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沁沁宝贝—唇涩

时间: 2016-06-29 20:44:52 分类: 今日好文

【沁沁宝贝—唇涩】
初章 我是吸血鬼?
我叫宋沁,今年18岁,是一个苦哈哈的高三学生。每天的任务就是两点一线的在学校和家宅之间往返。
为了挤进那少数的几家外地的重点大学,我也只有削尖了脑袋往这种日子里头钻。
其实我只是个长相普通,成绩普通,一切都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男生。
但是我却有一个和我的普通完全不相称的怪异家庭,家庭成员除了我以外都是美人,具体美到什么程度?
我只能说全家的出游经常被当成是哪个电视剧的街头拍摄,而我,则总是被认为是配角或者只是他们的经纪人。
你们可以想象从小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我有多么的自卑了吧?
打从5岁起,我便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尽管家里人对我都宝贝得不得了,但是幼儿园老师和同学却经常带着同情的目光看我。后来才知道,他们都以为我是家里面抱来的小孩。(-_-#)
这个疑惑直到我15岁时无意中看到自己的出生证明才被打破。证明显示,我,确确实实是父母亲生的。
这无疑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打击了,本来还抱着自己是被领养来的借口来安慰自己,现在只能无语问苍天,同样的父母怎么生出来的小孩差别会这么大呢?
星期天的早晨阳光明媚,万里晴空,是出游的好天气。但对于高三的考生来说,出游绝对是只有在梦里才会实现的事情,现在的他们只有学习学习再学习。
而我,不幸的也是这支庞大队伍的一员。早晨7点闹钟准时响起,无奈的我只有被迫从睡梦中醒来开始我一天的埋头苦学。
看着镜子里苍白得自己,最近的脸色真是越来越差了。等等,这是我吗?嘴里面那两个尖尖得长牙是怎么回事?对着镜子琢磨半天,终于发现那不是哥哥们平日里的恶作剧,这个真的是我的牙齿,而不是假牙。
"啊~~"现实的打击对我来说还是太大了,终于受不了的发出了一生之中最没面子的尖叫。
"宝贝,怎么啦?"急冲冲赶来的是刚和衣睡下的二哥,俊美的脸上布满了紧张。
"发生什么事了?""我的沁沁小宝贝怎么啦?"
大哥,三哥,老爸和老妈全部冲进了我的房间。于是乎,这个星期天,大家都没得懒觉睡咯。

一刻钟后,在我支支吾吾断断续续的讲述中,他们终于明白了我为什么而大叫了。
"也就是说你长出了两个尖牙?"大哥神色怪异的说着,脸色铁青得像是别人欠了他几十万似的。
"大概就是这样,"我有些慌恐的回答着大哥,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差。大哥和我是家里面脾气最好的人了(相对来说),只除了一点,我们都有起床气,而且大哥的还比我严重好多。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他现在处于极度爆走状态,威力相当于平时的100倍,是那种可以拆了这栋楼都不眨眼的程度。
"你吓到宝宝了,"还是三哥好,不过这种状态下,也只有冷静的他能够好好的处理大哥的火气。三个丢给大哥一个枕头,让他回房间继续睡觉去,大哥铁青着脸,不过还是乖乖得去睡了。
有时候我也觉得奇怪,大哥恐怖的起床气不知为何每次都能被三哥轻易化解,不过也只有他能化解。我不禁看了看对面二哥的房门,那是前两天才刚装的,上次那扇被大哥一拳给打烂了,真看不出大哥这么纤细柔弱的样子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和破坏力。那次三哥因为出差不在家,二哥难得好心给大家作了早饭,一时得意忘形的扯开嗓子叫大家起床吃饭,结果...
"沁沁宝贝你终于长大了,爸爸妈妈等这一天等好久了,"老妈夸张地把还在发呆的我搂到怀里,对着我一阵狂亲,搽了我一脸的口水。有时候老妈还真像以前家里养的那条苏格兰牧羊犬,热情地让人吃不消啊!
好不容易推开她,逃离了魔爪,我还是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长了一对这么诡异的尖牙他们不但不觉得奇怪,还一幅理所当然外加十分欣慰的表情。莫非是我太过于大惊小怪了?疑惑的看着三哥,这个时候也只有冷静的他才能为我解除疑惑了。
"长牙齿是正常的事情,沁沁,你大可不必担心,"三哥浑厚的嗓音仿佛带着奇异的安抚力,就像小时候一样给着我一股莫名的安全感,"我们家的人都经历过,没什么奇怪的呀!"
但是我长得不是普通的牙齿啊,你们未免都太神经大条了吧?"我长的是普通的牙齿吗?你看清楚,这么长的尖牙,你们怎么都不觉得奇怪呢?"
"别急,沁沁,我在给你做心理建设呢,怕你受不了我给你的答案,"三哥顿了顿,抓起我床头的茶杯,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
把我急得恨不得用眼神杀了他,这个温吞水,都什么时候了还吊人胃口。
"沁沁和我们一样都是吸血鬼呢!"三哥喝完茶,缓缓的吐出了让我吐血的事实。(某涩:你省着点,吸血鬼的血很珍贵的,别随便乱吐啊!再说随便乱吐也不环保,为了地球的生态环境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他还说了什么,我不记得了,只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似乎还有什么要说,但我听不见了。
沉浸在他的惊人话语中,我是吸血鬼?和他们一样?不可能,哪有长得像我这么平凡的吸血鬼?(又是某涩:居然还在为自己的长相困扰,都18年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我一定是在做梦,太认真学习果然会让人神经紧张从而产生幻觉啊!我要睡觉,一觉醒来一切一定都会正常了。
不理会耳边的嘈杂,不一会我便进入了梦乡。

我叫宋沁,从我得知自己是吸血鬼至今已经有一个月了。
我在成长,这是家里人的话,不过我可不怎么高兴。照三哥的说法,长出牙齿的那天起的一个月就是吸血鬼的成长期了,过了成长期的吸血鬼将不会再长。在那个月里面吸血鬼们的样貌会变得更美,毕竟吸血鬼通常都是美貌绝伦的。这也是我为什么不高兴的原因,家里面的一票老少都长的倾国倾城,唯独我是丑小鸭一只。
原本指望着这个月能有奇迹发生,让我改头换面,就算不能跻身万人迷之列,也能混个英俊小生。谁知道一个月下来,除了皮肤比原来的光滑了点,白了点,眼睛比原来的大了点亮了点外什么都没改变。最讨厌的是我不想改变的却改变了,原本淡褐色的瞳孔在某天清晨起床时变成了海蓝,这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嘛?(家里一票老少看到我的瞳孔颜色倒是欢天喜地的跟中了六合彩似的高兴,连一向不怎么情感外露的三哥都少有的露出了笑容。不过没开心多久,大家都因为三哥的话而愁容满面,速度快得让我这个原本跟着傻笑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三哥的话一向深奥,再加上我也没留心听,所以他说了什么我压根就不知道。)
总的来说,我最最在意的就是我的身高了,才一米七,站在家里最矮的老妈身边都比她矮半个头。(沁妈:偷偷透露,偶有一米七五呢!)
今天,是成长期的最后一天了,心里暗暗期盼着奇迹的出现,哪怕是能够长高一点也好。我闭着眼睛来到厕所,对着镜子缓缓得睁开了眼睛。眨眨眼,我再眨,我的视力没问题啊。真的长长了,不过不是身高,而是我的头发,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原本一头利落的短发,竟然长长到了大腿这里,我哭~~~~
"啊!"我再次没用的发出了震天价响。
"又来了,宝贝啊,你可不可以让我睡个安稳觉啊?"二哥的房间就在对面,这次的最大受害者就是他了,尽管有些无奈,他还是耐心的把我抱到了腿上,轻轻的问我,"怎么了?"
"头发。"漫不经心的指了指自己的头发,鼻子却被二哥身上散发着的一股淡淡香味诱惑,这股香味让我感觉说不出的舒服。
蹭蹭,再蹭蹭。啊,二哥脖子这里的香味最浓。我感觉自己的牙齿痒痒的,啊,我怎么咬起二哥的脖子来了?
短暂的诧异很快就被入口的香甜取代,香醇的感觉让我迷醉,想要更多更多,我贪婪的吸吮着。
老爸老妈还有衣衫不整的大哥和三哥这时赶到了,看到我紧紧地咬着二哥的脖子不放,老妈惊叫了起来,急着把我拉开。我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看到二哥苍白着脸一幅快要晕倒的样子。
糟糕,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老爸老妈急着把二哥抱回了他的房间,大哥看着我摇了摇头快速的从楼下冰箱里拿了包红红的像血浆似的东西也跟着进了对面,顿时原本挤满了人的房间只剩下了我和三哥。
一向冷静的三哥难得的铁青着脸,缓缓地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说,"你刚才差点害死二哥,你知道吗?"
连一向疼爱我的三哥都用这种口气责备我,我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想到自己差点害死二哥,我心里就像有把锯子再锯似的痛着,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哎,别哭了,也不能怪你,你刚刚结束成长期,现在开始你会渴望鲜血也是正常的,"三哥看着我流泪的脸,递了块手帕给我。轻轻的叹口气,不忍心继续责备于我,"你刚才吸二哥的血吸的太过了,他差点失血过多。你以后要是觉得饿了,冰箱里有人造血浆,虽然味道不好,但是绝对可以让你吃饱。"
难怪冰箱里一直有一包包的血浆,我还一直以为是当医生的三哥放着的,也没多留意,谁会想到是家里人的另一种食物呢?
"沁沁,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告诉你,"三哥认真地注视着我的眼睛,"你的蓝色眼睛,其实是是能力的象征。从古至今,在吸血鬼中拥有的不过百人。拥有蓝色眼珠的吸血鬼都拥有强大的能力,飞天遁地,游走时间的洪流,几乎可以说是无所不能了。"
原来我是这么伟大的啊?还真让我有点飘飘然的,二哥接下来的话却把我从天堂拉到了地狱,"不过因为蓝眼的能力过于强大,自然就会遭到妒嫉和打击,很多蓝眼的吸血鬼在能力尚未觉醒前就被害了,这也是蓝眼现在数量始终不能过白的原因之一吧!"
我的头好疼啊,为什么老天要捉弄我,不给我英俊的外表也就算了,却给了我这么个麻烦的海蓝色瞳孔。难怪当初他们看到我的眼睛变色了一会高兴一会担忧的,原来他们早就都知道了。刚停的眼泪不自觉的又留了满面,讨厌,我现在怎么会变得这么爱哭的。
"沁沁,别哭了,"大哥从二哥的房里走来,"你二哥已经没事了,现在就是太累了在对面睡觉呢!都没事了,你还哭什么啊?"
"眼睛......蓝色......的......呜呜!"不说还好一说就怎么都停不住了,想到将要面对的问题,就被从中来,越哭越伤心。
"来,把这个戴上吧。"大哥像是明白了什么,回他自己的房间拿了一个隐形眼镜的盒子过来。把我推到了厕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便将盒子塞到了我的手里,一把关上了门。
犹豫了一下,想我2.0的超好视力怎么还叫我带隐形眼镜呢?不过还是按大哥的意思戴上了,对着镜子里瞅瞅,神奇啊,原来这是一幅变色的隐形眼镜,我的眼睛又变回淡褐色了。现在只要不把隐形眼镜拿下来,我就是安全的了。
自从长出牙齿开始,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去学校了,对外谎称在家复习,其实是天天在家偷懒摸鱼。
看着镜子中淡褐色的瞳孔一如往昔,不觉舒了口气,大哥想得还真周到,昨天他给我的这个隐形眼镜确实让我安全了不少。不过我还是的注意不能泄露了身份,要不然可就危险了。
想大哥的职业有这种东西也不算太稀奇,大哥是个演员,偷偷告诉你还是现在非常当红的艺人哦。不过,我所有的同学和朋友都不知道就是了,让他们知道了还不像以前一样,以为我是抱来的?想到就觉得不舒服呢!
一个多月没去学校,呆在家里摸鱼也挺无聊的,今天我就去学校看看吧!还挺想念班里的同学和学校的篮球场的。匆匆拿了两片吐丝,背上背包便急冲冲的冲出家门,带隐形眼镜磨蹭了半天快要迟到了,我可不想重去学校的第一天就迟到被抓包。
看着就要开走的轻轨急急跑了两步,我没面子的大叫着,"等等我!"就在我以为赶不上的时候,一只大手挡在了门上,快关上的门又开了。
"还不快上来?"很好听的男声,低低沉沉的却不沙哑,有种慵懒的感觉。
"发什么呆呢?"他一把把我抓到了车内,力气还真大。我还没站稳,车就开了。我一个踉跄扑到了他的身上,幸好他及时一把搂住我,让我站稳,才没有摔倒。
啊,真丢人,刚想向他道谢,却望进了他紫色的眼眸。紫罗兰似的颜色,像是透明的玻璃弹珠似的。震撼于他的眼睛色彩,呆呆得半天回不了神,恍惚中他好像笑了,轻轻的笑声传入耳际。
他和我一个站下车,走得挺快的,当我寻找他时,已经连他的影子都看不见了。想到自己连句谢谢都没来得及和人家说,却一个人发了半天的呆,我快没脸见人了。现在一定脸红得像着了火似的吧?
恍恍惚惚的来到学校,一路上想了很多,这一个月来的一切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似的,莫名其妙的知道了自己家里原来都是吸血鬼。而自己不幸也是其中的一员,还好死不死的拥有了吸血鬼力量象征的蓝色眼睛。
想到眼睛,就浮现起刚才那个男子的脸。那接近透明的紫罗兰色的眼珠,闪着梦幻般的光彩。
用力拍拍自己的脸,我再想什么啊?居然对这不认识的人这么在意,一定是最近所收的打击太多了。
"嗨,肥仔,早上好啊!"我高兴的合同桌打着招呼,一屁股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却全然未觉背后所传来的那道盯人目光~~~~~
"你是...你....是....阿沁?"肥仔一脸犹如看见外星人的表情让我脆弱的心灵再次受到沉重的打击。
"不是我还有谁啊?"我没好气地说道,肥仔是我在学校里面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因他的体型超大胃口超好而得名。
"你去整容啦?瞧这身细皮嫩肉的,哪还像我们家的阿沁啊?"超不爽,我虽然长得并不出众,但也好歹五官端正,有丑到要整容这个地步吗?像是存心挑战我耐心的极限似的,他还加了句,"还有这长发,你不会想去变性吧?"
"你找抽呢?一个月没见是不是皮痒了?"用力地往他背上拍了一掌,谁让他这么说我的,气死我了。不过说真的,他的脂肪层还真够厚的,我打他一下,手痛半天他倒像个没事人似的。
"这一个月没出门,天天得不到太阳的滋润,脸色都白得不像人了,哪来的细皮嫩肉?"我说的都是事实,不过在细微处稍有隐瞒罢了。再好的朋友他终究也只是一个平常人,对于我身为吸血鬼的种种告诉他他也不会明白,说不定还以为我复习的太用功走火入魔神经错乱了呢!
"不是兄弟我说你,你这头发也太夸张了吧?当心等会一百支光拿你开刀。"肥仔刹有其事的说着。
一百支光是我们的班主任,是个五十多岁快退休的老头,发福的身形加上微秃的脑袋,长得与那肯德基爷爷还真有那么点相像。本来他的外号就是肯德基爷爷,不过后来肥仔又给他起了另一个外号,一百支光。原因无它,只因为肥仔超级爱吃肯德基,他认为班主任那老头如果也叫肯德基爷爷的话会倒他的胃口,所以拼了老命想破了脑袋才取了个这么破的名字。不过虽然这名字挺破,倒也直白而形象。每当班主任站在日光灯底下的时候,他那微秃的脑袋所反射的光,的确不输给我们头上那几盏一百支光的日光灯呢。于是乎在大家的一致推崇下,一百支光正式取代了肯德基爷爷成为了班主任的新外号,并一直沿用至今。
看了看自己的长发,我真是欲哭无泪!想当初我也想把它给剪了,男生留这么长的头发哪里能看啊。可是当我剪了无数次它又恢复了无数次之后,我便彻底放弃了。现在只能让老妈帮我松松的编起来,饶是这样,还是垂到了屁股这里。
"宋沁来了?"一百支光从背后拍了我一下,把我吓了一跳。"你这头发像什么话?"
一百支光对我的头发超不满意。在办公室里,拉着我说了半天,直到我受不了他的唠叨把我老妈抬出来,说这是我老妈她逼我去做的驳发,是听了一个高僧的话为了给我祈福用得,他才没有话说。想来也是,好歹我老妈还是这个学校的名誉校董,一百支光在怎么样也得给点面子。
"哥们,被训了?"看着从办公室回来的我,肥仔幸灾乐祸的说着。真是误交损友,看我落难还这么高兴,好在我聪明绝顶,让我连蒙带骗得给混了过去。
"本少爷行得正坐的端,饶他是一百支光又能奈我何?"我说的义正言辞,心里却在暗暗发笑,没想到关键时候老妈还有点用。
我老妈的身份除了少数几个老师和学校高层以外别人都不知道,当然也包括肥仔,他只当我运气好,正碰到一百支光心情好,不和我计较。他这么想正好,我也懒得去说明。
"肥仔,靠窗角落里的那个男的是新来的?"那个人,好像是早上轻轨上的那个男的,不会这么巧吧?要真是他我就惨了,想起早上自己的举动,真是要多糗有多糗啊。要是他是个大嘴巴到处乱说,我的声誉不就给毁了?
"不是吧?才一个月时间,你连同学三年的臣熙都不记得啦?"肥仔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我,明显得鄙视我的智商和记忆力。
臣熙我记得,只是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个不怎么说话得斯文的男孩,绝对不是肥仔所指的那个人啊。
他比我所认识的臣熙高多了,起码有一米八五,早上站在我旁边时我才到他的下巴。虽然不愿承认,但他真的要比我印象中的臣熙帅多了,浓浓的剑眉,英挺的鼻子,微微泛着金色的浅褐色短发柔顺的披散在耳后,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的眼睛了,几乎透明的眼珠微微泛出紫罗兰色,让整个脸都散发出一股空灵的美。这个人绝对不是我所认识的臣熙。
"肥仔,臣熙不是外国人吧?他不是我们认识的臣熙啊!"我用了最大的努力希望肥仔发现事情的怪异。
"阿沁,你怎么怪怪的?温书温傻啦?臣熙是中意混血儿你忘记啦?他可是我们班的班草,又是学生会会长可说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啊。我怎么可能不认识?"肥仔的话把我直接打入地狱。
难道我真的是温书温傻了,才会遇到这些天的事情?先是发现自己原来是吸血鬼,而且还有一大堆的麻烦。再来是三年来的同窗却变成了别人,而且除了自己没人觉得怪异。我不敢想,至少我觉得自己思维正常没有精神分裂。整个上午我都处于神游太虚的状态,肥仔只当我真的用功过度,也就没来多问什么。


第二话 出现了...
"喂!等等。"我趁着我休吃饭的时间,叫住了这个准备外出吃饭的‘臣熙\'。
他挑挑眉,瞥了我一眼,理都不理我的又径自走了出去,好像我是空气似的。
我怒,竟然敢藐视我,气死我了!
"你跟我来,我有话问你。"不顾他的反应,我拉了他就往学校后操场走去。
这个时候大家都去吃饭了,后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很好,符合我原先的预想,果然是天助我也。
"你,我不管你是谁,反正你不是我所认识的臣熙。"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眯起眼仔细地注视着他,就不信找不出他的破绽。我才没有神经错乱呢,有问题的是他不是我。

他还是挑挑眉,也不开口,只是直直的看着我,仿佛要把我的灵魂看穿。哼,看就看谁怕谁,本少爷绝对不会输给你的。
"你这样盯着我看是对我有意思吗?宋沁同学?"对视良久他才扯出一抹笑,嘴里却说出了让我气得吐血的话,"虽然我经常拒绝男生的告白,不过要是可爱的沁沁的话我会考虑接受也说不定啊!"
拍开他抚上我脸的手,我气得直打哆嗦,这只自恋的猪。后悔自己错把这么恶劣的人当成好人。
"够了你,谁向你告白了?你哪个耳朵听见,又有哪只眼睛看见了?本少爷会看上你这只自恋的猪,省省吧你!"不知不觉便把心中所想给说了出来。糟糕,他不会因此而记恨把早上我发呆的糗事给到处宣扬吧?
"不管你是谁,我警告你,早上本少爷只是身体不舒服,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许到处乱说,知道了吧?"我故作凶狠的揪起他的领子,不过以我的身高来说还挺勉强的,感觉上一点都没有威吓的作用,还好旁边没人不会被别人看见,我也就不计较这么多啦。
"我想得怎样?"他恶劣的调侃着,唇边那一丝邪邪的笑该死的竟然还挺好看的,恶魔果然只适合邪恶。"想你因为我的外表而发呆,想你因为喜欢我而不好意思,想你..."
"你,你不可理喻,本少爷才没有这么想呢!"急于打断他的话,但是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这个口气简直就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我怒,恨不得用眼睛把他烧出两个洞来。
"呵呵,真是可爱的小家伙,"他竟然不顾我的反抗径自把我揽到怀中揉着我的脸,我又不是他养的小狗,他哪能这样对我啊!
狂怒!我瞪,我瞪,我再瞪,体力上抵抗不过我就用我的眼睛杀死你,我看你不死。
"引人犯罪的小东西。"不明白他的意思,只看到他越来越近的脸,他想干什么?难道要咬我,明明可以轻松的把我打倒,他犯不着动口咬我吧?
【沁沁宝贝—唇涩】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