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不是攻的我不要—女王最高

时间: 2016-06-29 17:41:46 分类: 今日好文

【不是攻的我不要—女王最高】
唉,我烦啊!烦死了!这大过年的咋就这么心烦呢?
什么?您问我为什么烦?是不是工作上不顺心?
不是不是,这不,过年前,我刚升了职,加了薪。
混在上海这种地方,28岁的,有房有车,我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那是什么问题?
嗨,还不是那个老问题。
您看看我这张脸!
什么?长得很英俊,很帅?
乘您夸奖了,可是我可不像长这样儿啊。
我这张脸,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就是长得很man,很有男子气概,什么刀削般的轮廓之类的您尽管往我身上套,一点都不夸张。
您再看看我这身板。
一棒小伙子?
也是,就我这187的身高,160斤的体重,您这么说也不算错。
可我是小受啊!
销售?
不,不是销售!是小受。这么说吧,我是Gay,您明白了不?
这没什么?是啊是啊,现在这社会,谁有那么大工夫管你是爱男人还是爱女人啊!
但是,您就听我说两件事吧。

话说上次我在PUB看到一男人,将近一米久的身高,一身肌肉把黑色的T恤衫绷得紧紧地,我那个高兴啊。
拿着杯酒,我就这么厚着脸皮在他旁边坐下来了,他倒也没拒绝。
酒到酣处,我随口问了句,"要不要去我家?"
他打量了我俩眼,点点头。
我那个欣喜若狂哟,马上拉了他上车。
半个小时的车程我十五分钟就飚到了。
到家,洗澡。
当我坐在床边看着他就围着条大白浴巾,一头黑发湿漉漉的走出来的时候,我吞了两口口水。
你看那胸肌,还有那六块腹肌。
他走到床边,丢掉那条浴巾。
......
......
......
一下子躺倒在我的床上,双手勾住我的腰,"来吧,抱我吧!"
我差点没吐口血就这么晕过去。


还有一次,我千挑万选,吊了个一个金毛的老外,也是高高壮壮的,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
这次我学乖了,洗好澡出来,先乖乖地在床上成大字形躺好。
看到他出来,我努力抛了个媚眼。
他愣了一下。
我心想,不管怎么样,这次我绝对不会把小受的位置让给你,以爷爷的名义!
他走到床边,先是甜腻腻的叫了声Darling,我骨头都酥了。
然后手探向枕头下面,我庆幸自己的准备工作一向做的有备无患。
他挤出一些倒在手上,我决定还是先闭上眼睛,以免透露出我的没经验,等着享受那种疼痛的快感。
结果,
......
......
......
等到的是他就这么在我身上做了下来,我的小弟弟被他就这么塞了进去。
一个晚上按住我的肩膀起起落落,我的腰喂!
第二天,我特地去医院查了查有没有突发性肩周炎,或者腰肌劳损。

哎哎哎,您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
像我相貌堂堂,前途光明的大好青年就这么个小小的要求。
不是攻的我不要!
很难满足吗?

"得了,肖觥,你就别抱怨了,你天生就一小攻命,连名字都起成这样。"
对面正在调侃我的这个男人是我倒了八辈子霉交来的损友,也是这家PUB的老板。
"去你妈的,这名字是我老爸给取得,我有什么办法。整一没文化的人,还非要附庸风雅给我取个觥字。"我干了杯中的酒,把酒杯狠狠地砸在桌子上。
"我看啊,你就认命了吧。上次那两个,哪个拿出来不是个标准小攻啊,偏生到你那儿全成极品小受了。"
"我才不要!做小攻多累啊,别听那帮同人女胡说,做的时候不都是攻方在出力啊,一次做好累都累死了。小受多好,躺在床上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开始享受了。"
"得了吧,就你这身板,这辈子都别想都受了。还有啊,你好别喝了吧。没见过你这种的,到酒吧来灌白酒。"
"你管不着!"
"是是,大爷你的事我管不着我也不想管。不过求求你从我面前让开,我还要做生意呢!"
切,重财轻友的家伙。

我带着一肚子的郁闷和冤枉往角落里走去,那里有三四个人站着。
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长得挺清秀的男人被几个男人围住。
挺恶毒的想着,活该,谁叫你要长那么副标准小受样。
正想视而不见的走过去,他一下子扑了上来,勾住我的手。
"亲爱的,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半天了!"
那些人看了看我,再看了看他,都灰溜溜的走了。
我厌恶的甩开手,"边上去。"
"这怎么成,"他又黏了上来,"受人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
我大概是酒精上来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再看他两眼,觉得也还算顺眼。
就自暴自弃地说,"那你跟我回家成不成?"
"成成,怎么不成!"他笑得跟朵花似的。
算了,一样是做攻,找个标准小受还省力点。

到家,冲把澡,酒醒了点,就开始后悔。
又要干力气活啊?
我那"不是小攻我不要"的理想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现实啊?
他倒是已经在床上躺好了,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怎么都觉得自己被算计了。
"来嘛来嘛!"他向我招手。
为什么一样的动作他做起来就这么好看?上天真是不公平!
我坐上床,他的眼睛眨了眨,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我的双手。
用丢在地上的领带把它们绑在床头。
真看不出他那么瘦弱的身体居然有那么大力气。

他低下头,吻了吻我的唇,"对不起,我是做1号的。"
他驾轻就熟地从我枕头下摸出润滑剂,挤出一段白色膏体,探向我身下。
我一动不动,他以为我大概是吓昏了,很温柔地对我说,"不用怕,不会很痛得!"
天知道,我是乐昏了。
两根手指在我的洞口来回按摩,当那里略微松动了些之后,一只手指伸了进去。
一寸一寸的抚摸,并没有受到多大的阻碍。
当然,我也不是很疼,他看到我没有反抗,又伸了只手指进去。
两只手指交替前进,一点点地把我的肠道撑开,把皱褶抚平。
他真得很温柔,又或者技术很好,我的前方已经一柱擎天。

他看到了,微微一笑,"有感觉了?"
另外一只手握住我的骄傲,轻轻地上下滑动。
"重,重一点!"我忍不住说到。
他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另外一只手也没忘记继续在后方拓宽领地。
好书福啊,做小受果然很幸福,全部都是人家在伺候。
我浑身火热,一阵阵的暖流向下腹涌去,前面已经快忍不住了。
他却松开手,"不要!"我立刻喊了出来。
"不要急!"他邪邪一笑。
可是真的很难过,就差那么一点儿,我就可以射了!
"哎呀呀,你知道你现在的模样有多么迷人嘛?"
废话,我当然知道,老子天生就是做小受的料。
在我后穴中挪动的那只手也撤了出来。
我现在是前面肿胀,后面瘙痒。
"快,快点,干我!"这是我梦想了多久的台词啊,终于可以说了。


他显然有点吃惊,不过还是把我的腿驾到他的肩上,一挺身,进入了我的身体。
很痛,可是很舒服!
满满的充实感逼得我就这样要哭出来了。
他低下头,咬住我的乳尖,狠狠地拉扯。
用手夹住另外一个,旋转捻磨。
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我是那么敏感,一波波的快感涌上,让我只能在欲海里浮沉不醒。
他的头渐渐向下,用牙齿在我的身上留下一块块红色的印记。
我死死地抓住他的头发,尖叫出声。
他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我当然觉得非常不爽。
努力夹紧后穴不让他离开,挺起腰迎向他的撞击。
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反应,再直接不过。
他抓住我的双脚,开始狠狠地冲撞,每一下都像要把我的内脏挤出来一样,恨不得连那两个球都挤进我的体内。
我开始庆幸有先见之明的用了隔音材料,毫不收敛的放声尖叫。
"太棒了,再来,再来!你干死我吧!"

数十下重重的撞击后,一股滚烫的液体射进我的体内,已经十分敏感的内壁禁不住一阵抽搐痉挛,我的白液在一次射在了自己的腹上。
他一下子倒在我的身上,大声喘息,我伸手搂住他。
休息一下吧,宝贝,我知道做攻很累得。
他枕在我胸口,很安心得闭上了眼睛。
"乖,先别睡!告诉我你叫什么?"
他迷糊地睁开眼,吐出两个字。
我大笑出声,胸膛震颤不已。
感谢你啊,上帝!
终于圆了我不是攻的我不要的梦想,即使这个小攻叫......萧狩。


【不是攻的我不要—女王最高】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