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斗魂—唱魂(6)

时间: 2016-06-29 15:38:48 分类: 今日好文

【斗魂—唱魂(6)】

从门逢里望去,看见他的母亲正在打电话,声音听起来似乎还很得意呢。
"自从你离开之后他果然更加的依赖我了呢。而且,他还偷偷的在外面打工替我付姐姐的医药费哦......你放心,撒谎撒一半,他再怎么聪明也不会知道的......因为他在学校的表现,现在名声大操,他父亲那边的人已经来找过我了,我们正在商量价钱......我当然会把价钱提高啦......我们用尽心血地培养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不趁机好好捞一笔,我怎么对得起自己逝去的青春呢......放心啦,我们夫妻一场,连离婚协议也是假的,你还担心什么呢......呵呵,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好好享受了......不讲了,他快放学回来了,先挂了。"
看着养育自己十四年的"母亲"和别人谈价钱把自己卖掉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吗?"秦雅暂慢慢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妈咪~~~你也真是的,虽然是在家里,但是做坏事还是应该先检查一下门有没有锁好哦!"左边的嘴角微微往上扬,配上那张天使般的脸,简直是世上绝无仅有的纯真微笑,却是恶魔般的邪气笑容。
"我明明把门锁好了......"话说一半才惊觉自己说漏了嘴,看着秦雅暂纯美的笑脸,转念一想,说不定他什么都没有听到,只不过是在向自己撒娇罢了。于是,当下决定装傻充楞。"雅暂,你回来啦!这几天在朋友家住得还习惯吗?"
"还好,就是不知道妈咪没有我在身边还习惯吗?"说着,秦雅暂走过去抱住这个养育了自己十四年的母亲。
秦芷青以为秦雅暂真的是在向自己撒娇,"怎么了,突然向妈咪撒起娇来了?"
"好温暖的怀抱啊,真让人眷恋呢,不过可惜......"秦雅暂说着说着叹起气来。
"可惜什么?" 秦芷青越听越觉得不对头。
"妈咪,价钱谈好了吗?什么时候来接人呢?"
"你!你...在说什么啊~~"
"不知道我这个你从小培养的孩子买掉可以值多少钱呢?" 说着,秦雅暂从温暖的怀抱中退出来,低着头,坐到沙发上。
秦芷青看不到他的脸,"雅暂,你听妈妈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呢?每当您做错事的时候都不会叫我尧,而改叫我雅暂的不是吗?"习惯还真是可怕啊!纤细而弧度优美的骨架一下接着一下颤动着,还时不时的逸出类似抽泣的声音。真是一幅好哀戚的画面啊!
看得秦芷青竟有一丝心疼,尽管不是亲生的,但毕竟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啊~~"对不起,雅暂。原谅妈咪,你毕竟不是我亲生的,你迟早有一天是要回到亲人那边去的。"
"难道你不是我的亲人吗?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十四年啊,你总是这么用心的照顾我。小时侯我半夜十点发高烧也是你抱我去挂急诊的。"似乎说不下去,秦雅暂哽咽了。
"孩子,是妈咪对不起你。可是,他们是你真正的亲人...妈咪没有权利......"
"我知道。现在你跟爹地离婚了,你姐姐又是植物人,待在私人疗养院里的医药费又十分昂贵,经济所迫,才不得不这么做的对不对?"秦雅暂说得感人,语气又诚恳,又有哀求,听得秦芷青都忍不住安慰他道:"是的,你这么乖,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妈咪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秦芷青心想:我这么说,也算是对你的补偿吧,毕竟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要接连忍受父母的抛弃,还要面对新的环境,也是很可怜的。"原谅妈咪好不好?"
"妈,我不怪你。"
这句话在秦芷青听来简直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心中终于宽慰了一些"没有怪妈咪就好!"说着,拍了拍秦雅暂的肩膀,却突然感到肩膀颤动得有些不对劲。
"呵呵~~~~~~" 秦雅暂爆出一连串大笑"哈哈哈~~~~~妈,你也太可爱了吧!没有人教过你,既然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就不要奢望原谅吗?"
秦芷青被这一连串的转变弄得失去方向,"你......"你了半天,竟然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秦雅暂已经没了先前的笑脸"妈,撒谎撒一半,是你刚才交我的。"
"那么,你都听到了喽?" 秦芷青的脸已经气黑了一半,真不知道自己养大的是什么样的恶魔。
"其实,你根本没打算分一半买掉我的钱给我的前"爹地"吧!虽然他以为你们签的离婚协议书是假的,但是你却把它临时换成了真的,对不对?所以你只要去公证,马上就可以和他离婚。" 秦雅暂语气平稳,说得仿佛跟自己半没有点关系一样。
"这你也知道了?"
"因为你并没有问我什么时候从朋友家回来,刚才却骗爹地说我快放学回来了。你之所以从我亲生老妈那里接过我,并且把我养大,是因为我亲生老妈给了你一笔不小的抚养费。让我学那么多东西,是为了让我有一天能用这些东西来吸引父亲那边的注意吧。等到钱到手之后,你就一个人远走高飞。我真是没看出来,原来我的妈咪也是一个既有头脑又贪心的女人呢~~~~~~!"秦雅暂最后一句说得极为讽刺。
"你!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么多的?" 秦芷青有些疯狂地指着秦雅暂,这个自己抚养十四年的孩子,为什么自己好像对他一点也不了解?
"你知道我们不是亲母子的事早晚会拆穿,瞒着我,你又太辛苦,所以就说我是秦芷潞的孩子。她现在是植物人,根本没有人会想到和她做亲子鉴定。所以,妈,你最大的纰漏并不是你的计划出了什么差错,而是你小看了我。秦芷潞根本没有生育能力,你一定没有想到我会知道吧!妈,怪只怪你太不了解我。"左边嘴角漾起一抹邪笑,此时的他尽管还是往常的那张天使脸,在秦芷青眼里,早就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
被一个自己从小养大的孩子揭穿自己的所有是什么感觉呢?
听到这里,秦芷青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样跌坐在地上,并不是因为被揭穿而害怕。是因为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孩子,那个自己尽管目的不纯,但是仍然用尽心血培养的孩子,自己竟然对他一点都不了解。从小看着他长大,竟然能够脱离自己的掌握,而自己竟然连他什么时候开始脱轨的都不知道。而且最可怕的是,这个孩子让自己以为已受到了谅解,却又在这种时候一脚将自己活生生推入地狱!秦芷青只觉得心寒无比,竟然让这样一个可怕的角色在身边这么多年。如果...他想害自己的话...恐怕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敢再想下去,秦芷青打了个冷颤。
"妈,你怎么在发抖呢?放心,看在你养育我十四年的分上,这笔钱还是会给你的。而且,他们之间的争斗就是我最好的跳板。" 秦雅暂说得异常兴奋,好像已经挑起了某些普通人无法想象的事。
"叮咚!叮咚!"门铃适时地响了起来,也唤会秦芷青的一些神志。
"妈,你还是先站起来吧。"听到这话秦芷青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地上坐了半天,刚狼狈地站起身却又听秦雅暂道:"妈,冷静点。等会儿人来了,可要想好要什么数。"讥讽的一笑后,秦雅暂才去开门。
"咦?大叔,你不是那天来学校找我的大叔吗?"
看着秦雅暂如婴儿般纯真的疑惑的脸,刘介云先是一楞,随后相当客气地说"您好,秦少爷。请问令堂是否在家?"
"在呀~~~~~妈,有人找哦!大叔,先进来坐吧!"说着,还特地翻箱捣柜的找出前"爹地"的拖鞋放到刘介云的面前,随后对他甜甜一笑。
目睹这一幕的秦芷青更加心惊肉跳。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在一瞬间如此变化多端!不仅如此,而且演技高超,如果自己没有经历过先前的事只怕也会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吧!就连现在,自己也怀疑自己先前是不是南柯一梦,毕竟他的笑容是如此真诚。看样子自己在他面前不能出任何差错,调整了一下自己,待心态平稳后开口道:"你好,刘先生。"
"秦太太,上次的事,您已经有答复了吗?"刘介云坐在沙发上,表情认真地问到,眼神却不时地飘向秦雅暂。
"是的,这件事我已经告诉雅暂了。"
"哦?"刘介云狐疑地看向秦雅暂。
"是的,妈咪已经告诉我了。"
"就按照上次谈的吧!" 秦芷青冷静地说到。
"大叔,你今天就要带我走吗?"
"是的。老爷吩咐,如果今天谈完了,就今天带你回去。"刘介云越看越觉得这孩子可爱。
"这样啊,雅暂,以后妈咪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秦太太,这是支票,您看看还有什么问题吗?"刘介云非常地公事化道。
"没什么问题了。" 秦芷青心里松了一口气,心想终于送走了这个小恶魔。
"大叔,您先到门口等我吧!我还想和妈咪再道个别。"眨眨清澈又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经意间露出楚楚可怜的姿态。
"好,少爷,我在外面等您。"刘介云语气恭敬了几分,也由原本的秦少爷改为少爷,秦雅暂的身份由此可见一番。
待刘介云出去之后,秦雅暂笑嘻嘻地走到秦芷青身边,轻轻地抱住她,在她耳边细声说道"您还真是会演戏呢,不过以后,儿子我不能陪您一起玩游戏了,再见,妈咪。"随后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了。
秦芷青第一百零一次地感谢上帝,终于摆脱了这个让自己浑身发颤的小恶魔。

第十五章
跟着刘介云走下楼,秦雅暂看见楼口停着两辆黑色轿车,四个保镖分别站在车子的四个角边,引来一大批路人的围观。
"少爷,这边请。"刘介云恭恭敬敬地说到,并把秦雅暂引到第一辆车就坐,关上门,自己坐到第一辆车的副驾驶座。
"刘叔,你不跟我一起坐吗?" 秦雅暂天真无邪地说。
"不了,少爷,我就坐在您前面。"
"不要啦~坐我旁边嘛~~一个人坐后面很无趣耶!" 秦雅暂耍无赖到。
"好吧。"待刘介云坐到后坐后。众保镖们也上车,关门,离去。只留下一团白色烟雾,待烟雾散去,车早没了踪影,给人一种看到童话的错觉,迷幻而不真实。
在车上--
"少爷,现在我们就带您回去。等一下到了主宅后,我们先领您去见老爷。"刘介云向秦雅暂说明到。
"哦,听说我是私生子?"
"这个......以后老爷回跟您说的。"三滴汗,不知道他母亲是怎么跟他说的。
"不是吗?妈咪说我爸姓樱,我是私生子,因为家族的不允许,所以就被抛弃了。既然当初不要我,现在又为什么来找我?"眨眨无辜可怜的大眼睛,秦雅暂显得异常惹人怜爱。看得刘介云心都疼了"不是这样的,如果真的不要你,现在又怎么会来找你呢?"
"真的吗?雅暂当真不是没人要的孩子?"秦雅暂说着,慢慢靠向刘介云,抱住他的腰。
"少爷怎么会是没有人要的孩子呢!"刘介云宠溺地安抚秦雅暂的背,对这个孩子,刘介云是越来越喜欢了。
经过二十分钟的车程,秦雅暂再次来到那栋豪宅。
"少爷,到了。"刘介云唤醒沉沉欲睡的秦雅暂。
秦雅暂刚跟随刘介云来到客厅,就遇到了樱宅的管家--向易宁。"少爷,我来替你介绍,这位是樱家主宅的总管家向易宁,向老先生。我们都叫他向伯。"
"向伯,您好,我是秦雅暂"
"欢迎成为樱氏家族的一员,少爷。" 向易宁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说起话来却是铿锵有力。
"介云,你是带小少爷来见少爷的吗?"向易宁是和樱藤敬的父亲同一辈分的人,所以他唤樱藤敬为少爷,而秦雅暂自然也就成了小少爷。
"是的。"
"少爷刚才接到新消息,到意大利开会去了。" 向易宁转对秦雅暂说道"小少爷随我来,我带你去你的卧房。"
"好,那就谢谢向伯了。" 秦雅暂对向易宁甜甜一笑。
"就是这里。"那是一扇很漂亮的纯白色木门。"小少爷,你先休息一下,马上要用午饭了。午餐之后让介云陪你去买些衣服吧。"
"谢谢向伯。"
等向易宁走了之后,秦雅暂才开始仔细端详这个房间。这是一个复合式的房间,以白色为主,或者说,根本就是全白。一楼是厅,有白色的地毯,白色的沙发,白色的橱窗,白色的写字台,白色的安乐椅,白色的橱柜,白色的花瓶里是白色的百合......不出所料,秦雅暂跑到二楼后看到的仍是白色,白色的床,和楼下一样的白色窗帘、地毯,白色的小矮柜......还真是一片雪白啊!
"真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城府的嘛~~~"楼下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语气里却听不出任何感情。
秦雅暂走到走廊边,往下看(房间的设计是第二层只占了建筑面积的一半,所以站在楼上一样可以看见楼下一半的动态)只见一个一身黑色服装的男孩站在门口,犹如漆黑天空中唯一的星星般闪耀夺目。秦雅暂从楼上走了下来,来到高出自己一个头又长相异常出众的少年面前说道:"此话怎讲?"
他嘴角扬出一抹邪笑,配上那张俊美无比的脸旁,如黑曜石般闪亮的眼睛深不见底,若还有什么词语能够用来形容他的话......"邪美"贴切无疑。"上车前死缠烂打的要刘介云坐在你身边,为的是能够让他看着你的眼睛,而你也能够从他的表情里看出倪端。在车上,你装作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一来是收买人心,二来,是让他没有办法对你撒谎。毕竟面对一个惹人怜爱的孩子时多数人是不会说谎,何况你又是他的少爷,戒备心自然又少了三分。他在回答你问题的时候回答得很含糊,不过你本来也没想过会从他那里得知什么,但是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吧,从他一瞬间迟疑的神色中......"
"你就是那个开车的司机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过,能在那么一点的时间里把我观察得这么透彻,你不会是普通的司机吧!你是谁?" 秦雅暂相当欣赏眼前的这位,不简单哦!
"向承希,向易宁的孙子。"
"原来是向伯的孙子啊!那么......我要你以后在我身边。"
"我的少爷,您可以去餐厅用餐了。" 向承希刻意恭敬却占有性极为强烈地说道。
"原来是叫我去吃饭的,怎么也不早说,我饿死了啦~~承希,带路啦!" 秦雅暂很高兴以后能有这样一个人物在自己身边。
长长的餐桌,真正在用餐的却只有七个人,秦雅暂正是在六个孩子的注视下来到餐桌前的。他悄悄地打量在座的六位,全是男孩,而且各个相貌堂堂,只是难掩眼中的傲慢与不屑。仿佛只有自己才是唯一的霸主,傲视群雄,而群雄皆俯手称臣。这种心高气傲的模样到让秦雅暂明白了一件事--怪不得这里被称为主宅。
虽然是第一次在如此豪华的"家"中用餐,但是秦雅暂的餐桌礼仪却丝毫不逊色于任何所谓的贵族与绅士。也因为这样得体的举止,让在一旁的向易宁对其非常满意。
众人见向易宁对新来的秦雅暂露出点头满意之色,心中更加怨恨。要知道,在主宅之中任何事都是考验,也是竞争,只有最强的孩子才能成为这里未来的主人。于是纷纷将目光投向秦雅暂,有怨恨,有嫉妒,有傲慢,当然也有不屑。
一顿午饭就在六个孩子的暗涛汹涌中临近尾声,还有一个呢?秦雅暂,不理会周围的波涛翻腾,目中无人的独自大快跺颐,全然不顾周围闪电般锐利的视线似乎要将他穿透,只是一个人高兴地吃着。最让人气愤的是,他的吃相竟然还极度幽雅、从容。
午餐结束后,向承希无声无息地来到秦雅暂身边"没想到,你吃得还挺开心的嘛~~"
秦雅暂瞥了瞥他,随后庸懒无比的说:"这里的食物确实好吃,我吃得这么专心,不但有助于消化,而且还是对厨师最基本的尊重哦!"
"我还以为你会不习惯这里,哪怕是一瞬间也好啊。可是你竟然漠视他们,没看到这批心比天高的大少爷们已经在抽经了吗?这对他们来说,可是奇耻大辱哦!"
"承希,现在我吃饱喝足了,陪我去买衣服好不好?"
"好。"
车上--
"这么急把我拉出来,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向承希侧头看向坐看副驾驶座上的秦雅暂。
"别装了,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明明知道那六个人之中的一个就在墙角边上,还故意来套我的话。" 秦雅暂说得相当镇定且肯定。
"你早发现了对不对?所以才在那边说一些没有重点的怪话。想让他们以为你只是满足于吃饱喝足没有野心的人?"
"呵呵~~如果我连你对我的这点小考验都通不过,我又怎么敢说出"我要你以后在我身边"这种话?" 秦雅暂神情虽然仍是庸懒,但是眼神之中闪烁的不是自信又是什么?
"好吧,刚才只是个小考验。告诉我你看出了什么?" 向承希一付很期待听下去的样子。
"樱家主宅。虽然我对樱家一点都不了解,但是从这四个字,和我两次到这里的派头来看,这里绝对不是"有钱人家"这四个字这么表面化。首先是我名不见经传的老爸樱藤敬,再来是我到现在十四岁才被接进家门,第三是和我同桌吃饭的六个"少爷",还有保镖林立的警戒圈,多如牛毛的隐形摄象机等等,一切的一切都透着不简单。" 秦雅暂说话井然有序,而且有条不紊,吐字清晰,畅快伶俐,听起来舒服得很。
"你第一次来的时候不是见过樱藤敬了吗?" 向承希提问到。
"那个人绝对不是樱藤敬。"又是相当肯定的语气。一般来说,不是知道真相,就是极度自负的人才能说出这种语气。可是,他两者都不像......
"何以见得?"
"眼神。"
"眼神?"
"对,刘介云和其他人都表现得十分尊敬,这是自然。但是,他们为了不让我怀疑,所以为我送饮料的是个女佣,这本来也是无可厚非。但是,那女佣在看见接待我的那个人的时候流露出的是了然于心的神情。"看了看向承希,秦雅暂又继续道:"正常的话,那女佣应该流露的是自然,而不是了然于心的习惯。"
"你就从如此细微之处判定他不是樱藤敬?"
"这是因素之一,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他说话太过于保守。"
"哦?"
"他说"你根本不想有个父亲喽!"而不是"你根本不想有我这个父亲喽!"从这点,再加上先前的三点,我确实可以得出一些结论。"
"是吗?透过这些,你又看见了什么呢?" 向承希兴趣盎然,他急于想知道这个人,值不值得他......
"我不是樱藤敬的亲生儿子,至于他为什么要收养我,我不想妄加猜测。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他没有孩子。按照自然思维逻辑来说,他是樱氏的总裁,他的位子将来自然由他的孩子继承。如果我猜的没错,在主宅的六个孩子就是樱氏直系旁支中选出的优秀未来接班人。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因为他没有孩子,所以才要从这群孩子中选一个最优秀的当第一继承人。"
"你......这十四年真的生活在普通的家庭吗?"
秦雅暂但笑不语。
"分析得很透彻,"猜"的也猜对了。"果然不简单,冷静的头脑,有条有理的判断思绪,宽广的思维逻辑,这一切在秦雅暂面前已经不是一种能力,而是出于本能!如果说他是从小出生于政治、商业、黑道世家的话,那么也情有可原,但是他却偏偏在普通环境下生活了十四年。这样的一个人,难道真的是别人磨练十几年而他却是天生的本能?上帝果真如此优待他?
见向承希不声不响的陷入沉思,秦雅暂又道:"我已经突破了你的三个考验喽!是该好好思考值不值得帮我、为我付出了。"
向承希暗惊,竟然一语道破自己的心思?"哦?那你说说是哪三关?"
"呵呵~~第一关是魄力,你在考我有没有第一次见面就说要你留在我身边的魄力。第二关是警觉性,我已经把你从"家"里拖出来谈话啦。第三关是思维逻辑性,刚才我都已经分析给你听了。接下来就看考官大人的"阅卷"啦,"小生"可是十分努力的哦!"刚刚说完,他们已经停在一家超豪华型商厦面前,秦雅暂又道"不会要考我第四关吧!"
"什么?"
"眼力。"
"好啊,那就让我看看你的眼力吧,我的少爷。"
下了车,来到一楼,"这也是樱氏的产业吧!"
"不错。"
"那就让我看看,樱氏究竟是什么样的财阀吧!"走进观光电梯,按下四楼,来到男士专卖,秦雅暂开始了他的购物之旅。


第十六章
【斗魂—唱魂(6)】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