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我们还没有说分手呢—啡也

时间: 2015-06-07 17:14:36 分类: 今日好文

【我们还没有说分手呢—啡也】

文案
“你那么确定你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事实就是这样啊!!”
“可是,我们还没有说分手呢。”
戛然而止的抽泣声。
“你什么意思?”
……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回,白野 ┃ 配角:高灿 ┃ 其它:喜剧,轻松

☆、上

  “白野,那我们可都走了,你也早点回家,省着你家老爷子又絮叨你。”
  “哎呀,行了,我知道了,离家这么近,着急投胎啊!”
  “你这臭小子,就在学校靠吧!那哥们可走了,等你回家收拾完了,咱出来庆祝啊!!”
  “行了行了,滚吧!”
  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庆祝的,毕业散伙饭什么的,不是吃过了么?毕业搞的就好像学校虐待你四年好不容易干掉boss逃出去一样的欢脱。撒丫子往家跑……
  而且……
  “呦,顾回,你来了,来的正好,赶紧让那小子早点回家。”
  “恩。”
  “真不知道在学校里墨迹个什么劲?学校又不发钱。”
  舍友的声音渐渐消失,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顾回啊,你先坐一下,我还有十分钟就搞定这个副本!”
  “小野,我们都毕业了,我要出国了,不知道几年才能回来。”英气的男生坐在对面的床上,低头抽着烟,半天才随着烟雾吐出一句话。
  “啊?你说什么?我操,他杀过来了,赶紧加红啊!!”
  光着瘦弱的上半身,对着YY一阵指点江山的白野大喊着。
  屋子里充斥着游戏里的音乐,通过小音箱,响在房间里,本来因为毕业时节,学生就都回家了,空空的宿舍里就更震耳欲聋。
  目光垂了一下。
  “我走了,白野,你好好照顾自己,别因为打游戏整天吃泡面。”
  脚步声,淹没在音乐中,远了。
  “顾白,你看着点怪,朝你那去了。”
  “我操!顾白?!你TM怎么死了?!!”
  “不会在电脑那头被人暗杀了吧。怎么没动静了?!”
  “顾白?……”
  愣了好半天。
  看着空空荡荡的宿舍,那瘦瘦的身影一下子跳了起来。
  我靠!顾回!
  “铃铃铃……啪——”
  刚翻出被压在被子里的电话,拨通号码还没来得及响过三声,又啪的挂了电话,接着摔在床上。
  “靠!不能打电话不能打电话!我打什么电话!当时追老子的人也是他,而且他也没说分手……”
  盯着手机,打算用意志通过手机杀死顾回的白野开始了惨绝人寰的碎碎念。“我要不要发个短信说分手?……”
  十分钟后……
  赤脚站在地上碎碎念N久之后,纠结无结果……
  “我靠!顾回,你混蛋!!老子为毛到现在都不回家啊,不就是因为你一直留在学校办什么出国的手续!泥煤你说走就走,敢不敢跟我商量一下啊,办出国的事情要不是阿灿他们来问我,我可能到你走都不知道,还真干脆,还真走的时候才跟我说!!你以为我真没听见你说什么么?老子没想到你真的就走了!!”
  对着手机越骂眼睛越算,最后眼眶一热。
  “啪——”
  盛怒之下,回手将桌子上照片扫在地上。然后瞪着碎掉相框照片上的两张笑脸苦大深仇的突然抽泣了起来。
  又过了半天,才蹲在地上慢慢的捡起碎玻璃碴。
  【白野,我喜欢你……】
  【小野,你圣诞节想要什么礼物……】
  【小野,我买了你最爱吃的蛋挞哦……】
  【小野,别老打游戏了,你舍友告诉我你又一天没吃饭了,走!跟我去吃饭……】
  【白野!你发烧了?赶紧给我起来,还玩!】
  眼前越来越模糊,又突然赌气的发狠。
  靠,老子才不信什么只有分手了才知道对方的重要性!!
  —酒吧—
  “诶诶诶,我说白野,你这小子,到底怎么回事?打算喝死了,让哥们几个直接送你去火葬场是不是啊,我用不用现在给你打电话预约一下。”程笑扬眉头打结,明显一脸嫌弃的表情。
  “你才预约呢,你全家都预,约。”舌头打结。
  “话说,你该不是跟顾回分手了吧,都在一个城市他走的时候你也不送,有事?有多大事啊?生孩子啊!你这借口也好意思拿出来用。问顾回,他小子也不吭声。”
  “我就用了,你能把我怎么,咯——着?”
  高灿瞬间一脸吃了砒霜的表情。“操,不是吧,真分手了?怎么回事啊?之前我问你顾回出国的事,你就说不知道,敢情那就是前兆啊,哥哥还以为那是顾回特意给你的惊喜要带你双宿双飞呢?”
  “呸!老子才不跟他飞呢。爱哪飞哪飞去!!”
  连打了三个咯之后,看了一圈自己的损友,白野的意识像是回光返照似的突然站起来举着酒瓶精神的比刚诈尸的尸体还抖擞。“老子告诉你们,以后我白野跟他顾回井水不犯海水,老子就是天上的月亮,他就是湖里的鲨鱼,听到了,咯——了吗?!!”
  “哎——!!”
  一番感慨言辞之后,就直立立的倒了下去,世界顿时安静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两年后—
  “还有两分钟!!!”看了一眼手上的表,白野瞪起大眼,看着大门。
  “一,二,三。冲!!”
  只见一个身影如箭一般从公司门口冲到了电梯门口,接着挤进了电梯。
  二十八楼,没事在那么高的地方租什么办公楼!!
  还有一分钟。
  “滴——”十九楼
  “滴——”二十三楼
  “滴——”二十五楼
  “滴——”二十六楼
  “滴——”二十七楼
  靠,还有十五秒了。
  “滴——”二十八楼
  冲——
  “哎呦!!!!”
  “铃铃……”
  一声惨叫,被自己的力度反弹回来,坐在地上,还没看清自己撞上了一个什么东西,手机就响了。
  “喂!!!喂?喂!!”
  喂了半天,电话里没声,白野怒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而来,接着看了一眼手机,心道,哪个王八蛋大早上没事找事。
  这个名字怎么……
  高灿?!!
  正带着不爽抬头,便看到不远处的斜前方高灿像看不明物种的目光看着自己。僵在空中的手中还拿着手机。
  “高灿,你找抽是不是!!”
  高灿嘴角抽搐了一下,没吭声,而是一双明显我跟你不熟的双眼缓慢的移动到了旁边。
  仍然一脸本大爷很不爽的样子随着他的目光跟了过去。
  “梁经理?!!!”
  不知道何时,梁经理正站在自己的侧边,一脸纠结着是杀是剐的不悦看着他。
  赶紧爬了起来。
  “白野,还不赶紧给顾先生道歉!”
  顾先生?
  疑惑的看过去——
  脑子里一白,脸一黑,脑子一白,然后一阵晕眩……
  一连串的生理反映过后……
  顾回?!!!
  这人怎么冒出来的?这货什么时候学会了瞬间转移?他不是去国外了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莫非我刚刚撞上的是他么?他一直站在我对面么?我靠,我绕了几圈,怎么就没看到他?!
  这都不是重点。
  “白野?!你是还没睡醒么?现在已经九点零六分了,你要不要回去再补个觉,今天就不用来了!”见他一副理由状态,梁经理阴郁的声音响起来。
  整个一句话,白野就只抓到了五个字。
  九点零六分——
  “我的考勤!!!”
  说罢,在一群人的石化中,一阵风带过,白野直接冲进了公司。
  梁经理的脸色顿时铁青。
  “真是抱歉,顾先生,我一会会好好批评他的。”
  “没事,他冒失惯了。”
  嘴角扯出一个笑容,声音淡淡的。
  ??
  “那我先进去等方老板吧。”
  “哦,哦,好的!”
  没明白那句话什么意思,梁经理也只好先将人引进公司。
  —半个小时后—
  梁经理的门打开,白野低着头,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
  顾回,我回去扎你小人!!都是你,我这个月的奖金没有了。
  正仰天无声的为自己的奖金哀叹默哀之时,忽然看到茶水间的拐角,高灿正对他摆手。
  脸色比手中的咖啡还阴沉的白野,正在用眼神将高灿千刀万剐。
  “你别这种便秘的表情看我行不行,哎,我刚刚不是也给你打电话通知你来着了么?”
  “您老人家敢打电话打的在及时一点吗?高灿,等你这混蛋遭报应被车撞死的时候,我一定等你咽下最后一口气再给你叫救护车。”
  “我操,你这毒舌病犯了是不是!”高灿恶狠狠的瞪他。“那我不也是今天早上才接到顾回那小子的电话的么,他打电话的时候都在电梯上了,就说来咱公司谈业务,电话刚挂,他就下电梯了,我还说经理怎么来那么早,这么殷勤的在电梯门口候着,这不是他电梯刚到你电梯就到了么,我刚给你拨过去,你就撞上了,还撞得那么准,不是我说,你是不是预谋好了。”
  “我哪知道你们在电梯门口排着队当门神啊,再说我都要迟到了,当然赶紧冲了。”
  “让你早点起,你就死活不听,天天玩游戏玩到那么晚,你这毛病能不能改了,都多大人了。”
  “滚蛋,老子多久不打游戏了!别说的那么洁身自好,你从大学打魔兽打到现在跟神经病嗑药似的,老子说你什么了?”
  “那至少我没迟到过。”
  “都说了我不是因为到游戏!”
  靠!还不是半夜做梦起来睡不着觉!!
  “谁信啊!”
  “要不是你们堵在电梯门口,我会迟到么?我的全勤奖,我还没让你们陪呢!还平白无故的连奖金也扣了!!”
  “要赔你也该找顾回赔吧,你又不是撞我身上了。”
  “你给老子等一下,你说他早上给你打电话?!他有你电话?!!”
  顿时满脸黑线,高灿此时此刻特别想切断了从开裆裤就认识这么多年的孽缘。
  “白野,你的反射弧还能再给力点么?老子毕业就没换过手机号,你不知道啊!”
  “别扯开话题,给老子交代,好啊你,居然瞒着老子跟那个负心汉私通两年。”
  “谁私通了?!他都不在国内,我想私通也没机会啊。”
  “好啊!好你个高灿,你居然还真的想了!!”
  “我真想抽你!”若不是仅剩的理智告诉他现在是在公司的茶水间,他一定要冲过去给他一个五雷轰顶。
  “怎么,我说的不对么?你敢说你们不是偷偷的联系了两年!!”
  “不是——”
  一个不咸不淡,略带温文尔雅的声音从门口飘了进来。
  两个人顿时顺声望过去。
  顾回。
  “我和高灿是四个月前开始联系的。”
  靠,你大爷的你看不出来我是在跟高灿“打情骂俏”嘛,谁管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联系的。
  高灿挑眉,眼里带着十足的揶揄看着火焰顿时灭了的白野奸笑。
  “呦~顾先生,怎么没让公司小妹给你倒茶啊?”
  “行了高灿,别跟我来这个。”
  “哎呦,这不是在公司么,公私分明。”
  淡淡的瞥了一眼不怀好意笑着的高灿。
  “高灿,刚刚梁经理再找你。”
  “啊?是么,那我先出去了。”
  带我一起走啊!!
  高灿觉得自己的背被烧出一个洞来。
  “好久不见了。”
  声音一如两年前,只是比两年前更加的低沉了。人似乎也成熟了很多。
  男人已经走了进来,站在自己对面倒了热水冲了茶杯中的茶,斜身站着。顿时一股茶叶的清香飘过来,接着混合着咖啡,进入鼻腔。
  他还喝茶的习惯还在。
  靠,老子抖个毛线。
  不怎么风度的将咖啡杯放在台上。
  “嗯嗯嗯,好久不见了~过的还好吗,看样子你过的应该还不错。”
  偷瞄了一眼门口,却没有得到回答。于是准备伺机开溜。
  “哈,那个有空一起吃饭,那我先出去做事了。”
  “我今天中午就有空。”
  脚步僵住。
  “啊!?”
  “中午我在门口等你。”
  “啊?那个……”
  “?”
  “你不是来公司谈生意的么?梁经理会陪你的。”
  “梁经理日理万机,就不用他作陪了。”
  “那高——”
  “听说某人的奖金被扣了,梁经理说只要某人能将功补过,就收回那个决定。”
  顿时看到某人垂头丧气的表亲,挑了挑唇。
  “好吧,顾先生。那我先出去了。”
  —中午—
  【把握机会啊,白野,这顾回突然回来了,说明你们俩还有转机这是天意!!】
  把握你妹!转机你妹!天意你妹!你全家都天意!!
  高灿我诅咒你这辈子找不到老婆!!
  等等!高灿本来就是个弯的。
  老子诅咒你这辈子找不到一个带把的!
  “你再戳下去,牛排就不能吃了。”
  看着对面的人一边气鼓鼓的戳着牛排,一边认真的腹诽着。顾回终于忍不住皱眉打断了他。
  “反正你结账。”嘟囔了一句。
  “你这两年过的怎么样?”
  “你不是看到了嘛~健康着呢。”
  “那就好。”
  好你妹!你这个道貌岸然的混蛋,看不出老子坐在这里很不自在么!!
  “这次合作的案子,你们老总说策划案交给你来做。”
  “咳~你说什么!!咳咳——”
  一口水喝了半口,全都呛到鼻子里。
  “你没事吧?!”顾回倏地起身,走过去,拿过至今俯身给他擦拭。
  还是跟以前一样无微不至。
  “我,我自己来。”
  “你这毛毛躁躁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了?”
  听着他一如两年前的责备和宠溺的口吻,心,忽然酸涩。
  “那个,听高灿说你们这次这个案子挺大的,万一我搞砸了怎么办?我们公司有很多资历深的——”
  “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躲着我的表现么?”
  “我躲着你干嘛!我们可是校友!”信誓旦旦。
  而且,以前还是……
  “那就这么定了。”
  无数只乌鸦飞过……
  “可——”
  “铃铃……”
  “抱歉,接个电话。喂,渊…”
  “恩,我还在这边,在国内。恩,我知道了,你乖乖吃饭知道么。”
  这温柔的滴出水来的口吻……
  电话那头,是他的女朋友?
  或者,男朋友?
  渊……
  这口吻……曾经只有对着自己的时候才会有的……
  该死的,白野!找虐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女生了!!
  “恩,挂了,拜拜。”
  “白野?怎么走起神来了?”
  “恩?啊!突然好饿,服务员,再要一份牛排。”
  “……”
  作者有话要说:  


☆、中

  “喂,白野,听说你和那个顾先生以前认识什么?”
  “额~这个……呵呵……哈……”
  “岂止是认识啊~是吧,白野。”
  “高灿,你给我死一边去。”
  “我们是校友,高灿也跟他认识。”
  “哇~好帅的男人啊!!哎,他有没有女朋友啊!!”
  “对啊对啊,好帅啊!好温柔,那眼睛……哇塞!”
  “我,我也不清楚啊,我们好久没联系了。”
  “诶,你怎么不问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啊?”
  “得了吧,高灿!你?整个一个花花公子,一看就是玩弄人家纯情少女的主儿。”
  “嘿!我就不爱听了,我哪里玩弄纯情少女了!”
  这话对!他哪里玩弄纯情少女了,他又不是直的。
  从大学开始就是,这货身边跟着的小女生能组成一个连,老子真想问!你们眼睛都瞎了么!!!
  白野朝天翻了个白眼。那小子哪里帅了!!
  “别这么说,咱们白野也很眉清目秀啊,也很俊俏!”
  “恩,没错,这张脸养眼。不过我还是喜欢那种类型的男人啊~好有范!”
  姑娘们!眉清目秀是形容男人的吗?!
  接下三周里,白野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受到来自某人威逼利诱的加班和上网搜集各种扎小人的方式来诅咒顾先生。
  至于原因……
  “白野,企划案怎么样了?”
  “哗啦……”
  “我去,这是个神马生物!!”
  只见红着眼圈的不明生物从一堆打印出来的图纸里面破土而出。
  “哎呦喂,我说白野,认识你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你居然有这么上进的时候?加班工作嘿!”
  “给老子滚!!顾回就是一个资本家!他又不是我上司,凭什么让我加班!!”
  明明以前就很温柔,很好说话的!!
  【顾先生,那个,我今天想早点回家。那个企划案其实也差不多了,就差几个地方的整改了……】
  某人淡淡的瞟他一眼。
  【好啊~】
  【真的!!那我现在就——】
  【只要你把这个完成了。】
  “你这眼睛,是加班加的?”满脸怀疑的高灿居高临下的瞥着他。
  “当然是了!!!”
  “顾回呢?”
  “被我杀了毁尸了!!”
  满脸黑线——
  “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么?我刚走开几分钟,你就已经咒我死了。”
  一回头,之间顾回拎着几个塑料袋走了过来。
  “你去买饭完了?”高灿诧异的问。
  “恩。”
  “先过来吃饭。”瞥了一眼一脸怨念的白野说。
  “我说顾回,在大学学生会的时候你就工作狂,怎么到了现在这毛病是有增无减啊,还让我们一大票人跟着你周六也加班,你看白野那兔子眼睛。”
  闻言,走过去,伸手挑起白野的下巴。
  耳朵顿时一红,接着带着仇视和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傲娇的眼神看着顾回。
  白野长得本身就白净还带着清秀,此刻这双眼……
  像哭过一般,梨花带雨。
  心里一动。
  “怎么才几分钟眼睛就这样了?”温柔的脸蹙眉。
  废话!你用手揉个五六分钟,你也红。
  “吃了饭我送你回去。”
  “哼。”
  “对了高灿,你怎么又折回来了?”
【我们还没有说分手呢—啡也】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