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法海的餐具人生—雪里红妆

时间: 2015-12-23 10:15:21 分类: 今日好文

【法海的餐具人生—雪里红妆】


【一句话文案】

本文着重讲述了一个穿越成法海的倒霉鬼怎样被一条腹黑蛇精75**并拆吃入腹的故事

【正式文案】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他赶上了穿越的大潮流。

等他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时,

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法号叫法海的小和尚。

……法海?这应该是重名吧?

他应该不是传说中那个恶名远播坏人姻缘的法海吧?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毛他所在的寺院刚好叫金山寺,

还有,那条自称小青的雄性蛇精又是怎么一回事?


注意事项

1本文采用相关电视剧和民间传说的故事背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法海颠覆原著成为白嫩水灵的小白受,小青则变身美型强攻。

阅读请自带避雷针,负分拍砖请手下留情。

2本文故事情节颠覆电视剧偏离原著,主角结局大变样。
有。

第 1 章

  “法海师弟,鸡叫三遍了,快起床做早课了!晚了会被师父责罚的!”
  小小少年正睡得迷迷糊糊时,耳边忽然响起一个高分贝的少年声音。
  “别吵!等我吃完这条鸡腿再说!”正沉浸在美梦中的人不耐烦地嘟囔一句,然后毅然决然地转个身继续睡。
  肩膀忽然被人抓住大力摇晃,同时耳边的聒噪声更加变本加厉:“师弟,快起床!再晚会被师父罚抄一百遍《金刚经》的!”
  ——敢阻挠我享用美食者死!
  顺手一拳捣去!
  “啊!”的一声凄厉惨叫,声音绵长不绝,尾音还带了相当诡异的颤音,就算是用绕梁三日来形容也不算过分。
  这样惊悚的声音终于使熟睡中的某人脑袋清醒了一些,勉强将神智从虚幻的鸡腿**中摆脱出来,然后张开惺忪的睡眼,隐约看见自己的床铺边坐了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相貌颇为可爱讨喜的小和尚,正用一双泪汪汪的大眼哀怨无比地看着他,眼圈上的一片乌青颇为明显。
  用力地摇晃了一下脑袋,终于想起自己现在身在何方,连忙一把抓住那小和尚的肩头,不解地问:“法静师兄,你怎么来了?你眼睛怎么搞得跟大熊猫一样,不小心撞伤了?”
  “你还好意思问,”法静愤愤地瞪了他一眼:“还不是你刚才打的!看不出你人又瘦又小,力气居然这么大……诶哟诶哟,疼死我了,嘶……”
  “我打的?”被叫做法海的少年微微露出疑惑的表情,但旋即恍然大悟,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笑道:“抱歉啊法静师兄,我这人睡觉爱迷糊,正睡着被人吵醒时免不了会拳打脚踢,(潜台词:我睡觉的时候不要来打搅我,不然就做好挨打的准备!)不小心伤到师兄你了,真是太对不起了……不过啊,师兄你怎么一大清早就来扰人清梦啊?”要知道他现在这具身体正值生长发育期,睡眠不足的话会影响发育的!
  “你以为我想啊,”法静微有些不满地道:“师父吩咐我督促你早上起来做晨课,如果你去晚了可是连我都要一起受罚的!”连坐最可恨!
  法海这才恍然大悟,转头看向窗外尚未大亮的天色,心中不由哀叹起自己真是命苦,居然莫名其妙地到了这个地方,还穿到了这么一个小和尚的身体里,结果现在居然要受这种洋罪,天刚亮就要被人揪出去摔打,连平时最爱的懒觉都没得睡,真是衰到极点了!
  
  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要从三天前的某个清晨说起。
  话说他这人一向倒霉,平时喝冷水都会噎到,买东西常常买到次品,好好地走在路上也会莫名其妙摔一跤,他几乎都倒霉成习惯了。
  可是他做梦都没想到他会倒霉到这种程度,规规矩矩地在大街上过个路口,居然有辆闯红灯的轿车飞速朝他驶来,并且在他被吓呆了来不及反应的瞬间,狠狠将他撞飞了出去!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他感到身体一阵钝痛,然后就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但很快他发现自己就神智清醒了,不过神智清醒的他忽然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头。
  仔细地研究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虚浮地飘在半空中的!
  这一吓委实不算小,再定睛一看,不远处的地方围着一群人,人群的中心静静躺着一具熟悉的身体,脑袋附近一大片殷红刺目的血液,而那具身体竟然是他自己的!
  ——怎么会这样?
  漂浮空中的他傻了半晌,这才恐惧地想到一个事实:难道我已经死了吗?
  不!我刚考上大学,还有无限光明的前程在等着我,我甚至连女朋友都没有交过呢,我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下定决心的他,拼命控制自己朝着自己倒在地上的身体飘过去,然后幸运地发现自己居然很快速地就飘到是身体的上方,他心头大喜,连忙想进入自己的身体,谁知他一接近身体的三尺左右,就被巨大的无形推力推到一边。
  他不死心地又试了几次,结果每次都被自己的身体狠狠地推了回来。
  他正不解和沮丧时,忽然听到远处隐隐约约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声音很是瘆人。
  转头一看,远处徐徐飘来一黑一白两道人影。
  黑白无常?!
  他顿时感到头皮发麻脊背发冷,下意识地掉头拼命朝着相反的方向逃去!
  也不知道究竟是恐惧激发了他的潜力,还是现在作为灵体的他本来就该有这样惊人的速度,不过片刻他就飘到了几十里外的郊外。
  不过那黑白无常显然比他更快,很快他就感觉到身后的阴森之气,连忙又转了个方向。
  可是那股阴森之气还是越来越近了。
  正当他心里怕得要死时,忽然听到不远处隐隐传来神圣的梵音吟唱,同时看到前面金光大盛!
  难道是我快飞升到极乐世界了,前面的梵音和金光是佛祖派来迎接我的队伍?
  欣喜若狂的他顿时如飞蛾扑火般义无反顾地朝金光处飘去。
  身后远远传来黑白无常带了慌乱的声音:“不可!危险!”
  
  ……切,你当我傻子啊,这种鬼话还是骗别人去吧!
  他不屑地想着,一头扎进了金光里。
  
  

作者有话要说:[img]d1z_1.jpg[/img]
新坑开挖,放鞭炮!求撒花,求收藏!
PS:不要走远,稍后奉上二更~


第 2 章

  眼前一片耀眼的金光,映得他一阵眩晕,连忙下意识地想要闭上眼,这才发现灵魂是没办法闭眼的,于是只好继续被金光荼毒。
  等到他双目重新能够视物时,就发现自己正盘膝坐在一间宽敞整洁的佛堂里,身周围了一圈大和尚小和尚还有不大不小的和尚。
  还没等他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坐在他对面的一位慈眉善目、银白长须垂胸的老和尚就对着他笑道:“好了,终于救回来了,法海,总算你命大逃过此劫,今后十年之内定当平安度过。”
  “咳,这位……大师,你在跟我说话吗?”他转头四顾,只见身周那些和尚距离自己尚有一段距离,而那老和尚的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确实是盯在自己身上,不禁有些诧异地问道。
  “法海师弟,你傻了吗?师父当然是在跟你说话!”旁边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小和尚说道。
  “可是我不叫法海啊,还有,你这个小屁孩才多大,居然就叫我师弟?……等等,我刚刚听到了什么?法海?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不会刚好就是自己所知道的那个法海吧?为毛这小子要叫自己法海呢?
  “当然耳熟了!因为这就是你的法号嘛!”刚才说话的小和尚马上接口道。然后他转头对着那老和尚哀嚎一声:“完了,法海师弟患了离魂症,把咱们都忘记了!”
  
  小和尚在一边唠唠叨叨,不过他眼前的‘法海’却半个字都没有听到耳内,此刻的他正惊讶地看着自己赫然变小,看起来顶多十岁的身体,震惊于这对他来说相当惊悚的发现,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看见自己爱徒呆呆愣愣的模样,老和尚朗笑一声:“好了,既然招魂大法成功,法海的魂魄已被召回体内,大家也各自散去休息吧。”
  众僧人闻言,纷纷起身各自回房。
  ‘法海’看着仅仅剩下自己和老和尚,因而显得格外空旷的佛堂,有些诧异地道:“大师你刚才说什么?——招魂?”
  “没错。”老和尚点点头和蔼一笑:“昨天你不慎摔下悬崖,你普济师叔救你回来时,你已经气息全无,魂魄离体,为师不得已只好召集本寺所有高僧,为你开坛做法,总算你命不该绝,魂魄被及时召回体内,这才躲过这场生死大劫。
  ORZ ,法海头痛地捂住额角,合着方才他所看到的金光听到的梵音原来是这帮和尚在做法啊,结果却错把自己这个慌不择路的魂魄给召来了。
  这么说自己以后都要顶着这具小和尚的身体和身份度过一生了?
  想想就觉得悲惨。
  不行,他可不要当和尚,和尚多清苦啊,既不能喝酒又不能吃肉,还不能娶老婆(这才是最重要的),所有他无论如何都不要当和尚!
  所以……
  法海对着老和尚镇定一笑道:“那么,大师你有没有发现你召错魂魄了呢?”他打算向对方解释清楚,自己不是原来的法海,而是误入这具身体的孤魂野鬼,希望对方能放自己走人。
  出乎他意料的是,老和尚比他更镇定地莞尔笑道:“发现了。”
  “啊?你发现了?”不可思议的质疑声。
  “不错,自从你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你早已不是先前的小法海了。”
  “那就好。”法海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既然对方已经知道此法海非彼法海,自己就不用费心解释了,“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可以走了吧?”
  “不行。”斩钉截铁的拒绝声。
  “啊?为毛?……我是说,为什么我不能走?”
  “因为你现在这具身体还是法海的。”老和尚笑得一脸高深莫测:“既然你还是法海,那么你就不能走。”
  “喂,你这人看着挺和善的,怎么不讲理啊?都说了我不是法海了,为什么我还不能走?”
  ——难道他要重新把自己的灵魂从这个身体里赶出来,让自己继续当孤魂野鬼?
  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老和尚对他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你放心,既然你已经进入到这具身体内,那就证明你与这身体有缘法,而法海原来的魂魄既然招不到,想来他已进入轮回,转世投生了,因此你不用担心我会把你从现在的身体里赶出去。”
  这就好。法海顿时松了一口气。
  然后就听老和尚接着说道:“不过,我曾经看过你的命局,你的八字太轻,除非身在佛门,否则必定夭折。”
  “这不是已经夭折了吗?”法海马上举手提出疑问:“既然都夭折过了,那么应该没事了吧?”
  “阿弥陀佛,此言差矣。”老和尚摇着头道:“虽然你的魂魄已非法海本人,但身体毕竟还是法海的身体,命局是绝不会变的。如果你就此下山重返凡俗世界,恐怕不出三个月就要一命呜呼了。”
  ……啊?有那么厉害?
  法海脸上顿时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来。
  既然这个老和尚会招魂,那么……他说的话,可能真的会灵验吧?
  正自惊疑不定间,老和尚又淡定地笑着抛出最后一击:“抛开这些不说,只说你就这样贸贸然下山去,带着这么一幅孩童的身体,你有把握能在这个世界生存吗?”
  好像……不能。
  毕竟这个世界对于自己来说还是完全陌生的,他现在这副身体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就这么下山的话那他的下场除了要饭就是饿死。
  而这两条路他都不想选。
  所以现在好像他唯一的出路就是暂时先留在这寺庙里,等这身体成年了,有了生存能力了再拍拍屁、股走人也不迟。
  这时法海才想起一个问题:“请问现在是什么朝代?”
  老和尚微笑道:“大宋。”
  宋朝吗?
  好像许仙和白娘子也是这个朝代的……不,一定是巧合,天底下的和尚这么多,叫法海的估计也不少,而且白蛇传只是传说,并不一定真的发生过,所以自己应该不是那个遗臭万年人人唾骂的老法海。
  自我安慰了半天,法海继续问道:“那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个寺院又叫什么名字?”
  “这里是镇江地界,”老和尚不厌其烦地回答他:“本寺乃本朝第一大寺——金山寺?”
  “金山寺?”法海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法海,你怎么了?”老和尚一脸诧异地扶他起来。
  ——坐着不动也能摔跤?这人真是太出息了。
  “没事没事,”法海手忙脚乱地拍着身上的土。
  这一定是巧合,天底下寺庙那么多,有个叫金山寺的寺院也不奇怪。而且就算有白蛇和许仙,自己将来祝福他们都来不及,肯定不会去寻他们的晦气,再说自己就算想去也没那个本事,所以自己肯定不是那个遗臭万年人人唾骂的老法海。
  
  纠结完了这些,法海才想起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不无沮丧地问:“那照你这么说,我这辈子都得在这里当和尚了?”如果他敢回答是的话,自己就立马下山,谁也别想拦着他!
  要他当一辈子清心寡欲的和尚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说不定还能再穿越到其他地方混个皇帝王爷的当当,毕竟他以前在某点看过的穿越文里面的男主一个个不是皇帝就是王爷,至不济也能混个武林盟主黑帮老大,过着香车怒马左拥右抱的惬意生活,没理由轮到他穿越了就这么衰只是个小和尚……难道他其实不是主角而只是个龙套炮灰之流?
  就在他的思维跑到八百里外时,老和尚终于开口了。
  答案竟然出乎他先前的意料之外,老和尚摇头道:“那倒不必。经过老衲仔细推算,你在二十三岁有一场生死大劫,若能度过此劫,你此后的人生当可一帆风顺。所以,你最多只要在这里呆上十三年。十三年后,纵然你还要再留在寺中,本寺也不会留你。”
  “十三年?”那么现在他这具身体应该是十岁了?
  不过,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
  “真的吗?”法海闻言精神大震,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老和尚,一叠声问道:“你不是在晃点我?真的会在我二十三岁以后让我离开?”
  “出家人不打诳语,老衲既然说了只留你十三年,自然不会多留你。”老和尚双掌合十肃容答道:“只因你尘缘未尽,所以老衲虽然收留你入寺,却不曾为你剃度落发,为的就是你有朝一日还俗下山时比较方便。不信你用手摸摸,你的头发还在。”
  法海闻言连忙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头顶,发现果然是有头发的,短短的发丝在头上盘成一个小小发髻,而非他方才见到的法静等人那般都是澄亮的光头。
  看来这老和尚并没有晃点自己,自己真的只是个俗家弟子。
  法海不禁放下心来。
  看到他沉默不语,老和尚便问道:“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好像……没有了。
  接下来自己只要在这里呆上十几年,顺便再学点谋生的本事,然后等时限到了就自由地下山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即可。
  法海摇摇头,忽然问道:“说了这么多,还没请教大师法号。”
  “阿弥陀佛,老衲普慧,正是本寺住持方丈。”
  
  

作者有话要说:[img]d1z_1.jpg[/img]
话说,偶不喜欢光头受,相信各位也对光头受无爱,于是就找了个很烂俗的理由让小法海留着头发了,嘿嘿~~~


第 3 章

  就这样,法海就在金山寺留了下来。
  在这里住第三天时,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份在寺里还挺高,在寺里他什么杂活也不用干,除了每日清晨必须做的打坐诵经的功课以外,他只要老老实实和师兄法静等人一起学习武艺和法术即可。
  除了练功有些辛苦,以及必须吃素之外,寺里的生活倒也没有他先前想象的那么清苦难捱。
  而且他在寺院中四处走动时,还有不少年纪比他大很多的青年和尚一见面就向他见礼,恭恭敬敬地叫他师叔。
  法海事后问了法静才知道,原来自己是本寺住持普慧大师的关门弟子,而普慧大师本拟在收了法静之后就不再收任何弟子的,却在见到他之后改变了主意,没有依照惯例让自己的其他弟子收下他,而是亲自收他做了亲传弟子。
  据法静转述,普慧大师之所以会破例收他,是觉得他修习法术的天分极高,起了爱才之心,兼之他本人也有能辨识妖邪的异能,如果不好好加以利用实在太过可惜。
  能辨识妖邪的异能?
  法海听到这里吓了一跳,他居然有这么牛掰的本事?
  于是忍不住问法静道:“你确定我真的会辨识妖邪什么的?”
  “怎么不确定?”法静言之凿凿:“上回在山下我亲眼看见你一眼看到不远处的那只蛤蟆精就脸色大变,跑过去告诉师父它是只妖精,然后那只蛤蟆精果然被师父打回原形了。法海师弟你不会忘记了吧?”
  “这个……呃……”法海尴尬地一笑:“我自从魂魄被师父召回来之后,脑子就不大清楚,好像忘记了很多事情,可能是招魂的时候不小心出了什么差错吧……”
  “是这样吗?”法静有些半信半疑,毕竟师父在他心目中是神一样的存在,神怎么可能会犯错误呢?
  他刚想质疑,忽然听到不远处的普济师叔大声叫道:“法静、法海,你们两个好好给我蹲马步,不许交头接耳!”
  法静法海齐齐吓了一跳,连忙维持住标准的马步姿势。
  
  光阴似箭,转眼法海到寺里就三个多月了。
  这三个多月里,他跟着诸位师兄念了不少佛经,学会了一些花拳绣腿,以及一些玄门法术的基本入门知识。
  每天这么忙忙碌碌地过着,生活也不算枯燥无味。
  唯一让他感到郁闷无比的是,他在这三个月里半点荤腥都没有沾过,真是馋死他这个上辈子无肉不欢的人了。
  现在的他就算看到地里钻出来的蝉蛹都有抓回去烤烤吃的**——就像他上辈子看别人家的孩子专门从泥里抓来吃一样,尽管那时候他总是觉得脏——由此可见此人对肉的饥渴已经严重到什么程度了——遗憾的是因为金山寺里头总是人来人往,所以他也这个念头只能是想想而已。
  
  终于有一天,法海觉得如果他再继续吃那些能淡出鸟来的斋菜的话他非得疯了不可,于是趁着中午大家都在休息,没什么人注意他的时候,偷偷地找了些趁手的工具带在身上,然后溜到了寺外的树林里。
  他足足走了七八里,确定这里不会有金山寺的僧人出现之后,才从身上拿出工具来,做了一个简易的捕兽夹,然后找了棵大树,准备爬上去边休息边静等猎物上门。
  走到树边的时候,法海忽然觉得脚下一滑,似乎踩到了什么,低头一看,原来根青色的树根。
  “好粗的树根啊。”法海感叹一声后,身手利落地爬上了树干,完全没有想到树根怎么会有点软软的。
  等他爬上树枝后,树下盘着的‘树根’的一端忽然慢慢地动了起来,那圆圆的顶端赫然有两点红色亮了起来。
  如果此刻法海还在‘树根’附近的话,就会发现那两个红点其实是一对深红色的眼睛,而这对眼睛,赫然长在一条小水桶般粗细的青色大蛇身上。
  被法海不小心踩到的大蛇微微动了动硕大的蛇头,猩红的信子吐了出来:“嘶嘶,嘶嘶……”(这个小P孩,竟然敢说老子是个树根,你丫什么眼神啊,深度近视了就找地方去配副眼镜矫正一下,少来这里丢人现眼……你见过像我这么漂亮的树根吗?——不过话又说回来,貌似眼镜这种高级货只有天庭的太上老君那个老眼昏花的家伙才有,而且那老小子宝贝得跟什么似的藏得特别牢,尽管自己上回闲极无聊偷偷溜到那里翻箱倒柜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摸回来一副,结果一戴上就头晕眼花看不清东西,最后只好随意丢到某个树洞里当收藏品了。)
  某蛇边遗憾边抬头看看头顶树上的小P孩,只见他紧紧闭着双眼,好像已经睡着了。
【法海的餐具人生—雪里红妆】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