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月下芙蓉叶 番外—花太香—桔桔(小A仔)

时间: 2016-06-29 18:12:00 分类: 今日好文

【月下芙蓉叶 番外—花太香—桔桔(小A仔)】
一、
虽然是初夏,清晨时分还是凉意逼人,楚逍这家伙禁欲了那么多年,初尝鱼水之欢,竟一时欲罢不能,硬是压着我做了大半宿,弄到最后两个人都累得没力气爬起来,就这么相拥着窝在小舟上睡了过去,等到我被湿冷的晨露唤醒,拨开视野上方密密实实的荷叶,见天色刚刚泛白,本能地又缩回去补眠。
头顶芙蓉叶,身下采莲舟,也算有些遮掩,称不上幕天席地,多少给我留了几分面子。
楚逍也醒了,凑过头来与我耳鬃厮磨,似乎很有开战的兴致。
"滚!"我愤怒,一把推开他,横眉竖目狠瞪过去,你是禽兽啊?有这么折腾人的么?!
若是因纵欲过度而英年早逝,而且还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教我有何颜面见列祖列宗?!
楚逍低下头来,昏暗的光线中那双眼眸说不出地暧昧妖娆,像钩子一样,勾得我一颗心越跳越快,几乎要从喉咙口蹦出来,那双手时重时轻地按揉着我酸疼不已的腰背,有意无意地往重要部位滑去,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我的身体开始渐渐苏醒,在他的挑弄下越来越热,忍不住送出一声低吟,伸手扯过一边的荷叶,楚逍脸上带着阴谋得逞的奸笑,抬起我的腰准备故地重游--
"船要沉了。"我不动声色地提醒他,楚逍停了动作,才注意到底板上多了两个洞,水正哗哗地涌上来,当下一张俊脸黑成一片,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我,无奈道:"烟澜,你......"
我推开他,起身整理衣服,外袍已被湖水浸透,披在身上凉得刺骨,打了个哆嗦,正想施展轻功踩着荷叶上岸,没想到腰部一阵钝痛害我当场跌了下去,被楚逍抱了个满怀。
为什么在他面前,我只有丢脸的份儿?!
楚逍抱着我,燕子三抄水,身形曼妙无比地飘上岸,直奔赵府。
硬船板上宿了一夜,现下我每一块肌肉都在叫痛,急需一浴桶热水及一张柔软温暖的床,楚逍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我住的小院,吩咐下人准备妥了热水和早点,又从柜子里翻出干净衣服,关上房门拉开屏风,轻手轻脚地扶我入浴,全套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我正想夸他几句,突然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你站在这做什么?"
楚逍看了我一眼,开始脱衣服,很理所当然道:"一起洗。"
我的脸一下子阴云密布,可是看他衣衫半湿地贴在身上,怕他染了风寒,一念之仁,挥挥手放他进来了。
......结果,再次证明,有些人完全不值得同情......

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正好丫环送来午膳,后面跟着沉浸在幸福中的柳清风,看见楚逍,他愣了一下,然后一双明察秋毫的眼向我扫过来,见我依然面不改色大吃大嚼,只得低叹一声,转向楚逍,招呼寒喧。
我吃到八分饱的时候,才注意到那两个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柳清风是一脸朽木不可雕的无奈,楚逍则是紧守地盘的戒备,我喝了口汤顺气,抬头问:"清风,你找我有事?"
柳清风看了楚逍一眼,欲言又止,我会意,抬起筷子朝他点了点,"你,回避。"
楚逍拧起眉头,深邃的眸子结起层层冰霜,初夏的天气也让人遍体生寒,柳清风果然坐不住了,吞吞吐吐道:"其实......楚公子听了也无妨。"
"柳兄请讲,在下洗耳恭听。"楚逍真是不懂客气为何物,当下打蛇随棒上,一点给人喘息的余地都不留。
柳清风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有爱莫能助的伤感与好自为之的忠告,沉吟再三,终于提了口气,道:"兵部刘尚书来赵家了。"
放下手中的筷子,我捧起茶杯,道:"清风,这事,楚逍听了也无妨么?"
柳清风擦了把冷汗,道:"我不与你争辩这些,此事与楚公子切身相关,不可儿戏。"
楚逍眼中闪过一丝明了,对柳清风拱手一揖,没有搭话。
听柳清风的意思,刘尚书来赵家的目的一是探望未来的亲家,二是拢络柳清风,赵家号令江湖不在话下,柳家在江南又颇有势力,有这两家的支持,不啻如虎添翼,我转头看楚逍,问:"你那蓬莱岛究竟有什么妙处?引得刘大人日思夜想。"
楚逍皱皱眉,道:"江湖上盛传岛上金银遍地,又有多部失传已久的武功密笈,仙丹灵药更是俯拾即是,岛上的人个个美若天仙......"
我拊掌大笑,对楚逍极不正经地上看下看,道:"最后一项倒是所言不虚。"
楚逍勾了下唇角,一手横过来揽住我的腰,不着痕迹地狠捏一把,疼得我当下跳了起来,单手破空,朝他侧颈袭去,楚逍一偏头避开,长手一勾,将我擒了过去,重重地跌坐在他膝上,当下倒抽了一口凉气,冷汗渗出额头。
"烟澜,别乱动会好受些。"他意有所指道,指尖滑过我的后腰。
我坚持嘴硬到底--天可怜见,在他面前只剩这么一项优势了--道:"美则美矣,心肠太狠。"
闹了片刻,才想起还有旁人在侧,柳清风倒真是君子,干脆打开折扇挡住脸,说好听了是非礼勿视,说难听了是不忍卒睹。
也罢,以我现下的状况,逞口舌之快的下场必然凄凉无比,于是见好就收,转入正题,问:"楚逍,将你那蓬莱岛送予我,如何?"
楚逍还没答话,柳清风"啪"地一声收起折扇,道:"烟澜!你正经些!"
咦?
我忙一脸严肃地解释:"我是认真的,当然,你不情愿就算了。"
楚逍一双凤目眯了起来,扫过我的面颊,风轻云淡,道:"然后呢?"
对上他的眼神,我心头不禁一颤,幽深美丽的黑瞳闪动着怀疑,虽然只是一扫而过,却足以让我看得清楚。
"作价卖给朝廷。"我忍不住讽了一句,道,"赚些银子养老,或许还能谋个一官半职。"
我们才认识三个月,他不信我也情有可愿,只是那种感觉,极端不是滋味,我那么喜欢他,若只换来处处提防,这份情,不要也罢。
楚逍叹了口气,大手轻拍我的肩背,道:"我只是不希望你承担任何风险,蓬莱岛本是我的责任。"
我浅浅一笑,道:"你是你,我是我,是不是这个意思?"
花前月下如胶似漆,大难临头各不相干,这就是他喜欢我的方式?
楚逍握住我的手,半晌无言,柳清风的视线在我们两个之间扫来扫去,终于忍不住出声道:"烟澜,你若有解决之道,不妨说来听听。"
我挑起眼角,冷道:"无解,等死罢。"
朝廷官兵不比那些寻衅滋事的乌合之众,再加上江湖顶尖高手同力相助,楚逍有天大的本事也招架不住,这一点,他该比我清楚。
喝完一杯茶,我起身,对一脸青白交错的柳清风笑笑,转向楚逍,道:"我明日启程去金陵,你自便罢。"
楚逍回了我一笑,依旧气定神闲,倒把柳清风急得跳脚,指着我的鼻尖道:"你、你、你、你就放得下?!"
柳清风啊柳清风,你是专生下来踩我痛处的么?


二、
次日清晨,我拎起柳清风准备的小包袱,掂了掂重量,满意地一笑,翻身上马。
"烟澜,我有不好的预感......"柳清风扶着缰绳,脸上泛起淡淡的忧色,我后背一阵恶寒,俯下身揪住他的前襟,呲牙道:"你的预感从来没有好过。"
上一次他预感我会被楚逍怎么怎么,上上次他预感地头蛇霍彻会追砍我们......一直追溯到我们初相识那次他预感我会在暗巷里被偷袭,大大小小没一件让人舒心的,却硬是灵验,让我直想唤他一声柳半仙,只是他的预感全是些倒霉砸锅的事,没一件招财进宝的,若要去巷口摆卦摊,倒是能混个铁口直断的声名,只是怕会被回头客乱刀砍死。
被我欺压了这么多年,柳某人依然坚定不移地保持着揭我疮疤的习惯,修长的手使劲掰着我抓在他衣襟上的手,道:"烟澜,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啧!"我摇摇头,不屑道,"你几时见我做过君子?"说着一只手不怀好意地朝他衣领勾去,柳清风吓了一跳,在知道我与楚逍的关系后他对这类动作极为敏感,当下鸡皮疙瘩爬了一脖子,挣又挣不开,斯文的脸胀得通红,低斥道:"放手!这是在大街上!"
活象个遭人调戏的稚嫩少年,我索性恶人做到底,轻佻至极地勾起他的下巴,道:"没想到,窝边草也别有风味......"
柳清风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就不怕楚逍生气?"
又一针扎漏了我的底气,我悻悻地松开手,嘴硬道:"我怕他做甚?!"
柳清风诡异地眨眨眼,抛给我一个"我什么都知道"的眼神,我的胃一阵翻腾,当机立断扯过缰绳,一鞭子抽在马臀上,疾驰而去。
柳清风被扬起的黄尘蒙了头脸,骂声远远传来:"李烟澜!咳咳......你这痞子--"

出了城门,我勒缓了马速,昨夜已修书一封命人快马加鞭送至金陵,剩下的事就交给对方去烦,也好让我有时间一路游山玩水,慢慢晃过去,金陵之行,虽然必要,却不紧迫,才登基不久的小皇帝尚不谙政事,对蓬莱岛一事断然不会草率决定,兵部尚书再如何兴风作浪,皇上不点头,也只得拖着。
所以我是抱着散心兼探望故人兼骗吃骗喝兼找人垫背的企图去金陵,算来我与那人,已有近七年未见,何况难得有求于他,不用想也知道那乖滑之人定然在等着看我笑话。
十年江湖,我从无人知晓的惨绿少年修练成[最不想遇见的对手]榜上排名三甲之内的风云少侠,全仗着柳清风招灾惹祸的特殊能耐为我引来层出不穷的对手做垫脚石,一想到此行无柳兄相伴,一切全要靠自己,不由得有些黯然。
细数下来,叫得出名号的江湖人物,有七成以上直接或间接与我结过怨,九公子声名远扬,这些人功不可没。
"李九!拿命来!"道边树林里窜出三个黑衣人,举着大刀迎上来--顺便一提,李九是我行走江湖用的名字,雅称九公子,俗称李九,骂称姓李的小子。
我看看天空,晴朗无云,丽日高悬,算来已近午时,我拱拱手,道:"各位仁兄,穿成这样,不热么?"我一身素色绸衫还出了层薄汗,现下这几位从头到脚包得密密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活像锦春楼的油纸扎火腿。
"少废话!"个子最高的那个一刀砍过来,我单手撑在鞍上,身形旋转,凌空一脚把他踢到三丈之外,后面那两个见状哀叫了声:"老大!"悲愤交加地举刀朝马头剁下,被我斜劈一掌击在刀侧,百十斤的大刀脱手飞了出去,险险地擦着老大的头顶飞过,钉入土中,我跃下马,一扬手点了两个男子的穴,然后蹲在奄奄一息的老大面前,扯下他的蒙面布,想了又想,道:"我不记得惹过你们啊......"
老大额角爆起青筋,咬牙道:"老子败了,还有什么好说?你动手罢!"
"你想让我杀你?"我伸手向他胸口摸去,"可以,付费先。"
老大一脸快要吐血的表情,挣动了几下也没挣开,我摸出一只荷包,不由得"咦"一声,难以置信地看看地上那人胡子拉茬的一张脸,再将视线转回手中精致小巧的绣花荷包,柔滑细软的苏州丝锦,无可挑剔的绣工,鸳鸯戏水,彩蝶双飞,怎么看怎么不像这类粗犷男子该有的东西,解开一看,里面折着一张银票,南北通用,纹银三万两。
"你!你别想从我嘴里套出什么!"那男人像没了爪子的猫一样虚张声势,道,"我死都不会出卖主子!"
我管你主子是谁!瞪了他一眼,继续在他身上东翻西找,我得罪的人比得罪我的人多了不下百倍,若一个一个杀上门去,只怕到老死也追究不完,人生苦短,我何必自找麻烦?
"李九!你想做什么?!"身后传来一声喝问,被我点了穴的木桩之一扬起变声期少年的鸭子嗓,道,"要杀便杀!何必这样侮辱人?!"
我懒得理他,摸索了一番没再发现什么值得下手的,倒是那可怜的家伙一张脸胀得通红,羞愤交加,两眼不断翻白。
我将荷包连银票揣入怀中,泰然自若地对上他气得冒火的双眼,拱手一笑,道:"承让了。"
然后翻身上马,扬长而去。
身后追来一声怒吼:"李九--我太行山陆英不会放过你--"
我繁如星河的江湖梁子,就这么又结下一桩。

正午时分,赶到潭州,抬眼见悦来客栈的招牌正在阳光下熠熠发光,顿觉腹中饥饿难耐,把缰绳丢给小二,冲进去祭五脏庙。
上了二楼,看见临窗而坐、正朝我笑得勾魂摄魄的男人,一时觉得脚下千斤重,半步也不想往前迈了。
那个阴魂不散的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竹筷轻点向面前一桌子好酒好菜,静待我弃械投降。
打出娘胎以来,我招惹过不少人,但是从来没有怕过谁,面前这个,当属意外中的意外。
我摸摸叫得正欢的肚子,挤出一个笑容,在他对面坐下,道:"楚公子,承情了。"
楚逍一挑眉,声音低沉暧昧:"楚公子?"
体会到他言下之意,我朝他笑笑,柔情万千地轻唤了声:"楚楚......"
楚逍嘴角抽搐了一下,搛起一块八宝酱鸭丢在我碟中,掩口咳了一声,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
我也不跟他客气,下筷如飞,把桌上的精华扫荡了一遍,最后摸了摸肚子,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嗝,才想起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你怎么会在这里?"
楚逍忍俊不禁,抽过帕子拭去我唇边的饭粒,道:"烟澜,我发现你只有吃饱的时候脑子才灵光。"
我喝了口汤润喉,打算起身告辞,楚逍可恶的声音再度响起:"要不要去客房休息一下?"
看看外面烈日当头,再看看楚逍俊美得让人脚软的面容,哪个比较诱人,不用我说了吧?


结果,我们休息到了晚上。

谁也没有赶夜路的兴致,于是,继续休息。
"你敢盯我的稍?"我趴在楚逍身上,扯着他的头发问,楚逍抬头啃咬我的颈项,含糊不清道:"你不是让我自便么。"
"那,在路上的事?"我一手顺着他的胸肌滑下去,煽风点火,在肚脐上划来划去,楚逍的气息开始不稳,低声道:"你玩得高兴,我怎么敢打扰?"
敢情我在太行山黑衣人身上敛财的行径都被他看见了?我抚上他的腰侧,撑起上身问:"你不会要求分成罢?"
楚逍扯出个意义不明的笑容,手环上我的后颈,我头皮一紧,还没呼出声,已被他一个翻身压在下面,灼热的气息炙烤着我的脸颊,手掌在身上四处游移,男人的声音沙哑得让人酥了耳朵:"早晚会被你气死......"
我抬手朝他肋下斩去,中途被楚逍挡下,便一翻掌改取侧颈,逼得他不得不起身,楚逍也不是吃素的,二指并拢朝我软麻穴攻来。
我们从床头打到床尾,互拆了一百多招,由于自身条件限制(穿得太清凉)只能把战场划定在床帏之内,始终也不能打得尽兴,最后楚逍终于瞅了个冷子,闪开一串连环踢,顺势抓住我的脚踝往下一拉,整个人覆了上来,威胁道:"你再动一下试试!"
我立时从善如流地闭上眼,直挺挺地一动不动,楚逍倒真是不客气,从颈项开始一路热吻下去,修长灵活的手指直攻要害,死人都会被他挑弄得诈尸,何况我只是装死,很快让他逗得欲火焚身,双手不由自主地滑上他的肩背,喘息间,腰被一手勾起,眼看后门大敞,再无防范,楚逍深邃的黑瞳仿佛在说:认命罢--

意外,之所以称为意外,一是因为它在意料之外,二是因为它能让人措手不及,三是它能扭转大局。
那天晚上的意外是,当我即将、很快、就要被楚逍彻底攻陷的时候,院中突然有人呼喝一声:"着火啦--救火啊--"
我和楚逍都愣住了,撩开床帏后见窗外红光闪动,楼下人声鼎沸,乱作一团,然后,我大笑,他青筋直冒,再然后,手忙脚乱地穿衣服,大火曼延得很快,我抓住包袱正要越窗而出,突然想起什么,又折回床边翻找,楚逍拉住我的手,怒道:"还不快走!"
"你先走!"我七翻八翻,翻出那个绣花荷包,一把攥在手里,浓烟已经漫了进来,楚逍揽过我的腰,从窗口穿出。
马厩里嘶声连连,我的马儿已经挣断绳子跑了出来,一颗大头在我肩上蹭来蹭去地表功,楚逍打了个唿哨,一匹黑马从街对面跑来,乖顺地停在主人身旁,映着火光,那一身黑缎子般的光亮毛皮,高骏结实的躯体,张狂不羁的气势,让我不由得脱口而出:"好马!"
楚逍原本绷着的脸放晴了些,目光也柔和了些,我又加了一句:"正好与你配成一对。"
看着一张俊脸霎时乌云密布,我心情大好,翻身上马,远离身后的喧嚣。
身后传来马蹄声,清清脆脆,一只温暖修长的手拉住我的手,月光下,并驾前行。


三、
这一场火,让我们不得不深夜赶路。
我与楚逍并行在城外官道上,月光正好,夜风穿过道边的树丛,吹动叶片发出沙沙的声响,我无意识地揉捏着楚逍的手指,有些话想对他说,却是毫无头绪,不知从何开始。
再见到他,只觉得那份喜爱之情又深了一层,若三个月前有人预言我会喜欢上一名男子,他的下场绝对是被揍到全身变形,但是现下,我与楚逍的关系,已经亲密到不容我再等闲视之,我喜欢他,也知道蓬莱岛对他的意义,那不仅是他的家园,更是他精神与信仰的依托,若没有我,那便是唯一占据他内心的东西,只是我想知道,在他心中,我究竟有几分重量。
"你......"我轻捏着他的指尖,道,"身为岛主,离开这么久,不怕有人进犯?"
楚逍侧过脸看着我,道:"你有要守护的东西,我也有。"
我松开他的手,望着路上婆娑闪动的树影,胸口没来由地一阵苦涩,勉强笑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
柳清风说过,我没有体会过情爱的滋味,没有动过心动过情,只是,动情有什么好呢?平白添了许多烦恼,让人变得自私又愚蠢,楚逍那么完美又那么温柔,短短三个月,我已陷得太深太快。
温暖的手掌贴上后脑,楚逍扳过我的脸,黑暗中看不真切神情,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映着月华,美得让人窒息--
"傻子,我要守护的,是你啊!"
......
二十四年来,第一次,有人称呼我傻子的时候,我没有大打出手。
我想我当时一定做出了什么应景反应,因为当我从眩晕中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被固定在楚逍身前,结实的双臂紧紧圈住我的腰,他的胸膛密密实实地贴着我的后背,隔着衣衫也能感觉到身后沉稳有力的心跳,我按住他的手,虽然早被那份柔情催动得心软气虚,仍难改嘴硬的本色,道:"谁用你守护啊......"
楚逍在我耳边低低地笑,笑声中饱含着魅惑,让我酥了半边面颊,他本是出尘脱俗无情无欲之人,自打被我沾了之后,勾引技术越来越纯熟,大有青出于蓝、弟子贤于师之势。
就这么共乘一骑,在月光下悠悠漫步,别有一番意趣,可惜好景不长,满身旖旎柔情便被一声尖锐的笑声打破--
"九公子,别来无恙呀?"
我抬头,两丈之外,树梢上倒挂着两个人影,身着白衣,在月光下飘来荡去,若是放到白天或许还能引来几个看杂耍的捧捧场,但这样的半夜里,在前后不见行人的官道上,着实有些碍眼,我暗叹了口气,心想我怎么尽招惹些个脑筋异于常人的货色?不是白天穿黑衣就是夜里穿白衣,生怕别人笑不够。
我倚在楚逍胸前,拱拱手道:"二位兄台,路上好走,不送。"
"放屁!"右边那个一翻身荡了下来,喝道,"李九!老子是来送你见阎王的!"
"哦?"我坐直了身体,笑道,"李某眼拙,还以为二位在上吊--"
楚逍忍不住笑出声来,下巴支在我肩上,等着看好戏。
那人一跳三尺高,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小兔崽子!爷爷剥了你的皮!"话音未落,一道白光向我袭来,我正要起身,却被楚逍按住动弹不得,一惊之下竟忘了躲开,眼看着长剑已刺到胸前,身侧一阵柔柔的微风拂过,楚逍二指并拢,迎着剑光过去,我几乎要叫出声来,找死么,楚逍?!
指尖接确到利剑的一刹那,我忘了怎么呼吸,瞪大了眼睛,仿佛时间都凝住了,只见那人的攻势猛然顿住,手中百炼精钢的长剑,竟在月光下化为齑粉,纷纷落下,散了一地的银白,楚逍化指为掌,朝那人拍去,我劝阻不及,只好伸手去挡,楚逍眉头一皱,硬生生在我手边停下,方才排山倒海的内力瞬间消弥无形,面前那人被手中的剑柄及楚逍的气势骇到,后退了几步,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耳边风声稍止,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呼吸。
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悬着的心放回原位,握住楚逍的手,回头对上他满怀疑惑的双眼,安抚地一笑,楚逍愣了一下,随后苦笑着摇摇头,回握着我的手。
我不想他暴露身份。
【月下芙蓉叶 番外—花太香—桔桔(小A仔)】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