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云倾—绝焰

时间: 2016-03-18 16:45:10 分类: 今日好文

【云倾—绝焰】
云倾

文案
他,是脾睨天下的王者,是百万军队的首领,是武功天下第一人,兼以第一美男之称。从来只有他不想要的,没有他等不到的。然而却有一个人,令了恨之不能,爱之不得。那个深入骨髓的人,那个叫云倾的人。十年后他不是他的,十年后他依然得不到他。如果他对他说,他真什么都不想要,他所拥有的一切都可以放弃,只为那个人的浅浅一笑。云倾,你愿不愿站在我身边?
他,是天下首富,是当今皇帝的亲弟弟,十年前被逼死在断魂崖边的浩天候。弃朝入莽,积了万千败富,只为让那人可以生活得为所欲为。从刚会走路起,便跟在那人的身后,那夜月下荷塘,他迷恋上那人浅浅笑魇,便是二十多年,那个独一无二的人,名唤云倾。
他,是武林盟主,是风流天下的才子,是武艺超群的白道之首。一边是自己所爱的人,一边是云倾,生死关头,究竟如何决择,云倾,云倾,他便是不说一句话,便能让了一个人放弃所有,包括自己最爱的人。
他,是黑道之主,冷酷而无情的人,所有人都是这样说的,可是谁又知道,他的心里,早就藏着一个人,一个总是一身白衣笑得像狐狸一样的人。但是云倾,为了他,他宁可选择与最心爱的人共赴黄泉,也不愿他的云倾死掉。
他,名唤云倾

1

黑白双煞

午后的灵谷镇十分安宁,街边叫卖的老百姓早已收档回家了。这阳光,这温度,令人混身提不起劲。风栖客栈里,客人少得可怜,掌柜的懒懒地趴在柜台上,手来百无聊赖地拨弄着算盘。店小二白色的巾布搭在肩上,趴在桌子上定定地看着窗外。希望不要这人时候有客人来才好。这种天气,实在适合睡眠,而不适合工作。
非常不巧,逢门一前一后走进两个男子,十分俊朗的公子哥,气宇不凡,眉目间带着霸气。眼尖的店小二当然知道此人来头不小,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哎,客官这边请。"边说着,手本能性地用巾布甩干净桌椅,好像那些桌椅几百年没人坐似的。
"把你们店里的招牌菜拿出来。"云傲看也不看人,直接坐下便开口点茶。他向来骄傲惯了。怎么会把这种小人物放在眼里。
另一个男子容貌平凡得很,但是很刚毅,看上去是常年习武的人。
"是!是!"小二抽着白布巾退了下去。动作十分流利。
"灰,你打听到什么了吗?"他们来这个小镇的原因,没有别的,与这个月突然涌进来的人的目的一样。只为黑白双煞的厉山之巅的决战。他让灰去打听的,便是厉山所在。
"主上,从这里直住西走,便是。还有一天的路程。"灰恭恭敬敬地回话。
云傲点点头,不一会儿,小二便将饭菜送上。云傲丟下一锭银子,邪魅地笑问:"小二,问你几个问题。"
小二拿着那锭银子嘴巴笑得合不拢嘴。直道:"客官您直管问。"
云傲用很慢的语气,淡定地问道:"我只知,黑白双煞,黑晨和白夜,一个是白道盟主,一个是黑道盟主,他们两个,为何在厉山决战?"
"客官您有所不知,这黑白双煞在江湖上可是有名的人物。黑晨盟主,为人冷酷无比,白夜盟主,那个风流倜傥的人物啊。他们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死对头。一旦遇上,必定打得不可开交。但说起来很奇怪,两人之中的一个一旦有难,另一个绝对袖手旁观。"
"哦?袖手旁观?"云傲邪意地笑,袖手旁观呐,这个问题有待深思啊。
"是啊,您想啊,若说他们是敌人,应该会不择手断打败对方,不落井下石实在难得可贵。"
云傲挥退小二,优雅地喝着茶。灰皱着眉头:"主人,您说......"
"许是英雄腥腥相惺吧。"云傲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灰不再说话,若说武功,眼前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是真正令人折服的强者。若说狠辣,眼前的男人的手段他见识过,手不沾血便拿下万人之命。若说优雅,这个男人的气度,气质,便是举若神明。若说容貌,他易了容尚已俊雅非凡,若是平时的那张脸,那不是举世无双的俊逸,岂有二人?

厉山之巅,刹时间聚集了上千人,来自各门各派的人都聚集在这里,分门别派,黑道,白道齐聚一堂,实在是世间少见的现像。
众人围着一片空场地,那片空地很大,让站在中间那一黑一白的两个身影显得孤逸如仙。云傲的眼力比在坐所有人都好上许多,他看见了那两人的模样,实在,气宇不凡。且看白衣胜雪白夜,轻摇着白色玉扇,笑得那么淡雅,隐隐约约,云傲从他的身上看见了故人的影子。再看墨衣如羽黑晨,手挥碧色玉笛,冷酷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表情,自有一种霸气洋溢而出,不需要特意显摆,那种东西,名为气质。依然的,从他的身上,云傲似乎看见了那人的影子。那个曾经在黑夜里手握着剑,站在高高的檐顶上,背着月光,饮下一壶清酒的肆意。脾胒世间的风华绝代。
"我们的五年之约终于等到这天了,我准备了好久了,小黑。"白夜轻挑地唤道。让灰一时间错愕不已,这便是......白道一致势死追随的盟主?
"我说过,不许这样叫我!死狐狸!"灰再次跌倒只为黑晨完全不似传说中的形象。狐狸,能把白道盟主称作狐狸的人,这世上绝对不超过五个。
白夜还没有说话,属白道的漓淳门高声嚷道:"魔头!半个月前你杀了我们峒山和崆山三百多个弟子这件事,你要怎么解释!"
黑晨冷冷地站着,看都不看发话人一眼,只当他的话是耳边风。
白夜玉扇抵着下巴,"小黑,别人问你话,不回答可是不礼貌的哟。"
黑晨死死地瞪了他一眼,冷声道:"我本无意参与你们门派之间的争执并不感兴趣,只是路过,是你们的人无缘无故袭击我。自找的。"
白道的人似乎对这个解释并不满意。然而白夜只是笑,"倒像是你的风格。"
一旁的灰真正无力,这个人,真的是白道盟主吗?看了看云傲一眼,他的眼中闪着捉摸不透的光忙。
"盟主!"白道一众人忍不住急呼。
白夜摆摆手,"别急~我这不就准备要为你们讨个公道吗?呐,小黑,这回我可是非赢不可了。"
"哼,就凭你?"他露出轻蔑一语,却不见白夜有任何气恼,好像习以为常似的。

"师傅,他们两个这样打,没问吗?"
"别理他们。"
"也是,他们从小便是这样。好像从来都没有分出过胜负。"

不期然地,云傲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他偏头一看,一惊,看来这一趟来得对极了,竟然还能看见意想不到的人。离他不远处,一个深蓝色衫少年,推着轮椅上坐着一个男人。视线与众人一样,看向黑白双煞。他和那两人的年龄相仿,应该是一般大小。眉目俊朗,与自己与三分像。他不由微笑,虽然亦是嘴角抽动的邪意。轮椅上坐着的男人,容貌平凡,没有特点到混在茫茫人海中也会被忽视掉的那种。他身形很瘦,年纪看上去比他大上几岁。一身浴血的红衣,懒懒地坐在轮椅上,双脚被长长的衣袂遮住,奇怪的是,虽然长得不怎么样,那象征着热情,高贵的红衣穿在他身上并不觉得别扭,他安静地坐在那里,远远望去便像是一片火焰,静静燃烧。
那是谁?如此熟悉,如此陌生。那蓝衫人他当然知道,便是他失踪了十年多的弟弟,云浩。十年,他的弟弟如此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甘心为人推轮椅。实在让人好奇,那个平凡而不能算平凡的人,究竟是何身份。

"小黑,你应该知道的吧,他就在人群里面。"
"知道。"
"所以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输你。"
"彼此。"
一阵只有几个人听得懂的莫名其妙的对话之后,那两人便开打起来。只见白夜持扇跃起,玉扇一挥,将内力灌注,刹时间那本是诗意的扇子便成了一把利器,削铁如泥的尖利。黑晨亦不忙着抵挡。在白夜的扇子落在他的头顶之前,成功地用玉笛抵住所有的攻击。两人僵持不下,身不由已地开始比拼内力。

高手抵内力,要么同时收手,如果那两人有足够的默契的话。要么两败俱伤,那是有深仇大恨的敌手相对时才会选择的方式。

眼见二人一时半会是不可能分开,云傲嘴角微吊,露出邪邪的笑,挥一挥手,灰领命,低头退了下去。
武林的精英全都集在这里了吧,这次便将你们一网打尽。

他安然地坐着,眼光不时地飘向不远处的云浩,他的弟弟,真的长这么大了,他们一同出师,文韬武略全是一个人教出来的。然后结局竟然这般天差地别,他站在了云端,而他的弟弟,却做了一个普通得再不能更普通的人。还推着一个残疾人,纵有绝世武功,再不能纵横江湖。

几万兵马围上厉山之时,一众人等顿时错愕,竟然是官兵!怎么会有这么多官兵呢?
黑白双煞感觉到不对头,十分默契地同时收手,没有一丝犹豫。云傲微微惊了一下。
"朝延的走狗吗?谁带来的?"白夜笑眯眯地问道,白衣随风飘着,依旧滴仙模样。
云傲站出来,笑道:"没想到你们竟然能同时收手,这倒让我惊讶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两个,应该不止是对手关系那么简单吧。"
黑晨看着云傲,皱眉,低声在白夜耳边说:"这个人,不好对付。"
"我知道,他的气势很是逼人。不过终不及某人。"
云傲对他们能当着他的面若无其事地聊天感到气恼,不过还不至于暴跳如雷,他对自己的忍耐力一向自信。若不然,怎么可能从一个无权无势的小皇子,坐上至尊的位置呢。

"你的目的是什么?"黑晨问道。
云傲伸出食指,朝天一指,"我要,这个武林。"仿佛一个王者,在宣布他的所有。那气势,逼人得紧,晓是黑晨白夜两人见过奇人无数,竟不比眼前的人。
"你是谁?"
"我的名字,云傲"

云傲!
黑晨一惊:那是当今皇上的名讳,而能带领这么多兵马的人,无疑,皇上本人。
白夜笑容一僵:那人的不好惹,今日若和黑晨联合,也未必能打赢他。因为教他武功的人对他说过,这个世界上,唯有一个人,千万不能撞见他。因为那是黑白双煞联手都不能打败的人。那个人的名字,就是云傲。
云浩猛然转头:哥哥!

只有坐在轮椅上的红衣男子,对周围发生的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顾着闭目养神去了。好久不见声息,似乎是睡着了。

2 云倾

刀剑混合在风沙,将世界填满喧嚣,黑白双煞被一群官兵缠着,他们由始至终都没有约定过什么,便已默契地使出一套外人见都没见过的剑法。剑气将靠近的人一一击倒,剑路十分陌生,整套剑法下来,竟是绮丽炫目。
黑晨和白夜的双剑合壁,这江湖估计没有人能破。一招"黑白无常。"以十分霸道的强热扫下了几百人。在场的人无一不被这美丽得残酷的剑法摄去了魂。
这么一来,使两人的身份更加神秘了。黑白双煞五年前一同出现在江湖,不出半年,这个名号已经传遍江湖了。然而那时候,他们的关系,整个江湖的人都知道,一见面必打。然而两人的武功势均力敌,从未听说有分出过胜负。也不见得有谁被谁伤。他们的武功都属于出神入化的级别的。也没有人敢怀疑什么。那么强的两个人,打了三天三夜都未见血,未见胜负。怪不得他们见着面就打了。任何一个强者,都不会容许一个与自己一样强的人存在的。
云傲皱了眉,邪笑着,挥一挥衣袂,瞬间飘落到云浩身边。
"你没死?"
"皇兄你没有死,臣弟怎么敢先死?"我还没有看见你遭报应呢,怎么可能死。
"哈哈哈哈哈哈,皇弟你还是那么牙尖嘴利啊。不过你这是在干什么呢?堂堂浩天候爷,竟然给一个残废的老男人推轮椅?不会是因为他救了你的缘故吧。"
"用不着皇兄操心。"云浩脸一沉,不是因为云傲讽刺他,而是为了那个"残废的老男人。"他很像发火,但是他明白,他不是云傲的对手,无论是武功,还是心机。虽然知道这些,若是平时,他会不惜和他翻脸,但是现在不能。因为轮椅上,正在熟睡中的人。
"他好像对你来说很重要。"邪意地说道,糟!云浩心下不妙,若是云傲要对他不利,眼前的人,可是一点反抗力量都没有啊!
当机立断,云浩也顾不得与他周旋了,扯开噪子高喊:"小黑!小白!救人啊!!!"
黑晨和白夜同时转头,错愕间看见红衣男子身边的云傲,不详的预感也被直接地忽略掉。双双跳开原来的战斗圈,飞身到云浩身边。
云傲笑意更浓了,呵,这男子究竟是谁?竟劳得黑白两道的主,和富甲一方的浩天公子全力护着。
江湖传言,黑白两道都有意一统武林,所以两边都在极力想拉笼富可敌国的浩天公子,如今看来,三人本就是一伙的,哪来的拉笼不拉笼的。
"武林盟主,黑道魔君,全国首富,竟然为了救一个人而抛开恩怨联合起来了,是不是说明,我得这一人,便是得了整个天下?啊?哈哈哈哈哈哈~~~"云傲狂笑,但一转瞬便凝下笑容,恶狠狠地问道:"我倒是对他很有兴趣了。"
云傲一伸掌,那三人早有防备,云浩抵下云傲的掌,黑白双煞二话不说,齐用掌抵在云浩的背,将内力转到云浩体内。刹时间,树叶尘埃,乱舞作一团,靠近的人都被振得老远,再没有人敢靠近那个战斗圈了。两边僵持不下,谁也不愿收手,一边是作为帝王的尊严,一边是为了保护那个人。

正在僵持不下之时,轮椅上的人慢慢地睁开眼睛,懒腰若无其事一伸,看了看周围,"你们在干嘛?"
云浩咬牙道:"师傅,你怎么不继续睡?"
"师傅,您继续睡,这里没事。"白夜笑道,如果云浩此时能分神的话,他早被他瞪出血来了。
"哦,那你们继续,云浩,过来推我回客栈。"红衣男子懒懒说道。
"......."一直没说话的是黑晨,此时已经没法言语了,这师傅太强了,这种时候依旧能容色不变。
云傲看了一眼那红衣人,空出的手一使内力,将他往自己身上吸。那红衣翩翩似一朵莲,红得滴血。身形虽美,但那容貌,平淡无奇,引不起众人的惊艳。只是折服于那从容的芳华。
三人见状,同时收手,想去劫住,却被内力反弹回去,猛得吐了三口血。抬起头来,他们护着的那个人,已落入那个华衣王者手中。
"名字?"云傲邪魅地看着他,故意制造暧昧的姿势,专程气那三人的。
"你!放开我师傅!"白夜也顾不得风度,昔日以风度绰然的白道之主,此时如一只兽。
"哦?当得你三人的师傅,这个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了。"他从来没有示弱过,也从来没有处在下风过。任何时候,一切仿佛都掌握在他手中。现在那三人受了重伤,便是强盾之末,不足挂齿。
"你别勒那么紧。你当真想知道我是谁吗?云傲。"一直没说话的人突然开口了。就在他耳边,云傲没由来的一阵心悸。莫名的感觉令他不安。如此熟悉。手上的力度不由加重了些。他不喜欢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所以他不喜欢怀里的人。
"来人,把他带下去。"抱着他的时候,他清楚地知道他不会武功,所以才放心地将他交给手下。
"我叫云倾,记住了。"那人临走,回眸淡淡地说道。
他......不是残废?他会走路?那为何云浩还心甘情愿地推他?
云倾......云倾?没听过。

"你想怎样?"云浩看见云倾被带走,自知不是云傲的对手,不得不费心与他周旋。
"我本来意欲要这武林,可是很费力,我向来讨厌麻烦,现在他在我手中,相信黑白双煞也不敢乱来。倒是你,浩天公子,或者,浩天候,用你的所有换他一命如何?"
所有.......云倾回头,皱眉,"浩儿,他杀不了我的,你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去,两个月后,我便去回庄。"
这明显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态度,彻底把云傲惹火了:"哦,是吗?"

云倾嘴角微翘,笑起来的方式竟然与云傲有几分像,令担心他的三人安下心来,他说有办法,便一定有办法。
黑晨缓了一口气,沉声道:"黑道的,回堡。"
白夜定了定神,也跟着转身:"白道的众位,今日到底为止,各自回去吧。"
云傲没有下令,官兵们也不动手,一众武林人士纷纷撤下。黑晨和白夜也随后走了,空荡的场地上,维剩云浩,云傲,和架着云倾的几个官兵。

"浩儿,你怎么还不走?"云倾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倚在官兵身上。真是懒得连站都嫌累。
"因为我不放心。"云浩直直地看着他,见他这样,更加不放心。他了解云倾,用一个成语来形容,便是心如枯灰。
云傲抱胸冷笑:"所以?"
"我同你一起去。"
云傲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轻摇着食指,"皇弟啊皇弟,当年你们夺位,你败走京师,不就是为了逃过我的追杀吗?今日怎么自个送上门来了?"
云浩呼吸有点困难了,不行,不能跟他回去,云傲的手段他非常清楚,留在宫外,借机救出云倾的机会也大些,还有黑晨和白夜照应。可是如果不在宫中,万一云傲对云倾做些什么,那可如何是好?
"云傲,我只说一句话,你给我听着。"
云傲挑挑眉,说不出的邪魅。
云浩接着道:"不要伤害他,否则,当你知道真相之后,定会痛不欲生。"
真相?还有什么真相他是不知道的?
但是不能否认云浩话里有话,他的记忆中好像有一些空白,好像缺少了什么,但终究想不起来。
"什么意思?难道这个身无长物的男人和我有什么恩仇?"
云浩用怜悯的目光看了云傲一眼,令云傲气恼不已,"你那是什么眼神!"
云浩狂笑:"真可怜,真可怜,也好,你这样的人,也不配拥有那段记忆。当年庄丞相真是做对了!但是,"十年忘尘"的药力,还有几个月便到了吧。"
言毕,云浩一个纵身,但消失在密密的树林中。
有点后悔告诉云傲这些了,不知道猜测是否正确,如果他猜错了,云傲并不是爱云倾,而是恨云倾,那云倾岂不危险了?
如果云傲当真是爱云倾,那他岂不是白白将心爱的人推给那个什么都抢走的人了吗?
如果云傲是恨云倾,那云倾便危险了。
总之无论如何,在云傲恢复记忆之前,把云倾救回来。
云倾和云傲之间,有的岂止是恩仇?所有的爱恨恩仇,都有。然而那个狠辣的人,为了江山,连最爱的人都能利用,连最亲的人都能背叛,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的。

云傲的心情也不比云浩好,云浩刚才提到了已经死掉的庄丞相?他和那个叫云倾的男人,有什么纠葛吗?
好吧,就算有过过节,但他猜测,一定不会是爱,他喜欢美人,他的后宫美人无数,比如娇绕的烟妃,那个牡丹花一样艳丽四射的人儿,才是他的爱。而且,他一点都不喜欢男人。

如果是恨的话,云浩断不会告诉他那些,那么,只能是恩了。那个看上去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能怎样有恩于他?
武功?他的武功怎么可能受授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文韬?庄丞相才是他的恩师。
权谋?那是他比狐狸还狐狸的早逝的父皇教的。
实在想不出那个男人能怎么有恩于他。

疑孤间,云傲豁然一笑,云浩,你原来不过是怕我伤他而故意说那些扰我心神的话。哼!差点上你的当!


3 前尘


刚踏进浩天酒楼,不期然,一黑一白两个身影蓦然闯入眼,云浩强扯出一抹笑,"是你们啊。"他们果然没有离开。果然到最后,谁都没有放下。
二楼,黑晨和白夜死死地盯着他,云浩虚叹一气。
"你们想知道什么,便问吧。"知道逃不过,这两人如此聪明,又岂是可以随便唬弄的。
黑晨冷着脸,但神色中有担心之色,是瞒不过那两人的,他看了看白夜,白夜点点头,道:"我知道你是当今皇帝的皇弟,浩天候了,我想问的是,师傅的身份。"
"云倾这名字,你们可听过?"
"是......那个云倾吗?"本来以为是巧合,竟然真的是.......白夜有点不可置信了。
云倾,倾世候云倾,先帝在位时的宠臣,信臣,天下兵权的所有者,权倾一方的倾世候,那个传说中的人物,已成传奇的人物,真的是九倾山上终日懒洋洋的,走几步路都嫌累的师傅吗?
"对,就是倾世候,云倾。"武功天下第一人,容貌以邪美而著朝野。权倾天下,那时候,民间有传闻:"倾世候,有倾世之能,倾世之容,倾世之功。三倾天下。"他的皇叔,自己从小便喜欢围绕在他周围,那时候,在云浩的眼里,他是神,如此高贵。
"那你谋反是怎么回事?"
白夜呷着酒,用淡淡的语气问道。他没有别的意思,他跟云傲并无瓜葛,且他还抓走了他最敬爱的师傅,而且与云浩相识十年,于情于理,他都是站在云浩这边的,而且基于他的身世,他可没有什么忠于朝延的心思。今生今世,唯有与他一起度过十年光阴的三人,才是他真正在乎的。
【云倾—绝焰】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