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斗魂—唱魂(10)

时间: 2016-06-29 15:38:48 分类: 今日好文

【斗魂—唱魂(10)】

"你死后,他的灵魂仿佛也死了,失魂落魄了好一阵,用了一年多才振作了起来。后来奋发图强,发誓要尽早接收金氏,亲手为你报仇。可是,昨天却病了,因为长期以来的紧张与繁忙使得他的神经过度紧张,那天在会议上见到你之后,太过震撼,突然放松,长期以来积压的劳累全部都释放了出来,身体承受不住,就晕倒了。"
樱影熙略微皱眉"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顺辉,我走了,你小心保重。"
看着呼啸离去的JAY732的背影,尹顺辉慢慢地吐出一句话,"你也是,我唯一的朋友......"
金宅,一道黑色的人影翻过高墙,越过所有保全设施。拿出钥匙,开启面前的那扇白色大门。门框内,是一片雪白,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躺着因病而脸颊泛红的金相成。他似乎睡的很不安稳,冷汗连连,又好像被梦魇困住,嘴唇蠕动,却发不出声音。
樱影熙抚摸那张四年未见的脸,金相成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睁开眼睛,却仍然沉浸在梦境中。"尧,你回来了。"紧紧拉住樱影熙的手,不断呢喃"不要离开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好,乖,我知道了。乖乖睡,我不离开。"由于金相成的手实在拉得紧,樱影熙也无法离开,只要也钻进被子,抱着金相成,一起沉沉睡去。
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相拥而眠。

第二十五章
凌晨时分,金相成醒来,恍惚的坐在床上,回忆着刚才温暖如梦的触感。真的是一场梦么?为何梦中人如此清晰,为何可以如此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无奈与痛楚,为何...如此温暖。
"陈叔。"
"是的,少爷。有何吩咐?"
"刚才是不是有人来过?"还是忍不住想问,脑袋却仍是在回忆着什么。
"没有,并没有任何人来过少爷的房间。"
"是么......"带着一份惋惜的语气。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相拥而眠......最后一次?!突然窜进脑海的话语吓了金相成一跳。"陈叔,备车,我要出去一趟。"
"是。"默默无声地退下。心道:少爷,时机成熟了。
早早地来到樱家,心,是那么的急切。想见他,好想见他,尽管这几天自己对他的调查无不显示他只是一个名叫樱影熙,从小在美国长大的孩子罢了。但是为什么会这般不甘心?见到他那一刻的心痛又说明了什么?哪怕只是想象再次失去,心都疼痛得无法自拔,是自己内心的脆弱告诉自己,金相成,你已经无法忍受再次失去他的痛苦。所以,不管你是莫尧也好,不是莫尧也罢,我都一定要你留在我身边。
来到樱家大厅,却见已经有人在沙发上喝茶等候。向承希,你也和我一样么,那么的,希望再次见到他纯真清冷却又睿智无比的神采......
静静的走过去,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两两相望,却没有说话,周围的空气也变的暗潮汹涌起来。"金先生,请您在此稍候,我家主人马上就来。"
"洛翳,你是洛氏的大少爷,为何会在樱家?而且还是在当家主人樱影熙的身边?"金相成对此十分不解。
洛翳则笑着为他解答,"我的母亲在生下我不久之后就有了外遇。所以我的弟弟,我那唯一的弟弟并不是我父亲亲生的孩子。四年前,父亲带我去纽约考察,却遭到我母亲派来的杀手暗杀。目的是为了帮助那个人的孩子,继承父亲的家业,以为这样他们三口之家就能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可是,那个男人却过河拆桥,带走了我弟弟和洛家家产。母亲也因受刺激过度疯了。"语气平淡,仿佛这根本就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一样。
如果这人不是演技太好,就是真的看透一切。那么,是什么力量让一个人能够如此洒脱?难道是..."樱影熙就是在那时侯救了你的吧!"肯定的语气,眼中流露的又是什么?怜惜?悲伤?羡慕?还是嫉妒?但是有一点十分确定,那就是:向承希,他正在忏悔。
"对,就像救世主一样的出现,带给我希望。我曾经懦弱的在河边哭泣,他却对我说Remember what should be remembered, and forget what should be forgotten.Alter what is changeable, and accept what is mutable."
"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两人慢慢琢磨着这句话,不知心中的动荡是激动还是失落。
"所以,你就会忠心耿耿的跟在他身边一辈子?"金相成质疑的说着,酸溜溜的感觉分明是妒忌。
"对,因为我已经想通一些事。家业、权利甚至是财富,这些空名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只有影熙,他才是这世上无双的珍宝,我宁愿一生留在他身边守护他。更不会犯了他的大忌。" 洛翳坦率的说着,却不知听的人心里受到了多大的震撼。向承希和金相成都为他所说的那分坦荡和坚定的眼神所震慑。如果,如果可以重来,自己断不会再次选择欺骗那个人。
"大忌么?"向承希隐隐猜测着他所说的忌讳到底是什么。
"自己相信的人不信任自己;自己不欺骗的人欺骗自己。"洛翳平静的答到。
颤抖,颤抖,还是颤抖!心在颤抖,思想在颤抖,人也在颤抖。心,好痛。
"洛少爷,少爷已经准备好了。请带客人到后花园去。"
"知道了,李伯。你们随我来吧。"
在后花园内,那片处处绽放的春色之间,纤细挺拔的人影屹立在满园清新之中。实在是只有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才会有的超然与飘逸。长长的头发并未束起,迎着温柔的和风飘荡,专注的神情让人看不透他是在思考着什么或是在发呆。
"影熙,人带来了。"
"哦,坐吧。"回过神,樱影熙指着早就准备好茶水的圆桌,示意他们坐下。"翳,思容要回来了,你马上去机场接她吧。"
"叶思容?她不是明天才回来吗?今天上午并没有从纽约抵达的飞机。"洛翳疑惑。
"她是包机回来的。时间差不多了,你现在去应该正好能碰上。"
"是,我马上就出发。"
看着洛翳离去的背影,樱影熙沉默了一会儿,露出他们久违的笑容"你们,过得还好吗?"
"尧......"一句轻轻的低吟,道不尽四年来心中的思念与心痛。
"尧,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知道我舍不得伤害你的,为什么......"向承希沉痛地看向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儿。想问他跳崖的原因。目光,是近乎吞噬的贪婪。
"承希,你可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话?"樱影熙淡定的问。"如果有一天...你在逼不得已或是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必须要骗我,那么请你永远也不要让我知道真相,就让我沉溺在美丽的谎言中吧。可是...我还是知道了,知道了真相,我就不能任你摆布。如果,你再有耐心一点,把计划做得更完善一点,或许,我就不能看透了吧。"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当初虽然是你父亲保住了我父亲,但是樱藤敬却杀了我母亲作为警告。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
"所以你索定了我,从我出现的那天起。你刻意的接近我就是为了让樱藤敬也尝尝失去最后唯一牵挂的人的痛苦。为什么没狠心到底,干脆杀了我呢?"还是平静如水的声音,喝着杯中的柠檬茶,樱影熙面无表情的诉说着当年向承希利用他的理由。
"哈哈~~"抬头无语对苍天,向承希黝黑的眼睛里流溢着无止境的痛苦。"绑架你是为了拿你威胁樱藤敬。本来是可以很完美的计划,可惜,我赔了一颗心。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对你的依恋就越来越深,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们回家。"
"不!尧不会跟你走的,他是我的。"一直没有出声的金相成激烈的反对着。"影熙,还记得你对我说的话么?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跟我回去。"
"那是莫尧对你说的,不是我。"
"尧?"金相成的目光里有着深深的恐惧和不敢置信。
"其实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你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对不对?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筹码可以让你停止追赶尹顺辉的。所以,你也是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利用我。一方面,利用我在你父亲面前戳破你亲生儿子的身份,让你父亲明白不能再用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了,然后承认你的身份,你就可以更早的取得家业。另一方面,收买我心,让我以后都能留在你身边帮助你。更何况我还有樱家这个靠山,如果能吞并樱家的话,对金氏来说无非是如虎添翼。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在你看到我和金哲儇一起吃饭的时候如此愤怒。你怕因为他而打乱你的全盘计划。"樱影熙慢慢闭上双眼,似乎不愿再看他们。
"是,我怕你因此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我为什么这么蠢!为什么到你跳崖的那一刻才明白,原来早在第一次见面我就对你一见倾心。虽然我不该那样利用你,可是,我总比那个逼得你跳崖的人要强吧!"金相成仇视地看向向承希。
"我们被绑架的时候你的人就在旁边吧,从头到尾他们都最严密的监视着房子内所发生的一举一动。所以,就算没有我和向易宁的那个约定,你也可以毫发无伤的回去。你伤我之深,并不亚于向承希。"淡漠的话语如尖利的小针,一根根刺向金相成的心房。
"尧,我错了。我任由他绑架你是为了让你对他彻底死心,我知道你讨厌背叛,所以用他绑架我们这个事实来摧毁他在你心中的地位。可是我没想到你会跳崖,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决不会让你离开我半步。如果,如果可以重来我绝对不会再欺骗你,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一滴滴晶莹的水珠掉落在刚刚探出头的小嫩芽上,然后再划落,深入泥土,好像不曾出现过一样。
"如果如果...人如果一直玩着‘如果\'的造句游戏,什麽时候才能看向未来?已经太迟了...面对现实吧,我已经不是四年前的那个莫尧了。我是樱影熙,不要再叫错哦!"


第二十六章
日暮时分,云霞燃火。天地间被笼上层绯艳的轻纱。斜阳外,倦鸟万点,凄声哀鸣,寂静山道,更添萧瑟。残阳似血,橘红色的馀辉柔柔的洒下。
樱影熙静默的站在宽大的阳台上眺望远景,心中一片空白。看着眼前寂寞的背影,叶思容心里一阵揪痛。"影熙,你真的放得下么?你背负的太多,放不下的也太多。"
"思容,还记得你刚刚来和我们一起住时我在干什么吗?"
走到他身边,和樱影熙并肩站着,"你一直在看一本书,而且看的很投入。"思绪飞回到三年前纽约郊区的那个大别墅中,那时的影熙总是喜欢坐在树干上看书,有一本他看了很久,也看得特别认真。
"那本书里的一句话让我感触很深。There is someone that is coming or passing away in your life around the clock, so you may lose sight of those seen, and forget those remembered. There is gain and loss in your life, so you may catch sight of those unseen, and remember those forgotten. Nevertheless, doesn‘t the unseen exist for sure? Will the remembered remain for ever?那时侯觉得这话太深奥,所以就死背了下来。现在,我能体会了。它是说:生命中,不断地有人离开或进入。于是,看见的,看不见了;记住的,遗忘了。生命中,不断地有得到和失落。于是,看不见的,看见了;遗忘的,记住了。 然而,看不见的,是不是就等于不存在?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余霞映红了那绝美的侧脸,阴影使叶思容看不清他的表情。
"一个生活在普通家庭的孩子,他本来或许能生活得很幸福。没有惊心动魄,没有跌荡起伏,没有经历家破的哀伤。但是,这是命运开的玩笑,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又能够承受多少呢?先是父母离异,然后发现父母对自己一切的关心和照顾不过是为了将来出卖自己所培育的筹码。坚强的挺过这一关之后,好不容易跌跌撞撞找到了自己在这世上仅有的亲人,竟然还发现逼死亲生母亲的凶手之一就是自己的舅舅。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要紧,起码还有一个爱护自己的表哥,可是那个哥哥也只是为了早日登上家族继承人的宝座而利用自己。这样也没关系,在樱家还有一个向承希对自己有承诺,可是结果呢?自己仍然只是他为了报复樱家的牺牲品。这里面藏着太多辛酸和痛苦,所以影熙,我能感觉到你的伤痛。"叶思容痛苦地诉说着,她希望樱影熙不要再压抑,这样心只会更痛。如果,他现在能哭出来,也许,会好些。
"思容,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缘分么......有些事看清了又如何,有些情知晓了又如何,那条变幻无常的生命线,不是看到就可以触到的。"樱影熙低着头,低沉得仿佛要哽咽的嗓音穿透着聆听者脆弱的耳膜。
"所以你总是那么的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你的仇人。可是,人生下来不是为了拖着锁链的。如果你下不了手,就由我来替你执行,如果你不忍心,那么就让我和你一同遗忘。"叶思容坚持地说着。
"思容,我不值得......"
"你值得!这世上没有比你更值得让我付出真心的人了,自从我看见你抱着我父亲的尸体死也不肯放手的那一瞬间,我就已经爱上了你。所以,只要能解除你心中的痛苦,那么恶人让我来做。"
黑发飞扬,眼中渐渐升起紫色的光辉。樱影熙明白叶思容的意思,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和势力,要摆平金家和向家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虽然自己在整件事中并不完全是被动状态,自己很清晰的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但是仍放任自己往下陷。会有今天,完全是自己想装糊涂的结果。原来自己还是不能忍受独自一人活着,还是想找一个能亲近,能信任的人长伴自己左右。是,我,错了么?叶齐天,我原来也只是一个平凡人,我终于能明白当年你为什么临死也不要我报警。在他们输给我一颗心的同时我又何尝不是碎了一颗心呢...但是,起码,要让一个人幸福!"思容,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愿意。"叶思容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和我一起...会幸福么?"
"有一些东西,可以是永恒的。有一些人,是需要一辈子守护的。有些缘分是注定要失去的,有些缘分是永远不会有好结果的。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但拥有一个人就一定要好好去爱他。能守护在心爱的人身边,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好。那么...我们结婚吧。"


第二十七章
叶思容进门就看见一身黑色西服的樱影熙对着镜子发呆"影熙,有人找。"
"哦,好。我换身衣服就下来。"结婚请贴已经发出去了,现在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找自己呢?走下楼梯,看见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背影。"祈霆......"
来人回头,果然如樱影熙所说,正是曹祈霆。"影熙。"
"回来之后太忙,一直没时间去看你。有什么事吗?"看见过去的校友,樱影熙还是觉得很亲切。
"影熙,我...收到请贴了。所以......"
"呵呵,这事啊~~你不用亲自跑一趟的,再过三天,不就可以给我最好的祝福了么?"
"不是的!"曹祈霆激动地看向樱影熙,"影熙,你真的爱那个叫叶思容的女人么?"
"什么意思?"
"请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此时的曹祈霆异常严肃。
"既然决定和她结婚,那么我就一定要给她幸福的。"樱影熙平静的说,现在他们两人的情绪呈反比。
"影熙,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听我说影熙,你和金相成还有向承希的事我都知道,我也知道他们伤你很深,也许你会因此而无法轻易付出真心,但是,我会照顾你的。"这句话说得很坚定。
"......什么...意思..."就好像大脑脱臼了一样,樱影熙楞在那里,很疑惑,因为他从没想过曹祈霆也会......
"我喜欢你,影熙,我喜欢你。从我第一次在街上看见你就喜欢你。你总是有那么多东西在吸引着我,让我不由自主的想靠近你。可是,你是那么的高高在上,那么的遥不可及。你是金家和樱家的后代,我没有办法靠近你。于是,我就不断努力,拼命的努力,因为我不姓冯,我不是直系继承人,所以,我要付出比别人更多倍的努力。我得到了机会,那年我很高兴外公愿意带我去参加那个宴会,我看见了你。我终于离你近了一步,可是你又在那时侯让我失去希望。我发了疯的找你,日以继夜,不断的找。现在,我已经有能力保护你。而你好端端的在我面前,我不想放开你,哪怕,你不会喜欢我,这样也没关系,让我留在你身边照顾你好不好?"
"祈霆...我没想过,你对我的感情会这么深。但是,还是放下吧,你这样会很痛苦,而我,不想再让任何人痛苦了......你可以留在我身边,因为...我们是朋友。"
"不行吗?可是你也不爱你的未婚妻呀,这样,她不会痛苦么?"
"我只是觉得,无论如何,也要让一个人幸福......我的痛苦已经注定,日后能不能消去我还没有自信。但是我不能让关心我的人和我一起痛苦等待我的伤口愈合,所以,起码,要让一个人幸福......"
"她就是你的选择么?"
"是。"很坚定,也很坚持,仿佛已经下定决心。
"那么,三天后,我会来参加婚礼的。"
"三天后见。"
"谢谢你这么说。"叶思容从门后走了出来。
"你呀,都要结婚的人了,还这么幼稚,玩偷听。"樱影熙露出难得的笑脸,却不像是在说和自己有关的事,到像是朋友要结婚的感觉。
"我哪有,还不是你们话说的太响,自己溜到我耳朵里的。"叶思容耍赖到。
"有你这样的老婆,还不知道你未来老公要受什么样的苦呢!"
"能够娶到我的人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本姑娘不仅色艺双绝,而且还抬拳道、合气道、柔道样样精通。要是他敢不听话,哼哼~~"冷笑了两声,然后举起袖口,把白皙的手臂在樱影熙面前晃啊晃的,显示她的威严。
"啊?那我以后不是要吃很多苦?我后悔了,你放过我吧!"樱影熙边讨饶边缓缓向门框移动,趁叶思容得意之际一个不留神向外"逃命"。叶思容也和以前一样在后面追赶他。
心里在滴血,如果你能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到也好,其实你比任何人都善良。这一点,从你那个养母身上就可以看出来了。如果是别人,一定会以为你是个很邪恶的孩子,竟然设计自己的养母。但是我知道,你那样做是因为当时你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处境,所以才会摆出小恶魔的样子,只有这样,你的母亲才不会再来找你,也就不会把她卷进来,更不会因此连累她。连出卖自己的人,你都能如此为对方着想。这样的你,善良得让人好心痛......
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满屋子乱窜的洛翳渐渐挂起笑容。就这样看着他们也是一种满足,很温馨的感觉,如果,能一辈子这样,该有多好......
夜凉如水,月光冷冷的罩在黑夜上,像一个双色杯,把世界分成幽黑与夜光白。
"少爷。"
"你怎么来了?"樱影熙看向黑夜中那抹虽然上了年纪但依然挺拔的背影。
"明天就是少爷的婚礼了,我先来祝少爷新婚快乐。"
"谢谢。还有呢?发生什么事了,没有重要的事,你是不会亲自来的。"
"是金相成。"
"相成?他怎么了?"
"他今天一整天都在擦枪。"看到樱影熙皱眉,又接着说道"都在擦同一把枪。所以,少爷,请您明天一定要小心。"
"你怕他狗急跳墙?"
"我只是怕他会一拍两散。明天的婚礼要不要多加派些人手?"
"不用了,我会有安排的。"如果...你真的下得了手,我也......"陈叔,其实...如果我四年前没有察觉,也没有让爸在悬崖下系一张网的话,是不是大家都不会这么痛苦......"
"少爷,我只是希望您不要让主人失望。没事了,我先走了。"
看着那抹背影逐渐远去,樱影熙突然想起了什么"陈叔!"
没有回头,静静的等待着家主的吩咐。"派你去金家,也有些时候了。这些年,你也将金相成当成自己主子了吧!"
"在我心里,主人,始终只有樱藤敬。"
"陈叔,拜托你个事儿。明天之后,请你好好照顾金相成,这是我,给你下达的第一个指令。"也是最后一个......
"是,少爷。"

第二十八章
盛大的婚礼,热闹的聚会,人头攒动,达观显贵们展现着华丽的衣饰。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气、笑容。宽阔的视野,清新的空气,典雅的布置,在这巨大的草坪之上尽显华贵,无数上流人士们举杯欢庆,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今天是上市公司懂事长樱家主人樱影熙的婚礼派对。在这样人气旺盛的宴会上却没有新郎新娘的身影,因为此次婚礼被分成两个部分。前一部分是在教堂,新郎和新娘单独在圣母玛利亚的面前接受神父的祝福。第二部分,是他们从教堂来到草坪,和众人举杯同庆。
【斗魂—唱魂(10)】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