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天煞孤星 番外:幸福—水蓝舞

时间: 2016-06-29 09:43:59 分类: 今日好文

【天煞孤星 番外:幸福—水蓝舞】

      转眼已是两年后了,渝辰和程华从希腊旅游回来的那一天......
      "哎~~终于到家了!"程华一下车就伸了个大懒腰。
      "怎么,这么想回来吗?那以后不要去旅游了!"渝辰打趣道,这两年来他也变了很多,不再是以前那个冷冰冰不爱说话的人了,而且还时不时的喜欢幽默一番。
      "要要~~旅游怎么可以不要呢!不过思家的情蓄总得让我有吧!"程华笑着叫道。
      "好了,先来帮我提东西吧!"
      "是!!长官!"顽皮的行了个童子军礼后,跑到渝辰旁边帮他拿起放在车后的行礼箱。
      "这回希腊这行收获不小呀~~~"程华看着战利品感叹的说。
      "是呀,连你也变成非洲人了!"
      "......你还不是一样晒黑了!!"
      "总比你黑上加黑好吧!"
      "又欺负我,那有你说得这么夸张!"程华小声嘀咕着,悄悄做了个鬼脸,提着东西前去开门。
      "渝辰,有信!"程华突然停下来,声音变得低沉了一些。
      "?是谁寄的?"
      "没有邮票!"
      渝辰双眸亮光一闪,抢过程华手中的信拆开......"你自己看吧!"心里咒骂着:该死的李涛,居然玩这种游戏,想让程华担心吗?
      "不是吧,居然是李涛那个混小子写的!!"程华边读着信边把行礼往里拖着。
      这两年来,程华的病一步步的转好,连恶梦也由原来的频繁,到稀松,直到最近都不会再做恶梦,算得上是全愈了吧!而两人的感情也更如胶似漆。
      "呵,酒吧停业两个月,真亏他想得出来,看来他钱是赚多了吧!!"程华笑着说"啊,回老家去了............他要结婚!!还要顺便给我们办婚礼!!不是吧他~~~~搞什么飞机!"

      倒了两杯咖啡,渝辰淡淡的问:"你想去吗?"
      "上回写着呢,如果我们不来的话,他就把我们的照片发给镇上的每个人,包括要饭的......真绝!这混小子,我看他得好好修理一下了!不过......我们好像再也没有回过镇子了吧,其实想想回去也不错!"

      "那就回去吧!反正我在那里一个人也不认识!"
      话一说完就被程华由后紧紧搂住"去了不就认识了吗?而且也可以去看看福姨!"
      渝辰感受着程华的气息以及心跳声,默默的点点头。
      

      "哇,都二十多年了,镇上依然这么朴素!"程华感叹着
      "是破旧吧!"
      ......
      "嗨~~程华,渝辰,你们回来了!"才进村没多久,就碰到了造成这件事的原凶----李涛
      "你这混蛋,居然敢写信威胁我们!"
      "嘿嘿!别这么说嘛!!我也是一番好意!谁叫我决定的时候你们在国外呢?"
      "是吗?原来你不须要手机,那以后都不用了!"渝辰看着他,轻轻的说着。
      "啊!不要不要,我错了我错了!我的好渝辰,饶了我吧!不要收走我的手机呀!"
      "什么你的?"程华叫着。
      "嘿嘿,是你的,行了吧!"
      "你......"这下弄得程华不好意思了!
      "好了,你不是要我们站在这里说话吧?"渝辰体帖的转移程华的尴尬。
      "走吧,我已帮你们弄了间房子,包你们满意!"李涛帮他们拿了一些行礼,带着他们往镇上走着。
      "这里好像一点也没有变过呀!还是像以前那样......"程华看着两边的街道,仿佛回到了上小学的时候。
      "是呀,穷呗!"
      "这条路是......"
      "嘿嘿,就是当年你们的大别墅呀!"李涛笑着。
      程华停住脚步,住在路口,仰望着前方的景色,那颗曾经茂盛的大树在当年的大火中死去,如今还挺立在那里,光秃秃的树干,拌着旁边灰色的房子,还有那阵阵熟悉的轻风,夹杂着淡淡的海水味和一阵阵潮湿的气息......

      "虽然那栋房子烧了,但这里还是蛮镇上的人认宝地,于是由村长他们集资盖了这个小酒吧!"李涛平静的叙述着他们不知道的这段历史。
      三人静静的望着那家酒吧,时间的秒钟就停在了这一刻。

      "喂喂,前面的人快让开!!"一个稚雅的声音向后方响起,破坏了此时的宁静。
      三人转身就看见一个小男孩驾着玩具车飞速的向他们这边冲过来!!
      程华和李涛两人已是脸色惧变,准备马上躲开。只有渝辰冷静的不动,闪电间,变看到那辆小车已停了下来,只是那小孩因为冲力而摔了下来。
      程华和李涛不禁摸了头上一把汗,心里不约而同的想着:这个渝辰............真可怕。
      "喂,该死的你们,还不快来扶本少爷起来!!"摔在地上的小孩嚣张的叫着,这才把他们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了!
      "看什么看?"小孩大叫着。
      "......你这小霸王,跟你家老子一个样!"李涛无耐的翻了个白眼,叹道。
      "哼,我要告诉我爸,你欺负我!"
      看着小孩跑远的身影,程华纳闷的问:"这是谁的孩子,怎么这么霸道?"
      "呵呵,你忘了吧,他就是卫戎的儿子~!"
      "卫戎??"
      "是呀,你忘了?"
      程华专心的想着这号人,别说,还真是忘了。

      "是谁欺负我儿子?"一个怒声叫着,三人齐望着迎面而来的......肉球......
      "啊?是你呀,李涛,你怎么能欺负个后辈呢?"
      "什么呀!"李涛有点哭笑不得"是你儿子在马路上骑车撞到我们,我们可没有动手!"
      "你这小子,敢骗我!"肉球向身后的小孩一吼,小孩不仅没有吓到,反而大声叫着:"怎么,不行呀!我要告诉我妈!"
      "好好,我错了,行不!!千万别跟你妈说!!"
      "哼,那你要买玩具给我!"
      "行行~~~一会就买给你!!"
      三人听这对话更是无语了!!
      "嘿嘿,不好意思~!!"肉球笑着说"李涛,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回村长那了吗?"
      "咳咳~!我是带他们过来的!顺便让他们看一下老家!"
      肉球这才发现有其他的人在场,问:"这两位是?"
      "方渝辰和程华!"
      "啊~~~好久不见了,你们好你们好!!"说着便抓着程华的手猛握着,而渝辰则是对另一只手视而不见。

      "我想起来了!!"程华突然叫道:"你就是以前的小霸子卫戎呀!!专门说渝辰坏话的家伙!!"
      "嘿嘿~~这么久的事了还提来做什么呢!!"卫戎不好意思的大笑着。
      "......不过你变化可真多!"程华看着卫戎无限感概。
      "呵呵,是呀是呀!"
      "爸爸,快走啦,我要玩具!"小孩不耐烦了,不断吵着。
      "好,我们这就走,行了吧,小祖宗!!"
      卫戎苦笑了下:"那我们先走了,你们一会到我家来吃饭呀!"
      
      "他的变化真恐怖!"
      "呵呵,谁叫他家有钱了!走吧,先到酒吧坐坐!"
      
      "怎么样,这里酒不比我们那里差吧?"渝辰荡着手中的红酒道。
      "味道的确不错!"抿了一口,程华回味着入喉的丝滑感觉。
      "看来你下了不少心思!有什么要求就直说吧!"渝辰直接说。
      "呵呵!不愧是渝辰,一下就看出我想说什么了!"李涛欣赏的一笑"你们公司的律师前段时间来找过村长了,说他们在私人土地上搭建房屋,属于违法行为,要将村里人告了法院,并赔偿一定的损失。你知道,我们赔不起,所以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们了!"

      渝辰不语,似在考虑,又在等李涛往下说。
      "呵呵~不要这样看着我嘛,当心小华会吃醋哦!"
      程华瞪了李涛一眼"你不用指望我跟你说好话了,我完全尊重渝辰的决定!"
      "哇!!!真不简单,这么快就懂得夫唱妇随了?"
      程华无耐的番了番白眼,拿这个口无掩拦的李涛没法。
      突然,渝辰把程华往怀里一搂,分毫不差的对上那柔软的唇,将酒灌至程华嘴里。肆无忌惮的调戏,浓香的美酒在口腔内慢慢散发出来,琥珀色的液体沿着程华的唇边溢出。

      "这样味道更好!"两额相抵,渝辰沙哑的声音更显得性感。
      而一旁的李涛早已目瞪口呆,这么近距离的生色表演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你也知道,那个地方对我和渝辰来讲都是一样重要的!不过即然事已至此,我愿意考虑一下!"
      李涛这才回过神来,尴尬的看着渝辰:"那你要考虑到什么时候?"
      "呵呵!"渝辰低沉的笑了:"原来一向精明的李涛也有愚昧的时候!"
      李涛被渝辰说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咳了两声:"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不再弄程华,行了吧!!!你有什么条件就直说吧!"
      程华把脸埋的渝辰怀里,心仍是跳得很快,手抓着他的衣服,低声道:"快点吧......"
      渝辰直截了当的说:"明天早上我要看见你手上的所有相片!"
      
      "怎么了?还不舒服?"回到酒店楼上的客户,看着程华仍是红晕的脸颊,有点担心。
      "没......没什么!"
      渝辰笑着由后抱住他,两人走至窗前,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色,程华不禁感概道:"没想到这里一点也没有变!"
      "不,变了!只是从外表看不出来而已!"
      "是吗?......"
      "我们也变了不是吗?我们长大了,在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我们更成熟了,而我......也变得更爱你了!"
      "不,你是变成更会甜言蜜语了!呵呵!"
      "哦~~~~原来你知道得这清楚了!要不要来尝一下呢?"
      "啊~~~嗯~~~~"
      两人一起滚落至床上,中心的凹痕和凌乱告诉着我们,一场可以和夜色相比的美梦即将展开............

      清晨的鸡儿被喧闹声赶走。
      "各位乡亲们!我们镇上的大地主,方渝辰回来了!!"某人拿着喇叭叫唤着:"现在!!他就住在这酒店的上面!!大家说一说,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他们呀!!"
      "是!!"几百人异口同声的吆喝着。
      "好,那我们上去给他们一个惊喜怎么样??"
      "好!!"
      "OK!大家冲呀~~~~~"
      只见灰尘撒起,百来人片刻不见踪影了............

      "完了,他们冲上来了!"程华拉着渝辰"你快起来穿衣服呀!天呀~~~我的衣服呢?"
      在一堆衣服里翻找着,而程华脸上的表情是又着急,又尴尬!
      反观渝辰,像在炫耀他如石画般匀称的肌肤,不紧不慢的坐在床上,冷冷的目光盯着墙,透着杀意的红眼在怒火中焚烧着。而转头看着在一旁慌乱的程华,双眸尽是柔情,让人无法相信这是同一个人所散发的气势。

      "别急!他们上不来的!"
      "真的吗?不行,还是要快点,不然不知道李涛那个混蛋又要做什么!"
      "我帮你穿!"
      "啊!你小心点!哦,天哪~~~~不要碰那里!你......"

      屋内春光无限,屋外烈阳暴晒。
      待他们着装出门已是下午一点左右,而村民则因在外苦等而精筋疲力尽,个个都瘫坐在地上。
      当村民看见渝辰他们出现时,真是兴高采烈,万分高兴,一拥而上的想抱住他们。可就在离他们五米远的地方却猛然止步。
      因为程华还不太适应在人多的环境,这样会令他觉得吸呼困难,而渝辰当然不愿程华受伤,将他搂至怀里,再加上被李涛戏弄而恼怒,所散发出来的冷意足以冻死五米以内的任何一个人,让村民不赶再上前半步。

      "呵呵!不好意思吖!!方先生,真是劳烦您为偶们的事跑这一趟啦!不过你愿意把这块地送给偶们,偶们真是万分高兴吖!!"
      "是吖是吖!真是大好人吖!~"周围的村民附和着,脸上的笑满更是能溶化南极冰山了。

      听着村民的诉苦及感谢,渝辰隐忍着额上的青筋,恼火的问:"李涛人在哪?"
      瞬间鸦雀无声,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哈哈~~渝辰,你不用找了!!我在这里!!"
      顺着声音来源,众人抬头一看,原来李涛正站在旁边的一棵粗树杆上。
      他扬扬手上的东西,邪恶的笑着,扬扬手上的一扎白色的东西:"渝辰,今天呢,就由我们村子里的人帮你们证婚,你说怎么样?"
      "该死!!"
      "哎~~别动别动!!"止住要发动能力的渝辰道:"这里这多人,你想闹出几条人命呀?别忘了你可是好不容易和小华在一起的啦!!"
      被他这一样说,渝辰只好改为怒瞪着他,恨不得立马让他消失不见。
      "嘿嘿~~~大家是不是当渝辰是恩人呀??"
      "是!!"
      "那他人生的大喜事,我们是不是应该尽一份溥力呢?"
      "应该!!"
      "好!!大家真有义气,我这里有一些他们的结婚照!!我发给大家,大家以后都回去供着,怎么样??"
      "好好!!我要我要!"村民们全都争先恐后的抢了起来。
      "李涛!!"渝辰警告的叫着,声音冰冷的不带一丝温度。
      李涛不禁一颤,这样的渝辰他还是有点怕的,不过不要紧,嘿嘿,没有几次能耍得到他的,机会可不能放过!!
      "大家准备好了!我要把照片撒下来喽!"说完,手上的白纸一开,照片如花辨飘下,村民们急欲的挣抢着。渝辰拉程华站到一边,冷冷的目光直扫李涛。
      突然,所有的照片在空中定格了,眨眼间,变成粉末落了下来............
      村民们还以为在做梦,都愣住了,而树上的李涛只觉得寒气阵阵,恨不得马上逃离这里。
      "大家,今天就当庆祝我和华结婚一周年,请大家赏脸,我请客到李涛家吃饭!!"
      "......好!"大家都回过神来,纷纷举手表示同意......并一起向李涛家出发。
【天煞孤星 番外:幸福—水蓝舞】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