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重生之纨绔的逆袭—夜风起

时间: 2015-09-02 05:09:57 分类: 今日好文

【重生之纨绔的逆袭—夜风起】


这世界上大概找不到几个比周亦凡更倒霉的人,前脚他刚被他爸踢出门,后脚他爸就紧接着过世。
众人都说是他害死了他爸,使得他这几年有家不能回,过的再落魄不过。
“周亦凡,其实我和你们老周家没有任何关系。”

临死前周楚寻的这句话,使得周亦凡将自己所有手指的指甲生生折断在面前的那块水泥地上。
大概是老天看他可怜,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
就在周亦凡踌躇满志的准备复仇时,他发现自己好像是被某个**盯上了……


跳坑须知
1 此文主受。
2 攻很没下限,为了得到受,什么下作的事他都做得出来。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亦凡周云锦 ┃ 配角:柯振宇 ┃ 其它:妖孽,直男,欢喜冤家

☆、第1章 鸠占鹊巢

  七月的临城大概是整年中最热的时候。
  周亦凡捧着一个盒饭蹲在老林的身边,看着水泥地上蒸发升腾的热气,袅袅绕绕,最终变成具体的样子霸占的眼前的整个世界都是。
  饭菜味道不是很好,但不吃就会挨饿,这么想了以后,周亦凡强迫自己将它们一点一点的吞下。
  所以说贫穷什么的,原来真的就只是一个习惯的过程。
  正午的洗车行没什么生意,眼见门口突然驶进一部白色的宝马,蹲在院子里吃饭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以后等到他们认出那是自家老板的车,几个人又都在脸上挂上一抹殷勤备至的笑容起身。
  洗车行的老板姓陈,四十多岁,已经秃顶,听说手上很多的生意,再加上这个洗车行位于偏僻的城郊,因此他只在发工资或者每月例行的聚餐露一下脸。
  神龙见首不见尾,周亦凡来这里已经两个多月,但他至今没有记住老板的长相。
  片刻的时间后,收银过来叫人,像往常那般,叫到名字的人就去老板那里领工资。
  今天第一个被叫到名字的是周亦凡,快速的吃完盒饭里的那点饭菜,周亦凡抹嘴走向收银室。
  “明天你不用过来了。”
  刚接过那十几张百元大钞,老板就头也不抬的同周亦凡说了一句。
  “为什么?我犯了什么错吗?”
  周亦凡的声音透着小心,这几年的时间,他才开始的飞扬跋扈到现在的小心翼翼,吃了太多苦,性格也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如今的样子。
  “有人说,我再雇佣你,他会让我所有的生意都做不下去。”
  老板的声音依旧没什么起伏,也没有抬头,听见旁边传来的脚步声,周亦凡只是安静的退让到一边。
  其实一早就应该察觉到,这几年的时间,周楚寻不是一直这样对他的?
  只是那件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还要将自己逼到怎样的一种地步?
  头顶的太阳彪形大汉般立在那里,阴影投射在眼前视野所能触及的所有地方,但他身上散发的温度……
  周亦凡想起古代的炮烙之刑,呲一声,就能让人去掉一层皮。
  当然,这天的温度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夸张,只是热,热的有些过分而已。
  蹲在蓝宇的门口等了近两个小时,等到周亦凡的身边聚起一地的烟蒂,他看见姗姗从蓝宇大门走出来的周楚寻。
  戴一副遮住他半张脸的□□镜,一身昂贵且精致的打扮,后面跟着五六个助理秘书打扮的人,声势浩大,也比他公司里的任何一个艺人都表现的更大牌。
  周亦凡起身,眯着眼睛打量马路对面被人环绕着的周楚寻,想着当年如果没有出那件事,那说不定他今天也会变成这个死样子。
  甚至比周楚寻过犹不及。
  迎着毒辣的阳光,周亦凡叫了一声周楚寻,以后他以极快的速度冲过去狠狠一拳砸在他的脸上。
  身材一向有些单薄的周楚寻没有任何的防备,被周亦凡这么打了一下,他几乎就要站立不稳的倒在一边。
  周亦凡见状还想补上一脚,只是周楚寻的身边跟着两个保镖,在微愣了一下后,他们快速的将又高又瘦的周亦凡摁倒在了地上。
  手被反剪,看起来就像一个十恶不赦又可怜兮兮的罪犯。
  “周亦凡,你胆子不小,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蓝宇的办公大楼位于闹市区,见周围围了不少人,周楚寻的声音被他刻意压低,但语气极冷极狠,等到周亦凡抬头,他又不由得咧嘴笑开。
  自己的手上戴了一枚骷髅形的戒指,刚刚那拳挥过去,周楚寻娘气十足的一张脸就被他化开了一道口子。
  伤口位于他的左侧脸颊,食指长短,此刻正不断的落下刺目且殷红的血液,滴落在他灰色的衬衣上。
  听到他的笑声,周楚寻的两个保镖立刻朝他后背踢了下来,脚上穿着皮鞋,刚在烈日下暴晒了两个小时的周亦凡几乎就要被他们当场踢昏过去。
  狠吸了两口气,周亦凡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周楚寻,说:“还没够吗?周楚寻,快五年了,就算当年我气死我爸,但他是我爸,不管我对他做过什么,那都是我们两父子间的事,你呢?你凭什么?你不过是他捡回来的一个孩子,或者说好听点,你可能是他的私生子,但那终究上不得台面,这几年的时间,你继承了他的遗产,他的公司,过上了原本该属于我的生活,我不是什么都没跟你争?还是说,你非得要把我逼死你才甘心?”
  周楚寻是临城的名人,有钱有势,又极好面子,早在周亦凡说出你是他捡回的孩子时,他的脸色就已经变得惨白,可惜身边的那两个保镖没什么眼见力,眼见自家老板被人围着指指点点,他们也只是愣愣的听着。
  又或者,可能是因为刚刚周亦凡说的话太过劲爆,他们也被惊呆了。
  “傻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狠狠的打!”
  “哎哟!蓝宇的老板要打死人了!光天化日之下,他要让人打死他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好一个人独占周家的家产!”
  周亦凡此行的目的不过是想当着众人的面挑明两人间的关系,好让他稍微忌惮一些,眼见身边的那两个保镖就要依照周楚寻身边那些跟班的意思朝自己动手,他立刻滚在地上耍赖。
  这几年的时间他混迹社会的底层,为了活命,尊严一类的事他早就顾不上。
  见围观的人开始指着自己窃窃私语,周楚寻忙叫了一声:“住手。”
  “周亦凡,当年爸爸哪点对不起你?!将你捧在手心,凡事容忍你,你呢?除了惹是生非,将他气的卧床不起,你还为他做过什么?我要是你,早找根绳子偷偷将自己勒死了,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说话间周楚寻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周亦凡,说:“周亦凡,如今你活的像条狗。”
  周亦凡起身的时候,周楚寻已经带着自己的那群人离开。
  眼见周围的那群人用一种鄙夷的眼光打量自己,周亦凡不在意的笑,想他确实活的像条狗。
  没了他爸爸周志立的庇护,他就什么都不是。
  想到周志立,周亦凡眼神黯然。
  只是他依旧想活着,像周志立曾经说过的那般,活的有理想,有尊严,要活的像个真正的人。
  但周楚寻不会让他如愿,几天后,等到周亦凡又在一家超市找到了新工作,他就在下午回家的时候被人一棍子敲昏在一条巷子里。
  醒来周亦凡才发现自己被人绑了手脚丢在一家废弃的仓库,身边几个彪形大汉,对面一张破旧的凳子上坐着衣冠楚楚左侧脸颊包了一块纱布的周楚寻。
  “周亦凡,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饶过你?”
  周亦凡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有些后悔自己没将那道伤口划得更深一些,冷笑了一声,他说:“我还真就没这么想过。”
  在周楚寻的示意下,身边的那群人开始对他进行第一轮的拳打脚踢。
  “挺有种的,周亦凡,还和你小时候一样……可惜,也一样让人厌恶!”
  近十分钟的时间,周亦凡都一声不吭的挨着,见他这样,周楚寻起身拿过倚在椅旁的那根棒球棍,脸上扬起一抹称得上肆意的笑容,将手中的棒球棍轻轻掂量了几下,说:“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说完他示意身边的几个人,说:“将他的手脚拉开。”
  铁质的棒球棍加上适当的力道,可以将自己手腕和脚踝的骨头敲碎,和着模糊的血肉,一声钝响后,周亦凡发出今晚第一声压抑的叫声。
  不想让周楚寻太过得意,因此他的嘴唇很快被他咬破出血。
  嘴里浓烈的血腥味,周亦凡意识恍惚,全身冒冷汗。
  但折磨还没有结束。
  第二声,第三声……连周围那几个身形魁梧的身份**的男人都不由自主的将头侧到一边。
  “老板……”
  也不知道谁在说话,声音透着胆怯。
  “怕什么?他现在一个亲人都没有,就算有,也没人愿意搭理他。”想了想,周楚寻又说:“烂命一条,放心,不会有人关心他的死活的。”
  两个人从小就不对盘,周亦凡记得周志立第一次将周楚寻领回家的时候,他就看这个死娘娘腔十分的不顺眼。
  耷拉着眼皮,喜欢不动声色的侧眼看人,看起来就一肚子的坏水。
  只是周亦凡的讨厌很单纯,除了视他为无物,他也没有对周楚寻做过什么很过分的事。
  剧烈的疼痛中,周亦凡看着眼前那块肮脏的水泥地,想周楚寻为什么会这么恨自己?
  是因为他气死了周志立?又或者他只是想独吞周家的那笔遗产?
  想到这里,周亦凡不明显的笑了一下,想着以周楚寻不显山露水的个性,他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破旧的仓库外落进一阵不太明亮的光线,片刻的时间后,周亦凡听见汽车熄火的声音。
  “还没好吗?”
  周亦凡抬头看了一眼,认出进门的那个人正好是周楚寻的姘头柯振宇。
  和自己差不多的出身和个性,但柯振宇不同于周亦凡,他做什么事都喜欢玩阴的。
  他和周楚寻凑在一起根本就是绝配,这么想了以后,周亦凡心里的那点期待也随之落空。
  “快好了。”
  回头的周楚寻大概又戴上了那层可以骗过所有人的面具,声音温和,就连脸上的笑容,可能也是那种恶心死人不偿命的甜腻。
  “死玻璃。”
  用尽全力说完这句话,周亦凡又被身边的人狠踢了几脚。
  周楚寻笑开,说:“你倒是嘴硬。”
  “快点。”
  厂房里不知道从哪里拉来的一根电线,上面吊一个光线刺目的灯泡,柯振宇半隐在门旁的一片阴影中。
  他的长相有些偏混血,虽然英俊深邃,但同时也会给人一种很阴郁的感觉。
  此时因为他所站的位置,周亦凡只觉得他像极了一个从阴间来的索命鬼。
  像看垃圾般看了地上的周亦凡一眼,柯振宇又没什么表情的看向周楚寻,说:“我在餐厅订了位置,时间快到了,我在外面等你。”
  周楚寻点头,又让所有人都出去以后,他才凑到周亦凡的身边,低声说:“周亦凡,我其实和你们老周家没什么关系,只可惜,你快死了,以后你什么都不能和我争了。”
  就是这样一句话,令周亦凡将自己所有手指的指甲生生折断在了面前的那块龟裂的水泥地上。
    


☆、第2章 前因

  迷迷糊糊的,周亦凡感觉到身上传来的疼痛,想起周楚寻拿着棒球棍朝自己砸过来的场景,他很突然的就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眼前自己住了二十多的房间,周亦凡看着床头曾经因为自己发脾气用台灯砸出来的一道凹槽,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自己不是死了吗?被周楚寻打断手脚丢在一间位于荒郊的厂房?
  或者他现在是在做梦?
  只是等到周亦凡想起自己临死前的场景时,他又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
  四天,四天的时间,炎热的天气加上自己动弹不得的身体,周亦凡想起聚集在自己身上啃噬的自己身体的那些蛇虫鼠蚁,突然就感觉到了一阵没来由的恶心。
  “卧槽!”
  正准备起身,他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上传来的疼痛。
  疼痛来的太过真实清晰,周亦凡愣愣的倒回床上,思绪越发有些混乱。
  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手,他不自觉的拿到嘴边狠咬了一口。
  也一样很痛……
  自己是重生了吗?
  怔愣中,他房间的房门被人推开了,见李叔提着一个药箱走进来,周亦凡声音有些嘶哑的叫了一声:“李叔。”
  周志立还没有发迹的时候,李叔就已经跟在他身边,听说当年因为周志立救过他一命,又加上他一直没有结婚,学历不够,因此渐渐的,他就变成了周家管家一类的存在。
  周亦凡的妈妈很早过世,再加上周志立平时的工作很忙,因此自小到大,周亦凡跟在他身边的时间最长。
  只是那时候周亦凡很不懂事,在他眼中,李叔不过是个佣人,对待他,周亦凡从来没有什么好脸色,直到以后周志立过世,周家所有的人都指责他害死周志立并与他断绝关系时,他才知道李叔对他有多好。
  就像一个慈父,即便自己的儿子很不成器,伤心之余,也还是忍不住要关心他。
  只是那时候因为周志立的死,自己内心的愧疚,使得平时嚣张过分的周亦凡在一夜之间悄无声息的将自己完全封闭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不配得到任何人的关心,即便那时候只有李叔一个人愿意对他好,他还是粗暴的将人赶走,并将他特意买给自己的东西一并扔了出去。
  李叔人老实,性格又木讷,时间长了以后,他就真的以为自己不待见他,因此渐渐地,他也同自己断绝了来往。
  死之前的那几年,周亦凡其实都在以一种赎罪的心态独自混迹在社会的最底层,并不断遭受周楚寻的各种非难。
  想到这里,周亦凡手上用劲,眼里透射出一种强烈的不甘和恨意。
  趴在床上回望自己的周亦凡眼神迷茫,似乎是透过自己看到了很远的地方,想着他刚被志立打过一顿,此时正难过,李叔忙走过去,有些担心的说:“怎么了?小凡,很痛?”
  已经很久没感受到别人的关心,见李叔已经坐在自己身边,并准备替自己擦药,周亦凡突然眼眶泛红。
  “小凡,先把衣服脱下来好不好?”
  “不用,我爸呢?”
  李叔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说:“还在书房。”
  听到他这么说了以后,周亦凡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和酸涩起身,说:“我现在过去看他。”
  “小凡……”
  周亦凡是临城最有名的纨绔,性格嚣张,不务正业,花钱大手大脚,也最喜欢惹是生非。
  而后像所有的纨绔那般,他有一个极度忙碌却一直很宠他的爸爸。
  一开始是愧疚,比如周亦凡及早失去他的母亲,自己又因为工作太忙对他疏于管教,因此就算周志立时常做了一副严肃的表情在脸上,但李博园知道,他只恨不得能将自己的这个儿子捧到天上去。
  想着这方面也有自己的原因,李叔叹一口气,以后等到他想起周亦凡平日里就很火爆的性格,他又刚被志立打了一顿……李叔忙担心的站起来,说:“小凡……你爸也挺累的……要不你明天早上再去看他?”
  他的心事都写在脸上,周亦凡无声的摇头,想最了解他的人大概就是自小看着他长大的李叔。
  和李叔猜的差不多,上一次自己刚醒过来,他就冲到周志立的面前口口声声要与他断绝父子关系。
  那几年的时间,周志立总跟在他后面收拾他留下的那个烂摊子,不是周亦凡把人打到住院,就是他自己受伤住院,最严重的一次,是上午周亦凡刚把一个人打到昏迷入院,晚上他就因为醉驾将一个下晚班回家的护士撞到几米远。
  见坐在沙发上的周亦凡还一脸不知悔改的与自己顶嘴,周志立当即就抽下自己的皮带将他狠抽了一顿。
  那次大概是他最生气也最难过的一次,将周亦凡抽昏过去以后,他又按照当时周亦凡的意思与他断绝了关系。
  虽然周亦凡很任性,但他也知道周志立有多爱自己。
  在周志立死后的几年,周亦凡总在不停的想,那天周志立之所以会同意他的要求将他赶出家里,也不过是想让他吃点苦,让他稍微长点心。
  只是谁都没想到他会这么仓促过世。
  周亦凡刚从家里没离开几天,周楚寻就带人找到他,说周志立因为脑溢血过世。
  这件事带给周亦凡太大的冲击,又加上周围那些人的指责,因此稀里糊涂的,他就默认了自己将周志立气死这件事。
  如今细想起来,周志立的死因很蹊跷,比如他过世的时候只有周楚寻在他身边,比如在周家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周楚寻就已经将他的尸体火化。
  但那时候众人都误以为周楚寻是周志立的私生子,再加上自己平日里的行为太过臭名昭著,因此在周楚寻有意无意的暗示下,众人都相信了自己将周志立气死这件事,甚至包括周亦凡本人。
  想起临死前周楚寻一脸得意的表情以及他同自己说的那些话,周亦凡更用力的将自己的指甲掐进手心,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克制住自己想冲动周楚寻的房间立刻将他揍死的冲动。
  一个人,内心到底要阴暗狠毒的什么样子,才能做出这种多伤天害理的事?
  先是在明知道自己与周志立毫无血缘关系,并且那人还无偿抚养自己这么多年的情况下将他害死,而后再以一副受害人的姿态栽赃嫁祸,鸠占鹊巢,将他的儿子也一并害死。
  所以归根结底,他其实就是为了独吞周家的那笔家产?
  想到这里,周亦凡冷笑出声。
  长时间骄纵的性格使得周亦凡的眉宇间不自觉的染上了一层戾气,此时见他瞪大眼睛,一副恨不得将谁宰了的模样,李叔更加担心的走近他,说:“小凡,你先冷静一下,你爸那样做也是为了你好。”
  知道是自己吓到了李叔,周亦凡逐渐平复下自己的情绪,说:“李叔,我这次是真的知道错了,我去找爸爸……也不过是想同他道歉。”
  说完这句,周亦凡忍着身上的抽痛出门。
  早在李叔同自己说话的时候,周亦凡已经感觉到周围不太正常的地方,太过真实,就好像自己还活着一般。
  重生或者这之后的一切都不过是他做过的一场梦,无论如何,只要时间继续,他就要做一切他想做的事。
  好好孝顺周志立以及李叔,然后将自己遭受的一切成百倍的付诸在周楚寻的身上。
  书房位于一楼,房门没有关,因此从门缝中,周亦凡可以看见正单手撑着自己的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周志立。
  他今年也不过五十多岁一点,可是两鬓已经斑白,想着是因为自己的问题他才这么苦恼,周亦凡的内心酸涩的更厉害。
  凭什么他要这样伤害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一个人?
  就因为他深爱着自己?
  想到这里,周亦凡忍不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人渣。
  不过还好,如今他最爱的这个人还活着,他还有机会做出补偿。
  透过门缝以一种无比眷念且小心翼翼的眼神看了周志立好一会儿,周亦凡才推门进去。
  “爸。”
  周亦凡原本想保持冷静,只是等到周志立抬头看向自己的那个瞬间,他喉头翻滚的厉害,在周志立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时,他已经冲过去抱着他痛哭出声。
  就好像这几年他所受的委屈磨难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出口。
  这个世界上毫无条件不断为他付出且最爱他的人,在他仓促过世后令他每时每刻都活在一种痛苦与悔意中的人。
  断断续续的,周亦凡说:“爸,对不起,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不再让你生气,也会成为让你骄傲的儿子。”
    


☆、第3章 猜想

  周亦凡的哭声太过放肆,给人一种他随时会哭昏过去的感觉。
  因为这天发生的事,再加上周亦凡刚刚的态度,因此周志立原本是很生气的,只是此时看见他儿子哭成这样,他反而有些受惊的将已经跪在地上的周亦凡扶住,说:“小凡,你怎么了?”
  周志立很了解周亦凡的性格,和他的嚣张任性成绝对成正比的是他的倔强,除了小时候极少数的几次,他就没在自己面前哭过,更别提是这样的哭法。
  “爸,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那样了。”
  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悔意和害怕,周志立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到他这么说了以后,他无声的叹口气,以后只是默默的顺着自己儿子的头发等他哭完。
  歇斯底里的哭声和断断续续的诉说直到近二十分钟后才算结束,周志立蹲在低着头还在不断抽泣的周亦凡的面前,说:“小凡,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爸爸,爸爸替你解决。”
  自己都把他气成这样了,他却可以在转瞬之间不计前嫌的掉头安慰自己。
【重生之纨绔的逆袭—夜风起】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