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斗魂—唱魂(7)

时间: 2016-06-29 15:38:48 分类: 今日好文

【斗魂—唱魂(7)】

五个小时后--
秦雅暂硕果累累,他买了四个系列的套装,六十七件上衣,五十九条裤子,三十二件外套,十八套睡衣,五十套内衣裤,三十双鞋子,四十双袜子,九条围巾,二十三副太阳镜,四支润唇膏,七块手表,一支手机。购物宣告结束!
"你用得着连内衣裤也买吗?爷爷会替你安排妥当的。" 向承希有些受不了的说,虽然是不用他们自己拿啦,而且看着千变万化的秦雅暂出现在自己面前也确实很养眼。但是......
"可是我喜欢自己打点一切,包括最细微的地方。"
"可是你也不用一次性把春夏秋冬的衣服都买齐吧!"
"这样干脆啊,难道你有空经常陪我来购物?"
"饶了我吧!但是你还在长身体啊,这些衣服总不能穿一辈子吧!"
"所以这是我一年份的衣服啊~~"
"......"无话可说的向承希本来还觉得秦雅暂这个人应该还挺好了解的,但是为什么他做出来的事总是这么的让人难以看透呢?"你是我所认识的人之中唯一一个可以和女人比赛逛街时间的男生。"
"逛街并不只是女人的专利啊!"
看着眼前笑得甜如花一般的秦雅暂,向承希觉得这个人搞不好有双重人格也说不定。明明就是胆大心细,观察力强得不得了,但是在购物的时候却偏偏流露出孩童本性,不仅丢三落四而且在看见自己满意衣服的时候还会天真地拉着他问好不好看。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秦雅暂很、诱、人。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去吃晚饭了。"
"是啊,应该正好赶上。"
两人开着空空荡荡的跑车回家去也,那么秦雅暂今天的丰厚收获呢?看见了没?在他们跑车的后方跟着的那辆大卡车,里面可是装载着整整十二个大木箱哦!
回到樱宅,向易宁已经在门口等候了。"小少爷,你回来啦,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请到餐厅用餐。"
"谢谢向伯!"秦雅暂热络地给了向易宁一个大大的拥抱,表示他今天的心情很好。
来到餐厅,秦雅暂就感到一股激烈的狂风向自己袭来,如果说午饭的时候是各种各样的眼神的话,那么现在则是统一的愤恨、暗杀的眼神。尽管只不过是一个下午,而且还是一个他不在家的下午,就让他们起了如此巨大的反映,一定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他边想边走向中午吃饭时离主坐最远的座位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那个位置已经有人坐了。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向易宁,向易宁只是笑笑说:"小少爷,你的座位在这里。"
看着向易宁放在椅子上的手,秦雅暂大概明白发生什么事了。那是离主座最近,右边的一张椅子,应该是代表着除主座之外最接近核心的人。主座是樱藤敬的位子,那么...怪不得...
秦雅暂礼貌性地对坐在自己"以前"位子的少年说了声"对不起",在成功地做出万分愧疚的表情后,向自己的新座位迈进。
妒火中烧,感觉就像待在火炉里的孙悟空一样倍受煎熬。可是,孙悟空是金刚不坏之身,所以秦雅暂仍是像感觉不到那些火气一样,独自优哉游哉地坐下,优雅地对向易宁璨然一笑,向易宁便宣布开饭。
和中午的情形一样,秦雅暂举止优雅地品尝着美食,脸上还露出特别满足、幸福的表情。这到让在座的其他六位"少爷"觉得吃惊。本来以为来了个厉害的对手,没想到对方根本没将自己放在眼里,不过这是中午时的感觉。现在看来,对方似乎还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径自地享受着眼前的美食。
能够到樱家主宅来的孩子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相信别人的人,他们仍在观察,观察秦雅暂究竟是真的本性如此还是装模作样的想解除他们的戒备心。可是一连几天下来皆是如此,大家对他的眼神又恢复了,不再是强烈的嫉妒,而是根本不放在眼里或是鄙夷、看白痴的眼神。
"你演戏也演的太好了吧!连我都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了。" 向承希用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笑得像白痴一样的秦雅暂。开始有点怀疑这家伙本来就是白痴,那次的聪明只不过是被撞到头罢了。
"你在说什么啊?" 秦雅暂仍是专注于眼前的动画片"Tom and Jerry"。
"别装傻了好不好!" 向承希不喜欢秦雅暂用对外人的那套来对他。
"可是我真的没有装傻啊。"把电视机的音量调低一些,秦雅暂转过头,认真地对上在他身边直视他的眼睛"现在樱藤敬还没有回来,我根本就不需要表现什么。"
"可是樱宅上上下下都是眼线,你现在表现出这付白痴样,让他们怎么来投你一票呢?"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他们知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并不重要,只要樱藤敬知道就行了。我相信,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让他领养我,那次谈话他一定是躲在某个地方看着我。这样,就够了。"
"你手上还有我不知道的筹码对不对?"这句话向承希讲得非常肯定。
"对啊,被那个背叛我的人调教出来的一切就是我的筹码。"轻描淡写地说着,好像这都不关他的事一样。
看在向承希眼里却是心疼,直觉告诉自己这时候应该道歉,"对不起。" 抱住秦雅暂单薄的身体,向承希却仍觉得触摸不到他的心。
"放心,我承认在我放松的时候的确是有一点天生的白痴本性,所以我现在根本就不是在演戏,只是让压抑太久的本性出来散个步而已。若硬要说我在演什么角色的话,那么就是Tom了。"猫就是猫,就算它再苯,也始终是只猫。猫科动物天生就有着野兽的血统,尽管现在它被这只小老鼠耍得团团转,但当有一天它玩腻了,它就会二话不说地把这只老鼠拆骨食入腹中。

第十七章
月下的池水,泛着银色的碎玉似的波纹,偶尔有零星落花飘下,翩翩地舞在碧色的绸缎上。每天的生活还是和以前一样,上学、放学、回家。只是这个家比以前大了点罢了。我可以感觉到其他六个人的戒心在慢慢松懈,应该快给我致命一击了。我还在等待......
到这里也有两个星期了,但是在内心仍然是不习惯,又睡不着,所以出来散散步。面对着这个漂亮的喷水池楞楞地发呆,待凉风吹起一丝寒意才慢慢回过神来。抬头仰望天空,却只看见一轮孤独的明月,又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时间的转轮却无法使我忘记那个夜晚给我带来的烙痕,如千年松柏的根,早已与土地融为一体,揉入了灵魂。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从那可怕的噩梦中逃脱,回到现实。算了,回去睡吧!
长长的走廊,仿佛永远也没有尽头,安静的环境,仿佛周围根本没有生命。秦雅暂无声无息地走在柔软的地毯上,温润的触感,让他有脱鞋赤脚走回去的冲动。
"秦雅暂!"
秦雅暂回过头,看着站在眼前的生命体轻声道:"有什么事吗?"那是六个少爷中最小的樱嘉赫。今年十三岁,只比自己小一岁,却在三年前就来到这里。
此刻站在眼前的人一身雪白,连皮肤也是那样晶莹诱人的白皙,在橙黄灯光的照耀下,灵动非凡的眼睛竟然闪烁着神秘的紫色,使整个人看起来妖异无比。感觉自己正被慢慢吸引,樱嘉赫哪还有刚才的气势?定了定神,缓缓说道:"不要以为自己坐在第一个位子就很了不起。
果然是来给我致命一击的,樱嘉赫就是那个坐在我以前位子上的人吧。果然年纪还小,沉不住气啊,被人一挑拨,马上就来向我发难。不过,长得到还真是好可爱啊!真是可惜了......
"其实你半点机会都没有,因为你根本就不姓樱。" 樱嘉赫不留余地的说着。
"我知道,我姓秦。"秦雅暂打断他,开始慢慢地套话。
"并不只是因为你姓秦,你的亲生父亲根本就不是樱藤敬!"
"什么?你再说一遍?" 秦雅暂装做很惊讶的样子看着樱嘉赫,心中明白那个自己还未查证的真相马上就要浮出水面。
"没想到吧!你的亲生父亲不过是樱先生的一个男宠罢了!后来被人下春药和你妈生出了你。樱先生一怒之下离开家,你爸追了出去后来被车撞死。就算樱先生把你接回来是想补偿,但是你也姓莫,不姓樱!所以,你是完全没有机会的。" 樱嘉赫说得扬扬得意,却没有注意到秦雅暂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的眼神。
"那么,我的亲生父亲叫什么名字,你能告诉我吗?" 秦雅暂可怜兮兮地说。
"莫瀛海。"
听到这三个字后秦雅暂转身就走,低着头,摇摇欲坠的背影,让樱嘉赫以为他已经万分沮丧,灰头土脸的回去了。
原来是这样,那么也就不用那么辛苦自己查了。樱嘉赫啊樱嘉赫,希望明天在早餐桌上还能看见你,不过,不太可能了......
第二天--
果然,在餐桌上只剩下六个人,失去了樱嘉赫的身影。
"向伯,樱嘉赫呢?" 秦雅暂虽然知道理由,但还是希望得到进一步的证实。
"樱嘉赫少爷昨天晚上已经被连夜遣送回自己家了。"平淡的声音,好像那个人和自己根本不认识一样。
樱嘉赫,你的无辜和我的无辜都已经被命运之轮所扭曲,无法补偿。
夜晚,我在床上辗转反复无法入眠。樱嘉赫脸不断的出现在我面前,他如果知道了真相一定会恨我吧!被遣送回家就表示与樱家无缘了,回去之后也不知道要承受多大的压力,会恨我一辈子吧!
不知怎么的,想着想着也就困了,沉沉睡去。梦境竟然又把我带回那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一个我永远也无法忘怀的梦魇。
恍惚中我看见一个很漂亮的小男孩,八九岁大的样子。好像是过年,到处都是鞭炮声,热闹的氛围使得寒冷的空气也升起一丝暖意,孩子一身喜庆的红色,将他白皙稚嫩的小脸衬托得异常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夜晚这孩子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此刻的自己只是像幽灵一样地跟随着他。
他来到一户看起来很普通的居民楼,站定在一扇大门前,就在当他想要敲门的时候大门却自己打开了,那孩子不好意思地躲在门旁的纸箱后,却在大门敞开的一瞬间闻到一丝血腥,门遮住了他的视线,什么也看不见。只是看到一个男人拉着一个女人慌忙地逃窜似的飞奔了出去。
门,并没有关,也许是走得太匆忙了吧!他缩头缩脑地走进屋里,没有任何异常,这里他好像并不是第一次来,熟练地走进主卧,看见的景象让他当场从头僵到脚。整个人仿佛被定住,无法动弹。
血,一大片血,地上的血,床上的血,还有,那人身上的血......
"尧...快离开...教练...还...没...打扫干净...呢......"语毕气绝。
"教练,你起来呀,尧和你一起打扫...呜......"接下来就是无尽的抽泣声,环绕在这个房间中,久久没有散去......
惊醒,哭声还绵绵缭绕于耳边,望着雪白的天花板,一时之间不知身在何处。
缓缓坐起身,看着窗台发呆,拉了一半的窗帘随风飘动,白色的月光流泻其上,帘荡影动,飘渺无比,仿佛连接起了那个遥远的时空。
手背微微一凉,感觉到有东西滴在上面,低头,看见是一滴水,一滴自己的眼泪么?伸手抚摸自己的脸,才发现,原来我已经泪流满面。不禁扪心自问,有多久没有流过泪了,也许我早已遗忘流泪的感觉。
五年了,我花了整整五年才从那一幕中惊醒,我花了整整五年才看透那一幕。
叶齐天,我的抬拳道指导教练,死于那个夜晚。那天是他们一家移民前的最后一个除夕,我只是想在他临走前见他最后一面,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幕。
我想他是一心想死的,所以才叫我离开而没有让我叫救护车。只是让我离开的借口也如此拙劣,当时我只是抱着他哭,等我想到叫救护车他已经渐渐转凉,没有了体温,似乎是为了安慰我,他死前挂着一抹微微的笑。
随后,警察、医生、护士,围着满身是血的我和他团团转。只是无论他们怎么劝,怎么拉,我始终紧紧的抱住他,不曾松手,因为我怕,怕自己一松手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怎知,那确实是真正的永别!
后来不知怎么的,我就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秦芷青陪坐在我的床边,是医院,我闻到了我最讨厌的味道。
"妈咪,我怎么在这里?"
"你晕倒了。" 秦芷青慈爱地摸摸我的头。
"我怎么会晕倒的?"
看着一脸疑问的我,秦芷青不知该如何回答"尧,昨天的事你还记得吗?"
"昨天?昨天我不是在家陪妈咪看电视的么?然后就上床睡觉了。"我始终想不起来昨天到底发生什么事。而秦芷青则一脸惊恐。
"你先等一下,妈咪去叫医生来。"
"尧,还记得昨天的事吗?"
"在家陪妈咪看电视,然后就上床睡觉。"我讨厌同样的话说两遍。
"医生......这?" 秦芷青非常焦急地问。
"还记得你的教练吗?"医生试探地问。
"他不是今天全家移民加拿大么?"
看着实在不像是装出来的脸,医生说"你跟我出来一下。"
秦芷青跟着医生来到病房门口,"怎么了?医生,为什么他以前的事都记得,偏偏昨天的事望干净了呢?"
"可能是昨天的事给他刺激太大,启动了人体自动保护系统,发生了选择性记忆,他既然选择遗忘不愉快的记忆,那么也是件好事,毕竟要一个孩子承受那样的事还是很困难的。你就顺其自然吧!"
趴在门口听到这里,我赶紧回到床上,秦芷青走了进来"妈咪,我可不可以回家,我不想待在这里。"
"医生说已经没事了,可以回家了。"
"太好了!"我却总觉得我遗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是什么?想不起来了。
当天的新闻,播报了昨天夜里飞往加拿大的客机因忽遇寒流坠毁,人员全部遇难,无一生还。
原来叶齐天故意对我晚说了一天是不想让我去送他,难免伤心。他的妻子带着女儿与人私奔,想连夜逃走,却遇上空难。
那时侯我虽然想不起来那件事,但是却有一个小小的种子在我心中生根、发芽。
小心身边的每一个人,就算是有血缘的亲人也一样。
五年了,一个梦让我想起自己一直逃避的事,怪不得对那样的夜晚特别有感触,怪不得在听到叶指导一家遇难的时候一滴泪也没流,原来是早已泪尽。
那一夜的秦雅暂就像一条沉睡已久的游龙,终于潘然醒悟。

第十八章
站在绵绵无尽的走廊边,我沉默地眺望着远方,这里的风景很好,可是我却不知道自己在看些什么,只是静静的发呆。自从凌晨三点做梦醒来后,我就不能再入睡,沉睡的记忆突然觉醒,我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突然我觉得自己很茫然,我到底是要做些什么呢?俗话说"一入候门深似海",是啊,候门似海。走了一个樱嘉赫,还有五个,我真的还有力气跟他们斗下去么?使心计、耍手段、用计谋,他们是在争夺樱家的家业,我,又在争夺什么呢?
隐隐约约又想起叶齐天临死前的笑脸,那么凄凉,那么孤独,那么愁苦,那么不甘。叶指导,其实在你死的那天我发过誓:你这生的错,我决不重犯。不管是信错还是爱错。
"雅暂,你怎么在这里,睡不着吗?"背后传来向承希轻柔的嗓音。
"我睡不着。你也是吗?"转头看向向承希,却见他拿着一件厚长的白色风衣将我牢牢地包裹住。
"凌晨天凉,你也不多穿件衣服。"仍然是温柔的语气。
"谢谢。"
"雅暂..."
"什么?" 秦雅暂好奇的看着欲语还休的向承希,期待他接下来的话。
将秦雅暂纳入怀中,让他靠着自己,手轻轻地环住他的腰,见他也不拒绝,便将头埋在他雪白而纤细的颈项间。"你总要跟我划分得这么清楚么?"望着秦雅暂还是没听懂的脸,叹了口气,继续到"如果,你当我是自己人的话,就不用对我那么客气。"
感受着向承希喷在颈间的热气,觉得很温暖,缩了缩脖子语气平淡的说"可是那是最基本的礼貌。"
"你知道么,就是因为你口中"最基本的礼貌"产生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力量。哪怕是我现在这样抱着你,距离如此之近,仍觉得触摸不到你的心。你可以对我敞开心扉么?选择相信我,好不好?" 向承希近似哀求的样子让秦雅暂为之动容,脱口说到"我可以相信你么?"
"当然!我会尽全力帮助你的。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得到。"
"承希,如果有一天...你在逼不得已或是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必须要骗我,那么请你永远也不要让我知道真相,就让我沉溺在美丽的谎言中吧。"
"不会的,就算是走投无路,我也不会骗你。"见他说得肯定,秦雅暂抿嘴浅笑。只是淡淡的笑容,却能给人无比的勇气,就算为了这一笑"上刀山,下油锅"也义不容辞。向承希总算能明白周幽王为博褒姒一笑而烽火戏诸侯的心情了,换做是他,他也愿意,不过前提是那个美人是秦雅暂才可以。
"这里风大,我们回房间吧!"
"好。"
在转身回房间之前,看见三辆车驶进了前院,中间的那辆是加长型的凯迪拉克。樱藤敬,是你回来的么?
"樱藤敬回来了。雅暂,看样子,内部斗争要到白热化阶段了。"
"怎么,他走之前就不是白热化?"
"近几年,工作比较繁忙,他走之前经常不住在本家,平时也很少回来。就算回来了,也没把心思放在那几个孩子身上。接他们进来只不过是他的缓兵之计,也没见他用多少心思培养继承人。"
"那么所有的一切都是向伯在管喽!"
"恩,所以他们在看到爷爷那么喜欢你的时候才会妒忌你呀!"宠溺地点点秦雅暂的鼻子,向承希一脸溺爱到极点的表情。
"不会是因为你的缘故吧!"
"雅暂,你怎么这么不自信呢?你要坚信爷爷之所以喜欢你全是因为自己的优秀啊~~"
"跟你开玩笑的啦!向伯之所以喜欢我当然是因为人家俊美无双、天生丽质、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相貌堂堂、气质高贵、优雅得体、举止大方、天下无双、堪称完美,所以才喜欢我的喽!"
"没想到,原来你还有自恋情节。不过看到你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
"为什么这么说?"
向承希拥着秦雅暂向卧房走去"刚刚路过的时候,看见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发呆,动也不动。目光却不知道已经飘到那里去了,没有焦距,整个人好像马上就会消失一样。"
在回到卧房的必经之路上,有人在等我。
"少爷,主人找,请您随我去主人的书房。"
"好。"放开向承希温暖的手,离去。

第十九章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个书房,不过见我的人一定不是上次的那个。随着大门的打开,迎来的是绚烂的灯光。在沙发上坐着一个正在看文件的男人。
"主人,人带到了。"
把我引到他对面坐下,那名保镖便出去了。对面的人放下手中的文件,细细地打量我。我面前的这个人的确是樱藤敬没错,我从没见过一个人的视线会有如此的穿透力,好像把我那薄薄皮肤底下的每一条神经、每一根血管都看得一清二楚一样,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血液的翻滚与流淌。那是如野兽般的强力透视感。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秦雅暂,今天我叫你来是为了告诉你有关你父亲的事。"强烈的气势和强大的压迫感迎面袭来。
"请说。"我平静地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
"你的父亲是我最爱的人。"说完第一句,樱藤敬停顿了。仿佛陷入无限的痛苦回忆中,越陷越深。"我们在念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直到他十九岁那年,我收到他和其他女人上床的照片,当时我气疯了,心里又觉得他绝对不会背叛我,所以,在回家把照片扔在他面前之后就一心想要逃避,想找个地方窝起来重新整理思绪。"他深吸一口气,似乎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悲伤,"在我离开家的时候,他一直在我后面叫我,要向我解释。可是我没有理他,我竟然没有理他!他在后面追出来的时候被车撞死了。"
"阴谋。"我感叹到,希望他继续说下去。
"是的,一个阴谋。我只不过是我爸爸在外面的野种罢了,如果不是我的出色和其他弟兄的无能,也许这辈子他们都不会注意到我。所以,我们樱家的当家主母嫉妒了。她嫉妒我比她的儿子更得到重用,当我和瀛海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恨不得用我是同性恋这件事把我逐出家门。没想到老头子竟然无所谓,他说樱家的继承人只要有能力就行了。所以她的计划没有成功。然后,她就把脑筋动到了瀛海身上。"
"她想用离间你和父亲之间的感情来打击你,而父亲的生命对你而言更是致命的要害,她以为你会一蹶不振,从此衰败下去。但是她错了。"
【斗魂—唱魂(7)】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