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斗魂—唱魂(3)

时间: 2016-06-29 15:38:48 分类: 今日好文

【斗魂—唱魂(3)】

"不好吧!你是病人耶!竟然到处乱跑还忘记时间。还好女生都很喜欢你,不然看你不爽的,正好可以打小报告。"
"如果真有这样的人,我也没办法啊。嘴长在他们身上,他们想怎么运用造物主的恩赐是他们的事不是吗?"
"你呀,我就是拿你的想法没办法。"
"走吧!"
我和君一同走出教室,在我们从宽阔的林荫道走向校门的时候,很远的,就看见一辆非常气派的黑色轿车在门口停着,似乎是在等人的样子。
"雅暂,你看见过那辆车吗?"君好奇的问。
"你都没见过,我又怎么会见过?"
"那你猜它是来等谁的?"
"我们学校有钱人多的是,那种猜测,没意义的啦。"
说着我们已经来到校门口,站在车旁的两位西装笔挺的男人看见我们出来马上迎了上来。君似乎被他们的行为吓到了。连忙在我耳边低声问到"他们不会是来绑架的吧!"
我还来不及回话,黑色西装的大叔已经开口"雅暂少爷!我们家主人想见你。"
"见我?"我很疑惑,有什么人用这种排场来接我?突然,一个想法流窜到我脑子里。
"是的。"他恭恭敬敬的回答。
见他们没有恶意,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好吧,我跟你们去。"在我坐进车的前一刻,我回头对楞住的君说"君,替我打个电话回家,就说学校有事我要晚回家。遵照我说的去做,好吗?"
"恩。"
得到君的答应后,我放心地坐进车,黑衣大叔替我关上门后,我们便扬尘而去。
他们载我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在我仍然神游在外的时候停下了车。仍然是黑衣大叔替我开的门,下车后我才发现自己站在一幢大到夸张的别墅前,犹如古代的西方建筑,充分的表现了威严、恢弘和至高无上,但是其中又不乏个性色彩。在别墅前我们已经经过了一大片美丽的林荫道,这是那种平时只有在电视机前才会看到的房子。
我承认它给我带来了震撼,但是我没有发楞,也没有被它迷惑得傻在那里或是忘记自己来的目的。然后,头部向左旋转45度,对黑衣大叔说"麻烦,请带路。"平稳的声音表示我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
到是黑衣大叔像是有些不习惯我的反映而楞住,"哦,不麻烦。请随我来。"说着,他开始引领我走进这集现代的简洁与古典的优雅于一身的美丽建筑。
走了将近七八分钟,我们才来到我们的目的地,一闪偌大的红木门前。黑衣大叔敲了敲门"老爷,我们将雅暂少爷带回来了。"
"请进吧。"
"雅暂少爷,我们主人请你进去,我们在外面等着,您请。"
我走了进去,那是一个设计极为明亮且舒适的书房,不但空间很大,充分利用空间的独具匠心的设计理念也充分的展露无疑。
落地窗前的办公桌前坐着的男人就是他们口中的老爷么。
"您好,我是秦雅暂。敢问您找我来这里,有何指教。"
"够胆识,我喜欢。"
"如果您有什么事的话,敬请明说。"
"不急,你先坐吧。"说着,他站了起来,和我一同走向一边的沙发。
他在我身边的单独小沙发上坐了下来,直到这时候,我才好好的看清楚他的脸。这是一个极为斯文秀雅的男人,也正因为这样让他看起来年轻很多,光凭外表很难看出年龄。
"你的反映很特别。"
"是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一般的普通人看见这样的房子起码总会先看呆或是发楞,而你却没有。"
"我承认它的确给我带来震撼,但是发呆发楞就免了。"
"在进入大门后一直到我书房门外的这一段路程中,前几次来的人总会发出各种惊叹声,但你只是大概瞥了一下四周而已。而且我确定,你观察四周并不是被任何周围的古董或是美术作品吸引,而只是想知道自己所在的处境罢了。"
"我相信,来到这样陌生的地方,这样的行为是属于正常范围的。至于,这里的美术品,每一样都是作者的顶峰之作。但是这里不是美术馆,而且我不想让您久等,所以,我应该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欣赏这些绝世之作吧。"
"你的确是一个特殊的人。"
"这是您对我的褒扬吗?"
"是。告诉我你对这里的看法吧。"
"豪华却不奢侈,古典而充满现代感,每一平方都充分利用,空间的设计也都很完善,非常漂亮的建筑。"
"看来你给予这里很高的评价。"
"我从来都不是吝啬给予赞扬的人。"
"真有趣。"
"如果我有什么讲得不对的地方,希望您海涵。"
"你的眼睛...很特别。仿佛什么都知道似的。"说着,他好像开始思考起来。
"老爷,您要的饮料已经调好了。"穿着佣人服的佣人适时的插话,打断了刚刚的沉默。
"放下吧。"等佣人走后他又说道"现在很少有像你这样的人了。"
"是么。"
"我的属下已经跟我报告了去校门口接你的情况,你二话不说的就上了车,难道你不怕我们是坏人绑架你的吗?"
"我家又不是有钱人,更何况,应该不会有有了名车还干绑架的绑匪吧。"
"呵呵呵,我越来越喜欢你这小子了。尤其是你说的话,这根本不像是个普通十四岁的少年该有的沉稳和犀利。"如果是出身政界、商界或是黑道世家的孩子到是有这个可能。
"我只是如实的说出自己的感觉罢了。"
"是啊。那么,我们言归正传吧。"
"请说。"说着,我拿起橙汁大喝了一口,抛出"终于要步入主题了吗"的眼神。
"你以后就住在这儿,怎么样?"语不惊人死不休。
可惜,我并没有吃惊到怎样"然后呢?"
"你已经知道?"他稳稳地看着我。
"不,我不知道。但是前几天我才知道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所以今天你就猜测到这次的邀请一定和你的父亲有关?所以你才会那么放心的上车?甚至还不让你父母知道?"
"差不多吧!我只是不想让她担心。你今天找我来,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事隔十四年,我希望你能做亲子鉴定。"
"如果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如果是,那么我希望你能回到我身边,从此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如果不是,那么以后自然就也不用见面了,但是看在我们今天相谈甚欢的情分上,日后如果有麻烦需要我帮忙的,我愿意卖一个人情给你。"既然对方不像是个十四岁的孩子,那么也不用用那种和小孩子说话的口气了吧。
"虽然我不知道我父亲和我母亲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现在过得很好啊。不介意一直做"他们"的儿子,所以我认为跟你做亲子鉴定是非常没有必要的事。"
"你根本就不想有个父亲喽。"
"我不想改变现在的生活。"如果我答应他,那么,妈咪一定不会原谅我吧。
"所以你宁愿挤在那么个破房子里面。"
"或许它和你这里相比是"破房子",但是以我们目前的经济状况来说,能住这样的房子已经很好了。我从来不会奢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不曾幻想自己有一天会被人称为少爷。"
"难道没有什么可以说动你吗?"
"我既不贪婪又不会在面对这样的豪宅时自卑,所以,您恐怕很难说得动我了。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的话,我想我该回去了。"
他并没有挽留我,拿起茶几上的电话,"送他回去。"边说边看了我一眼。
"那么,告辞了。"我起身,向门外走去。
一直到我走出别墅,坐上车离去的那一刻,我仍然感觉得到他的注视。是的,他正站在那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我。
此时,书房的另一扇门打开,走出一个英俊的男子。他五官的轮廓极深,看起来好像是混血儿,深邃的眼睛,漂亮的黑发。是成熟男人的典型,很有魅力,三十五岁的他看起来好像三十左右的样子。"阿力。"
"是的,老爷。"
"那个小子,我要定了!"
"是。"没有疑问,完全服从地退出书房,他想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可从没见过,我们的樱董事长那么强烈的想要一个人呢!"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戏谑道。
"启明,你觉得他怎么样?"走进书房后径自在沙发上选了个舒服的坐姿坐下。
"他说话的技巧、平稳的处事风格、处变不惊的应变能力,还有他的前后一致。这种人,最不容易被人抓到把柄了。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小子。"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他的眼神像极了那个人。"
"你也认为很像吗。"虽然是问句,却用陈述句的口吻。看起来被称为樱董事长的人陷入沉思中。
"在被请来之前,他让他的同学跟他"父母"说他学校有事,会晚点回家。这显示出他的魄力。他跟我的谈话不会超过二十分钟,算上路程,现在回家,在时间上,正好可以圆谎。而他的聪明也正在这里,既不在这里久留,也不急着回去,而是先把条件弄清楚,无形之中便给自己留了条后路。进退得宜。他一开始就在暗示我他不是个贪婪的人,之所以在我面前剖析自己是想在我什么都还没说之前做铺垫,好让我有死心的准备。虽然还稚嫩了些,但是只要略经调教,就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不但前后对应,而且还懂得先发制人。果然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如果他还活着,我真是要恭喜他有这么个厉害的儿子了。"望着多年好友,樱藤敬心中更加坚定,秦雅暂,不论出于何种理由,你一定会是我们樱氏家族的一员。


第八章
今天是星期五,在结束了一天的课程之后,我来到我打工的面包店。今天的心情很好,除了明天就能上钢琴课之外,还有就是明天是周末,我可以好好的补个眠。累了五天的心,就像松了弦的琴,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由于每个星期五妈咪都要值班,(其实是为了那些加班费)所以每个星期五我都打工到十点才回家。而今天,和我一同的小周因为家里有事而请假了,交接的小李走后,整个面包房里就我一个人。
擦拭着柜台的我,突然想起,盛水的筒还在外面。正当我弯下腰拿水筒的时候,一阵人未见声先到的喧闹声引起了我的注意。稍后,只见,尹顺辉和古奇携手从一条漆黑的巷子中逃了出来,模样极为狼狈。我的思绪快速旋转,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他们应该正在被人追。(至于能不能说是在被追杀我就不知道了,毕竟,他们那个年纪,应该还没到那个级别吧!)
就在那一瞬间,他们仿佛也看见了我,眼中还带着点惊讶。
"快点进来!"我边说边替他们开门。
在向我点头示意之后,他们也很机灵的躲进了我的面包店。我将他们带到员工的换衣室。"先在这里呆着,无论怎么样都不要出声!"就在我转身出去的一刹那,尹顺辉拉住了我。
"我们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你要考虑清楚!"
"如果我怕麻烦,我就不会让你们进来了。什么都别说了,如果你愿意相信我的话,就别出声!"
"我相信你。"在他还没有对我说谢谢之前,我就先关上了门。
我快速到柜台前站好,低着头,仍是之前的平静样。
不一会儿,果然如我所预料的那样,三个少年走进了我的面包店。根据我的视线余角看见其中的两个手拿着棒球棍。一个毫无礼貌可言的家伙拿着棒球棍指着我的胸口说道:"喂!小子!你看见两个中学生从这里经过吗?"
"对不起,我一直在店内,所以无法看清楚外面是否有中学生经过。请问两位是要买面包吗?"说完之后,我便抬起头,露出职业的笑容。
不出我的所料,他们都在那一瞬间楞了一下。"小子,别以为自己长着一张比女人还漂亮的脸我们就不会揍你!"那个指着我的人放狠话道。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啊。你要我说什么?"我露出了无辜的表情,搭配表情的是我一样无辜地眨了眨眼。
"你们都出去!我来跟他说!"终于,站在一边始终没出过声的那个没拿棒球棍的人开口了。语气似乎很......生气?气愤?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他们出去后,我看清了来人的模样。跟我的肤色相反,他是一身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眼睛非常有神,绝对是第一眼帅哥。
"如果你看到了他们,我希望你还是老实说的好。不然,你可能会为此惹上一个大麻烦。"语气出奇的客气。
"我没有看到。"我再次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那么,打扰了。"他就这样走出了面包店。
等他们走远后,我才放心的到员工换衣室去叫他们出来。"他们走了,你们没事吧。"
"谢谢你,我们没事了。"尹顺辉感激道。
"你为什么要救我们?"古奇好奇的问道。
"没有理由。"
"你要知道,你这么做很可能为自己带来麻烦的。仅仅一句"没有理由"这让我们很难信服耶!"古奇似乎还不太敢相信我救他们是没有理由的。
"那你认为我有什么理由?我需要什么样的理由?期望得到你们的回报吗,我不需要。或者是讨好你们?但是我却有可能得罪另一帮更厉害的角色。再说......"(你们又斗不过我)我没说下去,因为他们似乎已经明白我想说的是什么了。我又不是那种喜欢专门揭人伤疤的没品家伙。
"我很欣赏你。虽然我们这种人可能没什么资格说欣赏,但是我很喜欢你的"没有理由"。"尹顺辉一脸激赏的表情,说明他说的是心里话。
"什么这种人、那种人的,只要自己明白就可以了,何必去在乎别人的想法。我很高兴你欣赏我。"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说出那种安慰人的话,也许是因为他刚刚那一丝闪神中的自卑吧。
"我看你们的伤虽然不重,但是却上上下下擦伤、淤青多得很。最好还是处理一下吧,去我家。"
"你真的确定要带我们回家吗?不会打扰到你吗?"古奇原本因为小莉的事总是对我心存芥蒂,但是看我这么帮他,他也一下子害羞起来,似乎在为自己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不好意思起来。
"没关系啦,我妈今天晚班,你们只是到我家去处理一下伤口,又不会怎么样。"
"面包店可以结束营业了吗?"尹顺辉提醒道。
"早点打佯没关系。"说着,我就边脱面包店工作服,边向换衣室走去。
到家后,我让他们在沙发上坐定后开始了我的工作。拿出急救箱,放了一盆水,接着,清洗伤口、上药、包扎,一气呵成,我没有说话,他们也沉默着。
一切完毕后,我坐在沙发旁的床上:"看了半天了,想发表什么意见吗?"
"真没想到,光看你的外表,一定会以为你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古奇心直口快的说。
"没想到我也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甚至,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富裕,只是平凡中的平凡,对不对?"
"对不起哦,我一开始以为你是那种目中无人的大少爷,我最讨厌那种仗着自己家有钱狗眼看人低的人了。"
"不必道歉,以前的都过去了。我也看得出你只是有口无心罢了,像你这样率真的人是值得结交的。"
古奇似乎被我说得不好意思,竟然脸红得低下头。这家伙,还真腼腆呢!
"顺哥,阿奇,我可以这样称呼你们吗?"
"你救了我们一次,别说什么称呼不称呼的。这样叫我们就可以了。"一直不出声的尹顺辉豪爽地说。
"那好,以后大家都是朋友。"
尹顺辉似乎被我说的话吓到了"我以为像你这样的好学生不想有我们这样的朋友的。"
"我交朋友从不过问背景,不然还怎么能被称为是交朋友呢。"
"其实在我们第一次交手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这个人可以结交。但是一想到"生家清白"的你和我们搀和在一起就觉得不太协调,所以......"
"协不协调,不试试怎么知道。你们可以走吗?还是干脆留下来住一夜?"
"不了,还是不打扰你了。阿奇,我们走。"临送他们到门口,尹顺辉却转身问我,"你不过问我们今天为什么会被追吗?"
"等你想告诉我的时候,自然就会告诉我。"
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在猜测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呵呵!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我的好奇心也确实很强没错,所以我才会在他们追的时候帮他们。还记得我在面包房的第一句供词吗?"对不起,我一直在店内,所以无法看清楚外面是否有中学生经过。请问两位是要买面包吗?"一般的店员会在遇到这种事的时候说这种话吗?不可能!所以我早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泄露了我把他们藏起来了这个事实。目的无非就是想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原因很简单,曾经在某天我回家的路上看见追他们的人把另一个人弄得死惨,他们的上头似乎是真正的黑道罩着,我现在摆明偏向尹顺辉他们,到时候有什么事他们一定会连我一起找。不是我自寻死路,也不是我不想尹顺辉他们受伤,以目前的情谊来看,我还没想过要为他们付出什么。而是,那个叫金相成的人,他姓金,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出生在我想知道的那个金家,但是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他能带给我线索。
尹顺辉:秦雅暂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外表文弱却身手矫健,眼睛看似清澈无澄却深不见底,还有同龄人中极少见的沉稳,看不透。果然是迷一样的人呢,我绝对不会看错,他将来会是一个人物。
"怎么了?辉哥,一路上怎么都不说话。"古奇看着尹顺辉的侧脸,好奇的问。
"阿奇,你觉得秦雅暂是什么样的人?"
"他跟表面看起来很不同。原本以为他只是种在温室中的小花,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却没想到他是身手出色,在野地里成长起来的杂草。"
"呵呵,这个比喻真恰当。他的确有着杂草的坚韧眼神,而且看他的家庭情况虽然普通但是明明还不错的啊,他却还去打工,而且还这么晚。他的生活跟他的外表看起来实在是太不相配的。但是却没有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辉哥,听你这么说,你好像还蛮喜欢那小子的哦?"
"是啊,你还不是一样。从他把我们藏在换衣室开始,你看他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我的预感告诉我,我们会是好朋友,甚至是好兄弟。"
"我也有同感。只是我担心,我们会不会给他带来麻烦。毕竟在学校,他是优等生,我们是流氓学生吧!而且,我不想把他卷进我们这个只用拳头大小来判断谁的话是真理的世界。"
"你说,金相成那家伙都已经追到我们面包店了,为什么就那么放弃了呢?看他对雅暂的态度,好像很客气呢!"阿奇试图转移话题。
"从那小子的眼神来看,他之所以没有追问下去应该是因为雅暂的缘故吧。"
"原来男生长得漂亮对男生也是有作用的。"
"你没发现雅暂的眼睛很特别吗?"
"是一双会勾引人的眼睛。"
"是摄人心魄的眼睛吧。什么勾引,这么难听。"
"这么说来,金相成那小子也是被迷到了喽!"
"我只希望不要因为这个,而连累到雅暂,希望金相成他们不会去找他麻烦。"

第九章
我是樱藤敬,樱氏财阀的第一任总裁。樱氏财阀是一个有着多年历史的跨国企业,从爷爷的父辈就开始了创业。为什么我是第一任总裁?因为过去樱氏是采取联合董事会的形制的。因为樱氏是一个大家族,所以在樱氏财阀中大家总是希望能够得到平衡。所以每两年,董事会就会采取投票的形式选拔出最优秀的董事来担任董事长之职。在五年前,我成为樱氏创建以来最年轻的一任董事长。而后,我用了两年的时间,使尽了各种方法,用尽了各种手段,终于废除了董事会。于是,我成为了樱氏第一任总裁,从此,樱氏便是我独裁的天下。这样的我从来都不缺什么,钱、权,应有尽有。
但是这一切,只是我主导的一场游戏罢了。我只能从商场的呼风唤雨中寻找存在感,在玩弄权利的过程中感受自己的真实存在。
在我去祭奠瀛海的时候,看见一个人,似乎是认识,但是却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的记忆告诉我,这个女人跟瀛海的过去一定有关联。她没有看见我,所以我就跟着她来到了另一座坟墓前。等她走后,我从高大的树木后走出来。那是一个叫金婉钰的女人的墓,一个我痛恨入骨的女人...如果不是她,瀛海也许根本就不会死......
【斗魂—唱魂(3)】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