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巴比伦大帝的后宫—赫斯辛(下)

时间: 2015-10-31 13:12:20 分类: 今日好文

【巴比伦大帝的后宫—赫斯辛(下)】


☆、桃金娘6

  「看这个。」
  尼布打开一个大木盒,里面上百个镶著碎玉石,雕工精细的士兵石雕,让伯提沙看得目不转睛。
  尼布拿了一只放到伯提沙手里。「很多年没看这东西了,十四岁生日时米底国送来的,这个也是......」
  尼布让伯提沙自己打开一个直立的象牙盒子,里面是用黄金配著蓝色绒线编织的七彩布巾,摊开来几乎是地毯的大小,那上面织满炫目的图腾,还有十二个五彩的珠刺图案。
  「这是什麽?」伯提沙摸摸上面的珠子问道。
  「黄道十二星座的图,」尼布说。
  「王子十二岁时都会拿到这样的礼物,因为要开始学习星象。」
  「星象?」伯提沙被躺著的尼布搂到怀里,也盯著地上那张美丽的布巾,上面的宝石跟玉石都可以移动。
  「过来看你的星座,嗯?」
  「这个吗?」伯提沙指指用黄金镶嵌的红宝石眼睛狮子问道,手被拉到尼布嘴边亲吻。
  「那波拉告诉你的吗?还是萨珊?」
  「不是......」原本伯提沙想说,其实是尼布那个热爱星象的弟弟哈特坎,可是想到尼布会不高兴,只摇摇头,又是趴到他胸口。
  「陛下也是这个。」
  「狮子星座,守护我们的是太阳,所以狮子星座的节期都是太阳普照,这时虽然会有战争,但是只要冥王星是正向,一定会是胜利。」
  「......?」伯提沙似乎也不是第一次听到有关星象的事,但这一次听到尼布这麽说,却是有些疑惑的神情。
  「一定会胜利吗?」
  「当然。」
  「可是,太阳跟胜利为什麽有关系呢?」
  --尼布从未遇过後宫的男人女人这麽问,就连王后或是妃子也没有,可是这麽直言直语,可爱的伯提沙却让他感到可爱。
  「只要冥王星正常走向,太阳普照,那就表示天气会如往的预测,运用天气,战争十之八九都会如意,不过......」尼布看伯提沙点点头,露出有些邪气的笑容。
  「那些神殿里的祭司当然不会告诉你这些。」
  当王子或是国王,尼布学到的是一回事,但是自己明白那些星象跟战术合理的解释跟运用又是一回事。
  「还能看星星知道天气吗?」
  「当然。」尼布拿了一旁盒子里的象牙发饰放在伯提沙一头黑发上。
  「战争、灾难、饥荒,从星星跟天空的移动都可以知道,我父王当年驾崩的时候,有一颗星凌驾於其它星星而特别发亮,术士说那表示我会统治迦勒底诸国。」
  --结果的确如此,尼布当上国王之後把迦勒底诸国都收服,後来--也包括伯提沙的祖国犹大,整个国家几乎是被灭了。
  「很多事都可以从星星知道,一个人的星座跟金星对应,可以知道他事情会不会成功。」
  「金星?」伯提沙被尼布抚摸著脸,凑上问道。
  「有个规律跟周期,金星每半年升起时,跟他对应星座的人,不论做什麽都会亨通,好事,坏事都是。」
  --又是一阵沉默,不过尼布看怀里伯提沙眼睛转著的模样就知道他又在想著这件事的合理性。
  「每半年一次......?」
  「怎麽了?」
  伯提沙皱著眉头,被尼布的大拇指揉了揉。
  「别皱眉头,我看了心疼。」
  什麽时候开始尼布不再是以前那个粗暴的国王?可是他的柔情跟宠溺总是让伯提沙感到头部发热。
  「想要这个吗?」
  看尼把一只蓝色宝石的戒指套到自己手上,伯提沙看了室内一圈,视线却是停在尼布胸口的项鍊上。
  「陛下,这是什麽?」
  伯提沙以前在尼布身就看过好几次,他记得哈特坎身上也有类似的东西,一个银制的半月与太阳鍊坠,看起来已经有些年纪,但其实伯提沙早就发现,尼布就连洗澡时也不曾取下过。
  「护身的『比方特斯』。」尼布把练坠放到伯提沙手中。「出生过神火时祭司给的,太阳跟月亮的守护,要带著一辈子不能取下,也不能给人碰触。」
  「啊......」
  伯提沙本来还要放开,但是被尼布按住手亲吻,还握著的练缀被他包在手里,伯提沙一愣。
  「陛下这样......」
  「你喜欢这个鍊坠吗?」尼布抚摸伯提沙脸颊柔声问道。
  「那是护身的......」伯提沙看著尼布取下项鍊,急著说道。
  「嗯......」倒是尼布自己盯著练坠一会儿,两手突然一压,把那太阳跟月亮连结处的银铁给轧断。
  「啊--」
  看著伯提沙吃惊的样子,尼布笑了笑把他拉到自己怀里。
  「哪,喜欢哪一半?」
  「......都可以。」伯提沙还有点吃惊,看著尼布拿起留著太阳练坠的绳子挂到他脖子上。
  「过来,太阳这一半给你好吗?月亮的我再让人拿鍊子穿过?」
  「嗯......」伯提沙有些不安的看著尼布在自己胸口的练坠上亲吻,低语时的呼吸都吐在他胸口。

☆、桃金娘7 H

  「我要太阳守护你,我的小狮子......」
  「嗯......」
  伯提沙被尼布的气息在胸口摩擦,忍不住一颤。
  「你明白吗?我的小沙番,我疼爱的......」
  「陛下......」
  伯提沙实在说不出尼布那些情话,光听他就觉得身子温热而且胸口一股骚动。而对尼布来说,这样热烈无法表达的感情连他自己都感到难耐,这些日子以来,不论是怎麽的身体交合,亲吻或是拥抱,都让两个人更沈醉,从未遇过这样子让尼布心醉的男孩,越是了解他,越是亲密的了解彼此,那股爱就更强烈。
  「我要太阳照耀你,我漂亮的但以里,你明白吗?」
  「嗯,嗯......!」伯提沙只能不停的点头。
  珍宝房的地毯上,伯提沙本来裹著的丝被被尼布拉开,两具身子又是交缠在一块,可是这一次尼布跟伯提沙丝毫没有之前急躁的**,而是缓缓的抚摸著彼此,感受著对方身体的律动。
  本来在尼布身上的伯提沙吻著尼布胸口,看著垂在他胸膛的的太阳练坠,尼布更是感到一丝复杂。
  什麽金银珠宝这个男孩都不要,可是自己胸口那个不怎麽珍贵的守护练坠,在他身上却是如此美好,看著伯提沙低头在自己脖子亲吻,可爱的嘴唇移到尼布肩窝时,他也忍不住低吟一声。
  「嗯......」
  「......?」听到尼布低沉的声音,伯提沙似乎也停了一下,可是抬起眼看尼布时却是一笑。
  那是有些顽皮的笑容,带著一丝少年般的得逞,以前都是尼布让伯提沙发出难耐的声音,可是发现尼布特别有反应的部位--结实肩头微微凹陷那一处,每次在那里亲吻磨蹭,总是会感觉到尼布的兴奋,而有时在床上伯提沙激动而咬住尼布这处时,都会让这个男人更失去理智的挺进。
  「你这小沙番......」
  看伯提沙埋头在自己肩上轻咬,尼布被刺激的又是低吟一声,原本想压住伯提沙好好疼爱一番,可是感受到伯提沙极力要取悦自己的动著身体,温热嘴除含著他的肩头又放开,尼布索性不动让他做。
  「......。」
  从来没想到伯提沙原来也是可以主动取悦自己,这些日子的交缠几乎都是尼布主动探索他的身子,可是现在,却感觉到这个男孩的嘴唇在自己肩头上摩擦、吸吮,那不是熟练的挑逗,可是却仔仔细细,而且两人闭著眼的同时,都沉浸在对方的反应里,尼布从未掩饰过床上的快感,可是这样子让一个男孩逗的气息粗重,倒是头一回。
  「呃......」
  不只尼布,伯提沙一样轻喘著,在尼布肩上、脖子轻咬时,这个男人的手也在他腰上轻抚著。
  珍宝房里流泄著愉悦的叹息,还是激动却没有焦躁,享受著对方伸展开来的身子,缓缓的触碰竟然也是如此愉悦。
  好一会儿不知道是尼布感受到伯提沙的动作,或是两人很自然的演变那样,可是尼布躺下时,身上的伯提沙也丝毫没有停下动作。
  「......。」
  在後宫许久了,伯提沙其实对**清楚不过,只不过他从没有像萨珊那样主动取悦尼布,只是......看著在自己身下结实的浅褐色胸膛,还有尼布俊俏的脸上有些玩味的神情,他却是犹豫了一下。
  「怎麽了?刚刚还是使坏的小狮子不是吗?」
  看到尼布故意眯起眼睛说道,伯提沙也不甘示弱的俯下身子。他知道尼布是故意激自己,而且没想到他也不退却,低下身子时,又是亲吻著他肩头那处,而且这次伯提沙垂下光滑头发也在尼布身上轻搔著。
  「呼......」
  这绝对不是尼布遇过最擅长挑逗的男孩,可是伯提沙在他脖子摩擦时,那种难耐却是如此强大,而感受到尼布起伏的胸膛,更是让伯提沙有些激动,不只在这个男人身上得到疼爱跟快感,那种探索他健壮完好身子的快感,也同样让他兴奋。
  「你这头小雄狮......」尼布被伯提沙有些使力的咬了几下,忍不住一吟笑出声,这才让伯提沙停下动作。
  「咬上瘾了?」
  要不是看到尼布皱起眉头,还有说话时气息里的粗重,伯提沙还真没注意到自己大腿下,尼布那个早就硬挺的炙热,而他自己竟然也是一样。
  没想到伯提沙竟然有些顽皮的点点头,让尼布也笑出声。
  「有个地方你倒是没咬到......」
  故意压低眉头,却看到伯提沙也眯起眼,俯下身体时,嘴竟然贴近他下腹--那本来并非尼布的意思,本只是暗示要进入他体内,所以这个男孩嘴唇贴近他**时,让尼布吃了一惊。
  作家的话:
  甜到这里大家应该也腻了(???
  再一两章就结束了,请包含> <
  其实当初不就是要写肉文吗吗吗吗吗!!!??(无限残念

☆、桃金娘8 H

  「......。」伯提沙抬起眼看尼布时眼里有一丝犹豫,毕竟他从未做过这件事,以前他只看萨珊对尼布这麽做过,真的要做时却是有些不知所措。
  尼布的分身绝不算小尺寸,伯提沙只是照著记忆含住前端,就觉得有些勉强,无法再更深,抬起眼,尼布惊讶的视线反而让他更踌躇。
  「不喜欢做没关系。」尼布最後说,但伯提沙摇摇头。
  「不会不喜欢。」其实想让尼布愉悦这才是伯提沙真正的意思,而尼布显然也不愿意让疼爱的男孩勉强,看著他抿抿嘴,有些不确定的含著自己**顶端,尼布安抚的抚摸他的头发。
  「萨珊这麽做时,会用手搓根部。」
  原本只是体贴的告诉伯提沙,要不然尼布倒宁愿他不要做,可是看到这个男孩抬起眼时有些不悦的神色,尼布才惊觉不妙。
  「那您让他做好了。」
  好久没看到伯提沙闹脾气,这一阵子总是这麽柔顺的躺在自己怀里,奇怪的是,以前总是让尼布一股火,恨不得驯服的倔强眼神,现在看起来竟然也是这麽可爱。
  只是,在身为帝王的尼布看来,伯提沙生气的反应他清楚,但是那原因,他却是不太了解。
  「嗯......不生气了?」尼布吻吻他的肩膀,感觉他身体稍稍放松,这才转过他的脸。
  「躺下,小沙番,我教你怎麽做。」
  「......?」
  以为尼布是在开玩笑的伯提沙虽然躺下,可是被他亲吻著腹部时却是有些疑惑的抬起头,好一会儿,尼布拉起他分身亲吻时伯提沙一惊而挣扎起来。
  「陛下......」
  伯提沙怎麽也没想过尼布会如此,可是炙热顶端被他含住时,那个温热而刺激的感觉是如此强烈。
  「不,啊......这样子...!」
  「别乱动啊。」
  尼布搓了搓男孩可爱的分身,发现它有反应之後更是兴致一来,因为洗过澡又擦过香膏,就连分身顶端都带著一股香气,而伯提沙**的顶端--这不是尼布第一次发现,在分身上方的包皮是没有的,他记得听底下大将讲过,犹太人有一出生就割掉包皮的习惯。
  「呀......!」
  听到伯提沙失声一吟,尼布含住他分身时更是故意用舌头挑逗,其实这是他第一次这麽做,但是以往看过不少次那些男宠这麽做,所以他也大概知道,只是,可爱的伯提沙慌张的扭动,让他嘴都松了开。
  「不可以.......」
  「为什麽不可以?躺好。」
  身为帝王却用嘴碰触别人腰部以下--这的确是前所未闻,尼布自己的确想也没想过,可是看到伯提沙在自己怀里动情的模样,想要给这个男孩最好的--不论是物质享受,自己的疼爱或是床上的愉悦,是尼布现在最在意的事,能够看到他舒服得欲仙欲死,那当然更是他所愿。
  「躺好,啊?小沙番,腿张开点。」
  「这样.......」
  连自己要对尼布这麽做都感到犹豫了,伯提沙看到尼布含住自己下身,更是感到不自在,勉强顺著他躺下,侧过的脸贴在那张摊开的十二宫刺绣上,伯提沙难耐的舒著呼吸,涨热的感觉越来越积聚,让他忍不住嘴角的**。
  「啊,啊......」
  从未听过伯提沙如此激动的样子,以往在床上他也是带著一丝男孩般的韧性,可是现在......不只腰部柔软无骨,喊著自己时的声音像在撒娇。
  「陛下......陛下嗯...!」
  那样被快感弄得有一丝妖媚的伯提沙让尼布兴奋不已,感到含在嘴里的分身轻轻颤抖,他更是用舌头滑动来刺激这个男孩,惹得他那戴了自己刚刚套上戒指的手不停推挡。
  「啊!嗯!陛下,不要--」
  有那麽一瞬间,伯提沙身子紧绷发著抖,被他推挡的尼布硬是不放,结果听到伯提沙一叫,好些热液泄在他口中时,尼布这才回过神。
  「......!」
  尼布虽然放了开,可是口里的液体流下时,让还有些虚脱的伯提沙慌张的要直起身子。
  「啊!」
  「没事,没事。」尼布擦了擦嘴角,看到伯提沙伸手更是把他搂倒怀里。
  「弄脏了......」
  「不会脏。」
  虽说尼布从未遇过这种情况,这恐怕是宫里所有人都不可能相信的,他让一个男孩--甚至是後宫的男宠发泄在口中,怎麽样都是大不敬的行为,完全污辱尼布的帝王身份,可是看到伯提沙那个时候舒服而露出的沉醉模样,他却觉得很值得。
  「告诉我,刚刚舒服吗?」
  「......。」伯提沙用手抹了抹尼布的下巴,最後犹豫的点点头,因为看到尼布紧盯著自己的神情。
  「喜欢吗?」
  「可是,您不要再......」伯提沙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尼布吻了吻嘴唇。 
  「喜不喜欢?多舒服?」
  「舒服......」伯提沙眼神都还有些迷蒙,可是抱住尼布脖子时亲吻他的脸颊,虽然只是因为害羞,可是那举止让尼布大喜。
  「舒服到像......像,要死掉一样。」
  这麽说的伯提沙让尼布喜悦之馀又心疼。
  「怎麽会死?傻小子,这麽喜欢的话我天天让你这麽舒服,好吗?」
  「......。」又是这样宠溺的话让伯提沙感到害羞,他吻吻尼布的嘴唇後才缓缓往下。

☆、桃金娘9 H

  「......。」
  看著伯提沙自己胸膛、腹部亲吻,那不只是是身体上的快感,视觉上也让尼布目不转睛。
  早就硬挺不已的**让尼布有些难耐,刚刚光是看著伯提沙欲仙欲死的模样就已经让他冲动,现在,那个温热的的小嘴尽力的吞吐著--像尼布刚刚的方式那样,有些 生涩但是尽力的含著,尼布其实有些隐忍不了,可是一被含住没多久就发泄未免有些急躁、失颜面,所以尼布忍得有些难受,直到他发现伯提沙吞吐得有些辛苦都出了细汗,还抬起头看他。
  「不舒服吗?」
  伯提沙好一会儿皱著眉头问道,尼布这才把他拉到自己身上。
  「喜欢,可是舍不得你这样皱眉头。」
  「不会难受。」伯提沙摇摇头,但被尼布顺了顺头发。
  「平常那样就好,好吗?」
  其实被尼布阻止,伯提沙有些不甘心,可是看著抱著自己的男人都隐忍得出汗,他还是主动的爬到他身上,尼布顺著他躺下时,两个人就著这样的姿势深深地结合。
  「唔......」
  发现尼布盯著自己在他身上的姿势,伯提沙只犹豫一下,还是主动的坐下,让他们交合的更透彻。
  「可以吗?」
  「嗯,嗯......」
  被尼布硬挺的**贯穿,每次都还是让伯提沙有一丝不适,可是感觉到自己按著的尼布胸膛沈重的起伏,他还在自己身上爱抚著,伯提沙逼自己动了动下半身,只为了让疼爱自己的男人感到愉悦。
  「慢点不要紧......」尼布被这样温热的身子包覆住也是粗喘不已,但看到伯提沙有些勉强,他也不忍心。
  「可以......」伯提沙感觉到尼布直起上半身,按住他肩膀之後他更是顺著尼布的手扭动好几下,尼布发出沈重的鼻息,让他更是无法克制。
  「嗯哈.......!」
  虽然是以伯提沙为主导,可是尼布还是尽力扶著他的腰,最後一丝理智在伯提沙咬著他肩窝时彻底消失。
  「啊!」
  明明是为了取悦这个男人而这麽做,可是跟他交缠之际,尼布在他脖子、胸口每一处的啃咬、舔舐都让伯提沙难耐起来,下半身大开,私密的地方被尼布一再温柔的抽插,他忍不住也弓起身子。
  「用力......陛下,这样很难受......」一会儿伯提沙也忍不住摇摇头,促使尼布更是激烈的动作。
  尼布顾虑他而温柔的动作,此刻只让他感到急躁--而这也不是尼布第一次发现,比起温柔的碰触,伯提沙似乎更喜欢他来硬,每次在床上,他总是会逼得尼布失控,如果动作不够激烈,伯提沙甚至会难耐的挣扎。
  「快一点......」
  看到身上男孩摇头的痛苦模样,尼布只好顺著他,把伯提沙腰按著,下半身冲撞起来,每一下摩擦过他的甬道,都会听到伯提沙的**,那个痛苦混著愉悦的声音让尼布无法多想,就是冲刺起来。
  「喜不喜欢?啊?小畜生?」
  尼布喘著但在他耳边舔著问道,只换来伯提沙痛苦的摇头。
  「要......不要停...!」
  像头发情小动物的伯提沙扯著尼布,硬是要他把自己压到地上,旁边一个装著珠宝的盒子被打翻,好几颗浑圆的珍珠滚到伯提沙身旁,可是两个人根本无法停下。
  尼布拉开伯提沙的腿,就著这姿势狠狠的抽插起来,用他几乎觉得会弄痛他的地步,可是两个人交缠之时,除了火热的汗水跟**,其他什麽也不剩下。
  「啊!啊!啊--」
  最後几下有些粗暴的抽插,伯提沙身子一阵颤抖,那一刻绞紧的小穴让尼布脑子空白,两个人就沉浸在那强大的情欲波涛里。
  「我疼死你......疼死你!」尼布忍不住内心那股激动,尤其看到伯提沙在自己怀里叫喊著快感的模样,蓝色眼睛透明而且诱人。
  「不准再从我怀里跑掉,明白吗?你这小畜生,小畜生......」
  「啊,啊......陛下!」
  既使已经因为到达激情顶端,可是那交融的快感像是不会结束,伯提沙嘴里喊著些尼布听不懂的话,虚脱却满足的模样让尼布爱怜不已。
  「哈呼......嗯...」
  好不容易呼吸舒缓些,尼布抱著伯提沙要让他靠到自己肩上,可是随即吻住他嘴唇的男孩让他刚消去的激动又是点燃。
  「过来,躺在这里。」
  跟伯提沙吻了好一阵,听到他呼吸不过来却还是热情的吻著,尼布笑著把他搂到怀里。
  以前他根本没发现,褪掉倔强外表的伯提沙,其实就是个热情可爱的男孩。床上的狂野还有率直的表情,都让尼布感到喜爱不已。
  「呼......」
  靠在尼布胸膛,伯提沙好一会儿才得以回过神,可是抬起眼却看到尼布正盯著自己看,表情有那麽一丝兴味。
  「刚刚都不痛吗?」
  尼布问道,却是反而让伯提沙有些茫然。
  「刚刚?」
  「那麽用力时不会不舒服?」
  「......。」
  看著在自己怀里刚结束**而柔软的身子,可是那呆滞的表情让尼布知道伯提沙是真的对激情当下毫无记忆。
  这一阵子尼布早就发现,除了伯提沙沉醉於**而狂野的样子,尼布床上的温柔反而让他丧失耐性,有时他甚至会促使尼布更粗鲁些,而每逢那时,伯提沙都会兴奋不已--在他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时候。
  其实尼自己没有发现,可是一年多前,刚开始在後宫粗暴的交合,多少影响到这个男孩对性事的记忆,可是,既使是这样的伯提沙也让尼布疼爱。
  尼布正要把伯提沙的身子用被子包起时,察觉走进珍宝房的小狮子哈佛谢影而停下。
  「这小家伙真会挑时候。」
  尼布看伯提沙对小狮子张开手--其实已经是少壮小狮子,鬃毛都长出一点的哈佛谢钻到两个中间舔舔伯提沙的脸,模样虽然可爱,可是尼布盯著它,忍不住想到那天的事。
  --伯提沙被放进兽洞里已经是好几个月前了,可是曾经在狮子口底下险些被吃,他对於这只小狮子竟然还是一样疼爱。
  「来这里,告诉我一件事。」
  一会儿哈佛谢蜷缩到伯提沙背後,尼布把他搂到怀里时支起他下巴。
【巴比伦大帝的后宫—赫斯辛(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