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强者无敌圣诞篇—璧瑶

时间: 2016-05-05 00:09:50 分类: 今日好文

【强者无敌圣诞篇—璧瑶】
今天是平安夜,是基督教徒纪念耶稣诞生的日子。大街上一片色彩斑斓,流溢着浓浓的圣诞气氛,可是人流量却不多,几乎所有的店面都早早地关门了。所有人都忙着去与家人团聚吃圣诞大餐了。
裴宅当然也不例外,里里外外全是圣诞饰品,屋子中央的巨型圣诞树尤其抢眼,挂满五颜六色的小灯泡及琳琅满目的可爱玩具,欢快的圣诞歌曲在整幢屋子间不停地回响,听得人的心情也为之雀悦。
因为佣人全放了假,只能裴家大小姐安琪一人在忙里忙外。壁炉里的火烧得很旺,暖气开足,只穿了件大V领红色塑身羊毛衣,白色居家七分裤的安琪,长长的卷发因为方便用充满喜气的配色大红巾随意高束在脑后,白里透红的肌肤,娇艳无比的五官,靓丽逼人。
--叮咚!

"来了。"放下已经调好的水果酒,开门。
"圣诞快乐!"门外是两个风格迵异但同样抢眼的大帅哥。
"那么早?"安琪高兴地把他们迎进屋。
"我们是来帮忙的,让你一个人不忙死?"其中一个脸蛋俊美,翩翩贵公子型的男子已经脱了外衣,准备帮忙。
"呵呵,昀就是温柔体贴啊。"一把搂过他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下,然后很得意地望向另一人。
"要我做什么?"旁边那个桀骜不驯模样的酷哥不废话的卷起袖子,忽视她的挑衅。
"哈,有长进嘛!滕宿原!"上前赞赏地拍拍他胸口,"成熟了?脾气没那么冲了嘛!"
"少啰嗦。"淡淡地回了句,跟着另一半走到餐桌旁帮忙。
"咦?小臻呢?让我们到他家来吃大餐,主人却不在?"简昀分着碎肉饼问。
"谁说不在?楼上睡大觉呢。"
"不是吧!现在假期耶,他还要工作?"突然想到什么,恍然大悟地贼笑起来,"该不会唐老师也在楼上吧。"
"你现在是有了情人什么都不记得了是吧!"一个栗子无情地敲上简昀的脑门,"竟然连我哥每年的昨天都会去教堂坐一夜都忘了?!"
"坐一夜?"滕宿原好奇地扬眉,嘴边浮起抹少有的淡淡的顽皮笑意,"不是跟着圣诗班去挨家挨户唱圣诞颂歌报佳音?不对,应该是今晚吧。"
正往布丁上撒肉桂粉的安琪抬头扫他一眼:"昀,这家伙是不是你口水吃多了,感染了你的脾性?"
"混帐!胡说什么你!"滕宿原脸立即一红,凶神恶煞地瞪着她。
"哈,还以为长进了呢,不过如此嘛。"安琪甩甩头露出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
"好了好了。"简昀已经习惯当这两个时不时就会吵嘴家伙间的合事佬,"小臻是去为在天国的父母做祈祷啦。"
"他是基督徒?"滕宿原有些不敢相信。怎么也无法把基督徒和那个口无遮拦的家伙联系在一起。
"不是。"安琪想到她老哥一脸严肃穿牧师服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直被我老妈压迫的老爸才是。我哥说,老爸上了天国,老妈就算爬也会从地狱爬上去,所以他才会去教堂祷告。"
"看不出他......"滕宿原颇有感触,自己的父母也死得早,却没能为他们做一点事。

--

"看不出什么?"略带沙哑的华丽男中音仿佛从天而降。
就见一个男人打着哈欠从旋梯走下,披散的长发湿漉,全身上下只围着一条浴巾,光滑结实的胸膛肌理精瘦迷人,肩线、手臂到腰臀腹的线条既有着阳刚的力道,却又带着优美的弹性,比例完美匀称,四肢修长性感,再加上那张美得肆无忌惮的脸,除了裴臻还能有谁?
"哇,你这么‘坦诚相见\'的迎接我,让我好感动啊小臻。"简昀笑着把手上的奶油全抹上走到他跟前的男人身上。
裴臻不以为意地呵呵一笑,转头朝另一人道:"完了,亲爱的小原~这家伙想外遇,你要看紧他喔~"
"他不会看上老男人的。"滕宿原淡淡的回了句。的确是简昀的口水吃多了,也懂得调笑了。
简昀立即拍手叫好,得意洋洋地勾紧恋人的脖子,十足的挑衅。
裴臻意外地没有发飙,笑容不变,侧身朝一旁看戏的妹妹道:"安琪,听说穿黑色内裤的男人性欲很强,我们的小昀会性福的,我们不用担心了。"
"哥,你怎么知道那家伙穿黑色内裤?"安琪眨眨大眼配合默契。
"他裤子拉链没拉。"
此话一出,另外那两人同时朝一个方向看去。
"混帐!我拉了!"滕宿原立即修行不够地脸红暴跳。
"唉呀呀~~你拉了?随地乱拉的动物叫什么来着?"轻轻松松顶回去。让酷哥瞪大眼有气没地方出,刚才对他的稍有改观通通化为乌有。
而简昀好奇的是:"你怎么知道他今天穿黑色内裤?"自家恋人穿的还真是黑色的......
裴臻神秘的挤眼,露出色情的笑容回答:"他性感嘛~"接着,出其不意地一倾身在酷哥唇上亲了下,还留恋似的辗转停了会才离开。
......
众人略怔之后,简昀暴跳了:"喂!你竟然占我的人便宜?!"显然时间待长了,也感染到暴躁的脾性。
"哦~他想占回来也可以啊~"抛出个缠人的媚眼。酷哥受惊过度,呆愣中。
"你愣什么愣?!是不是回味无穷?!"简昀改为朝身边的家伙开火。
滕宿原回过神就被冤枉,也吼回去:"胡说什么!我他妈哪里回味无穷了?!"
"他吻技有我好吗?!"没有等他回答就一把搂过他头开始热吻。
滕宿原略微挣扎,也就红着脸随他去了,因为习惯了|||
安琪捂嘴吃吃的笑,然后转头看向突发事件的罪魁祸首:"去穿衣服啦哥!会感冒耶!"
"嗯,我肚子饿扁了,先给我点吃的。"食指刮了点胸前的奶油舔着,一幅饿惨了的样子。
"喏。"叹了口气,随后拿了个苹果派给他,"我昨晚让你带去的宵夜又没吃?"
"忘了。"接过就啃,边吃边被安琪推上楼去换衣服。
裴臻再次下楼,已是一身高领毛衫、皮质镶边,带点西方贵族遗风的有褶带翻边长裤,长发用黑色皮革整齐地束在脑后,简单的打扮却衬得他一幅潇洒、倜傥的模样。
而屋子里也多了个人。颀长挺拔的身躯,一张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名牌黑色深V型开襟衬衫下匀称的肌理隐隐若现,使他尔雅沉稳的气势中带点不羁的邪魅气息。能把儒雅与邪气巧妙结合的,不是唐睿还能是谁?
"咦?不是说要回老家过平安夜吗?"端起水果鸡尾酒浅啜一口,痞笑着上前拱拱他,"是不是心心念念的全都是如小雪花般纯净无垢的我呀?宝贝~"
唐睿切了块烧猪肉,咧嘴迷人的微笑:"听说简昀要来,我怎么可以错过?"殷勤地把装有食物的盘子递给一边的翩翩贵公子。
"喔!谢谢唐老师。"简昀咧嘴笑着接过开吃。
"我们之间还客气什么?"故作亲昵地在他耳边低语。
"这倒是,我们间谁跟谁啊。"简昀为报先前之恨,俊美的脸蛋微抬,眼波流转,"唐老师,我还要那个。"
"我帮你拿。"
"可是我不喜欢吃萝卜。"
"那给我吧,我帮你挑出来。"
"这虾不错,我拨给你吃。......好吃吗?"
"呵呵,美味极了。"
看他们两人这亲密劲,轮到裴臻不爽了,横了眼那一脸陶醉的家伙便兀自端着酒倒向沙发,无聊地开电视看。
简昀瞄瞄沙发上的人,坏心眼又起,故意大声道:"唐老师,我没钱送你圣诞礼物,一个吻你觉得怎么样?"
未等唐睿回答,就自行搂过对方脖子,送上双唇。
这时就听到一人扯开喉咙大喊:"我亲爱的小原原~~你在哪呀?快来看好戏,正上演‘红杏出墙\'呢!"
那头安琪和滕宿原正分别捧着大碗沙拉和火鸡从厨房走出,看到客厅里正上演的火热戏码同时一愣。下一秒--
"妈的!"滕宿原果然没让裴臻失望得立即直冲而来,砰地把火鸡放桌上,一把拉过另一半,"混帐!你他妈敢?!"
"吵什么吵?!拜托你们有点过节的样子行吗!"安琪很有震慑力地开吼,就是要跟滕宿原作对似地指着他,"要吵出去!"接着朝其他人招呼,"快过来吃吧。"
滕宿原深吸一口气忍了,瞪了简昀一眼,简昀则笑笑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凑到他耳边低语起来。平息恋人的怒气。
裴臻也在桌边坐下,斜睨身边人,意有所指地调侃:"啧啧啧~~~回味无穷啊~唐总裁~"
唐睿吃着烧牛仔肉,侧头笑看他:"不瞒裴总,那是我今年收到的最好的圣诞礼物。"
裴臻微笑着点点头,一把餐刀倏地插上火鸡的身体,没至刀柄。
"对了哥,今早凯利打电话来说他要过来。"安琪吃着美食忽然想到了说。
"哦?"裴臻眼睛一亮,"人呢?"
--叮咚!
"来了,说曹操曹操就到。"安琪一挤眼跑去开门。
不一会,就见一个年轻男子出现在大家眼前,修长结实的长腿裹在白色皮裤里,脚下蹬着一双驼色高筒皮靴,上衣则是件圆领的白色羊毛衣,白洁无尘的打扮,看来就像是高贵的王族,俊亮得让人无法将眼光移开。
"嘿,不等我就开吃,太不够意思了吧。"凯利开玩笑地抱怨。
"谁让你来的晚?先到先吃。"安琪帮他拉了个椅子。
"你又不够意思了安琪,怎么可以让我离裴那么远?"自说自话地就在原本安琪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又伸头问了句,"唐总不介意吧?"
"我?怎么会。"温和的笑容即扬,随手又给简昀切了块肉,却被滕宿原截过,冷笑地吃进嘴里。
安琪则无所谓地往他旁边一坐,眼中闪着看好戏的兴味。
能够开"ZENITH"这样的顶级封闭式的私人俱乐部,身为老板,在交际方面自然有一套,所以没多久,凯利就和第一次见面的简昀他们打成一片,就连一代酷哥滕宿原也一直微笑着,气氛被他搞得热闹无比,笑声不断。
"裴,帮我递个水果。"嘴里吃着圣诞布丁,以眼睛示意身边人。
"哪个?"
"樱桃。"
"给你。"裴臻把樱桃交到他手里,随后抚上他长过耳际、微鬈的发尾,半开玩笑地说,"我喂你好不好?"
凯利一顿,脸上扬起迷人的笑:"求之不得。"把手里的樱桃放进裴臻嘴里,自己的双唇随即覆上。
同时右手边传来一声叉子叉空的声音。
小小的樱桃早已食入腹中,可四唇仍无离开的意思,依旧辗转舔着那残留的余味。裴臻好以整暇即没有拒也没有迎,任由他去。凯利受到鼓励般十指忽地插入他浓发压近彼此的距离,愈吻愈狂烈。
其余四人都睁大眼盯着他俩,只不过眼神中有的是惊讶,有的是趣味,还有的,是埋藏在乌云后的黑旋风。
"喂......"吻毕凯利低笑着移开唇,偷瞄了眼前方某人,在他耳边低语,"要是有人找我麻烦,你得帮我顶着。"
"一定。我的小甜心~"顺势在他耳畔轻吻一记,"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后方空气流动凝聚。
饱餐一顿后,安琪把收音机的音量加大,电台为庆祝圣诞滚动播放的欢快乐曲瞬时传遍屋子的每个角落。
"来吧!先生们!愿幸福快乐与我们同在!"话完便带头牵着简昀的手跳起舞来。简昀怎么可能冷落恋人,手一伸把滕宿原也拉了过来,加入欢快的舞步。
凯利则跟着他们起哄,大声唱着哈里路亚,一身白的他就像天使般告诉世界上的众人,救世主在今夜已经降生了。
"这个凯利,有点意思。"唐睿以慵懒的姿态站靠在扶梯边,修长的手指托着酒杯,一幅悠闲的样子望着大厅中央跳得正欢的四人。
"呵呵~何止有点意思?"一旁的裴臻举杯和他碰了碰,视线随他看过去,"凯利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床上更是辣得可以。啧啧啧~~神仙般的人儿啊~" 眯眼陶醉般地直咋舌。
"裴总那么喜欢,怎么没有把他收入囊中?"
"哟~本来没那念头,唐总裁倒是点醒我了,我这就去问问他愿不愿意啊~"弯了下嘴角,随手把酒杯往阶梯上一搁,便甩发转身。
"回来。"唐睿手一伸扣住他肩。
裴臻回头用力扳开他的手,扯出个没有笑意的笑:"唐总裁有这力气不如花在小昀身上,说不定他心情好会给唐总裁个更~难忘的圣诞礼物。"说罢便旋身加入年轻人的队伍。
"哥,凯利给你。"安琪看到来人大方地让出她的舞伴,"我去喝杯水。"走前又看了眼正旁若夫人柔情蜜意抱在一起慢步踏着的那一对,压下心头的小小情绪,扬起祝福的笑便撤离。
--

"喂,唐睿,我一直想问你,你爱昀多一点还是我哥?"安琪拿着水杯拍了拍一旁脸色有些不太好的家伙。
唐睿没有反应,他的注意力还在大厅中央,一双瞪着那两个紧抱在一起不时低笑耳语亲密无间家伙的邪眸已经闪现火光。
"喂!问你哪!"安琪不管三七二十一,抬手朝他后脑就是重重的一甩。
经她这一击,唐睿终于回过头,恶魔般的黑眸闪过一丝骇人的危险光茫,似笑非笑:"目前为止,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女人。"
"你想怎样?!"安琪天不怕地不怕地眼一瞪,胸一挺,"敢把我裴安琪的话当屁!打你还便宜你了!"
"这么说,我还得谢谢裴大小姐高抬贵手了?"眉一挑,说得温和如常。
"不客气。"理所当然地昂头接受。接着在他胸口又是毫不留情的一掌,"回答我的话!在你心里昀和我哥哪个才是你的最爱?"
对于她的粗野,唐睿很有绅士风度得不跟她计较,微笑反问:"你说呢?"
"别跟我来这套!"甩个白眼给他,垂首揉揉眉心缓缓道,"我父母死得早,对他们我没多少印象,自我懂事起就是我哥在照顾我,对我来说他不仅是我哥那么简单,你能了解吗?"抬起头坚定地看着他,"裴臻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我不准任何人伤害他。"
"他可不是那种肯吃亏的人。"唐睿避开她的目光,啜了口酒。
"我哥当然没那么好欺负。"再次甩个白眼过去,垂下的睫毛适时掩住一抹苦涩,"只不过,他太重感情,是好事,也是坏事。"
"你是指宋文昕的事?"
"别跟我提那个狗娘养的王八蛋!要不是他溜得快我还得安抚我哥,我早找人把他分尸了!"愤怒地捶了下阶梯扶手。
"咳咳,别激动。"为免她行为过激,唐睿决定转移话题,正巧此时播放的是一首抒情曲,"赏个脸和我跳支舞吧?"
"跳你个头!"非常不给面子地拍开他伸出的手,半开玩笑地说,"我只是听说我哥近来好像一直没换床伴,想来他是对你有点意思,警告你,在他甩你前你要敢先甩他--"呯地一声,把手里的杯子往地上一砸,秀眉一挑冷笑,"就是这个下场。"
"怎么了?"玻璃摔碎的声音引起了前方四人的注意。

"没事。"安琪甜甜地朝他兄长微笑,大声道,"只不过想让你们看看我完美的作品。"神秘地走到墙边按了几个钮,"噔噔噔噔--"
屋子里顿时一片漆黑,下一秒,五彩的灯光亮了起来,柔柔的光晕让整个大厅笼罩在一片梦幻、五彩缤纷的世界中。光源就是来自屋子中央那颗美仑美奂的巨型圣诞树。
"哇,好浪漫。"简昀环视一周称赞道,然后揽紧恋人低喃,"我是不是喝多了,怎么感觉好像醉了......"
滕宿原咳了两声,红着脸低声回了句:"醉了好......"那他今晚就有机会了。头一侧,话音消失在相融的双唇间。
"安琪,有一手啊!"凯利也大声赞了句。
"真的耶~很有情调喔~"裴臻跟着道,然后一把勾紧凯利,"我们继续~别浪费了我最爱的妹妹的用心良苦~"
"怎么会,我是那种不解风情的人吗?"凯利挑情地笑笑,然后环紧他腰,把脸埋在他颈边似有若无地吮吻着。
唐睿火了,如果说刚才是酝酿期,那么,现在暴发的时候到了,邪眸一眯,露出锐利的目光。可脚刚踏出一步,却被一双柔嫩的手拉住了。
"不是要请我跳舞吗?"安琪娇媚的笑着,拉着他加入他们。
多年的教育使然,唐睿从未不礼貌地拒绝女性,只能稍稍压下心头火,揽着纤腰翩然起舞。
此时,传出的是一首老歌--I\'ll make love to you(与你缠绵),改编后用柔柔的萨克斯风演奏出来。
凯利抬起头,用非常挑逗地眼神凝视裴臻,配着曲子轻轻哼唱起来:"close your eyes,make a wish and blow out the candlelight for tonight is just your night, we\'re gonna celebrate......"
裴臻听了,也绽开抹性感的笑,跟着唱起来:"pour the wine, light the fire ,man your wish is my command ,i submit to your demands ......i\'ll do anything,man you need only ask......"
唐睿无法视若无睹,刚想靠近他们,却被安琪一个技巧的转身化解。几次下来后,唐睿失去绅士风度,索性停下舞步瞪着绊脚石:"你什么意思?"
"不觉得他们俩个很登对吗?凯利是我目前为止最满意的‘嫂嫂\'。"安琪甜笑着火上浇油。
唐睿深吸两口气,勉强挤出一个温和亲切的笑容:"大人的事,小女孩最好别管。"
"小女孩?"安琪意外地没有发飙,平静地点点头,"好吧,就小女孩。但你最好别小瞧小女孩。关键时候我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的。譬如...乱伦什么的,你知道,我哥最疼我了,从来不会拒绝我的要求。把我惹火了,你们一个都别想得到。"脸上挂着的是裴家人独有的嚣张笑容。
"非常不好意思的告诉你,在惹火你前,我已经火了,把我惹火,我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的,这点你哥哥最清楚!"一把甩开她,带着无形的火焰朝目标进发。
后方的安琪忍不住咧开大大的笑容,满意地喃喃自语:"有句话说的好,一个人不是你所想般爱你,并不代表那人不是全心全意地爱你,方式不同罢了......"朝他们抛了个飞吻后,想想又非常不爽地跑去骚扰那对正甜蜜着的小两口了。
而这头两人也亲密得过火,边唱边动手了已经。
"I\'ll make love to you like you want me to and i\'ll hold you tight , baby all through the night I\'ll make love to you when you want me to and i will not let go till you tell me to ......"凯利哼着哼着似乎真的动情了,唇沿着那优美的项渐渐往上,挑逗地轻咬他耳垂。
而裴臻也纯属配合地随他去了,只是专心跟着音乐轻哼着:"...... I ain\'t got nowhere to go I\'m just gonna concentrate on you , man are you ready, it\'s gonna be a long night throw your clothes on the floor I\'m gonna take my clothes off too......"
"I wanna make love to you tonight."凯利磁性地低吟,非常煽情地舔着他耳廓。
"No way."下一秒,一道夹带怒意的冰冷男声插了进来。
"唐总裁?"裴臻困惑地看向来人,紧抱舞伴的姿势不变,努努下巴,"小昀在那边呢。"
"你别太过份。"唐睿野蛮地硬是扯开连体婴儿似的两人。
"到底谁过份?"斜瞟他一眼,双臂一张又要上前抱凯利。凯利则立即投入他怀里吃吃地笑。
唐睿矛头一转,指着亮眼的清秀男子:"信不信我封了你的地盘,让你睡大街去?"
裴臻哼了声,挑眉回敬:"信不信我有资本让他开一家更大的?"
"你有种跟我过来!"伸手扣住他手腕,往外拉。
"嘿嘿~~我有种才不做那么无聊的事,我的种要做更有意义的事~"扒开他的手,淫笑地亲了亲凯利的嘴。
"欠教训!"头顶冒火,开始使用蛮力把他往外扯。
"唉呀呀~~~你有风度点好吗唐总裁~这样很难看耶~"一边反抗,一边还要撅起嘴亲凯利。
凯利被他们俩逗地哈哈大笑:"没想到唐总还有这一面哪,我说出去会不会上头条?"
"我说过,让你睡大街去。"
"没关系,你裴哥哥有钱让你东山再起~"
"你开一家我封一家。"
"你封一家我开一家。"
......
吵着吵着,半推半就地被拖去了角落。
"怎么这两个财界巨头吵起架来像小孩似的?"凯利笑得合不拢嘴。
【强者无敌圣诞篇—璧瑶】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