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井鬼—錾刀爷们

时间: 2015-12-05 04:38:17 分类: 今日好文

【井鬼—錾刀爷们】

镜头花絮呈现版。

荒废寂静的老屋,不远处一条湖,井口浮力而起的男人。

他看着前方的房子,里面是他爱的人。

目光安静悠远,潜伏在黑暗里的时静谧安好。

画面转换。

章晓绝望的双眼热泪盈眶。

他的瞳孔里倒影的熊熊烈火燃烧了他的亲人,他所有的一切。

他来到那口井边,井里伸出苍白的手拽住他。

他决绝地纵身而跃。

画面定格。

字幕:时光的结束与幸福的开始。

☆、第一章

  章晓是生长在南方的一个偏僻小县,在村子里章晓家算的上是不错,爷爷是村委书记,开了一个砖厂,爸爸为人热心善良,妈妈是个老师,除了姐姐有点痴傻外,章晓一家也算过的美满幸福。
  直到7岁那年章晓爸爸在自己家后面的那口井的溺水而死,将这些平凡的幸福给打破了。明明是哭的最凄惨的妈妈没过多久也跟着别的男人跑了,爷爷一瞬间就像苍老了很多岁一样。自从那以后,章晓和姐姐便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对于章晓爸爸的死,村子里的头都觉得很邪门,都说是井里有脏东西。
  章晓家后面是一座荒废的老屋,在他家后面那一带没住几户人,那里有条湖,经常在那里溺死过小孩,也有人在那里投湖自杀。那条湖就让人毛骨悚然起来,胆子小的都不在那里住了,胆大点儿的,也就那么几家住在湖边附近。
  
  “我看到有人把爸爸拉了进去。”
  章晓猛的转过身,看见姐姐正直直的看着自己,两眼却空洞极了。
  章晓呼出一口气,轻声对她说:“外面有蚊子的,快点下去睡觉。”
  “我看到有人拉爸爸下去,爸爸不想下去,可是他硬把爸爸带下去了。”姐姐面无表情的对章晓说。
  章晓早就见怪不怪了,自从四年前爸爸死后开始姐姐就一直念叨着这句话,谁也没把这个当回事儿。
  把姐姐带下楼去睡觉,章晓又一人跑上楼去自己房间睡觉。章晓是建了二十多年的老房子了,两层楼,和一个阁楼。屋里总是很阴凉,白天的阳光似乎永远也打不进来的样子,不过夏天倒是好,不会太过于燥热。
  章晓一个人睡在二楼,二楼有四个房间,曾经爸爸妈妈住在过其中一间。现在当章晓住了,除了章晓的房间,每个房间里都很脏,长时间没人住,也没人打理。二楼除了章晓房间里安装了一个灯泡除外,不管是走廊上还是大堂里,露台边都没有灯。叫人修了好几次没过多久又会炸灭了,后来索性就把灯泡全取了。
  章晓回到房间里,拖了拖鞋走进去,因为时间的缘故地板砖也有些裂开了,严重的还突兀了起来,章晓踩上去觉得有点咯人。便打开蚊帐就往里床上钻,打开了电风扇。白色蚊帐跟着风力起起伏伏,凌乱飞舞,像古时候的女人在跳舞。
  “吱咔…”门被推开卡着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
  章晓被吵醒了抬头去看,门只是开了一个小缝,便喊了一声:“是谁?奶奶吗?”门外没人回应,章晓以为是姐姐又上来了,便又问了一遍:“是田田吗?这么晚怎么还不睡觉?快下去睡觉。你不睡觉等下奶奶上来就会打你的。”
  门缝缓慢的伸进来一只手,在月光下照的苍白。
  章晓在在蚊帐里迷迷糊糊看不太清楚,又喊了一声:“田田,快下去睡觉!我明天要上学,没时间陪你闹了。”
  那只手停顿了一会,又了回去。然后便再无声音。
  章晓以为姐姐听话下去了,便不甚在意,翻个身子又睡了过去。
  走廊上挂着没灯红灯笼,被风吹的摇摇晃晃,门外空无一人。
  
  中午放完学后章晓邀着两个同学去家里玩,带他们来到楼上的露台上写作业。
  作业一写完张强就坐不住了,趴在围栏上看着他家后面的那座老屋,问章晓:“晓子,这后面没人住啊?”
  章晓专心玩着爆竹,答道:“很早就没有人住了。”
  不一会儿张强大叫了一声,章晓旁边正打算点火的小瘦子给颤了一下,转过头就骂:“张强你鬼叫什么呀!?吓死人了!”
  “那边有个湖耶!我们去那里钓鱼吧,钓完鱼顺便去洗个澡。”张强兴冲冲的指向老屋斜后面的那条湖。
  小瘦子一听,看看着天气,也是在是挺热的,就附和着张强:“好啊好啊!去钓鱼吧,然后我们烤鱼吃!”
  “晓子,去不去啊?”张强见章晓没举动,又问了一句。
  章晓点点头,把一盒爆竹放在一个窗口:“马上就来,你们先过去吧。我去下面拿钓鱼竿。”
  小瘦子拦着张强两人兴奋的往下跑:“我们先去下去捉些蚯蚓,你拿了鱼竿就来找我们。”
  “嗯。”章晓应了一声。
  在楼下翻出一根钓鱼竿,章晓打开后门出去。顺着台阶走下去,这个老屋前的院子里荒草杂生,乱糟糟的、。章晓看到张强和小瘦子在不远处湖边正蹲着挖些什么,便跑过去。
  路过那口井的时候章晓停了下来,往里头看了一眼,里面还有水,水倒也清澈的很。倒影出自己的影子,从井里散发出丝丝凉意,章晓不由得多站了一会儿,井的直对面是一个狭窄的小胡同,被两边房屋挡住见不着太阳,看起来阴凉凉的,章晓准备待会儿钓完鱼后就在哪里烤鱼。
  “晓子!过来呀,蚯蚓够了,就等着你鱼竿呢!”张强突然大喊了一声,章晓回过神来拿着鱼竿向前跑,腰上突然有股湿漉漉的感觉,章晓回过头,见什么也没有。以为是错觉,便没在意,往湖边跑。
  张强和小瘦子用一个铁盒子装满了蚯蚓,见章晓来了,小瘦子便从他手里拿过鱼竿,把蚯蚓拧断勾在鱼钩上。“晓子,着湖里有很多鱼啊。怎么不见人来钓啊?”
  章晓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张强乐了,“这是个好地方啊,别人不来更好。以后我们经常来这边钓鱼,在这玩,多好啊。干嘛要好多人一起来。”
  没一会儿就有一条大鱼上钩,小瘦子和张强直喊:“唉唉,鱼上钩了!”“这鱼真大!”
  章晓连忙把鱼取下来,用刀子刮掉鱼鳞,给破了肚,掏出了内脏。
  小瘦子看着章晓在剖鱼,想了一会儿,跑开了。
  “这鱼也太他妈好钓了!”张强看看章晓脚边的鱼,见有了三条,都挺大,便收了鱼竿,说:“就这样吧,我们先烤着这些,多了也吃不完。”
  章晓起身把鱼装在袋子里,问:“小瘦子呢?”
  张强也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刚才还在呢?这小子又跑哪去了?”
  章晓拿着袋子从乱石堆里走过来,翻过老屋,便看到小瘦子趴在井沿正使劲的挣扎着。“小瘦子!你干什么呢!?”章晓和张强跑了过去,小瘦子大汗淋淋的直起身喘着粗气,“我,呼… 我见这里有口井,看这里水干净,想着打点儿水来洗鱼呢。”
  张强表情带着不屑的走过去,伸手拉住绳子就把那桶水给拉了上来,“这么点重量你还拉这么久,真没用!”
  小瘦子一听这话不高兴了,“谁说的!明明就很重好不好!我在这里使劲拽都拽不上来!”伸手去提吊桶,手搭在吊桶上,小瘦子稍一用力就提了起来,“咦?不对啊… 开始明明很重啊。真的!我没骗你们!”
  张强不耐烦的挥挥手,“行了行了!有水了就好。去烤鱼吧。”
  章晓把袋子递给张强,伸手指了指那个小胡同:“你们去那里烤,那边没太阳,不热。我去家里拿点油盐辣椒。”
  
作者有话要说:求收藏求评~


☆、第二章

  章晓来到家门后,伸手去推门,门却推不动,章晓想这门大概从里头锁住了。
  可是这个时间爷爷在厂里头,奶奶去三姑婆家里做客了,那谁在家?姐姐… 对了,姐姐应该在家。但是这个时候姐姐应该在睡午觉,就算她醒来她怎么知道来这里,还把门锁住了?章晓又使劲拍了拍门,大声喊:“田田,田田!你在吗?”
  章晓叫了许久也没听到有人回应,他把耳朵贴在门背上,试图从木门的缝隙之间看看里头的情况,可惜只是黑漆漆的一片。
  突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呼噜…”“呼噜…”的声音,犹如贴在章晓耳边发出声响,章晓感觉脖子像有一股冰凉的凉水流过去…
  “啊!”
  门里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尖叫声!
  章晓骇的仰头往后退了几步,那是… 那是姐姐的尖叫声。
  “呵呵… 呵呵…” 里面又传出姐姐诡异的笑声。
  “田… 田田!”章晓站在台阶上大叫着,这时里面却没再发出什么声音,一片死寂。
  章晓能感觉心脏此时正“噗通”“噗通”的剧烈跳着,他转过身就跑,想跑到张强和小瘦子那里去。跑到井边,章晓喊了一声“张强!小瘦子!”向那个小胡同看去,只有装着鱼的袋子,一根鱼竿,还有一桶水摆放在那里。张强和小瘦子却不见了踪影,章晓内心渐渐被恐惧沾满。
  “张强!小瘦子!”
  章晓大喊着,四周却一片死寂。
  肩膀上突然搭上一只手,章晓屏住呼吸,紧紧闭着眼睛,不敢回头看,也发不出声音,僵硬的站着。
  身后也沉默了很久才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晓子…”
  章晓松了口气,回过头:“小瘦子,你和张强跑哪里去了?”
  小瘦子面无表情的回答:“张强被他妈叫回家了。”
  “今天不烤鱼了,回去吧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不理会小瘦子的怪腔怪调,章晓走到胡同里把鱼竿捡起来,刚才还装着鱼的袋子却不见了,章晓回过头:“小瘦子,你是不是把鱼拿走了啊?你缺德不缺德啊?”
  小瘦子还是站在井边那个地方,望着章晓的身边,嘴里念叨着:“鱼没了… 鱼没了… 鱼不见了… 不… 不是鱼…”然后机械的从湖那边的小路上离开。
  章晓见了小瘦子手里什么都没拿,猜想是张强折了回来把鱼带走了,心里骂了一句张强,也没在乎,收拾了东西就往胡同深处走。章晓要从这个死胡同尽头翻墙回到家里。
  来到胡同尽头黑黝黝的一片,与外面的大晴天形成鲜明的对比。章晓抬头眺望,这墙挺高的,不过幸好有些砖块突出,能踩着爬上去。
  章晓跳起来把鱼竿从这边扔到自家院子里,鱼竿落在地面却没发出响声,章晓有些奇怪,心想自己会不会扔到水坑里去了,可那也应该有声音啊。
  想看个明白,章晓抬起脚踩着突出来的砖块往上爬。这种炎热天气在胡同里的章晓却莫名的有些发冷,章晓感觉很不舒服,他宁愿晒晒太阳。
  最后一个步便能上去了,章晓停了下来休息了一会。视线转过胡同外面,那口井直直的对着自己,像只眼睛在偷窥。章晓莫名的打了个寒战,连忙转过头往上爬,眼睛一往上抬就对上一双空洞无焦距的眼睛!
  章晓发出一声尖叫,差点往后摔了下去。
  “田田,你怎么在这里呀!?吓死我了你!”章晓有些不高兴的吼道。双手在墙面用力一撑,越过围墙踩到厨房的窗户口。
  姐姐也站在这里静静的看着章晓的每个动作,嘴角突然微微上扬,笑的傻里傻气:“我们在玩捉迷藏…”
  章晓跳了下去,看见鱼竿躺在水泥地上,问姐姐:“刚才是不是你接了鱼竿啊?”
  姐姐又恢复呆滞,摇摇头:“是他拿的…”
  “谁拿的?”章晓四处张望,一个人也没有。
  “我们捉迷藏,捉迷藏… 不见了…”
  “谁不见了?”
  “捉迷藏… 不见了…”姐姐痴呆的喃喃。
  章晓突然想起了再后门发生的事,很不高兴的瞪着姐姐:“你刚才在后门做什么!?干嘛锁住门!不知道我在后面么!”
  姐姐疑惑的看着弟弟,她明明没有去后面。她在家里跟那个哥哥捉迷藏玩啊… 哥哥一直跑,一直躲,那个哥哥还会变魔术… 不见了… 不见了…
  
  吃晚饭的时候奶奶问章晓:“晓子,你看见张强和小瘦子么?他们家大人今天找我问问他们两个今天是不是和你一起玩了?”
  章晓点点头,说:“张强和小瘦子今天中午在和我一起玩,后来他们都回去了啊。”
  奶奶发愁的皱着眉头:“这俩孩子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这么晚也不回去。也太不乖了,尽让大人不省心!晓子你以后可别这么乱跑啊,知不知道?”
  “知道了!”章晓往嘴里扒着饭。然后问奶奶:“奶奶,家里后面那条湖里有很多鱼啊,那条湖没人管的么?”
  “没有人管的,那湖里一条鱼也没有,湖底尽是一些垃圾,都没人用那条湖了。”
  章晓放下碗,说道:“谁说没鱼啊?可多了。我和张强小瘦子今天都钓到好几条了!可大了!”
  奶奶一听这话,“啪”的一声放下筷子。脸色露出惊慌之色,瞪大了眼睛,拉住章晓的手腕:“你… 你今天和他们去了湖边玩?!”
  章晓看见奶奶这么严肃的表情有些害怕的退了一步:“是啊… 我们今天去哪里钓鱼…”
  “然后呢!?有没有怎样?!”
  “钓了几条鱼,打算烤鱼,然后张强奶奶喊他回去了啊,小瘦子也自己回去了。我也就回家了…”
  “不可能!那条湖都荒了十几年了,哪里还有鱼!”
  章晓此时也害怕起来了:“是… 是真的有鱼啊…”
  “你们吃了没?”
  “我没吃,鱼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张强拿走了…”
  奶奶神色严肃的放开章晓,急急忙忙往外走:“我叫张强奶奶和小瘦子外公来家里一趟!你别乱跑!呆在家里哪都别去!”
  章晓靠在墙上使劲点着头,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他莫名的不安,莫名的恐慌。刚才奶奶的那番话让他觉得很可怕。
  莫非传言是真的?那里真有不干净的东西?
  思绪混乱之时姐姐突然从他面前闪过过,往楼上的方向跑,章晓被吓得不轻,忙叫住她:“田田!你去干什么?”
  姐姐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跑,嘴里念念有词:“他来了… 他来了… 捉迷藏…”
  “田田!下来!别闹了!”章晓试图喊住姐姐。
  可玩心大起的姐姐哪里还听的下这番话,早兴奋的就跑到楼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求收藏求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第三章

  章晓走在楼梯上,四下寂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田田…”章晓唤了一声,没人回应。
  在每个房间都搜索了一遍,依旧没有看到姐姐的影子。“田田… 你在哪里?出来!”
  声音回荡在大堂里。章晓想到露台,打开门往露台方向走,依旧是没有见到姐姐。姐姐明明是上来了,可怎么会不见了呢?脑子里有浮现出下午所发生的事,章晓想着想着都快要哭了出来了。他咬着牙,慢慢的走到围栏边,探下头往下看。
  荒废的老屋,那口井静静的立在那里。章晓视线往远一点方向移,出现了那条湖,湖面似乎是在一个下午间就漂浮起了许多杂物,与下午截然不同。章晓忙收回视线,在移过井口的一瞬间他看见了几条血淋淋的鱼有条有序的摆放在井口边缘!
  章晓顿时能感觉所有的血液都往脑门上冲,他转身撒腿就跑,可通往大堂的门却锁住了。
  章晓使劲拍打着门,恐惧占据了他整个心头!
  “开门啊!开门!”
  门里没有声音。章晓一个劲的怕打着门,最后哭了出来:“打开门!快点打开门!”
  通往小阁楼的那个楼梯间的窗口里探出一颗头,“呵呵…”笑声极为诡异:“捉迷藏… 捉迷藏… 好哎!好哎!”
  那人不是姐姐是谁!
  章晓如抓住一根救命草似的冲到窗户门口,抓着窗户口的钢筋:“田田!把门打开!快点打开门!不要吓我了!求求你了…”
  姐姐突然沉下脸来看着章晓,伸出手指放在嘴边:“嘘… 你不要叫了!他会生气的!你看,他在瞪着你呢…”
  “不要吓我了… 打开门… 田田… 呜,快点打开门啊!”章晓蹲在台阶上瑟瑟发抖。
  姐姐脸色更是诡异了,狠狠的瞪着章晓:“你怎么这么不听话!该死!”
  她缓慢的伸出手,从窗口伸出去,在快碰上章晓头发的时候…
  “啊!”她突然把手缩了回去,一只手盖住另一只手的手背,讨好的看着旁边的虚无,“不乖,不乖,捉迷藏… 他不乖…”
  章晓什么都不敢说了,死命的抱紧自己,把头埋在膝盖里断断续续的呜咽,他什么都不愿意看到,他怕自己看到不想看到的东西。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缩小了,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田田!你在闹什么!?”
  一声怒喝止住了姐姐诡异的举动。章晓奶奶把拽过来,“你给我下去!再吓着弟弟我打死你这个作孽的!”
  奶奶把门给打开,章晓从台阶上跌跌撞撞的冲到奶奶怀里放声大哭:“奶奶!奶奶!鱼回来了!鱼回来了…它睁开眼睛看着我…”
  奶奶心疼的摸着章晓的头:“没事呢晓子,奶奶在… 奶奶在… 我的乖孙子,不哭了不哭了,不怕。有奶奶呢…”
  
  把章晓带到楼下,厅堂里坐着好几个人,张强奶奶见章晓下来便忙向前问:“晓子,你看见我家张强了没有?”
  章晓缩在奶奶身边还没缓过神来,只是一个劲的抽噎着。
  章晓奶奶摸摸章晓的头,对子张强奶奶说:“这孩子给那脏东西给吓着了,跟小瘦子一样。”
  小瘦子外公一脸急切,“那有什么办法给这俩孩子治治不?我家小瘦子啊,一回到家就胡言乱语,一直喊着什么“鱼没了…”“不是鱼…”“鱼成人头了…”我女儿都快给他急死了哟!”
  小瘦子外公想起了晚上小瘦子回来后,一身腥臭味,还痴痴颠颠的模样,就一阵心疼。
  张强奶奶是已经两眼带泪了,张强到现在都没回来,找也找不到。又听章晓奶奶说他们去了那个地方,更是不安了。要除了什么三长两短叫她怎么对得起在外打工的儿子儿媳妇啊!
  “大家都别急,先想想办法。”另一个稍微镇定一点的男人倒是说话了。“你们先带我去发生事情的地方看看。”
  大家都赞同的点点头。章晓奶奶听完就要带他们往后门走,可章晓却一脸惊慌的拖住奶奶:“不要去!不要去!有鬼!”
  那个男人见状对章晓奶奶说:“把孩子放在这里让我老婆先看着吧,我们几个去看看。”
  几人来到后门,男人一走下台阶看着四周就皱了皱眉,开口道:“这个地方阴气极重。你们看看四周,都是常年见不到阳光的。你们最好以后都不要踏进这个地方,管教好自己的小孩。如若不去冒犯它,它是不会去招惹上你们的。”
  章晓奶奶问道:“那没什么办法震住它吗?把这东西给除了…”
  男人摇摇头:“都这么多年了,要是能除早就除了。”男人来到井边,看了看那条湖,又看了看这口井。然后叫大家一起跪下。男人对着井口磕了几个头:“我们前来给您请罪,如果那几个孩子有冒犯之处,还请您不要怪罪,放过那几个孩子。”
  只有男人看得出。诡异的不是那条湖,而是这口井。看到它的第一眼就看到井口中散发出鬼气森森的黑烟,这东西是极为厉害的。别说自己要震住它了,恐怖震倒没震住,反而搭了自己的命。
  男人又对着井口说了一些大家听不懂的话,然后严肃的站了起来。对着张强奶奶说:“不要着急,不久你孩子就会回家的,以后管好孩子,告诫他再也不能来这里了。”
【井鬼—錾刀爷们】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