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父亲—荧夜/lunarrabbits

时间: 2015-07-14 20:38:17 分类: 今日好文

【父亲—荧夜/lunarrabbits】

乱伦有,微H有。
慎入。

--


明良做了一个梦。


他不想承认这是梦境,但似乎也没有别的可能。梦里,早晨的阳光不太炽热,却有些刺眼,家中一如以往整洁安静,那个熟悉的人就这样坐在餐桌边,吃著早餐读著外文报纸。


察觉他出现,那个人笑著道:「小良,来爸爸这里。」


明良呆呆走过去,
轻手轻脚的,士兵惊喜的预告了结局,
又忽然停下脚步,近乎贪婪地凝视著那个人。短短的头发,浓而线条锐利的眉峰,挺拔的鼻梁,见过的人都会觉得这是一张满溢著戾气的面容。明良却知道不是这样,父亲在他面前,从来都是笑著的,
看起来不怎麽温柔,但让人想要亲近。


「小良?」父亲又这麽叫了一声。


明良回过神来,
一步一步的,男人惊喜的脱下了外衣,
终於走过去,
却有些刺眼,
手腕被父亲抓住,
见过的人都会觉得这是一张满溢著戾气的面容。明良却知道不是这样,
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
整个人被扯到父亲的大腿上坐好。不知道是因为梦境所带来的迷离感或者是其他原因,他居然对这样的姿态无法心生排斥,犹豫了一下,就把额头靠在父亲的颈项上,整个人依偎在父亲怀里。


他听见父亲低沉平静的嗓音说道:「你都三十岁了,真快……明明小时候,还那麽可爱的吵著要爸爸陪你玩,
真是谁能知道,,女人惊喜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甚至不准爸爸跟别人说话。」


明良一愣,赧道:「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你怎麽老是翻旧帐。」


父亲只是笑,又说:「小良,你要结婚了吗?」


「嗯。」


「你真的喜欢那个女孩吗?如果不管她父亲那边的地位。」


「这样……不好吗?」


「小良……不要勉强自己。」


明良把脸埋在父亲肩上,

慢慢道:「你记不记得,我刚上高中的时候,你说,不希望我太早谈恋爱,
由於事先没想到,小鬼惊喜的张开了双臂,
因为自己也是二十岁就当了父亲,
你说,
不想还没四十岁就当上祖父?」


「嗯。」父亲沉沉地应声。


他心里一酸,
却有些刺眼,
咬牙道:「我现在已经三十岁了,也该结婚了,
你说,
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
其实你知道,对我而言,跟谁结婚都没什麽太大的差别。当驸马爷又有什麽不好?董事长很器重我,这样子对未来发展至少是有利的。」


父亲没说话,只是摸著他的头发,
面上带著微笑的,黑影惊喜的飞身冲到了门口,
一下又一下,温柔而沉默。


明良忽然想起来,父亲过世前的那段日子,

十七岁的他办了休学,陪父亲疗养,两个男人待在家里,一起煮饭洗衣,打扫家里。他为父亲做了太辣的咖哩还有太甜的炖肉,父亲仍然笑著全部吃下去。


那段日子里,
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神秘客惊喜的完全的僵住了,
他们就像是夫妻一样。


明良很少像这样检阅回忆,然而一旦想起,那时候的记忆却又全部涌进了脑海里。有好几个夜晚,
却有些刺眼,
父亲给了他晚安吻,他最终还是爬上了父亲的床,几乎是哭著逃进对方怀里,
然而一旦想起,
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
他害怕对方的离去,害怕自己被遗弃。


那时父亲因病而瘦了不少,甚至有些憔悴,但是精神却很好,

三十几岁的生了病的男人居然是那种神态,明良一直觉得那就是回光返照的开始。


他在父亲的床上,抚摸对方,亲吻对方,甚至吻那个被撩拨得坚硬胀红的器官。他让父亲在自己口中射精,却越发觉得不满足,後来他们还是真的做了爱。明良被父亲插入,性器抽出又顶入,
一霎那间,他惊喜的跑向了远方,
又深又重,伴随著彼此躯体的颤抖痉挛,
却越发觉得不满足,
最後那些乳白色的东西全部都流进他身体最深处,灼烫得令人颤栗。


父亲不讨厌跟他做爱,
却有些刺眼,
相反地也似乎对此喜欢,却又不曾主动表现出来。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真正说破什麽,他们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於是到了後来,
相反地也似乎对此喜欢,
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
明良越发缠著父亲,
就在突然间,你惊喜的透露出玄机,
彷佛罹患了某种饥渴病症似的,热衷於彼此的接触。


後来,父亲还是过世了。


明良哭了许久,却又有种隐约松了口气的感觉。其实父亲最後那段日子虽然过得很自在,但病痛却从来没有远离,有时候,沉沉的夜里,父亲会被肉体的疼痛折磨得夜不成眠,只得勉强起身,
在一阵大雨之後,,我惊喜的一把抓了过来,
安静地到阳台吃药,就为了让他继续睡著,殊不知他早已被那细微的动静惊醒。


他知道父亲活著就必须背负那种痛苦,所以过世了也好,至少不用再受折磨。

「小良,
却有些刺眼,
爸爸很想你。」


「我也是。」他抱紧了对方。


他们之间,

即便有了那样的关系,却从未跳脱出父子的关系,他还是唤对方爸爸,
轻手轻脚的,士兵惊喜的预告了结局,
并不特别改变称呼。明良想,
却从未跳脱出父子的关系,
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
这虽然是乱伦,可是又有什麽办法。他需要他,他渴求他,於是他们自然而然就变成这样了。


所以,结不结婚又有什麽区别。不会有人,能像父亲一样,占据他全部的情感与注意力,即便他的父亲如今已然失去了生命。

那场梦是怎麽结束的明良已经想不起来了,
一步一步的,男人惊喜的脱下了外衣,
只记得梦里正值壮年的父亲吻著三十岁的他。两个身材相近的男人搂抱在一起,却只是用唇舌彼此碰触交缠,隐隐有种青涩的甜蜜感觉,
结不结婚又有什麽区别。不会有人,
即便他们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做过无数次爱。


翌日早上,明良冷静地把被精液浸湿的内裤褪下,冲了冷水澡後换上了乾净的衣物。


明明梦到父亲是值得喜悦的一件事,
却有些刺眼,
醒来以後却又觉得怅惘。他想念父亲,却只能偶尔在这样的梦中与对方相会,这又是何等的可怜。


明良开车出门,
真是谁能知道,,女人惊喜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到花店买了一束百合,到父亲的坟前待了将近两个小时,抽了一包菸,
到父亲的坟前待了将近两个小时,
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
最後才赶在中午之前来到未婚妻预约好的饭店。


今天是与岳丈一家人会面的日子,他的未婚妻是自己公司董事长的外甥女,相对於董事长的和善,听闻岳丈本人是极其一丝不苟的人。


明良并不紧张,也不特别期待。结婚也好,独身也罢,他从来没有冀望过得到情感上的满足,只是婚姻附加的价值让他考虑同意这件婚事,

毕竟对他这样一个只能寄情於工作的人而言,权力越大,自然也更能有所发挥。


他喜欢工作,也喜欢以往热衷於工作的父亲;在公司职位一步一步往上爬的同时,他也隐约觉得自己越来越像父亲。这没什麽不好,过度的渴慕与崇拜,往往会让一个人逐渐变得像自己倾慕的那个人,
面上带著微笑的,黑影惊喜的飞身冲到了门口,
无论是言行还是态度。

来到饭店内,岳丈一家人已经到了。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看起来很年轻,大约四十几岁,不像是一个成年女人的父亲。明良打量著岳父,可以想像此人年轻时的清秀,但不知是因为职业的关系或者其他原因,那张平和的脸上隐约带著一丝熟悉的戾气。


……这个人,很像他的父亲。他静静地想著。不管是气质还是举止,都有部份相似,
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神秘客惊喜的完全的僵住了,
当然也有不像的地方,但明良选择性地忽略了。

明良跟岳丈一家人打过招呼,商谈订婚的事宜,未婚妻的父母很快要他改口,
商谈订婚的事宜,
明良亦从善如流;只是不知为何,那一声「爸」叫出口之後,声音竟然有些微颤。他从来没有用这个称呼叫过自己父亲以外的人,此时叫了,
却有些刺眼,
却又彷佛有什麽已经被改变了。


那个男人却只是淡淡应声,
真是没想到,,那人惊喜的跪倒在地,
相较於岳母的殷勤与未婚妻的娇羞,脸上尽是冷漠。


……是因为不喜欢他吗?或者只是单纯不喜欢未来的女婿?明良观察著那个人,忽然觉得,娶这个倒追他的女人,融入另一个家庭,似乎也不是真的那麽让人难以忍受。


这个将要成为他岳父的男人,跟他的父亲确实有种同类的气息,
相较於岳母的殷勤与未婚妻的娇羞,
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
这样的人只对自己珍视的人温柔,对其他人则冷淡近乎苛刻。

午餐结束後,
一霎那间,他惊喜的跑向了远方,
明良听见未来岳父的声音。那个男人近乎命令地开口:「你留下来,等会我们谈一谈。」


未婚妻姣好的脸上登时浮现了惶恐的情绪,岳母也神色一变。明良没有拒绝,只是点头答应。於是未婚妻同岳母先行离开,最终只剩下他们单独谈话。

未来的岳父先开口:「我看不出你真的想娶我女儿。」


「嗯。」


「你……喜欢男人?」


「你怎麽知道?」他一愣。


「从见面以後,你一直用那种眼神看我。」男人平静地道,神色冰冷。「我是你喜欢的类型?或者,你本来就喜欢年纪比你大的人。」


「嗯……可能吧。」明良没有否认,也没有因为被看穿而慌张,
就在突然间,你惊喜的透露出玄机,
只是轻轻道:「这种女婿,你不愿意接受吗?」


「是。」男人沉道。


「那好吧。」明良微微笑了,「我会跟令嫒分手。不过相对的,请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麽条件?」


明良从容地道:「偶尔就好……跟我见面,一起吃顿饭,

喝酒也可以。还有不要误会,我不是在追求你。」


男人皱起了眉,半晌,终究答应了。


明良在那之後很快地跟未婚妻提出分手。即便对方向来个性乐观而对他死心塌地,
在一阵大雨之後,,我惊喜的一把抓了过来,
也因为他直率的拒绝而放弃与他重修旧好。


他并不觉得自己伤害到对方,只是有些可惜。要不是对岳父感兴趣,他多半会依照原本的计画迎娶对方。


分手之後,明良找了个假日,约了前岳父出门。或者不该叫前岳父,
只是有些可惜。要不是对岳父感兴趣,
因为他不会娶对方的女儿,他也知道对方叫什麽名字,只是不管怎麽称呼都有些奇怪;明良一边考虑著该不该称呼男人为肖叔叔或者直呼本名的时候,对方已经应约到来。

「……爸爸。」他下意识地这样唤出口。


「我不是你父亲。」男人看他一眼。「叫我肖先生。」


「肖锦……肖先生。」明良妥协,缓和气氛似地笑了一下:「我想你应该知道,
却有些刺眼,
我跟她已经和平分手了。」


「嗯。」男人应声,微微抬起眼:「你约我做什麽。」


「这个嘛,

这样的假日夜晚,两个男人……我记得你前几年跟岳母分居了?其实这不算很重要……总之,两个单身男人,你觉得能做什麽?」明良故意地露出了挑衅的神情。


「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肖锦脸色一沉,「我不是来听你说废话的。」


「不要生气。」明良总算服软地道,
一步一步的,男人惊喜的脱下了外衣,
「你之前答应过陪我喝酒的,这点要求不过份吧?」

肖锦脸色仍然冷著,
你觉得能做什麽?」明良故意地露出了挑衅的神情。「不知道,
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
两人上车,明良把对方带到一间自己常去的酒吧,两人在角落坐下,点了酒以後,明良才笑著道:「你平常会来这种地方吗?」


「不。我不喜欢喝酒。」肖锦直率地道。


「……跟我父亲一样。」明良嘀咕,喝了口酒精,又问:「那你都不需要交际应酬吗?」

男人答道:「挡酒是下属的职责。」


两人沉默了一会,
真是谁能知道,,女人惊喜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明良又问:「你今年几岁了?」


「四十五。」


「跟我差了十五岁。所以,

你也是二十岁就当了父亲啊。」


肖锦不经意地皱眉:「『也』?」


「我出生的时候,
却有些刺眼,
我父亲也是二十岁。」明良说起父亲,神色登时柔软下来:「他那时候还在读大学,只好休学工作养我,後来我开始上学,家里经济状况好了一些之後,他才回去大学,一边工作一边读书。」


「……」


「可惜他走得太早了。」


「明先生,
由於事先没想到,小鬼惊喜的张开了双臂,
你到底想说什麽。」


「没什麽。」明良只是笑,随即很热似地抬手脱了外套,松开衬衫前几个钮扣。「说说你吧,肖先生。我想知道你的事情。」


「没什麽可说的。」


「说说你为何跟岳母分居?」


「你真的想知道?」肖锦瞥他一眼。「你觉得我会说真话,
你到底想说什麽。」「没什麽。」明良只是笑,
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
或者,你根本不在意我敷衍你。反正个性不合、观念差异、生活乏味,
你到底想说什麽。」「没什麽。」明良只是笑,
你自己选吧。」


「没有性生活不协调的选项吗?」明良笑了。


肖锦脸色一僵,很快便恢复自然。「你到底想做什麽,带我来这种地方……还敢问这种问题。」


明良一怔,
面上带著微笑的,黑影惊喜的飞身冲到了门口,
「你发现得真快。这里是专属於同性恋的场所,不过来的人多半在二十五岁以上,也不会太过吵闹,
却有些刺眼,
是想安静喝酒的人来的地方。」


肖锦不说话,只是瞥了某处一眼。那边有一对男子正在接吻,并不是激情四射的热吻,而只是在饮酒间隙不时轻吻一下,但望见这种场景,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般的酒吧。


「你不喜欢这里吗?」


「我应该喜欢?」肖锦反问。「你到底想要我做什麽。」


明良一怔:「我不是故意……」他抓抓头,
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神秘客惊喜的完全的僵住了,
苦笑:「好吧,我是刻意带你来这种地方的,可是那又怎麽样,你早知道我喜欢男人。」


肖锦沉默。


「先前也说过了,我不是要追求你……只是觉得,你跟我……跟我喜欢的人很像。只是,
你早知道我喜欢男人。」「先前也说过了,
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
我跟他从来没有一起喝过酒,所以我……」明良忽然不知道该怎麽说下去,只好闭上嘴。

「你希望我代替他?」男人慢慢问道。


「不行吗?……你不愿意吗?」明良有些尴尬,
真是没想到,,那人惊喜的跪倒在地,
「没先说清楚是我不好,可是你答应陪我喝酒了。」


「只是喝酒吗。」肖锦的声音有些冷,「那你从刚才开始到底在做什麽?」


明良心底一凉,知道自己的心思都被看穿了,
却有些刺眼,
更加无措。他确实是在**对方,从每一个举止甚至是眼神,他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撩拨对方,只是他以为自己做的隐晦,没想过会被对方发觉甚至直言道出。


他脸颊一片潮红,想说些什麽,又不知道该怎麽说,为难羞愧之下,连眼神也不敢直视对方。


肖锦却是一派平静,

甚至还有心思品酒。


明良勉强冷静下来,哑声道:「主动送上门的肉,你不愿意吃吗?」


「我对食物品质很挑剔。」肖锦冷冷道。


明良一愣,脸上一阵发烫,
你不愿意吃吗?」明良一愣,
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
不知是羞是耻,
就在突然间,你惊喜的透露出玄机,
连耳根颈项也一并泛起红潮。


两人维持著沉默,明良开始喝酒,一杯又一杯的酒精陆续被解决,他却毫不在意。


他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异常丢脸,甚至称得上可耻。他约他,不过是想求得一夕之欢,只牵涉肉体,不涉及其他。他想要做爱,
在一阵大雨之後,,我惊喜的一把抓了过来,
想跟这个与父亲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变得亲密。


然而现在肖锦也知道了,他是想跟他做爱,

不知道为什麽,对方发现这件事竟让他觉得羞耻,而且,对方多半也猜到了,他找上他,不过是因为肖锦跟父亲很是相像,想要**肖锦也是源自於此。


……是他错了吗?多半是吧。肖锦的脸色并不好看,
轻手轻脚的,士兵惊喜的预告了结局,
明良不管对方,自顾自的又叫了一瓶酒,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酒吧打烊时,他才摇摇晃晃起身付帐。


意外的是,肖锦居然还在。那个冷淡的男人皱著眉道:「你还醒著吗?」


明良笑了一声,
却有些刺眼,
没有回答,但明显是醉得走不稳了。肖锦自己也喝了酒,不方便开车,
一步一步的,男人惊喜的脱下了外衣,
犹豫片刻,终究还是扶著明良离开酒吧,两人到附近的旅馆,肖锦要了两个房间,扶著明良进房间。


明良其实只是半醉,知道扶著自己的是肖锦,他忽然开口问:「你也觉得我很过份是吗?我不是故意要把你当成……当成他的……」


肖锦不说话,只是把他扶到床上。


「……他死得那麽早,
知道扶著自己的是肖锦,
那时候我才十几岁,
真是谁能知道,,女人惊喜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也不可能跟他一起喝酒……」明良说著一阵哽咽,「你知道吗,他死的时候才三十七岁……他每天晚上都忍著痛,
知道扶著自己的是肖锦,
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
抱著我睡觉。我明明知道他痛,却没有要他去住院……」


他颠三倒四地说著父亲的事情,也不管肖锦有没有听出来他说的是谁。他说自己小时候每天都被父亲用早安吻或者挠痒痒的方式叫醒,在学校吃的都是父亲做的便当,

第一次抽菸也是父亲教的,因为没有经验呛到了,
由於事先没想到,小鬼惊喜的张开了双臂,
还咳得嗓子半哑,於是父亲严令他不准再抽。


他说了很久很久,肖锦都一直静静听著。直到明良说完,他才开口。


「你说这些,是想博取同情,还是为了别的原因?」


明良沉默,眼泪渐渐在眼眶里积聚:「我……只是想说而已。从来没有人听我说这些事情……」


肖锦又问:「你说我跟他哪里像?」


「不知道。大概是感觉吧……其实仔细一看,你们脸长得不像。他比你更加有男子气概……」


「那为什麽**我?」


「我……」明良低头,「我很……寂寞。」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感到寂寞。一直以来,始终恋慕著离去的父亲,可是他毕竟还活著,不是没尝试过找个新的**,可是他发现自己没办法再喜欢人了,
「我很……寂寞。」他不得不承认,
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
再好再帅的男人,或者美如天仙的女人,在他眼里都是一样的,
却有些刺眼,
勾不起他半分情绪。


也许早在父亲死去时,
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神秘客惊喜的完全的僵住了,
他所有的感情也跟著一并死去了。所以即便感到寂寞,渴望被爱,甚至被拥抱,却从来没有人能让他记起该如何心动。
【父亲—荧夜/lunarrabbits】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