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独角兽—卡拉桑朵

时间: 2016-06-29 11:40:11 分类: 今日好文

【独角兽—卡拉桑朵】
楔子
“孩子,对不起。我也想不到……为什么会是你,但你一定要记住了,独角兽是世界上最纯洁的生物,它象征着生存和希望,它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但相反,一点点的黑暗和灰尘就足以至它的死命,奎,你千万要记住了,千万不要在结界以外的地方变换兽身,因为世间污浊的空气会为你带来极大的伤害。还有,小心拥有恶魔血统和灵魂的人,如果不小心遇到了,一定要在最快的时间里有多远闪多远,不要试图与他(她)为敌,因为,你纯洁的灵魂和血液,对他们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
“孩子,有人掉进了时空黑洞,闯进了2300前的世界。我必须去把他纠正回来,在我回到过去的这段时间我将与你失去感应,万事自己小心,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 


第一章
长长的林荫路,两边的树上挂彩旗和标语,显然正在庆祝什么。可这时路上的学生,眼睛却没有在这些装饰的华丽的树上,全部都投在了路中央天使般的人儿身上。
唔……这所学校真不错。奎心里很高兴,转到这里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学校真大,环境也好,学生的素质也很不错……唔、唔……真不错。
“请,请问……”李主任目光呆滞“紫杉奎?”
奎眨了眨眼,笑的温文:“是的”
“请跟我来,”李主任总算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校长室在这边。”
校长翻着眼前近似完美的资料:紫杉奎,21,男,中俄混血儿,××学校毕业,连续三年特优生,全国数学竞赛第一名,在学期间已经为著名网络公司设计程序并以获得多项专利,空手道黑带,全国柔道轻量级冠军…………多么完美的学生啊,可是……校长抬头看了看奎,忽然有些后悔,他叹了口气:“紫杉同学,你的姓很少见呀。”
废话,胡乱捏的可不天下无双:“咳,是这样的,我的父亲是少数民族。”
“我看你在原来的学校念的很不错呀,为什么突然转学呢?”
“因为家母工作的关系”
“哦,我们学校校风一向自由,希望你能有个愉快的大学经历”
“谢谢”奎微微一笑,温柔的气质表露无疑。校长脸红了红,呸呸呸呸呸,七老八十还脸红,没见过美人笑呀,也真是的,一个男人笑成这样。“咳……咳,刘老师?来,介绍一下,这是新来的转学生,”他一把拽过站在门口发呆发到石化的女老师,“奎,这是你的任课班导。”
真是没见过这样的人,当初知道他是混血儿也看过照片了,没想到见了真人还是吓了一跳。校长看着早已没了人影的门口,有了这样的学生,学校恐怕要热闹了。
奎的出现理所当然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紫杉同学,你是哪国的混血儿呀?”一个女生脸在红。
“紫杉同学,你的头发真漂亮,银色的耶,第一次看到……”另一个女生眼睛亮亮的。
“对对对,而且还这么长,难得没有半根分叉,上下一般柔亮,都可以去拍广告了……”“是呀是呀。”另一个小女生偷偷看着他的眼睛,紫色的眸子,水晶一般温柔的神采,光看就很满足了。
“呀!紫杉同学,你是不是拍过一则公益广告呀?我记得了…………就是你对不对?那个天使……”一个女生开始尖叫。
“紫杉同学……”
“紫杉同学……”
奎温文的笑,“我没有拍过广告,你怕是看错了”
“怎么会呢?这么抢眼的容貌我看过就一定不会忘记的。”
“是呀是呀,奎你跟我们说呀”一个女生摇着他的手臂,嘻,摸到了,好幸福。
奎苦笑着摇了摇头,开始认真的反省自己是不是太好说话了?为什么哥哥姐姐的迷们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粘上来?明明都长着同样的脸皮。
沉思间,一个清亮的声音想起:“紫杉奎,你是不是同性恋呀?”四周立时安静。奎笑容一下子僵住了,开始上下打量这个语出惊人的女生,她长相平凡,唯有那双眼睛,狡黠而精亮。
“为什么这样说?”奎看着她。
她突然不自然起来,那紫色的水晶好象有魔力一般:“咳……我……”
“…………紫…………?”一个颤抖女声打断了她的话。全校最受欢迎的英文女老师巫夜漩站在门口,眼睛直直的看着奎。
奎脸上显出极为惊讶的神色,猛的站起来还带倒了张椅子,急步向巫夜漩走去,一手支在她头上,帅气又不失温柔:“老师,外面谈好吗?”
“……恩……”巫夜漩眼里激动的神情渐渐退去。
两个人静静的在走廊间行走。
“漩……”巫夜漩眼皮一跳,抬眼看他,一片迷离。
奎苦笑:“漩,紫……是家母。”
巫夜漩震了一下,垂下眼睛:“你是奎吧?最小的奎……也是最不象她的奎。”
“她和你提过我?”怎么可能?唉,也没什么不可能的。漩毕竟是紫最爱的人。
“恩……她现在在这座城市吗?”
“不,她……在很远的地方。”
“哦……”巫夜漩底底的好象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奎底下头凑过耳朵。
“没什么。”巫夜漩勉强笑了笑,“不过说实话,紫变成男的可比你气宇轩昂多了”“…………”奎撇了撇嘴,“谢了。”


新来的转学生参加了篮球社。消息一下子以光速传开,奎看着周围的人山人海开始考虑要不要干脆去整容。“喂,新来的,很受欢迎嘛。”一个高高大大影子罩了过来,一巴掌拍在奎背上,是篮球社的社长刘宾。奎眨了眨眼睛。
“来来来来,让我看看你的球技。”刘宾说着就清开了篮球下的练习队员。奎看了看周围的人群:“我看……不如改天再说吧。我今天不太舒服。”
“怕什么了!要看就让他们看去。”又一巴掌拍的奎直皱眉。
“响云,轻一点。”刘宾斥了来人几句,转过头:“紫杉奎,他是咱们篮球队的主力,严响云。”
“你就是新转来的‘天使’?啧、啧,真是名不虚传……我跟你说呀,我有一个妹妹,亲的。长的如花似玉。你……”
刘宾一个响头打过来:“去去,你干嘛呢。少丢人了……”话未说完,已经被晾在一边的队员拥上来压扁了。
“队长,你太自私了吧,这么漂亮的美人也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就知道和响云两人独享……哎,紫杉奎你有女朋友了吗?”
“一定没有,哪有女人可以忍受男朋友比自己漂亮的?”
“不见得,你没看见你身后的口水已经泛滥成灾了吗!”
“现在的女人呀,要不得!还是我的小瞳好……”
“去你的,有女朋友了不起了?有本事把紫杉奎介绍给她认识一下,看她到底爱你有多深。”
“呸,我屁憋的?……”
奎看着他们乱哄哄,忍俊不禁:“大家叫我奎就可以了,而且……”他板起脸,“没有男人听见别人夸奖自己漂亮会觉得高兴的。”
……一片安静……。队员甲吸了吸滴下来的口水:“有没有人告诉你不可以随便乱笑?”
奎眨了眨眼睛。
大家突然变的很不高兴“有没有人告诉你长的太漂亮是一种罪恶?”
“对,特别是在一群光棍面前让一堆女孩子尖叫晕倒的时候。”严响云在一旁凉凉的补充。“没有这么夸张吧。”奎笑的温文。四周传来吸气声。
刘宾拍拍手:“好了好了,闹够了没有,别吓到人家新同学。”示意大家集合练习。
大家齐齐转过头,队员乙小声:“哎,咱们队长好象对美的东西没有丝毫的感应。”
“那叫迟钝。”
“就是,怪不得到现在还没有谈过恋爱……”
“喂!!”刘宾开始横眉立目。
“好好好,来了”一群没有骨气的人开始慢慢的平行移动。

刚入社的新人是要从基本训练开始的,围观的女生看奎只是一直在练习控球,时间一长也就腻了,人群,渐渐散去。
“奎……”巫夜漩斜倚在体育馆门口,向奎招招手。
“老师。”奎顺手抽了条毛巾擦擦汗,跑了过来。
“我算知道了当年紫念书的时候为什么要变装了。”巫夜漩抿嘴笑了笑。
“漩,找我有事?”
“叫我老师。”
“……小气……”
巫夜漩垂下头,想了很长时间:“……,紫还跟你说过关于我的什么事吗?”
奎深深的看着她,紫色的双眸泛着浅浅的波澜:“她说,葵是个很漂亮的人,潇洒,帅气中带着利落的妩媚,她开朗,认真而又坚强,从来不会低头,永远都会用她那双大眼睛直直的看着你……”
巫夜漩蓦地抬起头,口唇蠕动了好一阵,表情渐渐变了,变成一种自信中带着利落的坚强。她刷的回过头,大步走了开去,又停下来,回过头,展颜一笑:“谢谢你”
奎笑了:“她还说,银银灰色的头发很漂亮”
巫夜漩猛的一个大回身又走了回来,指着他的鼻子:“她还记得银?她还记得她有这么一个儿子?”
“当然记得,她还说,我的名字跟你很象呢,所以很好听,天天奎呀奎呀的叫……对不对?紫杉葵伶?”
紫杉葵伶……也就是现在的巫夜漩别过头:“哼。所以你叫紫杉奎?”
“不,我就叫奎!紫杉是叫的好听的。”
“哦……”巫夜漩有些失望。突然又想起什么来:“你不会是知道我在这里才来上学的吧?”
“……纯属巧合……”
“我就知道!”
“呵呵呵呵”奎傻笑,“对了,紫变成男人是什么样子?”
巫夜漩很惊讶:“你没见过?”奎摇摇头。
“哦,他呀,和你长的一模一样,就是气质上一看就知道是不同的人。你很温柔,他却不是,他看起来很冷漠,眼睛里却隐藏着火一般的热情……他自称叫银,骗了我很长时间(另一个故事,在这里不多说了)……”她笑的很温柔,“可惜他再怎么瞒我还是知道他就是紫,因为他们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
“所以你们的孩子就叫银?”
“恩”
……奎沉默,“葵……,紫其实很幸福……能够遇到你。你知道的,爱情对于我们这种拥有不死的生命的人来讲,永远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巫夜漩不语,只是眼睛里闪过一丝丝的痛,好久……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吧。”
“你到底多大?”
“………………”
“奎?”
“漩,为了读者的心脏和我的形象着想,所以这个问题我必须保密,所以绝对不是作者懒得想……”
“…………………#……………”

2
奎最后决定住校,理由是反正他四处漂泊早就没有固定的家,这次既然决定要好好体验一下久违的校园生活,当然就要做的彻底一些,唯一麻烦的是他几乎从好几十年前就不曾与别人同住了,刚刚搬进来,还着实乱了一阵,比如说现在,怎么没有人告诉他学校里没有干洗店或者洗衣机呢?奎第一百零一次叹息,站在露天的水龙头前,赤着脚泡在水里。双手用力的揉着运动服,任凭水流哗哗的响。
刘宾远远的跑过来:“奎,干什么呢?”
“衣服脏了。”奎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
“哦。”刘宾搔了搔头,“是这样,过两天跟邻校有一场友谊赛,我想让你担任正式球员。”
“不要。”
“啊?”
“我不想参加正式比赛。”
“为什么?那太可惜了,那你加入篮球队的目的是什么?”
“有趣呀,没道理玩篮球的人都得想进国家队才叫有出息?”
“……”
奎笑了笑,不再理他,开始用力的和手中厚厚的衣服奋战。
刘宾歪着头看着他:“唉……那个”他吭哧了半天:“话剧社的学姐想请你跨一次刀,两个月以后就是校庆了。”
泡泡好多,我揉我揉……
“咳、咳,你可能不知道,咱们以前欠了她们很多的人情,所以……”
“所以你就把我卖了?”奎终于从肥皂泡泡中抬起头来笑了笑。
“不是,怎么会?”刘宾干笑,脸有点发红。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参加篮球比赛么?”
“为什么?”
“因为正式上场要穿短裤。”
“啊?”刘宾啼笑皆非。
“所以你猜我会不会参加话剧表演呢?” OK,最后一件稿定!
呼……奎用力的轮着手中的衣服甩干。完全破坏了他幽雅的气质。
“如果你肯帮忙我就不计较你前两天把我的名牌T恤变成一堆破布,不计较你将污水倒在了我的床位上害我睡在冰冷冷的床板上睡了一宿差点感冒。不计较你用国文鉴赏的稿子换掉了我的演讲稿,让我在200多人面前出丑。不问为什么从你搬进来以后我的盆景在一夜之间变成小树,不问为什么我的床底下会出现一堆蟑螂老鼠昆虫麻雀和许多奇奇怪怪的鸟类……最夸张的是我昨天居然在脸盆里拣到了一条蛇。当然……这些我想你大概其多多少少应该知道为什么吧?”
奎手一松,湿衣服刷一下子承抛物线状飞了出去然后自由落体。他无奈的看着刘宾:“为什么我的室友会是你?”
“因为我是唯一看到你不会脸红的人。”刘宾淡淡的说。


戏剧社,是学校里很有名而且很有历史的一个经典社团,场地自然比较干净宽敞而且豪华,社员甚至拥有随意支配礼堂的权利,当然,每次的校庆或是集会他们都是重头戏。
奎一进来,教室瞬间安静…………
奎在20多双眼睛的注视下笑了笑:“难道戏剧社里没有男生吗?”
“他们在人墙后面。”一个女生眼睛眨也不眨。
奎低头翻了翻剧本,念了起来:“亲爱的公主,用你美丽的眼神杀死我吧,我情愿死在你温柔的裙下,我无畏于敌人的长矛,但我无法忍受失去你……”他强忍翻白眼的冲动,勉强问道:“这……是谁写的?”
一个戴眼镜女生怯生生举起手来:“我,怎么了?你不喜欢吗?”
“不……没有什么……我的角色是?”
“你演的是白骑士,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剧情吧。”眼镜女生兴高采烈,“整个剧情的框架是一个叫乌拉的小国,它并不是很富饶,但它却拥有全世界最出色的第一公主,她美丽、优秀、善良、聪明。她是整个国家的支柱。但是因为战争,她若想保住她的国家就必须接受别国王子的求婚,可惜的是她与国内的第一骑士——也就是你,早已是公认的一对,就在她黯然伤神的时候,一个出色而又霸气的王子来到了她的世界——也就是另一个男主角黑骑士,用他的剑带走了公主。白骑士气愤至极,半夜里偷偷潜到公主的寝室,请求美丽的公主跟他走。但公主忧伤于自己的国家,不肯追求自己的幸福。白骑士又伤心又愤怒,挺剑刺杀黑骑士,二人决斗,整个故事进入高潮,结果白骑士略逊一畴死于剑下,公主伤心欲绝……”
奎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这个故事很老套?”
“但是很好演,也很好看,莎士比亚的戏剧看起来也很老套呀,照样流芳千古。”眼镜女生笑眯眯。
奎只有尽量不去评论,他站起来开始仔细观看成衣,恩,设计简洁没有繁复的花饰,可能是不会做吧,不过以学生的能力来讲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咦?
“这是什么?”奎抖着手中的戏服,全黑的料子,领口是层层叠在一起的样式,袖子在肩膀处收紧然后渐渐放开,长可及地,有点象明代朝服的袖子。上身贴身在腰部收紧显出身材,连身长袍也是紧身的,最要命的是,衣服右侧从腰部就开始开叉,穿上完全可以露出整条右腿,更要命的是奎眼力好到该死的一眼就看出这是男装。
“啊,那是你的戏服。”一个女生蹲在地上抬头看着他,“紫杉同学,你不认识我了?”说着,一双眼睛露出狡黠而又精亮神情。
“是你?”奎皱眉,很痛苦的想起来她正是在他第一天来学校的时候问他是不是同性恋的那个小魔女。
“我记得我饰演的白骑士是一个热情而又冲动的青年,白色应该是他的最爱,那这一套……”
“我负责的服装设计和制作,那套衣服纯粹是我的个人嗜好,你放心,我也觉得非常遗憾,不过这出戏没有它出场的份。”
奎暗自长出了一口气,骑士装应该都很正常且保守才对。绝对不是他这个人龟毛,而是…………
“算了,那我先回去背台词,校庆以前我会来排练的。”说着,转身就要离开,一时没留神左脚绊到了地上的杂物,身子前倾,他冷静的将脚一转就要踏在地上站稳,“小心”旁边伸出一张大手一把揪住他的胳膊。一瞬间,他如遭电击,全身一阵刺痛,咕嗵一声摔倒在地上。“你没事吧?”一个略带磁性的男中音传来,声音好听到如沐春风。可奎完全没了心情,他惊恐的揉着被他碰过的右手,望向来人:一头柔软的半长发及肩,睫毛很长,笑的很斯文而又理性,却给人一种算计的感觉。身材修长,比自己要高半个头。感觉很想齐藤千绘笔下的男主角,这是奎心里闪过的第二个念头,但却没有深思,因为他的全部心思已被第一个念头占据:这个人拥有少量的恶魔血统!是的,最多不过超过10%,真讨厌,怪不得没有感应,仔细看看这个人的灵魂还干净的很。估计不知道是几百代的隔代遗传,所以才没被招回魔界。恩,还好还好,威胁不是很大,只要不和他做肢体接触就好了嘛……
一阵快门的声音把他从胡思乱想中惊醒,他眨了眨眼睛扭过头,看见小魔女拿着相机一阵猛按。“喂!”他板起脸,可惜坐在地上没有什么威胁力。小魔女冲着他眨眨眼,露出一脸坏笑来。奎还没来得及斥她,就听,“同学,你没事吧。”真正的恶魔显然因为被晾太久笑的有些僵,虽然很莫名其妙这个艳名远播的美人怎么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起来了,但他还是很有风度的微笑,然后伸手表示要将他搀起来,唔……近看到是很有男子气概嘛,不似远远看起来那么……唔,睫毛真长,紫水晶般的眸子里硫彩万千,千百种情感在眼中交替旋转,惊讶,懊恼,惊恐和……厌恶??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不过这么一双眼睛要是长在女人身上不知要迷死多少人,真有趣,透明的感情……
恶……随着他的靠近身上浓烈的气息简直熏得奎头晕脑胀,看见他伸过来的手更是忙不迭的躲开,唔……好想吐……咧咧跄跄跑开,无视于身后人群的关心,一心想逃开那双好奇的眼睛。

“他个人是谁?”
“哪个?哦……他呀,焚宇。”
“完了?”
“恩,还有什么吗?”刘宾用力擦着球。
就知道问你白问,奎朝天翻了个白眼。
“那个焚宇,在你来之前,是咱们学校的头号白马王子。”严响云凑了过来,“可惜现在被你抢了风头。”
奎陷入沉思……没想到会碰上天敌,要不要离开这里?
“喂,你就是紫杉奎吧。”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你今天放学最好赶快离开学校不要耽搁。”来人染了一头金发,左耳上穿了四个耳洞,一身酷装,一看就知道是不良少年。
“这恐怕很困难。今天我是值日生,更何况还有社团活动。”奎温柔的笑笑,“而且我是住宿生,不能离开学校。同学,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来人一付不耐烦的样子:“总之你不要乱晃就对了……我可是看在如意的面子上才特地来提醒你的。”讲完了还狠狠瞪了奎一眼,转身走了。
奎莫名其妙:“他是谁?”
“贾逢泰,高你一届的学长,也是个风云人物,本来是咱们学校理事长的独生子,后来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两人居然脱离了父子关系,还发誓老死不相往来,别看他身材不起眼,他可是个打架高手。”严响云好心的提供小道消息。
“如意呢?”
“女子排球社的经理兼戏剧社服装制作兼贾逢泰的女朋友,全名柳如意。”
是她……奎脑子里闪过一双狡黠的眼睛。
“对了,你有没有女朋友呀?”奎决心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哈哈哈,以前有是一个啦……”严响云眼神黯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不过这当然逃不过奎的眼睛。其实……每个人都有些逃不出的伤心事。奎心中暗叹……
当然,那个叫贾什么的学长的忠告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当他看见刘宾被一群人围住时随即就冲了过去,然后他就发现一群人眼睛亮了起来,那个叫贾什么的学长也被十几个人围在中心,正在用一种你来干什么的眼神瞪着他,同样被围住的还有一个很俊秀的男孩子,看到奎时眼神明显亮了好几度,贾学长脸色更难看了:“说过叫你别胡乱跑的!”他一眼瞥见一个脸上有疤的胖子那满脸谗涎欲滴的呆状,更是暗自跺脚。
奎不理他,转身看着刘宾。
“他们居然到学校来堵人,被我看到了,当然不能不管。”刘宾一脸不屑的冷哼一声。
奎一眼就看出来那个正对他流口水的胖子肯定是什么头头脑脑,那头猪心里转着什么肮脏念头他用脚趾都想的到,真是的,碰到这种人。他皱了皱眉,伸手排开众人把里面的两了人揪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那群流氓居然没有行动,都直直的看着他们的头儿,肥猪吞了口口水:“你叫什么名字?”
奎理都不理他,拉了人就走。
“喂。”肥猪伸手就要抓他的手腕,啪一声被贾逢泰一手打开:“肥虎,你别太过分了!”
那头肥猪……就姑且称他为肥虎,谗着脸:“小逢逢,不是我说什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也没什么好雄的,至于这个人……他又跟你是什么关系,你这么护着他,莫不然……他也是你的姘头?”讲到后来口语里流露出说不出的嫉妒。
贾逢泰脸又黑了几分。奎皱了皱眉,今天他没来得及系头发,满头的银丝垂到脚踝,他伸手把额前的发一把扒到后面,露出形状完美的脸颊和雪白的颈子,扬起的手臂更是显出腰部的纤细。他无视于周围瞬间的安静,抬眼淡淡的看了一眼肥虎,转身拉过贾逢泰的手臂,一瞬间浑身散发着说不出的贵气,就好象周围的空气也凝固了起来,他修长的身材,在众人眼里一举一动都好象个谦逊又不失高贵的帝王,和平时那个和和气气的温文亲切的奎好象不是同一个人似的。贾逢泰好象也呆住了,居然没有反抗,任他拉了就走,那个俊秀的男孩和刘宾随即跟在后面。居然就这么施施然然从十几个手持棍棒的流氓手里走了出来也没人拦着。
【独角兽—卡拉桑朵】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