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斗魂—唱魂(2)

时间: 2016-06-29 15:38:48 分类: 今日好文

【斗魂—唱魂(2)】

从三楼会议室走出来的我,在对面大楼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之所以说那个身影熟悉是因为我对那个身影的印象太深刻。
对方穿着一件铁锈红的无领上衣,白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在三楼校长室门口的他正跟校长握着手,而校长一脸笑意,一付很客气的样子。似乎是说了几句道别的话,他转身离去。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追!我快速冲到两栋大楼之间的连接走廊,飞奔过去,奇怪的事再次发生,他竟然又不见了!可恶!我再次失望的转身。在一个上午,我竟然就失望了两次!就在我感到郁闷的时候,一个明朗、清脆的声音流淌进我的听觉器官。当真的字字如珠玉,清越动听好似佛国里仙鸟迦陵频伽的鸣声。我瞬间抬头,看见他正在和我们这一届的校花说话。为什么一个男生的声音会如此好听呢?他们认识吗?他为什么会来我们学校?
"我先走了。"
在我回神的时候他们已经交谈完毕。他向楼梯走去,转身的时候眼睛再次在不经意间对上我的。平静无波的眼眸依然清澈,此刻的我却看不见那美丽的紫色,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自己看到的是梦境,一个生活在虚幻世界不切实际的天使。
我们就这样擦肩而过,望着他远去的身影,我似乎在发呆,直到上课的铃声再度唤醒我的神志。
平静的日子又过了几天,但对我来说自己确是在期盼和等待中度过的。自从那天之后,我总会想他会不会再来我们学校,有没有可能再次让我在街上与他相遇,我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这样特别的人一定也有个别致的名字吧!我非常清楚自己的期盼,我想认识他,想了解他,甚至想和他做一辈子的朋友。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我如此渴望和思念。
在某一个星期五,是我和他再次相遇的日子。那天,我如同往常一样在前往学校的路上,今天本来是要骑车,但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突然想徒步去上学,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我看见一个身影正悠闲的漫步着。我的心脏正加速跳动着,因为前方的身影穿着的正是天狼的校服!我跟随在他身后,这才发现他的漫步真的是很"慢"呐,但是步伐看起来却极为优雅轻松。几乎在这一刻我已经确定他就是"他"了。
离校门没多少距离的路程我们却走了一刻钟之久,我不想跟他太紧而被发现,所以从头至尾也没敢"加快脚步",我们几乎可以说是晃到校门口的。
在进入校门的前一刹那,一辆校车从我面前经过,遮挡了我的视线,仅那十几秒之后,当我的视线再次寻找他时,他却已经不知所踪......
经过早上的奇遇之后,我更加充满动力的在校园内寻找那独特的身影,虽然我还不是很确定那人就是"他",但是我还是动力十足地寻找着。可是上天却总是给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几天后的中午,一阵偶然的道歉声却再次让我见到他。他一身天狼的校服,还是和前几次看到的一样,浑身散发着一种贵族的气息。此刻,正有一个女生在不断的向他道歉。她是学生会宣传部的干事。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我不是故意的。"雪莉看起来一脸歉疚。
他轻咳了几声,看得出来,他似乎是感冒了,此时的他染上一层奇异的红晕,使他看起来更为柔弱了,纤细的身体正因为咳嗽而轻微地晃动着。"没关系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柳学姐可是天狼学生会中出了名的女王,不仅因为她那美丽的外表,更因为她强硬的作风和随处可见的拥护团。没想到他竟能连高傲的女王的心也一并俘虏,可是要是让她知道她送的水晶生肖在十分钟之内就夭折的话,自己还能在这个学校混吗?"可是,可是......"雪莉白皙的脸涨得通红,看起来一付快哭的样子。"那不是柳学送给你的水晶生肖吗?就这样被我撞碎了,真的很对不起!我一定会赔给你的。"说着还庄重的鞠了个九十度躬,并且伸手去捡水晶碎片,欲清理掉这些自己制造出来的垃圾。
别人送的东西,这样也能赔吗?"不用了,东西碎了就算了,也不用赔。" 他的语气依然轻淡,好像任何事在他眼中都是那般的无所谓。弯下腰拉回雪莉的手。"你手没割伤吧!那些我会让人清理的。"仍然是温柔的笑容,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呆。一时之间雪莉望着他,看出了神,周围的人不论男生、女生也都为这罕见的笑容而深深折服了。
"雅暂,你不是要回家吗?怎么还在这里?"突然的男声打断了大家各自的幻想与沉醉。
"我是要回家了。君,这些垃圾麻烦你让人收拾一下吧!"他的声音依然很柔。
"知道了,我会叫人处理的。你身体不舒服,还是快走吧!"
"恩,那我就先走了。"他回过头,对雪莉说:"不要难过了,没事的。"说完便转身离去。
后来,通过那天出现的男同学,我才知道,原来他是这学期才刚转来的转学生,就读于二年八班的秦雅暂。果然是名如其人,一样很独特,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韵味。


第四章
(曹祈霆=我)
每个星期三,二年级生就有一堂在阶梯教室的年级自由公开课。之所以称为自由公开课是因为这堂课学生可以选择修或者不修,完全是自由的。而没有课的三年级生或一年级生也可以来旁听。所修的内容每个星期都会有所改变,来上课的老师则都是有社会声望的优秀教师。所以每星期来听课的学生还是络绎不绝。
虽然平时听课的学生是挺多的啦,但是我还从没看见过眼前的盛况!简直可以用爆满来形容了,不单平时不爱听课只爱化装的撬课女生都来上课了,而且连许多三年级的学长、学姐们也前来听课,就连一年级的学弟学妹们也都来旁听。刹时,原本庞大的阶梯教室变得狭小,似乎快要不堪负荷这突然膨胀的"热情"。
原本还算安静的教室逐渐吵闹了起来,却在一声叫喊后变得鸦雀无声。"雅暂,雅暂,我早就帮你留好了位子,这里啦!"
"哦。"了一声后,他向沈卓君的方向走去。在他瞥了众人一眼后,安静的教室又再次炸开。轰隆、轰隆的,很是热闹,其中的对话不外乎是"好帅哦!""原来他就是秦雅暂,不愧是公认的白马王子。"之类的。看来他已经成为天狼新一代的偶像统帅了。
他在第二排坐定后,有更多的女生想办法和较前排的男生换位子,为的,只是想更靠近他一点。于是,从课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都闹烘烘的。很明显,大多数学生都没有在听李教授的课,从教授的近乎抽搐脸部表情来看,他显然已经相当生气,而他对造成今天上课吵闹的罪魁祸首也不打算放过。
"第二排正中间,穿白色衬衫的这位同学,老师黑板上的这道题,请你来解答一下好吗?"李教授的额头似乎正有青筋在跳动着。
李教授一直留学美国,连跳几级之后拿到博士学位,也算是天之娇子。由于天狼是全国数一数二的中学,所以才有这个资格请得动他来这里上课。对于他来说,别人对他总是尊重的。可以说,在他的人生中恐怕还没有上过如此混乱的课吧!此刻他眼中会燃烧熊熊怒火,也是理所当然的。我真的很为他担心,既然大家都是冲着他来的,如果当众出丑,那么他白马王子的形象恐怕要不保了。
"可以。"他从容的站起身,缓缓地走上演讲台,拿起粉笔。这一连串的动作如拍摄电影一样,优雅而具有绅士风度。
李教授早就被他那不紧不慢的态度气到,看也不看他的下一个动作,就开始吐露自己的不满:"别以为动作慢就可以拖延时间,不会做就直接说一声,到学校来本来就是要学习的,这道题目确实有点难度,不会做也不会有人嘲笑你的......"
略偏柔性的清脆嗓音打断李教授的牢骚:"老师,这样做可以了吗?还是要我写第二种解法?"站在满黑板的公式和数字面前,嘴角边仿佛有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他看上去就像温和的阳光一样耀眼却不刺目。
"什么?!"李教授看着一黑板的杰作,简直傻了眼。
"啪,啪,啪。"鼓掌声由一开始的此起彼伏,到满堂一致。不得不承认,他在这堂课,征服了全教室的听众。
"呃,很好,你做得很好。"李教授尴尬地咳嗽了声,只能言不由衷的表扬着。毕竟对方只是一个中学二年级的学生,而且还只花了那么一点时间就做完了,从教授的表情来观察,不难发现,他的解答一定是很详尽的吧。
我很惊讶,他所做的这道题目真的非常难,连我都算了半天,而他却不急不慢的犹如答案已经浮出水面一般将结果写在黑板上,而且没有使用过一次黑板擦。他真的如此胸有成竹吗?不得不承认,通过今天让我认识到他在学习方面的天赋。今天的另一个收获就是看见了他写的字,在黑板上的那清秀的字迹很能感染人,男孩子中很少有能将字写的如此清秀的了。秦雅暂,你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就好像一个迷,让我猜不透。却更加的吸引我靠近你。
无论谁,对于别人来说,毫无疑问,都是谜,而且正因为这样,才吸引人。
自从星期三一别之后,他的名声就有如火箭一样直达云霄。校园里也随处可见秦雅暂的拥护团成员。最夸张的就是雅暂拥护团竟然也有了如学生会一样分工明确的职称,例如:主席,某分部部长之类的。
时间在秦雅暂风波之中飞快的流逝着,几个星期是很快就会过去的,我们进入了第十周的期中考试中。考试的时候可以不穿校服,所以考试的这周就成了许多学生的秀衣会场。各种各样的服饰应有尽有,在如此多样化而又令人眼花的校园中,他却依然光彩夺目。
第一天的考试就引起了无数女生的景仰和无数男生的羡慕与嫉妒。时至秋季,潇风瑟瑟,寒水落叶,他的穿着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他的言行已成为许多人效仿的对象,只是可惜没有人能模仿得像罢了。
他就像种在温室里的花朵,自然的散发出干净、优雅的气质,总是喜欢浅色系着装的他看上去更像一个有着良好教养的富家贵公子。
在期中考试成绩公布的那一天,我在人海中看见他的名字。秦雅暂,排名第七。数学、英语、物理均为满分。很棒的成绩,我一开始看见的时候还有些惊讶,而后升起的是一种疑惑,为什么成绩如此好的人会被排在八班?
在初进天狼的时候就是按成绩分的班,后来又经过升入二年级的分班,可以说,全年级最好的学生都在一班了。而在刚开学的一班考试中我排第十二位,期中考的时候发挥得比较好,挤进了前十名,排在第九。可是他却排在第七,成绩更甚于我,而且还身在八班,这说明了什么?他是天才吗?
疑问,如同一个大雪球,越滚越大了。
在期中考后,我又听到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他竟然和三年级出了名的不良少年尹顺辉摩擦出矛盾的火花!
"知道了吗?我们二年级的白马王子可能要惹麻烦了!"
"怎么回事?"
"听说他和九班的古奇有些不愉快。"
"这些不良少年最好少惹为妙。"
"就是,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
"会跟那些人有所牵连,我看这个秦雅暂也不如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优秀,说不定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呢?"
"也有可能的,虽然他的成绩不错,但是说不定道德有问题所以才被安排在八班的。"
闲言碎语不断在我耳旁缭绕,我所在的一班大多都是一些读书至上的人,他们认为成绩是表现一个人的最好法宝,除了读书之外,其他的事他们都不想惹上身。当然说闲话也是他们的爱好之一。这真是令人感慨的教育制度,教育出来的孩子不懂相互扶持,还唯恐被人超越,甚至对比自己优秀的人产生敌对感。
匆忙的脚步声令我一听就知道是小情来了,她飞速奔至我身边,气喘吁吁的说:"不好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小晴,你先不要急,慢慢讲。"
"再慢就来不及了!祈霆,秦雅暂他有麻烦了!"
听到这句话时,我的心漏跳一拍"什么事?"
"有人去找他麻烦!"
"边走边说!"我边走出教室往他教室的方向走去,边说着。希望小晴能将她看见的都告诉我。小晴是一个超级雅暂迷,也是雅暂亲卫队的成员。
"我经过他教室的时候看见一群人在那里等人,走廊边的人告诉我他们是来找秦雅暂寻仇的。"
"你看见秦雅暂了吗?"
"没有,好像是出去了还没有回来。"
听完这句,我们已经站在秦雅暂的教室门外。此时气氛已经结成一片,安静得出奇,教室门是关着的,我往教室门上的窗里瞧,看见对视而站的秦雅暂和尹顺辉,课桌椅被移动过,但看得出来是被人刻意移动的,可能已经发生过打斗,但是......像贵公子一样的他,会打架吗?这令我很好奇。
没过多久,尹顺辉他们就离开了这个教室,听他离开前的说的话和语气,他们似乎真的对决过,而且还是秦雅暂占的上风。这令我更加感到不可思议了。


第五章
刚回到家的我就感应到相当凝重的气氛,平时爸妈都不会这么早回家的,但是今天......好像不太对劲。看着门口两双皮鞋,突然感觉到今天似乎会有事发生,我躲在门口的墙边望里面窥视。果然,看见爸妈正在客厅沙发上对视。"那么,你是决定要离婚喽!""是。"父亲的声音低沉却清晰,虽然只有一个字,却像冬日冰川上行人足下冰层发出的脆响蜿蜿蜒蜒地延伸开去,不知在哪一刻便会裂开吞噬了踏在身上的脚步的主人。
"你的理由呢?因为金钱吗?你以前不是那种为了金钱出卖感情的人。" 母亲看上去似乎有些哀伤了。
"我不要这样的生活!这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不愿意继续为了那个和我没有任何血亲关系的小孩和他的母亲而苦了我自己。这种每天为钱奔波忙碌的生活,我不想再过了。"我从没见过父亲如此坚毅的样子。
"我承认这些年来是我对不起你,我们结婚那么多年,我没有为你生儿育女。我的整颗心都放在他身上,可是他是我唯一最重要的人的亲生骨肉。你要我怎么能弃他于不顾?"妈咪似乎是维持着最后一丝理智在对爹地说话。
此时此刻,我的心着实震了一下,喉咙似乎被卡住,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已经受够了,我要自由的生活。" 爹地仍然坚持着。
"哼,说得好听。什么要自由的生活,说穿了不过是想自由地支配金钱罢了。我知道尧这十几年来的所学的确是花费了我们不少钱和心思,而且她的医药费也确实是我们俩一直在支付的。你公司最近运营不是很好我也知道。如果是因为这样的生活压得你喘不过气来的话,那么你今天提出这个要求我是不会有任何埋怨的。但是这也不能掩饰你的过错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因为公司上的业务而认识了一个漂亮的女人,而且,你还买房子给她了吧!是要把她养起来吗?因为经济上的压迫而回家来跟我翻脸?"妈咪说话的神情极为淡然,好像站在她眼前的已经不是那个和她同甘共苦十几年的丈夫,而是在叙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你到底签不签!" 爹地的脸上扬起被揭穿的愤怒。
妈咪二话不说,拿起离婚协议书就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爹地也不再说话,拿起协议书就走人,离开了这个我们曾经共同度过无数个甜蜜日子的家。
"妈,我回来了。"我平静的说出这句再普通不过的话,但是我却用了很强的意志才克制自己不去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想让她难过,所以我也不想提起让她伤心的事,我等着妈咪自己告诉我事实,尽管我已经听得一清二楚。
"尧,你回来啦。"妈咪的脸上露出明显的疲累。
"妈咪,你还好吧?"看着妈咪这样子,我实在是心疼。
"尧,我正好有事想要跟你好好谈谈。"妈咪也已经渐渐恢复平静。
"哦。"
在客厅坐定后,我抬头看着这从小照顾我的亲人。"妈咪,有事你就直说了吧!"
"刚才的对话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是的,对不起。"
"没什么好道歉的。"妈咪顿了顿,又开始说道:"尧,其实...你并不是我们亲生的孩子。你的亲生母亲是我唯一的亲姐姐。"
因为已经有过心理准备而不再那么惊讶,但是仍然无法掩饰听到这个回答时,我心中的震撼,因为我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如此疼爱我的父母竟然会不是我的亲生父母。这个问题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然后呢?"我依然用平静的声音掩埋了我心中澎湃滚动的情绪。
"你是私生子,你母亲在生你之前就跟那个男人分手了,但是她依然坚持生了你,她是个好女人。"
"所以我没有父亲,而那个男人也根本就不知道有我这个儿子,对吧?"
"你知道了?"妈咪突然用惊讶的语气问我。
"不,我不知道。这是我猜的,没想到就像肥皂剧一样容易猜。"我朝妈咪笑了笑。"妈咪。"说着,我走过去抱住了她。"妈咪,我不会离开你的,不论如何都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不离开你的心。"
听到我的这句话,妈咪似乎也释怀了。"尧,听说你们学校下星期有一个才艺比赛?"
"是的。"
"那么,尽情去发挥吧!让我看看我们培养出来的好儿子,恩?"我从来没看见过妈咪如现在这样清澈的眼睛。但是......
"可是我不想出风头,妈咪。那样又会引来一些无聊之徒的攀比。"我顿了顿,在看见妈咪那渐渐黯淡的眼神后又说;"可是,还是不要让妈咪失望好了。"为了栽培出我这个儿子,她失去了爱情,也失去了丈夫,我不能让她失望。
"我的乖儿子。"
此刻,我知道她故意叉开话题是因为她仍有事瞒我,但是我还不想说破,我还想再留在她身边多会儿时间......
几天后,我们也离开了那个家,因为两个人的生活是不需要三室一厅的公寓的。把那在黄金地段的公寓卖掉后,我们又另找了一所居处,这比我们原来的住所小了许多。是一处一室半的老式住房。我明白母亲的经济状况,一个人的薪水不但要支付两个人的生活费,还有我的学费,我亲生母亲的医药费。这些都够她喘的了。
我曾经提出要出去打工,但是却被妈咪坚决的阻止。她说就算她再累,再辛苦,也决不允许我出去打工。可是,我还是偷偷瞒着她,找了一家面包店打工。
在结束一整天的校园生活后,我来到琴房练琴。并且把原本每天上课的课程改为每周的二、四、六。其余的时间则去打工。退下来多余的学费我用来支付我每个月的伙食费。而妈咪每个月给的伙食费和我打工的费用都被我藏了起来。我打算将自己手上的钱每积攒三个月就到妈妈住的私人疗养院去交纳一次费用。我希望能替妈咪减轻一些负担,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每天的生活除了忙碌之外,仍是忙碌。(亲生母亲叫妈妈,姨妈叫妈咪,因为改不过来的缘故)

第七章
昨天上体育课的时候,老师说要考试,我因为身体不舒服而得以免考。正在百无聊赖之际,记起学校音乐教室有一把看起来不错的小提琴,于是在吃了卫生老师给的药后就去了音乐教室。
我这个人就是有这种毛病,看见不错的琴就会想去拨弄一下。现在是上课时分,不会有人来,就算让人听见也会以为是哪个班级在上音乐课,所以,这不正是我最喜欢的天时、地利、人和吗?
拿起小提琴,回想到前几天和曹祈霆的"巧遇"还真让人感到奇妙呢。他是个不错的人,从那天的交谈就可以感应的到。虽然我身边从来都不缺朋友,但是,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吧。
拉琴的时候虽然需要投入十二分的精神力,但是也许是因为我的身体已经习惯了做这件事的缘故,拉琴的时候特别容易失神,也特别容易想其他的事情。尤其是平时一些比较难想的事,我都喜欢边拉琴边考虑,因为在拉琴的时候我的脑子都会特别清醒,就像现在。
明明知道有些事他们不想让我知道一定有他们的难处,我也不能亲口去问,但是一定有问题的不是吗?为什么要突然告诉我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用因为我长大了所以才告诉我身世的理由也太牵强了,我不是还没到十八岁吗?如果是因为我人大了,他们应该还可以再瞒我个几年的啊,看妈咪那舍不得的表情和她的性格,她一定会能瞒多久就瞒多久,直到再也瞒不下去为止。
所以,一定有事发生。根据他们那天表现的严重性,难道......他们找到"他"了?亦或是"他"找到他们了?
可是"他"不是不知道有我这个儿子的吗?难道他们还有事情隐瞒着我?
思考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不一会儿就响起了下课的铃声。我匆匆忙忙的回到教室,此时大多数同学都已经整理好书包了,也有些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开教室了。我迅速地整理书包,"不好意思,君。我没注意时间。"
【斗魂—唱魂(2)】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