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斗魂—唱魂(5)

时间: 2016-06-29 15:38:48 分类: 今日好文

【斗魂—唱魂(5)】

"你们认识?"金相成直直得盯着我的眼睛,仿佛要看进我眼睛的最深处。
"刚认识的。"等等,我好像想到了什么。一个叫金哲儇,一个叫金相成,金哲儇刚刚跟我说他有个弟弟,而且关系还不太好,难道......
"刚认识就在一起吃饭?!你不是还有事吗?"金相成满脸怒气道。
"相成,有脾气冲我来,别对雅暂大呼小叫的!" 金哲儇似乎对弟弟如此失礼的行为感到十分费解。
"雅暂,叫得多亲密呀!以后请你别这么称呼他!"
"我是你哥,有这么对哥哥说话的吗?"
"我从来没认你当我哥过!"
看着他们两张完全不同的脸说他们是兄弟我还不相信,但看着他们俩吵架的样子,我绝对相信他们是兄弟。吵起架来,一样的霸道而不讲理,眉头都会略微的抬高,让人觉得很不可一世的样子。
看他们吵得差不多了(作者:你怎么知道他们快没词了?)也该出来说句话了。"对不起。"果然,一出声就止住了兄弟俩的"你来我往"。把两道视线通通引到自己身上后,顿了顿,让他们稍稍定了定神后秦雅暂继续说道:"我还有事,失陪了。"在他们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转身,大跨步,向门口迈去。本来打算去征信社拿完资料后随便找个地方吃顿午饭,然后去上课,现在这么一闹,希望还来得及。刚来到门口,看见一辆出租车,跳上车,上钢琴课去也。
第二天下午,放学的时候天狼校门口围绕着无数花蝴蝶转呀转的,原因无他,只因隔壁男子中学的老大金相成斜靠在右边校门口像是等人的样子。金相成向来眼光极高,从不轻易和女生交往,因为他嫌女生太过矫揉造作,他的前女友是一个女子学校的大姐,此人作风豪爽,一点也没有女孩子的嗲态,但是仍不知什么原因,于放暑假时分手。如今他出现在这里,会是在等谁呢?真是令人无限期待啊!
秦雅暂来到校门口,见前方交通拥堵,本以为要走后门才出得去,不知哪个长眼的看见了他,随即发出"信号",使得全体女生开闸让道,毕竟,两大帅哥擦肩而过的美丽画面也不是经常能看到滴。
"雅暂,雅暂,对不起,昨天是我失态了。"金相成跑至秦雅暂身边,愧疚的道歉到。
见秦雅暂不说话,便再接再厉到"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昨天陈叔都告诉我了,你们是..."
话说一半,秦雅暂打断了他"我们边走边说。"
此时,金相成才发现原来他们早被围了个水解不通,周围一张张"八卦脸"似乎很想听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又碍于金相成的老大脾气不敢太过于靠近罢了。
两人漫步于林荫道上,秦雅暂才说道"其实我没有生气,那天真的是因为上课快来不及了才匆忙离去的。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明明是自己失态,此刻秦雅暂却反过来安慰金相成,这令金相成非常不好意思,也就更加歉疚了"对不起,雅暂。我不该那么激动的。我跟他本来就不和,你没有生气就好。"
"他是你哥哥吧!"
"不要脸,还好意思跟你说他是我哥?"金相成似乎一听到金哲儇三个字就发飙,也忘了昨天两人那样吵法,自己都说出来了,再听不出来......是傻子吧!
"不,这是我自己猜的。"见他反映如此之大,秦雅暂也只能委婉地说了.
"猜的?"
"他说我跟他弟弟年纪一样大,但是兄弟之间关系不太好。他说到这事的时候似乎很忧伤,也许你们该试着好好相处看看。"把昨天金哲儇的说辞供了出来.
"......"
"对不起,我不该过问你们的家事的。"秦雅暂心想:难道还是我太心急了?不过见他这种态度,也足够说明一个问题了。
"不,这是因为你在关心我。"说完,金相成自己都觉得有些暧昧得脸红了。
"相成哥~~~~~~好久没见了,你有没有想念我们呢?"来人故意把声音压低,装出一付很嗲的样子,却不知让听到的人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第十二章
"相成哥~~~~~~好久没见了,你有没有想念我们呢?"来人故意把声音压低,装出一付很嗲的样子,却不知让听到的人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唤回刚才沉浸于暧昧氛围的神志,金相成看看眼前发出恶心噪音破坏他美好情绪的来源"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潘华,真是失敬,失敬。怎么,前两天还跪地求饶,说是永远都不会出现在我面前了,才过了几天,这么快就想我啦!"金相成一脸嫌恶,慢慢向前走,巧妙地挡住潘华看向秦雅暂的视线。
"还以为相成哥在这里和小情人你浓我浓的不会注意我们了呢,相成哥什么时候改性了,开始喜欢起美少年来了?"潘华不知死活的添油加醋到。看着金相成发青的脸色,丝毫不担心地放声大笑,因为此刻,潘华的人已经将金相成和秦雅暂团团围住,"你身边一个人也没带吧!这次我保证你们插翅也难飞了!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兄弟们,给我痛痛快快地扁!" 随着潘华的一声令下,周围大约二十多个人向他们冲来,手上拿的无非是一根根结实又耐磨的棒球棍。
"雅暂!危险!你先走,不用管我!"金相成双手接住从不同两个方向来的棒球棍,右脚用力踹在对方的腹部,腹部承受如此大力的一击,对方顿时倒地不起。但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一波刚平又来一波,金相成还是被同时打中肩膀和小腿,一下子失去平衡,跌跪了下来,此时站起来已经来不及,正在他准备忍受下一波攻击的时候,一个人影挡在他的身前。
"雅暂?"
此刻的他的模样看起来虽然纤细,但浑身上下却有一股形于外的圣洁无瑕,或许就是这股特殊的气质化成了毫无所惧的勇气,让他在神韵气度上散发出淡淡的威严。只见秦雅暂左右开攻,迎来的敌人纷纷倒下,他的双腿仿佛两把最强的双刀,配合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你为什么不逃?"金相成似乎刚刚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站了起来。
"我是不会扔下你一个人的。" 秦雅暂非常坚定的说。而且也逃不掉吧!
"真没想到,原来你的小情人还有点本事!那么,给我两个一起扁!" 潘华的面目又狰狞几分。
"刚才他们是因为小看了我,轻敌,才导致我能够击退他们,现在开始我们必须发挥十成本事才有可能脱离险境。相信我们是伙伴吗?"两人背靠着背,秦雅暂低声说道。
"本来尹顺辉告诉我你打败了他我还不相信,以为那只是他为了保护你而编造出来的谣言,没想到是真的。我相信我们是伙伴!但前提条件是,不要受伤!"
看了一眼异常坚持的金相成,秦雅暂淡淡一笑,像是默许。随后,回头给了冲在最前面的人一脚,当作是对于他们勇气的奖励。
在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中,双方你来我往,金相成与秦雅暂两人更是打得极有章法,默契十足,俨然一对搭档。而另一边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大多乱打一气,自然也就漏洞百出,他们的漏洞则正好弥补了秦雅暂他们人数的不足。身上的伤痛不断增加,对方也没得到什么便宜。一时之间,竟然打成平手!
尽管现在是平手,但是再这样打下去我们一定会被人海战术累垮,所以我一定要寻找一个突破口来打破僵局。就是那个了!随着一根棒球棍的降临,秦雅暂猛力用脚一踹,一根结实无常的棒球棍竟然断裂成为两半?!然后飞了出去。
持棍人被这猛力一击打得毫无反映,事实上,持棍人握棒球棍的虎口已经因为摩擦太过剧烈出了血。这一击使得众人都停了手,转身回视潘华,希望他示意是否还要继续下去。
眼见自己这里一群人竟然在两个人面前屈居下风,这话要是传了出去,要他潘华以后如何做人?一时气愤,潘华拿出藏在腰间的长刀,怒目喷火,疯狂地朝金相成冲来,就在两人相距一步之遥之际,金相成右腿微抬打算踢掉他手中的刀的时候,一道人影插入其中,替金相成硬生生地挨下那一刀。
一瞬间,秦雅暂血流如注,红色的范围慢慢扩大,在白衬衫的衬托下宛如一朵巨大妖异又艳丽无比的血莲。
我的身体在向后倾倒,我的生命之源在向外流逝,尽管血流不止,却不担心自己会因此而亡,因为,他不会允许的。这样,算不算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呢?
"雅暂!秦雅暂!我不许你有事!听到了没有,你明明答应过我不会受伤的。"金相成紧紧地抱住秦雅暂,边说边流泪,伤心又心痛的神情不断划过。随后,发了疯似的寻找出租车。
而潘华也没有了反映,他本来只是想教训教训金相成就算了,就连最后拿出刀也只是想吓唬吓唬他罢了,没想到会闹出这么严重的事。(他们才14岁,就算是不良少年,但这对他们来说确实是属于严重的了)许久之后,直到金相成他们没了踪影,他才木衲的开口说"回去吧。"
潘华尚且不知,他已经得罪了不可得罪之人,亦不知给自己惹来了多大的麻烦。
当我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一张舒适柔软的大床上,看着洁白的房顶,我知道这不是医院,因为没有我讨厌的刺鼻的消毒水味。耳畔传来的是均匀的呼吸声。侧头一看,发现是金相成坐在椅子上,趴睡在我床边。
看着阳光透过白色窗帘布照射进来的白光,觉得很宁静,很舒服,很安详。突然之间有一种时光交错的错觉,好似过了很多年一样,一时之间竟看得痴了。却不知背后也有一双同样痴迷的眼睛正望着自己。
"雅暂,你没事了吧。"金相成的声音如棉絮一般轻柔。
"恩。"突然发觉喉咙间干燥异常,"我要水。"
"哦,我马上去到。"
倒完水,将秦雅暂扶起来,没有选择任何靠背,自己坐到他的背后,让秦雅暂靠在自己怀里。看着秦雅暂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为他顺了顺气。随即,双手搂住秦雅暂的腰,将头靠在秦雅暂的肩膀上。
"雅暂,你知不知道看见浑身是血的你的时候我有多害怕,怕我会失去你,怕自己再也看不见你了,看不见你温和婉约的笑,看不到你拉琴时的神采飞扬......"说道这里,金相成停顿了,似乎在整理自己的气息,因为,他好像马上要哭出来一样。
"别这样,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哪里好了?拉琴的人最重要的是一双手,可是我却让它受伤了。"金相成轻抚秦雅暂的左手,语气中深藏愧疚。
"医生怎么说?" 秦雅暂也放心地将身体靠在金相成胸前,语气之中竟毫无所谓。
听到秦雅暂这么说,以为他是在安慰自己,金相成也就更加惭愧了"医生说你失血过多,只要好好调养就没事了。至于手,他说没有伤害到筋骨,已无大碍。"
"没事就好。对了,我母亲那里你怎么处理的?"
"你那天昏迷前,硬是不让我把这事告诉你母亲,所以我就说你要在同学家住几天。
"我睡了多久?"
"两天了,现在头还晕不晕?"
"好多了,就是躺得太久有点不舒服,你再让我坐会儿。"
听到秦雅暂说再让他靠会儿,金相成别提有多高兴了,温柔地为秦雅暂拉了拉被子,调整到一个让怀里人舒服的姿势。就这么静静地抱着他,也让金相成无比满足。

第十三章
门口一片骚动,惊醒了刚刚进入浅眠的秦雅暂,此刻他的脸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异常苍白。这样的景致看在金相成眼里却是无比心疼,前两天由于受伤的缘故,秦雅暂不是陷入昏迷就是高烧不退。这会儿,好不容易才沉沉睡去,却因为门口的动静而惊醒,当下金相成决定出去狠骂一顿那个不知好歹的"罪魁祸首"。
秦雅暂像是看出他的意图,紧紧抓住他的右手"没关系的,是我自己向来睡眠轻,容易醒。"
正在这时,房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一身黑色西装衬上端正的五官,但是他周围的气息就好像消失了一样,倘若他不是这样大大方方地走进来的话,也许根本就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吧。如此没有存在感的人,不得不防!秦雅暂暗暗观察来人,心中得此结论。
"李峰?你来做什么?"金相成的口气听来极为不善。
"二少爷,老爷听说你被人偷袭,特地叫我来让您的"救命恩人"去见他,老爷好当面表示感谢。"一番话说得极为平淡,没有注入丝毫感情。
"他还关心我这个儿子吗?要当面表示感谢为什么他不自己来?反而让我受伤的恩人去呢?"金相成看来非常火大,只是当着秦雅暂的面也不太好发作。
"我只是奉老爷的命来传话,秦少爷,我家老爷还在书房等您。"仍然是平淡,毫无情感的声音。
"好的。等我换身衣服,马上就到。麻烦你在外面稍侯。" 秦雅暂笑眯眯的答应下来。
李峰转身出去,然后关上了房门。
"雅暂,你为什么要答应他?"
"相成,过来替我穿衣服。" 秦雅暂答非所问,看着金相成疑惑的脸,又道:"你边替我穿,我边解释给你听。"
看着金相成动了起来,才慢慢说道"你跟你父亲的关系是不是一直不太好?"
"恩,因为我是他的私生子,十岁才被接进家门。我相信,就算我死在外面,他也不会多过问的。"从哀伤的语气中透出渴望爱和关心,又一个可怜的孩子。"这跟你去有什么关系?别扯开话题。"
"相成,如果我猜得没错" 秦雅暂附耳对金相成低声道"你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这么做只是为了保护你。"说完,秦雅暂走出房间,随李峰离去。独留仍然处于震惊中的金相成。
这里的房子也不是普通的大,经过七拐八弯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一扇红木大门前。
"秦少爷,就是这里了。"
"好。"
巨大的办公桌前,一男子负手而立,深刻而硬挺的五官轮廓,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股气势,历经世事而磨练出的沧桑感与眼底的一丝精明表现出眼前的人绝非好惹的角色。
"您好!我是秦雅暂。"
看见的第一眼,金建权就知道这个孩子不普通。"为什么替成儿挨那一刀?"金建权直接问道。
"因为如果不见血,对方是不会轻易罢手的。" 秦雅暂回答得肯定。
金建权疑惑,这孩子哪儿来的这分自信?"你怎么知道的?万一他们是真的要成儿的命呢?"
"不会。第一,若他们真是来要金相成的命,不会让如此"普通"的混混来。据我观察,他们之中最大的不过二十岁,金相成是何人?他的父亲又是何人?如果派新人来,失败了,还可能有第二次机会吗?第二,他们并没有刀,如果用棒球棍打死一个人恐怕太费力,而且也容易惊动人。"
故意不说金家的背景,让人不知道他究竟知道多少,而且分析得如此透彻,这对于出生在普通家庭的孩子来说,几乎是不可能有的一种能力。"所以呢?" 金建权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所以他们只是想吓唬吓唬金相成,最多也就是打打他出出气罢了。当他们二十来个人和我们两人打成平手的时候觉得没面子才会拿刀出来吓唬我们,而持刀人也不敢真的狠心往下砍。只要有人流血,这场纷争就会落下帷幕。"
"你都算准了?"
"若我不这么做双方必定会僵持不下,我们人单力薄,就算他们占不着什么便宜,也一定会两败俱伤。"仍然是肯定的语气,秦雅暂此刻的脸上没有丝毫因为受伤而表现出弱势,平淡而冷静。
金建权突然有一种想为难他的冲动,"如果你们遇到的是真的想要成儿命的人,你怎么办?"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金先生您暗中委派的保镖不会坐视不理的吧!" 依然平淡的语气,却道出了金建权隐瞒金相成十四年的事实。
就算吃惊,金建权也没有表现出来,尽量用冷静的声音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原来是真的。"
"好你个秦雅暂,竟然在这里套我的话。"虽然被秦雅暂将了一军,但是神情却意外的出现了欢娱之色。
"不敢。"
"继续说,你还"猜"到了什么?" 金建权出现了期待的心理。毕竟,现在这样的少年很少见了。
"金相成才是金先生的亲生儿子吧,您之所以对外颠鸾倒凤的宣称是为了保护金相成。"
"这也是你先前确定他们不是来杀你们的原因之一,因为在第一继承人没死之前,他们还不会杀第二继承人。"疑问句,却用肯定的语气来叙述,当下心中更加确定秦雅暂不是普通人。"你怎么"猜"到的。"
"您称呼金相成为成儿,这在很大程度上透露出您对金相成的宠爱之心。另一方面...这也有助于您培养接班人。"
"为什么这么说?"
"小时侯多吃点苦,等他继承了之后才会知道珍惜。而且......"
"而且什么?"
"从小过着没有关心,没有爱的日子的孩子,长大也比较冷血无情。在"商场"上,是不需要感情的,这样才是一位真正优秀的接班人,不是吗?"
"你真的是普通家庭出生?"
"很普通。"
"不容易,能有这样的头脑。"
"多谢您的夸奖。"
"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李峰,让人送他回去。"
"是,秦少爷,请。"
"老爷,那孩子不简单。"
"你也看出来了?"
"我去请他的时候,他在说重点时总会对少爷附耳言之,这说明他知道我在门外听得到。或者说,他多长了一个心眼。"
"可惜,姜还是老的辣。财不可露白,智慧也不宜尽显,枪打出头鸟,他还是嫩了点,尽管他将来可能会是一个人才。你去查查他的背景,如果他不能协助成儿,就毁了他,如此危险的人,不能让他活在成儿身边。" 金建权刚才的愉悦退去,边说边露出阴狠的表情,不愧是在"商场"上打滚多年的人物。
走在回房间的路上的秦雅暂不禁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如果你觉得他是在为刚才受到赞赏的事而得意忘形,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样的道理我还是懂的,你以为我秦雅暂就这么傻,平白无故地显露我的智慧?这样的智慧可是和我在一起十四年的母亲都不知道的呢......
这样,又离我的目标近了一步了吧。


第十四章
又过了几天--
"雅暂,你今天一定要回去吗?"金相成拉着秦雅暂的衣服,依依不舍道。
"我必须回去了,又不是什么致命的大伤,再不回去妈咪该担心了。" 秦雅暂拿起收拾好的小药包,(都是些纱布和需要的药品,为了圆谎,不能让母亲知道受伤的事)转身向门口走去。
金相成跟在他身后,当走到车边的时候,秦雅暂对金相成柔柔一笑"你要小心,不要再让自己陷入那样危险的境地,以后无论到哪里都带着人。"开玩笑,你翘了,就不好玩了。
"别担心,不会了,那天是个意外。"说着迎上那对清亮的眸子,"陈叔,一定要把他送到家门口哦!"金相成又不放心地叮咛了句。
"明天见。"
上车,挥别了金相成,秦雅暂坐在车上陷入沉思。
"秦少爷。"
"什么事?陈叔。"
"二少爷好像很喜欢你。平时他身边总是一堆人,那天他为什么没带人呢?"
"因为他想向我道歉,没有人会去道歉还带着一堆人这么趾高气扬吧...对了,我在金家也住了有一星期了,怎么没看见金哲儇呢?"
"老爷让大少爷去伦敦考察了。"
"就在他们在餐厅大吵一架之后吗?"
"是的。"
"哦。"原配夫人亲生的儿子喜欢的东西就不给任何人觊觎的机会吗?金建权,果然是个霸道的人呢!看来他的确是想让金相成来继承。金相成母亲家的人一定也不简单吧。那么,下一步该怎么做呢?也许......
也许根本就没什么好做的了,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应该就是等待了。
"陈叔,停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就行了。"
"可是少爷说,要让我送到您家门口的。"像陈叔这一代的司机、管家、佣人都是非常忠心且不会忤逆主人意思的人。
"没关系。我没跟我母亲说我受伤的事。"要是让她看到我被如此豪华的车送回来,只怕她会提前"行动"吧。我还想等金建权把我的身事调查清楚再出牌呢,不过算算时间也的确应该差不多了。
"好吧,秦少爷,您小心。"
"谢谢,陈叔再见。"
秦雅暂慢慢地走到家门口,用钥匙打开门的时候也没有半点声音,这么做并不是想给母亲一个惊喜,而是天生的直觉告诉他要这么做。
【斗魂—唱魂(5)】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