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宴會/宴会—apple6889(四)

时间: 2015-08-04 03:14:14 分类: 今日好文

【宴會/宴会—apple6889(四)】


  第 137 章

  宴会136翻外篇_____慵懒的决意10
  那一定是残酷的话吧?
  “他不想知道真相吗?他想知道吧?那,我告诉他真相吧!”
  13岁的男孩,橘子色的双眼淡定地对红色的头发的侍卫.弥汉殿下说。
  “如果无法解开的谜能让他停止悲伤的话,那么即使残酷也应该让他知道。知道后,其他的就看他自己怎么想了。因为……那个人是幸福的。他一定不希望有人还在为自己哭泣吧!”
  说,13岁的男孩.艾特金森.理奥一脸冷淡。
  推开征住的红色的头发侍卫.弥汉殿下,13岁的男孩已经『决定了』的走向32岁的男人.季尔伯斯.钟的方向。
  那是在艳丽的阳光中,终于停止了哭泣的32岁的男人后,那一脸沉默的时间里,发生的事。
  着急着、着急着。
  双手并拢手指抹掉泪水着,张开眼睛,眨眨眼,泪水黏在睫毛上。
  站起身,疑问地转头,看见了死追不舍的男孩,那张清秀脸孔上写着坚定的表情和那双直视他人的眼睛。
  下意识的,现年32岁的男人低下了头,别过了头,不想面对那对和那个人太过相似的眼神。
  「他死时是非常幸福的喔!」
  在走过身边的高大现年32岁的男人那擦身而过时,13岁的男孩淡定的说。
  听,脸孔已经没有了那时听到时被激怒的情势了,现在,是『成熟的男人』的现年32岁的男人,苦笑,开口:「是啊!在战场上死亡,对战士而言是『幸福』的。」
  呐呐地说着,声音已因为哭了好几个时晨而显得沙哑了。
  哭叫中的他没有注意到13岁的男孩被另一名侍卫给手抓走,他只是不停的哭而已。宣泄着那胸口的痛苦。
  人,一旦隐藏的秘密被人毫无预警的揭开,或许就像紧绷的弦般情绪整个崩溃了吧?!
  像个孩子样,不停止地哭泣着,直到声音沙哑了,直到眼睛疼痛了,直到累了为止。
  手抓,那抬起下巴望着看着他的13岁的男孩,摇头:「他活到了66岁喔!」
  「耶?」
  听,深深紫色眼瞳张大了。
  「他活到了66岁才安详死去的。死时有许多他的孩子孙子女们在身旁。」
  「……你……说什么?」
  转身,粗糙的渗血的那包着绷带的手抓住了13岁的男孩那细腕,浓眉紧蹙的现年32岁的男人,一脸认真地看着矮矮个子的13岁的男孩,说。
  「树木说,他被“被爱神.亚伯丁夏那充满神奇力量的羊皮纸给带走了。”。我问了他的事情。请树木们知道的跟我说那个人在哪儿?这里的树木不知道,但是远方的树木知道。很远很远地方的一群活了千百万年的树木们,那些被称为『神木』的树木们传来了告知的声音。它们说,那个人在闪电中被带到遥远遥远的过去时间里面了。那个人……他选择了『留下来』。」
  13岁的男孩,那望着惊讶的现年32岁的男人,眼睛直视的说着,说着,橘子色的双眼满是真诚,不带任何欺骗。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你知道这几年来,我找过多少个树师了?问过多少次“艾尔德.米薛鲁儿在哪里?”了吗?!」
  咬牙,说话的声音化为了咆哮,那看着13岁的男孩的深深紫色眼瞳,不受控制的落下了泪水来。
  「……那,要去看吗?」
  盯看着眼前那颤抖着身体的现年32岁的男人,看着那满是激动的情绪,13岁的男孩淡然地,开口说。
  「耶?什么?」
  不明白。
  「去神木那里,去看神木的记忆。我让你看吧!那个人,他在遥远的已成为历史的过去时间里过得非常幸福。如果那能让稍稍不再为他感到伤心的话……走吧!」
  说,直视疑问的橘子色的双眼,细细的手反抓住现年32岁的男人那粗糙的手,往前走,一付已经决定的模样前进。
  深深紫色眼瞳张大了!
  眼前的男孩和记忆中的男人影像重叠了。
  那擅自抓着年轻时的自己的手就打开医务室的门往外走的背影!
  “啪!”地,猛抽回手,现年32岁的男人手抓着那被13岁的男孩手抓住的手腕处,惊吓表情地看着那重叠一起的背影。
  男孩疑问的转头了。
  13岁的男孩那疑问的眼睛和表情和当时的艾尔德.米薛鲁儿那疑问转头望着他的表情、动作全一模一样地重叠在一起了。
  ─────明明就不是同样的脸孔!
  ─────明明就连头发眼睛的颜色都不同!
  ─────明明……
  但是,为什么却好像见到了那个人似的?!
  口,开:「怎么了?」
  一张和艾尔德.米薛鲁儿同样表情的脸孔,就连说话的语调都重叠了地显在深深紫色眼瞳那眼前。
  惊吓了,下意识地脚却步地后退了。
  看着,发抖的现年32岁的男人。橘子色的双眼,看着。
  「……不是想知道吗?那个人的去处?那就去看吧!」
  13岁的男孩,淡然的态度说。那是,『已经决定去了』的态度。
  想要移开视线,但是那紧盯着自己的橘子色的双眼,印照着害怕的自己模样──无法移开!
  「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你知道我这15年找了多少什么师的───」
  「就是这么简单!我说我会让你看的就会让你看,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你真烦!走了!你……是男人吧?!」
  皱眉,13岁的男孩显得不耐了,细细的手指往颤抖的男人手一抓就往前走了。
  惊讶!
  现年32岁的男人好震惊!
  “……别那么扭扭捏捏了,季尔伯斯。你……是男人吧!事情很简单啊!也只不过就是做和不做而已啊!既然那么犹豫,那干脆就直接做了不就得了吗?!杀章鱼有什么好怕的啊?!拜托喔!刀直接拿了砍了不就好了吗?!”
  生气又不耐的男孩说着,手抓起那动个不停的活章鱼,在尖叫害怕的季尔伯斯面前拿刀砍了章鱼。
  然后手交给季尔伯斯握住刀,一手抓着害怕的季尔伯斯那手去按住章鱼,艾尔德.米薛鲁儿那男孩(纯体型纯外表)是硬是让季尔伯斯杀了章鱼了;然后将整蒌活章鱼全丢给吓到冻结的季尔伯斯,说:“放心。我会在这里帮你看的。你只要用刀砍下去就行了。大不了我们今晚就吃章鱼烧就是了。哈哈哈……全部要处理完喔~”
  那戴着清纯少年面具的恶神“咯咯……”地邪恶地笑着啊!
  脑海中的记忆被触动着,播放。
  张大的深深紫色眼瞳印着那13岁的男孩的背影着。然后看到了一脸叹气的36岁的战士.弥汉殿下。
  转头,看着双手环抱胸前的弥汉殿下是跟着在后面走着。
  「弥汉?」
  季尔伯斯惊讶。
  摇头,「反正我请假了。也跟着去看看吧!总不能让这个树师带着你这个伤势还没好的家伙四处乱窜吧?!」
  苦笑地,弥汉殿下是“哎呀!”地跟着被13岁的男孩硬拖下楼的季尔伯斯走下楼着。
  『啊……那一定是爱神.亚伯丁夏的玩笑话。』
  「啊……那一定是爱神.亚伯丁夏的玩笑话。」
  听着疾走的13岁的男孩那随口溢出的话。被后头拉拖着走的现年32岁的男人再次震惊地表情了。
  那总是喜欢随口哼唱小调的男孩,那总是不搭嘎的声音,那总是唱着“啊……那一定是爱神.亚伯丁夏的玩笑话。”!
  跟着树声歌唱着,此刻,疾走的13岁的男孩显得愉悦。
  『啊……祂总是胡闹地数着手中的皮纸卷子,然后胡闹般地写上了你和我的名字。』
  「啊……祂总是胡闹地数着手中的皮纸卷子,然后胡闹般地写上了你和我的名字。」
  于是当我和你的名字被写在一起的那时候,我一看见你就莫名地想亲吻你那看惯的嘴巴。
  啊……爱神.亚伯丁夏的玩笑话总是来的太快又去得太快。
  当我抓着你挣扎的脸颊,想要亲吻你的嘴巴时,啊……爱神.亚伯丁夏却又点起了火将写着你和我名字的皮纸卷子给烧了。
  啊……祂就是这样的胡闹来着。
  于是我放开了你,不想再亲吻你的嘴巴了。
  啊……爱神.亚伯丁夏的玩笑话。
  啊……祂总是捉弄着你和我和他。
  啊……爱神.亚伯丁夏的玩笑话。
  啊……祂总是胡闹地数着手中的皮纸卷子,然后胡闹般地写上了你和我的名字。
  于是当我和你的名字被写在一起的那时候,我一看见你就莫名地想亲吻你那看惯的嘴巴。
  跟着节拍,让脑袋放空。
  跟着节拍走吧!
  因为想这样做,所以就这样做。
  啊……爱神.亚伯丁夏的玩笑话,祂总是这样说着。那是个玩笑话。
  啊……爱神.亚伯丁夏的玩笑话,祂总是这样说着。那是个玩笑话。
  可是啊!为什么当爱神.亚伯丁夏烧掉了写着你和我的名字的那张皮纸卷子后,不想亲吻你嘴巴的我却看见你就心跳个不停呢?
  谁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来着?
  我一看见你,就心跳个不停啊!
  我一看见你,就心跳个不停啊!
  我一看见你,就心跳个不停啊!
  听着听着,后头走的石师.看见过去事物的人,弥汉殿下,36岁的战士也扯开嘴笑着跟着唱和了。
  惊讶的季尔伯斯被拉着走下楼着,转头看着许久未见的36岁的战士那曾经的笑容着,惊讶。
  被拉上马车,36岁的战士是跳上马车,在唱和中,看着那拉起缰绳驾马前进的13岁的男孩。
  13岁的男孩心情非常的好!
  ─────只有硬被拉上马车的现年32岁的男人.季尔伯斯心情不好!
  在终于出了黑城城门后,现年32岁的男人.季尔伯斯看向了那驾车前进的愉悦男孩。
  然后发现了13岁的男孩驾车往岐岖森林去。
  「喂?!那里没有路啊!」
  现年32岁的男人惊叫!
  总是被告知着,黑城外的东边森林是不能进去的森林。
  因为会被恶作剧的神只给带走,去到恐怖的地方。
  「放心吧!『迷路森林』对我来说只是『捷径』。当然了,你是绝对会迷路的。」
  ─────没错!只有『树师』和某些特别的什么师才能安然无恙地进去又出来。
  像波欧.摩根的爷爷就是。那位鸟师可以自由出入地在『迷路森林』里面采满了奇异的水果和药物,然后在森林鸟儿的指引下安然离开。
  然而,像身边的『石师』就很凄惨了。
  事实上,现在脸孔一付无表情的英勇36岁的战士,曾经在『迷路森林』待了5年时间。他最后靠着来采药的树师给救出去了。
  小孩子,爱玩咩~
  叫他不要去,偏偏要去。
  因为是任性自己故意要进去的,所以老一辈的树师和什么师的都拒绝救援,让那5岁的孩子自己靠着自己查看石头记忆的能力,在那片险象环生的『迷路森林』中活下去。
  ────当然,那些师都知道在『迷路森林』里那哭泣孩子的情况;最后是一名年轻树师在不知道那是给孩子的惩罚下,进去采药时以为是误入而迷路的孩子而将他带出来的。
  不然,真的不知道会被关多久呢?!
  闭紧了嘴巴,36岁的战士是手紧张地抓住了马车木围板,然后看着马车冲进了『迷路森林』。
  ───他的恶梦。
  没错啊!就是那样子。全力前进。
  ────只要前进就好。
  手捧起了水,张口喝着,一双眼睛看着这潺潺流水小溪着,那身上满是脏污的男孩看着陌生森林四周,然后接受了身处异地的事实。
  听到舔水喝水的声音,一双眼睛转头,就看着低头喝着水的威威.达芬,惊讶的脸孔然后露出了笑容。
  手摸摸那解渴的小猫头,起身,艾尔德.米薛鲁儿脱掉了身上染满脏污与血迹的衣服,手沾湿着衣袍清洗着,然后也舀水清洗着脸、头发、四肢、身体。
  现在究竟怎么样了?那些沙场上的同袍们?
  他记得看到了跟他一起往前冲的同伴中有人被雷电给打到了,一个心急脱下身上的满血战袍盖住对方,然后一阵电流窜过全身的他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双手紧抱住了绑在胸前的威威.达芬,然后就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
  当他再次醒来,已经躺在那一片的绿野中了。
  他以为是梦,于是又闭眼睡着了。
  一直到肚子饿到咕噜咕噜叫个不停,然后听到“啪啪啪!”声音和水溅声音觉得奇怪张眼,就看威威.达芬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看着她抓来的几尾活鱼在面前跳着。
  于是他起身,拿了身上的长刀当竹竿,升火烤鱼了。
  威威.达芬很安静地等待着鱼烤好。
  然后他俩一起吃着鱼了。
  就这样,果腹后,他开始大喊:「有人在吗?」
  声音,回荡在广大的森林里。
  只是回荡。
  于是他熄灭了火种,抱起了威威.达芬,背起了装着火种、火石、乾果等的包包,开始了探险之旅。
  杀了一只野牛,吃着。
  2个大男人、一个13岁的男孩在通往那神木群的捷径路途上。在那『迷路森林』中。烤肉吃着。
  飞下来的鸟儿跟着分杯羹地吃食着。
  「今晚我们就在山洞睡吧!晚上的森林,树木们说不好走。」
  说,收拾着东西放上马车上的13岁的男孩,开始趁着天还未全黑时走去森林采药草和果实、香料。
  2个男人,眼睛看着消失在大大的树林中的13岁的男孩,沉默地吃着牛肉。
  「……真像他呢!行事作风真的超像的。」
  久,咬嚼着肉块的弥汉殿下打破沉默说。
  「人家是『王子』!还是个『树师』!本来就会比较早熟,跟那个披着少年脸皮的超龄男人根本就完全不一样!」
  皱眉头地,生气的现年32岁的男人恨恨地反驳说。
  看,橘色的眼睛望着显然烦燥的季尔伯斯.钟,然后苦笑:「……是啊!到底是王族。气势和贵族是不一样的……不过,其实我觉得混血贵族和王族是很相似的存在呢!」
  一听,季尔伯斯.钟是狠眼瞪视了。
  ────他不喜欢那种说法。
  虽然,和混血贵族相处过后的确给承认,弥汉殿下说的确是不假。
  只是,还是有些不同的。
  「好啦!在这里,我这个『石师』是没啥用处的。只能等小鬼回来了。」
  吃完,背一靠,打哈欠的弥汉殿下说。
  「……你以前经过那种地方吗?」
  久,季尔伯斯.钟看着弥汉殿下,好奇问。
  摇头,爽快地:「没有。」
  「『迷路森林』……」
  「树师有树木的指引,所以去哪都没问题啊!『石师』就不行了。我听说力量很强的树师看到的树木和一般人看到的树木是不同模样的。很显然小鬼是属于很强力量的那种喔!听他说啊……树木很喜欢唱歌跳舞呢!我认识的树师中,截至目前为止,他应该是力量最强的一个了。」
  「……还有分等级啊?」
  「有啊!听说石师里面也有分等级……也许那孩子说的是真的。」
  「咦?你相信?」
  「该……怎么说呢?你知道雅尔达.怀拉吧?」
  「那个南领一带的占梦人?听说他可以看到对方的未来?」
  「嗯嗯。」点头,弥汉殿下手拿着树枝翻着火堆:「后来我听说了,那家伙见过艾尔德的未来。听说看到的未来是很幸福的未来。描述的内容和小鬼说的差不多。可是那是15年前的事了。找不到人,雅尔达.怀拉他的能力是像我这样要看到本人才能看到对方的未来……所以他没办法用他的能力找人。但是……听说雅尔达.怀拉看到的未来都是真的会发生的未来。当时艾尔德失踪后,找不到他时,听说雅尔达.怀拉还小小的高兴呢!他还以为自己的能力有误。但是后来他之前看到的人都像他看到的未来那样子出事了。一模一样的死法。」
  头一次听说,季尔伯斯.钟张大了眼睛。
  看,笑,摇头着:「……因为真的不知道艾尔德去了哪里了。我后来在假期时去他成长的地方看了。看艾尔德是怎么样成长的……你知道吗?他其实童年的时候常笑的。是很天真的那种笑法……人会随着所处环境而改变的。他……是对人感到绝望了吧?!感觉是那样子的。15岁就祈求神明结束他的生命了……很难想像吧?」
  看着那惊讶的脸孔,弥汉殿下苦笑地说出自己用能力看到的艾尔德的过去成长历程。
  「为……为什么啊?!那……」
  「因为失望啊!因为太过纯真了……所以容不下一点背叛。小孩子啊……一旦受到伤害了,心灵上的伤害很难弥补啊!波欧.摩根不就是这样吗?他虽然老是摆着笑脸……可是根本不是发自内心的在笑啊!梅尧的死,带给他太大的伤害了。感觉上……现在的波欧.摩根像是15年前的艾尔德。2个人,都在等待着自己的死期到来。不过,艾尔德是觉得活着太无聊、太累了,不想再活下去了;波欧.摩根则是想死去好去找梅尧。2个人期待的死亡还是不同的。」
  听着,浓眉纠结了,沉默地,现年32岁的男人低下了头。
  「所以,小鬼做了决断了。」
  听弥汉殿下的话,疑问的现年32岁的男人抬头看向他。
  一笑,弥汉殿下笑得虐了。
  「……因为,你没办法给波欧.摩根真正的幸福啊!」
  听,季尔伯斯.钟神色黯然了,点头,微笑:「是啊!」
  ……那样子,只是互相依偎着……根本不是什么『幸福』……
  断食着,只是想要从波欧.摩根身上找寻到那一点点那个人存在的身影,存在的记忆。
  「……小鬼希望你幸福呢!」
  「咦?」
  「啊……在你哭的凶时,我找他去问话了。很生气呢!他说要把真相告诉你。说或许你知道艾尔德在某个很遥远的过去是生活幸福的话,或许你就不会这么难过伤心了……真的跟艾尔德好像啊!有种无私的感觉吧?!虽然对人感到绝望了,但是帮助他人到底还是艾尔德的本性啊!想着要怎么样改善宿舍生的生活着……呼……哼……呵呵……明明是很麻烦的事情啊!可是却很用心在做着。没人要他那样做,只是他想要那样做而已。小鬼和他很像啊!明明就不关他的事,却很用心的在为你着想的,不是吗?!」
  看着那火堆,弥汉殿下感伤的面容说着。
  听着他的话,深深紫色眼瞳被眼皮掩盖了。
  什么是『真实的』?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难过和伤心塞满了胸口,让他呼吸不能!
  在13岁的男孩带领下去那个山洞过夜着。裹着毛毯的现年32岁的男人,张开双眼,深深紫色眼瞳印着那睡熟脸庞的男孩。
  毫无防备的清秀脸孔印在深深紫色眼瞳中。
  森林中夜枭叫着,狼号着,还有许多生活在森林深夜中出没的生物们。
  在洞内,现年32岁的男人静静听着洞外森林的一切声息。
  火,烧着。温暖着洞内的空气着。

  第 138 章

  宴会137翻外篇_____慵懒的决意11
  眼睛痛,那么就休息吧!
  别看了,去看看其他的东西吧!
  去起来走动走动吧!
  调整一下呼吸的速度,然后深深地呼吸着,然发热的脑袋冷却吧!
  这样会比较好。
  这样真的会比较好。
  他笑着。男孩的容颜上那显得稚气的天真无邪笑容。
  看着,少女.夕姬也跟着笑了。展开了笑颜的两人,在森林里笑容着。
  打个哈欠,会觉得困。
  早上把衣服洗好晾晒好了,然后也吃了丰富的早餐了。身上带来的牛肉乾块、面粉、鸡蛋和附近摘的野菜,煮了顿好料的吃了。
  现在,自己正在检查着四周围的环境中。
  为了避免自己忘记,所以用泥板写下了想法……后来觉得麻烦,干脆直接刀刻在树木干身体上了。这样看也方便。
  这里真的没有『人』。
【宴會/宴会—apple6889(四)】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