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极致的狩猎—一世华裳(下)

时间: 2015-02-07 13:42:34 分类: 今日好文

【极致的狩猎—一世华裳(下)】


决定

逢魔的众人接到当家的电话说是今天回来,郎驰一早就站在总部大宅门口张望,热烈的期盼着他们私奔了两个多月之久的主人归来。上午的阳光为山路洒了一层金灿灿的光,郎驰一直盯着远处,只见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小黑点,接着越来越近,他不禁揉了揉眼睛,盯眼看了看又不可置信的开始揉眼,如此重复三遍之后终于拉拉站在身边的卫颂的衣袖,说道,“队长,你让我打你一拳吧,看看你会不会痛,如果会痛就说明这不是梦。”

卫颂沉稳的看着远方,说道,“你没看错,那确实是一辆出租车。”

郎驰咽咽口水,心道如果上面坐着的人真的是他家主人这该多么惊悚!逢魔的左川泽有一天也会坐出租车?!开什么国际玩笑?!他想问出租车司机这一路没有被他家主人电晕么?没有撞墙撞树撞电线杆撞垃圾桶等等所有一切能撞的东西么?!

郎驰眼看着那辆车在自己面前停下,然后他家消失了两个多月的主人慢条斯理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接着做了另一件令他们震惊的事情,他家主人居然自己掏钱付的车费,这是多么稀奇!要知道左川泽以前根本就不带钱的,甚至连这次出游他都没有带钱!他哪来的钱?!

司机看着眼前的人转头要走进去,连忙叫道,“哎哎,小伙子等等,还没有找你钱呢!”

左川泽奇怪的回头,“嗯?可是我记得我付的钱不多不少啊。”

“不对不对,”司机连忙摆手,“你记错了,你给多了,喏,这是零钱。”

左川泽哦了一声转身回去,接了钱又往回走,刚走了几步又被叫住,“哎哎,又多了,回来回来。”

郎驰忍不住冒了一头黑线,心道你的办法还能再俗一点么?!

左川泽听话的又走了回去,如此重复了几次,左川泽说,“我记得就给了这么多钱,你的车是免费的么?”

司机继续摆手,“不对,你还是给多了,”接着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喏,这是你的零钱。”

左川泽照单全收,片刻后说道,“你的包已经全空了,现在没有零钱找给我了吧?”

“……”司机咳了一声,“其实我又记错了,你应该给我车费的,嗯,你给少了。”

左川泽点头,冲身后的郎驰勾勾手指,后者见状心领神会的从怀里拿出一把枪恭敬的放到了他的手里,左川泽晃着手里的枪,笑道,“那你倒是说说我应该给你多少钱?”

“……”司机说,“其实我记错了,你的钱不多不少,好了,没什么事了我这就走了,走了……”他说完猛地急打方向盘扭头就狂奔而去。

左川泽将手里的一叠钞票递给郎驰,说了句“收起来”接着就走了进去。

郎驰看着手中的钞票,嘴角抽搐,他家主人这段时间的钱都是这么来的么?!

卫颂跟在左川泽身后,沉稳的眼慢慢打量他,他发现这个人身上少了一分邪恶的气息,多了少许干净的味道,让人控制不住的想要亲近,他的眸子深了一分,这种改变简直是他以前不敢想象的,看起来这个应该和那个男人有关。郎驰默默地收起钱也快步跟了上来,接着也发现了他家主人身上的改变,心道今天真的要下红雨了不成?

不过这个想法他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左川泽又换回了他那件扎眼的衣服,血红色的袍子往身上一披,邪恶的气息顿时暴涨。郎驰不禁在心底感慨,他们妖孽的主人终于是回来了。

相比逢魔的平和,北京宋家大宅目前正处于爆发的边缘,宋哲站在他家爷爷的书房里,衣服还没有来得及换,在他刚说完那番话后书房便陷入了一片死寂,宋司令如困兽般的在房内转了两圈,接着停下来看他,气得手指发抖,“你……”他只说了这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抬手便抽。

宋司令是军人出身,这一下又用了十成的力气,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宋哲的头猛地偏向一边,白皙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手指印清晰可见。

这是宋司令第一次动手打这个一向疼爱的孙子,可见真的是气极了。“宋哲,你简直就是胡闹!”他神色具厉,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他这一辈子估计都没有这么生气过,“你简直是昏了头!你知道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吗?!啊?!你平时的聪明劲哪去了?!这么简单的道理还想不明白?!你这是在找死!”

宋哲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满不在乎的转过头,依然直直的看着他,“爷爷。”

“不可能!”宋司令厉声道,“你想也别想!我不可能答应你!你给我滚回去清醒一下脑子再来找我!紫菡前两天来找过我,我也不逼着你结婚了,可你也不能给我这么胡来!”

宋哲温和道,“爷爷,我从小到大没求过你什么,就只有这一次,我决心已定,何况我也不可能做没把握的事,爷爷,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上什么人。”

宋司令抬眼看他,身体依然站的笔直,他严肃的脸带着少许狠厉的意味,平日里没有多少人能在他这样的目光下泰然处之,可宋哲却毫不在乎的和他对视,清冷的眼中是绝不改变的决心。

这个孙子的脾气他再清楚不过,宋司令急得又转了两圈,再次站定时那一向硬朗的身体竟显出了一丝疲惫。

宋哲道,“爷爷,你应该试着相信我。”

“信个屁!”宋司令想也不想就厉声吼回,“这要是换了别的事情我绝对信你,可这是什么?!我除非傻了才信你!”

宋哲依然固执的站在原地,久久没有说话。

宋司令也跟着沉默,良久后才沉重的叹息一声,这一声无力的叹息顿时又给他添了一丝苍老,他摆摆手,“出去吧,要是你死在外面我就把他杀了然后把你们埋在一起,全当我身为爷爷最后送你的礼物。”

宋哲嘴角勾起往日舒适的笑,说道,“谢谢爷爷。”然后他回头,转身走了出去。

宋司令在书房沉默良久,一动不动,窗外的阳光洒进来,在这座老房子里显得异常惨淡,让他的背影也跟着起了一层苍老的意味,他们宋家人几代的性格都差不多,打定主意的事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即使知道前面对面的是一条死路也毫不犹豫地向前走,好不容易到了他这三个孙子身上性格终于有些转变,三人的脾气差了十万八千里,志向也都不同,可就偏偏在这一点上出奇的一致,他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宋哲出了书房直接下楼,他的手下就在客厅等他,见他脸上的红肿立刻怔住了,急忙迎上去,“大少爷,您……”

宋哲摆手,“没事,回S市附近的小岛。”

“是。”

两个游玩的人各自回到自己的住处处理了一下堆积的公务,这天竟然一致的出现在了夜魅,他们相遇的地方。

这两个月道上很平静,可平静之下却有许多小道八卦,因为那位妖孽的嚣张的**竟然消失了,而且一连两个月之久都没有任何消息,这太不正常了,也太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了,道上本就人多嘴杂,再加上小道消息传播得一向很快,因此这段时间出现的内乱说、重病说、暗杀说、情杀说等等一系列的传闻可谓层出不穷,大家都在猜测这位厉害的逢魔当家是不是早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从这个舞台谢幕了。只是众说纷纭,没有人有确切的证据。

相比之下倒是没有多少人关注过宋哲,因为在他们来看宋哲这个人平时本就很低调,众人对他的神出鬼没都已经习惯,消失的再久都不会引起道上的注意。

夜魅的老板轩辕傲最近也在思考这件事,只是思考的方向与他们不同罢了,毕竟他和宋哲是好朋友,亦知道那个人的特殊爱好,所以他想的是左川泽该不会被宋哲秘密的关起来了吧?他觉得这件事的可能性非常大,毕竟不管从哪方面来分析宋哲绝对是更阴险、更**的那一个。

因此当坐在夜魅的包房内,听这个人说起他们这段时间其实是去旅游时,轩辕傲有一瞬间的怔住,接着才不可置信的开口道,“你们这是……度蜜月?”

“你要是愿意这么想我也不反对。”宋哲笑着坐在一旁,伸手拿起酒杯浅浅喝了一口酒。

轩辕傲怀疑的看着他,半晌才道,“我还是觉得你说把他关起来了我比较能接受,真的。”这两个**去旅游?!想想都觉得恶寒!他们这不是去旅游,纯粹就是去祸害人的!

“我也想关,但不是现在,”宋哲笑道,“当然,如果我还有这个机会的话。”

轩辕傲顿时挑眉,宋哲是个很少让自己出错的人,他对什么事都控制在手,绝对不是会说这种不确定的话的人,因此他听到这句话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不知道又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你要去做什么?”

宋哲清冷的丹凤眼眯了眯,嘴角的笑意还是分毫不减,只道,“没什么。”

轩辕傲便耸肩不问了,在他看来这个人一旦做了决定是不会轻易更改的,便换了话题,“那你今天来这里做什么?”

“等人。”宋哲笑道,话音刚落手下便弯腰道,“大少爷,电话。”

宋哲嗯了一声,看了看来电显示,说道,“你接,然后出去拿东西。”

手下道了声“是”转身走出去,轩辕傲这时在一旁也接了一个电话,只“嗯”了一声便挂断,扭头道,“你们是不是约好了?”

宋哲笑道,“这么说他到了啊。”

“是啊,”轩辕傲晃着手机,“目前正往地下卖场的方向走。”

宋哲浅浅喝了一口酒,没有说话,倒是轩辕傲诧异的挑起眉,“你不准备去找他?”

宋哲还是什么话也没说,这时他的手下推门进来,将一块手表递了过去,他接过戴上,这才起身道,“我走了。”

轩辕傲打量了一下那块手表,只觉得没什么特别之处,就是不知道这个人有何用意,但他的好奇心并不重,便耸肩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不去。”

宋哲便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左川泽此刻就坐在卖场的包厢里,他这一路走来众人也都看到了他,之前的传言便不攻自破,大家的心里同时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平静了两个多月的黑道终于又要腥风血雨了。

郎驰恭敬的站在他身后,这时接了个电话,弯腰道,“主人,外面的人说宋先生来了。”

左川泽挑眉,玩味的转着酒杯,笑道,“让他进来。”

“是。”

包厢的门被缓缓推开,宋哲缓步迈了进来,走过去在沙发上坐好,自然的捏起他的下巴在他唇上吻了一下,温和道,“有想我吗?”

左川泽妖冶的眸子看着他,懒洋洋的道,“我为什么要想你?”

宋哲笑道,“我怎么说现在也是你的男朋友吧?”

左川泽不为所动,“这个在我看来什么也算不上。”

宋哲早就知道这个人对待这件事是这种态度,也不在意,只道,“好吧,其实我蛮想你的。”

“哦?”左川泽放下酒杯,捏着他的下巴,**的问,“那你有多想我?”

“很想。”

“哦,所以你特意挑这天约我出来?”左川泽挑眉问道。

他们确定交往后住了几日便向回走,一路走走停停,回到住处又开始处理公务,到现在恰好又是一个月,今天是满月。

“宋哲,你该不会又要准备给我下药吧?”左川泽怀疑的看着他,眸中因为满月的关系妖冶气很重。

宋哲笑道,“你会让我再得逞一次?”

“不会,”左川泽依然捏着他的下巴,现在欺身向前,低声危险的道,“所以说你今天肯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是啊,所以我今天不挣扎,”宋哲清冷的丹凤眼看着他,含笑道,“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你那奢华的卧室,现在时间还早,你要是真想做我们就去那里,在你的地盘上你就更加放心了。”

“这倒是,”左川泽的目中还带着少许怀疑,“既然这样你一开始就去逢魔找我不就行了,为什么要特意把我叫到这里来?”

“我只是想看看你会不会来,”宋哲笑道,“事实证明我在心底还是很有分量的。”

左川泽切了一声,懒洋洋的站起身,慢条斯理的道,“走吧宋大公子,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还有什么办法脱身。”

宋哲便跟着他向外走,在经过走廊拐角时对面有人因为走得太急眼看就要撞上来,今天是满月,左川泽原本就容易暴躁,对外界也比较敏感,现在见有人冲着自己而来便想也没想抬脚就踹了过去,那人“嗷”的一声被他踢得到退三步,他也是道上混的,何时也没被人这般对待,下意识的骂了句“操”扬起拳头就奔了过来。

左川泽眸中冷光一闪,伸手抓住,猛然用力,耳边只听一声清脆的咔嚓声,那人的手臂的骨头被他瞬间拉断了,只剩下皮肉还连着,那人抱着手臂惨叫出声,这才看清来人是左川泽,目中顿时都是惊恐畏惧的光,冷汗瞬间就流下来了。

左川泽是个**,他妖孽嗜血,喜怒无常,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这种目光左川泽看多了,他上位至今这种目光一直陪着他,他本就是个**,没什么可在意的,此刻冷眼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直接走了过去。

那人在他经过时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体,似乎很怕这个人再做出什么事情出来,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何他们刚才的距离还相差那么多怎么就忽然惹恼了这个人呢?

宋哲看了他一眼也跟着向前走,也许只有他能明白这个人刚才的动作只是因为药物的关系不受控制罢了,这种事情这几年估计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血腥事件也发生过很多次,所以他的传闻才会变得如此,他在最开始的时候一定曾愕然过,可现在他漆黑黑的眼中什么都没有,宋哲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如果这个人能发疯的话,对他来说也许是……最幸福的事。

可是那样的左川泽就不是他的左川泽了。宋哲看着前面坚定挺拔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舒适的笑,走到他身边拉起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缓步进了电梯。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我明天事比较多,我尽量更,不多时间估计会晚点

月色

逢魔的大宅在淡淡的月光下散发着一层迷人的色彩,宋哲下了直升机,看着这座古老静谧典雅的大宅,清冷的丹凤眼不禁起了一道欣赏的光。左川泽就在身侧,身上因为药性散发的气息很冷,但冷气之下又添了少许妖冶,很迷人。宋哲的嘴角勾起一抹舒适的笑,缓步向前走去,现在距离午夜还有三个小时,他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耗。

二人进了木质的走廊,四周很安静,左川泽脚腕的铃铛便异常清晰,清脆的声音仿佛一直可以拂到人的心底去,让人心痒难耐,宋哲静静听了一会儿,忽然笑道,“我觉得这个脚链很配你。”

左川泽妖冶的眸子看了他一眼,边走边慢条斯理的道,“那是因为你**,如果时间倒流我在那天一定会宰了你,也省了日后这么多的麻烦,嗯,说到脚链……钥匙早就被你扔了吧?”

“聪明,”宋哲笑道,“早在那天我和你去开房你中途摔门走人时我就把钥匙扔了,现在你就是想摘也不可能了,除非你把脚跺了。”

“我就知道,”左川泽对此毫不意外,而是道,“难道没人告诉过你你的爱好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

“当然有,”宋哲温和道,“而且有很多,说的最多的人就是夜魅的老板轩辕傲,你也认识。”

“嗯,认识。”左川泽拐了一个弯,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前站定,伸手将门推开,邪气的笑道,“好了宋大公子,我们到了,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还有什么办法逃开,我其实不介意把你绑在床上强上的。”

“我知道,”宋哲笑道,“你想上我已经很久了,尤其是强上。”

“知道就好,”左川泽慢步走进去,回头道,“我先去洗澡。”他说完进了浴室,不一会儿就从里面传出了哗哗的水声。

宋哲静静的听着,慢步到他那张大床旁边,迷人的月光从窗外洒进来,将帷幔衬的极其漂亮,加了一分华贵的感觉。左川泽洗澡的速度很快,不过多时便走了出来,这次和第一次一样,他身上什么也没穿。宋哲回头看了一眼,清冷的丹凤眼不禁深了一层,这个人身上的水没有擦干,此刻在奢华的月光下隐约发着一层亮晶晶的光,有那么一瞬间几乎都要透明了般。

左川泽擦着头发,抬起头看他,妖冶的眸子因为浴室的水雾而蒙了一层淡淡的水汽,“到你了宋大公子,你最好快点,别让我等久了。”

宋哲含笑点头,“好。”他说着就进了浴室,左川泽独自倒了一杯酒,靠在床头上转着酒杯,目光望向窗外的一轮圆月,妖冶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这是和这个人在一起过的第几个满月了,好像从相遇的那天起每个满月他们都在一起,每个满月便都没有之前的那么难熬了。这种感觉很奇妙,他妖冶的眸子不禁深了一层。

——因为会让人上瘾的。

看样子他和这个人注定要缠到他死了,到他死的那天便会结束一切,他从不相信长久,和黑宴在一起时他曾经试图相信过,却被后面的事实毫不留情的打破了,而这个人……早晚有一天也会变成那样么?

不,左川泽的眸中起了一层异样的光,不一样的,这个人无论怎样也不会像黑宴那般对待他,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他就是知道事实是这样。

这个人虽然阴险毒辣,杀人不见血,可是他就是知道这个人不会那般对他。

左川泽一杯酒快要喝完的时候宋哲才出来,他穿着宽大的睡袍走过去在他面前坐下,将他手中的杯子拿过来放在一边,抬起他的下巴倾身过去在他唇上吻了一下,末了舌头伸出舔了舔,左川泽立刻做出回应,伸手勾着他的脖子,舌头也不客气的钻了进去,宋哲**的和他拥吻,茶香和酒香在彼此的唇齿间蔓延开来,让人的神经也跟着变得舒缓,宋哲的手慢慢从他的后脑下滑,手臂上的手表因为下滑的动作发出轻微的“哗”的一声。

左川泽心底一惊,猛然睁开眼,他记得宋哲是不带手表的,然而还未等他有什么动作就感觉脖子传来一阵针刺的疼痛,接着少许冰冷的液体顺着静脉流进了身体,他猛然将他推开,捂着脖子看着眼前的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异常冰冷锐利,“宋哲,你给我打的是什么……唔……”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感到一阵头晕,眼前似乎出现了少许幻觉,而身体也开始一寸寸变得发麻,一阵天旋地转,身体顿时传来一股难以言说的轻快感,轻飘飘的找不到实体,他向后仰去倒在床上,妖冶的眸子染了一层迷离的光,良久才用仅剩的意识轻声道,“宋哲……你竟然给我打毒品……”

“是啊,”宋哲脱了睡袍俯身上去,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笑道,“不下毒品我还真的对付不了你。”他这块表和卓炎手腕上带的那块功能一模一样,他不禁无奈的在心底想,真不知道卓炎用那块手表干了多少缺德事。

左川泽被迫躺在床上,眼神染了一层迷离的光,宋哲在他额上吻了吻,说道,“放心好了,一次不会让你上瘾的。”他低头看着这个人,慢慢吻了上去,舌头伸进去不停的与他纠缠,甜蜜的感觉让他连指尖都染了一层酥麻。左川泽怔怔的躺在床上,毒品带来的轻快感还没有完全退去,他安静的躺着,忽然觉得一股火从身体深处烧了起来,越烧越旺,把他身体仅剩的力气全部烧没了,他轻微的皱了皱眉,低声道,“除了毒品你还放了什么?”

宋哲一怔,抬头仔细打量这个人,只见皎洁的月光下他的身上渐渐蒙了一层红晕,看起来异常诱人,而下面某个标志性的东西也跟着精神了起来,他不禁又一阵无奈,看起来卓炎在毒品里加了点别的料。

他无辜道,“这个和我没有关系。”

左川泽只觉得浑身烧得难受,他不受控制的**了一声,声音也蒙了一层沙哑,“鬼信你,你一向卑鄙无耻。”

“好吧,就算我卑鄙无耻,可是这次真的和我没关,”宋哲看着这个人越发凌乱的呼吸,低笑道,“但现在对你来说也没什么关系了,反正横竖你也中招了。”

左川泽忍不住大骂,他仰着头,急促的喘着气,慢慢感觉到晕眩之中又有点别的东西在身体流淌,似乎体内暴虐的血液稍微平息了一点,他皱眉,“不止,除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还加了什么?”

“缓试剂,”宋哲也不瞒他,“我想试试看能不能中和一下你身上的药性,恩,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极致的狩猎—一世华裳(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