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斗魂—唱魂(4)

时间: 2016-06-29 15:38:48 分类: 今日好文

【斗魂—唱魂(4)】

虽然我是个不喜欢缅怀过去的人,但是在咋见到墓碑的时候,思念的潮水仍然汹涌向我袭来,刹那间,那扇封闭已久的记忆大门似乎打开了。
我樱藤敬,这一生唯一的爱就躺在这片墓地中,他的名字叫莫瀛海。是的,他是个男人,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同性恋,以前每天过着身在花丛中,片叶不沾身的生活。直到遇到他,在茫茫人海中,他是我唯一有过永远陪在他身边念头的人。在我强烈的追求攻势下,他也爱上了我。所以,我带他到荷兰结婚,虽然是同性之恋,但是我们受到了祝福,婚后的生活也很幸福。直到那噩梦般的一天的来临......
疲累的在公司工作了一整天,突然想到瀛海美丽的脸庞。工作的烦躁似乎也一扫而,这几天总是工作到很晚,都没办法回家陪瀛海吃饭,内心无比愧疚。正当樱藤敬欲离开办公桌,回到那温馨的家,给瀛海一个惊喜的时候,却不知道是谁寄来了一封信。打开之后,里面的东西让樱藤敬整个人撼动不已。信封里的照片上清清楚楚的拍到瀛海与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女人交欢的情景。
樱藤敬顿时只觉得怒气冲顶,想他樱藤敬是何等人物?几时受到过这般"屈辱",更何况还是被自己唯一的爱人出卖!
此时的樱藤敬阴沉无比,双眼泛着嗜血的光芒,浑身充满着锐利的杀气,如地狱修罗鬼一般可怖。回到家后,莫瀛海似乎也发现了樱藤敬的反常。平时两人在一起,总是甜甜蜜蜜的,樱藤敬也总是把工作和居家生活分得很开,在爱人面前总是温柔至极。在公司的无情和果断,从不曾在家里显示出来过。但是此刻阴沉着张脸的樱藤敬气势非常骇人。
"敬,你怎么了?" 莫瀛海试图慢慢靠近如阎王般恐怖的樱藤敬。
在他的手触摸到樱藤敬手臂的瞬间,樱藤敬毫不留情的甩出一巴掌,受到重击的莫瀛海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
"敬,怎么回事?" 莫瀛海趴在地上,顾不得擦嘴角留下来的血渍,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的望向樱藤敬。
"还有脸问我怎么了!看,这是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 樱藤敬一边怒吼一边将照片扔在地上。
看到照片的莫瀛海也傻了眼,一时之间楞在那里,竟什么话也说不出口。直到樱藤敬欲离开房间,绕过他身边的时候,他才清醒过来,一把抱住樱藤敬的腿,一边委屈的哭道"不是这样的,敬,你要相信我啊!"
"相信你?你叫我怎么相信你?难道你要告诉我这照片上的人不是你?你有孪生兄弟吗?啊!"说完,樱藤敬一脚踢开抱住他腿的莫瀛海,向房门走去。
背后却传来莫瀛海凄惨的哭声,"不是这样的,敬,不是这样的呀......"可惜,此时的樱藤敬早已被怒气冲昏了头,那里还听得进这悲凄的叫喊声。
樱藤敬由于心中气闷,于是便到酒巴买醉。在他喝得浑浑忽忽的时候,突然接到最信任的属下兼好友任启明的电话。
在听到电话里传来的信息的一刹那,樱藤敬的血液降至冰点,仿佛进入了冰库一般,不停的打冷颤。
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冰冷无温的躯体已经被推了出来,浑身是血。"这,这不是真的吧!瀛海,瀛海他,不会死的!"
说着,他走到莫瀛海身边,掀开白布,顿时泪流满面,"瀛海,你起来呀瀛海,莫瀛海!你还欠我一个解释,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才十九岁呀..."樱藤敬难过得再也说不下去。
在学校,樱藤敬是资优生,在公司,二十岁的他虽然是私生子,但是办事能力极强,很得老爷的欢心和重用。直到他坚持要和莫瀛海结婚,家族的坚决反对都没能拆散他们,本来以为他只是一时兴起,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在场周围的所有人全部呆滞住,他们从来都没有看见过樱藤敬如此软弱,如此伤心的一面。就连去年亲生父亲去世的时候,樱藤敬也不曾掉过一滴眼泪,不想他今天竟然哭得如此伤心,如此痛彻心扉。想必这就是所谓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
"樱先生。"
"瀛海,怎么死的!"
"在您走后,瀛海先生说是要去找您解释,匆匆忙忙的出了门,谁知道,就出了车祸,被迎面驶来的卡车撞飞出去。"
事后经查明,这不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而是有预谋、有计划的谋杀案。照片上的事,是因为莫瀛海被下了药。
"无论是谁,只要是伤害了我的瀛海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在某一天,从公司回到主宅的路上,当红色使我的车停在一个中学门前十字路口的时候,有一个孩子吸引了我的注意。该怎么说呢?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怀念感,虽然只是从我面前走过,但是我看见他那双熟悉的眼睛,仿佛电流串过我的全身,就是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我早已冰冷的心,似乎又升起一丝温暖。
当晚,我就让我的得力部下去调查出他的家庭背景。不论你是谁,我都要让你生活在我触手可得的地方。

第十章
天狼第五十界音乐节--
再巨大的大礼堂中,唱歌、热舞,一切的一切,都应有尽有,可是秦雅暂的锋芒却仍然盖过所有浮华......
大家之所以这么卖力的演出,就是为了能在这一年一度的盛事上一举出名,然后,想要进入重点高中就不是什么难事了。因为在我们学校,校方关注的不只有成绩而已,还有学生各方面的才艺等。
在这样"群魔乱舞"的表演中,秦雅暂的演出,仍然是最出色的。不单是美妙绝伦的乐声吸引大家,更是在枯燥站立拉奏的基础上注入了更多的鲜活元素。一边播放着不知道名字的流行音乐,搭配上他的琴声,八个为他伴舞的舞者飘忽的舞步,他也随着音乐舞动着步伐。一场堪称完美的表演,将他的大名再次送上云端。在大礼堂中,有很多"同学"并不是我校成员。如他这般出色的人,恐怕早已声名远播了吧!没有想到他竟能有如此魅力,连第一次见他的女生也能挥动无限热情为他呐喊,当既成为他的"俘虏"。
"怎么回事,别推啊!"
"喂!你到底打算干什么?!"
台下传来了轰动的吵闹声,看起来似乎是有人想要冲上台。
转眼间,已经有人冲上舞台,"你这个王八蛋!"一拳向雅暂那美丽的脸挥去。
雅暂急速一闪,躲过一击。当他想要挥出第二拳的时候,已经被人握住。"尹顺辉!我揍人干你什么事?!为什么要阻止我!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因为这突然的变故,引得台下一片混乱。曹祈霆欲乘混乱也爬上台,但是校方已经出动人手,人潮反而把曹祈霆越挤越远。
"大家请安静好吗?"一片混乱的人群竟然都安静了下来,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出来。就好像施了魔法一样,众人都平静下来。能够让人平静的奇妙嗓音从秦雅暂的口中吐出。
"你也说了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现在在我们学校撒泼,有没有把我尹顺辉放在眼里?!"不知什么时候跑上台的尹顺辉转身护在秦雅暂面前,甩掉握住欲揍秦雅暂的手。
"我今天一定要教训他,你打算跟我硬扛上吗?"
"林涛!我、挺、他。"尹顺辉摆出极为强硬的姿态。
"你跟我到底有何冤仇?或者说,我在无意之间得罪了你?"秦雅暂一步绕过护在身前的尹顺辉。
林涛二话不说,抡起拳头就向秦雅暂砸去。
"林涛!"背后却传来一声怒喝。
"相成哥!"林涛刹时僵在那里,动手也不是,不动手又不甘心,一瞬间尴尬万分。原来是那天在面包房见到的金相成。
秦雅暂看出他的窘迫,右手轻柔地放在林涛的拳头,稍稍用力,压下他的拳头。林涛看见此时秦雅暂如此柔和的表情,不由得傻了眼。
"如果真想教训我,我们放学后见。"轻柔地说出这句话,为的,就是化解此刻在林涛心目中的愤怒,尽管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惹怒他的。但是在大庭广众下,实在不适合做出打架斗呕的事。只怕,校方那儿会有麻烦。
看出秦雅暂是为了自己着想,林涛不由得脸一红,底下头,嘴巴上却还是不肯认输,"要你管!"
在他们谈话间,金相成已经来到他们身边"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林涛!跟我下台去!"
"哦!"林涛老老实实的跟着金相成走下台。
看着台上这一系列戏剧性的变化,台下的观众早已忘记自己和周围一切的存在,竟然鼓起掌来!
"真不愧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竟然连我们学校的老大尹顺辉都站在他这一边耶!"
"好厉害哦!雅暂的魅力真是太大了!连要打他的人都脸红了!雅暂,我爱死你了。"
"雅暂,你是我们心目中永远的偶像!"
"雅暂,你的声音好好听哦!"
"雅暂!不愧是雅暂!看到了没?连隔壁男子学校的老大金相成都温柔地对他笑耶!"
"什么嘛,不过是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生罢了,有什么好崇拜的,搞不好还是同性恋嘞!"金相成的拥护团似乎害怕自己的偶像会被人超越似的,便出口反驳。
"喂~~你说什么?你要是再敢诬陷雅暂的话我跟你没完哦!"
台下的女生早已为了秦雅暂而吵得不可开交......
教导处--
"你们是隔壁学校的吗?我们学校开放音乐节是为促进文化交流,不是让你们借机来打架的!"
"......"
"怎么?没话说了吗?"
"对不起,这件事我们会反省的。"金相成诚恳的道歉道。
"还有你!什么"我挺他",这种不堪入耳的话也能在我们学校说的吗?"教导处主任早已看尹顺辉不顺眼了,正好借机发挥。
"对不起。"
"不管怎样,这件事我会跟隔壁学校联系的!"
"你......"冲动的林涛正欲开口与眼前的老太婆辩论的时候却被金相成拉住。
"马主任,这件事,就由我来处理好了。"
"校长!"教导处主任刹时惊呆,校长不是应该在新加坡出差的吗?为什么在这时候回来了?而且消息还了解得这么快?"呃~~既然您回来了,那么,当然是您来处理好了。"校长都开口了,再不识趣,岂不是字找死路?
"你们跟我来好了。"说完,离开教导处。
正当尹顺辉三人好奇为什么这事要校长亲自处理之时,他们已经来到校长室。
打开门,首先看到的是,这件事的主角之一秦雅暂,他正悠闲地靠在校长室中那扇偌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手中还拿着一杯热饮。
难怪,他们到教导处后就一直不见事件的真正主角,原来他一直在校长室。似乎是从窗子的反光中看见他们进来了,转身,微笑着与他们对视。
"真是辛苦您了,校长。"
"我是没什么辛苦的,你以后不会再给我闹这种事了吧!"
"那可难说,大不了,我以后不再参加这种校园祭的表演就是了。"雅暂说得极无所谓。我从来不保证什么,也从来不承诺什么,因为我不喜欢把话说死。
不要啊!那也就是说以后都不能再看见雅暂精美绝伦的表演了?尹顺辉和金相成心中无限的抗议呀!金相成瞬间看向林涛,似乎要把他撕碎一样。林涛打了个冷颤。
"那么,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校长看向站在一旁的秦雅暂。
"没什么,一场误会。"很显然,这个答案不能让任何人信服。
"好吧!尧,这次就当作是一场误会。下不为例。"校长竟然认同了?而且还是温和的认同了。
听到他们对话的三人似乎僵化成了石头,心中疑惑的是,秦雅暂,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吃得开?
"我会尽量注意不会有下次的,那么我们先走了。"走了两步突然转身,像忘记交代什么似的"哦,对了,校长,你冰箱里的橙汁,过期了。"说完,笑着走出办公室。经过金相成他们的时候说"走吧,回家了。"
林涛他们跟着秦雅暂走出校长室,"就这么没事了?"林涛不敢相信地问。
"那你还想怎么样?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你想揍我的理由?"秦雅暂笑笑说。
"哎呀!其实是......"林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还不就是因为她女朋友看到你后移情别恋,他一时气不过,才想教训你!"金相成替林涛把不好意思说完的话说完。
"相成哥!事情都过去了啦~~~一场误会啦~"林涛转瞬间又脸红了。
"死不认错的林涛也会承认是一场误会?我还真是见识到你收复人心的本领了呢!"面对秦雅暂,金相成口中有着不容忽视的赞扬。
"原来跟阿奇是同一种人呢!还没有做正式的自我介绍,我是秦雅暂。"
"金相成。"
"雅暂,你跟校长的关系是......"尹顺辉好奇的问。
"他是我妈妈以前的朋友。" 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
"他为什么叫你尧?"
"那是我的小名,我妈在家就那么叫我。"
"哦。"
"既然我们可以回去了,那么我们还有一个下午呢!一起出去吃午饭,然后去玩怎么样?"金相成提议到。
"雅暂......"尹顺辉意识到或许雅暂还有其他的事。
"不行耶!顺辉,今天的事谢谢你了。相成,我可以这么叫你吧!我今天还有事。本来就算没发生这件事,我也打算表演完后就离开的,所以,对不起喽!"
"没关系。"
"那么,再见喽!"
"总觉得他有很多秘密,真是好神秘的人。"
"金相成,看来你还蛮喜欢他的嘛~~"
"怎么,我们的辉哥还不是坚持要挺他?"
"我只希望以后不要有人找他麻烦。"
"因为他对你有恩?"
"在面包店的那次,你知道的,对不对?"
"当然。"
"看在雅暂的面子上才没有对我们动手?"
"是。"
"我希望你不要把他扯进来。"
"他不适合这个世界,我知道。"
"那么你......"
"我...只是想跟他做朋友罢了。"
第十一章
全市最大的征信社--
"我要的调查结果呢?。"
"在这里。"
"这是余下的另一半费用。"
"谢谢您的光临。"
离开办公室后,秦雅暂一边看手中新到手的资料,一边朝大门迈去。

秦芷潞,出生于XXXX年X月X日,家中长女,还有一个小两岁的妹妹。XXXX年毕业于......二十三岁参加工作......XXXX年出了一场车祸,失去生育能力(并无子女),并且成为植物人......搜寻着重要词句的秦雅暂在看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心中又是一震,难道......我根本就不是秦芷潞的亲生儿子?那么,这样说来,我跟秦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喽!那妈咪为什么要欺骗我说是她姐姐的孩子呢......
有些失魂落魄的欲走出征信社,却在门口撞上一堵肉墙,我手中的资料凋落在地上。来人身高约183公分(推测他比自己高出十三公分左右)(作者:这么准确,也叫推测?),穿着隔壁金誉高中的校服,漂亮的短发竖立在头上,同金相成一样的小麦色肌肤,虽然穿着校服,但是仍能感觉到那衣服底下的健美身躯,一定是经常运动的成果吧!
对方的脾气似乎不太好,秦雅暂隐隐约约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走路不长眼的啊!"那人几乎是怒吼出来的,好像可以借此抒发心中的怒火。
秦雅暂用眼角一秒钟内观察完对方长相,并且蹲下身捡起掉落的资料,正式抬起头,给了对方一个无比歉疚的淡淡的微笑后,用那美妙的声带发出"对不起"三个字,而后,在对方呆楞住的瞬间,快速绕过他,走出征信社。
在他走出征信社的一刹那,传来"少爷,你怎么啦~~~"的呼唤声。原来那人还是征信社的少主人呢。
"前面那个穿白衬衫,米色休闲裤的,给我站住!"是那个"少爷"的叫喊声。
秦雅暂不顾他大喊地继续向前走着。
"我叫你站住。你没听到吗?"那人竟然跑上来抓住秦雅暂的肩膀。
无奈,秦雅暂只能无奈的回过头,但是在面对"少爷"的时候,无奈的神情已经全然退去。"有什么事吗?还是,我撞伤你了?"仍然是柔柔的,很好听的声音。
"呃~~~你没有撞伤我啦!刚刚是我心情不好,你不要介意。""少爷"也柔柔地说。
他们两个这样站在一起已经非常引人注目,而秦雅暂,非常的不想引人注意。"看得出来,我不会介意的。"秦雅暂只希望快点摆脱这莫名的状况。
"少爷!少爷!""少爷"的手下追了出来。
"有人在叫你了,我先走了。"主啊,我终于能摆脱这被人围观的命运了吧。
"厄~~~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请你吃午餐!"
"什么??不用了啦~"
"赵叔!你把车开过来,我要和我的朋友一起出去吃饭!"我什么时候变成他的朋友了?
"是,少爷。"
看来我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上车吧!"
"好吧!"上了车,我们被载到一家看起来很豪华的餐厅吃西餐。
本来打算好好调查一下亲生母亲的资料的,秦芷潞是妈咪姐姐的名字,既然"他们"都来找过我了,我有预感,离"那天"应该是不远了。看他们的神情和妈咪的样子,他们应该是不打算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所以我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来找出个大概了。就算征信社不能完完本本的告诉我,也起码会有个框架出来。本来还想,不管怎样了解一点是一点的。只是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虽然我之前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点,但是还是......
正当秦雅暂想继续思考下去的时候,"少爷"开口了。此时,他们已经坐在靠窗的位子坐下。
"你是天狼的学生吗?"
"恩。"
"我叫金哲儇,是你隔壁的金誉高中的一年级。你几年级了?"
"二年级。"
"那跟我弟弟一样大。"
"你还有个弟弟?"
"是啊,不过我们兄弟的关系不是很好。"
"对不起。"
"没关系啦~不是亲兄弟,就算关系不好也是挺正常的吧!" 金哲儇看起来有些颓废。
"......"
"对了,你去征信社要调查什么吗?"
"是啊~"
见对方无意告诉自己要调查的东西,再接再厉道"如果以后有什么要调查的事就来找我吧!可以免费哦!这是我的手机和地址。" 金哲儇成功地推销出自己的电话和住址。
"好!"秦雅暂很听话的接下金哲儇写的纸条。不过,他是不会找金哲儇帮忙的。虽然征信社的调查结果他是很需要,但是这份顾客和被委托的关系存在的话,自己调查的事就不会被知晓,因为征信社会遵守行业规定对客人所调查的事绝对保密。如果是委托朋友的话,资料一定会更详细,但是为了"完美度",金哲儇一定会事先过目。
"来,尝尝这个,这里的牛排很有名哦!"
"好,谢谢。"这里...在去年妈咪生日的时候爹地有带我们来过吧。算算不过几个月,却已经物事人非。
"喂~~~你又出神喽!" 金哲儇伸出双手在我面前晃,想要唤回我的思绪。
"对不起。"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秦雅暂。"
"雅暂,你似乎很会冥想。"
"思考是我的习惯。"
"在你身上我看到一层白色的光圈。"
"呵呵,我又不是天使,哪来的光圈。"
"你的气质很特别,会让人忍不住被你所吸引。"金哲儇认真地说。
"请我吃饭就是为了说这个?"
"不,我是想说,我会把你当真正的朋友。所以,你若是有什么麻烦一定要来找我。"
"好。"看出他的执着,我若是再婉言拒绝,恐怕他也不会放弃。其实,我是不会轻易欠别人人情的。
"秦雅暂!"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们回头,那个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好像是......果然!金相成此刻已经来到我们背后,双眼瞪的很大,如两道激光,扫向金哲儇。如果视线也可以烧烤的话,金哲儇应该已经焦了。
他把视线移到我身上,尽管已经尽量在隐藏,但我仍然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怒气,而且仍在不断喷发中。(作者:怎么像火山爆发似的)看他这样子,该不会是为了我跟他说下午有事,而这会儿却在这里吃午饭又被撞个正着生气吧。我只好先开口"怎么了,相成?"不管,先沉住气。
【斗魂—唱魂(4)】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