此刻上床时间尚早,唉!罢了罢了!

虽然此刻隔壁正是欢乐高潮,喧闹吵杂尽显凡尘快乐本色,唉!无妨无妨!

尽量装作死人一般,管他如何疯狂刺耳。打开随身听,放一段劲爆舞曲,鲜明节奏首首不同,缓缓催我入眠。

梦里与周公疯狂跳舞,天昏地暗,霎时间,再睁眼,原来已该起床。匆匆洗漱之后,再看表,咦?

竟然不过五点半。

唉……

算了。

幸亏清晨早早起床,我才发现这个世界竟然是如此的美妙:空气清新可爱,路上行人稀少,这个城市安静得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

为什么以前我从来都没有体会到?

因祸得福。嘻嘻,祸兮福所倚,谁说不是呢?

“你好。”有人笑嘻嘻地在我背后打招呼。

不好。

有人竟然特意到我眼前提醒我不要忘了:福兮祸所伏。

于是……

所有的宁静和幸福……“哗”的一声碎了一地。

我忿忿然,僵硬地转过身来,想必此刻我的脸色不会太好,否则他不能那么得意。

“罗先生,起得很早啊?”他笑得很嚣张,缓缓走近了我。

那你岂不是起得更早?守株待兔吧。

千万不要告诉我这是巧合。

“方先生,彼此彼此。”我咬牙切齿,没有好气。我受了惊吓,所以不要怪我表现失常。

“你说话很有趣。”他掏出打火机,点了一支烟。

“不如你。”我实话实说。

“谢谢。”他居然说谢谢?真是厚颜无耻。

他微笑着看我,“仔细看看你,和她倒是很相配。”

我忽然警觉起来,“方先生,你昨天到底为什么选中小雯?”

他抬眼看我,这么近,我倒是把他看了个清楚明白……

噫!上帝真是瞎了眼,为什么给他这么一张脸、这么一双眉眼、这么一副好皮相?

真是不公。我暗自抱怨,不怕被他听到。

他说:“她是最好的了,不选她选谁?”

跟我绕圈子。

我生气,“口不对心吧?方先生,你只是想要消遣我们而已。”

他笑笑,居然肯承认。他淡然答道:“是有点儿那个意思。”

奇怪?他承认了?

他承认了,我倒不生气了。消遣而已,生命如此枯燥乏味,有个人来消遣想必要好过一些。谁又敢说没有拿别人消遣过呢?

可惜小雯和我现在都是穷途末路,不得不弯腰低头,当然只有别人消遣我们的份。

我好奇的是他说“有点儿”,那么其他的是什么?

“你们感情很好。”他似乎有些感慨。
【彩虹牌小飞侠—阿塔】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