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死亡香气—司堂墨谪

时间: 2016-06-29 19:15:45 分类: 今日好文

【死亡香气—司堂墨谪】
我们是同一个工作室的成员。

他的名字是薰,取意是花草的香气。而他的人也确实如同他的名字一般,总给我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总觉得他像那香气似的,无法捕捉。

爱他,是的,我爱他。爱他那淡紫色的头发,那无法解读出任何情绪的眼睛;爱他中空灵的气质;爱他那我无法捕捉的一切。

他的全部。

工作室里的成员从来不谈自己的事,薰也是如此,虽然我不知道他的老家在哪里,我却总觉得他是属于富良野的。那片紫色的花海。那种特殊的幽香,让人不自觉的沉醉其中。

但也许这一切都是错误的。他不属于任何地方,富良野抑或是普罗旺斯——

或许正像他一次醉酒后所说的一样,他来自月球,是另一个世界的小孩。那里有浓重的异香压抑的让你渴望消亡。

月球,是的,月球。确实像是如此。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异端,如同我一般的——死亡。

是的,死亡。这就是我的名字:DIE。没有任何人的诅咒,这个名字是我自己取的。很合适吧?死亡、消失。

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抓住那个来自异端的小孩——薰。我的薰。

只有在死神赐予祝福的夜晚我才敢高喊

我爱你,我的薰。



在一个只有一张大床的房间内,两具赤裸的躯体在那张大床上交缠着。

肉体交缠的淫靡声、两人沉重的呼吸声、糜烂的呻吟声与求饶声交杂在一起。

其中有一个淡紫色的身影,那是——薰。

“薰,每次都是这些是不是没趣了些?下次我带点好玩的东西来试试如何?”说话的是其中
的那个很俊美的男人。俊美,说是无比也不为过。古铜色的肌肤,利落的短发,宛如阿波罗般完美的五官与身材。

只可惜,他的表情此刻仿佛充满了无数淫亵的欲念一般。仿佛,不错,仅是仿佛而已。如果你能看到他眼中的爱恋的话。

闻言,薰的表情并没有一丝的起伏。依旧是赤裸着身体,左手放在屈起的左膝上,身体斜倚着床栏。身旁的人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已平静下来的昂扬和他花穴中泊泊流出的白色液体。

淡淡的抬头,也仅是淡淡的开口:“请便,但是我讨厌麻烦的东西。”风轻云淡的语气,仿佛他们此刻谈论的事物完全与他无关。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邪邪一笑,便又向薰靠了过去。

“今天就到此为止,你走吧,疡。”轻轻的一扬手,薰拾起被弃置在地上的衣物,便走出了这个被紫色围绕的房间,仅剩下那个名叫疡的男子还留在房中。

退去了满脸的淫亵,仅剩的是他人无法理解的哀伤:“薰,难道你真的没有心?”在独留一人的房内,疡蓦然一阵野兽般的撕吼。



“你说你爱我?”

“恩?!”突然发现薰的双眼正盯着我,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更让我感到惶恐。

酒醉害人,难得有依次和薰因公事关系单独相处的机会,却在酒后吐出了这么一句话,还可以继续隐藏下去吗?我对他的爱意,我的爱……

“你爱我?”依然是那个简单的问句,却让我久久沉默。

“是的,我爱你。”终于,我还是开了口,环绕四周的黑暗给了我勇气,因为我是他的孩子——死亡。

仿佛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轻蔑的目光,从来都是没有一丝表情的脸却也在嘴角扬起了一丝的笑意——那让所有人都愿意为之疯狂堕落的笑容。

点头,望着薰的容颜,我踏入了撒旦的陷阱,做出了一个对我来说可恩能够是错误至极却绝对不会令我后悔的决定——坦城。

他带着我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木制的淡紫色门板,和薰的感觉很像。

“你真的爱我?”淡漠的令人惧怕的脸孔,只有那双眼紧紧的盯着我。

再一次的点头,撒旦的陷阱已经成功的将我包围。

踏进房间,房里除了一张刺眼的白色大床外,没有任何的物件。在这个宽敞至极切诡魅之至的淡紫色房间内,只有那张白得刺眼的大床……


“把衣服脱了。”这是薰踏入这个房间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淡漠。用的是那种令人无法抗拒的语气,虽然淡漠。

惩罚吗?或是,有什么其他的用意……

无论如何,我还是依言把衣服脱了。一丝也不留。虽然天气并不冷,但在薰的注视下,我还是打了个寒颤。

在看我脱尽了衣服之后,薰走向了房间左侧的那堵墙。轻轻一点,墙应然而起,薰随即隐没在那墙后的黑暗之中。出来时,他的手重多了一个玻璃杯,盛着水的玻璃杯。

“喝了它。”十分见解的一句话。明了,有力。依旧是令人无法抗拒的语气,而我,也不想
去抗拒这一切。

不多时,薰便带着已经空了的玻璃杯,再次隐没于黑暗之中。等他再度回到房里时,左侧的墙已恢复了原本的状态。

一弹指,右侧的墙应声而起。从黑暗中走出的是十多个赤裸着身体的精壮男子。

一切都是那么的明了。也许,从我第一眼见到薰时就已注定了我此刻的命运。
我走向了那张白色的大床,没有任何的抵抗——这是薰走出房间前所下的最后一个命令。

当我的身体接触到那张白色大床的同时,四个冰冷的铁拷拷住了我的四肢。其实,并不需要如此,刚才那杯水的笑意已经开始作用了——欲望紫晶。媚药中的绝顶圣品。


我知道,我的未来已是只剩下一片的黑暗。明天开始,我的工作就是所有人的傀儡,任他们摆布,不论他们有什么要求。直到他们厌倦我的身体,再换给另一批人——我在倒入这白色大床的同时,右侧的墙中又走出了四个人,在房间的各个位置架起了五台小型摄影机。其中一个人的推车上防着巨大的男形,按摩器,针筒以及各式各样的药品和我从未见过的许多物件……

那十来个男子朝我扑了过来,并没有反抗,也没有办法反抗,我只是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后悔?我真的并不后悔。因为,我知道熏也是爱我的。只是我没有理会他给我的提示与警告。那杯欲望紫晶恐怕也只有我有这个口福吧?在接过那杯紫晶的同时,我听见薰在低声自语:“喝了它,应该会好些吧?”虽然声音小若蚊蝇,但我还是听到了。

我的薰,你是爱我的。为此,我决不后悔。

片刻后,被紫色包围的房间内只剩下沉重的喘息声和呻吟声,以及偶尔发出的男子的低吼声
与那兴奋的淫靡笑声——


房外

“你来了。”不是问句,是肯定的句。每次有人向他表达爱意之后,便没有一个人能逃出生天,只是这次……

DIE实在是太傻了。

“当然,否则你以为我在你身上放置的监视器是干什么用的?”说话的是疡,微眯着双眼看着眼前的薰“你应该还记得你当初所许下的誓言吧?”

“我不会爱上任何人,同时,我也不会让任何爱上我的人有好下场。”

“呵呵,只要你记得就好!只要你不违背誓言,我就保证你不会再回到六年前的生活。”


淡淡的扬眸,轻扫一眼,薰便转身向外走区:“我绝对不会违背我的誓言,希望你也别妄想打破它。即使是你,我也不会手下留情。”说着,薰的身影渐行渐远。幽香,似一棵离群的薰衣草,忘了家园。

“薰……”眼眸深敛,无法谚语,只剩下挥之不尽的苦涩。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薰,我爱你。”言毕,言教有一滴类的滑落。



永远无法捕捉的恋情 紫色薰衣草

永远渴望薰衣草的爱 黑夜

永远只能期待的爱恋 疡


月光下,三个小孩一排站着,那时爱恋着薰衣草的黑夜,霸占着薰衣草的阳光,还有那抹紫色的身影——

那棵飘离家园的薰衣草。


——END——

【死亡香气—司堂墨谪】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