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斗魂—唱魂(8)

时间: 2016-06-29 15:38:48 分类: 今日好文

【斗魂—唱魂(8)】

樱藤敬专注的注视着秦雅暂,眼中透着不知名的情愫。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他不会就此罢休的,不然他怎么会有今天的地位呢?他惊奇的是秦雅暂的语气如此动情,仿佛这一些自己都经历过一样,虽然字句平实,但是眼神中深邃却又似清澈在闪闪发亮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这件事我已经处理掉了。至于你的母亲......"
"不是普通的妓女吧......"
"恩,她叫金婉钰。"
"......"果然姓金!心中的石头放下一半,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是金氏企业的二小姐。"
"她也被下了药么?"
"没有,她是真心喜欢瀛海的。所以她是心甘情愿的。在怀了你之后,金家为了顾及脸面要她打胎,她不肯,一个人离家出走在外面生下了你。后来被家人找到,带了回去,两老又舍不得杀死自己的亲外孙,所以瞒着她把你送给了别人。"
"那...她后来呢?"尽管事先已经作过调查,但是亲耳听到如此详细的过程,声音还是忍不住有些颤抖。
"死了。在知道你被送走后,气急攻心。她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本来就身体调养得不好,再加上这个刺激,数病齐发,就去世了。"
"谢谢你用了如此礼貌的字眼。"依樱藤敬这样的性格,更何况对方又是曾经动过自己的人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帮助那个阴谋顺利实施间接害死莫瀛海的人。他用如此平淡的话语来叙述,并且没有半点不雅字眼的出现,就凭这一点,我就该感谢他了。
"金婉钰的哥哥,你的舅舅,也就是现任金氏的主人金建权,他来向我要人了。"
"也真奇怪,这十四年间你们都不闻不问,怎么现在又都要找我了呢。既然当初不要我,现在又来要人做什么?"我顾做轻松地说,但我相信我的表情绝对没有出卖我。
"别装傻了!你不是故意这么做的吗?听说你三个礼拜前还为你的表哥金相成挡了一刀。别告诉我,你的宗旨是助人为快乐之本。"说着,眯着眼睛危险地看着我。
"那是情况所迫,当时如果没有我受的那一刀,再这么继续缠斗下去说不定我们都会被打成内伤。"
"听说你还在金建权面前展露了你的智慧,弄得他现在对你满意得不得了,出于对妹妹的亏欠,他想把你接进金家。而金家两老也极其希望你回到金家。"
"哼,他是希望我回到金家帮金相成的忙才是真的吧。"
"以金建权的为人一定是得不到就毁掉的类型。如果你不肯回去,你就不怕自己人身的安全么?"
"金家虽然是金建权掌权,但是我亲爱的外公外婆都还健在的吧!那两只老狐狸会这么由着他乱来?女儿已经死了,难道看着外孙也死在自己儿子手中?"
"你怎么知道当初派人把你送走的就是金建权?"
"猜的,毕竟是自己外孙,交给别人办不放心。"
"你就这么有把握两老会护着你?"
"到时候在他们面前叫声外公外婆,是人的都会感动,更何况我救过他们的孙子。"
"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你策划多久了?"
"不需要策划,就算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始终是最大的变数。要达到目的,捷径固然好,但是将期待加注在一个计划中未免太愚蠢,有时候尽管会走弯路,但是却能够平安到达终点。我想这就是"笑到最后的人才是赢家"这句话的真谛。"
"好一个秦雅暂。那么,说说你的设想吧!"樱藤敬眼中流露的是无限激赏。
"我是不会回去的,以前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提醒他们还有我这么个人存在。过几天,你就当众宣布我正式为你的养子。从今天开始,再也没有秦雅暂这个人了,我叫莫尧。"
樱藤敬心道:这孩子果然心思缜密。只要我认他做了义子,他就可以解决在樱家主宅的问题,不单可以自由出入,而且也不必和另外五个人争夺继承人的位子。因为樱家家训"樱家的继承人只要能力强就行了,但是却必须是樱家血脉!"现在他姓莫,这样他就可以省下不少力气。而金家那边虽然希望他回去,但是遮掩了十四年的家丑又怎可轻易外扬?莫尧这个名字既不姓樱,也不姓金,双方家长却心知肚明。他还可以借用莫尧这两个字来降低别人的警戒心,因为在别人眼中进了樱家门却不姓樱无非是大傻一个。但是如果这也只是他播种的众多计策中的一个的话......如果他的真正目的是......那就太可怕了!
"咚、咚、咚!主人,少爷,该用早餐了。" 向易宁在门外说道。
"知道了。"应了一声,转而看向我,"就按照你的意思办,我们走吧。"
来到餐厅,长长的桌子上大家都坐得端端正正地等待樱藤敬的到来,看来他们都非常紧张,很想在樱藤敬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在他们看到走在我前面的樱藤敬后显然非常高兴而又紧张,但是在看见我之后一张张脸却都沉了下来。这也不能怪他们啦,我当然知道和樱宅的当家主人一起出现并来吃早餐对他们而言造成了什么影响。
"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的养子,莫尧。"
"各位,我是莫尧。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能够更加和睦地相处。"我做了一个类似初次见面的介绍,他们的眼神充满惊讶。
入坐后,樱藤敬宣布开饭。而其他五人的脸色更是在不断变换着。

第二十章
樱宅--
一个热闹非凡的夜晚,一个汇聚各地英豪与时尚、政界、商界名流的夜晚,樱家主宅就如同黑色深渊中的夜明珠一般璀璨夺目。
装饰一新的宴客厅中,在这尽显高雅与前卫的地方,上流社会的名人异士们觥筹交错,攀谈之声源源不绝于耳。
就在这样热烈的气氛中,莫尧身着一袭白色ARMANI西装,手拿高脚杯,站在最容易被人忽视的角落百无聊赖地观察着眼前的绅士和贵妇们。
门口的迎宾台前,刚刚把邀请函交给迎宾小姐的洛翳便离开父母,寻找自己的交际圈去了。像他们这样的名门之后,建立自己的交际圈是很重要的。尽管父母会引见几位重要人物给自己认识,但是年纪尚轻的第二代的接班人也应该有属于自己年龄圈的交际网,所以也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汇聚上流人士的大本营里,实在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洛翳从容地游走在众多宾客之中,从小学习的礼仪和交际技巧得到了极好的实习机会。就在和另一位年纪与自己相仿的企业接班人交谈的时候,游移的目光无意间瞥见一个失落的地方。那个角落的确很容易让人忽略,实在没什么好特别的,但是那里却站着一位,确切的说是背靠在墙壁上,集庸懒与高贵于一体的美丽少年。真正摄人心魄的不单只是那张罕见的漂亮脸蛋,更因为那双如黑珍珠般闪耀,如水般柔和,看似清澈透明却又深不见底的眼睛,偶尔一转,让人心神荡漾,风情无限。整个人的气质儒雅中透着不凡的贵气与圣洁,让人无法移开视线,想必能够拥有如此灵动非凡眼眸的人必定非池中之物。特别是在这样的宴会上,哪一个人不是各显神通的吸引别人注意,拓宽交际圈?他却独自一人暗暗躲在一旁,洛翳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站在角落的那个人好像从没见过,不知金大少可知道此人的来历?"洛翳询问到。
那人随着洛翳所指的方向看去,顿时一震,视线竟再也无法移开。口中喃喃道:"秦雅暂,是雅暂!"随后,兴奋地向莫尧走去,把还站在身边的洛翳忘了个干净。
洛翳也不生气,见金哲儇认识那少年,便也趁机跟在金哲儇身后,也好借此机会认识对方。
"雅暂!"金哲儇热络地打招呼道。
莫尧仍是不动,微微一笑,"哲儇,真高兴再见到你。"
见两人熟识,洛翳也开心。本以为要认识这么个高傲的美少年必定会花一番工夫,没想到金哲儇就是最好的通行道。
"这位是......"
见莫尧将视线转移到洛翳身上,金哲儇大方地介绍道:"这位是洛氏集团的大少爷。"但很显然,金哲儇是有所保留的,他不希望秦雅暂跟太多的商界人士有交往。勾心斗角,不适合看起来很单纯的秦雅暂。
伸出右手,道:"初次见面,我是洛翳。"
"你好。" 莫尧也伸出手。
两手相握,如一股电流访遍全身。手中那只白皙、修长的手柔若无骨,紧质柔滑的肌肤可谓极品,洛翳有一种不愿再放开的冲动。绚丽的灯光映衬在莫尧的眼中,竟然绽放出妖异而神秘的紫色光芒,若隐若现,如风般飘渺,迷幻而不真实。
金哲儇打断他们的对视"雅暂,听说你为相成挡了一刀。严不严重?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
莫尧轻轻摇头"没什么,已经好了。"
听到这话,洛翳顿时黑了半张脸"有没有留疤?"一想到那如上等丝绸般触感极佳的白皙肌肤上会留丑陋的疤痕,就心痛不已。
"还有淡淡的痕迹,再精心调理几天应该就会消失的。"莫尧淡淡地说。
洛翳略微皱眉"应该?"
如果说一个人站在那里是一个不易发现的角落,那么三个人站在那里就绝对引得起人注意。特别,还是那么出众的三个人。
"雅暂!"
回头,看见的是金相成。
"相成。"
金相成不顾另外两人的视线反对,就径自勾住莫尧的手臂。"你怎么在这里?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呢!"
"为什么这么想?"
"自从那天你离开我家之后,我每天放学都在校门口等你,可是总等不到你。你同学说你每天只上几节课。打电话到你家,说是被停用了。到你家,邻居说是搬走了。急得我到处找,找不到,就在你校门口守株待兔,可是每次都等不到你。"金相成急切地说着,看得出来他的激动和兴奋。
"我知道了。" 莫尧轻轻握住金相成的手,"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你不是最讨厌酒精的味道了吗?"金相成疑惑的问。
"你要不要尝尝?" 莫尧把手中的杯子给金相成。
金相成当然不介意和莫尧用同一个杯子,接过就喝"红茶?"
"对啊,味道不错吧!"
旁边两人近乎石化,金哲儇不明白弟弟什么时候和秦雅暂这么好了,洛翳则用看敌人的眼神看金相成。
再次打断他们的是另一个陌生的声音"雅暂!"
"祈霆。"
"他是曹祈霆,我同校的同学。"莫尧介绍到。
"冯氏的二少爷,虽然不是直系亲属,但是却被誉为最有可能接任冯氏的接班人。很高兴认识你。"洛翳刚刚说完,莫尧便道"原来如此。"
"雅暂,我不是故意瞒你的,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曹祈霆心急地解释到。
"没关系的,我又没怪你。"
"那就是樱氏的五个接班人吧!果然各个高傲,是急着拉选票吗?"金哲儇看了一眼正在五个不同地方与名流交谈的樱家人。
"今天是樱家主人为介绍他的养子开的宴会,可是这么久了,怎么也不见那个养子出来露个脸呢?"金相成虽是这么说着,但眼神却不离开秦雅暂。
"听说那人姓莫,不姓樱。" 曹祈霆也有些好奇。
"我也觉得奇怪,既然是养子,而且还大摆宴席的介绍,为什么不姓樱呢?难道是这个养子不争夺樱家主人的位子?"洛翳也表示他的疑惑。随即看见金相成看着秦雅暂贪婪的目光,又道:"雅暂,你是和谁一起来的?"
此话一出,大家皆好奇地看向秦雅暂,莫尧仍是淡淡地说:"和我父亲。"
能来这里的人非富既贵,而且背后都有着强大的势力,雅暂出生普通家庭,单单他这身价值不匪的西服就是普通人家几个月的工资了。金相成虽然疑惑,但也没有直接说出来。
"尧,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身着黑色西装的向承希悄悄来到莫尧身边,其实向承希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莫尧身上。
"好。"四人收回目光,均看向秦雅暂,莫尧说道:"我先离开一下。"
众人只能无奈的点头。
"为什么向承希叫他尧?"识人广泛的洛翳疑问到。
"尧是雅暂的小名,只有他的家人或长辈才这么叫他。"金相成为他们解答疑惑。
"向承希也不是简单人物,雅暂和他如此熟念,该不会是......"
"各位,很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宴会。今天正式向大家介绍我的养子,莫尧。"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屏息观望那如天使一样的人儿。
洛翳明白,今天,他所打开的,是整个宴会厅中,最好的交际网。
第二十一章
天狼中学校长室--
"我已经接到你父亲的通知了。"
"要我转去一班吗?"
"是的,我已经替你都安排好了。"
"我想休息几天,下星期一再来上学吧。"
"好,下星期一我会在校长室等你。听说你父亲打算在你念完国中后送你去英国?"
"是的。"
出了办公室后,莫尧边走边欣赏这他还未好好看过的校园。有些事是一定要做的,我不能想象如果我不做这些事的后果是什么,也许是我失去了唯一的信仰。觉得自己很孤独,人生就像是一条单行道,没有人可以和你永远做伴。我不是神,尚且不能冲破缠住自己的网格,所以便只能在网中挣扎、求生。后果便是,要么我拉断所有网线,取得自由;要么我被捆死在网笼之中。所以......我要习惯这分寂寥,在我离开这里之前,我会先掌握那个人。
"尧。"刚走出教学大楼,身后就传来金相成的声音。
"相成,你怎么在这里?不用上课的吗?"莫尧有些惊讶的盯着金相成。
"我从家里偷偷跑出来的。"
发现金相成的脸上有异常的红晕,"啊?没上学?身体不舒服吗?"说着就要去摸金相成的额头。
金相成趁机一把拉住莫尧的手,"我都知道了,你是我堂弟对不对?而且爷爷奶奶也很希望你回家的,你为什么不回来?"
"相成,你好烫,一定发烧了,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看着金相成摇摇欲坠的身影,莫尧心中一阵不忍,轻轻的抱住他,一手环在他的腰上,一手在背上慢慢安抚。
"我不要,不要,我不要去医院。我要你跟我一起住,我要你回来。"金相成撒娇到,此刻的他看起来就像是无助的孩子在乞求父母给他一样最心爱的礼物。"相成乖,我们..."话说一半,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不好!有杀气!莫尧被金相成紧紧抱住,就算在精神上来得及反映,在身体上也已经无力回天。一阵晕眩袭来,眼前一片黑暗,在倒下去的时候,十指缠绕,手,紧紧握住。如果说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对不起一个人的话,那个人一定就是你。
等莫尧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一个昏暗的房间内,缓缓睁开双眼,第一感知就是自己被绑架了。所以,身体没有动,只是一边暗自使力,查看身体是否还能动弹,一边用逐渐适应黑暗的眼睛寻找房间内是否有监视器。
这是一个装饰简洁、大方的卧室,房间的颜色也只有一种。白,永无止尽的白,白得和自己在樱家住宅有得一拼。正在莫尧思考自己目前的处境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人,是莫尧最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见的人--向承希。那么,就是你背叛我的喽。
"承希,是你吗?我怎么了,好难受,浑身无力。"莫尧求助的望向向承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起来异常惹人怜爱。
向承希走到床前,温柔的抱起莫尧,"有我在,没事了。"转身便往外走。
"我们要去哪里?"莫尧温顺地问。
向承希柔柔一笑,"我们当然是去吃饭啦,你不饿吗?""是哦,自从早上吃了顿早饭之后就没吃东西了,再不吃,可能又要胃痛了。"看向向承希的目光充满信赖。
走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我们来到一个巨大的长方形餐桌前,两旁站立着六位女佣,"少爷!""恩。" 向承希略微点头,宣布到"可以开饭了。""是。"
向承希把莫尧放在一个很柔软的特制白色坐椅上后,也在莫尧身边坐下。不一会儿,菜肴就纷纷端上了桌。莫尧也因为隐隐作痛的胃而开始努力进食。向承希到没怎么吃,在一旁替莫尧剥虾壳,然后看着他吃下去。知道莫尧不喜欢辣椒,就用刀叉替他把辣椒丝一根根剔除。
在莫尧吃饱之后,向承希又把他抱回刚才那个全白的房间。把莫尧放在躺椅上,拉开白色窗帘,竟然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躺在躺椅上的莫尧轻轻抚摸身下珍贵的裘皮,看着向承希在月光的映照下,英俊邪美的身影。可惜,是我疏忽大意了,自己说到底不过是个十四的孩子,还是太嫩了......
向承希来到莫尧身边,再次轻柔的将他抱起,自己躺下身去,让莫尧躺在自己身上。
"承希。"
"恩?"
"你是怎么救下我的?看清绑架我的人是谁了吗?"
"他们已经死了。"
"你杀了他们?"
"他们不该在你手臂上留下这个。"轻轻抚摸着莫尧的手臂上一条淡淡的血痕,双眼绽放出嗜血的光芒。
莫尧不觉轻颤,现在这个向承希绝对不是樱家的那个,太可怕了。"怎么了?冷吗?"更加的抱紧莫尧。
"那么,相成呢?他还在发烧,你看见他了吗?"
向承希微微皱眉,"他对你来说很重要么?"
"他是我哥哥。"
"只因为他是你哥哥吗?没有其他原因?"虽然看向莫尧的目光仍是很温柔,但是莫尧却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压迫感。看着自己手臂上的血痕,如果现在说"有",那么相成一定会马上死无葬身之地吧!
"没有其他原因。"
啪!一瞬间昏暗的房间灯火通明。莫尧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疑惑的看着向承希,只见向承希盯着书柜,嘴上扬起一个令人寒栗的弧度。
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书柜不知到何时已经打开,里面是一个小密室。而站在密室里的,正是金相成!陪伴金相成的是无限悲哀与受伤的眼神。向承希是故意的!
愤怒!愤怒!还是愤怒!但是莫尧表面上还是很高兴的表情,,马上从向承希怀里跳出来,走向金相成,"相成,你怎么在这里?烧退了没有?有没有受伤?"边说边伸手抚摸金相成的额头。在伸手的一瞬间,挡住向承希视线的时候,莫尧无声的蠕动嘴唇。
尽管金相成绝望伤心,但还是看清了莫尧的口型--相信我。


第二十二章
"我...我没事。"金相成楞楞地回答着,看向莫尧的目光却是贪婪的。
"烧好像也退了,没事就好。可是看起来还是很虚弱呢!承希,就让相成和我一起住吧!"莫尧笑着用眼光巡视周围,语气中完全没有请求或者征得同意的感觉,却是一种通知。
向承希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行!"
"为什么?"
"我会派专人照顾他的,你自己也很虚弱,就好好休息吧,不要为这种事操心了。"
"可是..."用可怜而无辜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向承希,好像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可是...他是为了人家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嘛~~~~你就让我跟他一起住,让我照顾他好不好?"
看着莫尧现在的样子,向承希心尖一动,知道这是莫尧在向自己撒娇。平时这招也是百试百灵,凭他这么聪明的头脑,也许已经猜到将他绑架的人就是自己,既然他现在还在装傻,那么自己也不宜将那层薄薄的纸捅破。毕竟一旦撕破脸,也就...回不去了。
"那好吧。"无奈的妥协,自己还是不想失去他吧,本来就想好要利用他的,为什么现在却会变成这种心情,在什么时候,自己对他的依恋竟变得这么深。"时间也不早了,先休息吧,我先出去了。"带上保镖、女佣,待一大群人出去后,房间才算是安静了下来。
关上所有的灯,只留下月光的照明。莫尧慢慢走向金相成,"你还很虚弱,梳洗一下早点休
息。"
"恩。"没有提任何提问,金相成走向浴室,却没有看见莫尧在其背后蠕动的嘴唇--对不起。
两个人躺在床上沉默的看着天花板,没有语言,没有声音,周围死一般的寂静。莫尧正在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事,突然,一股温暖包围了右手。那温暖的源头却在颤抖,反握住金相成的左手,两人的目光同时看向对方。
侧卧看着金相成的脸,莫尧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心感。"相成,那天我晕倒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不太清楚,当时人昏昏沉沉的,后来也被人打晕了。醒来的时候在一个陌生的房间,生怕你出什么事,但是又没有力气离开。吃了一些退烧药,被强灌了一杯水就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被他们带到了那个密室,然后就看到......"
【斗魂—唱魂(8)】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