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双重生之逃离—尘世之殇

时间: 2015-10-18 18:13:29 分类: 今日好文

【双重生之逃离—尘世之殇】

重生前云奚爱惨了韩烨修,甚至面对韩烨修的出轨以及殴打依旧矢志不渝。然而,在他临死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深爱的这个人根本对自己不屑一顾,六年的感情最终换回的却是一声无情的“别来烦我”。

重生前韩烨修渣到至极,为了寻求所谓的刺激,他将和自己相恋三年的**赶出家门。三年的放纵换来的却是无尽的空虚,直到他在那间窄小的洗手间发现死去的云奚时,才醒悟其实自己一直爱着这个人。

云奚:既然重生,我必将割舍,从你身边逃离。
韩烨修:既然重生,我必将全心全意疼你、爱你,弥补上一世对你的亏欠。

一句话全文:这是一篇渣攻变忠犬,贱受变冰山的双重生文

本文1V1,HE,微虐,入坑请慎重

第1章

布置单一的几十平小房子内充斥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循着味道来到卫生间,只见一名身穿白色衬衫的年轻男子正趴在马桶边缘咳得撕心裂肺,浅黄色的磨砂地板上泛着点点血迹,原本应该是清水的马桶内也已经被暗红的血液染得通红。

男子一手紧紧拽着腹部,脸上呈现出灰白之色,显然已经是濒死状态。大量的血液从嘴里涌出,男子惨然一笑背靠着马桶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白色的衬衫上也染了不少血迹。即使面露灰败,也难以掩盖住他清俊之色。

喘息一番后,男子哆嗦着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解锁,屏幕上赫然是一张合照,照片上是两名男子,一人清俊年少一人俊朗如斯,长相清俊的少年抱着另一人的胳膊甜甜地笑着,就连眼睛也弯

成了好看的月牙形。而长相俊朗的男子眉头微微蹙着,似乎对照相很是反感。

男子微勾着嘴角伸出手指,在见到指尖的血迹时,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在衬衫上蹭了两下,直到确定指尖没有血迹后这才满意地将手指移到屏幕上细细地描摹着。男子名叫云奚,二十四岁的年纪却患上了胃癌晚期。

喉间一阵搔痒,云奚一手捂着嘴再次咳嗽起来,粘稠的血液顺着指缝滴落在胸前白色的衬衫上,胃部已经痛到麻木。渐渐地,云奚的咳嗽声逐渐虚弱下来,抽出放在一旁的纸巾随意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云奚再次举着手机解锁熟练地拨出了一个号码。

即使是已经虚弱无力,云奚依旧固执地举着手机凑到耳边,漫长的嘟声让他的心情由忐忑渐渐转为平静,就在他即将放弃时,对方却突然接通了电话。

黯淡的眼睛突然一亮,云奚好看的嘴角微微勾着,“烨修……”

“不是让你别再来烦我了吗!有话快说,我现在很忙。”

冰冷得毫无感情的嗓音伴随着震耳的音乐声以及划拳声从听筒里传来,云奚自嘲地笑了笑,“没事,就想听听你的声音。”

“听够了吗?”

剧烈的疼痛从胃部传来,云奚一手紧紧拽着腹部微微点头,“嗯。”

“那就别来烦我!”

拽着腹部的手指慢慢松开,云奚收起脸上的自嘲低低地应着:“好。”

挂掉电话,云奚再次描摹着屏幕上的照片,这张照片是他高中毕业时照的,站在他身旁的男人叫韩烨修,是他爱了六年的人,前三年幸福甜蜜,后三年痛不欲生。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云奚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照片里的烨修随后单手微扬,还亮着白光的手机就这样滑落在充斥着血液的马桶中,溅出的血水滴落在云奚的背部,晕散成几块血渍。

较之先前更为剧烈的疼痛从胃部传来,云奚无力地滑倒在地板上,沉闷的咳嗽声在狭小的洗手间内扩散直至嘶哑最后停止,黯淡的双眼最终缓缓闭上,眉宇间一片平和。

烨修,如你所愿。

******

酒巢是S市著名的酒吧,能够在这里消费的一般都是有钱有势的金主。豪华的包房内坐满了人,有西装革履的,也有穿着妖娆的。震耳的音乐声以及划拳声使得这间包房热闹非凡。

坐在正中间的是一名身穿银灰色西装的男人,男人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即使是这么随意地坐着,依旧掩饰不住他身上凌厉的气质。

“韩总,再喝一杯吧。”一名长相漂亮的少年手执一杯红酒递到男人眼前,大眼睛内波光流转。

看着眼前的红酒,男人微微挑眉,“你就这样拿给我喝。”

少年脸上的笑一僵,随后恼怒地瞪了男人一眼,扬头喝掉杯里的红酒一手撑住男人的大腿凑近男人嘴边。

掌下的震动让少年和男人均是一震,抬手推开少年,男人皱着眉头掏出兜里的手机,莹白的屏幕上闪烁的‘云奚’两字让男人眉间的褶皱更深,犹豫了一番,男人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

“烨修……”

略显虚弱的嗓音从听筒里传出,韩烨修不明白对方这次又是耍了什么花招,于是不耐烦道:“不是让你别来烦我吗?有什么事快说,我现在很忙!”

被韩烨修推开的少年缓缓将口中的红酒咽下,殷红的嘴角勾出一抹笑。

电话里有短暂的停顿,就在韩烨修准备挂掉电话时,云奚的声音再次传来,“没事,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韩烨修冷冷一笑,“现在听够了吗?”

“嗯。”

“那就别来烦我。”

“好。”

挂掉电话,韩烨修直接抠出电板将手机扔到一旁仰靠在沙发上。

“哟,烨修,你这是喝醉了?”

戏谑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韩烨修摆摆手示意对方没事。

那人是了解韩烨修的脾气的,于是他撇撇嘴又继续和身边的人划起酒拳来。

“韩总……”

韩烨修抬眼面无表情地看向凑到自己眼前的少年,“你也别来烦我。”

少年先是一愣,随后讪讪地点点头坐直了身体。

韩烨修一手盖眼,思绪渐渐放空。认识云奚有多久了呢?七年还是八年?大约是八年吧。那时候才发现性向的他在第一眼见到云奚时就决定要让这个人归自己所有,于是他出钱资助身为孤儿的云奚上学,从高中一直到大学毕业。

他花了两年的时间让云奚依赖自己并爱上自己,在云奚十八岁那一年,他如愿得到了云奚。之后两个人相恋了三年,他渐渐地开始感到腻歪。总是温声体贴的云奚给不了他想要的刺激感,于是他开始在外面找各式各样的男孩,对云奚也越发冷漠,生气时还会对他动拳脚相向。

可是云奚从来不会抱怨他,也不会恨他,就连发现他在外面乱来,也只是笑着对他说“没关系”,他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真的爱他,如果爱,又怎么会容忍他在外面胡来?

于是他越发地肆无忌惮起来,兴致来了还会把人带到和家里,然后这个人总会垂下眼轻声对他说:“我出去转转。”回来后又会像没事人一般为他洗衣做饭。

后来,他开始对这种生活感到厌烦,他不想看到这个本该是他恋人的人像个没事人一般在他眼前晃荡。这种生活持续了两年后,他终于忍耐不住和这人提出了分手并将这人从家里赶了出去。纵使这个人苦苦哀求,他却没有丝毫心软,那时候他固执地认为自己已经不爱这个人了,直到现在,他也依旧这么认为着。

最后一次见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呢?啊,应该是半年前吧。那次这个人在‘酒巢’外静静地站着,比以前更加消瘦的他站在寒风中一眨不眨地盯着‘酒巢’大门,即使是穿着单薄的风衣,他却仿佛感觉不到阴寒的温度一般固执地等着自己出来。

当他见到搂着别人的自己时,他只说了一句话——烨修,你还爱我吗?

而自己也只是冷冷地看了这人一眼便搂着怀里的人径直离开,那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呢?哦,这

种卑微的人又怎么配得上他爱。

没想到半年后这人再次给自己打电话,原以为这人又要哀求自己回到他身边,却没想到这人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使得他心底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躁。

耳边震耳的嘈杂让他越发烦躁起来,这三年来,他虽然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刺激,却再也找不到曾经云奚给他的那份安心,浮华的背后带来的永远是无尽的空虚,而这些愿意跟着他的男孩甚至男人们也无非是为了他的钱。他们懂的比云奚多,却也比云奚复杂太多。

韩烨修心底莫名地一揪,他迅速坐直身体找到被自己扔到一旁的手机装上电池等待开机。

见韩烨修低着头装手机,少年小心翼翼地凑上前,“韩总,怎么了?”

“别吵!”韩烨修不耐烦地挥开少年迅速拨通了云奚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平板木然的女声从听筒中传出,韩烨修挂掉电话再次拨打了一遍,回应他的依旧是‘无法接通’。韩烨修皱了皱眉将手机塞进兜里站起身,“你们继续,我有事先走了。”

“别啊,好戏还没开场呢,急什么?今天可是有重头!”

韩烨修摆摆手大踏步向包房外走去,徒留一室惊疑的目光。

“丫的喝醉了吧!大家甭管他了,来来来,咱们接着玩。”

在等待泊车员为他把车开出来的这段时间,韩烨修再次拨打了云奚的电话,回应他的永远是机械的女声。挂掉电话,韩烨修坐上了泊车员为他打开的驾驶室。

“韩总,不如我送您回去吧,您都……”

“不用。”韩烨修冷着脸关上车门启动车子疾驰而去。

泊车员抓着韩烨修递给他的小费暗自嘀咕,“这年头,有钱人真了不得,连酒驾都……算了,反正也不关我的事。”

当初云奚从他这里搬出去时他的人便查了云奚的住所,甚至还弄了一把钥匙给他,不过他没有去过,那把钥匙也一直呆在他的包里没有拿出来过。韩烨修自嘲地笑了笑,难道当初自己会预料到这一天所以才没有扔掉钥匙吗?

一路驱车来到云奚所住的小区,破旧老式的房子不禁让他皱起了眉头,当初云奚离开时自己明明拿了一笔钱给他,没想到他竟然会住在这种地方。停好车,韩烨修拿着写有地址的字条以及钥匙向云奚所住的楼房走去……


第2章

走进单元楼,楼房内没有任何照明的灯光,一股刺鼻的臭味迎面扑来。韩烨修忍下心底的厌恶借着手机的莹光踩上楼梯。来到三楼一号,韩烨修低头看了看手上的纸条又看了看门牌号,确认一番后这才敲响了房门。

“云奚,是我。”

回答韩烨修的除了静还是静,耐着性子又敲了几下门,却始终得不到任何回应。韩烨修皱皱眉掏出兜里的钥匙插|进锁孔,只轻微地转动了两下,房门便打开了。

“这个笨蛋。”韩烨修失笑地摇摇头。

打开门,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争先恐后地涌入韩烨修的鼻息中,韩烨修怔了怔随后抬脚快步走进客厅。空荡的客厅仅有一盏白炽灯亮着微弱的光芒,白色的地板上有几滴血迹。韩烨修愣愣地看着地上的血迹然后抬脚跟着血迹走近卫生间。

黑得发亮的皮鞋敲击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哒哒声,随着离卫生间越来越近,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烈。韩烨修心底的不安也越发强烈起来,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三两步跨进卫生间内。

浅黄色的磨砂地板上血迹更加密集,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让人几欲作呕。顺着血迹往前看去,身穿白色衬衫的云奚静静地趴在地板上毫无声息,大小不一的血渍分散在白色的衬衫上,渲染出一朵朵红得刺眼的血花。

韩烨修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血液如同停止流动一般使得他全身发凉,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揪住似的一阵一阵地泛着疼。

韩烨修同手同脚地走上前颤声问:“云奚,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回答他的是一室静默,原本应该跳起来笑着对他说“吓你的”云奚依旧静静地趴在地板上。

“云奚?”

地上的云奚依旧没有丝毫回应。

“云奚,别玩了,快起来。”

韩烨修缓缓蹲下|身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地上的云奚,连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手居然会颤抖得如此厉害。

“云奚,你不是想见我吗?你不是想听我的声音吗?你快起来,我让你看,成吗?”

触手的冰凉透过韩烨修的指尖直直传入他的心底,韩烨修跪坐在地板上将地上的云奚抱进自己怀中,青灰的脸上满是血迹,修长的手软软地搭在两旁。

韩烨修抬手轻轻地擦拭着云奚脸颊上的血迹,“云奚,你这次是不是演得太过真实了些?别闹了,乖,快起来,我不赶你了,我再也不赶你了,你睁开眼,我们回家好不好?”

怀中的人双眼紧闭,胸膛没有任何起伏。韩烨修抖着手凑到云奚鼻翼下再轻轻覆上他的胸口,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没有温度,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此人现下的情况。

那个会腼腆的对他说“我爱你”的云奚,那个总是淡笑着对他说“没关系”的云奚,那个总是会静静凝视他的云奚,那个乞求他不要赶走他的云奚再也无法给他任何回应。他再也听不到这个人对他说“我爱你”,再也听不到这个人对他说“没关系”,再也看不到这个人深情的目光,再也听不到他哀求着自己不要赶他走,再也……见不到这个人的笑,云奚……

韩烨修紧紧抱着怀中的人失声痛哭起来。

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其实自己一直爱着这个人,当他被尘世的喧嚣所浸染时,他的心也一并被蒙蔽了。

胡乱地擦掉脸上的眼泪,韩烨修抱起地上的云奚发了疯一般朝外狂奔。

云奚,不要死,我不允许你死!

将云奚放在副驾驶上,韩烨修低下头轻吻了一下云奚的嘴角启动车子。

云奚,如果你不死,我一定会全心全意的疼你,爱你,再也不赶你了,好吗?

清冷的大街上,一辆黑色轿车疾驰着,就在轿车即将闯过第三个红灯时,一辆满载货物的卡车从左侧疾驰而来。

‘碰’一声巨响后,货车司机呆呆地看着不远处面目全非的轿车,额头上的鲜血蜿蜒而下,将眼

前的景象映得一片赤红。

******

痛。

这是云奚恢复知觉后的第一个感觉,他缓缓地睁开眼,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疼,就连嗓子也是干涩得发疼,尤其是身后某个部位,如同撕裂一般火辣辣的疼。

撕裂……云奚猛然瞪大眼,如果他没有记错,自己应该是死了的,胃癌晚期,吐了那么多血,又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可是,身上的疼痛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自己还或者,耳边还有清浅的呼吸声。云奚僵硬地转过头,自己闭上眼都能描摹出的面容就在自己眼前,韩烨修,自己爱了六年的男人此刻就躺在自己身旁沉沉的睡着。

云奚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疼痛告诉他眼前的这一切都不是幻觉,更加不是做梦,可是,这不是幻觉,那又是什么?

收回目光,云奚打量着这间他再熟悉不过的房间,米黄色的壁纸,浅咖色的窗帘,华丽的水晶灯,40寸液晶电视,黑色的挂钟。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知他回到了当初和韩烨修居住的房间。

此刻挂钟上的时针和分针都指到了六,云奚侧过头,毫无意外的看到了床头柜上的黑色手机。云奚迅速伸手拿过手机,手臂的酸软无力险些让他把手机摔在地上。将手机举到眼前,云奚不由得再次瞪大眼。这部手机是他四年前用的手机,仅仅用了半年便被韩烨修换掉了,说是这部手机已经过时了,很多功能都没有。

压下心底的惊恐,云奚熟练地输入密码,屏幕上显示的日期再次让他震惊,他愣愣地看着显示着

四年前的年份,手机上的日期以及身上滚烫的温度在提醒着他四年前的这一天在他身上发生的事。

四年前的昨天,应酬回来的韩烨修第一次不顾他的意愿强要了他,也是第一次打他。那时候他们刚刚相恋两年,也并非是他不愿意让韩烨修碰,而是这天他正好发着高烧,全身酸软无力,只想捂着被子好好睡一觉。

当他听到开门声时,他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为韩烨修端了杯水,酒气熏天的韩烨修倒在沙发上理所当然的享受着他的服侍。

“烨修,怎么喝这么多?”

“你别管,”韩烨修一手挥掉云奚手上的杯子将他拉入怀中,“脱衣服。”

云奚撑着韩烨修的胸膛试图站起身,“烨修,别闹了,我扶你进去休息。”

“不去,脱衣服,快点!”韩烨修不耐烦地催促着,温热的酒气扑洒在云奚脸庞。

“乖,别闹,咱们进去休息可以吗?”

韩烨修一把抓住云奚的衣领一字一顿道:“我说,脱、衣、服!”

被韩烨修冰冷的眼神刺得一怔,云奚愣愣地看着韩烨修,“烨修,你怎么了?”

“我要你。”

云奚微微蹙起眉头,此刻身体的状况提示着他根本承受不了欢爱,更何况他不想将病传染给韩烨修。于是云奚轻轻推拒着韩烨修,“烨修,今天不可以,我不舒服。”

韩烨修微微眯眼,“你说什么?”

“我说今天不……啊……”

韩烨修一脚将云奚踹倒在地,随后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云奚,“你居然敢拒绝我?”

撑起身捂着腹部,云奚呆呆地看着韩烨修,“你打我?”

“打你又如何?”韩烨修再次抬脚踹倒云奚,“那帮老不死的拒绝我也就罢了,连你都拒绝我,你们都给我去死!”

雨点般的拳脚不断落在身上,原本就酸软无力的身体让云奚更加反抗不了,只能弓着身默默地承受着韩烨修的殴打。

就在云奚感觉自己即将昏死过去时,韩烨修终于停止了殴打从地上拽起云奚将他抗在肩上走进房间扔在床上,紧接着欺身而下。

云奚一脸惊恐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韩烨修,“烨修,你要做什……”

“闭嘴!”韩烨修一拳挥在云奚脸上冷着脸撕掉了他身上的衣服。

一阵又一阵的晕眩冲击着云奚的大脑,等他好不容易有些清醒时,撕裂般的疼痛不由得让他惨叫出声。那一夜,他直接被韩烨修做得昏死过去,没有前戏,没有润滑,也没有韩烨修的温柔……

云奚自嘲一笑,这算什么?明明已经死去的他竟然会重生在四年前,还是经历了那个噩梦的第二天清晨,他应该感谢老天没有让他再一次体会到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吗?不,就算有,他也早已经痛到麻木了。

云奚再次偏头看向沉睡中的韩烨修,即使是睡着,他的眉头依旧紧紧皱着,但是此刻云奚的心境却出奇的平静,那段刻骨铭心的爱在他死去的那一刻他便选择了放下。云奚轻轻闭上眼,嘴角微微勾着,他想,他应该是要感谢老天的,谢谢老天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这一次,他不会再爱韩烨修了,他要远离这个人,永远。

第3章

韩烨修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只是他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有些过时的铃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习惯性地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电话按下了接听,显得有些焦急的女声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韩总,还有十分钟就要开会了,股东们也差不多要到齐了,请问您现在在哪?”

显然没有四年后成熟稳重的秘书的声音让韩烨修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我不记得今天有安排股东会议。”

闻言对方显得更加焦急,“韩总,这次是您同两个股东发起的关于收购宇天电子的会议,您忘了么?”

“宇天电子不是在四年前就已经……”意识到不对劲的韩烨修猛地坐起身,熟悉的房间,熟悉而又陌生的装饰。韩烨修愣愣地盯着正前方墙上的时钟,这个钟是当初他和云奚确定关系后见云奚喜欢特地买来送给他的,他还记得当时云奚有些抱怨说是送钟的意义不好,不想早早的离开他。可是最后云奚还是喜滋滋地将时钟挂在了正对着床的墙上。

不过,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钟在三年前他把云奚赶出去时便顺手扔了,为什么现在会完好

无损地挂在墙上,还有房间里的装饰,似乎要简陋一些。

“韩总,韩总您还在吗?”

不对,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记得自己明明去了云奚的住所,然后发现了倒在卫生间的云奚,最后他载着云奚赶去医院时发生了车祸。

车祸……韩烨修默默地感受着身上是否有伤,然而除了头有些疼,其余地方一点事都没有。韩烨修狠狠地皱起了眉头,他明明记得当时已经和那辆卡车撞上了,那种程度的撞击,就算不死也会受重伤,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韩总,请问您还在听电话吗?”

收回心神,韩烨修冷冷道:“你刚才说宇天电子收购会议?”

“是的韩总,请问您什么时候能到?”

不对,太不对了!宇天电子明明在四年前就被收购了,为了收购宇天电子,当初他还和几个老顽固斗智斗勇了一番,最后不仅成功收购了宇天,还收回了那群老顽固手里的一部分股份。
【双重生之逃离—尘世之殇】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