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我们是幸福的双胞胎(兄弟)—随月ziki

时间: 2016-05-03 08:42:20 分类: 今日好文

【我们是幸福的双胞胎(兄弟)—随月ziki】
何谓幸福?
现代汉语词典将其解释为"一种持续时间较长的对生活的满足和感到生活有巨大乐趣并自然而然地希望持续久远的愉快心情"。
但幸福就单是如此吗?即使幸福就是如此,那何又可以算作是幸福呢?幸福的标准呢?是否有真正幸福的人呢?真正幸福的人又是怎样的人呢......

我说不清,也弄不太明白,但每当我问起弟弟的时候,他便会告诉我:"其实,我们这就叫做是幸福。"

第一章
"哇~~~"一声尖锐的啼哭声断了邵家两代人的期望。"恭喜,恭喜,是一对双胞胎啊~~~多可爱的两个小宝宝呀~~~"急速冲出手术室大门的护士小姐握住孩子他爸爸的手激动地叫着。
"嗯~我知道~恩不~是龙凤胎吧"爸爸也激动地握住护士小姐的手,眼中闪着金光。
"不,是一对男宝宝呢!好可爱呀~~~"护士小姐陶醉ing中。
"什么?都是男?!啊~呀~我~"随着"咚"的一声爸爸晕倒了。
"什么?什么?男~~男~~~哇哇~~哇~好惨呢~" 爷爷、奶奶、舅舅、舅妈、大姑、二姑、三叔、四姨...(n百个省略)亲戚哭成一坨。
"快来人呐!抢救!抢救!"手术室外顿时乱作一团。
就在我被拽出母体的那一刻,我迎来了父亲的晕倒与爷爷、奶奶、舅舅、舅妈、大姑、二姑、三叔、四姨...(n百个省略)亲戚的鬼哭狼嚎。当时我只敢肯定这一定是不吉之兆。随后医生把我用布一包扔到最近的一小床上(手术室车架),随后我的弟弟也被揣了出来,在随后我睡着了,临睡前听到手术室外一名男子的高叫"别~~~快把他们放回去~~~"。我靠~~世界上哪有这样的老爸!!!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我的爸爸是一名出色的建筑设计师,妈妈是某大公司的小小会计。他们从相遇到结婚之花了24小时(吉尼斯世界纪录呀~~~呸~~~还差得远呢!),只因为他们都有一个伟大的梦想"生一个世界上最最可爱的女宝贝"。爸爸是小时候玩养成游戏时玩的,妈妈是为了弥补自身(性格不女)的缺陷,再造新一代亮丽公主,他们不约而同,狼狈为奸,沆瀣一气...(等等,我说什么呢)携手奋进6个月终于得到了"梦想"的结晶。(特注:爷爷、奶奶、舅舅、舅妈、大姑、二姑、三叔、四姨是跟着起哄的)为了生出梦想之女宝贝,在测出怀孕的第二天,爸爸和妈妈便来到了灵山,请算命先生为自己的孩子算上一算。算命先生笑一笑说:"大可放心,大可放心,一龙一凤,龙腾凤翔,相生相息,大吉大吉!""那么说,是有女宝贝了!还是龙凤胎!啊~哈~哈~哈~哈~"一路下去,爸爸妈妈笑得差点没跌下山去。几个月后,他们不放心又偷贿赂医师到医院去做了个检查。"是两个宝宝呢。""是男是女,还是~~~""现在看不太出来,不过有可能是龙凤胎呢~~~"爸爸妈妈再次笑傻,好了,现在万事俱备,就只差把孩儿们生出来了。
所以你们应该能够想象到生出我时,医院发生的惨状。
后来妈妈醒了,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爸爸妈妈任命了,所有的亲戚也任命了。后来我和弟弟就有了名字,我叫邵湄离,弟弟叫邵达放。(抗议~~什么鬼名~~没品位)

第二章
幼年和儿童期是我生活中最幸福的时光,是的,而且也是最光辉的。达放由于是弟弟,生出来时比较小,恩,也比较白,所以为了填补爸妈受创伤的心灵,从小就被当女孩子来养。穿花格子裙,着粉红色兔兔袜,再套澄黄色女童侧搭扣鞋(呲~~土死了)。我呢,当然是一套挺挺的小水手服或是精神百分百的小运动装。
那时弟弟总爱跟着我后边跑,离哥哥,离哥哥的叫,叫得我这叫一个得意。我们一起进了红太阳幼儿园,一起进了玫瑰小班,还坐了同桌。老师们都喜欢我,因为我胖胖的,是哥哥,"知书达理",亲切嘴甜,吹溜拍马甚是一流。同学们都爱围着我转,因为我帅,又爱笑。对每一个小朋友都热情友好。达放则不成了,一身女装似乎穿得他抬不起头来,但又怯懦,不敢违抗父母之命。他总是躲躲藏藏的,只会跟在我后边,或是在一个角落里泪眼汪汪地远远看着我,嘴里低唤着"离哥哥,离哥哥..."除了我之外,恩,当然还有,本来我都不想提了,我的初恋对象容XX之外,根本没有人理他。
其实这是我一段不愿提起的辛酸往事。容XX-玫瑰小班班长,男,长得很有气质(你懂得啥叫气质?),工作能力强。对于我这种与帅结伍,谄上欺下的人来说实在是具有极大的诱惑力。所以在入班的第二个星期,我自信满满地对他告白了。本想就此牵着他的小手回班,风光一下。谁料他竟一下甩开我的手,义正严词地告诉我"邵湄离同学,妈妈说了,你是男生,我不能喜欢你。我喜欢的是~~邵放达~~他那个娇柔美丽呀~~好白~~好静~~"哎呦呦,开始流口水了。我们明明是双胞胎呀!为什么他喜欢达放呢!!!我成功地忽略掉他前面的话,而将后面那几句恶心的话加以深刻记忆,我明白了原来大家都喜欢哪一型的呀~~又白~又静~又美丽~~~我开始憎恶他那张和我一样帅气的脸,和那又白~又静~又美丽~~~这件事无疑对我的心灵产生了莫大的影响,而也对达放产生了影响。第二天的户外活动课上,在容XX将达放抱了起来,对达放进行了一个生动而又惊心动魄的表白后,达放哭了,然后吐了,然后偷偷地做了一个的决定。
还有另一件事也促成了我人生的一大转变,那是我和达放共同进入城市小学的第三年,也就是我们9岁的时候,在一次去山上野游的春游活动中,为了第一个爬上山顶,显示本人的英雄主义气概,我跑得过急过快,不看路,撞倒了一棵树上,摔红了腿,疼得想大哭。当时达放就跟在我后面,他本想拉住我,却也被我带倒,摔在地上,摔得哇哇哭。我看他哭,腿就更痛,心里更难受,大嚷起来:"你哭什么哭呀!!你怎么不拉住我呀!!!"此时,班级老师赶来,一把抱住达放,用一双愤恨的眼睛盯住我道:"邵湄离!你干什么欺负达放呀!你看看达放摔得多惨~可惜了又白~又美丽~~又不爱抱怨~~~多可爱的好孩子~~"我满脸黑线,从此又得到一条人生感悟:原来大家都偏好这一型的呀又白~又美丽~~又不爱抱怨~~~可爱~~~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别人的关心与同情。这件事也对达放产生了影响,被抱住后,达放依然呜咽着"离哥哥,离哥哥,对不起~~都是我~我~~不好~~没~没~拉住~哇~~~我~我~~"
两个小小的心灵发生了变化~~~~~~

第三章
从那以后,我制定了湄离改造计划。为了换得白白的皮肤,我不敢出门烤太阳,一天闷在家里。为了学着温柔可爱,拜隔壁的小魔女沈星星同学为师,学习唯乖之道。为了......实践证明,刚开始,我的计划是有显著成效的,父母的注意力逐渐从弟弟身上转移到我身上,他们突然对我倍加宠爱,还在亲戚朋友们夸赞说我逐渐有了他们期望的一些品质,我并不太明白他们说得到底是什么,不过我知道那一定是表扬,所以我很高兴,计划依然在快马加鞭地实施~~~
从那以后,达放也制定了达放秘密计划。他开始放弃自己本有的优势地位,整天像野猴子一样向外跑,和一帮看起来很疯的小朋友们一起热血,滑什么有一堆轱辘的板子,拍球,堆沙人~~~一改往日作派,还学什么什么道之类的,每天回家搞得一身脏,这块青,那块肿的,让爸妈好是伤心。我经常能听到妈妈叹气道:"哎,达放终究还是~~哎~~没办法~~~谁让是男宝宝呢~~不过,我们还有湄离"。不管怎么说,我依旧幸福着,因为我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自那以后,我对弟弟的态度就不那么爱搭不理的了,毕竟嘛,我已经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就算做作表面功夫好了,时不时地关心一下弟弟。比如他磕青腿后,我绕到床边,用手一边狠狠地"抚摸"他的伤处,同时给予大力鼓励(你!简直居心叵测呀!)。他的小黑鞋踩脏地板后,我借帮他放鞋为由再在地板上烙下几处黑印什么的~~哎~~好多好多啦~我都记不上来。弟弟显然十分感动,每每"关心"过他后,他总是用那种,就是那种~你知道吧,就是感激和崇敬的眼神看着我,然后低头无语。我把那理解为认输的表情。兄弟在一起免不了要互相比较嘛~谁叫哥哥我这么帅又这么招人疼呢!
小学生活过得是飞快的,可能是因为快乐的时光总是显得如此短暂的缘故吧。没过多久,我就开开心心地拿着光荣的小学毕业证书和大大小小的奖状回家过暑假了。不是跟你吹,我的学习可是顶瓜的,唐诗300首我能倒背如流,再加上《史丰收速算法》的帮助,我的数学功力也绝属上乘。外语嘛,那还用说吗,外形与心理皆美的我只要露一露我的美颜,绝对能把那些臭老外们吃得死死的。弟弟当然是跟我一起回来了,不同的是他只拿回了一个"七色光"(只要是学生,就能拿到的鼓励奖)。在回家的路上,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放达,没关系,人总是有优劣之差的,你只要尽力就好了,哥哥支持你,啊~哈~哈~哈~"(恶魔!)(湄离:小孩嘛,就是爱鲜呗呀!我也不是故意的!瞪!)(随月:不是故意??倒~)弟弟本已经晒得不白的脸此时变成猪肝色:"哥,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丢脸的。"说罢,他就一阵小跑地消失了去。留下我一人仰天问道"他说啥?"

第四章
由于中学是就近分配的,所以当又一个9月1日来临之时,我又高高兴兴地背起小书包和弟弟跨进了就在家门边的枫清中学。
哎~哥哥我的魅力还真是不减呀。初中开学摸底考试的优秀成绩一举把我推上了班长的宝座,我的呼风唤雨能力在程度和规模上都得到了扩大化。当时我们都有13岁了,再怎么样,也都进入了青春萌动期的时期。每节下课我都会被班中的小女生中围住,我喜欢看她们向我问这问那的样子,更喜欢看达放看着我和我的小绵羊们在一起时的表情,那是活吞了只蝎子般的表情。但我也惊异地发现,我对那帮小女生们总是兴趣缺缺,只有当达放盯着我们这边时,才能燃起我的斗志。不行,不行,我怎么能围着他转呢!为了改变这种局面,我主动地开始了我的初恋。
那是邻班的班长王翔(女),是偶们年级的级花,在她的数次对我挤眉弄眼,暗送秋波之后,我温柔地问她:"你喜欢我吗?"她羞涩地低下头去,回答了三声"恩"。第二天她正式升格为我的第一任女友。我们开始一起上下学,共同讨论课外小组的课题,做作业什么的,一个多月甚是甜蜜。可在一个月零一天时出现了问题。
"我今天能到你家做作业吗?"(王翔)。
"行"。(我)。
"你为什么总不拉我的手?"(王翔)。
"啥?没有呀?" (我)。
王翔甚是主动地将她的手递了上来,我咽了一口气把手迎了上去,可没想还没沾上,我又缩了回来。
"你!"王翔为之气节。
"不是~~你不觉得着很怪吗?我是说这种感觉非常不舒服,不自然~~恩不,我是说不自由~~~"我百口莫辩。
我们在万分尴尬地气氛中终于走到了家。我回想起路上的经过,不由得想,和她拉着手走其实还真是挺恶心的,当大家都不会走到呀。
"哥,你~~~"是达放。他怎么了,好像气冲冲的,看见我就回屋了。想一想,最近一个月我还真没注意到达放。他好像一直都没出现在我的周围,他去那里了呢?算了,不想了,关我啥事。
我和王翔来到我的小屋。一进屋后,王翔竟哭了起来:"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啥?"我又愣了。"我没有!"
"你有!!!你从来眼睛就不盯在我身上,也不拉我手,也不亲我,呜~~~"她哭得好是伤心。批评得我也好是难受。
"那是因为~~"我脑中疯狂地转着理由,"我根本就没亲过别人呀!不会亲!"我真是狗急跳墙了,胡诌。
"那你现在亲!不亲就分手!"如今女孩子的胆量也真够大的,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就是嘴贴嘴嘛"她竟还给我解释了一下。
"好!"我满口答应。可当我靠近她时,我看到了她眼眶中转着的眼泪,好~恶心~反感~这有什么可哭的?没用。凝视着她的红唇,打算这次就先牺牲自己好了。可没想到下一刻,在无意识中,我竟把她推出了门外。
"哇~~~"只听一声凄厉的嚎叫~~"邵湄离!你不是东西~~~你~讨厌~~~"王翔跌撞着跑出了家。
"哇~~~"下一秒钟我也哭了。"我冤枉呀!"我突然感到内心一阵难过。这怎么能使我的错呢!明明是她很恶心呀,要不然我早就~~我失恋了(你这哪叫失恋呀!!!),我觉得心底空荡荡的,谁都没有了,没有任何我在一起,也没有人关心我了。"呜~~我要怎么办呀"
好长一段时间后,我突然有一种想看照片的冲动,我耙出了爸妈柜子里的相片册不做声地走到小弟门前。"咚咚咚"抵扣了几下门。
"哥,你怎么?"小弟脸上写满了惊讶。
"我失恋了。"我一头栽倒在他身上。"你说凭什么呀!我也没有做错!凭什么~~"(闹了半天是你不服气被人甩!)再后来,弟弟安慰我,我靠在弟弟身上和他一起看照片。靠在他身上,我又一种平静而又~怎么说呢~幸福的感觉。
"这不是哥哥的错呀,你看我们拉手拉得就很好嘛!"弟弟指着其中一张照片说。我一看,可不是嘛,我拉着弟弟在一片小花园中跑,嘴边扬起无比灿烂的微笑。"嗯,还是我们好。"那亲亲呢?突然见我想起了王翔说的接吻。我转过头,盯着弟弟的唇看,薄薄的,淡粉色,煞是耐看。又是在无意识间,我把嘴凑到了达放的嘴边,并在他的唇上轻点了一下。达放的脸一下子红了,跟火烧得似的。
"哥,还是我们比较好。"达放突然拉起我说。
"嗯,还是我们好。"我仍然回忆着刚才的那个蜻蜓点水,没有丝毫的嫌恶感,感觉心里十分轻松,就好像把一种想法传递出去似的,好舒服。
"哥,以后别再和女生闹了,他们不好。"弟弟见我反映不激烈又着急地补了一句。
"哥发誓不和她们在一起了。"待我说完后。达放竟然轻轻地搂住我,我觉得有些困,大概是现在比较舒心的缘故吧。不久,我便睡去了,在睡去前,我脑中迷迷蒙蒙地想着:就这样好了,好自然,好温和,就让我这样靠着,好像回归到从前~~~

第五章
奇了奇了,太阳要从东边落下去了。我和弟弟现在正到了前所未有的如胶似漆阶段。连爸妈都说:"你们虽然是双胞胎,可还没见你们这般好过呢。"在学校弟弟总是如影随形地跟着我,我们一起上下学,一起吃饭,一起上课(废话),一起做实验...在家里我们一起吃一个碗里的冰琪零,一起打游戏,一起学习功课...整齐划一,看得同学们直傻眼,老师直冒泡。弟弟比原来爱说话多了,在闲暇时我们就偶尔回来一个心灵的亲密接触,这幸福的日子一晃就到了初三。而我的幸福也从此消失殆尽了......
在初三第一个学期的某一个周末的中午,达放突然攥住了我的手"哥,我们以后还要永远在一起。所以,你就不要考T学校了。"
"嗯,"我一边嚼着薯片,一边看空中课堂的节目。"啥?"一秒钟后我突然反应过来。"那怎行!"T高,我的梦之校呀,足以光耀门楣的学校~~
"可是那样的话我们就要分开了~~~"弟弟说得涩涩的,表情有些难过。达放虽然成绩也不次,但枫清每年考入T校的也就1~2人而已。
"嗷,"我点了下头"我们周末还可以见呀,放假还可以见,毕业了更可以见。"我决不能放弃。
"不要,我不要!我不许你去!!!"达放突然急了,将我继续放入嘴里的薯片拍到地上。"你难道不难过吗!我们见不到了!我们一直都是在一起的!我不要分开呀~~~"
"你闹什么,我这也是为了你呀。"以我天才脑瓜的转功,我迅速诌出一条理由"你想想只有我考了T校,将来才能顶住家,将来我们才有资本在一起。"我的薯片呀~我哭~
"嗯。"弟弟沉默了一小会儿,"我太任性了。不过哥哥,你必须答应我,不管到哪里都只想着我,而且以后,以后,我们一定永远在一起。"达放的眼神充满深情,纯纯的兄弟之爱呀~~让我很不自在。
"好。"我没意见。
"那么我们结婚吧~~~"
"好。"我仍然没意见。你当新娘,我当新郎。反正跟达放在一起心情也挺舒畅。
达放的眼中闪耀着金光,猛然,他将我扑在沙发上,然后唇就落在了我的唇上,和我的唇反复摩擦。我没有挣扎,反正挺舒服的,为什么要装呢?摩擦一阵子后,他突地用舌头撬开我的齿,伸进我的嘴里。"嗯~~~"有些难受,有些憋~~我用我的舌头顶住他,想把他的推出去。可怎奈他是主攻,我氧气不足,根本无力抵抗。到最后我只能随着他在我的舌上缠绕,扭转。
"小放!你们在做什么!"一声尖利的声音响起,达放猛地撤舌,站起。我则处于缺氧后神志昏迷的滞胀阶段。
"妈。"达放耸了耸肩。"我和湄离感情很好。"
"小兔崽子,你妈知道~~~"妈在咬牙切齿,马上就要爆发~~好可怕
"所以我们决定结婚。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们都是您的孩子,希望您能够支持~~~"好个不怕死的弟弟,敢拚火爆妈~~帅
"你去死吧!"妈随手抄起一个沙发刷子,向我和弟弟这边砍来,随后就听见高跟鞋"咯吱,咯吱~~~"摩擦地板的声音。我感觉额上一阵疼痛--我被拽中了,继续处于昏迷中。"你什么不玩好,你们竟然敢跟我玩同性+兄弟+年下攻+禁忌+双胞胎~~~我~灭了你们~~~"
全家陷入一片混乱。待我清醒过来后,弟弟被妈妈抓去"喝茶"(变相谈话)。爸爸在收拾被磕碰和砸出去的东西。
"爸~~放达他~~~"
"离~~都是我不好~~哇"爸爸突然开始掉泪,"当时生出的是女孩多好~~离呀,你们两个不能结婚呀~~你们就一辈子当个双胞胎兄弟吧~~爸求你们了~~~"
"好。"我回答。我并没有觉得结婚有什么特殊意义,只要现在这样不顶好?我们还是一起的玩伴~~~
"好离~"爸爸一把抱住我。"还是小离好。"看来,我还是受喜欢呀~被抱住的我幸福ing中。
晚上,达放从妈妈那里回来了,胳臂上青了一大块,脸上也有少许伤痕。脸色阴郁得紧。"听说你答应了~~~"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与压迫感。
"啥?"
"你别装。算了。"怎么了?他的声音满是不屑。
"达放,你~~"不待我说完,他就撞上门自己回屋了。

第六章
之后的日子,达放根本不理我,整天默不滋声。我也没太在意,毕竟初三了嘛,学业要紧,他恐怕是在闹他被揍了,我没被揍的别扭--我如此想。我全身心地投入学业,浑然忘我。最终,没有什么悬念,我拿到了T校的录取通知书。而达放也发挥得不错,应该说非常好,超乎我及爸妈想象地考入S中。
"小离好榜呀~~~""真有出息~~~"这个假期并不难过,在街坊邻里亲戚们的赞扬声中,在我无限的虚荣当中,假期就过去了。达放很少在家,他总说跟同学去玩篮球,一天一天地不回来。也罢,这样我就被独宠了。
但事情总是有一些变化的。进入高中的我并不是很风光的说。我本来是伶牙俐齿,有一张好嘴。但这好嘴到高中后却不爱张开了。同学们依旧很活泼,他们热情交谈,玩耍嬉戏。我的湄离改造计划依旧很成功,就是渐渐地变静,变静,和大家疏远开来,造成隔膜。我最爱去的地方是楼顶平台,那是专属于孤独人的地方。在孤独的时候我总会想起放达,由于S中离家很远(非常远),爸妈给他在学校边租了一个一居室小房,他连周末也不回家。我总想起小时候他跟在我屁股后面的情形,他总是很静的,但有他在的周围总是很热闹。
我觉得很尴尬,午饭时,一个人走进饭堂,一个人找座座下吃饭。放学后一个人回家,一个人呆在屋里望天。我变得懒惰而且爱睡觉,这样我就可以自我催眠,忘却孤单,聊以自慰。
后来,我有了个好朋友,叫春生。他的一个朋友也是S中的,我可以时时透过他了解一些达放的情况。从他口中我得知达放很强,好多女生都追他,他也有许多女朋友,换得速度比吃玉米豆还快。我黑线,我流汗~~~我气炸~~~明明是让我只想着他,我真真是只想着他,而他却变了心意~~~我不服!!!这让我想起了刚学的一篇《卫风.氓》"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为了发扬"亦已焉哉"的精神,我开始和春生他们鬼混。加入了春生他们一个什么什么校园XX组织的。
【我们是幸福的双胞胎(兄弟)—随月ziki】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