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斗魂—唱魂

时间: 2016-06-29 15:38:48 分类: 今日好文

【斗魂—唱魂】
第一章
"超过他!""宝贝,如果你今天能嬴过秦雅暂,你想要什么妈咪都给你买哦!" 小时候,是在别人的呐喊声中度过的。
对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来说,自己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像世界上不可能有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世界上也不可能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哪怕你们是一对长相相同的双胞胎。所以,不要去跟别人作比较,自己才是这世上仅有的。这是我妈告诉我的第一句真理。
因为这句话,我消却了很大压力。是的,我讨厌失败,所以,不管是哪方面我都希望自己比别人更强一些。在无形中也给自己施加了不小的压力,在讨厌失败中也有一部分因素是害怕自己失败后妈咪不会再如以前一样疼爱我了。没想到,随心所欲的我竟然会更加强大,那时开始,我明白,轻松,能给我带来不少好处。
于是,我开始有时间花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后来我就肆无忌惮的玩起了多种我不曾接触的东西,涉猎极为广泛。而我那交游广阔的父亲总是会为我找到我想要门道,以便我培养各种兴趣爱好。其中特别要说的是抬拳道。在我五岁那年,我报名参加了抬拳道的训练队,因为我不想再被别人错认为女孩子了。我母亲也很赞同,理由是:她的儿子,打架决不能输。
那里有一个我非常喜欢的教练,他姓叶,叶指导最喜欢说的话是:教练是教别人练的,自己嘛,就很难说了。由此可见,他是一个实实足足的大懒人,但是,他的精神我学会了。
那是在我八岁那年,我跟着母亲一起到商场买衣服,逛完商场后母亲去了地下室拿车,我一个人在热闹非凡的大街上等她。
街的右侧是一家门庭若市的酒店,门口围着一堆人,本以为他们是在看热闹所以也没兴趣参与,但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成功的引起我的好奇心,如果我这三年不是有耳障的话,应该是叶指导的声音没有错。利用身高的"优势",我成功的挤进了那堆堪称"密不透风"的"围墙"。现在我才搞清楚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周围的大多数人并不是在看热闹,而是所谓的"流氓",哦,不,也许我该称他们为"打手"会更贴切。不可置否的,当时的我的确还未曾看到过流氓。
他们出语污秽,而他们的头头正用一双极没有礼貌的眼挑衅着我的教练。教练的身边还有一个看起来挺漂亮的女孩子,我知道那不是他的女朋友,因为他已经有老婆了。至于她是谁,我也不知道。(单纯的想法,果然还是个孩子。)事情的起因我并不了解,但是我知道那个看上去像头头的人有一张欠教训的嘴脸。
"今天大爷我还就是跟你耗定了,要不,就让那小妞陪本大爷玩玩。"
接下来,当然是一群鼠辈在那里瞎起哄。我饶有兴味的看着这场不用买票的戏剧。很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也很高兴看到叶指导扬起了菩萨似的微笑。以我三年来对他的了解,那是他发火前的预兆。(其实我也没见他真正的发过火,因为那家伙平时脾气好得惊人,这是我听大我三届的学长说的。)
果然,在那个头头还在扬扬得意的时候,危机正在逐步的靠近,他却还不自知,真是可怜的家伙。在他的手就要碰触到那位不知名的大姐时,叶指导以极快的速度抓过正在靠近中的右手,与此同时,右脚猛的踹了过去,那人顿时飞出一米远。看得出,叶指导的那一下用力极大,但是还是在最终碰到他的时候心软了,所以方向一偏,便有了向后蹬的力量,若那人没有飞出去的借力,只怕腿骨已经断了。
那人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一时之间,不可能有力气站起来了。而周围的人则都看呆了,因为刚才的那一幕前后加起来也不过三、四秒的时间,他们的头头却已经不行了。一击即倒,那一刻,应该有人站出来替自己头头报仇才是,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动,因为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不可能被轻易击倒的。
我本来以为还会有一场混战,起码总得解决人家的部下吧!可是结局却顺利得无趣,那群人就这么楞楞的让叶指导他们离开了。
"尧,我们可以回家了。"听到母亲的叫喊,我从刚才的沉思中醒来。
"哦。"回了一声,我便向母亲的方向跑去。
之后,我就跟自己的教练作了一次商谈,所谈的内容是希望自己可以转班到带大我三届班的叶指导的班中去。本来是不允许的,因为我们还小,比赛要做分年龄段的处理,这样对决定比赛由谁出席产生了麻烦,但是很快就被解决了,原因是叶指导答应了我的要求。
所以以后每两个月,我都要回到原来的那个班进行一次综合考试,以便为比赛名单作参考。
叶指导也曾正面找我谈了一次,他说他很看好我,虽然我比他带的班的学生小了三岁,但是这样对我的确是有好处的。"在学会打人前先要学会被打",这是叶指导告诉我的,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训练生活可以说是"非常之丰富"。
在跟了叶指导训练了半年后,我已经是我们这儿最强的孩子了。有很多孩子也想学我到叶指导那里训练,但是都被一一拒绝了。
在那两年多后的某一天,叶指导亲口告诉我他要移民了。从明天开始就不会再来上班了。之前之所以不告诉我是因为怕我难过吧!我这么猜想着。
"你很有这方面的天赋,要继续努力啊!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你出成绩。"他有些感慨的说。
"为什么你那天会心软?"我平静的问着与此毫不相干的问题。
"什么?"
"半年前的那一晚,在邻宾大酒店的门口的那一脚,你为什么会心软?"
他似乎在回忆着,突然他想了起来。"你可以利用你所学到的成为英雄...当然,你的双脚将伴随你的荣耀。不过,运用不当,也可能成为柄双刃刀,在伤害对方的同时也有可能伤害到自己。千万记住:真正的强者,仅止于用武力达到恫吓效果即适可而止。"他低头想了想,抬头又道:"记住,你是武士,不是暴君。"
我还记得他那时看着我的双眼,非常深邃,几乎印不出倒影。但是却闪烁着坚定与坚毅。
"是的,那晚你的确已经吓唬住那些人了。"我这么回答着。
他笑了笑:"你这小家伙,为什么不用不舍的眼神看着我,非得这么有礼貌吗?别人跟你说话就肯定有回答,你一定是家教太好了。破坏了我制造出来的悲凉气氛,真没情趣。"
"嫌我没情趣就快滚吧!"我边笑边说着,只有在他的面前,我才偶尔会吐露出不太文明的字眼。那时我跟他的情谊,就像父子一般。
那年,从空中坠落了两架客机,其中的一架,载着飞往加拿大移民的叶指导全家。我后来才知道,那位不知名的大姐是叶指导的女儿。"学抬拳道不是用来打架的,在必要的时候它可以用来保护自己和保护自己所要保护的人的。"这是叶指导给我最后的教导。
在叶指导辞职的第二天,我也到抬拳道馆退出了训练班。在这三年之中,我已经学会了叶指导教我的很多东西,有了健康身体的我已经没必要再继续留在这里学习了。最重要的是,就算我拿到奥运会冠军,他也已经不可能再看到了。
仍在就读国小的我,便顺理成章的退出了。
从那时侯起我明白,原来失去一个人是如此的容易,在生死之间,人类是如此无力和渺小。一个昨天还在你面前活蹦乱跳的人,在今天就可以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让你心碎。那是我第一次失去一个人。得知消息后我并没有哭,只是觉得他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了,在我周围呵护我的人又少了一个,仅此而已。
进入国中后的生活一直很平静,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可是,在我就读一年之后,父亲突然告诉我他找到一所不错的学校。所以,在父母的殷切期盼下,我转学进入另一所国中就读。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没什么,因为我相信不论我走到哪里,结果都是一样的。
而我真正想要的,,只有平凡。

第二章
暑假之后,我进入了当时一所较为特殊的学校。那是一所拆除后重建的历史名校,占地广大而且设施完备,这在我看来与普通的学校没什么很大的出入。独特的是这是一所以狼为师的院俯。校长要求每一位学生都能学习狼的独立精神和团结精神,当然还有一些狼的基本特质。
那届天狼中学共招收了20个班,当时我被分到了八班,一个很普通的班级。
第一天上学--
"今天,我们班迎来了一位转学生,请他做一下简单的自我介绍。"
"初次见面,我叫秦雅暂。"
台下一片哗然。我又看见了我所熟悉的眼神与惊讶声,还有就是对我嗓音的称赞声。
"你的自我介绍完了?"老师较为惊奇的问我。
"是的。"
"哦。"她好像刚反应过来,"那么,沈卓君,你后退一个位子,把那个位子让给新来的同学。"我走到那个座位坐下,我的目光并没有刻意的扫过任何人。因为,对我而言,陌生人是没有必要多留意的。
据沈卓君后来说,他见到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家伙酷着一张脸目中无人的走过去。
我被安排在倒数第二排靠窗边的位子,这个位子我很喜欢,因为它极有让我思想开小差的潜力。在我们的教室从这边看出去正好是一片美丽的后花园,春暖花开,秋风落叶,一年四季的景致都会伴随着我。
那天我边看着花园想着里面的那棵桂花树什么时候会开,边听着老师再三重复的理论知识。
"后面倒数第二排靠窗的那位同学,请你来回答一下我刚才的提问。"老师由于还不熟悉我的名字,就那么叫唤着。
我的余光瞥见有很多同学已经把头回过来看着我,不禁有着我已经看惯了的羡慕、惊讶、凝神的注视等,我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
看着我站了起来,他们好像都有些惊奇,因为他们没有料到我看上去明明一付很出神的样子,但是却及时的听到了老师的叫唤。老师也怔怔地盯着我看了一小会儿。当然,在我完全正确的回答完老师的问题后,他们连带老师都更加惊奇了,似乎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回答出问题的样子。可笑,回答出问题就可以让人感到惊奇吗?
"很...很好,坐下吧。不过下次别再思想开小差了。"刚有些尴尬的说完这句话的老师看见我又再次将目光移向窗外时,几乎气得脸都红了。"刚回答完问题的那位同学,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礼貌性的"哦"了一声,又开始神游起来。
下课后--
我轻敲了三下门,"请进吧!"
等我关上门后老师仍是先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才开始向我发难。
"你是不是对我上的课有些不满呢?"
"没有。"
"是不是我上的课太没有吸引力呢?"
"普通。"
"那你为什么上课总是看窗外呢?"
"兴趣。"
"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点的解释吗?为什么说话都只说两个字?"老师的语气很轻柔就算我已经惹她生气了也一样,事实上从小到大我还从没见过任何一位老师对我用粗暴的语气说话。
"你是新来的老师吧!"
"你怎么知道的?"
"下次考试,如果我能考到班级前三名的话,你就要尊重我的听课方式。"
"你这是在跟老师打赌吗?"
"不敢吗?"
"谁不敢了!好,就这样一言为定。如果你没有考到的话就要好好的上我的课。"
"恩"完一声后我走出办公室,像这样的新老师,最容易冲动了。

一个星期后--
第一次摸底测试的成绩下来了,我年级排名第七,班级排名第一。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什么?"
"你故意跟我打那个赌的对不对?"
"请愿赌服输,老师。"我故意在老师两个字上加重音。
"好,我尊重你的听课方式。"张老师心不甘情不愿地的说完,头也不回地疾速离去。
刚解决完老师的打赌回到教室的我马上又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件中。
在我跨进教室的第一步,突然从里面冲出个人,拎着我的衣领,恶声恶气的说:"秦雅暂,就是你吗?"说完话后我看见他的眼神有了闪动。
"是我,不过可以请你先放手吗?"我平静的说。
"你说什么?好嚣张的臭小子!"说着他就一拳伦了上来。我当然不可能被他打到,头一侧就躲过了,一个转身,灵巧的从他的手中挣脱,站到离他三米远的地方。
"可恶的混小子!"说着,向我这边冲了过来。在我看来,我的这张脸他似乎觉得非常刺眼。
像傻子一样冲过来,我心中冷笑着。虽然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我的恨意这么深。
我知道他此刻心中的确有将我狠打一顿的想法,所以不管怎么样,我最好的反应就是用一击将他打败,这样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在他笔直的朝我冲了过来的同时,我猛的抓住他的右手,并且用右脚狠狠的踹了下去,但是力道并不足以折断他的右脚。这是叶指导四年前在我脑海中留下印象极深的一个画面,也许就是太深刻了,所以在今天我才会使出来吧。
他趴在地上暂时不能动弹了,因为被我踹的那个地方很痛吧。不过几秒钟后他就恢复了一些,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其实我是个很怕麻烦的人,在他开口之前我就抢先说道:"我这是正当防卫。"
"你小子,有种!"说着,气愤的走了。
他刚走不久,就有一个女孩子哭着跑到我面前连声说对不起。
"别再说对不起了,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我语气仍然平静的说。
"那个人是九班的古奇,是他们那儿的老大。他说他喜欢小莉,要跟她谈。小莉说她喜欢的是你,所以大概是来报仇的吧。"
"什么?"看着告诉我事实真相的君,翻了翻白眼,说了声"哦"之后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绕过小莉走回座位。在经过小莉的时候低声说:"我不会有事的。"
君也走回他的位子,头凑过来对我说:"真没想到原来你这么会打架。哦,对了,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不会吧,就这样?"
"这叫见招拆招。"
"不过你最好还是当心点,那古奇是九班的混混,似乎在外面认识不少人,当心他们寻仇报复。"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天呐!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冷静?你从进来到现在所说的最长的那句话我敢保证不会超过二十个字。"
"那你要我怎么办?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他的眼中除了有无尽的担心之外还有着我看惯了的迷醉。
在一个星期一的中午,我上完厕所正回教室的时候便看见有一群人正在教室里等着我。要问我怎么知道自己没有自做多情?看到那个古奇就知道了。
在看见我后,古奇就对那群人之中看似像大哥的人说了句"就是那小子"。
"你就是秦雅暂?"说话人在看见我的时候眼中一样掠过惊艳。
"没错。"那人看起来很有大将风范,他的那种风采,应该就属于酷吧!
"听说你前些天很拽的教训了我的兄弟?"他在楞了五秒钟之后,收拾了自己的惊讶。
"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你有两条路可以选。第一,你让古奇自己报仇。"
"换言之,就是让我不动任他打喽。"
"不错。第二嘛,就是让身为兄弟的我们来替他报仇。好好想想,自己选吧。"
"我选第三条路。"
"是什么?"他似乎正好奇的看着我,对我口中的答案好像很感兴趣。
"别听他瞎说,顺哥。"古奇希望将我尽快解决,以雪那日之耻。
"找个你们中最强的,跟我单挑吧。"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是我很小就知道的,只要先干掉他们的头头,后面小混混的嚣张气焰自然也就被掩盖了。毕竟,自己学艺不精被人打也没面子再叫手下替自己报仇吧!
"哼,有意思。你这是在向我正面宣战吗?"
"随你怎么想,我只想将麻烦尽快解决。"说着,我推开周围的一些桌椅,免得它们阻碍我的行动。
"那么我就来领教一下。"
说着,两人都摆出了架势,在精神的游斗上似乎是不分轩轾。那时我注意到他的校徽上的编号(我校的校徽是按照入学的年份来编排号码的),原来是三年级的学长。体格看上去很强壮,身高也比我高了半个头,光看外表很难评断出谁会赢。
有那么一瞬间双方似乎都已经看穿对方欲以先发制人的企图,在接近对方后,均先以一个右旋踢为开战礼送给对方,紧接着的就是看速度、力量和平衡感方面谁比较优秀了。用力一踢却没讨到什么便宜之后,我略微稳了稳身子,疾速的以猛力的左腿来了一个上踢,约与直立的右腿形成七十五度角。被称为顺哥的人腰身灵敏地向后闪躲,使得我并没有如愿的踢到他。但是我却临时改变主意,欲将左腿跨到他的左肩上,然后钩住他的脖子。他被训练出来的敏锐感觉也在这时得到感应,由于他大幅度的向后倾斜导致我并没有如愿,看穿离我左腿极近的那只左手,在他的手扣住我脚踝的那一刻,我反身下腰,双手撑地,成倒立姿态的用右脚踢开扣住脚踝的那只手,并助力地顺势蹬了他的胸口,所以他受力力很大,再加上他原本向后倾斜的身体就不是很稳,所以向后推了几步,身体却仍是摇摇欲坠,最后正好靠在被我移开的桌子上,终于平稳了下来。而我呢?右腿在踢开那只手后就与左腿会合,翻了下来。
周围的人已经由原本的瞎起哄到现在的鸦雀无声,空气似乎也凝结了起来,看戏的人也摒住了呼吸。
"你身手不错。"他用怀疑却又不敢肯定的眼神打量着我。
"承让。"我慢慢地站了起来。
"那么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
"顺哥,就这么放过他?"古奇好像还很不服气的样子。
"你已经看到了,我制不住他。不然,你要自己报仇?"顺哥戏谑的说。
"不了。"古奇早就吃过亏了,难道还想再吃一次?他才没那么傻呢。
"今天放学后,一起出去打打桌球如何?"
"不了,放学后我还有课。"
"哦,好学生。"也许是因为在我眼中没有他想象中的轻蔑吧,于是什么也没再说,他便转身离去。

第三章
我叫曹祈霆,就读于天狼中学。在二年级的某一天,我看见一个很特别的男孩子。当时的我,第一眼即被他所吸引,若硬要说他有什么特别,我一时之间也讲不上来,但是我知道那一眼吸引我的不单是他出色的外表,还有一种在其他人身上找不到的特殊的气质。
那是一个好天,风高气爽的,一点夏日未退去的闷热感都没有,反倒更像个秋天。早上八点准时报到,在七点五十分的时候我在学校附近看到了他。蔚蓝的天空,光亮透明的空气,点点阳光洒在行人和路旁的大树之上,他穿着一件铁锈红的无领T-shirt,休闲的白色直筒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休闲运动鞋。整个人看起来极为轻松的漫步着。白皙的皮肤几乎不像是男生该有的,漂亮而深刻的轮廓,秀美而散发英气的五官在男孩中也极为少见,浑身上下更是透着一股优雅而干净的气质。
当时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好希望他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但是不可能,因为如果他是,我不可能会没碰到过他的。他让我很好奇,他并没有穿任何学校的校服,难道他不用上学吗?不可能的,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那种在外面乱混不上学的小混混。那么......我心中对他的好奇和疑团越来越大。确切的说,应该是激动在操纵着这一切情绪吧。其实我很想过去跟他说说话,但是他游走街道漫步的身影太特别,也太悠闲,根本不像是我们这个空间该有的画面。所以,我不敢去破坏这惟美的画面。
看着他漫步着,一时之间我似乎也忘记了时间,等我回过神来......迟到了!今天我一定会迟到的,突然想起今天上午还有一个学生会会议,于是我便骑上车,希望在会议开始前到达才好啊!
虽然已经身在自行车上,但是在超越他的一瞬间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他,他也正好向这边看来,两人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对上,我的心漏跳一拍,那是一双极美的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我看见那熠熠生辉的清澈眼眸正绽放着神秘的紫色光韵。紫色的眼睛?可能会有吗?那是我只在小说上才看到过的。
"嘀!嘀!"喇叭的声音逼迫得我不得不回头向前看,我差点撞上骑在前面的女士。在我向那位女士道歉完毕后再次转身看他的时候他就像一道幻影一样消失无踪。心中慢慢的升起失落的情绪。不死心的又仔细看了一遍大街,在确定没有我要找的人后转身以超快速向学校飞去。
幸好当时我本就离学校不远,所以后来只迟到了五分钟,赶上了上午的会议。
【斗魂—唱魂】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