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斗魂—唱魂(9)

时间: 2016-06-29 15:38:48 分类: 今日好文

【斗魂—唱魂(9)】

横过左臂,搂住金相成的腰,金相成将头埋在莫尧颈间汲取温暖。莫尧在金相成额头轻吻"没事了,我会在你身边,安心睡吧!""恩。"
"相成,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看见金相成疑惑的眼神之后,莫尧继续说道"不要动,房间里有监视器。"随意的动了动头,让金相成的头发遮住嘴,"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坚强的活下去。"
沉默......
"答应我好吗?不然我会不放心。"
"好,只要是你的要求,我都答应。"
谢谢你,相成,谢谢你这么相信我。
两人相拥而眠的画面是如此温馨,在监控室看着这一切的向承希却是椎心刺骨的痛。
"尧,我们都在这里八天了,为什么什么事也没发生?"
"我们这里的确是风平浪静,但是我们家里那边恐怕已经是乱作一团了。"
"他的目的是同时控制我们两家吗?只绑架我们是远远不够的吧!"
"是。他一定还做了其他的什么,只是我们现在被切断所有外界信息无法得知罢了。"
金相成愧疚的看向莫尧"尧,对不起,又是我连累了你。上次也是我害的你受伤,这次又害的你被绑架,真的,对不起。"
莫尧牵起金相成的手,"傻瓜,他是我身边的人,要怪也是怪我有眼无珠信错了人。应该是我连累你才对,他要下手随时都可以,可是我却给了他一个一箭双雕的机会。"
八天的相濡以沫使得两人的感情一日千里,几乎形影不离。自从那天之后却再也没见过向承希,除了自由之外,这里到什么也不缺。
"咯吱!"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彪悍的壮汉。"主人找,请两位随我来。"
虽然这几天都只是在餐厅与房间来回,没看过以外的地方,但是根据现在行走的路线来看,这栋房子应该和樱家主宅的前花园一样大。被带到一个暖色系的客厅,在明亮舒适的朱红色沙发上坐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
"向伯。"莫尧仍是用以前在樱家看见向易宁的口气向他打招呼。
"小少爷。"向易宁也仍是和以前一样这么称呼他。
拉着金相成坐在向易宁对面,"这位是樱家的管家,也是向承希的爷爷向易宁。平时我们都叫他向伯。这是我表哥,金相成。"尽管知道向易宁清楚金相成的身份,但还是礼数周全地介绍着。
"您好!"金相成明白莫尧的习惯,也尊敬的问好。
"你好,金少爷。"等饮料送上茶几之后,向易宁挥退了所有属下。
"我爸爸那边怎么样了?"莫尧颇有兴趣的开口。
"少爷那边正在全力查找这件事的背后主谋,只不过现在还尚无头绪罢了。"
"凭樱家的势力不可能八天都没有结果,这件事是交给谁去办的?"
"刘介云。"
"怪不得。"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是他接我回樱家的,那天向承希是司机。如果他不是你的心腹,你会这么放心让他参与你们的计划?其实从一开始你们就索定了我。"
"从哪里看出来的?"
"为什么我只受到过樱嘉赫的骚扰?而且第二天就消失了。其他的五个人也不是吃素的,都是您老和向承希在背后替我摆平的吧。"
"果真是很聪明的孩子。"
"可是我有很大的弱点。"
向易宁惊讶的抬头,讶意他的坦诚。一般来说,人,都是很不愿直视自己的弱点的。尤其是聪明人,更不可能在自己敌人的面前坦言自身的弱点。
"向伯,听说向家欠我莫家一个人情。"
"是的,当年我儿子背叛樱家的时候本来是要被樱藤敬处死的。但是因为你父亲可怜我中年丧子,替我求情才幸免遇难。"
"但是他还是背叛了樱家,还建立起了自己的组织,这里就是组织中心吧!"
"是,我儿子好胜心太强。从小就喜欢和少爷比,可是从来没有赢过。又不甘心,所以就背叛了。若不是瀛海求情,恐怕......这是少爷告诉你的么?"
"是,多点筹码总是好的。其实向伯一点也不想背叛的吧!"
"我只是无法忍受再次失去亲人的痛苦。"
"我能理解向伯的心情,毕竟自古忠义难两全。"
看着莫尧清澈出尘的双眸,向易宁一时竟有一种"知己恨晚逢"的感觉。如果不是这种情况,也许我们会成为忘年交也说不定。莫尧,有一点不是我们的计划,从你进樱家门的那一刻起我就喜欢你,感觉就像自己的亲孙子一样,很亲切。我对你的关心,是出自真心。"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我不会让向伯为难的。无论如何,请您在三天内将相成完好无损的送回金家。"金相成听的一颤,莫尧示意他不会有事的,从进来就未放开过的手握的更紧了。随后继续用眼神询问向易宁。
"好,我答应你。但是,三天...可能会有问题。"
"给我一个漏洞,我引开他们的视线,你带相成走!"
看见向易宁犹豫,莫尧再接再厉到"这么多人包围了这里,难道您还怕我真的逃了?"
"好,我答应你。完成这件事之后,我们两不相欠。"
"谢谢向伯。"
"明天下午。"
"好。"
偷偷达成协议后,莫尧牵着金相成离开了客厅。
"尧,为什么这么做?我们一起走不好吗?"金相成急切的看着莫尧。
"这样他是不会答应的。听着相成。"莫尧双手放在金相成的肩膀上,严肃的说"我们必须要自救,你从这里出去后再带人来救我。如果向承希要转移地方的话,我会想办法留下提示,在我们住的这个房间的浴室里。"用口型比了"水箱"两个字。
见金相成会意的点点头,莫尧才放心的笑了。
午夜十二点,莫尧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吹冷风,看着眼前空旷的土地,不禁微微笑了。刚知道的时候自己也吓了一跳,因为没想到这栋别墅竟是造在山顶上的。在自己房间所在的前方,是一个近乎垂直的悬崖。是在暗喻没有人能从这里逃出去吗?向易宁虽然答应明天下午给我一个漏洞,但是也决不可能让我逃出去的,所以他放开的闸门,应该就是我前方这片空旷的土地了吧!看着床上金相成睡熟的身影,眼中的执着更加坚定。
明天,明天开始,莫尧这个名字也将不复存在!
第二天下午,刚吃完午饭不久,向易宁让人带走了金相成。果然和我昨天猜测的一样,房间的前方没有一个守卫。我用三张床单从三楼划了下来,缓慢地向悬崖走去。看着这条路不怎么长,其实也有五百米了吧。我等待着,边走边等待着被人发现,然后相成就可以混乱逃走。
在我离悬崖大约还有十来米的地方,一声怒喝传来"你在做什么?!"
回头,果然是向承希"没什么,只不过是想看看这里的风景罢了。"没有停下脚步,身体仍然不断倒退着,看着惊慌焦急的向承希和他身后大批的保镖不知所措的样子,展露出飘渺的笑容。
向承希开始向前飞速的奔跑,"回来!"
直到向承希离莫尧大约还有十步左右,而莫尧则在悬崖口停下。双方对视,莫尧的眼神却空洞无比。
"尧,不要逼我!"说着,向承希拿出麻醉枪。
莫尧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脸,"是你。"抬起头,眼角已见泪痕"是你利用了我对你的信任。"语气是仿佛只有快窒息的人才能拥有的气若游丝。
凄惨的笑容之后,紧逼双眼,向后倒去。
"不!"向承希发出震撼人心的吼叫声,"其实,我不想你死的。"缓缓道出后半句话。
另一边,金相成坐在车里,却一直关注着山顶悬崖的一举一动,见莫尧跳崖,也惊恐的吼出声来。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快的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这才明白莫尧当日对自己所说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坚强的活下去。"
向、承、希,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三日之后,在山脚下河水的下游发现一具浮尸。因为已经被河水泡得浮肿不堪,所以无法辨认。但是尸体所穿的衣物确实是当日莫尧跳崖所穿之物,而且手上还有一道刀伤的疤痕,(当初为金相成挡了一刀留下的痕迹)经确认,那就是莫尧无误。
樱家召开记者招待会,樱家家主樱藤敬表示,其养子莫尧是被绑架后撕票而死,希望警方能够给自己一个满意的交代。不论动用多少人力,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匪徒绳之以法。
清明--
"爱子莫尧之墓""父樱藤敬立"
在摆满鲜花的坟墓上,贴着的是莫尧难得一见的真心笑容。在场面隆重而盛大的一天里,莫尧渡过了他的第一个忌日。
时间就像是冲刷记忆最好的溶剂,不知不觉,地球也已经绕着太阳匆匆转了四圈。
机场内--
"影熙,我们直接回家吗?"洛翳询问着眼前的白衣男子。
"不,再过几天就是清明了。替我安排好饭店,三天后我要去祭拜他。"
"是。"看着眼前的男子将长发随手扎出个马尾来,轻灵的动作,绝美的眼眸,完美的脸旁,一时竟看得痴了。实在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才会有如此气质吧!
"走吧。"随着美妙的声音传入耳朵,才唤回自己又不知飘向哪去的神志。
洛翳替樱影熙遮挡去前方无数路障,这才平安到达大厅。没办法,谁叫他的主人太出色了呢?那是一种无论男女都会被吸引的美。

第二十三章
干净清爽的马尾辫,米色高领休闲装,下着米色皮裤,米色的牛皮靴,外镀水银防紫外线的墨镜。樱影熙来到目的地--一座气势恢弘的坟墓。上面刻着"爱子莫尧之墓",弯腰,放下手中的十一朵黑玫瑰。
就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也引得周围前来扫墓的人纷纷为之侧目。这样的男子,世上罕有。墨镜虽然不多不少,正好遮挡了他三分之一的容貌,使人看不清,却更添神秘。虽是浅色系的装束却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白皙,放下花束时偶尔露出白皙的左腕上那串色泽浑厚的紫水晶更添妖异。纤细的骨架,完美比例的身材,绝对可以堪称上帝完美的创造之一。
"影熙,樱家来人了。"洛翳走到樱影熙身边说到。
"让他过来吧。" 樱影熙仍是站在墓前没有动。
"是。"
"您好,懂事长让我过来再确认一下。明天上午九点的上市公司懂事会会议......"
"我会去的。顺便回去告诉他,就说我明天回去。"
"是。"
第二天,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二十楼--
樱影熙靠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冷漠的看着川流不息的来往车辆和人群,"真是既熟悉又陌生啊。"
"咚、咚。"
"进来。"
"影熙,醒啦。你的衣服已经送来了,筛选到最后只剩下黑与白,我实在不知道你想穿哪套。"
"白的。"
"是,知道了。" 说着,洛翳把衣服从里到外,平整地放在六尺大床上。
"现在几点了?"
"十点四十五分。"
"会议室是在十八楼吗?"
"是的。从九点起你的贵宾专用电梯就已经在等候了,是昨天刚刚造好的。"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是。"
穿上洛翳为自己精心挑选的小西服,看着镜中一身雪白的自己,西服的设计很贴身,把身材与气质都完美的描绘出来了,干净利落的马尾,使自己显得很精神。
"我们走吧!"走出房门,樱影熙对守侯在门口的洛翳说道。
今天是上市公司董事会会议,在这次会议上爆出一个惊人的消息,那就是--樱氏财阀的总裁,樱藤敬竟然要退位!而且会在今天的会议上将他的继承人,也就是下一任樱氏财阀的总裁介绍给大家。先不说樱藤敬年纪还未满四十岁就退位这已经令人称奇。他的养子于四年前已经身亡,之后便一直没有专心培养过接班人,现在却突然说要退位,那么这继承人是从哪冒出来的?更令人好奇的是,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樱藤敬放心的退休将这个自己得来不易的位置让给他?
一切的疑团今天就会揭开,所以,各大上市公司的主人也纷纷将自己的第二代接班人带来参加会议,以便认识这个新懂事长。
从上午九点开始会议,现在已经将近十一点。由于最近"天下太平",所以会议也将临近尾声。可是传闻中的消息却一个都没有发生,正在众人怀疑自己所得到的情报是否正确时,任启明来到樱藤敬身边附耳说了两句,随后离去。
"各位,相信大家或多或少听到了一些风声。是的,我要退休了。接下来为大家介绍我的继承人。"樱藤敬凌厉的眼势逐渐放柔,语调平和的说。
"懂事长,少爷来了。"任启明带领着樱影熙来到这偌大的会议室。
众人屏息等待着他们的新懂事长,隐约看见门口有一个纤细的白色身影......
金相成、金哲儇、曹祈霆、向承希,四人不知为什么心越跳越快,快到不能负荷,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自从莫尧死后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兴奋的感觉了。
淡淡却很漂亮的眉,灵动如水的眼,隐约泛出紫色光韵的眸,俊挺的鼻,浅肉色的唇,完美的脸型和下颚曲线,清冽淡雅逸出圣洁的气质,整个人如风般飘渺,好似画中的凌波仙子。美,不属于单纯男人或是女人的美,是一种中性的,可以吸引任何人目光的美......
"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樱影熙。"无数道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其中有两道最为炙热。淡漠的对众人一笑,在樱藤敬身边坐下。
那张脸,绝对是在梦中相伴自己无数不眠夜的容颜,没有想到还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再次见到,是上帝给自己的恩赐吗?
"那么,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散会吧!"
樱藤敬此言一出,众人一拥而上,除了那四人之外,还有无数年轻一辈的少爷们想要结识这位"家世"与"美貌"并重的总裁。可是,在他们前一步,洛翳已经将他们和樱影熙彻底隔离。
"走吧,翳。"很动听的声音,淡淡的吩咐着,没有看任何人,平静地与樱藤敬并肩走出会议室,
樱影熙仍是能感觉到,直到自己走进电梯的那一刻,视线仍紧紧地跟随着自己。
电梯内--
"怎么样?真的已经准备好了?看他们的样子相当吃惊,好像要把你吃了似的。"
"既然回来,就说明我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当年...那具尸体确实模仿得很像。"
"你长的越来越像你父亲了,甚至比他更美。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冒险的事了。你是他留给我最后的宝贝,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伤害。"
"为了弥补你当初没有守护好他这个过错,这些年,你已经对我很好。爸,不要再自责。"
"我老了......"
"放心的好好休息,有时间就渡个假,这里一切有我。"那是淡泊得有些...残忍的目光。
"洛翳......他会就这么一直跟在你身边么?"
"当一个人在万劫不复的时候,突然出现了点亮你希望之灯的人,这种恩情和信赖,是无论如何也抹不去的......爸,我也累了,如果我这辈子注定要被背叛第二次的话...我也不想再反击了。"
"相信自己的眼光。"
"恩。"

第二十四章
墨黑的天空中,点缀着点点繁星。在这朗朗星空下的空气似乎也透着令人写意的舒爽,不冷不热的温度,树木林立的绿化带,和风习习,吹去一天的疲劳。
现在是二十二点整,在西郊,正举行着一场令人兴奋的比赛--SCI13对IR90。听说双方均是各霸一方的帝王队,而且都很年轻,说今天的比赛是不败神话保持者的对抗也不为过。虽然撑腰的后台是同一个,但是两人却从未赛过。一个称霸边东,一个独霸边西,今夜,终于就是他们的决战之夜!而且听说,在山道终点之上,也是夕清山半山腰修建的观台里,坐着他们的老大。在这样一个老大观战的赛场上,还有什么是不能让人兴奋的呢?
正式比赛已经开始,大马哈红的SCI13缠上粉黄色的IR90,越演越烈,却始终不能分出胜负。众人欢呼着、尖叫着,看着眼前两辆为搏主人欢心而拼死一搏如火箭般疾速飞驰的赛车,心中无限感慨,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拥有一辆这样昂贵的车......一道暗风闪过,好像黑暗中的流星,那是......一辆车?一辆开得如风般随性、畅快的车,一辆誉满全球"雪狼"公司限量发行的极品珍藏版JAY732!
华丽的车身,优美的弧度,四轮驱动,三百二的马力,如此完美!没想到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睹心中想望已久的风采。
一阵阵电流淌过全身,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魅力,那辆车,决不只是外表完美而已,那个开车的人,已经成功引起在场每一个人的兴趣,包括,观望台内主坐上端坐的那个人。
JAY732离SCI13和IR90越来越近,简直势如破竹!观众们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会出现一辆这样的车,只知道现在的情况是他们马上将进入发夹弯,就在入弯口,在大家同时漂移的时候,那辆黑色JAY732如幽灵般作出了闪电漂移,仅仅是一瞬间,已经确定他比那两辆车更为优秀的事实。
"可恶!"SCI13的主人似乎非常气愤,因为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的闯入,非但没好好跟IR90赛一场,而且还两人同时被打败,还是在老大面前,真是太没面子了! 下车,来到那辆JAY732面前,本想揣他的车门的,但是却在一刹那石化......
一双如幽灵般飘荡在地狱的紫色灵眸,白皙且细腻得像丝绸般的柔美肌肤罩在只有希腊神话中才可能出现的完美面容上。除此之外,身上的黑色皮衣已经和黑色系的车厢融为一体,再无法将视线挪开...好美的人...仿佛地狱中的天使一样,深邃......
"我找你们老大。"魔鬼的诱惑般魅惑的嗓音。
"厄......是,他,他在......"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听从他的话。却见他们的老大不知何时已经向他们走来。
JAY732的车门打开,黑色的牛皮靴,黑色的皮裤,黑色的贴身皮衣,黑色的长发,黑色的瞳孔,白皙的肌肤,一个只有黑与白,美得令人窒息的少年......
魅惑的神采,邪美却纯净的笑容,从没想过两个极端原来也可以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如果他现在是一身白衣,一定就是最美丽的天使。
樱影熙的嘴角扬起一个美丽的弧度,"顺辉,好久不见!"
"......"无尽的沉默。
"不会是不记得我了吧!"
"雅暂。"
"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似乎陷入无尽的回忆,嘴角却扬起一抹无奈的笑。
"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容易死,可是当时我用尽了一切力量也没能找到你。"尹顺辉抱歉的说着。
没有语言,一个眼神就可以明白对方的想法,一个深切的拥抱,透着朋友间明亮的肝胆相照。
靠在车边,喝着手上刚买来的红茶,樱影熙悠闲的说:"顺辉,你还是不能忘却吗?一年了,还是无法释怀?"
"我们的感情,你是知道的。从很小的时侯起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很冲动,却也很坦率。每当我看见他高兴时眼中绽放出的光彩,就忍不住被他深深吸引...可是我却再也看不到了..."尹顺辉停顿了一会儿,重新整理情绪,"所以我在等,在他的葬身之处等待"他"再次出现,驾驶着他最心爱的V86......"刚毅冷酷的脸部线条放柔,露出一种叫做追忆的神情。
"等待吗...可是,人是没有替代品的。顺辉,你是想等待一个和他驾车感觉相同的人吗?唯一的阿奇不在了,多少仿制品也代替不了他的灵魂。"
"该死的赛车!我痛恨赛车!是它,是它夺去了我最爱的人的生命,我恨它...恨它..."哭了,伤心欲绝的哭了,这也是自从古奇死后尹顺辉第一次哭。
"顺辉,有没有听过一个传说,据说只要站在月光下,死去的人就能看见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来找你吗?因为今天的月亮...是没有杂质的..."
看着尹顺辉从树阴下走向月光,樱影熙继续说道"只有能够以最宝贵的生命作为代价的人,才有资格奔驰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看向尹顺辉,见他对着月亮发呆,"顺辉,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了。答应我,不要总是在痛苦里反复轮回,今生,除了哀悼古奇,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你去做。"
"唯一的朋友...雅暂,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那时我们虽然都被你的光华所吸引,但是我也没忽略你眼中的孤寂。你总是把身边的人很明确的分类,决不跨越雷池一步,这样,会很累的。"
"这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也是我的本能。"
"那么,相成、向承希和曹祈霆又都是什么身份呢......"
"祈霆是校友,承希是以前的朋友,相成是哥哥,也是我唯一觉得亏欠的人。相成,他,还好么?"
【斗魂—唱魂(9)】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