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南城旧事—夜红烛

时间: 2016-06-29 12:46:05 分类: 今日好文

【南城旧事—夜红烛】


南方这个小城是孤老的,在冬天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淡淡的薄雾就会萦绕着这座城市,让人总是看不分明,而晚上这座城市却也是看不见星星的,太过繁华的街灯和霓虹灯会让夜幕下的星星全害羞地躲进云层里,而只剩下孤苦的月亮一个人悬挂在天际形影相吊。

这天早上又起了大雾,许庆正走在幽静的校园里,路上的人很少,在这样寒冷的冬日早晨,一般是不会有多少人愿意一大早出来的。

许庆在平日繁忙而现在却异常宽敞的路上走着,心情突然愉快起来,他抬起头看了看远处,太阳已渐渐从大厦后面渐渐探出头来了。雾应该很快就会散了吧,许庆想。

"许庆!"许庆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在叫他,他回过头去,瞧了瞧,可隔着尚未消散的白雾他没看清到底是谁在喊他,只看到有一个黑影正急速地朝他奔来。

"许庆!"那人又叫了一声,随着距离的拉进,黑影渐渐露出了轮廓,许庆终于看清来人的面孔。高高的身形,细长的四肢,因寒冷而冻得微微发红的脸,额前的头发上还沾了几滴雾珠。

"林方文。"许庆只轻轻扯动了下唇角,算表示笑,"你起的好早啊。"

"你也是啊!"林方文也笑了起来,相比之下林方文的笑就显得开心多了。

"起这么早,去图书馆?"林方文接着问。

"恩,早上安静,去看看书。"许庆只轻轻答了一句。

"我也要去图书馆,一起吧?"林方文心情似乎很好。

许庆抿了下嘴唇,微微笑了,但没说话。

之后两人安静地走在校园里,雾慢慢散去,柔和的阳光瞬时间洒下大地,原来还朦朦胧胧的校园刹时清楚起来,街道上的人似乎也变多了。

两人到达图书馆后,各自找了位子坐了下来,许庆坐在最靠窗的位子上,而林方文则坐在许庆的斜对面,两人相视一笑后各自埋下头开始看书。

早晨的图书馆是异常安静的,诺大的图书馆里人都还没坐满一半,大部分位子都是空着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照亮了大半个图书馆。

"我这晒,我到你那坐吧?"林方文突然抬起头对许庆说。

许庆看着林方文,轻点了下头答应了。

于是林方文便站了起来,绕过了整个大长桌子,走到了许庆身边,许庆抬起头微微朝他笑了。

林方文也咧开了嘴,他轻轻地拉开了被塞在桌子底下的椅子,在许庆身边坐下了。

两人各自安静地看了一会书,没多久,林方文又开口说话道:"你保研的情况怎么样了?"

许庆抬起了头,答道:"恩,还好,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

"那真是要恭喜你了,如果保上了你可得请我们吃饭啊!"林方文嬉笑地说着。

许庆也跟着笑起来,嘴角弯成了好看的弧度。

两人没安静了一会,许庆也开口问林方文道:"你怎么样,我听你们寝室的人说你要找工作,情况怎么样了?"

"没戏!"林方文大大叹了口气,"现在根本就没什么好工作可找,都是些烂公司,烂企业的,一个月都给不到三千。"

"是不是你要求太高了啊?"许庆斜过了身,把整个面部都对向了林方文。

"哪有!我只是要求公司配房配车,周六周日不加班,然后再加上最基本的四金,难道这要求也算高吗?"林方文活灵活现地说着。

"这还不算高?"许庆听了林方文的话差点没笑出声来。

"高吗?"林方文还煞有介事地说着。

两人相视笑了一会儿后又安静下来。

不知什么时候,阳光被飘过来的云层挡住了,图书馆里迅速暗下来,一股寒气也直逼进来。

许庆轻搓着手,双腿也抖动了起来。

"你冷啊?"坐在一旁的林方文问。

"恩,早上出来穿的有点少了,本来还以为会是个大晴天呢!"许庆笑笑说着。

林方文瞅了一眼许庆没说话。

两人又埋下头开始看书,许庆依然还在搓着手,抖着腿。

没多久,林方文突然站了起来,他弯下腰,对许庆轻轻说了一句,"我出去一会儿。"说完便转身走了。

许庆看着林方文的身影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才埋下头继续看书。

没一会儿,林方文的身影又在图书馆里出现了,手里却多出来了一大杯奶茶和一块三明治,奶茶上面插着的塑料管口处还热腾腾地在冒着热气。

林方文把奶茶和三明治放在了许庆面前的桌子上,"吃吧,我看你早上也没吃什么,所以特意给你去买了这个,瞧你冷得直发抖,趁热吃了,吃完就不冷了。"

许庆愣愣地瞧着站在他面前林方文,硬是没说出话来。

"谢,谢谢你了。"许庆有些结巴地说道,"多少钱,我还给你。"

说着,许庆就朝口袋里掏钱,林方文却一把把许庆的手拉住了,"别了,别了,这点钱算什么,大不了以后你再请我吃回来不就得了。"

许庆朝林方文笑了笑,没再反驳,而被林方文按住的手许庆觉得有种异样的感觉直传到了他心底。

林方文嬉笑着把手拿开了,他没觉察到许庆的任何异常,又重新坐在位子上看起书来。

而许庆吃着鸡蛋加生菜的三明治,喝着热腾腾的奶茶,觉得心里特暖,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暖。

期末考试结束,学校正式开始放寒假,南城的冬天也变得好像越来越冷。许庆正在宿舍里收拾东西,这次放假他不打算带太多东西回家,现在正值春运时期,如果东西带的太多的话,在火车上会很麻烦。
林方文这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猛说了一句:"还没收拾好呢?"
许庆吓得忽地站起了身,扭过头看见林方文正站在他身后,"啊?恩,马上就要收拾好了。"
林方文自顾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什么时候走?"
"明天一早,八点半的火车。"许庆把最后一件衣服塞进行李包后也在床边坐了下来,"你呢?你什么时候走?"
"我啊?我早呢,我等过了二十四再回去。"
"那么晚?你妈不催你吗,这都快过年了。"许庆听了林方文的话不禁有些吃惊。
"我妈?我妈才巴不得我不回去呢!"林方文一脸嗤之以鼻地说着。
"为什么?"许庆一不留神顺嘴就说了出来,说完他就后悔了。全系的人都知道林方文的家事是最为神秘也是最为隐讳的,林方文最恨别人问他的家事,他自己也更是不提他的父母。
此时的林方文似乎装着没听见,随手在桌上拿起了本书翻着。
沉默了一会儿后,许庆又下了床,重新倒弄起来。他找了几份报纸,用透明胶把书架封了起来,省得来年回来落了一柜子的灰,又得擦。
而坐在一旁的林方文一直默默看着不停劳动中的许庆,他发现许庆的额角已经渗出了几粒汗珠。
"明天早上我去送你走吧?"林方文突然说。
"啊?"许庆正忙着把堆积在书架上的CD、磁带盒拿下来,听林方文突然这么一说,没太听清楚。
"我说明天早上我送你走!"林方文又说了一遍。
"哦!"许庆回转过身,看着还坐在椅子上的林方文,"好啊!"他庆幸还好林方文没生他的气。
冬日里难得的阳光洒了进来,照在了许庆和林方文身子上,许庆想,明天应该也会是个好天气吧。
第二天,许庆和林方文一早就起了床,林方文拿着许庆的行李包,两人一同站在汽车站旁等着公车。
本来许庆是不肯林方文帮他拿那个包的,但林文方执意不肯让许庆他自己拿,说许庆长得太单薄,一阵风都好像能把他吹倒,更别说拿这么重一个包了。许庆听了,心想上了火车,还不是我自己拿,但看着林方文那倔强的嘴角和眉形,也没再反驳。
等了将近二十分钟,公车才呼啦呼啦地来了,一行人挤了进去,原本就已经很拥挤的公车因为人数又再次增多而显得更加密不透风。
人太多,许庆和林方文两个人只能站在车门门口,林方文站在上面一个台阶上,而许庆则站在下面一个台阶上,两人因空间极度不够而簇拥在一起,许庆的脸被挤贴在林方文的胸膛上,林方文的手也被迫搭在许庆肩膀上。
一路上,许庆和林方文就这样一直站着,许庆的脸也一直没从林方文的胸膛上离开过,透过柔软的羽绒衫,许庆甚至都能感受到林方文那结实有力的胸口和强有力的心跳声。随着公车一路上的颠颠簸簸,许庆一直在心里默默数着林方文的心跳,他已经从一一直数到一千四百二十五了。
"诶,下车了!"许庆突然听到头顶上的人叫,许庆这时才慌忙地从林方文的胸口上抬起头来,又慌慌张张下了车,他希望林方文最好没有看到他已变通红的脸。
林方文把许庆送上火车就离开了,许庆透过密封的车窗看着林方文渐远的身影,突然想如果这辆车是刚到南城,而他是刚从家回到学校就好了。
寒假里的许庆没有很多的活动,除了走亲戚、串门以外,基本上是在家待着。父母对他都很好,年过得也是异常的祥和,大家都在为许庆保上了研而高兴,许庆自己也挺高兴的,因为在这个假期,有个人值得他想念。
年三十的晚上,许庆一直在琢磨着一件事,他到底要不要打电话到林方文家去,两人毕竟也算是朋友,连上火车也是他帮着拎行李的,打一个电话过去应该不算过分吧?
正当许庆这么想的时候,电话铃突然响了,许庆有那么刹那失神,会不会是林方文,他这么想。
"我去接吧!"许庆阻拦了要去接电话的母亲。
"喂!"许庆的声音听起来又愉悦又轻松。
"许庆吧?"听筒对面传来的是一个女声,许庆的心立马沉了下去。
"恩,是我,哪位?"
"我任娇啊!"女孩子兴奋地说着。
"哦。"许庆的兴致应刚才的失望已完全散失了开去。
"怎么了,心情不好啊?"
"没啊。"许庆努力调整着自己失落的语调,"在家看电视呢,就是挺无聊的。"
"无聊?你还无聊啊,听说你保上研了,是真的吗?"
"恩,是真的。"
"那还不爽的你!我们以前班上就属你最有出息了,真不愧我们以前都叫你王子!"
"瞎说什么呢,任娇!"
"怎么了怎么了,以前我们不都是这么叫的吗,也没看你跟哪个急过!"
"现在不同了!"
"怎么不同了,你不知道以前我们班那个叫王雪琴的到现在还喜欢你呢!"
"任娇,你如果再胡说下去,我可要挂电话了!"其实许庆是挺想挂电话的,倒不是因为任娇的话,而是他怕林方文如果真打电话来占线。
"我说的都是真的,许庆!"
许庆气得半晌没说出话,"你出国的事办得怎么样了?"许庆没办法只好转换话题。
"啊?出国?你就别说了,雅思我都考了三次,没一次上得了7的,现在看到英语我就头痛!"
"上6也能出去啊!"
"那哪能上什么学校啊,我任娇要上就要上全英排名前十的,不然就不去!"
"你牛!"许庆嬉笑着只说了这么一句。
两人又聊了将近一个小时,任娇那头才依依不舍挂断了电话。
刚把电话放下,电话铃忽地又响了。许庆连忙拿起了电话,"喂!"
其实刚才和任娇打电话的过程中,许庆就在一直担心着林方文会不会打电话来,没想到他刚一把电话放下电话就响了。
"你家在搞什么呀,占线会占这么久?"真的是林方文的声音,许庆心里不禁激动了一下。
"刚才有个老同学打电话来,大家聊了一会。"许庆解释道,"你等了很久了?"
"等了将近一个多小时了!"
许庆算了算时间,这么说林方文也就在任娇打进来没多久开始拨他家电话的。
许庆对着听筒傻笑了笑,"在家干吗呢?"
"没干吗,老妈在看电视,无聊死了。"
"我妈也在看,是很无聊。"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学校?"
"初九,初十差不多吧!"
"那么晚,我初五就回去了!"
"初五?初五我还要到我姥姥家去呢!你不走亲戚吗?"
"亲戚全在外地,有什么好跑的!"
"你回去那么早干吗,学校里也没什么人。"
"在学校待着,至少比整天看到我老妈那张脸强啊!"林方文又一次提到了他母亲,许庆不知道他到底该不该问林方文他为什么那么不喜欢他妈。
"那你爸呢?"许庆想了好久,决定还是不问。
"我爸在外地工作,没回来。"
"过年都不回来?"
"恩。"
许庆突然觉得林方文的家庭有那么点让人伤感,说不上可怜,就是让人觉得挺难受的。
双方都各自沉默了一会,好久,话筒那边的林方文突然开口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在家待着,挺想你的。"
许庆的心咯噔一下,整个身子立在了当场,额头上竟冒出了汗来。
"是,是吗?"说话也不禁有点结巴起来,"在家无聊了吧?"许庆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林方文只是站在一个朋友的角度对他说想念他罢了。
"呵呵!"那头的林方文听了许庆的话只是傻笑了两声。
"好了,不说了,回头我再给你打电话。"
"恩。"许庆轻轻答应了一句,就听见那头挂断了电话,而许庆拿着听筒好久才恍过神来。


一个寒假许庆都一直在家等着林方文的电话,可属于林方文的电话却一直没有响过,许庆也没主动打过去。
寒假最后的几天里,许庆以前的高中班开了一个同学会,许庆也去参加了,倒不为别的,就为换个心情。
同学会上许庆见到了任娇,任娇穿得那叫一个光鲜照人,职业装十足,着实让当时到会的老同学们惊讶了一把。
"任娇,你穿得这么正式干吗呀,来相亲啊!"有同学拿刚进来的任娇打趣。
"本姑娘高兴怎么样!"任娇斜瞪了一眼,然后一屁股就在许庆身边坐下了。
许庆瞧见了任娇那身套装,绝对是不下一千的真材实货,宴席上已经有几个女生开始用嫉妒的眼神看她了。
任娇扫视了一下全场,完全没有把那些或妒或羡的目光看在眼里,女人啊,就是这样,只要自己穿不起就一定会说别人怎么怎么样,其实还不是两个字--虚荣。
"你这样是不是太招摇了?"坐在身边的许庆已经忍受不了投射过来的万丈"光"芒了,他轻声对任娇说着。
"怎么了,我怎么招摇了,这可是我那些套装中最朴实最便宜的一件了,你叫我怎么办?"任娇的嗓门依然很大,在场的已经有几个人开始冒冷汗,猛抽气了。
许庆知道其实任娇并不是故意来招摇过市的,她性子就这样,直率不喜欢隐藏,想说啥来就说啥。
许庆看了一眼任娇没再说话,他知道,如果再说下去,只会把现场的气氛越弄越糟而已。
刚开始聚会的气氛有些僵硬,随着在场的几位男生酒越喝越多,气氛也渐渐活跃起来了,任娇甚至都开始站起来和其中一个男生划起拳来,而全场也只有任娇一个女生喝的酒。
"你从哪学来的啊?"待任娇终于划完一轮,歇下时间来,许庆对他说。
"这么多年在大学,什么......什么学不会啊,喝酒更是小意思了!"任娇的舌头已经打结了。
许庆倒是没喝多少,两三杯下肚后,斯文的他就开始佯装醉了,别的男生看了也没再好意思使劲灌他,大部分都是意思意思就罢了。许庆自高中以来就是好好学生,又被女生公称为王子,又有谁敢去灌他,而事实上许庆的酒量是很不错的,但这个也只有他自己知道罢了。大三的时候,许庆因为女朋友被人抢走,晚上大喝了一场,可那天他硬是灌了自己十几瓶啤酒也都没醉,自那之后,许庆也终于知道了自己的酒量到底有多深。之后,他也曾和朋友喝过,但每一次他都没醉过,而且还是那种想醉都醉不了的那种,女朋友呢,他也没再结识过。没了就没了吧,好久之后,许庆这么想。
任娇从酒店里出来后就一直洋洋洒洒的,胡乱飞舞的手和乱踩秧歌的步法让许庆看了实在觉得好笑。大家在酒家门口说完再见后,许庆发现门口也只剩下他和任娇两个人了,把任娇送回家的重任当然也只落到了许庆头上。
许庆拉回了任娇还在乱舞的手,"我送你回家吧,你家是不是还住在新街口啊?"
任娇醉得连眼睛都睁不开来了,"啊?恩恩!"任娇听完许庆的话后猛烈地点了点头,简直一拨浪鼓加一女疯子,"是新街口,我家住在新街口。"
许庆没再理她,拉起了她的手就往前走,伸手准备招辆的。
任娇反抗着,强伸着手想把许庆的手拉回,"恩,不要,不要,我有......我有......"许庆听了半天,任娇的话硬是没说出来,眼皮像死鱼搭着,许庆怀疑她怕是要睡着了。
一辆出租车这时候朝他们开了过来,然后停在了他们身边,许庆上前拉着车门,正准备把任娇塞进去,任娇却突然忽地一下从许庆手中钻了出来,"不要,我有车!"
任娇的那句话终于说出了口,许庆也差点没被任娇那一直卡在喉咙里话给急死。
许庆带着任娇终于到达了停车场,替任娇取了车,是辆奥迪两千,车身还光亮光亮的,一看就知道是辆新车。许庆心里真是吃惊了一番,任娇家有钱他也是一直知道的,但他没想到他家竟会有钱到这么早就替任娇配了车。
许庆把任娇塞进了车里,自己坐在了驾驶座上,驾驶执照早在他上大三时就已经拿到了,只是一直没机会正式上手开罢了。
任娇自倒进车里后就一直没吭声,许庆猜任娇可能是睡着了。
许庆一路开着车,透过车窗吹进来的风刷刷打在他脸上,虽然还是在严冬,但许庆却觉得不怎么冷,这几天的郁闷心情似乎也被一扫而空似的,许庆心情变得大好。
终于把车开到新街口了,许庆摇了摇身边倒在座椅上睡着了的任娇。
"任娇?"许庆轻唤着她,"任娇!"
任娇终于清醒过来,她揉了揉蒙蒙胧胧的眼睛,然后定睛一看身旁坐着的人,"许庆?"听声音她好像还挺吃惊的。
许庆不禁笑了笑,这疯丫头总算醒了,许庆心中暗想。
"你家到了,该下车了。"许庆说着。
"啊?"任娇转过身,朝四周的环境扫视了一圈,然后才又转过身来。
"是你......送我回来的?"任娇有点结巴地说。
许庆听了更是想笑,这车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不是他还可能会有谁?
他点了点说道:"下车吧,天色也不早了,再不回去你妈该急了。"
任娇待在车上的身子却没有动,"刚......我没说什么其他的话吧?"
任娇的表情看起来有点严肃,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
"没啊,就光说......。"许庆故意把尾音拖得老长,任娇紧张地看向了许庆。
"光说你有车了!"许庆说完就笑了起来,瞧任娇紧张那样,许庆还从没看见过任娇这样呢。"你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这么紧张干什么?"
任娇听完许庆是说车的事后大大呼了口气,"我能有什么事!还不是是怕酒后说出了什么脏话,让你笑话了。"
"说真的,这车谁送你的啊?你爸?"
【南城旧事—夜红烛】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