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全是笨蛋—阿塔

时间: 2016-06-29 16:37:33 分类: 今日好文

【全是笨蛋—阿塔】


那一阵儿我心情不好。

很不好。

从我打了第一个没找到他的电话开始算起,已经有两个星期了,整整十 四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玩什麽人间蒸发呢!

打电话到他们寝室,接的人总是吭吭哧哧地,不说他干什麽去了,也不 说他什麽时候回来了。而且我总也等不到他的电话。我的天,你想想, 两个星期,他居然 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我打过。开始我还挺有耐性,一 天打两个,可每次打电话的结果都是出奇的一致:你找王嘉啊?呃,那 个,我给你看一下……不在……是, 不在。

很好,我拿著电话对著千疮百孔的墙壁咬牙切齿。

很好,我想。你小子有种,一直以为你很蔫,没有想到居然也有这麽一 天?居然连我也敢连欺带瞒?

很好,我每次撂了电话就在记事簿上画一道,结果雪白的记事本被我划 的伤痕累累,破旧不堪,而我,还是没有找到他。

那小子!我当然知道他们什麽时候放假,什麽时候开学,什麽时候上课 什麽时候下课,什麽关门什麽时候熄灯。我攥著他亲手抄给我的课表, 开始生气。离他们 放假还差一个星期呢,他干什麽去了?而且还没有告 诉我?!!

很好很好!我对著电话赌咒发誓:姓王的,你给我好好等著,等著我放 了暑假回去找你算帐。虽然我原本是不打算回去的。

到了第二个星期,我开始觉得烦躁而且不安。生命变成了宿舍楼走廊里 那堵灰色的墙,暗淡而且无光。我拎著沈重的书包走过的时候,鼓起的 墙皮一片一片地脱 落下来,砸在我裸露的脚面上,於是我开始踹墙,狠 狠地,一下一下数著数,然後听著楼道里那沈闷的回 声:!……!……!。听起来像是有人在远方叫我的 姓:彭……彭…… 彭。

我心慌意乱地转身跑回去使劲按那电话的数字键,结果还是听到了那个 重复多次的回答:……不在……。我狠狠地把电话砸在桌子上,抱著头 颓然地爬在床上, 心里闷得像是实验室的风洞中心。

你到底干什麽去了?

啊?王嘉?……

我打电话到他家,他妈接的电话,听我说找王嘉的时候吃了一惊:“这 孩子不是还在学校麽?”

我慌忙地说是我记错了,我说我还以为他们已经放假了呢。结果通话时 间还不到两分锺,我却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失落地挂了电话,一步一步地蹭下了楼,无力地走在通往自习室的路 上。灰蒙蒙的路面在我面前拉得特别长,仿佛一张吊著的脸,沈重的木 拖鞋跟著我的脚, 仿佛长江边儿上搁了浅的货船,跟著纤夫一脚深一脚 浅地向前挪。

炎热的夏天并不是那麽好过,尤其是这个时候。时间仿佛也在膨胀的空 气中裹足不前,只是在太阳下山以後,才被沈闷的夏风催促著,不情愿 地挪动一下臃肿的 身体。

我上自习路过小树林的时候就用凶狠的目光一刀一刀地剜著那些正说著 甜蜜情话的男男女女,可惜沈浸在美好爱情之中的人们从来都没有在意 过我彪悍无比的眼 神。

而我,却因此变得更加失落。

正好,我们要分专业了,我决定用那些成堆的公式和概念轰炸我空空的 脑壳,同时被动地等待著那个混蛋的电话。我拎著可以媲美炸药包的书 包义无返顾地冲向 自习室,在六根日光灯管下以视死如归的伟大情操度 过了漫长无比的两个星期。

那时学得有些走火入魔。老大说我:呵!兄弟,可以呀?就差在桌子底 下塞一箱方便面,椅子上再加一个铺盖卷了。

我说:“老大你少说风凉话,我这叫刻苦你懂不懂?”

我有时候学累了,就看看窗户外面的树影,摇摇晃晃的,好像是嗑了 药。看一看,养养眼,然後继续学。

不能不学,不学我就要瞎想,想得我心神不定,想得我无明火乱窜。

我想我真苯,瞎操什麽心?那个没心没肺的,还指不定干什麽去了呢?

可是思维这个东西我哪儿管得住啊?我老是走神,搁心里琢磨:他怎麽 了,干什麽去了?出什麽事了麽?为什麽不告诉我,有什麽事他以前都 会告诉我的不是 吗?

其实後来想想,我那个时候简直是急晕了,居然忘了之前我们一周也只 不过联系一次而已。结果那一阵累透了,白天担惊受怕,夜里噩梦连 连。

我一哥们有一天跟我说,你这麽活累不累?每天除了死命的学没见你有 别的娱乐,你是文曲星下凡是怎麽地?

FAINT!我还CC800呢!

我撇撇嘴,回他,“我乐意,怎麽著?千金难买我乐意!”

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们寝室的兄弟又问我:老五,最近怎麽了 啊?看你怎麽这麽憔悴?

我听了简直又要晕,有没有搞错?我憔悴?哼!SHIT!鬼才憔悴呢!

我虎著脸警告他们:甭惹我,本大爷最近心情不好!

他们就说:嗨!不就是单身综合症?哥们,找一个吧,找一个。

我坐在床上差点儿要吐:“你以为你做煎饼果子呢?‘来,同学,做一 个?做一个?’”我一边阴阳怪气地学著卖煎饼果子那人的吆喝声,一 边不耐烦地叠著被 子。

我心想我又不是没有,还找什麽啊我?难道我也要搞什麽红杏出墙?

嘁!

我们寝那些兄弟,个个都有了主,一棵草配一朵花。你别说,那可真是 什麽花都有,一天到晚搁我们寝室里散发芬芳,绝对的不请自来,搞得 我在寝室里还得人 模人样的假正经。其实叫我看,有了那花,那草也就 算是要完蛋了,走上末路了,彻底毁了。可他们不,不但不猛醒,还乐 在其中呢。

所以我说:一群笨蛋。不可救药了。

不过估计在他们眼里我更苯。我们寝室现在好象只有我了,孤零零的, 头顶杵著个草叶子,在风中摇啊摇。他们都觉得我特可怜,说,大家兄 弟一场,怎麽著也 不能看你就这麽悲惨地度过大学生活。老大说什麽也 要给我说个女朋友,大概是因为我们寝室就我这麽一个光棍脸上挂不住 吧?

我怎麽可能是光棍一条?只可惜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佛曰:不可说,不 可说。於是我闭嘴,随便他们胡扯。

周五的晚上,我刷完饭缸刚想要拎著书包走人,老六老七就堵在了门 上。

我一转头,老大正拿著鱼骨头剔牙呢,活脱脱一日伪时期的汉奸流氓。 我说你们想干吗?我家里二十号才汇钱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老大装得很鸟,好象要吐什麽东西在地上,可惜什麽也没有,他悻悻地 瞟了瞟干净整洁的地面,然後一脚踩在老七的凳子上,鬼哭狼嚎一般的 声音:“我们不劫 财,我们劫色。今天就把你买给一小姑娘了。”我心 里一阵恶寒,觉得自己真是掉到贼窝里了还帮人数钱呢!这些人面狼, 就这麽著就把我给买了?

他伸手一挥,怪叫道,“兄弟们,上啊!”

他们就全过来扒我的衣服,给我换了崭新的衬衣还有配套的西装,老六 连皮鞋都替我打的亮铮铮的,真是热情体贴服务周到,可惜平时从来没 见他这麽主动过。

老二拿出他的领带,一脸的为国捐躯,表情沈痛万分地给我系上了。然 後不知道给我喷的是什麽,呛得我的眼泪都出来了,他们紧紧地抓著我 的手,我没法抹眼 泪,只好搁他们身上蹭,破天荒啊?居然没人躲?啧 啧!

我就这麽地被他们修整了一番,照照镜子觉得自己看上去像个男公关。 老六老七把我的脸一扭,我面目狰狞地看著老大,他用手一捏,然後满 意地点点头,“可 以了!验收通过!”

我倒!我有气无力:“大哥,您老要不要再盖个章啊?!”他很潇洒地 摆摆手:不用了,非常时期,一切从简。我气得直翻白眼。

结果我就这样被他们七个浩浩荡荡的架著下了楼,一路来到了女生楼前 面。我被他们押著,感觉就像一头待宰的猪,在砧板前面瑟瑟发抖。老 二摇头,一派学士 风度:“老五啊老五,成败与否,就在此一举了!第 一印象,第一印象很重要。”

我心想我管他第几印象?又不是我想要来的!

我们等了足足有四十五分锺,那些女生才扭扭捏捏地从楼上下来。那表 情,仿佛她们是九天仙女,翩翩下凡。可惜我不这麽认为。

老大把我推到一个女生面前,我手足无措,慌乱无比。

我不知道他们从哪找的这麽一个小女生。那麽的小,放在那儿,感觉就 好像是个电影道具,像一个裹著人皮的木偶,总之就是不像一个活蹦乱 跳的人。

我站在她边上,心里空荡荡的,不知道接下来该怎麽办。我根本不喜欢 什麽小姑娘。不管她有多好,我就是知道,因为我是个GAY。不然你看 我这麽帅,而且还 品学兼优,怎麽可能找不到女朋友?当然,这话你就 是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对外讲,国情如此,我也是很无奈的。

结果当天晚上我们男女两帮人马会聚,在酒桌上厮杀。

那些女生真是能喝,她们脸不红心不跳得就连著灌了我三瓶啤酒。她们 也灌那个小女生,我们老大就在边上示意我替她挡下来,我碍著老大的 面子,只好一杯接 一杯的喝。我一边喝一边搁心里使劲地骂自己!我现 在整个一弱智!不然我现在干什麽呢我?我居然替女人喝酒?这要是让 我高中同学知道了还不得笑死?我一 边生气一边往下灌,喝到了後来已 经找不找准头了,喝了多少谁知道?

他们已经开始各顾各了,两两一堆,谁知道干什麽呢?我越喝越气闷, 可是邪了门了,越喝越不醉,清醒得跟见了鬼似的。

那天喝完就九点多快十点了,我扶著喝得烂醉的老二回了寝室。其他清 醒的全部一对一对的消失不见了。

我刚要找钥匙开门,对门寝室门就开了。当时楼道里的灯光根本不顶事 儿,昏黄暗淡,我问他:“你你你你谁啊?”突然跑出来,吓人啊你?

他走近了我,小声叫著:“彭刚……”

(待续)


Powered By Bravenet

Date: 08/6/02 11:04:05 PM

Name: 阿塔[danheta]

Email: danheta@etang.com

Subject: 《全是笨蛋》下




Date: 08/6/02 10:54:03 PM

Name: 阿塔[danheta]

Email: danheta@etang.com

Subject: 我决定从此转型,走政治路线~~~




我决定从此转型,走政治路线~~~



暴,考研班的恶果……巨汗……
恩,那个,千万别当真……再汗~~~~~
偶上课上得发晕,都被蒸熟了……
说说胡话而已。
阿塔[danheta]






Date: 08/5/02 09:03:38 AM

Name: 真火

Email: zhen_huo@21cn.com

Subject: 你都说是恶果了……




政治路线,我想你是考糊涂了…………
这样清新的故事你还是第一次写哪,少年的故事。
嗯,应该多写

--- --- --- --- --- --- --- --- ---

Replying to:

--- --- --- --- --- --- --- --- ---

Replying to:

《全是笨蛋》下
更新時間: 08/05 2002



《全是笨蛋》

阿塔



我一把把他拽過來,狠狠地親著他。他的嘴唇薄薄的,我狠狠地咬 著,吸著,甜蜜地啃著,一下一下的,舍不得離開。

他馬上摟著我,緊緊的,勒得我都上不來氣兒了。

本來這樣氣氛挺好,可是旁邊正好有人經過,我只好急急忙忙地推 開他,兩個人傻傻地坐在石凳上開始裝作看月亮的樣子。

其實只有我在看,他一直抓著我的手,傻乎乎地盯著我看。我當然 不理他,專注地看著臃腫的月亮阿姨不聲不響地挂在半空之中,一 副痛苦無比的樣子,同時, 順便拿眼角的余光偷偷瞟他。

他忽然趴在我身上,悶著頭問我:“彭剛,……你還喜歡我吧?”

咦?這家夥,說話越來越奇怪了!我瞪他:“我怎麼不喜歡你 了?”

他低著頭小聲地說:你都不讓我打電話給你。

這家夥!怎麼這麼苯?那是當時心煩,隨口說的他也信?真是夠苯 的了!害得我這兩個月七想八想的,跟有病一樣。

不過我可不能真這麼跟他說。天大地大,本人的面子最大。現在就 屈服,以後就得看他的眼色過活了,我可不幹那種喪權辱國的事。

我拉下臉來:“不讓你打電話又怎麼了?”

他眼眶都紅了,吭哧了半天才擠出一句話:“我特想你,想得不得 了。”

他這麼一說,把我也弄了個大紅臉,沒想到這個家夥忽然變得這麼 老實。以前我倆好的時候他可從來不說這種話,那個時候我怎麼哄 他他都不說,搞得我以為他 幹什麼都是沒心沒肺的,如今居然這麼 老實全部招供,當然聽得我心裏美孜孜的。

不過,我也只能偷著樂,你看他都那樣了,我要是再笑,那我豈不 是也成了沒心沒肺的了麼?

可我又不能笑,也不好意思跟他似的說我也想他,所以在這種情況 之下我突然犯了一個無比愚蠢的錯誤。我推了他一把,跟他開了一 個他絕對不會喜歡的玩笑, 我說:“得了吧,誰知道呢,是不是想 那擋子事兒呢?”

結果這話真把他給得罪了,吊著臉氣乎乎地坐到了另一邊去,而且 還不跟我說話了!

我硬是把他拉了過來,有點死皮賴臉地想要親親他,他說什麼都不 讓,硬是跟我擰著。

他越擰我越來氣,結果開始口不擇言,我說:“王嘉!你少給我來 這套!你呢?誰知道你幹什麼呢你!那個什麼蘇晨什麼什麼的不夠 你忙的?你還有工夫想 我!”

他一驚,立刻轉了過來,“那都是上學期的事了啊,我不是給你解 釋過了麼?根本就沒什麼!”

好麼!我冷冷地問:“那怎麼我一打電話就聽見你旁邊的人起哄: 啊!蘇晨嗎?!要不就是:啊?!蘇小姐?!”

“都說了我那麼喜歡你,怎麼可能!”他忽然大聲地沖著我吼,情 緒非常激動!

我知道他是真的生氣了,我也怔住了,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從小到大,沒見過他這樣,竟然生這麼大的氣。就是上次我跟他半 開玩笑地提起那個蘇小姐,他也只是著急地發誓賭咒,跟我說絕對 沒有那麼一回兒事,那也算 是嚴重的了。其他的時候,他總是一副 沒心沒肺、傻呵呵的樣子,好象什麼都不愁似的。

我知道他是真的氣我這麼說,我摟著他,心裏酸酸地:“好了好 了,算我瞎說,算我小心眼,行了吧?”

他不動,卻忽然一把摟住了我,溫熱的眼淚,一顆一顆地滾了下 來,灼傷了我裸露的手臂。

他把頭埋在我的胸口:“我想你,想得我都受不了了。我離你那麼 遠,根本見不著你,你又不讓我給你打電話……”

我有些鼻酸,我說:“再等我半年,我畢業了就找工作,然後你畢 業了就搬過來和我住。”

他咬著嘴唇,有些猶豫:“我不想上了,我們那個學校,出來也沒 什麼前途。我想到你這來,邊打工邊……”

我真想抽他兩下:“你怎麼了你?喝了什麼迷湯說這種胡話?前 途?你多了那張文憑還能和高中生一樣?你給我好好念!這才第二 年你就受不了了,將來呢?你 還真等著我養你啊?!”

他著了急:“我不是,你知道我的,根本就不會念書,簡直是浪費 錢。”

我抓住了他:“你就給我一句話!到底是念還是不念?!”

他一臉委屈地看著我:“彭剛……”

我發了狠:“你給我發誓!”

他低著頭:“我念……”

我一聽,這可不行,“好好說。”

他猛地抬頭,眼淚都快出來了,“我不想念書!我想跟你在一起! 我們都一年沒見了,暑假你都不回來,我又不能來看你。”

我狠狠心,使勁兒掐著他的肩膀:“以後在一起的機會多得是!你 怎麼這麼苯?”

“你以後還能要我麼?”他把頭扭到一邊去,聲音越來越小,“你 什麼都比我強,什麼都比我好,你,你都有女朋友了,還能喜歡我 麼?”

我恍然大悟,原來都是那事鬧的:“那那那那都是我們寢室那些人 自做主張!我可從來都沒有找過什麼女朋友。”我氣得連說話都不 利索了。苯!死苯!

他不說話,沈默得叫我有點兒害怕,我使勁地推他,我著急地對他 說道:“喂!你得說點什麼啊?叫我一個人唱獨角戲啊你?我什麼 時候騙過你,你自己說?”

雖然有的時候對你凶了點,有的時候不耐煩了點,有的時候拿你開 開玩笑,可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沒有,”他的眼淚滾了出來,“彭剛,我喜歡你。”

“我知道,”我覺得特窩心,我們在一起都已經那麼久了,竟然為 了這麼一句話就想哭。

“我也喜歡你,笨蛋!”我轉過頭去,不敢看他,怕眼淚忍不住。

他伸手抱住了我的腰:“我一直一直都喜歡你。”

“我知道,白癡!”我抓緊了他微微發抖的手,“我知道你喜歡我 早過你知道!笨蛋!”嘿,我幹脆找個地洞鑽進去算了,說這麼惡 心巴拉的話。難道是因為和 笨蛋呆得太久的緣故?我也變苯了。

“彭剛!我告訴你!這輩子我是跟定你了,管你是不是要找女朋 友!”他帶著哭腔抱著我,把臉緊緊地貼在我的胸口上,搞得我的 T恤一塌糊塗,估計它得提前退 休了。

他哽咽著說:“彭剛,我想你,我想你。”

“我知道我知道了!我的天!”我親他的額頭,親他的眼睛,親得 他開始發抖。我小聲地對他說道:“你啊你,就是苯,你真笨!”

他摟著我不放,小聲地說:“我愛你。”

我忍住笑:“我知道,笨蛋!你真是太笨了!”

他主動吻了我,這麼熱情,連月亮也不好意思起來,偷偷地躲進了 雲層裏面。我一邊享受著他的吻,一邊暈陶陶地想,要是這個家夥 老這樣不知道我受不受得了 呢……


第二天我就去買了票,送他上車回家。

他一臉的不舍,我訓他:“回家多吃點好的,瞧你瘦得,成什麼樣 了?”

他不說話,輕輕的點頭。

我又說:“笨蛋!到了家記得要打電話!”

他使勁的點頭。

送他上了車就已經挺晚的了,我趕緊跑下來,結果看見他趴在窗子 上死死的盯著我看。

我大聲地沖著他吼:“得給我寫信,笨蛋!”

他又點頭,看那樣子,眼淚又要出來了,我氣得罵他:“你苯啊? 還哭?我給你寫行不行?別哭了!”

他在厚厚的玻璃窗後面拼命地點頭,弄得我也想哭,我狠狠地攥著 拳頭,強迫自己笑給他看。

火車的汽笛終於響了起來,我看見車輪開始緩緩地向前移動著,他 站了起來拼命地敲打著玻璃,我強忍著眼淚,微笑地看著火車把我 的笨蛋帶走,帶走,一直消 失在站台之外,而我的眼淚,終於滾落 了下來。

我想:完了,我也真夠苯的,又不是不見面了!我怎麼跟他似的 呢?我怎麼變成這樣了呢?


我喃喃地對著空氣說:笨蛋!你唯一不苯的地方在哪兒你知道麼?

我對著空氣嘿嘿地傻笑:你啊你,你把我的心也帶走了……

一個是笨蛋,另一個也聰明不了多少……

所以啊,兩個人……

全是笨蛋啊!

(全文完)

【全是笨蛋—阿塔】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