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指尖阳光—小黑爪

时间: 2014-05-27 18:44:43 分类: 今日好文

【指尖阳光—小黑爪】

教授死后重生,拥有了宠爱自己的父母,亲爱的哥哥,还有一个死缠住自己的青梅竹马的幸福小故事。

其实,这个坑和本爪子的完结坑《幸福的生活?才怪》是互补类,或者更可以说是上个坑的一个长长的番外吧~~

因为是重生,所以,教授将拥有的,是一个全新的人生,不会和死前有太多的纠葛

因为没有存稿,所以一周保证最少三至四更。同样如果大家觉得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出哦(^o^)/~

封面是请猫爪印制图阁制作哒~~~~教授的表情可以理解为重生前,赴死的那一天看着最后阳光的样子
==================

☆、第 1 章

  弯弯一钩的苍白月亮悄悄的隐藏在了浓密乌云的后面,黑暗中本来优雅美丽的庭院变得狰狞可怕,各种植物树木伸着扭曲的手臂好像想找抓到迷路的小孩,然后连皮带骨般的吞噬下去。阔大的庄园里一片的安静,连丝毫轻微的风声都听不到。“啪”的一声轻响,一个小小的胖胖的孩子手里拿着把门钥匙突然出现在了黑暗的大厅里,他穿着精致的睡衣,脚上套着柔软的拖鞋,小小的男孩熟悉的迈着自己的短腿非常小心很是警惕的走上了大理石楼梯,就算看不清楚周围的环境,他还是很自然的转弯,然后停在了某间房间门口。
  小男孩轻轻的转开精致的黄铜门把手,踮着脚象是小猫咪般的悄无声息的走进了房间,然后,等到视线适应了房间中的暗淡的光线,他看清楚了里面让他的心被狠狠揪住的情景。
  房间里只亮着一盏水晶魔法台灯,暗暗的光线照亮了小小的一块天地,光线的世界和黑暗的领域划出了鲜明的不可调和的界限。暗暗的灯光下,在大大床上睡着的黑发小男孩眉头紧锁,脸色惨白,全身都被紧紧的绑住,绑在了床上,他额头冷汗直冒,瘦弱的身体一直在不停的颤抖,象是被噩梦那黏滑冷冰如同毒蛇般丑恶身躯的紧紧缠绕,一刻不得放松,所有的理智和思绪都被死死抓住,理智被森森白骨一片片撕裂在死寂的梦中都如此的震耳欲聋。又好像被露出了獠牙的奸笑着的魇魔追赶着,四周黑暗一片,没有可以全心依赖的人,茫茫的被黑雾笼罩的前路不见一丝微弱的光亮,无路可逃。那小小的身体瘦得好像马上就要离开尘世消失不见,瘦得如同手中挽不住的细细淡黄色的流沙。小男孩冲到了床边,看到床上孩子那痛苦挣扎的样子,一下子眼泪忍不住的流了出来,他满脸是泪的紧紧抓住了床上孩子的手,又害怕惊醒其他人,又希望床上孩子能听到般的,他将嘴巴凑近了孩子的耳朵,绝望的小声呼喊着。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求求你,醒过来吧。求求你了”
  “不要再睡了,求求你,醒过来吧。”
  “醒过来吧,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还欠你两个棒棒糖呢。”小男孩泣不成声,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懊悔。他的声音,没有一丝一毫进入到已经完全陷入黑暗中的小孩的耳中。不知道是在幻觉中看到了什么痛苦恐怖的画面,小孩更加用力的挣扎。男孩扑上了大大的床,死死的压住了小孩的四肢,以免他无意识的动作反而伤害到已经羸弱的身体。一边努力的压制着,一边男孩的眼泪无法停顿的流淌下来。他嘴里喃喃的不停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吧,看看我吧。”
  门外,偷偷站在黑暗中的高个男子一边搂住了死命压抑住哭泣的,因为没日没夜照顾着孩子的已经消瘦无比的妻子,一手死死拉住想冲进房间揍人的已经捏紧拳头暴怒如同受伤狮子般的儿子。高个男子低着头,眼中是一片无边无底的哀伤和痛苦。
  -------------------
  具有悠久和古老历史的法国西多尼亚庄园,优雅精致如同珍珠母贝中所孕育了百年,闪着淡淡荧光珍珠。在这个秋日的午后,扯碎了白絮般的云朵懒洋洋的躺在蓝天上,就如同贴图一样的保持着静态的状态。
  “哦,梅林呀,怎么到现在还没好?”压低了声音,黑发高大的男子焦急的在卧室门口转来转去,完全失去了他平日随时保持的贵族那高雅从容的仪态。从上午到现在已经快要4个小时了,虽然医疗师们之前保证了许多次的母子平安,说了无数次的没有问题,但是,看着魔法时钟上的时针缓慢的好像凝固一般的一动也不动,他的心中就生出了许多的担心和升起了无数的焦虑。
  “爸爸,妈妈在生小弟弟吗?妈妈喊的很吓人呀,是不是小弟弟不乖,不听话?”五岁大的可爱的男孩子一边担心的听着卧室里的动静一边问着自己已经满身是汗的父亲。
  “亲爱的夏尔,你妈妈一定没事。等到小弟弟出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打他的小屁股,让他不乖,让他到现在还不出来和我们的夏尔见面。”现任的西多尼亚家主,莫雷尔.德.西多尼亚虽然说得镇定,但他不停擦拭额头的动作出卖了他不平静的内心。纯血贵族的后代本来就比较少,而西多尼亚家族每代一般都只会有一个男性继承人,这次在妻子的再次怀孕后检测出是个男婴的时候,莫雷尔在欣喜若狂的同时还是着不必要的担心。
  二战时期,法国的巫师也参与了抗击德国侵略的残酷战争,在几年的血与火的辗转中,许多的巫师失去了生命,许多法国的世家和家族象是微弱的烛火般轻轻的一声就凋零在了战争中,现在,法国魔法界的每个新的小生命的诞生都能给人带来如同初春暖融般希望和夏日灿烂的欣喜。莫雷尔和他的妻子奥莉阿娜,都无比期待着儿子的诞生,期待着新的西多尼亚家族成员的降临。从清晨小鸟刚开始唱起婉转的歌谣的时候,奥莉阿娜开始阵痛,然后一直到现在还没有生下孩子。莫雷尔只能在门口打转,无能为力。
  “哇哇哇…”
  庄园的主卧室里突然传出了嘹亮的婴儿哭声,“感谢梅林”莫雷尔长嘘一口气,等到门一打开,医疗师走出来,他抬起头,端正了贵族的利益。
  “西多尼亚先生,您的妻子和儿子都很健康。您现在可以去看看他们了。”
  “十分感谢你们的帮助。阿蒙,带他们到客厅坐坐休息一下。”虽然莫雷尔心急如焚的想进去看看妻子的情况,但是已经深入骨髓的礼仪让他还是先安排好了医疗师的休息。然后,他稍微的点了下头,迈着平稳的步伐,牵着夏尔的手,进入了卧室。
  一进入卧室,莫雷尔马上冲到了妻子的身边,先拿出自己的魔杖检测了妻子的身体,在发现奥莉阿娜只是有点虚弱,没有其他的问题后放下心,低下头深深的一个热吻。等到抚慰了疲劳的妻子后,他才看向用最柔软细致的白色**团团包裹着的孩子。小小孩子正闭着眼睛香甜而贪婪的喝着奶,可能是因为刚出生,整个人,皱巴巴红彤彤,只有一头黑色的胎发如同珍贵的东方绸缎般的乌黑发亮。
  夏尔走到弟弟的身边,看着一个小团子一样蜷着,小猫咪般大小的皱皱的弟弟,很鄙视的撅着嘴说“爸爸,弟弟怎么长得这么丑,太难看了,不过,嗯”小男孩侧着头好像下着什么决心,用力的点点头“再难看也是我的弟弟。我一定不许别人说他丑的。”
  莫雷尔拍拍儿子的手,看着躺在婴儿床上的小婴儿,他已经喝好了奶,管家麻利的将奶瓶收拾好让家养小精灵去清洗。团团样的小婴儿正闭着眼睛在咂巴咂巴地吸吮着自己的手指,口水顺着他胖胖短短的手指流了下来。
  “莫雷尔,他怎么样?”疲惫的母亲还是想看看自己心爱的刚出生的孩子。
  “亲爱的奥莉阿娜,我们的儿子很可爱。”莫雷尔轻手轻脚的抱起了已经沉沉睡去的小婴儿,将他抱到了躺在床上的妻子身边。“黑黑的头发,和你一样的漂亮,亲爱的。不过,他睡着了,眼睛没看到,应该也象你。我相信,那一定也是如同大溪地黑珍珠般的最美丽的眼睛,我亲爱的奥莉阿娜。”
  奥莉阿娜摸摸小婴儿死死握成小拳头的手,轻轻的吻了下他的小脸蛋“按照我们之前商量的名字,他应该是叫罗贝尔吧。”
  “是的,亲爱的,罗贝尔.德.西多尼亚,我们可爱的儿子。也是夏尔最心爱的弟弟。”
  是呀,最可爱的儿子,奥莉阿娜温柔的看着小儿子。按照贵族的传统,夏尔将是西多尼亚家族的继承人,必须承继下法国第一世家的荣耀光辉还有沉重的外人无法理解的责任。而可爱的罗贝尔,奥莉阿娜嘴角噙笑,又吻了下那小小的手,他将会是西多尼亚家的小宝贝,虽然没有可能继承家族,但他将拥有着大海般无边的宠爱、流转的风般的自由还有炎炎夏日午后休憩般的轻松。
  “是的,就算他长得再丑,他也是我最可爱的弟弟,我一定会保护他的。”小小的夏尔挺起了胸膛,向着父母亲还有睡梦中的罗贝尔发誓,发誓今后将对弟弟永远的爱护。
  小小的罗贝尔不知道是不是梦到了什么好玩有趣的东西,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非常享受着父母和哥哥那浓浓的,好像都可以碰触到的深刻的爱,甚至不知道是不是保护小孩的纯白色的精灵扇着透明的翅膀在他嫩嫩的小脸蛋上亲了几下。小小的婴儿无意识的在嘴角含着雪绒花般纯净的笑容,甜甜的睡着。
  作者有话要说:保证不虐,然后应该不会太长吧,望天


☆、第 2 章

  一个月后,还是同样无比晴朗,天空蓝得更加深远的秋日午后,同样在西多尼亚庄园,为新出生的罗贝尔.德.西多尼亚举行了隆重的洗礼和命名仪式。曾经的二次大战使得法国魔法界损失惨重,作为魔法贵族的领导家族多了最新成员的大喜事还是让许多巫师特地赶来庆祝。在残酷的战争时期,西多尼亚家族和夏特勒罗家族领导着法国绝大部分的巫师参加了二战,在战争中,他们发现了麻瓜武器可怕的杀伤力,巫师的力量在轰鸣着的炮火的前面不值一提。战争彻底打开了他们本来紧闭的双眼,直面死亡让他们被迫的接受了麻瓜更具有毁灭力量的事实,甚至,一个个倒下的亲人让法国的巫师们最后彻底的转变了以前鄙视和嘲笑麻瓜的观念。
  同样的,因为法国巫师们在战争中的付出和于法国政府的合作,可以说,虽然,巫师们还是隐藏住自己的存在,但现在法国魔法界和麻瓜界的关系非常的和谐。因此,这次的洗礼,虽然不是家族继承人,法国政府也派了代表来参加表示对于西多尼亚家族的重视。
  各色的魔法泡泡在上空中飞舞,鲜花盛开,在庭院里搭起了精致的凉亭,喷泉欢快的唱着歌喷出美丽的水花,乐队在一边演奏着乐曲。客人们在庭院中,男士穿着精致的燕尾服,女士都穿着丝绸长裙,走动间有着窸窸窣窣的响声。客人们都拿着饮料在聊天。莫雷尔满脸笑容的接受着来宾的祝福和恭贺,一旁的管家也负责整理送来的各种昂贵而精致的礼物。虽然年幼,但作为西多尼亚家族继承人的夏尔还是穿着正式的繁复精美的小礼服一起和客人打招呼,顺便找到和他同龄的孩子。这也是作为继承人必须要学会的礼仪。
  当然,作为本次盛大宴会主角的罗贝尔还是被层层叠叠的白色**和最柔软的细棉包裹着,脖子上挂着白金的家族项链,上面有着强力的防护魔法。他裹成一团的躺在了精致的自动摇晃的魔法摇篮中,本来刚出生时那皱巴巴红彤彤的样子已经在一个月内变成了白白嫩嫩的可爱小包子模样,小胳膊小腿肥得如同藕节。在微微摇动着的摇篮里,小小的罗贝尔香香的睡着,嘴边吐着白白的奶泡泡。
  奥莉阿娜的表姐、希尔贝特.德.夏特勒罗抱着一岁多的儿子来到了挂满了天蓝色丝绸帷幔的路易十四风格的小客厅。将赫胥黎放下后,她走到摇篮边看着睡得香甜的小婴儿,笑着对奥莉阿娜说“奥莉阿娜,你的儿子真可爱。”
  “他还在睡呢。希尔贝特,你要不要喝点什么?”奥莉阿娜顺便将手边的放着巧克力蛋奶酥的盘子递给赫胥黎。赫胥黎却反常的没有拿了吃,而是好奇的看着各色花边装饰的小摇篮。
  当两位魔法界的贵妇正在亲热打着招呼的时候,小小的赫胥黎踮着小脚走到了摇篮边,看到还在睡觉的小罗贝尔。
  也许是觉得罗贝尔的小脸蛋那红润的颜色如同他今天刚吃过的滑滑嫩嫩的粉红色草莓布丁,也许罗贝尔睡得香甜的样子象是他看过绘画中的小天使。赫胥黎突然觉得这个摇篮中的小小一粉嫩一团比他见过的所有孩子都要可爱,也比他今天吃的甜食都要更加的可口美味。于是,小小的赫胥黎啊呜一口啃上了罗贝尔娇嫩的小脸蛋,小孩子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力度。本来睡着的,小嘴微微张开的小罗贝尔被粗暴凶残的啃咬给弄醒,他蹬着自己两条胖胖的短腿,哇哇大哭了起来。嫩嫩的脸蛋上还明显留着着赫胥黎的牙齿印。
  原本奥莉阿娜和希尔贝尔想赶快抱起哭泣的罗贝尔,赶紧抚慰住他拼命的哭泣,没想到,赫胥黎竟然象是看到了心爱的玩具般,搂住了不停哭闹的小婴儿,“弟弟,弟弟,赫胥黎的,不给妈妈。”
  没有进入到熟悉的怀抱,没有听到母亲温柔的声音,反而是被用力的搂着,搂得很霸道,很占有,非常的不舒服,小小的罗贝尔哭得更大声了,拼命的挣扎着,偏偏赫胥黎却死命的不放手,就算是母亲哄骗不行,训斥也不放手。小小罗贝尔哭得脸都发紫,开始反胃呕吐,将之前喝的奶全部吐了出来,大部分还都吐到了赫胥黎精致的暗蓝色小礼服上,让赫胥黎看起来非常的狼狈。而这个时候,一直很爱干净的赫胥黎竟然还是不肯放手,死死的更紧的抱住罗贝尔,嘴里还奶声奶气的说着“赫胥黎的,是赫胥黎的,不给别人。”
  看到小小罗贝尔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始抽噎,希尔贝特只能另想方法赶紧哄着自己的儿子“赫胥黎,你看小宝宝都吐了,他肯定不舒服,你让他换件干净的衣服,他就不哭了。赫胥黎也喜欢干净衣服,现在赫胥黎身上很脏,小宝宝就不喜欢赫胥黎哥哥了。”
  赫胥黎睁着灰蓝色的如同雨前天空般眼睛,手还是没有放松“可是可是,赫胥黎想抱宝宝。”
  “等到换了衣服就给你抱。”奥莉阿娜也来劝说这个突然变得固执的孩子。
  “宝宝是赫胥黎的。”赫胥黎又一次强调。
  而这个时候,罗贝尔已经哭得嗓子嘶哑,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恩恩,宝宝是赫胥黎的,宝宝肯定是赫胥黎的。”希尔贝特赶紧顺着自己的儿子“你赶快让宝宝换件衣服。”
  赫胥黎圆圆的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他再次的用力啃了一口罗贝尔,才松开了自己的怀抱。进入母亲怀抱的罗贝尔很委屈的在小声的哼哼着,奥莉阿娜喊来家养小精灵准备洗澡水,然后让保姆抱着罗贝尔去洗澡。赫胥黎以他最快的速度脱下了外套,又冲进小客厅,当他找来找去找不到罗贝尔的时候,眼睛里开始泛起了水雾,他拉着母亲的手,摇晃着“弟弟,弟弟,赫胥黎的弟弟,要。”
  “好了好了,赫胥黎,弟弟去洗澡了,身上脏了不舒服。洗好澡就能看到,赫胥黎乖。”
  “恩,看弟弟,赫胥黎的。”赫胥黎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洗干净后的罗贝尔因为哭闹,小身板支持不住,又睡着了,这次总算在希尔贝特的叮嘱下,赫胥黎只是拉住了罗贝尔小小的手,虽然很想再啃啃那小脸蛋,虽然非常想闻闻小婴儿身上甜甜的,比花香更好闻的奶香味,赫胥黎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只是捏着罗贝尔的小手,摸了又摸。
  就算是母亲用蛋奶酥,用美味的巧克力布丁来让赫胥黎放手,他都不愿意。明明,小弟弟比所有的食物都更好吃的样子,那滑滑的皮肤,比赫胥黎最爱吃的奶冻都要白都要嫩,都要更加的香甜,于是赫胥黎一口亲上了小小嫩嫩的手。
  等到夏尔进入客厅的时候,他就看到了金褐色头发的赫胥黎正在无耻的吃着弟弟的小手。夏尔非常生气的走到摇篮边,拿出了哥哥的派头“不许欺负我的弟弟。走开。”
  本来一直很听夏尔话的赫胥黎这次非常的倔强,他撅起嘴“弟弟,赫胥黎的。夏尔的,不是。”
  看到两个小豆丁要争吵起来的样子,两个母亲赶快拉开了两人。不过,赫胥黎还是死捏着罗贝尔的手不放松,夏尔看到这个样子,眼睛里都要喷火了,明明是自己的弟弟,怎么可以被别人欺负了去。
  而作为风暴的源头,小小的罗贝尔还是睡得沉沉的,香香的,口水从他的小嘴流下来。
  在正式为罗贝尔洗礼的时候,赫胥黎不顾自己的礼仪,在地上打滚耍赖地死都不愿意离开可爱的小婴儿,怎么也不愿意乖乖坐着看不到可爱的弟弟。希尔贝特也生气了,都想给赫胥黎的小屁股上印上两个漂亮的巴掌印。
  奥莉阿娜看到赫胥黎的样子,一直在笑,毕竟有人这么喜欢自己的儿子让她也觉得很得意很骄傲。
  “赫胥黎,乖,以后你可以一直过来看弟弟呀。只要你听话,弟弟肯定是你的。”
  “是吗,一直一直?赫胥黎的?”睁着灰蓝的大眼睛,赫胥黎兴奋的问。
  “恩,一直一直,都是赫胥黎的。”奥莉阿娜微笑着回答。
  听到这样的保证,赫胥黎终于不再哭闹,他小心翼翼的从脖子上拿下了一条金色的项链,上面还挂着夏特勒罗家的家徽,他将项链带到了闭着眼睛的罗贝尔脖子上。
  “给弟弟的。弟弟,赫胥黎的。”
  “希尔贝特,这个。”看清楚是什么后,奥莉阿娜倒是着急了,这明明就是夏特勒罗家继承人的标志之一的族徽项链。“你让赫胥黎拿回去吧,太贵重了。”
  “弟弟,赫胥黎的”赫胥黎认真的看着奥莉阿娜“给弟弟”
  希尔贝特打开丝绸面的扇子遮住了半边脸偷笑“算了算了,反正他们也算是亲戚。夏特勒罗继承人的象征不仅是一条项链而已,奥莉阿娜你就让他送给你儿子吧,呵呵。不然,赫胥黎可是会哭的。”
  洗礼的时候,天气非常的好,洒金般的金色光线照在了还是沉睡中的小小罗贝尔脸上,连他脸上那细细的绒毛都渲染成了透明的淡淡琥珀色。挂在胸前的两条项链一闪一闪的,看上去分外的和谐。
  作者有话要说:相信本爪子啦,真不虐的~~~~基本框架都已经在上个坑定好了,如果这样都能再虐得起来那俺还真成天生后妈啦~~~~~~~赫胥黎的身份和教授的记忆会在后面揭晓哒~~~~~


☆、第 3 章

  晚上,西多尼亚庄园举办了晚宴招待特地前来的嘉宾,夜空中顽皮的星星在眨着眼睛,月牙温柔的漂浮在夜的海洋中。宴会厅里灯火辉煌,大大的枝型魔法水晶灯的光辉将整个庄园照耀的如同大块打磨好的光滑透明水晶般的透澈光明。乐队那舒缓的音乐伴奏也盖过了庭院里小虫们金铃般清脆动听的叫声。
  罗贝尔睁大着乌黑滚圆的大眼睛看着明亮的灯光,看着面前那些贵族们的闪耀着各色光华的贵重首饰。他依依呀呀舞动着小胖手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婴儿国度的语言。不过,看到不熟悉的陌生人走到面前,小小的婴儿还是扁起了嘴随时准备放声大哭。发现好多陌生的人,罗贝尔将小小的脑袋死死塞进了母亲的温暖熟悉的怀抱,听着那熟悉的有力的心跳,慢慢的,罗贝尔又睡着了。
  虽然觉得有些累,但奥莉阿娜还是不放心让保姆抱着自己的小宝贝。到底人比较多,她不放心让孩子离开自己的眼睛。现在的两个儿子,莫雷尔和奥莉阿娜对待他们的态度完全的不同。夏尔需要严厉要求,着重培养,坚决不能宠爱溺爱,能够让他独立就必须独立。而罗贝尔,则是想怎么喜欢怎么喜欢,象是所有的宠爱都如同雨水般的全部洒落在他的身上。
  就象是同样是洗礼仪式后的晚宴,夏尔是直接让保姆抱着,就算是哭泣要求父母的怀抱,奥莉阿娜还是狠下心不去满足他的要求,虽然等到客人离开后抱着小小声哭泣的夏尔,哄了又哄。而罗贝尔,奥莉阿娜只想抱着他,亲着他,不愿意让一丝的委屈和哭泣的迹象出现在他可爱的小脸蛋上,只想用让这个心爱的小儿子在满满暖暖的爱的包围中甜蜜的长大,没有一丝的烦恼和痛苦,所有的风波和可能的苦难都由父母和哥哥来帮他完全的承担。这个孩子,将代替他去世的小叔叔们,代替他去世的阿姨们,代替奥莉阿娜和莫雷尔那些在二战中去世的本来应该快乐生活的那些亲戚,那些并不是继承人反而为了让家族血脉延续,毅然代替继承人参加战争而死去的亲人,为了那些缠绕着死亡气息黑色的大理石墓碑,快乐的活下去,快乐的享受着带着温度的阳光,无忧无虑的欢笑和纯粹简明的快乐。
  端正坐在小椅子上的赫胥黎睁着灰蓝色的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睡着的罗贝尔,总觉得那个小婴儿感觉上很美味,比他所有吃过的东西都要更加的香甜可口,总觉得,那个黑发闭着眼睛的小娃娃很可爱,比他那放满了一屋子的所有的玩具都要好玩。总觉得,在这个小娃娃的身边,他的小小心灵就象是被最轻柔的白色羽毛轻轻的拭过,痒痒的,想笑。
  等到看见奥莉阿娜温柔的笑着将沉睡中的小宝宝抱上楼,赫胥黎的小嘴巴都撅起来了,那个小宝宝应该是他的,赫胥黎小小的心中就这么的坚定认定着。
【指尖阳光—小黑爪】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