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寒雨连江—有琴兰溪

时间: 2016-06-29 13:14:50 分类: 今日好文

【寒雨连江—有琴兰溪】
第一章 周窗雨冷草空青
文雨悄悄地微微抬起头,远远望著那个至高无上的男人--政赫。高贵无比的气质,以及那种让所有人不敢正视的威严,无一不在显示著他是个天生的王者!
......而自己只是他的五百"虎威军"中的一个而已,政赫可能......不!不是可能,而是肯定不会知道他自己的"虎威军"有一个他的存在吧!
文雨不舍地收回了目光,重新低下了头:就在昨天,政赫还只是众多皇子中的一个--而且是并不受宠的一个;而今天,他却成为了九五之尊的帝王,这一切当然是以他手足的鲜血为代价......如今,政赫已不再是文雨眼中那个充满阳光微笑的极亲和的皇子了。
曾经,他的一个真诚明亮的笑容,便使文雨那麽轻易地下定了终生守护他的决心。即使文雨当时就知道他并不受皇上的宠爱,也就是说,不会有机会成为未来的皇帝......但他不在乎他是什麽身份!即使他被贬为庶人,他一样会毫不犹豫地追随他的!

然而,先帝的突然驾崩,却改变了政赫的所有一切......和与他相关的所有人们的命运!也许这是不能称为"改变"的吧!其实一切不过是按照命运的原有轨道运行著而已,所有人的命运皆已由上天安排好,不论是幸或不幸......
因为先帝的优柔寡断而尚未立储,也没有留下任何形式的遗诏,於是,短短时间里,宫中便掀起了暗潮汹涌的夺位之争。原本与世无争的政赫也因而被动地卷入了这场争夺皇位的血腥战争中--曾经是他至亲的兄弟,转眼间却如仇人般争斗,甚至不惜动用各种卑劣的手段,为的就是那个他从没在乎过的位子。
渐渐地,政赫感到心仿佛也变冷了,变硬了......!为求自保,他硬生生的斩断了那份曾认为是世上最可信赖的手足之情,在看不见的猩风血雨中,独自支撑著,自卫著......
文雨却始终用"自卫"这个词来对自己解释著政赫处事方式的骤变......仿佛是为安慰自己一般:安慰自己从来没有看错政赫;安慰自己,放弃了退役而为他留在"虎威军"中的决定,没有错......

宁静而闷热的夜晚,因为大殿的昏暗烛光和压抑气氛,似乎连空气都变得稀薄,令人窒息!
"你们都退下!"绝对冰冷的命令口气,不容一丝反驳的威严。等到所有人全都消失在幔帐外时,文雨才听到低沈浑厚的声音再次响起:"......哦.........你是......?"
"虎威校卫--文雨,陛下!......您召我来,有什麽吩咐?"他回答了哪个冷冷的声音,心中也是寒冷的。这真的是那个曾拥有迷人笑容的他吗?
"是的!......李文雨!我......记得!"声音中有了笑意。
他记得?他竟然会记得自己吗?文雨不敢相信!可是他说出了他的姓,他的确是记得他,文雨心中一阵激动,寒冷的感觉也瞬间退去。"陛下?"
"那次......在猎场--那时,先皇还在世......我还只是个皇子......"此刻,政赫的声音庸懒而平和,回味著从前快乐明朗的时光,使文雨仿佛也回到了从前的感觉......
"......没有保护好陛下,是微臣的失职!请陛下降罪!"文雨感到一股暖流迅速流遍了周身,但却保持了冷静,尽量用淡淡的口气说著。
"呵呵......如果当时不是你,今天我是不会有命坐这个龙椅的!!......我怎麽会降罪於你呢?......我舍不得的......听说,你是虎威里的第一高手呀......?"
"陛下!?"
"你是不是可以......为我做......任何事呢......?!......?"文雨发现自己喜欢他这样叫自己。
"陛下!微臣愿为您赴汤蹈火!"他希望做政赫要求任何的事情--只希望,能看到他的脸上再一次的绽放出曾经的,阳光般的笑容。为此,他虽死无悔。

"不!......!......我不需要你赴汤蹈火......"政赫笑了,他知道,自己胜利了--为了自己,即使是生命,文雨也是可以放弃的......
目的达到了,政赫深深地笑著,缓缓走下了那个镶满了珠宝、象征著至高皇权的高高的台阶......
而同时,文雨清楚地知道了,自己已经深陷在这个笑容里,无法逃离,而更不愿逃离!

呆呆地望著天花板,激情的过程终於又一次结束了......文雨感到了一丝微微的茫然......
(呼哈哈哈哈哈!这里的H部分被聪明的我给巧妙地省掉了!这就叫"此时无声胜有声"!这可不是偷懒哦,这叫技术!!嘿嘿......)
他不知道,在政赫的心中自己究竟是什麽人?或者,他的心中根本就没有自己吧......
但是,如果真的用自己的身体,甚至是生命,可以换得政赫曾经的真心笑容,文雨觉得怎样都无所谓了;如果重新让他选择的话,他知道,自己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做出同样的决定的!
这,就是爱吗?他爱著的--是这个天下的帝王!这个想法却并没有让文雨自己有任何的吃惊,反而心中释然了......真的无所谓:他只想做到政赫要求的任何事情,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了......
自己究竟是何时爱上他的?大概是从两年前的那次围场狩猎开始的吧。那时的政赫是个从没想过要继承帝位的皇子,脸上总是带著明朗的笑容,正是这笑容深深打动了文雨,於是,当一群蒙著面的刺客出现在围场的时候,文雨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护在政赫身前,不顾一切的保护他。
"你叫什麽名字?"击退刺客後文雨听到他这麽问自己
"文雨......李文雨。"他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很好文雨,你救了我,我会记得你的。"政赫纵身上马,投给文雨一个完美的笑容。
"我要留下来!"文雨坚定告诉自己,为了守护这个人的笑容,他可以用尽这一生。
政赫果然是记得他的,虽然这已经是两年後的事情,虽然他脸上已没有了温柔的笑,虽然现在他已是君临天下,可他真的是记得文雨的。
那次夤夜被召入宫,文雨隐约感觉到了什麽,当再次见到他久违的笑容时,文雨知道自己的预感应验了。那夜,两人彻底抛弃了君臣理法,文雨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政赫,不是因为他是皇上,只因为他是自己所爱的人。
然而,在好的梦又能持续多久呢。从当初献身的那一刻起文雨就清楚这个男人永远也不会属於自己,终有一天他会离开自己,现在能呆在他身边已是莫大的幸福。既然有了这种认知,文雨就不怕日後将要发生什麽了。
政赫支起身子,从背後搂住身边的人,淡淡一笑:让文雨不屈的眼里充满羞辱与无措的神情,真可以说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享受。手指轻轻的滑上那小巧的脸颊,在唇上以及下颚上磨挲著,轮廓几乎是完美的,让人爱不释手,可现在......他却必须要舍弃他了!再次搂紧了这个可爱的身体......直惹得怀中的人儿发出一阵轻声地呻吟!

"来人,带走吧!"政赫下了命令。放了手,离开这让人贪恋的身子,已经决定了......只为让自己没有後悔的时间和余地!
"为什麽?"文雨支起身,但是语气平静,他只是想知道原因。
"因为......我爱上你了,宝贝!"政赫极温柔地亲了亲文雨的脸,起身下榻,"不过......现在的我,爱任何人......都是错误的!尤其是你......你应该明白的,我绝不能留你!"
"......"文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著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的人,因为,他听到??他说爱他!
"我也确实舍不得你啊,宝贝!所以会留你一命......" 政赫慢慢的披上猩红色的披风,"对於我,爱上你,是很危险的啊!......我......是不可以,也不可能爱上什麽人的,而你让我有了这种感觉,这太危险了!......所以......我必须毁掉你!我的雨!......你将被终生发配......"
文雨的心早已如沈到了深谷一般,他......爱上了这个男人,而偏偏他和他是同性,而又偏偏他是至高无上,九五之尊的帝王......
文雨知道,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了,既然政赫已经做了决定......他愿意服从!不论是什麽......
於是,只微微一笑,轻声告诉他:"我只是希望,陛下,能够真正的......快乐......"
"快乐......?"政赫冷冷的向文雨一笑,低声叹息道:"我自从坐上了这个龙椅......就不配拥有......那种东西?而我......也因为一时的自私,剥夺了你的......快乐......"然後转身叫到"来人!"
政赫走了过来,亲手为文雨披上他自己的披风,同时在他耳边低喃:"雨,......我......爱你!原谅我!包括所有......"
"我......也爱你......包括所有......而且,一生都是!陛下!" 文雨用几乎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完後,没有再回头,静静站了起来,跟著士兵离开了......

 

第二章 东风临夜冷於秋

......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文雨感到头痛的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在他昏睡前的印象里最後一个情景:好像是喝了由押送自己的士兵递来的一碗水......
稍微一用力,浑身竟立刻如被凌迟一般的疼痛,撕扯著文雨依旧有些混沌的意识,禁不住皱起了他那对漂亮的眉......
"别再运功了!......不然会更加痛苦的!"一个阴沈的声音响起。
文雨极力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个修长的白色身影。
"宝贝!别急!药力还没有完全消除,对抗药力,只会增加痛苦的!那样的话......我可是会心疼的哟......"充满欲望的声音和欺近的身影让文雨有强烈的窒息的感。
"你......是谁?"文雨听到自己的声音竟异常虚弱。
"我......当然是想要你的人啊......叫我森......好吗?"冰冷而载满欲望的完美男声让文雨感到熟悉。
"森......?申贺森大人......!是,是你......?"文雨认出渐渐清晰的消瘦人影来。
贺森猛地抓起文雨的头发,一手捏住他的下鄂,狠狠的吻上他的唇,尽情的戏弄著他小巧柔软的舌头,腾出的另一只手,则一把扯下了他的外衣。
"真美......真美......你也是这样诱惑他的吧......?啊?" 贺森放开了快要窒息的可爱小嘴,轻轻舔著文雨的嘴角。
文雨顿时感到胃部的一阵的翻搅,强烈的恶心感袭来,让他直想吐。但是,贺森猛地将文雨压在地上,一只手伸到了他的私处,分开他的大腿,残忍地用力捏掐著他大腿内侧的柔嫩......
贺森一边笑著看著身下的文雨抗拒却又无力挣扎的可爱摸样,冷冷一笑道:"......我想,他最喜欢你这个样子了吧!我真的......真应该把你永远锁在黑暗中,不让他看到你......也不让任何人看到你!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贺森的眼睛里闪烁出残酷的光,"没有早把你锁起来,是我的失误啊......为了我的这个错误......你必须受到惩罚!宝贝!来......补偿一下我的损失罢......"
"嗯......!......" 文雨咬紧牙关,但是疼痛和浑身使不出力气的痛苦,还是使得他呻吟出声。
"啊?......你的......声音简直太动听了......!"贺森轻声笑著,手中却又加重了力道,而笑容也慢慢变得冷酷了......
"啊......!嗯......!"使劲咬住了下嘴唇,但是,略微沙哑和带点鼻音的娇媚呻吟还是从文雨的小嘴里倾泻而出。
"你真是淫贱呀......雨!再叫大声点吧!"说著,贺森竟然没有任何前戏地,狠狠地进入了文雨的身体......
"啊!"难以忍受的剧痛使文雨几乎昏厥,可是同时这剧痛又立刻让他清醒过来......身体如同被撕裂了一般......而心如同坠入了冰冷的地狱中......
虽然文雨和政赫已经有过不止一次的结合,可是每次政赫都会用天竺进贡来的上好"香油"(注意:绝对不是平常我们喝d香油哦!!是指由花中提炼的"花香的油脂"!!嘻嘻~~~),竭尽温柔的对待他,即使有些疼痛也因为他的温柔和小心以及......文雨心中盈满的爱而变成快乐的享受......
此刻文雨却只能承受著这撕裂一般的巨大痛楚,根本无力反抗。
贺森身为元帅,身手自然是相当好的,但是要是在以往,被称为"虎威军第一高手"的文雨至少可以与他对抗一阵子。但是,此时此刻由於药力的作用,文雨虽没有被捆住手脚,也已经完全无反抗贺森的力量了。他没有任何办法可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而只能无力的感觉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被侵入,难忍的剧痛和强烈的令他感到羞耻的快感一同传来......
文雨从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这个待人一向以宽厚温和著称、从不居功自大,甚至还稍显腼腆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当朝一品--申贺森如此对待!
文雨无力而悲哀地混乱的想著,同时却感到自己的意识渐渐的离自己远去......
而贺森却仍旧沈浸在单纯的肉体的疯狂之中!他恨这个身体!因为他竟如此诱人,也诱惑了他心中一直深爱著的,天生的王者,更是他心中的神--政赫!他痛恨著,疯狂著,只想毁掉这个可爱的身体......让他变得破旧、肮脏......才会使政赫永远不再渴望......
............
"嘎......"沈重的铁门被打开,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几近完美的身材,漂亮英俊的面容,和眼中燃烧的火......
"森......别太激动了!反正......他已经在您的手中!您以後有的是时间让他慢慢享受......!您应该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别因为这样身份低贱的人太辛苦了!另外也别让他就这样死掉了......那您......"声音阴冷,没有什麽表情,而从进来就看著文雨的漂亮的大眼睛里,却已满是厌恶与憎恨了!
"知道!我知道了!......真是讨厌,顽固得很!"终於停了下来......鄙夷地看了一眼已经处於半昏迷状态的文雨"......哦!是啊!我真的是有些累了,不过,我们的客人好象还没有尽兴呢......看来得由你来了!你们也该算是\'老相识\'的!好好照顾我的小雨......"贺森边说著,边站起身,整理著有些松垮凌乱的衣服,然後没有再看文雨一眼,再没说什麽就离开了,仿佛看他一眼都会弄脏他的眼睛!
东万慢慢走近神志不太清醒的文雨,伸手缓缓地抚摩著那光滑白皙的皮肤......却突然反手,用手背上那甲胄护手的利刺,狠狠划过文雨精壮而平滑的胸前......
"哦......"迷蒙中,突然感到了胸前的疼痛,使文雨的意识骤然清醒,看清楚了伤害自己身体的人--曾经和自己同是"虎威军"校卫,前些时候因为服役年限已满刚刚退役的那个人,"......金......东万......"
"近来还好吗......雨?好象听说很不错!不过,你是怎麽没有服侍好陛下呢?竟然被发配......唉......真是可惜......"东万如同叙旧一样感叹著,"......为什麽......?"突然语气阴沈。
"......"已经因突如其来的疼痛清醒了的文雨从东万燃烧著怒火的眼睛里知道,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什麽,所以没有回应,只是轻轻闭上眼睛--等待。
"雨!你错就错在没有退役!不然,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可是你却偏偏留下!你让森很痛苦......他很痛苦!你......竟然让森痛苦,这是多麽不可原谅的事情......我无法原谅!......看来,森对你太温柔了!"冷冷地叹息著,东万缓缓走向挂满了刑具的那面墙壁,转身时,手中提著一条满是倒刺的皮鞭......
"文雨,森让我照顾你,你可不能辜负他的一番美意喔......你......就好好享受吧......"
"啪!啪!"皮鞭落在身上,带来皮肤撕裂般的疼痛。
"呜......"鞭子上的倒刺仿佛要把皮肉扯掉一样,文雨不禁低声呻吟。
然而这微小的声音却没能逃过东万的耳朵,他停下手中的动作,一把扯住文雨的头发。
"你还真是浪啊,这样还能发出这麽诱人的声音......看来我真的要好好\'照顾\'你了......"东万突然一把抓住文雨的分身,使劲的揉捏。
"恩......啊......"突来的袭击令文雨疼痛不已却又无力反抗,只能发出无助的悲鸣。不料这样更刺激了正在施暴的人。
"看来你很喜欢...这样吧?"东万加重手上的力道,想听见文雨再次发出呻吟。可是倔强的文雨死死地咬住嘴唇,再也不肯发出一点声音。
"怎麽不叫了?不满意吗?那......我们就换种方式......"毫无预警的,东万将手中皮鞭的手柄插入文雨後面的秘所。
"啊......"巨大的痛楚袭来,文雨只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了,却被东万下一个动作将意识拉了回来。
"宝贝,现在可不能睡喔......咱们还有很多事没做呢......"东万脸上带著微笑语气却是阴冷的。将皮鞭的手柄快速的抽离文雨的身体,却在快要完全离开时又用力的刺进去。
"呜......不......"文雨痛苦的摇著头,粗糙的皮革摩擦著他柔嫩的内壁,刺目的红色顺著结实的大腿缓缓流下。
"怎麽?肯出声了?现在有感觉了吧......看来我要更卖力点了......"东万从文雨体内抽出带著血的皮鞭,随即将自己粗大的分身抵上他受伤的小穴。
"好好的叫吧,宝贝......"东万伏在文雨耳边阴狠的说。
"啊......啊......不要......"被用力贯穿了已经撕裂的娇嫩地方,文雨终於失声叫了起来。
"对......就是这样......叫大声点,贱货!"东万捉住文雨的细腰狠狠的冲刺,每一下都冲到最深处。
"恩......恩......啊......"被侵入初时的疼痛逐渐被快感所取代,痛苦的叫喊也变成甜腻的呻吟。文雨此时恨透了自己的身体。无论心里多麽不愿意,身体上的反应却背叛了意识,在东万的引诱下,文雨慢慢攀向颠峰。
眼看著文雨弓起身子即将高潮,东万却突然捉住他挺立的分身:"不行呀,雨...我......还不够呢......"东万脸上浮现出残忍的笑。
"不......放开......"文雨因无法高潮而涨红了脸。
"什麽?你想要什麽?想要就求我啊......"东万脸上的笑容变的十分残忍。
"......"文雨不肯出声,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愿意放弃尊严。
"不肯说吗?那我来帮你!"东万将分身从文雨体内拉出一半,然後猛的刺向里面的某一点。
"啊!"文雨顿时感到一阵眩晕,"啊......!"文雨凄惨的悲鸣著。
"求我吧!求我放过你!说出来......"东万仍不肯放过他。
"......求你......求你!......做梦!"文雨的神志已经混乱不堪,但是,却还是坚持著自己那份心中的自尊,他说完就紧紧咬住下唇,以至一丝丽从他的嘴角绽放开来......
"......雨......你真是......真是很顽固啊......"接著几个深深的冲刺,东万将一股热流注入文雨体内。
可是,他没有就此停止......而一次又一次地侵入,却没有给文雨一丝释放的机会。
文雨仿佛已经没有知觉了一样,不再挣扎,但是没有得到释放的极大痛苦却使他的意识依然清醒,一切的痛苦还在持续累积,身体却已经因为体力的严重透支而没有能力挣扎了
"啊............"不知多久,可能是几个世纪吧......最终文雨在东万如同大赦地放手後,射出了压抑多时的欲望种子,反射性的而剧烈的动作牵动了背後的鞭伤,他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潮湿阴冷,难闻的异味充斥在似乎已经很稀薄的空气中,文雨渐渐转醒过来,趴卧的姿势使发霉草垫的臭味更加呛人和窒息!可是他却没有力气翻动自己的身体,显然他又被灌过那种药!半晌终於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却感到全身疼痛:他记起昏迷前的一切,感觉世界仿佛塌陷了......文雨觉得前所未有的耻辱──自己竟然在政赫以外的男人的身下经历了高潮......!空前的羞愤攻击占据著他所有的思想......他觉得自己真的......脏极了!
醒来後的文雨已经身在地牢之中:身体的挪动引起了难奈的痛楚和周围空气的糟糕状况,使文雨的呼吸粗重而急促......而後,黑暗中一束灯光亮起。
"......雨......你终於醒了?......你可是太贪睡了!"是东万的声音。
"......"绝对不会求饶,此时,沈默就是他唯一的武器──缄默是会让对方有挫败感的好武器。
"来!醒一醒吧......好吗?这样会让你清醒也......干净点的......"东万将一瓢水泼在了文雨的背上......
真冷......很痛......是冷水,是盐水......文雨的身体从颤抖变成抽搐,继而痉挛......疼痛摧残著脆弱的意识,终於耳中嗡的一声剧响,文雨再次陷入昏迷之中!
【寒雨连江—有琴兰溪】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