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冰镜湖—希洛~唯

时间: 2016-06-29 20:12:15 分类: 今日好文

【冰镜湖—希洛~唯】
幻古异域情话

  情也悄悄在奇幻的远古世界当中,蔓延......

  淡淡的牵绊,在第一次见面之时,便在彼此的心中埋下了种子,随著时间而慢慢的生根。

  神官与魔物首领心中埋下的种子,是什麽样的情之种子呢?为何竟要花上六百多年之久,才能开花?淡淡的花香,是由疼与甜交织而成的......

  天空之城--

  ...神子居住之地。

  天域.谷神

  原本为沃尔德大陆的南方大陆.天域,因为天域内的就拥有了三大圣属性的精灵元素--水、风、火,其精灵能源过大,导致南方大陆脱离沃尔德大陆版块,飘浮在天空,中世界的上方,故称之为『天空之城』。

  沃尔德大陆--

  中世界

  不知道什麽原因,魔物会来来往往中世界,但是待在中世界的时间都不会太长。

  北方大陆.诺斯冰地

  是沃尔德大陆上占地最小、人口最少的地方,不只是人子稀少、魔子也稀少,更是少数人类跟魔物可以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却少有纷乱。因为对於这边的居民而言,要与大自然搏斗远比彼此之间的争夺更为重要。

  --暗属性水之精灵元素位於冰镜湖湖底,是一颗泛著冰蓝色的菱形水晶。

  东方大陆.欧利安特

  是沃尔德大陆上矿产最丰富的地方,所以在欧利安特的人类或是魔物都是很富有的。不过因为地底下有大量的熔浆,导致这边的气候很炎热。不知道是不是热的关系,这儿的魔物跟人类脾气都很躁进,经常发生冲突。

  --暗属性火之精灵元素位於地阎窟的地底,是一颗泛著赤焰色的圆形水晶。

  西方大陆.奥克瑟登特

  是沃尔德大陆上药材最盛产的地方,拥有许多千金难求的稀有药材,而且各地商人都会来到奥克瑟登特进行大大小小的交易买卖,因此奥克瑟登特又有「商业之城」之称。

  --暗属性风之精灵元素位於风啸崖崖底,是一颗晶莹透明的滴状形水晶。

  风轻轻地翻动了老旧的书页--《冰镜湖》之卷

  【原名:你是属於我的】

  本篇为《你是属於我的》的旧文翻修。

  《冰镜湖》之卷

  【第一章】

  北方大陆,诺斯冰地--

  隶属於沃尔德大陆版块的北方大陆.诺斯冰地,是没有所谓的四季,一年当中,只有六、七月不飘雪,剩下的日子,可以说是天天飘著细细的白雪,放眼望去,就像是一片银色大地,以这为群居之地的魔物们,可以说是在沃尔德大陆当中,最少的,就更别说是人类了。

  尤其是位於诺斯冰地最北方的边界之域,镇日刮著暴风雪,几乎是一片无法居住、全年结冰的湖,因为任何液状的物体、或是含有液体的东西,只要靠近这一个边界之域,不到五秒内都会结冰,没有任何的生物能生存在这麽严酷的地方,故,诺斯冰地的居民们称以这一大片湖为中心的边界之域为『冰封的世界』。

  然而,这一个『冰封的世界』,却有一个鲜少人知道的名字--冰镜湖。因为,穿过围绕在这一片冰湖、似是一个自然结界的暴风雪,印入眼帘的是,从天空中某一点慢慢地飘落莹白细雪,结冰的湖面,宛如一片天然的镜子,映照出天空的极光,让人踩在天际边的错觉。

  传说这个世界的主神,在创造天地万物时,不小心遗落了一颗珍贵的种子在『冰封的世界』,因而落地深根,是唯一一株生长在这『冰封的世界』的生物......

  不过,这谣传了几百年的传说终究就是传说,因为毕竟还是没有生物能踏入这一片冰封的世界,谁能确定这是真,还是假呢?也没有人很仔细地去确认了,因为,诺斯冰地正掀起一个新的传说......

  从太阳的位置慢慢飘下来的细雪,似是有意识地以某一点为中心旋绕著,冰凉的莹雪痴迷地飘旋,却舍不得触碰到那在风中飘逸著的水蓝色发丝,彷佛是一层结界、一层保护网,细细地围绕在那抹纤细人影的身边。

  仰著尖细的下颔,又蜷又长的水蓝色眼睫柔顺地伏贴著,晶莹剔透带点粉嫣的唇瓣微微地抿著,秀气的娥眉也如同主人散发的气息一般,冰冰冷冷的,美得让人屏息的冰冷豔容,没有一丝丝温度,就好像是传说中那一片全年结冰的湖。

  一票正在打算掠夺不属於他们地盘的魔物们,全都呆愣愣地看著他们眼前的美景,不仅忘了他们来到这边的目的,停下了正在念魔法的手、止住了正要挥下去的剑、正要拉弦而射的箭,甚至是连呼吸都忘了。

  彷佛不是身处在这边、彷佛不知道身边有人,朝著太阳的绝色冰容似是在感受著诺斯冰地的太阳温度。透明得像是水般的肌肤,透著浅浅的水蓝色,在金色、和煦的阳光照耀和莹白的细雪陪衬之下,宛如是漾著淡淡天蓝色的天然水晶。

  覆盖在水蓝色眼睫之下的那一对眸子,不知是否也如同主人的样貌那般地夺人鼻息呢......

  『温度是怎样的感觉...』蜷翘浓密的眼睫轻轻地抖动,然後慢慢掀起,冰冷的眸子直笔笔地望著那刺眼的太阳,眨也不眨地,彷佛那耀眼的阳光一点也没有映入那一对水蓝色的冰眸,化不了眼底寒冷的冰意。

  直到过了好久好久,好像才注意到身边有人,忆起了自己来这边的原因。

  「杀得了我吗?」声音好听得就像是水一般的柔,然而却散发著冷得足以冻结一切事物的寒意。

  绝色的脸蛋慢慢转向那一群已经呆掉的魔子们,美得惑人心魂的冰眸半掩地一一扫过他们。

  像是受到魔法迷惑了一般,原本停下攻击动作的它界的魔物们,宛如失去了心神的娃娃......

  会使用魔法的,开始念起攻击力强大的魔法。

  擅於肉搏攻击的,举起手中的刀剑,或是放上箭矢、拉起手中的弦,纷纷将目标集中在那抹纤细的人儿身上。

  攻击,转眼间一齐发动。但是,粉碎,也仅须半秒钟。

  围绕在身边的柔细白雪,吸收了魔物们的攻击力,冻碎了他们掌中的名贵刀剑、一根根如雨般的箭矢也都因为碰到了白雪而破碎成一块块小碎冰,而他们的攻击魔法则是随著细雪旋绕的气流而幻化成一片片的雪花,缓缓飘落......

  『好无聊......』

  那抹水蓝色身影的人儿,也随著这些飘落的雪花消失在空气之中,彷佛他根本不曾出现在这个地方,而这边也好似什麽事都没发生过,与中世界交界的边界地方依旧还是飘著细细的白雪,诺斯冰地依然还是白皑皑的一片,冰封的世界仍然还是无人可及的地方。

  只是,一个个趴在雪地上动也不动的魔物们,证明了这儿并非什麽事也没发生,而是这一切都得太快、太快了。

  这些从风啸崖或是地阎窟来的魔物们,根本无法动诺斯冰地这一片北方大陆的魔物世界。

  纤细、剔透的指尖轻轻地掬了点冰地上的白雪,淡默无情的冰眸冷冷地看著指上的细雪,围绕在身边的莹雪起了些些的浮动。

  随著一阵冰冷的低喃,在『冰封的世界』方圆十公里之地,狂肆的暴风雪开始慢慢地缓和了下来,原本冷到连血液都彷佛会瞬间结冻的气温缓缓上升,只剩忠心护卫著『冰封的世界』周围的暴风雪,依然尽责地保护著里面的那一大片冰湖、神秘的冰世界。

  莫约三刻钟後,远方的几个黑点正快速接近当中。

  三名俊美的男子低垂著头,恭敬地问好,「首领,您好。」

  三双眼敬畏地看著雪地,怎也是不敢抬起头来,一是因为怕自己会为那张夺人呼吸、惑人心魂的冰冷容颜,而呆愣住,换来的下场就会像是那些躺在交界之处的尸体一样;二是因为他是诺斯冰地全体居民刚认定的新主子--北方魔物之主,他们无礼的目光是不敬的,更是不配放在这位冷豔得像雪之精灵般的首领。

  不理会他们三个,微微低掩蜷翘的水蓝色眼睫,无趣地看著指腹上的细雪。

  奇异的是,指尖上的细雪没有因为接触到体温而融化,反而愈加地冰冷、渐渐地产生结晶的变化。

  『当首领也无趣...敌人,都好弱,不堪一击...』

  冰冷的眸子无聊地瞅著慢慢指尖上幻化成美丽结晶的细雪,回想不起自己待在这一片『冰封的世界』有多久了,也想不起当初自己怎麽会突然变成北方魔物之主,更不晓得诺斯冰地的魔物们为何会听自己的话、当他的仆人。

  时间彷佛没动过,宛如静止的一切已经让他感到无趣,会当这些人口中的主子,只是想看看,会不会有趣些。

  没想到,都一样......

  「听说,神界.天空之城派了三位大神官来到沃尔德大陆了。」

  不是很感兴趣的望著指尖上的结晶。

  三名俊美的男子似知道他们的首领不爱说话、冰冷的个性,自动自发地解释,是为了要引起他的兴趣,因为他们也害怕这一位对什麽都漠不关心的魔域之主会弃他们而去。

  「因为在东方大陆跟西方大陆的魔物,最近过於肆虐,住在那儿的人类与魔物们根本无法和平相处,不仅彼此在自己的领域上相互掠夺,甚至都犯到我们北方来了,听说他们也逐渐想要入侵人类所居住的中世界了,所以上面的神子们似乎是看不下去。」

  「他们竟然派出神界有名的三位『圣之大神官』来到沃尔德大陆上,想必是分别要镇压北方、西方、东方的魔域。」

  「住在诺斯冰地要跟大自然斗都来顾不暇己,也只有南方的才会作乱,惹得上头都派那些神官下来,让这边也沾上麻烦了。」

  蜷而长的水蓝色睫毛像是想起什麽东西似的,细微地抖动了一下。

  在听了他们三人的话之後,很难得地用冰冷冷的好听嗓音,冷漠地问著。「丢了?」

  那语气就像是在问垃圾是否清掉一般的莫不在乎。

  三名俊美的男子先是愣了一会,随即想到,恭恭敬敬地回道:「是的,我们已经派人将那些躺在交界之处的尸体丢回东方跟西方大陆了。」

  他们的首领有洁癖,不太喜欢有垃圾弄脏了银白色的雪地,因此,他们都会负责把那些垃圾丢回属於他们的地方。只是,却也没料想到,他们这番举动无疑是一种挑衅,是造成东方跟西方的魔物们纷纷想要来掠夺北方的主因。

  可是,无论来了多少厉害的魔物,他们始终无法踏进诺斯冰地,通通都在交界之处就都变成一堆堆躺在雪地上的垃圾。

  从此,关於这一位北方魔物之主的传说,不迳而走。只是,大多都是以讹传讹,因为真正见过这位北方魔物之主容貌的人,早就都成为雪地上的垃圾而被清掉了。

  感觉到周边的温度越来越低,三名男子当下了解到主子是在赶人了,彼此识相地低头互看一眼,「请首领多加注意、小心了,我们先走了,不打扰您了。」

  感觉到三名男子已离开这附近之後,暴风雪再次刮了起来,降回原本冷到会冻死人的温度。

  水蓝色的纤影慢慢踏进『冰封的世界』周围如结界一般强劲的暴风圈,只见那狂暴的风雪在接触到他在身边飘旋著的细雪与气流,自动形成一个缺口,让他走进那一片神秘的世界。

  『神官...会有趣吗?』晶莹的嫣唇轻轻地朝指尖上的美丽结晶吹了口气,飘到空中的结晶转眼间化为一片片的雪花,缓缓飘落。

  一片似镜子般的冰湖,映照著天空,使踏入这块幻镜之地的人,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走在结冰的湖面上,还是腾云驾雾地走在空中。

  这片冰湖的湖心,有一株奇异开花植物,不论是根、茎、叶子、花瓣都是泛著冰蓝色的光晕,细茎像是有些承受不住花儿的重量而微微低垂。

  有一把精美的剑彷佛是垂挂在花芯之处,精致如薄冰的花瓣小心翼翼地依偎著剑柄,剑身像是由冰所铸成一般,晶莹透澈,若仔细地瞧,会发现那似冰的剑身,像是将咒语冰在里面,有一串令人看不懂的古老咒语被冰封在里面。

  那古老的咒语是--Καθρ?φτη? Π?γου

  美得诱人的冰之剑,散发著一股淡淡的水蓝色光芒,漾著似天蓝水晶般的剔透光择,就彷佛是由这一片冰湖所衍生出来的。

  它的名字是--冰镜

  【第二章】

  神界.天空之城--

  焰魂宁漾著温和的笑容,盘腿坐在草地上,温柔地轻抚著枕在他腿上的头颅,享受著柔软发丝穿梭在指间的感觉。「由你们三位下去吗...?」

  温温和和的,俊美的脸蛋噙著浅浅的笑,可是身上却散发著一股浑然天成、让人不禁尊敬的王者之风,却在瞥见枕在自己腿上的人儿露出似猫儿般陶醉的表情时,不自觉地柔了眸子。

  三名坐在焰魂宁身边的人见到他这个样子,彼此会心一笑地互看了一下,还没开口说话,却被那似猫儿般的人给打断。

  「干嘛要下去!你们是存心要让魂累死啊!不要下去,让其他神官下去不就好了!干嘛非要你们三位大神官下去...」傲气的口吻,却一点也不惹人厌,只因语气中含著好浓重的心疼。

  「狂...」轻柔地低唤著。

  「好嘛,为你好也不行吗...我闭嘴就是!哼...」孩子气地转身把脸埋在焰魂宁的腿上。

  指尖安抚地轻按著水魅狂的颈椎,恰到好处的力道让像猫儿一般的他,舒服地不自觉的咕哝,见此,焰魂宁唇边温和的笑容更加地柔了。

  「其实狂他也只是担心大神官你们而已,因为怕你们三位离开天空之城,会对你们体内的魂体有所影响。」温文的笑容难得掺杂著一丝丝的担忧。

  「哼!」

  对於小猫可爱的反应,路可.休.塞缪尔浅浅地轻笑了一下。「所以在下觉得若是一直待在天空之城会画地自限。因此,下去一趟,对我们来说算是一种修练。」

  「对呀,就是因为待在天空之城太久了,根本没有去尝试一下稍微不仰精灵元素对於神子的影响会有多大,万一哪天天空之城崩了,那我们不全都毁了吗?而且,谁叫我们三个的魂体是几乎是与精灵元素共生,所以要由我们下去试才是最为准确的嘛!」似云般轻柔的声音,又柔又软,但其说话速度之快,却让人十分错愕。

  凯塞霖.特伦思原是想接著继续说下去,却瞥见焰魂宁笑得过於温和的笑靥--是种警告,而没再说下去。

  明了地发现是因为他腿上的人儿不耐烦地皱起眉,焰魂宁一向宠他宠成了痴,自然是不忍心水魅狂轻轻的一个拧眉。

  再加上,枕在焰魂宁腿上的人儿,还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徒儿,每次只要自己要说话时,总是扳著一张『又来了』的脸蛋。

  收口,摇摇头地轻叹。

  焰魂宁笑笑地以眼神表达他对於凯塞霖的感激之意。

  与焰魂宁相识多年的他们,怎会不了解,彼此轻轻地笑了笑。

  「您『看』到了些什麽了吗?」原本安静不语的多米尼克漾著一抹清圣的笑颜,带著些微了悟的意味地问。

  「徒儿看得不是很清楚,只是好像隐约感觉到一股『乱』...」

  「是嘛?」闭上双眼,感受著流动在神界的微风,「有序就有乱,以您之见,乱因何而起?」

  「因神界而起。」

  「为什麽呢?」清亮的眸子缓缓睁开,一如往常出了一道题目给自己一向聪颖的徒儿,也就是眼前的天域之主。

  「因为神界有序,序生乱,如果没有『序』之分,何来『乱』之意,是以徒儿认为是神子们长久以来生长在天空之城,逐渐自视甚高了,导致种下了『乱』因。」

  「呵呵...很好,这种心境要一直保持下去。不然,我们三个怎麽会莫名地被冠上了『圣之大神官』这顶高帽呢...明明就只是主神挑选我们跟精灵元素共生的神子罢了,说穿了也只是个不老不死的守护者而已...」

  「别这麽说你们三位,这也是主神对他的子民的试炼,不可能大家都会像主神那般完美,所以才会有乱序之分,我想这才是主神要教导我们的。如何运用我们的不完美而彼此和平共存...」手温柔地轻抚著小猫儿的後颈,「多米尼克大神官这是你说那番话要告诉我的涵意嘛?」

  清亮的明眸赞许地笑弯了,这个天域之主由焰魂宁当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眸光移到了他腿上的猫儿,让人头痛的玩心再次大起。

  「真是可惜,不管我怎麽想都觉得您比我适合当这个大神官呢!怎麽当初主神没留个神谕是要我代理这个守护者的位置,等您出生之後在交还给您呢?」

  猫儿激动地转身抗议,一手还害怕地直握著身边的人儿不放,「才不行!魂怎能当!当个天域之主都把他累得都瘦了...就算主神的神谕是要让魂当什麽『圣之大神官』,我也不准!哼!」

  「狂,你怎麽又上多米尼克大神官的当呢...他是逗著你玩...真是的,一激动,双颊就红咚咚的了...」温温的指尖轻抚的猫儿嫣红的双颊,含著笑意柔柔地安抚著,「你忘了啊...不管怎样,我都不符合『圣之大神官』的资格呀......」俯趴在猫儿的耳边,轻柔地低语几句。

  只见,猫儿的双颊越来越红,安心地却又害羞地将脸埋回天域之主的腿上。

  「他的反应还真是可爱呐...」清圣的笑颜中带点捉弄地轻笑著,「怎麽逗他都不觉得腻。」

  「多米尼克大神官...」

  「好、好、好,我不开玩笑了,呵、呵、呵......」

  神界之子只要一提起多米尼克,莫不都漾起一抹无奈的笑容,是拿他没办法。因为当他的好奇心一发作起来,可真是让人头痛不已啊!多米尼克时常漾著一抹清圣的笑容、顶著一张无辜可爱的娃娃脸,老是问一些让神子哭笑不得的问题,就连另外两位大神官也难逃多米尼克的魔爪。

  如果好奇心没发作,那爱捉弄人的个性也是个让人摇头叹气的,不只是爱逗逗身边的人,连自己的徒儿焰魂宁也不放过,即使他後来成了一位受人尊敬的天域之主。当然更不可能会错过焰魂宁身边那一只反应超可爱的猫儿罗!
【冰镜湖—希洛~唯】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