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蛮荒大陆生存记—鸡大排

时间: 2015-12-16 04:38:13 分类: 今日好文

【蛮荒大陆生存记—鸡大排】

肖先生穿到了像是史前社会的森林里,变成了奇怪的克鲁人
克鲁人有着猫科动物的眼睛,爪子锋利,尾骨上还连着条长长的尾巴。
他们是卵生动物,并且似乎雌雄同体。
总之各种诡异的经历让肖先生在悲剧中求生存,又在求生存中各种卖萌╮(╯▽╰)╭


1

1、肖先生死掉了 ...


  肖先生工作的百货公司终于在年底前超额完成了这一年的销售任务,虽然只是个保安组头头,但肖先生仍然被邀请参加了公司的庆功宴。忙碌了一整年终于得以轻松一下,肖先生一时没注意喝得有些多。回去住处后在卫生间里吐得稀里哗啦。好不容易胃里干净了,哪想脚底一滑,直接就摔在了他自己的呕吐物上。
  倒霉的肖先生醉酒浑身无力,以脸朝下的姿势摔趴不说,更是连翻个身的力气都没。鼻子浸在那堆恶心的呕吐物里,一吸一吸,最终堵住了他的呼吸道。
  窒息的那一刻,肖先生感觉自己被个白茫茫的东西包裹住了,那玩意儿湿湿的又温暖异常,待在里头让人舒服得想睡觉。于是肖先生就闭上眼睛死掉了。
  ====我是穿越的分割线=====
  肖先生没想到自己醒来后仍身处白茫茫的环境中,他以为自己还在酒醉途中,正打算继续睡下去,不料整个世界突然就摇动了起来。
  这是——地震了么!!!
  宿醉过后反应慢半拍的肖先生立刻抱住脑袋弯腰想跑,却发觉自己似乎被困在了一坨黏稠的液体里,如何都动弹不得。就在这时候,只听“咔嚓”一声,有白白的细屑落到了肖先生头上,抬眼去看,只见一个如石头般锋利又厚实的钩子卡在了离他脑袋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我的妈啊!!!
  肖先生望着那巨大的钩子瞬间僵住了身体,他维持着方才抱住脑袋的动作,盯着那个巨大的钩子在动上片刻后又慢慢退了出去。
  于是那个地方就出现了一个洞——这让肖先生终于意识到他现在所处的地方似乎是个密闭的空间,而且还是个有水的温暖的密闭空间。
  这到底是哪儿啊?!
  几轮的惊吓过后,肖先生早已恢复清醒,他努力扒拉着身体往那个洞靠近,正想看看外头到底变成了哪副光景,洞上突然贴上了一只眼睛。
  没错,这是一只眼睛,虽然它没有眼白并且瞳孔只是细长的一条线,但肖先生还是知道这是只眼睛——因为他家的猫咪就长着这样的眼睛。
  现在这只眼睛正在灵活地转动,似乎是在打量里头的情境。而在它与肖先生的视线对上时,那个细条的瞳孔在瞬间变成了圆形。
  这大概是兴奋的表达,就像是野兽发现了猎物,肖先生只觉背后寒毛一根根竖了起来,就在恐惧冲破极限的时候,他的身体本能地要站起来。这股冲力似乎连四周的粘液都没法控制住他,肖先生得以摆脱束缚,他的头顶猛撞上了那个密闭空间,只听“咔嚓咔嚓”断裂声不断,随着一块块碎片的剥落,外面的世界终于展现在了肖先生面前。
  这是个堪称巨大的山洞,灰色的岩壁被刻意打磨过,像是个住所。而在肖先生面前,则站着两个体格庞大长得像是野人的——妖怪?!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咪呀!!!!!!!!!!!!!!!!
  身强体健的前百货商场精英级保安肖先生终于不顾一切的尖叫起来——这真是他有生以来最刺激最坑爹的一天了!
  而对于这个山洞里的那两个克鲁人来说,这一天却是值得庆祝的,因为他们期待许久的第一个孩子破壳而出了,哭声如此嘹亮,想必会是个健康的宝宝吧╮(╯▽╰)╭
  
  发觉尖叫没用的肖先生安静了下来,他待在那个被他顶破的蛋壳里,眼看着面前两个对他而言犹如巨大无比的妖怪靠近自己。他们似乎很兴奋,正用他听不懂的语言交流着什么。
  虽然眼睛如同猫科动物,但五官还是与人类相似,所以肖先生最起码能够看出这两个怪物一个表情温柔另一个却是板着张臭脸。出于自卫的本能,他慢慢向温柔先生的方向动了动。做这个动作时,肖先生早先抱着头的手还举着,温柔先生以为他是要抱抱,便主动朝他伸出了爪子。
  那真的是两只爪子!指节粗大不说,那像是弯钩似的指甲好像一碰就能从他身上割下块肉来。肖先生不由自主地瞄向自己的手想做对比,只才看了一眼,他又一次震惊了。
  这只手被辐射了吧?一定是被辐射了吧!!
  这肉得都有小窝的手背是怎么回事!这小小短短的手指的怎么回事!这像是钩子一样的透明指甲是怎么回事啊啊啊!!!
  肖先生震惊得思维短路,那位温柔先生已轻轻地把他抱了起来。腾空的感觉对于一个成年人而言可不太舒服,并且具肖先生方才的目测,那两个妖怪虽体格健壮,但高度顶多两米超过一点,自己一米八朝上的大身板竟然被如此轻易地举了起来……
  肖先生抿着嘴,他面无表情地把视线从自己的手挪向身体,瞧他都看到了什么?一个圆鼓鼓的只有他原本的巴掌大小的小肚皮,再下面是个绝对比小巧还小巧的小鸡鸡,还有,一条正从他的小肥腿间弯上来的细长的尾巴。
  ……………………
  ……………………
  ……………………
  由抱着又大哭不已的宝宝有些不知所措,因部落的族长说宝宝出生时会把最先看到的人当作他们的父亲,所以这些天他才与涂穆一同在家待着。
  只是所有宝宝出生后都会哭成这样的……这样的肝肠寸断?
  由笨拙摇着手臂试图哄手里的小家伙开心,可惜效果不佳,他终于求救似的地转向涂穆,“这是怎么了?”
  涂穆从方才起就板着张臭脸冷眼旁观,这是他向来的习惯,但其实在内心深处他还是极期望小家伙的到来,不论是因为这是他的后代还是别的什么理由。所以在看到还在蛋壳里的小家伙率先把手臂伸向由时,他坚硬的心底甚至都有些感伤,还好小家伙又哭了起来——由似乎拿他没办法。
  涂穆的嘴角弯起了些微的弧度,那是除了由意外没人能看出来的笑容,“宝宝在怕你。”
  “怕我?”由皱了皱眉,难道是前些天捕猎后的血腥味还留在身上?不过会被涂穆说怕还真是件好笑的事情。由看看边上那张臭脸,放弃似的递过宝宝,“不然你来?”
  涂穆接过宝宝,他想起了部落族长在向他的子民传达神的旨意时常做的举动,这或许会有用处?
  
  肖先生在尖叫到神智不清间隐约感觉自己在被转移,等弄清楚他已经被温柔先生递到那个臭脸先生的爪子中时,肖先生不自觉就放低了声音——他怕那怪物会直接把他撕了。
  视线不小心与臭脸先生对上,那双猛兽一样的眼睛正冷冷锁着他,凶狠而执着,并且越凑越近——
  妈妈,救救我TAT
  那妖怪的额头最后抵上肖先生的额头,这让他恐惧得都忘记了哭泣,肖先生觉得自己像是被冷气罩住了全身,不动都动不了。
  过了快要是一个世纪的时间,旁边的温柔先生似乎说了什么,于是臭脸先生终于抬起了头。冷气在瞬间消散了不少,肖先生全身一软,好不容易才喘上口气来,经了这茬他觉得疲惫异常,没精神再想别的,还是直接睡过去吧。
  
  由看着在涂穆手中睡着的宝宝,不得不承认这回是神明显灵,竟会有小家伙不怕他,“那么就由你来照顾他吧。”由耸耸肩,他拿过边上的石矛走出山洞,作为一个家庭,有人负责养育后代,就该有人负责捕猎。
  由走后,涂穆找出他们特意准备的犀牛兽皮轻轻包裹住了宝宝,小家伙虽然皱着眉,却睡得很香。涂穆把宝宝放在干净的草垛上,侧躺在他边上,低头伸出长长的舌头,一下下把宝宝身上黏稠的液体舔掉,如同所有野兽舔着它们的小孩儿一样。
  
  就此,这个小家庭各成员的任务便被分配好了,肖先生作为新生儿什么都不用做,温柔的由负责外出捕猎,而负责养育宝宝的,是臭脸的涂穆——如果知道这一悲剧的结果,不知道肖先生会不会再一次用大哭来扭转曾经的误会呢?还真是让人期待。
  

作者有话要说:楼主想卖萌,各种不着调啊喂!


2

2、攻受靠打架决定 ...


  肖先生是被舔醒的,他才睁开眼就看见一条紫红色的长满倒刺的舌头铺头盖脸地朝自己舔来。被舔到的地方有些疼,但是肖先生不敢喊叫,因为除了那条舌头,他还看到四颗发达的犬牙正在自己的脑门前张张合合,那绝对是比刀更加锋利的东西,肖先生还不想在脑袋上开大洞,所以他只能任由那臭脸先生把他舔得满脸满身的口水。
  直到外头传来温柔先生的叫声,他才被一张不知什么的皮包裹着走出了山洞。
  这是一个原始森林,虽然他们待的山洞位于一个高高的小土丘上,但放眼望去仍然看不到这片森林的边界。肖先生再次瞪大了眼睛,但显然他已经比方才见到那两个怪物时淡定不少。
  
  那两个克鲁人大概也以为小家伙是对周围环境好奇,还特意抱着他在四周走了一圈。随后,由便拿过木棒在石头上起火,而涂穆则抱着肖先生坐在边上看着,其间他试图教手中的宝宝认识东西,但是想当然的,没有获得任何回应。
  
  肖先生半躺在那个臭脸先生的大爪子中间,他的肌肉已僵硬到发酸,但仍然没有一丝放松的迹象。他试图用一颗平常心来观察周围的情况——虽然这实在有些困难。
  那个温柔先生在打起火后又走向他打回来的那头像是野猪的生物。只见他长长的指甲在那畜生的肚子上一划,那个看似脂肪厚实的肚皮就被剖了开来。那只野猪还没有死透,在被剖开肚皮时嗷嗷叫个不停,黑浓腥臭的血流了一地,那位温柔先生却好像没有感觉,他直接伸了爪子进去,三两下便把野猪肚中的内脏都挖了出来。肖先生看得只觉恶心,他想要挣动又没那个胆,只好闭上眼什么都不去看。
  腥臭的血味在空气里渐渐浓重,随后又逐渐混进了烤肉的香气。这应该是那两个怪物的晚餐,这么想着,肖先生觉得自己的肚子似乎也饿了。
  正在这时候,肖先生感觉自己的嘴边似乎有什么东西,他微微睁开条眼缝,就看见那个温柔先生正拿着一个掰开的果实凑在他嘴边。那果实里面有着莹白的液体,闻上去挺香。肖先生咽咽口水,抵不过肚饿,便张口嘴去喝。
  甜甜的液体像是椰汁,肖先生连喝了好几个才觉得够,那位温柔先生似乎也很高兴他能吃下那么多,脸上表情是愈发温柔了。肖先生打着饱嗝看着他,似乎有些忘记方才他剖开野猪肚子时的骇人举动了。他慢慢朝他伸出小肉手,那位温柔先生愣了愣,而后飞快地把他从臭脸先生的爪子中抱了过来。
  这当然依旧是双巨大的爪子,甚至还带着浓重的血腥味,但肖先生终于感觉自己身上的肌肉能放松一点,他把小脸窝在温柔先生的臂弯里偷偷去瞄对面的臭脸先生——
  呜呜呜,他的脸果然更臭了!
  
  这里的白天和黑夜似乎分外的长,但肖先生仍旧一天天认真数着日子过。从他变成这个奇怪模样到现在差不多有两个月,想来也该是要认清现实的时候了——
  他似乎到了一个原始森林里,并且成为了两个妖怪的小孩,虽然这两只无论从平坦的胸部还是裹在兽皮里的下半身来看都是雄性,但显然他们是一对。
  他们住在一个自己凿开的山洞里,以捕猎为生,他们有自己的语言能够交流并且还有所属的部落。这里的一切工具与生活都像是史前社会,当然这只是“像”而已,因为肖先生坚信就算是在几万乃至几十万年前,人类不会有猫科动物的眼睛和巨大的爪子,更不会有这种像猫一样细长的尾巴啊!
  
  不过说起尾巴,这对现在只会翻身并且翻过去就翻不回来的肖先生而言还算是个不错的玩具。就算眼睛与手变得与以往不同,但那毕竟具有和人类相似的雏形。但是尾巴——这玩意儿却是以前不曾有过的啊!
  肖先生刚开始以为连在尾骨上的这根长着黑色毛发的尾巴只是多余出来的一条,哪想在十来天后,里面的神经像是终于长好,他竟然能如同控制四肢一样随意控制它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肖先生最喜欢做的便是用他的尾巴摆出各种造型——问号,句号,英文字母ABCDE……
  可就是这么个小小的爱好却在有一天被温柔先生看见时给生生扼杀了。
  温柔先生似乎很不喜欢肖先生翘起他的尾巴来玩,那天看到时,竟然直接板下了脸,他朝着肖先生吼了一大堆的话,虽然肖先生听不懂,但他可以肯定面前这个家伙很生气。
  不仅嘴上说,温柔先生甚至直接用手拽住了肖先生正摆着闪电造型的尾巴,使劲拉直后,便把它塞到了肖先生的两腿之间。之后那只大大的爪子又拍了拍肖先生的小屁股,温柔先生重复说着什么,那大概是“不准玩尾巴”之类的意思。
  肖先生乖乖把尾巴夹在屁股缝里,他对温柔先生的警告不以为意——反正他又不会一直待在山洞里,等他出去再玩就好了。
  不听话的肖先生侥幸地想着,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完全失去了翘尾巴玩的兴趣。
  
  那是个月黑风高适合办坏事的夜晚,睡到半夜突然醒来的肖先生发觉总是睡在他左右的温柔先生和臭脸先生竟然都不见了。他有些急,赶紧翻个身抬起头四下张望,虽然山洞里漆黑一片,但那双猫科动物的眼睛显然能看清楚一切。
  那两个克鲁人不在山洞里,他们在洞外头,因为肖先生听见了他们发出的巨大声响。努力把自己的肉身体移下草垛,又慢慢往外挪。在终于能看到洞外情形的时候,肖先生又惊呆了,因为那两个在他看来还算亲密的怪物竟然正在外面打架。
  这是拳脚相向拼尽全力的肉搏,你来我往丝毫都不留情面。肖先生虽然对这两只没有深刻的感情,但毕竟相处了一段时间又被照顾得不错,这时难免也会担心。
  只见他撑起上半身努力发出声音,可惜外头那两个已然杀红眼的家伙是不会听到他这个婴儿细小的呼叫声。
  那两双在黑夜里发着莹光地眼睛像是要吃人,他们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在对抗,肖先生本以为臭脸先生会毫无意外的胜出,因为他的气势总是具有攻击力。但显然温柔先生的动作更灵活,他清楚臭脸先生身上所有薄弱的地方,每一记攻击都能让对手败退几步。直至最后他抓住了臭脸先生的手腕,像是扔沙袋一样把他扔了出去。
  肖先生几乎看呆了,他觉得现在的温柔先生就像是个立于不败之地的远古战士,勇猛而灵活,他此时的表情严肃,甚至带着点神圣的味道。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肖先生的错觉,在之后,温柔先生对着被扔出去的臭脸先生说了句什么,然后肖先生就看见那个总是让他胆战心惊的臭脸先生解开了遮羞用的兽皮,他背过身匍匐在地,那根总像装饰物一样垂着的尾巴在动了两动后慢慢翘了起来。
  至于那位温柔先生,他在臭脸先生翘起尾巴后这才慢慢走了过去,他从身后贴上了臭脸先生,沿着他微微鼓起的脊柱一路吻上去,热情而激烈。
  
  肖先生的小肥脸刷一下就红得彻底,原来这不是在打架,这只是前戏……
  肖先生慢慢爬回他睡觉的草垛,听着外头愈发粗噶的喘息声,他突然想到了一种生物。那是种深海鱼,他们雌雄同体,到繁殖期时若两鱼看对眼,他们就开始贴身肉搏,两鱼皆以雄性的身份进攻,互相戳来戳去,谁先得手另一方就会收回“武器”变成雌鱼,并因此怀孕产卵。
  
  温柔先生与臭脸先生……或者说他自己大概也是类似这样的物种吧。
  噢不!肖先生神经质地弯紧了尾巴。难怪温柔先生不让他翘起尾巴,这举动竟然是“雌伏”的意思,也对啊,尾巴一翘不就暴露出了身体最脆弱的部分?
  肖先生嘴角抽了不停,后来又突然意识到——原来一直被他当作家庭里男性身份的臭脸先生其实才是他的“母亲大人”啊!
  哦,这可真是个意外发现~
  

作者有话要说:HJJ上有。。求给力!


3

3、有了个名字 ...


  有了意外发现的肖先生在之后日子里突然就对臭脸先生亲热起来,臭脸先生不明所以,却还是为此高兴,虽然他的脸永远板得死紧。
  肖先生继续在温柔先生与臭脸先生的陪伴下生活着,约莫七个月大的时候,他长出了对于克鲁人而言最重要的四颗犬牙,尖尖小小的,却让他的两位父亲兴奋不已。
  当天吃饭时,温柔先生还特地喂了肖先生吃他们的烤肉,用一种哺食的方法。
  肖先生看着温柔先生递到自己嘴边的,已经被他咬得稀烂的肉块,相当嫌弃地转过了头。温柔先生试了几次都没成功,他垮下脸,感觉有些受伤。臭脸先生在旁拍了拍他的背算作安慰,他拿过肖先生平常吃的果实,掰开了继续喂他们的小家伙。
  由于肖先生的洁癖又没有足够坚强的牙齿撕扯肉块,直至他一岁之前他都靠着那果实里的汁水度日,其结果便是营养摄入不够,他的身体比正常的克鲁人小孩儿要发育得迟缓一些。
  温柔先生和臭脸先生对此有些担忧,可他们都是第一次做父亲,实在没有育儿的经验可言。总算,他们部落一年一度的祭祀活动已临近,那天部落里所有未参加过祭祀的新生儿都将被带去接受神的祝福,到了那儿,应该会有人教这两位父亲如何对付小孩儿挑食的毛病吧。
  
  祭祀的那天终于来了,肖先生一早就被温柔先生摇醒。他被裹在了一条崭新的兽皮里抱着,那是只梅花鹿的皮,橘红的底上有着清晰的黑色斑纹,很是漂亮,肖先生前几天才看到臭脸先生在处理这东西,那只梅花鹿的脑袋还被挂在了他们山洞里做装饰。
  温柔先生抱着他出了山洞,而后便飞快地在丛林中穿梭。这是肖先生第一次离开山洞这么远,但是他却没心情欣赏——因为温柔先生跑得太快了,他被颠得想吐。正打算挣扎下表示不满,肖先生却看见自己的头顶突然飞过了一个克鲁人,他背上用兽皮绑着个小孩儿,正抓住树林间的藤蔓飞荡而过。肖先生突然放弃挣扎了,他想他该感谢温柔先生的,最起码温柔先生让他坐的只是快速列车,而不是云霄飞车……
  
  到达举行祭祀的空地,那里已聚集了不少克鲁人。头一回看到这么许多野人一样的怪物,还是让肖先生吃惊不小,虽然他其实也算是其中的一员。
  过了没一会儿有人发出像是命令的喊叫,于是空地上集结的克鲁人全都安静了下来。他们自动围成一圈,接着就见一个身上挂满用动物牙齿做成装饰的老人慢慢走到了圈子中央。他的身后跟着四个健壮的年轻人,他们抬着一头像是犀牛一样的动物,那畜生还没死,被捆住四肢倒吊着,这会儿正在不停挣扎。
  等四个年轻人把那头犀牛放倒在地后,那个看上去地位颇高的老人突然举起了双手,于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跪了下去。接着祭祀便开始了。
  那老人围着那头犀牛跳着古怪的舞蹈并唱起颂词,周围的人跟着应和,这是对神明的赞歌,古老而庄严。其后有人递上石刀,那老人一刀扎进了犀牛的脖颈处,又有人拿过一个石头做的大碗,老人接过后便用它来乘犀牛流出的血。
  肖先生在边上看得心惊肉跳,他想转开脑袋,怎料温柔先生却托住他的后脑勺不让他动弹,似乎是想要他看完整个过程。肖先生瞟着眼去看边上,发觉在场的所有小孩儿都被要求看完这场仪式。
  直等到石碗里的血盛满,那头犀牛也已经死透了。接着那老头说了句什么,于是那些带来小孩的克鲁人便一个个上前,老头笑着用犀牛血在每个小孩的额头上画一个符,再与大人交谈两句,整个过程就算结束了。
  等轮到肖先生时,他明显感觉到那个本微笑着的老头似乎露出了些许遗憾的神情,他似乎说了句什么,然后肖先生不仅是额头,就连四肢也被画上了符,再接着老头与温柔先生聊了很长时间,这才放了他们走。
  很久以后肖先生才知道,这场仪式是赐名仪式,那位老头是他们部落的族长。在看到瘦小的肖先生时他十分担心他的健康,所以才在他的四肢上也画上了象征长寿的符号。
  至于名字嘛,老人家当然没什么想象力,所以身体强健的小孩都被起做类似“勇者”“健壮”之类的名字,肖先生因为他身体比较弱,头发却比普通的小孩儿来得长,所以族长给他起的名字叫做“长长”。
【蛮荒大陆生存记—鸡大排】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