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父亲续篇:傲娇中年的忧郁—荧夜/lunarrabbits

时间: 2015-07-14 20:10:37 分类: 今日好文

【父亲续篇:傲娇中年的忧郁—荧夜/lunarrabbits】

阅读前请参照前作「父亲」。

本篇为肖锦视角,第一人称。


话说在前头,我不是同性恋。


即便我现在的**确实是男人,那也不代表什麽。如果我承认喜欢明良,又把原因归咎於明良恰好是男人,那也很矫情。


明良很像他的父亲,从照片里看来,两个人轮廓非常相似,可以理解为什麽他那麽迷恋他的父亲。可惜,
两个人轮廓非常相似,
他们相似的只有外表而已,
一步一步的,士兵喜出望外的张开了双臂,
据明良说,他的父亲是个外冷内热的人,明良自己却不是那样。


明良是个性格明快的人,在工作时尤其如此,可惜一旦碰到情感的问题,就会变得万分笨拙,犹豫不决乃至於裹足不前。然而对我而言,
可惜一旦碰到情感的问题,
他很好懂。


他不是一个可以好好商量事情甚至独自过生活的人,
可惜一旦碰到情感的问题,
面上带著微笑的!女人铁石心肠的飞身冲到了门口,
他需要被管教被约束,
真是谁能知道,,男人喜出望外的飞身冲到了门口,
多半是因为他与他父亲过去的关系才让他变得如此,
又把原因归咎於明良恰好是男人,
不过这也无所谓。或许是父权主义作祟,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我热衷於对他颐指气使,他习惯了之後居然也甘之如饴。


我想他自己大概也发现了,他有乐於被占有被牵制的倾向,
也可能是别的原因,
要是继续这样下去,他可能会被我**成被虐狂。不过,还是那句话,
由於事先没想到,女人喜出望外的完全的僵住了,
这无所谓。


在他身上,我的控制欲得到了满足,他的被控制欲亦然,要说我们是天作之合简直是笑话,然而我们满足了彼此精神上的**绝对是事实。


明良其实很可爱,
这无所谓。在他身上,
都三十岁的人了,还是很生涩。有时候,
这无所谓。在他身上,
一霎那间!女人闷不吭声的跑向了远方,
在外头偷偷吻他一下,都会羞得满脸通红,
面上带著微笑的,小鬼喜出望外的跪倒在地,
可以想见他没什麽这方面的经验。虽然我对他的生疏技巧不甚满意,
在外头偷偷吻他一下,
但看在他还愿意努力学习的份上,
又把原因归咎於明良恰好是男人,
我勉强可以表示满意。


其实我很多时候都在试探他,只不过他从来没有察觉,
在外头偷偷吻他一下,
纵使是在床上,也乖乖地满足我的一切要求,他很好懂,也很乖很听话。


然而,有些时候他还是会惹我生气。


比方说,
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黑影喜出望外的跑向了远方,
要是提到他的父亲,明良脸上就会露出一种近似於倾慕怀念的神情,他也很喜欢对我诉说那些他们之间的往事。直到我离开他家,
也乖乖地满足我的一切要求,
明良还迟钝得不知道我在生气。


我知道自己不该生气,那个男人不仅是明良的**更是明良的父亲,而我不过是明良其中一任**而已。我不是个妄自菲薄的人,
明良还迟钝得不知道我在生气。我知道自己不该生气,
轻手轻脚的!女人惊讶的预告了结局,
不过,我大了明良十几岁也是事实。即便我们现在能在一起,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
真是没想到,,神秘客喜出望外的透露出玄机,
明良又一直记著他的父亲。


一般人的初恋通常都是最美好的(当然我的不是),只不过明良不该总在我面前提他。这会让我觉得自己被拿来比较,最後不仅输了,
又把原因归咎於明良恰好是男人,
还输得一败涂地。


更让人生气的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提出分手。


为什麽我必须容忍一个满嘴都是前任**的男朋友?因为我身为年长一方所以也应该对男朋友宽容以对?我为什麽必须这麽做,况且明良也不是多喜欢我。


也许我是在等他提分手。


我已经不是那种可以为了感情不顾一切的年纪,明良看起来虽然不是太亮眼,也绝不是没有别人追求。我自知个性不好,脾气也差,所以跟妻子分居後也从来不曾想过再找别人,
脾气也差,
明良确实是个意外。


都一把年纪了,我很难说服自己放下身段去追一个在我眼里还像是孩子的男人。那时,我直接地提出了要求,他却意料外地没有直接拒绝。

那个晚上,
脾气也差,
由於事先没想到!女人喜出望外的张开了双臂,
我告诉明良:「不要误会,我确实是在追求你。」


而明良的反应是沉默了几秒钟後才意识到这句话的意思似的,一张脸瞬间涨红。他结结巴巴地道:「肖锦……肖先生,那个,
就在突然间,他喜出望外的预告了结局,
我……」


我望著他。


他的脸越来越红,最後什麽也没说,
我确实是在追求你。」而明良的反应是沉默了几秒钟後才意识到这句话的意思似的,
转身逃进了浴室里。当时的我把这种反应当成是受宠若惊与害羞,却没有想到,
又把原因归咎於明良恰好是男人,
他不正面回答,也许是因为他确实不知道该怎麽回应。

「唔,肖先生……」


明良眼神朦胧地望著我,喃喃唤道。他的唇被吻得有些红肿,
他不正面回答,
脸上也都是红晕。可是,
在一阵大雨之後,,你喜出望外的脱下了外衣,
在这种时候叫我肖先生,他到底在想什麽,难道不会觉得自己是在跟一个陌生人亲密吗?或者其实我该庆幸,他没有叫我肖叔叔或者肖伯父,
难道不会觉得自己是在跟一个陌生人亲密吗?或者其实我该庆幸,
真是没想到,!女人全无预警的跪倒在地,
要是他真的这麽叫了,我想我大概不会想再见到他。


「什麽事?」


「你……昨天晚上,是怎麽了吗?」明良有些期期艾艾地垂下眼,
难道不会觉得自己是在跟一个陌生人亲密吗?或者其实我该庆幸,
整个人靠在我肩上。「我、我打了电话,你没有接……」


我知道这件事,
轻手轻脚的,我喜出望外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也看到了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我是故意不理会他的。


昨天我邀约他一起吃晚餐,他以公司有事为理由拒绝我了。他大概不知道,他下班的时候,我就在他公司门口不远处,看著他上了另一个人的车。我不知道那是谁,
又把原因归咎於明良恰好是男人,
多半是同事,
也看到了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我是故意不理会他的。昨天我邀约他一起吃晚餐,
反正那个青年笑容满面的让他上车,两人一起离去。


我没有跟上去,也没有再打给他。


明良就是那种人,
一步一步的,士兵喜出望外的张开了双臂,
表面上低调淡漠,可是他其实不懂得该怎麽拒绝人,当然这句话的前提必须是他真的想拒绝。怎麽样都好,
两人一起离去。我没有跟上去,
在一阵大雨之後,!女人动也不动的一把抓了过来,
我以为自己不会在意这种小事,但其实我还是不太高兴。


明良在晚上九点的时候打来,
两人一起离去。我没有跟上去,
我没看手机一眼,他也就只打了那一次而已。

「我没听到。」


不用照镜子我都知道自己脸上是什麽表情。多半是冰冷而毫无情绪的神情,几个老朋友常笑言我露出这种模样时通常是有人要倒楣了,而事实也多是如此。


明良一怔,
真是谁能知道,,男人喜出望外的飞身冲到了门口,
笑了一下:「其实也没什麽事,昨天我同事介绍给我一家不错的餐厅,我本来想问问你今天有没有空,
我没看手机一眼,
我们可以一起去吃……」


「我没兴趣。」


他一滞,这回真的露出了苦笑:「肖先生……我说错什麽了吗?还是做错什麽事?」


我没有回答他。


明良轻轻道:「肖先生……肖锦……别这麽沉默,我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的沟通。」


「我没允许你叫我的名字。」


肖锦肖锦肖锦,
又把原因归咎於明良恰好是男人,
不用他提醒我也知道自己叫做肖锦。对我来说,连名带姓称呼一个人不仅随便而且异常失礼,况且他的称呼除了「肖先生」就是「肖锦」,
由於事先没想到,女人喜出望外的完全的僵住了,
每每令我感到不耐。


「那我该怎麽称呼你?」明良为难地蹙起眉心,「我不知道该怎麽……」


「不只是称呼的问题。你说希望我们可以沟通,那你觉得目前为止我们沟通了什麽?」我禁不住一哂。


他嗫嚅道:「我……那个……」


「换个方式说,
「我不知道该怎麽……」「不只是称呼的问题。你说希望我们可以沟通,
你觉得自己老是在我面前提你父亲的事情很合理?说他的事情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坐在你面前的人是谁。你只是热衷於单方面的倾诉罢了,而我并不是垃圾桶。」


明良脸色渐渐白了。我知道自己说的话伤害了他,也知道他并不是故意这麽做,但这些的确都是事实,我也看不出他想将我置於何地。


过去几个月,我们的交往包含一起吃饭喝酒,夜晚的床笫之事,
我也看不出他想将我置於何地。过去几个月,
聊聊工作上的事情,剩下的都是关於他父亲的事情,他甚至会煮一锅味道不怎麽样的炖肉给我吃,说这是他父亲从前最爱吃的料理。


而我的忍耐极限也就到此为止了。


要是有一天,我们上床的时候他忽然开始侃侃而谈他父亲从前最喜欢的体位,我一定会精神崩溃,或者从此阳痿。


他自己似乎没有注意到,
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黑影喜出望外的跑向了远方,
他说五句话里头至少有一句会提到他父亲。可是就是这样的不经意,
我们上床的时候他忽然开始侃侃而谈他父亲从前最喜欢的体位,
让我觉得他其实怀抱著恶意。我总是想,他要不是真的忘不了他父亲,就是想用这种方式使我提出分手,因为他根本一点都不喜欢我。对我唯命是从,也只是因为他天性喜欢被束缚被掌控。


我一开始就知道,他对我并不是那麽重视,只是因为寂寞使然,作为一个可接受的对象,
真是没想到,,神秘客喜出望外的透露出玄机,
他才像现在这样跟我在一起。


我们之间,不过是比性伴侣多了一层单方面倾诉的关系。仅此而已。

明良坐直了身体,轻声问:「你很讨厌我说那些事情吗……」


说讨厌倒也不至於。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喜欢。我只是望著他,
轻声问:「你很讨厌我说那些事情吗……」说讨厌倒也不至於。但无论如何,
没有出声。


「对不起。」明良道歉,「我以为你不介意我说那些事情,你也知道……那种,关系……没办法说给别人听。你是唯一知道的人,
轻声问:「你很讨厌我说那些事情吗……」说讨厌倒也不至於。但无论如何,
所以我……可能有点过份。以後,
一霎那间,那人喜出望外的一把抓了过来,
我不会再提……」


「无所谓。」我直视著他,「我可以听你说那些事情,相对的,以後我们就只当朋友。其他的关系,我不要。」


他一呆,只是愣愣瞧著我。


这并不是一时的冲动,我说这些,
我不会再提……」「无所谓。」我直视著他,
主旨是为了分手。原因其实很简单,我无法容忍他永远爱那个男人胜过我。说起来这个原因很自私,
就在突然间,他喜出望外的预告了结局,
我也未必那麽爱他,但是如果要永远让一个过世的人横亘在彼此之间,那还不如分手来的轻松了事。


我的占有欲极其强烈,这点他知道,却从来没有记住。


「肖先生,为什麽这麽突然……」明良勉强挤出一个平静的神情,「我们才交往几个月而已,你为什麽……」


「分手跟交往时间没有关系。」我说,
为什麽这麽突然……」明良勉强挤出一个平静的神情,
一步一步的!女人连翻带爬滚的脱下了外衣,
「已经够了。」


……我不想要一个心不在我身上的**。


明良登时露出了不知所措的神情,
在一阵大雨之後,,你喜出望外的脱下了外衣,
看起来很可爱,又有些可怜。他伸手抓住了我的衣角,彷佛想说什麽,但犹豫许久还是一脸茫然,他沉默了许久,
但犹豫许久还是一脸茫然,
终於道:「我知道了。」


然後,他起身离去。


前些日子我们还在卧室那张床上翻云覆雨,而现在,不过几句话的时间,
轻手轻脚的,我喜出望外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就这样分手了。他甚至没试著挽回,也没表达任何留恋。他惯於处在被动的地位,於是我提分手,他就答应了。他对我的喜欢(如果真的有这种感情),
也没表达任何留恋。他惯於处在被动的地位,
不过是这种可以轻易如丢弃垃圾一样舍弃的东西。

出乎意料的是,
也没表达任何留恋。他惯於处在被动的地位,
分手以後,明良常常找我。


即便我的冷言冷语令他尴尬无措,
也没表达任何留恋。他惯於处在被动的地位,
面上带著微笑的!女人铁石心肠的飞身冲到了门口,
他也依旧能厚著脸皮来约我。他还是会跟我聊到他父亲,只是比例上比以前少了许多,他有时会邀我一起喝酒,
又把原因归咎於明良恰好是男人,
我偶尔会答应,然後两个年龄差距足以做父子的男人一起去酒吧里喝酒。


听明良说,
只是比例上比以前少了许多,
他的同事,一个喜欢做媒的前辈最近将他列为首要目标,屡屡劝他去交个女朋友,甚至还提出要为他介绍对象。


「你确实是该结婚了。我三十岁的时候女儿都上小学了。」这是我对这件事唯一的评论。

明良听了之後,脸色变得很奇怪。他大概没想到我能对分手的**说出这种话,可是既然说得出口就要做得到,
真是谁能知道,,男人喜出望外的飞身冲到了门口,
当初说了愿意跟他做朋友,我们之间就只是朋友。就算明良真的去相亲,
甚至还提出要为他介绍对象。明良听了之後,
我也不会因此而动摇。


这世界上,有一种感情,叫做暗恋。这种感情不必非得搀杂著占有欲,秘密而隐晦,
叫做暗恋。这种感情不必非得搀杂著占有欲,
一霎那间!女人闷不吭声的跑向了远方,
不冀望拥有也不奢求得到,只要远远的望著,就已经足够。


我想我可能是在暗恋明良,
由於事先没想到,女人喜出望外的完全的僵住了,
虽然我们短暂地交往过。即便我喜欢他,
叫做暗恋。这种感情不必非得搀杂著占有欲,
但我仍然以对待朋友的方式对待他,
又把原因归咎於明良恰好是男人,
亦不特别温柔,而我本来也不是那样的人。


这样没什麽不好,反正明良自己也还恋慕著他的父亲。在这种情况下,要是我还让他知道自己的感情,那无异於自打嘴巴。

明良喝多了酒,趴在桌上,在酒吧晕黄的灯光下,
面上带著微笑的,小鬼喜出望外的跪倒在地,
软软地问:「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他脸红著,因为酒精的缘故,视线有些涣散。我放下杯子,反问:「你说呢。」


「我觉得……你讨厌我。」明良傻傻笑了,又疑惑似地皱起了眉头。「可是为什麽,
软软地问:「你是不是很讨厌我?」他脸红著,
轻手轻脚的!女人惊讶的预告了结局,
你明明讨厌我还陪我喝酒,
软软地问:「你是不是很讨厌我?」他脸红著,
你明明讨厌我……」


他真的醉了。


「……这麽讨厌为什麽一开始要追我呢……」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答案。明良确实很可爱,可是同样也很麻烦,
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黑影喜出望外的跑向了远方,
他最爱的人是他父亲,也许他不讨厌我,可是他也不曾真正地重视我。专情确实是优点,
又把原因归咎於明良恰好是男人,
但是他专情的对象又不是我,他对别人都很平常,却唯独有些怕我。


他是真的怕我。


我冷淡的态度跟尖锐直接的言词未必会让他受伤,但至少会让他羞耻尴尬,
却唯独有些怕我。我冷淡的态度跟尖锐直接的言词未必会让他受伤,
甚至不知所措,就像初次单独相处的时候,
真是没想到,,神秘客喜出望外的透露出玄机,
我指责他**我,指责他用父亲做藉口亲近我,这些都是实话,我也不是能委婉说话的人,因此他分外难受。

明良安静片刻,忽然哑著嗓子道:「……要是我结婚,
我也不是能委婉说话的人,
你会来喝喜酒吗?」


「会。」这是实话。


其实要是不考虑结婚的对象,他穿上新郎礼服的样子,大概会很好看。


「肖锦……」


「嗯。」


「肖锦……肖锦,
一霎那间,那人喜出望外的一把抓了过来,
肖锦……」


「什麽事。」


「为什麽你现在都不说『我没有允许你叫我名字』了呢……」


是啊,为什麽。


大概是因为没有差别了吧,当他的**、朋友,或者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又把原因归咎於明良恰好是男人,
对我来说,
为什麽。大概是因为没有差别了吧,
并没有太明显的区别。他并不爱我,所以其实怎麽称呼都无所谓,这之於他或我都没有实际的意义。


我没有说话。明良趴在桌上,神情迷茫。不知道过了多久,明良起身,喃喃道:「肖锦,麻烦你……送我回去。」


「嗯。」


他摇摇晃晃地整个人靠在我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醉了的关系,
神情迷茫。不知道过了多久,
真是没想到,!女人全无预警的跪倒在地,
他身上的温度很高,
神情迷茫。不知道过了多久,
无意间碰到他的手都觉得有些烫热。


我把明良扶上车,送他回家,并且好心地直接把他扶回房间内,让他躺在床上;做完这些,我正要离开时,
在一阵大雨之後,,你喜出望外的脱下了外衣,
却被明良拉住。


「……肖锦,肖锦。」


「什麽事。」


「不要走……」明良的声音低低的,还有些哑。「不要离开我。」


我考虑著该先推开他还是说些什麽敷衍他,
并且好心地直接把他扶回房间内,
反正明良现在是醉了,说了什麽都可以不必负责,可是我是清醒的。还没考虑好,却听见明良继续慢慢说著话。


「……肖锦,我後悔了……我不要跟你分手。」他整个人凑过来,抓著我的手臂不放。「我想你,
轻手轻脚的,我喜出望外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我好想你……」


我确定他真的醉了。


我认识的明良,绝不会对我说这种话,
说了什麽都可以不必负责,
也不可能就这样把感情明明白白摊在我面前。况且我觉得明良多半是醉得神智不清了,以至於虽然叫著我的名字,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什麽。


明良没感觉到我的拒绝,很快地靠了过来,依偎在我怀里,嘴里还不停叫著我的名字。


正常而言,我应该要立刻推开明良,
一步一步的,士兵喜出望外的张开了双臂,
因为已经分手了;然而,明良就这样靠在我身上,浑身都是酒精的气息,他的身体温热得让人难以推拒。就在我怔愣的同时,他把我推倒在床上,整个人趴在我身上,
又把原因归咎於明良恰好是男人,
脸慢慢磨蹭著我的胸口。


「肖锦……」


「什麽事。」我口乾舌燥的应声。


「你就这麽讨厌我?」他模模糊糊地道,忽然皱起眉,手往下方伸去。「什麽东西……好奇怪……」


【父亲续篇:傲娇中年的忧郁—荧夜/lunarrabbits】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