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火铸冰—圣树

时间: 2016-06-29 16:10:26 分类: 今日好文

【火铸冰—圣树】
1
"寒冰澄!你这厮给老娘滚出来!"教室的大门被踢开,一个金发的火暴美女在周围的人的拉扯下挥舞着拳头。
一个瘦小的身影拦腰抱住金发美女,请求道:"好了,好了。我又没出什么事,只不过白等了4个小时而已麻。冰澄不是故意的啦。"
金发美女叹了口气,拍了拍对方瘦小的肩膀,以无比温柔的态度说:"悠悠你人就是太善良了,姓寒的阻挠你那么多次,你居然还帮他说话。上次他撕了你的电影票,故意踩坏你的鞋子,让老师把你跟焰火调开,还烧了你帮焰火抄的笔记,这些事我都听你的没找他算帐。今天不管你怎么阻拦,我一定要他好看!"说完扯开环住腰的纤细手臂,冲进教室,对着坐在角落里的银蓝发男子狠狠地甩上一个耳光。
银蓝色的头微微抬起,露出一双澄澈的淡紫色眼睛,长长的眼睫轻轻颤着。迟钝地伸出手摸摸迅速泛红的脸颊,寒冰澄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金发美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金发美女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寒冰澄,修长的双腿呈人字形立着,"你这不要脸的东西,丈着有几分姿色就来勾引屈焰火。就算你是焰火的干哥哥又怎样,就算你跟他同居又怎样,就算你曾经救过他又怎样,焰火喜欢的是悠悠,才不是你这种不男不女下三烂的杂种!自己没本事让焰火喜欢,就想尽办法来破坏悠悠和焰火的感情。不要以为悠悠护着你,焰火让着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我莱芙莉可不会袖手旁观,任你这么欺负悠悠。你不过是个不会笑的人偶......"
无边的漫骂声还在继续下去,寒冰澄的头却越来越沉重,眼前的人由一个变为两个,又变成三个,耳边还传来悠悠的声音:"莱芙莉,不要再骂下去了。冰澄有自己的苦衷......"寒冰澄眼前一黑,就这么倒在了椅子上。

"我......这是在哪?"寒冰澄眯起眼睛望着四周。脚下是一片翠绿的草地,阳光照在身上,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远处繁茂的树下,坐着两个优雅的身影。有着火焰般短发的青年,正靠在树干上温柔地抚摩着怀中人儿的长发。"澄,我想看你的笑容。"红发青年低下头,在怀中人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
怀中的银蓝发青年眨眨澄澈的双眼漾开温和的笑容。那笑容暖的像是午后的阳光,播洒在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青草香,又似柔柔的泉水,轻盈地掠过周身的空气,滋润着干涸的土地。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吗?就我们俩人,开开心心过一辈子。"蓝发的青年伸出双臂,钩上红发青年的脖子,在那嫣红的唇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红发青年注视着怀中笑得灿烂的人,低头。"当然,澄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然后,两张红唇交织在一起,饥渴地品尝着爱人口中的甘甜。
突然,吹过一阵冷风,扬起的沙尘遮盖了四周的景物,当一切平静下来时,寒冰澄已站在了悬崖边。
同样的俩人,挂在崖壁的枯树上。红发青年紧紧抓着树枝的手已经被鲜血染得斑驳。另一边,蓝发青年却被衣带绑在树干上。
"......树干支撑不住我们俩人的重量,所以你要好好活着,连带我的一份......可不许轻生哦......"红发青年温柔地笑着,像在说着些平淡无奇的事,可是上扬的嘴角,却透露着无限的哀伤。
"不,不会的!老师和同学们马上就会赶来救我们了。你要坚持住,再坚持一下,我们就会得救了。你答应过我要永远在一起的!"蓝发青年慌乱挥动着双手,想要抓住近在咫尺的手臂,可是,总是差这么一丁点距离。
"我也想啊~可是......我抓不住了......我......先走了......"随着最后一声话语,染血的手松开了栗色的树枝,红色的身影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落入深不见底的山谷。
"不要??"毫无杂质的音律回荡在山谷中,穿过一层又一层的岩石,深深地埋葬在这遥远的空间里。
又是一阵狂风,场景变成了一间四方的檀木屋,空气里浮动着淡淡的清香。一个戴着尖顶帽的青年男子双手撑着下巴问道:"我不能够让一个已死去的人复活。但却可以制造出一个外貌性格与那个人一模一样的人,只是没了先前的记忆。这样......也行吗?"
蓝发的青年一脸坚定,"没有关系,我会让他重新爱上我的。只要??他还在。"
戴尖顶帽的男子沉下眼皮,缓缓地伸出右手,嗓音中透出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那么......把你的笑容交给我吧??"
仅有烛光照明的木屋暗了下来,空中飘起纷纷扬扬的雪花。四周又亮了起来。火炉边,红发青年裹着毯子,火光在他的脸上跳动,"我是谁?"
身后蓝发的青年递上热腾腾的咖啡,优雅的眉头皱在一起。他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你是屈焰火,我的干弟弟。你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撞到后脑勺了。医生说你失去了记忆。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慢慢想起一切的。"
光线再次暗下,寒冰澄独自一人站在黑暗中,泪水已在不知不觉中润湿了他的脸庞。忽然,脚下一空,整个身子就这么慢慢地往下坠。无止尽地诉说着心中的空虚。


2
  "我......这是在哪?"撑开沉重的眼皮,寒冰澄看着桌边紧握着自己右手的两个身影,问出了与梦中相同的问题。
 "你就那样昏过去,差点把我吓死了。还好没事。"悠悠小巧的脸上露出关心的神色。
 "我睡了多久?"寒冰澄伸出左手,按按隐隐作痛的额头。
 "两小时又四十八分三十七秒。"屈焰火此时的头发红的碍眼,他松开紧握着寒冰澄的手,道:"悠悠一直都在看时间。"然后回头深情的望着悠悠。
  寒冰澄看着迅速沉浸在二人世界里的两人,厌恶的别过头,闭上了眼睛。 即使做出了只是因为太累而想睡觉的样子,却还是被细心的悠悠发现了自己心中的不快。
  "对不起,请原谅莱芙莉的无礼。她只是性子急了点,绝对不是有意伤害你的。"
  "......"
见寒冰澄没有反应,悠悠以为自己的道歉不够诚心,于是又继续道:"我知道你很讨厌我。可是我真的不是要气你。焰火跟我说过了你的事。你以前有个长的很像焰火的爱人吧,可我认为,爱一个人不能只因为他的外表或者他的性格。你的爱人离你而去,你自然很伤心。可是你也不能把这份爱强加在焰火身上。焰火不是那个人,他有自己的想法,他有权做出自己的选择......"
  "够了!我不想再听了!"寒冰澄厉声打断悠悠的话。
  "不!你必须听下去,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我和悠悠的幸福!"屈焰火捉住寒冰澄欲塞住耳朵的双手,认真的看着那双澄澈如紫水晶般的双眸。
  "让你做出选择!让你选择悠悠而不是我!让我看着你们二人甜甜蜜蜜亲亲我我!让我尝到付出了这么多,却连一点回报都收不到的滋味!"寒冰澄瞪着病房里站立着的二人,眼中泄出的不仅仅是嫉妒和恨意,还有数不尽的哀愁、苦涩、无奈。
   悠悠鲜红小巧的唇在颤抖着,不知是出于善心的自责,还是对寒冰澄的怜悯,又或是单纯的害怕,"对不起......"
  "你没有必要道歉。"寒冰澄垂下长长的眼睫,他还是没法去责怪一个像绵羊一样脆弱的女孩。
  "冰澄,你要认清现实,我不是你的他,我一直把你当亲哥哥,这只是亲人之间的感情。但是我对悠悠的感情却是爱恋,我很清楚我爱她爱的多深。所以,放弃好吗?别再为难悠悠了。"屈焰火语气变得越来越温柔。可寒冰澄知道这只是软化自己的手段。
  "为什么我对你这么好你也不要我,为什么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却只要悠悠!难道我不够体贴吗?难道我不够温柔吗?我没有悠悠漂亮吗?我没有悠悠聪明吗?还是......因为我是个男人......"
  "都不是。"屈焰火否定了寒冰澄的话,"只是,悠悠是个善良的女孩,还有,我最喜欢看悠悠笑??你从来不曾笑过......"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打响了寒冰澄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酸涩苦辣上百种滋味像潮水一样涌来。屈焰火当然不明白这句话对寒冰澄来说如同在还未愈合的伤口上再砍上一刀。
  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不住的滚下面颊,寒冰澄猛的挣开屈焰火,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沉闷的一响已表明出拳的的力度。"我跟你从此恩断宜绝,你就当从来没有我这个人!"
  屈焰火捂住胸口,环着悠悠说道:"走吧,让冰澄一个人静一静。"
  悠悠担心地看了看蒙在被子里的寒冰澄,然后扶着屈焰火打开了房门。
3  
  水由未拧紧的龙头里一滴滴落在水池中,发出"咚咚"的响声。寒冰澄站在水池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满脸的泪痕已被拭去,淡紫的双瞳暗淡无神,原本就不太有表情的脸上变得更加木然,努力地使自己的嘴角上翘,却看起来像在哭泣。寒冰澄第一次开始讨厌自己这张不会笑的脸。
  只是失去了笑容而已,就能够换来焰火的重生,这个交易不是太划算了吗?当初,冰澄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对方的交涉。现在,却因为无法再笑而失去了焰火。
双手狠狠敲着镜面,伴随着清脆的粉碎声。尖锐的玻璃划伤了手掌,鲜红的血水沿着手腕潺潺流下,滴落在地上,好象听得见哭泣声。
  突然,一阵响亮的门铃把冰澄拉回了现实,他慌忙擦去手上的血渍,跑到玄关开门。
门外站着的就是使冰澄伤心欲绝的元凶。只是那元凶的脸上多了一份忧郁和无奈。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们已经互不相干了。"露出冰冷的表情,连吐出的话中也夹杂着怨恨,冰澄极好的掩盖了内心的喜悦和期望。他希望焰火能说:"我不想走了,我放不下你。"
  屈焰火轻轻地推开门侧身饶过寒冰澄,走到自己原来的房间开始翻东西,"我只是来拿剩在这里的东西。我想也许我们分开住会对你好一些。"
  寒冰澄听到什么东西碎了,洒了一地,一阵风吹过,飘得无影无踪。
  其实焰火不是有意要伤他的,只是不知道怎样才能面对冰澄,解开他的心结。显然,屈焰火用错了方法,并且错的很严重。
  下一刻,寒冰澄就夺门而出。
  明知冰澄已经是大人了,不会做出什么傻事,但焰火还是跟着跑了出去。门外同来拿行李的悠悠见状也尾随其后。不过以她的速度是不可能追上两人的。

  不知跑了多少个弯,在确定焰火没有追上来后,冰澄终于可以喘口气,躲在墙角低低哭泣。"你为什么总是哭,拿出点男子汉的气势来。"自从坠崖事件以后,冰澄常常一个人哭泣,却总被焰火发现。每次,焰火都会对冰澄说这句话,而这话的效果就是--它让冰澄哭的更加厉害了。
  地上的光突然被挡住了,冰澄抬起头,眼前站着三个痞子似的青年。"小妹妹,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啊?是不是男朋友不要你了?来跟哥哥们玩玩吧!"
寒冰澄擦去泪水,怒目而视:"让开!不要挡了我的光线。还有--我不是女的。"
  "呦~口气还不小嘛。长这么漂亮,是男人我也上了。"说完,其中一人就把冰澄摁到地上捉住他的手腕,另一人则开始脱他的裤子。
若是一对一,冰澄也许还应付的过来,可是三个人一起上,反抗也就成了无用功,"不要碰我,你们会后悔的!"
  "放心~我们不会后悔上了你的。"
  "你很快就会后悔刚才说了那句话的。"屈焰火站在巷口,阳光把他火红的头发照得金灿灿的。
寒冰澄忽然感到一阵晕旋,眼前一片漆黑。

  不知过了多久,当温润的液体流过他指间时,寒冰澄才朦胧醒来。屈焰火已倒在血泊中,一边悠悠不停地拍打着焰火的脸,含糊不清的话语中带着哭泣,"焰火,你醒醒呀,我是悠悠啊!求求你醒醒!"也许是悠悠撕心裂肺的请求感动了上天,焰火居然真的睁开了眼。他笑着看着悠悠,抬起无力的手拂去她脸上的泪花,然后转向冰澄,无奈地笑着,"我听他说了,原来--我真的只是一个替身......不过,我仍然感谢你换来了我,让我遇见了悠悠,让我有了梦想,让我可以哭、可以笑,可以感受活着所带来的一切,包括--咳咳--这死亡的滋味......"
  "不许你这么说,我已经报了警,救护车马上就会赶来,你不会死的,只要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我们就可以回到原来的生活不是吗?"悠悠紧紧地抱着浑身上下都是红色的焰火。
  "你......已经知道了吗?" 寒冰澄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少,几乎已显现不出他内心的痛苦。
  "......能让我看一次你的笑容吗?他说,你的笑容是世上最美的表情......"焰火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悠悠还是抱着他不停地哭着。
  寒冰澄愣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扬起嘴角,绽开了银色的微笑。这一刻,天地间的万物仿佛都变得那么美好,温和的银色光芒围绕在身边,没有阳光的刺眼、火光的炽热,月光的清冷。只有那漫山遍野的银色点缀着所有的一切。
屈焰火缓缓地合上了双眼,火红的躯体如尘埃般消散在空气之中,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
几乎哭傻了的悠悠抬起头看着寒冰澄,眼中却不带一丝幽怨,声音平静得如同无风的水面:"焰火总是为你而死。这次,你应该认识到些什么了吧。没有人会恨你,他们这么做都是无怨无悔的。只是......不要再把生命当儿戏了,逝去的人是不会回来的......"
  寒冰澄站起身,慢慢地走过悠悠身边,面对着夕阳眉头紧锁,任凭清风吹散他的长发。
  "已经痛到哭不出来了吗?"一个清亮却又透着魔力的声音从巷内传出,戴着尖顶帽的男子不知何时冒出,斜斜地倚在巷口的墙上。
  "是你告诉焰火他的身份的?"冰澄挽起头发,在脑后绑上了一个马尾,这使得他原本非常女性化的脸庞多了份英气。
"你要报复吗?契约上可没写我不可以把这事告诉当事人啊。"尖顶帽青年扯了扯有些上扬的帽檐。
  "......算了,水火本就不相融,我今生注定与他无缘。"
  "但是,他不是水。他是一块金红色的冰。而你,就是铸就着块冰的银蓝色的冷炎。"尖顶帽青年宛然一笑,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把月琴,道:"要我陪你唱一首吗?"
寒冰澄轻轻侧过脸,露出一个扣人心悬的微笑:"那就来吧。"

想要对你说
不要离开我
风风雨雨都一起走过
孤单的时候
谁来陪伴我
还记得你许下的承诺
天上多少云飘过
地上多少故事成传说
天广阔 地广阔
天地只剩谁能明白我
风中多少花飘落
雨中多少往事成蹉跎
风婆娑 雨滂沱
风雨中你却离开我
   

                                               THE END

 

  文章最后用了《蝶恋》的歌词,大家有兴趣可以找来听听。这是我打的第一部小说,本来是想借这篇文表现配角的悲哀。试想一下,如果悠悠是主角而冰澄是配角(就如每晚黄金时段的情感剧或是最典型的少女漫画)那么象冰澄这样破坏别人幸福的人不就是人人唾弃的对象吗?可惜本人文笔不好,没法把这种情感很清晰地表达出来。最后,感谢来看我的文以及回帖给我的同胞们,祝大家Happy New Year!!!


【火铸冰—圣树】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