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头文字D同人]超速行驶—木笙

时间: 2014-05-03 18:43:24 分类: 今日好文

【[头文字D同人]超速行驶—木笙】


安逸,某交警队痞子交警一枚,在追逐某暴走族老大时不幸车祸死于货车之下。
当他重新睁眼的时候,却惊悚地发现自己成了一只软趴趴的婴儿。
当婴儿成为幼儿上了幼稚园,他遇上了还是少年版高桥凉介。
在无意之中,穿越的痞子交警掰弯了高桥凉介这位未来的飞车界明星,
于是,长大后的高桥凉介决定使劲掰歪安逸这个不安分的祸害!

安逸——小爷我讨厌暴走族!讨厌飞车手!
高乔凉介——没关系,你只要喜欢我就够了。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逸、高桥凉介 ┃ 配角:高桥启介、藤原拓海、各飞车手 ┃ 其它:头文字D、赛车、竞技

1楔子

深夜的山道上,一辆白色马自达Rx7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迎着夜风往山下疾驰,后面远远地缀着三两警车。四辆飞驰的车子,在蜿蜒曲折的山道上追逐着,车灯在漆黑的夜里划出一道道的光痕,引擎的轰鸣声和警笛声在寂静的山路上不断回响着。

安逸驾驶的警车打头跟着前面的马自达Rx7,速度几乎和那马自达Rx7一样,两辆车一直保持着百米左右的距离疾驰着。安逸车内的杯架上安置着的是他们交警大队的无线电对讲机,在山顶的上司的咆哮声,伴随着沙沙声不断地从里面传出。

“安逸,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反正你就得给我截下那辆马自达Rx7!”

“老大,那群暴走族不是大部分都被抓住了吗?这辆x7就算了吧,我们可以早点收工早点回去睡觉,大晚上的这么折腾,明天一定会有黑眼圈的。”安逸叼着烟哼哼唧唧地不满道。

“那x7是这群暴走族的Boss啊!我们忙了一个晚上就抓了这些小鱼小虾回去,你让我这交警大队的老大的老脸往哪搁啊!安小爷!”安逸的顶头上司在对讲机中愤怒地咆哮。

安逸的眼角抽了抽,看来自家上司被自己的死对头,隔壁缉毒大队队长成功缉拿西部贩毒头子的事件刺激得不轻啊!那风头都过去一星期了还没缓过劲来。

“老大,重点不是你的老脸啊!我们追的那Boss的马自达Rx7配有独特的涡轮增压双转子发动机,255匹的马力,你让小爷我这不到2oo匹马力的警车怎么追?插上翅膀飞吗?”

“插上翅膀?安爷这主意不错!”跟在安逸后边的章俊憋笑着插话道。

“闭嘴!”安逸和他上司同时吼道。吼完后,安逸的上司嗤笑一声继续道,“安逸,我们警车的马力虽然不如那x7,但凭你的技术,跑下坡你会跑不过那x7?你不是自称我们警队开车技术最好的吗?给我上!干掉那傻逼x7!”

什么叫“给我上”啊?你当我安小爷是什么啊?

“身为交警,干不过暴走族,你下个月就不用做什么交警了,直接去暴走族做交换生,好好学习开车技术吧!”对讲机里安逸地顶头上次下了最后通牒。

安逸沉默,暴走族会接受一个交警做交换生吗?他家上司真有创意!

“安小爷加油!我们等着你凯旋归来!”

“安爷大展你的雄风吧!”

“安小爷,那傻逼x7就交给你了,我给你叫肯德基做宵夜。”

对讲机里队友们呼应着上司的命令乱哄哄地嚷着。

安逸吐出一口烟圈,把烟头按在机仓里掐灭,双手捏紧方向盘深深吸了口气,冲着对讲机说道:“小爷我今天就跟那傻逼x7拼了!”

语毕,安逸将油门踩到了底,全速冲了出去。

前面的x7其实还是有实力的,过弯时的漂移甩尾动作虽然不是完美,但还是很到位的。安逸一路马力全开,快到山脚的时候距离已经拉到不过5、6米远,可惜依旧没有追上那x7。眼看着那x7离开下坡的山道,冲上平坦的公路,安逸挫败地捶了一下方向盘。下坡的时候他能利用过弯和斜坡超越那x7的速度,但到了这平坦的公路上,马力的差距就完全显现了出来,要追上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无线电对讲机离开山道之后就超出了通信范围,安逸的手机也落在队长那里,他没办法报告情况。不过报告与否对安逸来说不是问题,现在这种情况他就算想追也是追不上了。正打算掉头回去,却见那x7并没有放开马力逃跑,反而放慢了速度,仿佛特意在等安逸追上去一般。这对安逸来说绝对是一种挑衅的行为。他安逸可以被上司逼着去追暴走族,可以被队友调笑着看热闹,但绝对不能容忍来自暴走族的挑衅!

你丫的暴走族老是超速违反交通规则,你丫的还敢挑衅身为交警的安小爷?反了不成?

于是安逸放弃了回去的打算,使劲踩下油门追了上去。

这已经是过了午夜的时间,路上的车辆三三两两的并不多,那x7也没开全速,让安逸轻而易举地贴在后面,完全不用担心跟丢。

两车风驰电掣地一路往西,没多久,前面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前面的x7完全不理会那红灯,唰地一下穿了过去,安逸紧随而上,当他的警车达到十字路口的中央的时候,右边的车窗突然射进一束灯光,还来不及反应,一辆货车就轰地撞翻了他警车。

在天旋地转中,安逸脑海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操!这货车绝对超速了!

安逸的意识从昏昏沉沉中醒来,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居然嘟着嘴准备亲他,他恼怒地抬手去挡那张凑近的脸,却惊悚地发现他使用的手是一双属于婴儿的手。

他安小爷被一辆货车撞成了一只奶娃娃?!

2chapter.01

高桥启介被一个噩梦惊醒后便怎么也睡不着了,他看了眼墙上的电子挂钟,时间显示am5:45。这个时候已经是八月中旬了,但离暑假结束还有几天的时间,这么早起床也没什么事可做的。高桥启介拉开房间落地窗的窗帘,看了一眼外面微亮的天色,最后还是决定起床洗漱。

洗漱完了之后,高桥启介感觉整个人精神不少,走出房间打算下楼,却看到隔壁自家大哥的房门虚掩着,从门缝微微透出些灯光。难道他大哥也这么早醒了?他记得他大哥的睡眠质量一向不错,失眠噩梦什么的极少发生。高桥启介走向楼梯口的脚步一顿,转身敲了敲他大哥高桥凉介的房门。

在得到高桥凉介的应声后,高桥启介推门进去,看到他大哥穿戴整齐地坐在电脑桌前,气色不错,不像是做噩梦或是失眠的样子。而且更诡异的是此刻高桥凉介坐在电脑前并不是在做功课,也不是在研究飞车技术,而是拿着一个相框静静地看着,脸上是明显的温柔和眷恋。

温柔和眷恋?!高桥启介惊悚了,他什么时候见过他哥哥露出过这样的表情,只有在面对某个混蛋时偶尔出现过,但自从安逸那个混蛋在三年前离开群马县去了东京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他大哥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高桥启介挪动了一下自己站立的位置,将目光移向高桥凉介手中相框上,这个角度没有反光的阻挠,相框中照片的内容也就清晰地看到了。看清照片内容后,高桥启介的惊悚平定了。那张照片是他和他大哥以及安逸那个混蛋幼年的合照,照片上他一脸嚣张地拽着安逸的衣领,安逸呲着牙很卑鄙地抓着他的头发,他大哥抱着安逸的腰极力往后扯,想要将他们拉开。

他大哥果然还是只会对那个没良心的小混蛋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不过,这张照片即使是他也觉得挺怀念的。那个时候,他大哥是国小五年生,他国小四年生,而跳了幼稚园的安逸比他小三岁却已经是国小二年生。那也是暑假的一天,安逸在他家玩,他母亲正好买了新的相机,于是就把在屋里享受空调的他们三人全喊到外面试相机。站位置的时候他和安逸发生了争执,两个人都想站在中间,于是开始混乱地掐架。他母亲只是一脸乐呵呵看着根本不插手阻止,只有他大哥一个人在那里手忙脚乱地劝架,然后在他拽住安逸衣领的瞬间,他大哥抱起安逸想要分开他们,只是安逸这个小混蛋非常之无耻,在他大哥抱起他后,在他失去身高优势的一瞬间,那小混蛋一伸手就将他的头发抓住了,那个时候他大哥正抱着安逸往后撤,他的头发差点没被安逸那小混蛋连根拔下来。而在那个瞬间,他母亲按下快门,将这个画面定格了下来。

这张照片可以说是他高桥二少爷人生耻辱的篇章,被洗出来后几乎全部被他毁掉了,只有他大哥保存的这张他没敢动。

不过他大哥一直以来也很顾忌他的感受,怕他看到这张照片膈应得慌,很少会把这张照片拿出来看的,今天他大哥有些不对劲。

“大哥……”高桥启介犹豫地喊了一声。

高桥凉介应了一声,将那张照片收回抽屉,转身微笑着看向高桥启介。

“怎么了?”高桥凉介问道。

看到高桥凉介的笑容,高桥启介怔了一下,不是说高桥凉介的笑容有多稀奇,但是像这样纯粹愉悦的笑却是不多见的。他们家是开医院的,他们两兄弟在别人眼里也是不折不扣的富家少爷,看似风光无限,但面对的压力也不小,他高桥启介还好一点,但身为长子的高桥凉介所要面对的各方面压力却是绝对不一般的,所以高桥凉介的笑一直是一种温文尔雅的礼仪,却很少是心情愉悦的表达。

大哥这么高兴是遇到什么天大的好事吗?

高桥启介从来不是藏得住话的人,他这么想着,也自然地问出来了。

“大哥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他今天要回来了。”

“哈?”高桥启介有些茫然地看着高桥凉介。

“安逸要回来了。他报考了群马大学,将来四年他会在群马县上学。他今天下午回群马县,我打算把他接到我们这里住。”

高桥启介明白了,难怪他大哥醒得那么早,难怪他大哥一大早就盯着那张照片发呆,难怪他大哥笑得那么高兴,难怪他会被噩梦惊醒……咦?最后一句不对吧?不!在高桥启介来说最后一句完全没什么问题,安逸对他来说绝对是噩梦般的存在,不说小时候他们之间的“宿怨”,就说安逸平时那个德行,高桥启介就是看着也会感到万分难受。

不过,三年后的今天听到安逸要回来,而且很有可能和他住在一个屋檐下,高桥启介不仅没觉得难受,反而是松了口气,长期以来的愧疚感也有所淡去。是的,愧疚,他对安逸是愧疚的,三年前要不是他年少轻狂自以为是地一头扎进那个堕落的世界,安逸就不会因为他而在国中三年的时候被开除,离开群马县去东京上高中。虽然那小子走的的时候还笑嘻嘻地说,小爷的老子在东京可是东京警视厅搜查一课暴力犯罪三系的头头,小爷去东京绝对比在群马这里混得有出息,但他依旧放不下这份愧疚。

三年前的事,让高桥启介觉得愧疚还有他大哥高桥凉介。他大哥因为对安逸的感情纠结了两年,最后终于确定了方向,但他大哥还没来得及把那份隐秘的心情告诉安逸,他却一手将安逸从他大哥的世界里剥离了,那个时候他大哥虽然没说他什么,但整个人仿佛蒙上了一层灰色,失去了光亮的生机。是的,东京和群马的距离并不是天涯海角,要去看人的话不难,这三年来高桥凉介也没少去东京,只是安逸这个人不放在眼皮底下看牢了,那是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是意外。安逸又是十五六岁这样情窦初开的年龄,加上他对女孩子也很有一套的样子,过几年等他大哥高桥凉介完成学业自由的时候,那混蛋说不定连孩子都有了。

现在安逸终于回来了,而且在这离开的三年里,他也没听说过那小子交什么女朋友,他大哥还是有机会的。抱着这样的想法,下午高桥启介和他大哥一起去车站接安逸的时候,他坐在他大哥Fc的助手席上,透过挡风玻璃看到安逸的时候,心底难得地闪过一丝愉悦。

毕竟还是夏天,就算是下午3点的时候,太阳也不见得小。安逸躲车站附近的一片树荫下,坐在竖立的行李箱上面,一条腿伸着,一条腿曲起支撑身体的平衡,在浅蓝色的牛仔裤的包裹下,那随性地舒展着的两条腿显得修长而性感。上身穿着式样简洁的T恤短袖,裸|露在空气中的双臂放在身后撑在行李箱的边角上。安逸的脸比起三年前长开了很多,原本因为婴儿肥看起来圆润的脸型已经出现棱角,俊秀中带着一丝青涩。他微仰着头,树荫间斑驳的光点洒在身上,让他整个人感觉像一个懵懂的纯洁少年。

跟着高桥凉介一起走过去的时候,高桥启介不禁有些恍然,这个人真的是三年前闯进他率领的暴走族和一群道上的人火拼战局的安逸么?真的是那个自己被揍得鼻青脸肿还是把他拎出来的安逸么?真的是斜着眼痞子味十足地嘲笑他“少年,有你这么给自家医院做贡献的吗?真是蠢透了!”的那个安逸么?

三年不见竟然变化那么大……

在高桥凉介推了一下他后,高桥启介不自觉地用友好的语气招呼道:“安逸,好久不见。”

安逸伸了伸懒腰,斜眼看向高桥启介,挑了挑眉头,说道:“你还活着啊!高桥弟弟。”

高桥启介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他错了,而且错得离谱,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是至理名言啊!他怎么会吃错药地以为安逸改邪归正了呢?

“什么高桥弟弟?你比我要小三岁呢!臭小子!”高桥启介咬牙切齿,他这三年来怎么会对这个人渣抱有愧疚呢?对这种人完全不需要愧疚啊!去他妈见鬼的愧疚感!他家大哥喜欢这种人真的没问题么?他要不要现在就打包把这家伙快递回东京?

3chapter.02

看着高桥启介额头的青筋压抑不住地跳动的样子,安逸愉悦地勾了勾唇,来群马这一路上因为天气的闷热带来的烦躁也一扫而空,果然快乐还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的。

高桥启介瞪着安逸,安逸斜着眼与他对视,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撞,发出噼里啪啦的电光火星,完全陷入宿敌见面,分外眼红的状态。

“启介,别闹事。”高桥凉介拍了拍高桥启介的肩,淡淡说了一句,走过去一手帮安逸拎了行李,一手极为自然地揽上安逸的肩膀,往停在不远处他的Fc走去。

看着自家大哥和安逸相携离去的背影,高桥启介心碎了。什么叫“启介,别闹事”?闹事的到底是谁啊?明明是安逸那混蛋先挑事的吧?他开始明明想要和那个混蛋好好相处的,结果这混蛋不给面子也就算了,还嚣张地出言挑衅!最后在他大哥眼里错的还是他!不带这么偏袒的啊!我才是你的弟弟啊!还是同父同母的亲弟弟!不是外面捡来的啊!

“启介,你还在发什么呆?回去了。”听到高桥凉介的召唤,高桥启介愤愤地抹了把脸,匆匆跑了过去。

跑到高桥凉介的Fc边,高桥启介自觉地往后座走去,准备把驾驶坐边的助手席让给安逸,却不想安逸先他一步钻进了后座。高桥启介静默了一会,抬头看向正一手放在驾驶坐车门拉手上的高桥凉介。高桥凉介手上的动作顿了顿,转眸对上高桥启介的视线。

“启介,你来开车。”

平时他怎么求都求不来的Fc,现在就这么轻描淡写地交给他驾驶了?高桥启介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看到自家大哥已经毫不犹豫地坐进了后座。高桥启介嘴角抽搐了一下,在心底呐喊,大哥,你不要端着一本正经的表情做这种幼稚的事情啊!还有,你这也表现得太明显了,一点也不像你平时那种不动声色的行事风范啊!

看到高桥凉介坐进后座之后,安逸一愣,随后身体不情不愿地往一边挪了挪,给高桥凉介让出位置。高桥凉介微微勾了勾唇角,挨着他优雅地坐下。安逸翻了个白眼,身体一歪,瘫倒在一边,右手支拳,撑在车窗边上,双腿交叠在一起,整个坐姿乱七八糟得惨不忍睹,霎时,与身边的高桥凉介形成鲜明的对比。

安逸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高桥凉介聊着,小眼神上上下下不断打量着他。安逸其实是不待见高桥凉介的,比起和高桥凉介和平地站在一起,他宁可和高桥启介站在一起互掐。高桥凉介长相俊逸,体态修长,气质温润中带着一丝淡漠,刚才走在他身边,他发现高桥凉介现在居然比他高出半个头!这样的高桥凉介完全是迷惑万千无知少女的大杀器,走在他身边男性尊严全都得碎成渣!高桥启介虽然也长得招蜂引蝶的,但是那家伙是单细胞动物,安小爷觉得以自己的智商,完全能力把那些冲着高桥启介去小蜜蜂小蝴蝶变成他的小蜜蜂小蝴蝶。

安小爷妒忌高桥凉介的异性缘,从小时候开始就是,在他还是国小三年生的时候就发生了一件由妒忌引发的乌龙惨案。

安逸是6岁上的幼稚园,但他只读了三天就对那群鼻涕军团崩溃了,强烈要求母亲让他跳级。安小爷当时想,他怎么也是成年人的灵魂,把小学什么的跳过去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嘛!安小爷是成功跳到了国小一年级,但是在跳国小二年级的时候安小爷失败了,成为奶娃娃后的这六年他日语说得挺溜,但要他写就不行了,安小爷的跳级计划丧生在国小二年级的国语试卷上。所以在年龄上大安逸4岁的高桥凉介,在学校只比安逸高了3个年段。

安逸8岁的时候上国小三年级,12岁的高桥凉介正好国小六年级,11岁的高桥启介国小五年级,这是发生在那个时候的暑假的事情。安小爷勾搭了两个同班的小萝莉,特地前往高桥兄弟家显摆自己的“男性魅力”,然而意外就发生在措不及防的时候。那个时候的高桥凉介虽然只有12岁,但已经长得十分招女孩子喜欢了,安小爷勾搭的两只小萝莉在看到高桥凉介的瞬间就叛变了,全都跑去围着凉介少年转了。高桥启介当时介抱着苹果笑倒在沙发上,安小爷顿时怒气直线上窜,智商直线下降,噌地跑过去拦在高桥凉介和两只叛变小萝莉之间,捏着嗓子阴阳怪气道:“高桥哥哥是名草有主了,你们围着他转也是没有希望的!”

小萝莉甲大声道:“我不信!”

小萝莉乙文艺道:“真实的话语需要讲求证据。”

其实骗这些小屁孩的证据很好弄,在学校里他也见过的,那种叫他极为无语的证明方法,就是让两个小屁孩啵上一个就可以了,很简单的事情,可惜的是那时安小爷的周围找不出合适啵一下高桥凉介的人。

于是安逸轻咳了一声,说道:“他女朋友不在这里,她出远门了。”

小萝莉乙:“没关系,你现在去打电话,我们可以等她过来证明。”

安逸:“……”明明就是一个小屁孩,你不要不这么精明啊!

“安逸,你证明一个吧,我也想看呢!”高桥启介在一边煽风点火。

安小爷一咬牙,决定有条件就利用条件,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他决定自己上。猛然转身面对这高桥凉介,踮起脚尖,伸出胳膊揽住高桥凉介的脖子,凑上去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被安逸亲完的高桥凉介,白皙的脸上瞬间染上了薄红,看得两个小萝莉一愣,脸也跟着红了。

“怎么样?”安逸没有看到高桥凉介的异样,只见面前的两只小萝莉脸红了,以为计谋得逞了,得意洋洋道。

小萝莉甲:“你、你你你也是男生,怎么可以……”

小萝莉乙翻了翻眼皮:“爱情是不分年龄,身高,国界,性别和种类的!但是亲脸蛋又算得了什么,在国外,亲脸蛋可以算是一种正式的礼节!请你证明你爱他,先生。”

安小爷眼角抽搐了,但是他怎么能让自己输给一只毛都没长齐的小萝莉呢?他捏了捏拳头,再度亲上高桥凉介,这次目标是嘴唇。

当安逸拉开和高桥凉介的距离时,高桥凉介石化了,高桥启介手中的苹果吧唧一声掉在了地毯上,指着安逸大声嚷道:“你夺走了我大哥的初吻。”

小萝莉乙看了一眼安逸,拉起小萝莉甲的手,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了高桥家。

自那件初吻惨案发生后,安逸虽然依旧妒忌高桥凉介,但安逸就隐隐对高桥凉介采用了避让的态度。他是亲了一个小男孩的嘴,但那个男孩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加上他也是小屁孩一只,所以心理上完全没压力。只是高桥凉介被亲之后一副脑中枢死机的样子,让安逸觉得自己似乎欺负了他,所以自那之后他对高桥凉介定义道——高桥家大哥是一个严肃正经的人,就算嫉妒也不可以对他乱来。

“你在想什么?”高桥凉介问道。

安逸猛然回过神来,心虚地飘忽着目光,敷衍道:“没什么。”

“那么在你大学期间就和我们一起住,这件事你没意见吧?”

“我为什么要和你们一起住?我有住的地方啊!”安逸皱起了眉头。安逸是在群马县出生的,虽然在他国小六年级的时候父亲因为警视厅的提任去东京当警部了,三年前他被退学后又和他母亲去了东京,但他们家房子还在这里,所以他这次报考群马大学他的父亲才没那么反对。

“你应该知道我也是群马大学的,你新入学有什么困难我都可以尽快帮到你,上下学你也不需要去挤公交。”高桥凉介有条不紊地列出住高桥宅的好处。

“说得有点道理……但你不是快毕业了吗?”

“毕业了我也可以开车接送你上下学。”高桥凉介说得意味深长。

安逸还在歪着脑袋考虑,前面的高桥启介插嘴了,“你家都好几年没人住了,你现在回去也就你一个人住,没人给你做饭,你打算天天在外面吃吗?”
【[头文字D同人]超速行驶—木笙】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